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上 地點:幻波池府內
    (易靜、英瓊、癩姑,英男,金蟬朱文、石生等小輩仙俠雲集幻波池內,一時冠裳如雲。
    (小一輩又收了火無害、竺氏姊弟為徒,每日互相觀摩。
    (年輕人好事,或相助興建,遊覽全山靈景,演習五行仙遁,快樂非常。
    (男女同門聽說赤身教主鳩盤婆不久來犯,易靜將有大難,誰也不肯先走。
    (只有奉師命有事他往的幾個和沙佘、咪佘、李健、韓玄四小相繼辭別。)
    
    
2**時間:後來 地點:幻波池外
    (光陰易過,一晃多日,並無絲毫徵兆。
    (這時眾人三三兩兩,各自結伴閒遊,未在一起。)
    
    
3**時間:接上 地點:危崖
    (朱文、易靜二人獨立于靜瓊谷危崖之上,指點煙嵐,並肩閒談。)
朱 文:同門中,毛與若蘭最是要好,不知她近況如何。
易 靜:對了,在銅椰島分手時,我曾與若蘭約定,將接她來此。
朱 文:還有紫綃,她是女同門中年紀最輕的一個,下山時,她通行火宅嚴關,未得如願。
易 靜:一別多年,連日反正無事,我們一同去接她們如何?
朱 文:(大喜)好主意,我們留句話就走。
易 靜:留什麼話?又不用多少功夫!
    (朱文恐眾人懸念,遙望余英男新收弟子火無害帶了許多仙果由山外飛回。
    (連忙招手喚下,對火無害道。)
朱 文:麻煩轉告你師父,說我們去找人,不久即回。
    (火無害點頭應了,二女說罷起身。)
    
    
4**時間:接上 地點:雲路
    (易靜、朱文飛行到了路上。)
朱 文:(忽想起)我幾乎忘了,你將應鳩盤婆之厄,不能離開,回去吧!
易 靜:(笑說)我自入居幻波池以來,從未離山一步,難得借此一行,一覽江南山水之勝。何況往返不
    消多時,難道就這半日光陰,就會有甚災害不成?
    (朱文還未及答,忽見一道本門遁光,由斜刺裏飛過。
    (忙趕過去,將其攔住一看,是裘芷仙,身已受傷。
    (左肩頭上流著紫血,面容慘變。
    (孤身一人,仗著仙劍寶光尚還不弱,正在亡命飛馳,似有強敵在後窮追光景。
    (裘芷仙一見易、朱二女,驚喜過度,哭喊得一聲)
裘芷仙:二位師姊救我!
    (人便暈倒。
    (易靜不禁又憐又怒,連忙一把抱住。)
易 靜:師妹不必害怕,有我二人在此,必能為你復仇除害。
    (說罷,取出身帶靈丹,按向傷口,又欲行法醫治。
    (朱文猛瞥見雲層中飛來一道赤陰陰的妖光,不由怒火上升。
    (回顧芷仙被易靜扶著,尚在昏迷不醒。
    (也沒和易靜商議,一聲清叱,飛身迎去。
    (易靜本要隨同追趕,因見裘芷仙傷口流著紫血,半身已成黑色。
    (分明傷毒甚重,只得救人要緊,沒有當時追去。
    (便將遁光按落,又取了兩粒靈丹,塞向芷仙口內。
    (又行法運用本身真元之氣,為她消解邪毒。)
    
    
5**時間:稍後 地點:同上
    (隔了一會,裘芷仙方始醒轉。
    (而裘芷仙初癒,元氣虧耗,須人照看。
    (易靜正在尋思,猛又瞥見一道遁光穿雲飛來,正是申若蘭,好生欣慰。)
易 靜:師妹來得正好,速將芷仙送往幻波池,我去協助朱師妹。
    (申若蘭笑諾,扶了裘芷仙一同飛走。)
    
    
6**時間:接上 地點:雲路
    (易靜說完起身,朝朱文去路追去,飛約二百餘里,始終不見敵我影跡。
    (易靜心正疑慮,偶然發現前面高峰之下有一山谷。
    (想起裘芷仙方才所說,料是妖窟所在,朱文也許中了誘敵之計,忙即往下飛落。)
    
    
7**時間:接上 地點:山谷
    (到地一搜,果見谷底有一崖洞,甚是高大,好似一片絕壁。
    (外層石室數間,甚是整潔,用邪法照明,宛如白晝。
    (內層是一廣場,十分高大,洞頂銀燈百盞,燦如繁星。
    (只見一個白髮紅顏,身材微胖,一臉絡腮長鬚,手持蒲扇的短裝妖人。)
趙長素:來者何人?
易 靜:我乃峨嵋門下,女神嬰易靜。
趙長素:(笑道)你就是女神嬰易靜嗎?今日遇見我宋鬍子,可來得去不得了。
    (話未說完,手中蒲扇往外一揮,便有一片紅光將易靜飛劍逼住。
    (其護身妖光又是那等強烈凝固,看去直似尺許厚的紅色晶玉貼在身上。
    (易靜越看越奇,忽想起此人相貌頗似昔年被大師伯玄真子追尋數年,未得伏誅,後被天蒙禪師
    (封閉在岷山飛龍嶺山腹之內的歡喜神魔,又叫美髯仙童的趙長素,大喝道)
易 靜:趙長素!你被天蒙禪師禁閉岷山飛龍嶺山谷之內,怎會逃來此地?才得脫身,便又猖狂!
    (妖人兩道壽眉忽然往上斜飛,哈哈大笑。
    (易靜一聽笑聲,便覺心神微震。
    (於是一面運用玄功,鎮定心神,左手牟尼散光丸,右手滅魔彈月弩,同時施為,發將出去。
    (趙長素見易靜不曾隨他的笑聲暈倒,心方驚奇,不料散光丸、彈月弩相繼飛到。
    (散光丸首先爆炸,將護身魔光震散,元神立受重創。
    (尚未及施為,寒光一閃,滅魔彈月弩同時打到。
    (  第三○六回 雷發紫霆珠 霹靂一聲逃老魅  身潛兜率傘 香光百里困神嬰
    (總算老魔精於玄功變化,久經大敵,長於應變,見勢不佳,忙用左手一擋。
    (一片魔光剛剛電掣飛起。
    (這時,叭的一聲大震,魔光還未飛出,便被震散,左臂膀連帶震成粉碎。
    (老魔痛恨交加,急忙運用玄功飛起,張口一噴,那條斷臂便在血雲擁護之下,化為一隻畝許大
    (的血手,朝前抓去。
    (易靜早有準備,一見血手迎面飛來,將手一揚,六陽神火鑒立時發將出去。
    (那面圓鏡便隨人心意大小,緊附身前,發出六道青光,重在一起,化為乾上坤下六爻之象。
    (那光由鏡中發出,每束最長的不過六寸,粗才如指,青熒熒的,光色甚是晶明,看去並不強烈
    (。
    (但是越往外放射,展佈越大。
    (邪法異寶吃青光一照,便即消滅。
    (趙長素急忙行法回收,那條斷臂所化血手已被寶光吸住,一片五色彩焰略一閃動,跟著一陣青
    (煙過去,化為烏有。
    (趙長素慌不迭咬破舌尖朝前一噴,一片魔光閃處,立即幻化出好幾個替身,惡狠狠朝前撲去。
     
    (忽聽嘩啦連聲,由先前妖人出現的裂口一直朝裏響去,晃眼響出老遠。
    (同時鏡光照處,接連又有四個妖人的幻影化身相繼照滅。
    (易靜心中痛恨,立意除他。
    (一見穿山逃遁,自恃法力高強,匆匆不暇尋思,一縱遁光,跟蹤追去。)
    
    
8**時間:接上 地點:甬道
    (及至穿入石縫之中朝前一追,只見前面一溜血紅色的火焰,電也似疾朝前急飛。
    (開頭一段,還有山石碎裂之聲,追逐不遠,便沒了聲息。
    (易靜為防妖人暗算反攻,在寶傘防身之下,取出聖姑留賜的照形之寶眾生環朝前一看。
    (原來前面乃是深山山腹之中的一條甬道,洞徑只有丈許方圓,並不高大。
    (但是洞徑筆直,極少彎曲,更無別的洞穴。
    (雙方飛行均極神速,相隔約有一二里地。
    (妖人幾次隱形回顧,頗有情急反噬之意,又似有什顧忌,欲發又止,飛遁更快。
    (易靜追了一陣,不曾追上,心中有氣,一指阿難劍,一道金光電掣追去。
    (妖人回手一片暗赤色的妖光飛迎過來,將阿難劍敵住。
    (同時妖人身旁又有一團丈許大的紫色火焰飛湧起來。
    (易靜為防萬一,手掐靈訣,朝前一揚,兜率寶傘立放毫光。
    (跟著發出一粒牟尼散光丸,化為一點寒星,朝那紫焰打去,叭的一聲大震,紫焰立被震散。
    (四外山石經此強烈巨震,也紛紛崩塌了一大片。
    (再看妖人,蹤影皆無,那團紫焰也忽然收回。)
    
    
9**時間:稍後 地點:大洞
    (追出不遠,地勢忽然下陷,現出一座大洞。
    (易靜跟蹤追進一看,原來裏面乃是深山山腹中的一座洞府,石室甚多,甚是高大整潔,陳設用
    (具也都華美異常。
    (前面紫焰正在盡頭石門之中飛進,一晃不見。
    (易靜急忙追進去,門內又是一條甬道,比前高大,蜿蜒曲折山腹之中,越降越低。
    (再取眾生環仔細查看,妖人正在側面一條歧徑上隱形飛遁,神態慌張,十分狼狽。
    (紫焰卻在前面時隱時現,不住閃動。
    (於是忙捨紫焰,徑朝妖人追去。)
    
    
10**時間:接上 地點:洞穴
    (易靜見沿途地勢逐漸低了下去,前面不遠好似到了盡頭所在,妖人仍是飛逃不已。
    (剛準備施展本門太乙神雷連珠打去,並以全力發揮六陽神火鑒的威力朝前夾攻,飛行神速,晃
    (眼追到盡頭。
    (妖人好似走投無路,便朝盡頭石壁之上衝去,人影一閃,便已無蹤。
    (同時霞光電閃,宛如潮湧,突然迎面捲來。
    (易靜看出前面霞光乃是佛家降魔禁制。
    (心念才動,還未想完,彈月弩已化為一點寒星,隨同阿難劍飛去。
    (與前面佛光才一接觸,叭的一聲,佛光一閃不見。
    (目光到處,瞥見妖人趙長素在一片血雲擁護之下,本吃佛光金霞裹住,正在掙扎。
    (佛光一散,前面洞壁立現出一條裂痕,妖人便朝上面衝去。
    (霹靂一聲大震,山石中分,妖人立由裂口之中向前飛遁。
    (易靜忙將聖姑留賜的紫霆珠取出,把手一揚,一團酒杯大小的六角形紫色奇光突然爆炸,霹靂
    (連聲,前面山石立被震穿一個大洞。
    (那紫色奇光所發迅雷更不停止,隨滅隨生,紛紛爆炸,朝前衝去,勢絕神速,晃眼便將那數十
    (百丈厚的山腹穿通,前面已現出天光。
    (易靜原以為妖人裂山而逃,必不甚快,只想仗著神雷威力,搶在妖人前面,用這生生不已的神
    (雷阻住去路,將其包圍,再用太乙神雷往上合圍。
    (照此半日與妖人鬥法經過,已看出他的伎倆不如女魔鳩盤婆遠甚,平日所聞,也似太過,憑著
    (自己近來功力和隨身法寶,除他並非難事。
    (哪知當地果在岷山後面絕壑之下,這一雷之威,妖人卻被逃走。)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