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上 地點:靜瓊谷
    (忽然青松坪那面傳來一聲警鐘,耳聽大喝)
旁 白:(林寒)各位師兄妹,大敵將至,速作準備,不可戀戰!
    (同時飛來一道佛光和三枝如火箭之寶,其疾如電。
    (同時,滿空藍色妖雲點燃,轟的一聲大震,化為火山也似大片藍焰,直上高空消滅。
    (屠霸也和耿鯤及一干妖人一樣,做夢也未想到,只在一瞬間,形神俱滅。
    (易靜由木宮飛來,見面警告道)
易 靜:沙紅燕為瓊妹毀了她的容貌,仗著老怪法寶仍由地底穿山逃去。如今老怪兀南公已由黑伽山落神
    嶺起身而來,轉眼到達,亂子不小。我們雖有安排,還須謹慎。師姊速往中宮坐鎮,主持總圖,
    我到上面等候他去。
    
    
2**時間:接上 地點:幻波池
    (李英瓊與癩姑談著話。)
李英瓊:事關定數,我們該有場魔難,不必說了。早知這樣,反不如將這一害除去,還好得多呢。
癩 姑:(笑道)你哪知道,此女天生尤物,兀南公愛之如命,他師徒情孽糾纏,已歷多世。兀南公寧失
    天仙位業,歸入旁門,便為了她。
李英瓊:要是被我殺了,又待如何?
癩 姑:老怪的神通廣大,連掌門人也忌憚三分,別的不說,此女身邊的法寶,無一不是保命奇珍!
李英瓊:怪不得剛才連山頂都掀翻了!
癩 姑:如今雖然仇恨越深,老怪物禁不起她纏磨,必來生事,終比殺死的好。否則,若令形神皆滅,老
    怪必來拼命,你我容或無礙,別的同門就大禍難免了。
李英瓊:(氣道)自來邪正不能並立,福善禍淫,定理不移,怎見得會遭她的毒手?你看好好一座仙府,
    被她穿破好些洞穴,老怪物如來,正好由此鑽進,豈不惹厭?
癩 姑:(笑道)瓊妹偏是這麼天真,你已快是神仙中人了,你看你小嘴一努,生氣神氣多麼可愛!無怪
    人說自來美人,不管是哭是笑,薄怒輕嗔,無一樣不好看,動人憐愛,看了心疼。
李英瓊:(忍不住笑道)姊姊,這是什麼時候,還打趣麼?
癩 姑:要似我這樣醜八怪,休說生氣,這麻臉缺嘴教人看了,只有肉麻噁心,便把眼淚哭出兩缸來,也
    無人理,反倒討厭。
李英瓊:姊姊言不由衷,我看姊姊一點也不醜。
癩 姑:這叫成見,老怪獨愛妖女一人,連千載修為都沒放在眼裡呢!
李英瓊:快想個方法把賤婢所開洞穴封閉,真個想讓敵人長驅而入不成?
癩 姑:(笑道)你把兀南公太看小了,他平日眼高於頂,自居前輩,此來他以為勝之不武,不勝為笑,
    便可全勝,也有損他的威嚴聲望。來時必定預先通知,公然登門問罪,決不肯做那鼠竊狗偷之事
    ,來鑽狗洞。
    
    
3**時間:接上 地點:幻波池口
    (此時朱文、俞巒等人也已趕到,互為引見。
    (易靜大喜,立刻分配各宮代為主持。
    (李英瓊、癩姑也聞聲而出。
    (眾人多年未見,各各呼朋喚友,歡笑交談。)
    
    
4**時間:接上 地點:依還嶺
    (嶺上靜蕩蕩的,近樹隨風,遠山含黛,唯天風海濤之聲由遠傳來。
    (李英瓊踏雲而出,一個人獨立雲端,態度安然。)
旁 白:(遠遠天空中有一老人口音哈哈笑道)無知小狗男女,我本不值與你們計較,無如欺人太甚,情
    理難容!先將你們擒回山去,等你們師長尋我要人便了。你們只管慢慢準備,老夫還未起身呢。
    
    (說時,語聲並不十分強烈,但是連地皮均似受了震撼。
    (忽聽極猛烈的破空之聲,由遙天空際衝風穿雲而來,萬分神速。
    (當入耳時,聽那聲音來處,少說也在千里以外,高出九天之上,常人絕聽不出。
    (可是才一入耳,便似兩枝響箭電射而至,晃眼工夫,聲到人到。
    (只見兩道青光,由來路老遠高空中流星過渡,斜射下來,直落靜瓊谷外。
    (現出兩個豹頭環眼、扁臉獅鼻、虎口燕頷的矮胖道童,相貌裝束無不詭異。
    (二道童落處正對谷口,覺出當地設有仙法禁制,面帶驚疑之色,落地先互相對看了一眼。)
仵 盛:(厲聲怒喝)李英瓊賤婢,快出來納命!我師父命我二人來此先行通告,命爾等自行準備,引頸
    就戮。休以為有了禁法隱蔽,就可縮頭不出。
旁 白:(李健笑道)這不是號稱黑伽三仙童的仵氏老二和老三麼?仵老大前往幻波池盜寶,為李師姊所
    誅。你們仗著老怪物在後面,有了靠山,來此狐假虎威,仗勢欺人!
    (二仵大怒,但恐一擊不中,上來便先丟人。
    (強忍憤怒,故作不聞,暗中卻放出師傳至寶青雷子。)
旁 白:(火無害道)小師叔別忙,讓我試試新得的法寶吧!
    (突然火無害在空中現身,一聲怪笑,揚手飛起一條形似穿山甲但腹下具有十八條帶鉤利爪的墨
    (綠光華,停空不動。
    (青雷子好似被一種奇大無比的潛力吸緊,朝那墨綠寶光飛去,晃眼縮小,恢復原狀。
    (仵氏弟兄用盡心力也休想收回。
    (余英男在火無害對面,手指一座具有凹槽的圭形寶光,朝青雷子迎去,一閃合榫,同時無蹤。
    ()
火無害:(厲聲喝道)這便是我師父所用前古至寶離合五雲圭,休說是你們,便比你們邪法更高十倍,也
    是送死。真想形神俱滅,我成全你們如何?
    (說罷,將手一揚,五個手指尖上立時有大蓬太陽神針往下射來。)
旁 白:(李健笑道)這兩個業障倒也硬氣,火賢侄休下殺手。谷外已有音樂之聲,老怪物想必將到。他
    師徒還有幾年運數,暫且饒他們,交你看守,等少時老怪物自來領回吧。
    (仵氏弟兄抬頭一看,敵人不見。
    (只四外青霞合成一個光團,包沒全身,防身寶光以外,休想移動分毫。
    (側耳細聽,果有鼓樂之聲由谷外隱隱傳來,知道師父將到。
    (看敵人說得這等把穩,或許連師父也未必能操勝算。
    (這時李英瓊獨立半空之中,面朝陣地,在斜陽影裏靜以觀變。
    (隨見遙天空際,雲旗翻動,時隱時現。
    (鼓樂之聲起自彩雲之中,由天邊出現,迎面飛來,看去似乎不快,一會便已飛近。
    (那彩雲自高向下斜射,大只畝許。
    (雲中擁著八個道童,各執樂器、拂塵之類,作八字形,兩邊分列。
    (衣著非絲非帛,五光十色,華美異常。
    (雲朵後面,拖著一條其長無際的青氣,望去宛如經天長虹。
    (前頭帶著一片彩雲,由極遠的九天高處,往當地神龍吸水一般斜拋過來。
    (自從天風海濤之聲由洪轉細之後,晴空萬里,更無片雲。
    (華日仙山,景本靈秀,忽有彩雲夾著一道其長無際的青虹自空飛墮。
    (那彩雲青氣宛如實質,離地丈許,便即停住,正落在英瓊的對面。
    (八童分執樂器,仙韶迭奏,此應彼和,並不發話。
    (李英瓊見為首敵人未到,料在後面,始而視若無睹,不去睬他。
    (玄兒和李健站立在不遠的小峰上面,笑道)
玄 兒:健哥,你看老怪物多教人噁心,要來就來,偏有許多過場。他還沒死,連送葬的樂器都帶來了。
    
李 健:那八個小怪物才惹人厭呢!好像是泥巴塑的!
玄 兒:恩師賜我兩件法寶,內中一件,乃是雷澤神沙。經師父為我用了四十九日苦功煉成,尚未用過。
    我想拿妖徒試試手,你看如何?
李 健:(攔阻道)不可!這種場面,你乖乖地看熱鬧吧!
    (眾人竟如未聞,只左邊第三人面色微變,隨即復原,全不理會。
    (猛瞥見一點紫豔豔的星光在彩雲前面一閃,一聲霹靂,當時爆炸。
    (數十百丈雷火飛射中,只見前面彩雲只略為震盪了一下,雲光轉幻,一晃復原。
    (眾徒仍立雲中未動,樂聲也未停止。
    (左側第三人兩道濃眉往上一豎,當時目射凶光,把手一揚,雲中立有一圈碗大青虹突然湧起,
    (隨由裏面射出一道寒光,照得當前百畝方圓一片全成青色。
    (玄兒隱身法立被照破,現出全身,小手剛剛揚起,背後金劍也剛飛出。
    (看神氣似因神雷無功,另取法寶、飛劍二次施為。
    (李健也似因攔勸不聽,正由小峰上面縱著一道金光出來,想要攔他回去光景。
    (就在這雙方發動,時機不容一瞬之際,玄兒身形一現,法寶、飛劍還未離身。
    (對面彩雲已化作一蓬彩絲,激射而起,將玄兒連人帶寶一齊裹住,轉動不得。
    (李健吃青光一照,隱形也被破去,情急救人,揚手一道金霞,正朝玄兒衝去,想將彩絲蕩開。
     
    (忽聽雲中那人冷笑一聲,手指處,彩雲略為飛動,竟連李健一齊裹住。
    (李健所放金霞較強,上來便將彩絲蕩開了些,兩小立即會合。
    (玄兒雖不似先前那樣,防身寶光全被逼緊,難於掙扎,然而仍是衝突不出。
    (彩絲反倒越發加強,急得玄兒在裏面連聲咒罵,敵人仍是不理。
    (李英瓊正待動手協助二小,忽聽遠遠遙空中傳來一聲冷笑,眾妖徒面色驟變,樂聲立止。
    (那條青氣仍是長虹經天,由當地起一直掛向天際,始終未動,也看不出它的盡頭到底多長。
    (笑聲由遠遠天空傳來,聽去極遠。
    (樂聲才停,便見最前面蒼霞遝霜之中,有一點青光閃動,晃眼由小而大,由那長不可測的青氣
    (之中飛射過來。
    (隨見青光越來越大,現出全身,乃是一個身材長瘦、青衣黑髯的道人。
    (羽衣星冠,相貌清瘦奇古,不帶一絲邪氣,周身罩著一層青光,簡直成了一個光人。
    (剛一入眼,便隨青氣飛墮,來勢神速,晃眼臨近,聲息皆無。
    (可是道人才落彩雲之上,便覺全山地皮一齊震動,似欲崩塌,猛惡驚人。
    (道人先朝眾妖徒看了一眼,眾妖徒立時面無人色。
    (為首一人嘴皮微動,那道人只把眉頭一抬,一揮手,那彩絲立散,玄兒與李健慌不迭脫身遁去
    (。)
兀南公:(笑道)此事難怪你們,不值與這些小丑計較。可令賤婢李英瓊和幻波池一干小狗男女上前答話
    。
    (李英瓊聞言方始從容喝問道)
李英瓊:來人是兀南公麼?想你得道千餘年,法力無邊,令高足沙紅燕去幻波池盜寶的經過,當已深知。
    是非曲直,自有公理。我李英瓊謹奉師命,在此修行。只恐令高足有所傷損,縱令逃走。此事乃
    我所為,與眾無干,在此任憑處置。
    (兀南公見她仙骨珊珊、一身道氣又言動從容、神態英爽。
    (並且她獨立豔陽之中,仙容光彩,照耀岩阿,不特沒有絲毫懼色,身外也未見有法寶防護。)
    
兀南公:(冷笑喝道)你就是李英瓊麼?我本不值與你計較,只為你們這些峨嵋群小欺人太甚。我也不難
    為你,只要獻出靈丹,喚來易靜、癩姑,隨我回山。
李英瓊:(亢聲笑道)你枉自修道多年,不明是非順逆。我自在此,決不逃走,你有何法力,只管使來,
    看看可能將我擒走?
    (兀南公略一尋思,微笑答道)
兀南公:既這等說,我如擒不了你,便先回山。只是你一人難代全體,欺凌我門人的,一個也饒不得。你
    那幾個同門姊妹如不出面,我自往池中尋她們去。
李英瓊:(笑答)你若是有法力破我五行仙遁,不拿生靈出氣,誰還怕你不成?
兀南公:(笑道)我素來對敵,明張旗鼓。聞你法寶甚多,又不施展,真個想找死麼?
旁 白:(李洪接口笑道)這老怪物不要臉,上次銅椰島使用陰謀暗算,鬼頭鬼腦,那也是明張旗鼓麼?
    
    (兀南公聞言,面上立帶怒容,怒喝)
兀南公:豎子何人?速來見我!
    (隨即伸手一彈,立有豆大一團青光朝那發聲之處飛去。
    (青光到了空中,便即暴長,當時佈滿半天,狂濤怒捲,電馳飛去。)
旁 白:(李洪喝道)我化身千億,給你看看何妨?
    (話未說完,那青光比電還快,早循聲飛去,只一閃,便又飛回,縮成丈許大小。
    (其中包含著無數小泡,每個泡中裹著一個粉裝玉琢幼童,正是李洪的千億化身。
    (每人手指一道金紅光華,將那青光撐住,不令往裏縮小,只是面上仍帶笑容。
    (兀南公目注青光泡中,面上似有驚異之容。
    (剛伸手往前一揚,忽聽李洪在空中大笑之聲,聽去似在靜瓊谷左近。
    (忽聽震天價一聲迅雷,滿地俱是金光雷火,青光已經爆散,內裏人忽然不見。
    (那雷火金光本朝敵人打去,吃兀南公手指處,飛起大片來時所見青氣,只一閃便將雷火打滅。
     
    (兀南公氣極,先伸手向空連彈了幾次。
    (只見無數縷青色光絲,連同其細如沙的火花,向空飛射,微微一閃,便即不見。
    (李英瓊心膽更壯,故意氣他道)
李英瓊:老先生不要生氣。這是我小師弟李洪,今年未滿十歲。年輕人多喜淘氣,何值計較?莫如還是和
    我先鬥一場,再往幻波池荒居一遊,分了勝敗,各自回山,安慰你那愛徒去吧。
    (  第二八九回 五遁顯神通 烈火玄雲呈玉碣  一環生世界 青陽碧月耀金宮)
兀南公:(聞言冷笑道)你既如此膽大妄為,且先叫你見識見識。
    (隨即把手一揚,左手五指上立射出五股青色光氣。
    (初出時細才如指,出手暴長,發出轟轟雷電之聲,飛上天空。
    (後尾也離手而起,化為一幢大如崇山的手形光山,朝英瓊頭上罩來。
    (李英瓊見來勢較緩,但離頭還有十丈,便覺壓力驚人,重如山嶽,不敢怠慢,也以全力應付。
     
    (一團慧光突然湧現,祥雲霏微,丈許大一團祥霞包沒英瓊全身。
    (兀南公不由羞惱成怒,便把雙手一搓,往外一揚,手上立有兩大股青白二氣朝光幢中飛去。
    (李英瓊人困光中,上下四外宛如山嶽,其重不可思議,休想移動分毫。
    (及至青白二氣射到光幢之中,先是煙雲變滅,連閃幾閃,二氣不見。
    (光色忽然由青轉紅,由紅變白,化為銀色,中雜無量數的五色光針環身攢射,其熱如焚。
    (李英瓊急忙潛神定慮,運用玄功,靜心相持。
    (雖覺烤熱,還好一些,心神稍亂,頓覺炙體的膚,其熱難耐。
    (連心頭也在發燒,大有外火猛煎,內火欲燃之勢。
    (李英瓊深知厲害,心中一慌,火勢忽止,連四邊壓力也已退盡。
    (忙用慧目注視,四外青濛濛,只蒙著一團輕煙,行動已可自如。
    (李英瓊連兜率火一齊放出,與佛家慧光連成一片,在裏面打起坐來。
    (李英瓊二寶本與元神相合,隨心運用,動念即生妙用。
    (心念一動,那三朵靈焰已經分合由心,化為一朵,威力更大,再與定珠聯合,越顯神奇。
    (這時一朵紫色燈花,在元靈主持之下,突在慧光中出現。
    (晃眼化為一片紫色祥焰,飛出慧光層外,仿佛一朵丈許大的紫色燈花靈焰。
    (一團佛家慧光,光中裹著一個白衣少女,雙目垂簾,安然趺坐,端的儀態萬方,妙相莊嚴。
    (兀南公見狀大驚,想不到一個後進少女,竟有偌高功力。
    (兀南公越想越恨,打算往幻波池破那五行仙遁,就便搜尋先來二徒仵氏兄弟的下落。
    (只將身旁法寶如意七情障取出向空一揚,立有一幢七彩色光合成的彩幕籠向神峰光幢之外,以
    (防敵人乘機逃遁。)
兀南公:(用傳聲告門人)敵人已有準備,遇事難先推算觀察,令其留神戒備,以防敵人另有詭謀。看今
    日情勢,對方必有能者,不可輕敵。
    (說完,特意留下一個幻影,方始走去。)
    
    
5**時間:接上 地點:陣內
    (癩姑藏身仙陣之內,將盧嫗之神簪化為一圈光影,影中現出嶺上動靜。
    (一條人影由兀南公身側分出,電也似疾,正往池中飛去。
    (癩姑忙用傳聲向幻波池、靜瓊谷諸男女同門警告。
    (易靜聽了,連連道是。)
癩 姑:(並說)英瓊雖被困住,決可無礙,時至自解。尤其英男師徒,事完尚有餘波,萬萬不可輕舉妄
    動。
旁 白:(李洪接口說道)癩師姊,我不在你所限範圍之內,你不用管。
癩 姑:休說別的,我幻波池仙景如被老怪物毀損,也是冤枉。
    
    
6**時間:接上 地點:雲端
    (李洪現身出來,站在雲端說。)
李 洪:(笑答)我們如非防他毀損仙府,還不多這事呢,包你沒事。我來時,也得有幾位老前輩相助,
    連人都請了來,你們自看不見罷了。
癩 姑:小淘氣!難道你師父不要你了麼?
李 洪:老傢伙太狂妄了,今日我連李健、韓玄、沙佘、咪佘、錢萊、石完一共七個小人,拔根虎毛玩玩
    !
癩 姑:(大驚)萬萬不可!
李 洪:蟬哥哥他們,已照預計佈陣待敵。我們如果不行,他和文姊姊一個鼻孔出氣,能答應我麼?
    (說完,便見李洪身後現出一夥人來,老少都有。
    (除李洪七小外,下餘是麗山七老,都是相貌清奇,長髯飄胸,穿著多半破舊,卻甚整潔,高矮
    (不一,一個個仙風道骨,飄然有出塵之致。
    (手上各拿著一串佛珠,穿的卻是道裝。
    (內中一個相貌清瘦的黑鬚老者手掐訣印,由中指上發出一片淡得幾非目力所能看見的青色祥輝
    (,將八人一起籠罩在內,好似特意現與癩姑觀看。
    (只閃得一閃,便即隱去,只見一大團青光如輕煙電捲,往幻波池中飛墮。
    (癩姑想了想,終不放心,又朝傳聲詢問朱文。)
癩 姑:(傳聲)文妹可知李洪同來七老人的來歷,是何因緣?此去有無危害?
旁 白:(朱文在遠方回答說)乙師伯說,洪弟此來,得有異人暗助,盡可由他任性而行。洪弟來後,老
    怪物強將錢萊、石完二弟子要去。休說七老人不曾見到,連李、韓、沙、咪四小也未見到。
旁 白:(易靜由幻波池底傳聲說)老怪物已在池中現身,與青囊仙子華瑤崧對面答話。雙方約定,先請
    老怪物破五遁,三日無功,便即收兵回去。
癩 姑:見到李洪與七位老人麼?
旁 白:(易靜)洪弟同來全是一夥小人,個個年輕喜事,膽大妄為。雖不放心,無奈勸他們不聽,華師
    叔竟說無妨,也未見有七老人同來。
    
    
7**時間:接上 地點:甬道
    (兀南公隱著身影,剛由木宮走到金宮,見所行之處乃是一條極長甬道。
    (四邊牆上戈矛縱橫,刀箭如林,精光閃閃,作出斫射之勢,隱現明滅,為數何止千萬。
    (甬道口外,張瑤青緊張地手持一個黃色晶球。
    (晶球金光內蘊,隱隱流轉,閃幻不停。
    (兀南公法力高強,他深入重地,從張瑤青面前閃過。
    (張瑤青感到有異。
    (再看晶球,晶球毫無動靜。)
    
    
8**時間:接上 地點:陣圖
    (易靜深知來人厲害,偏又謹慎太過,把師傳寶鏡交與上官紅,令其飛行各宮往來查看。
    (自己則主持全陣,以免旁顧分神,故開頭簡直不見敵人形影。)
旁 白:(張瑤青傳聲)師叔,弟子感覺有異,但是晶球沒有反應。
易 靜:知道了,總圖上也未見敵人蹤影。敵人太強,凡事小心為上。
    
    
9**時間:接上 地點:甬道
    (兀南公剛把甬道走完,見前面乃是一個廣大洞室。
    (上下四外洞壁上隱現出各種刀矛戈箭,當中還有一座數尺方圓的法台,上面凌空懸著一把金戈
    (。
    (兀南公不住飛騰閃變,時大時小,有時竟縮成尺許長短,滿室飛翔。
    (五行各宮重地,除四壁上下五行光影而外,尚有無數隱去形跡的金刀、大木、烈火、水柱、沙
    (堆之類,各按陣法,棋布星羅,上下排列,用盡目力也看不出。
    (兀南公竟似深悉仙陣微妙,順著躔度,往復穿行,直若無事。
    (兀南公已將木宮陣地走完,快達水宮入口。)
兀南公:(自忖)木宮法物遍尋未見,金宮為何不同,竟現出金戈?是否敵人已有驚覺,誘我自陷埋伏?
    
    (他心念一動,揚手彈出一點火星,朝那虛懸法壇的金戈飛去。
    (火星飛到法壇之上,還未挨近,壇上金戈忽變虛影,電也似疾連閃兩閃,金戈不見。
    (那團真火看似豆大,但是威力強烈,任何堅厚之物挨著也必熔化消滅。
    (真火飛到法台前面,儘管作出向前飛射之勢,相隔二三尺,竟會打它不到。
    (兀南公料知上當,仍然有恃無恐,忙揚手一招,將真火收回。
    (就這轉眼之間,法台不見。
    (風雷大作,金鐵交鳴,上下四外的刀矛戈箭之類的兵器突然一齊飛動,精光電射,一齊合圍。
     
    (兀南公立陷刀山箭海之中,風雷怒吼,形勢驟變。
    (上不見天,下不見地,四外無邊無涯,全是這類奇亮如電的各種金光銀光佈滿。
    (全身被緊緊裹住,難於衝突。
    (兀南公法力高強,身有寶光防護,見戈矛刀劍互相摩擦擊撞,生生不已,越聚越多。
    (耳聽雷鳴風吼,烈焰燒空,雜以萬木搖風,金沙怒鳴之聲。
    (宛如海嘯山崩,遠近相應,潮湧而來。
    (兀南公一時性起,忙取法寶就地一擲,立有一團碧陰陰的光華翠晶也似飛出。
    (初發時大只如杯,脫手暴長成畝許大小,四圍刀箭戈予竟被蕩開。
    (庚金真氣受了反激,威力越強,無量金刀火箭如排山倒海一般猛壓上去。
    (翠球四外受壓,不再暴長,兩下相持,發出一種極強烈的金石相擊之聲,聲若密雷。
    (易靜見五遁受了強敵反應,已被一起引發,大吃一驚。
    (兀南公將手一指,那畝許大的翠球突然爆炸,震天價一個大霹靂過處。
    (四外密結的刀箭戈矛竟被這一震之威蕩退出好幾丈,當中現出一片空地。
    (兀南公就勢放起一幢青色濃煙,人在其中,卻不現形。
    (翠球震破之後,化作千百道翠色煙光,細才如指,由退改進,二次潮湧而上。
    (迎著一絞,只聽一大串連珠霹靂之聲,其直如矢的寶光,立被紛紛截斷。
    (閃得一閃,化為許多與先前同樣大小的翠球,全是晃眼暴長。
    (隨著上下四外的金刀火箭環攻猛壓之下,大小不等,為數不下千百。
    (經此一來,宛如一片金山銀海之中,擁著無數大小晶瑩透明的青陽碧月,互相映射。
    (精芒萬道,耀眼生輝,頓成奇觀。
    (庚金真氣的威力,竟被化整為零,不似先前專向一人夾攻。
    (兀南公得意微笑,突將光幢縮小,四外刀箭戈矛雖然齊壓上去。
    (因抗力均在那千百翠球之上,此寶又具吸力,互相牽制,相持不下。
    (兀南公身外壓力自然減退,隨即施展玄功變化,在光幢包圍之下,由刀山箭海之中,化為尺許
    (長一個小人影子,穿行過去。
    (上官紅趕到金宮,心方驚疑,傳聲急呼)
上官紅:請師父留意!
    
    
10**時間:接上 地點:陣圖前
    (易靜因對方隱形神妙,只見金宮已被翠球佈滿,看不出敵人形跡。
    (有心五行合運,又恐敵人太強,萬一挺而走險,震山壞嶽,引起浩劫,如何是好?老想耐得一
    (時是一時,不到萬不得已,不輕發動,正以全力主持總圖。)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