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日 地點:莽蒼山
    (余英男從莽蒼山經過,想起昔年風雪被困,受那寒冰凍髓之苦。
    (如非英瓊捨命相救,又得諸同門照護,早已慘死,事後想起十分心寒。
    (又想到上次元江取寶,曾得到一件前古奇珍,此寶形如一塊黑鐵,無什寶光。
    (開府時師父妙一夫人只說關係她今後成就甚大,時至自曉,也未傳授用法。
    (余英男心中尋思,不覺飛近山陰,意欲就便去往風穴一探,看那狂風是否還有那樣厲害,就便
    (試驗自身道力能否忍受。
    (余英男仍然謹慎,到了穴前下降,步行走去。
    (耳聽穴中悲風怒號,異聲亂起。
    (山陰一面,昏沉沉驚沙蔽空,暗無天日,與山陽日麗風和、繁花盛開,大不相同。
    (風已歸穴,並不猛烈,聲勢尚且如此厲害,越發不敢大意。
    (方要去往穴口,忽見前面亂石叢中似有黃色妖光閃動,忙即隱身。)
    
    
2**時間:接上 地點: 洞口
    (余英男悄悄藏在左近,仔細探聽
    (兩個妖人正在商量。)
史 准:我二人昔年被峨嵋萬珍、李文衎所敗,至今抬不起頭來。
全 紹:我的話你始終聽不進去!早跟你說,我已經準備好了。
史 准:準備什麼?
全 紹:報仇雪恨呀!
史 准:你再說說看。
    (余英男一聽妖人說得甚凶,又知妖幡已經煉成七面,用邪法隱蔽,收藏在月兒島上。)
全 紹:我這神已經煉了七面,收藏在月兒島上。
史 准:為什麼藏在月兒島上?
全 紹:月兒島火海之下原困著一個怪人,名叫火無害,本是人與大荒異獸火犴交合而生,其形如猿。
    
    
3**時間:接上 地點:幻景 
旁 白:(全紹之言化為幻影)
    後來,火無害在東極大荒南星原左近得到一部道書,將周身紅毛化去,成了一個異派中的有名散
    仙。
    怪人因是天生異稟,從小便能發火,成道以後更擅玄功變化。
    怪人偶聽人言,月兒島火海之中藏有連山大師遺留的好些奇珍,並有一部火經。
    如能得到,便能吸取太陽真火,煉成火仙。
    他想起自己天賦異稟,正好合用。
    加以生來不畏烈火,不問入口是否發火時期,均可前往,因此一得信便趕了去。
    那月兒島自經連山大師仙法封閉,常年烈火千丈,由火山口內噴出,上衝霄漢。
    再不便是佈滿冰雪,全島堅如精鋼,就是那精於穿山地遁的人也休想入內。
    這時剛巧嵩山二老取完法寶走去,火口未到封閉時候。
    火無害既是火精,正好入內,立時衝焰冒火而下。
    當時覺著火勢十分猛烈,運用全力才得勉強下降,仿佛奇熱之內,另具一種威力。
    火無害人極自恃,毫不在意。
    等到入內,又是容容易易將那火經得到,看完大喜。
    明知火海禁忌,一任來人多大神通,要取法寶,只憑各人緣福,取上一件,當時就走,方可無事
    。
    但火無害心生貪念,以為下面最厲害的是那烈火,既無所懼,又見守洞石人已被斬斷,破了禁法
    ,所以並不厲害。
    臨走前,火無害發現中洞一座神碑。
    上有「雙英並美,離合南明,以火濟火,玉汝於成」十六字偈語。
    旁加小註,說碑中藏有至寶,名為離合五雲圭,乃大師昔年降魔鎮山之寶。
    本是陰陽兩面合成的一道圭符,陽符另有藏處,尚未出世。
    大師所藏只是陰符,特意留贈有緣來人得去,如與陽符合璧重煉,便具無上威力。
    火無害以為應在自己身上,使仗本身火力與所學火經煉那神碑。
    當時便在碑下習那火經,不消數日,便已精通。
    正在如法施為,開碑取寶,上面火口忽然封閉,一聲雷震,斷了出路。
    火無害自恃神通,又將火經煉會,毫未放在心上,仍在烈焰之中化煉神碑。
    煉到四十九日過去,忽然滿洞金光雲霞似萬道金蛇閃得一閃,驚天動地一聲大震,把全身震成粉
    碎
    幸仗玄功變化,應變神速,元神得以保住。
    但被陰陽相生的五行真火包圍,四面更有千萬根奇亮如電的七色金銀光針環身亂射,只當中留有
    一個大圓空洞,元神被困在內。
    不想衝出還好一些,那千萬光針近身即止;只一想逃,立由上下四外猛射過來,元神立被擊散。
    
    火無害認出是大五行絕滅神光線,威力之大,不可思議。
    他始而藏身中心空處,忍苦待機,後被悟出玄機,竟在裏面修煉起來。
    連經數百年,居然將元神煉成形體,和觀音座前紅孩兒神情相似。
    末兩年靜中參悟,得知大師禁法再有數年便解。
    這時神碑已被煉開,中現一洞,離合五雲圭便藏在內。
    因碑上有「以火濟火」之言,認定此寶為他所有,正在裏面苦心耐守。
    
    
4**時間:接上 地點:黑風洞口
史 准:這火無害與我們有關係?
全 紹:我們只要將風雪中的風母精氣攝去,煉成八面神幡。然後再施神通,將月兒島自頂揭去,救火無
    害出困。與之聯合,去尋白雲大師與萬、李二女報仇雪恨。
史 准:有這樣容易嗎?
全 紹:什麼容易不容易?我們八反教下,怎能叫人輕視了?
史 准:好吧!看,風母快起了,我們動手吧!
    (說罷,史准舉起一面妖幡,施展邪法,將穴中數十百根風柱攝起。
    (女空空吳文琪發現妖蹤,立即尋來。
    (無數大小風柱矗立穴中,發出極淒厲的異嘯,互相擠軋排蕩,電漩星飛,凌空急轉。
    (忽然隨著史准手指處,由風柱叢中飛起一根,被一股黃光裹住,急轉了一陣。
    (倏地由大而小,化為一縷黑煙,往幡上飛去,晃眼不見。
    (吳文琪看出邪法厲害,不由大怒。
    (見狀更不尋思,左手一指仙劍,朝妖幡上飛去,右手猛發太乙神雷。
    (等到史准警覺,已是無及。
    (幡懸穴上,吃劍一絞,當時粉碎,史准卻未受傷。
    (緊跟著,吳文琪將雷火金光似暴雨一般打去。
    (史准將最重要主幡失去,方在急怒交加,想要迎敵。
    (余英男也已現身,手指南明離火劍,化為一道朱虹,電掣飛出。
    (二女也忙見面,聯合一氣。
    (妖幡一破,幡上所攝風母也全復原,化為滾滾狂風,重又歸穴。
    (余英男南明離火劍最具威力,妖人還未施為,一道朱虹已經上身,持幡妖人史准先被腰斬。
    (另一妖人全紹見勢不佳,縱起妖光便逃。)
余英男:(對吳文琪道)適才聽妖人之言,島上還有七面妖幡,萬一所說陰謀成功,豈非異日大害?
文 琪:余師妹,此是八反教下妖人,不可放他逃走。我須封閉風穴,不能同行。
    (余英男聽這等說法,自然窮迫不捨。)
    
    
5**時間:接上 地點:雲空 
    (妖人全紹飛遁本快,因同黨被殺,恨極仇敵,回顧英男追來,不時在前現身引逗。
    (余英男更是急怒,連追了一日夜,也不知追出多遠。
    (料定是往月兒島,所去方向也對,不特不肯停止,除害之心反而更切。)
    
    
6**時間:接上 地點:海上 
    (余英男急追間,忽見大海茫茫,無邊無岸,腳底波浪滔天,魚龍隱現,勢甚險惡。
    (又追了一陣,遙望最前四面愁雲低壓中,由海上衝起一根大火柱。
    (濃煙滾滾,直上天半,把當地天空全映成了暗赤顏色,上空暗雲也被衝開了一個大洞。
    (余英男定睛一看,前面現出一座荒島,上有火山,那火柱直由島中心火山口內噴出。
    (全紹已往島上飛去。
    (余英男加急前迫,晃眼追近。
    (那根撐天火柱帶同千丈濃煙,突似驚虹飛墮,直落下去,現出全島。
    (余英男施展太清玄門禁制,先將全島暗中罩住,然後降落。)
    
    
7**時間:接上 地點: 月兒島
    (島上四面斷崖零落,宛如一個極大的破盆,中現一個數十丈方圓的大火口,濃煙剛往下落。
    (環島波濤洶湧,駭浪如山,暗霧蒸騰,濕雲若幕,風卻靜得一點都沒有。
    (島上滿地都是熔石漿汁所積的怪石,殘沙滿地,色紅如火,硫磺之氣,聞之欲嘔。
    (全島更無一個生物,端的炎熱荒涼,無異地獄。
    (余英男運用慧目查看,並無異兆。
    (烈火濃煙已經歸穴,英男走到穴口。
    (余英男幾次想下,不敢冒失。
    (最後決定隱身而下,便將法寶、飛劍準備停當,隱身往火穴中降落。)
    
    
8**時間:接上 地點:火穴
    (那火穴深達數百丈,到處滿是沸漿熔石。
    (連山大師藏珍的洞府,石門已經緊閉。
    (余英男撤去了隱身法,朝洞門下拜,通誠默祝道)
余英男:弟子余英男追一妖邪到此,遍尋不見,才知仙府佳城,就在當地。敬乞太師祖深恩垂憐,准許弟
    子入內,瞻拜法身。並乞恩賜法寶,使弟子微末道行,以後仗以誅邪行道,為本門發揚德威,感
    恩不盡。
    (祝罷起立,正待行法開門,那兩扇石大門忽然無故開放,徐徐往兩旁分開。
    (余英男大喜,二次下拜,恭恭敬敬走了進去。)
    
    
9**時間:接上 地點:洞內
    (裏面乃是一座廣堂,石色如玉。
    (正面壁上現出大師遺容影子,羽衣星冠,豐神俊秀,望如大羅金仙,神態如活。
    (余英男跪拜下去,正在通誠祝告。
    (忽見滿洞金霞亂閃,驚惶四顧中,似見大師手指後左壁,朝她微笑,隨即金光彩霞一閃即隱。
    (余英男欲往觀看,正面洞壁忽然不見,中現一洞,內裏紅光奇亮,精芒射目。
    (定睛一看,原來門內便是後洞,離地丈許,凌空懸著一個大火球,大約五丈。
    (中有丈許空隙,內裏一個形如童嬰的紅人,通體精赤,安穩合目而坐。
    (身困火球之中,上下四外都是烈火包圍,火中更雜有千萬絲其細如髮的七色光線,如暴雨飛芒
    (,環身攢射。
    (只是射離紅人兩三尺便即回收,毫光閃閃,閃爍不停。
    (紅人似有警覺,面現怒容,但未睜眼說話。
    (余英男也未管他,暗中戒備,由火球旁繞了過去。
    (余英男繞過火球,回頭一看。
    (紅人身子也已掉轉,光線立發威力,精芒突盛,亂箭一般朝中心攢射上去。
    (紅人好似禁受不住,面上立現痛苦悲憤之容。
    (等到坐定不動,隔了一會,才復原狀。)
    
    
10**時間:接上 地點:碑前
    (余英男剛由右面繞過,忽見左側有一神碑。
    (上現「雙英並美,離合南明,以火濟火,玉汝於成」十六個朱書篆字,並有好些符篆。
    (余英男不禁狂喜,忙趕過去。
    (剛到碑前,碑上便發奇光,再看上面,出現離合五雲圭形,
    (  第二八四回 遺偈悟連山 獲藏珍雙英並秀  飛光離遠嶠 驚浩劫一女還山
    (余英男想起身邊那塊黑鐵,正與圖上圭形相符。
    (余英男便陽圭取出,一時手上之陽圭不停地跳動。
    (英男大驚,忙手掐太清訣印,向碑立定。
    (再將南明離火劍化為一道朱虹,指向碑上圭形。
    (劍光到處,只聽霹靂一聲,神碑立分為二,一幢墨綠色的圭形寶光突然由內飛出。
    (初現時高才三尺,精芒萬道,耀目難睜,當中裹著六七寸長一根圭形黑影,凌空直上。
    (剛離碑頂,寶光大盛,其力奇大,劍光幾乎制它不住。
    (附近熔石吃墨光稍微掃中,立時粉碎消滅,無影無蹤。
    (余英男見此寶威力大得出奇,不敢怠慢。
    (同時又聽前面風火交鳴,全洞壁都在搖撼,當是應有文章。
    (一面指定劍光,以全力將神圭緊緊裹住;一面用所得陽圭,左手掐訣,右手一揚,將陽圭朝墨
    (光中打去。
    (就這晃眼之間,墨光已經暴長好幾丈。
    (洞頂已被攻陷一洞,碎石下墜,紛落如雨,南明離火劍幾乎制它不住。
    (誰知那麼一根暗無光華的黑鐵打到裏面,只聽當的一聲,墨光突收,化為七寸長短一柄寶圭,
    (停立空中。
    (再用分光捉影之法一招,立即隨手飛來,那柄陽圭已經不見。
    (余英男仔細一看,原來陰圭和陽圭差不許多,只是較大。
    (中有淺凹,仿佛正反兩面的古令符,陽圭正嵌其中,嚴絲合縫,成了一體。
    (合璧以後,連那陽圭也是寶光外映,精芒眩目,余英男自是喜極。
    (余英男高興之下,試將五雲圭祭起。
    (滿擬和初收時一樣容易,並用南明離火劍可以將其圈住。
    (兩圭合璧以後,威力大增,再一出手,便比先前厲害得多。
    (初發時,側顧火中紅人,滿面驚惶,張口亂喊,但為火球所阻,聽不真切。
    (手微一動,上下四外的光雨立即暴長亂射。
    (紅人似吃不住,卻又萬分情急,無計可施。
    (余英男回顧火球中所困紅人。
    (見他雙目怒睜,注定自己,咬牙切齒,憤怒已極。
    (余英男得此至寶奇珍,正在志滿意足之際,哪將紅人放在心上。
    (只聽外洞風火之勢越發強烈,只稍微心動了一下,仍舊如法施為。
    (剛照碑上所傳用法揚手發出神圭,猛覺出手時力大異常,疾逾電掣,虎口幾被震裂。
    (同時眼前墨光暴長,精芒四射中。
    (洞壁上下紛紛崩陷消溶,還在繼長增高,南明離火劍大有圈它不住之勢。
    (那寶光雖作墨綠色,但是奇亮無比,所到之處無堅不摧。
    (如非應變神速,飛身縱避,另取法寶防身,遁向一旁,直非受傷不可。
    (大吃一驚,正以全力指揮劍光,如法回收,忽聽身後有人厲聲大喝道)
全 紹:火道友無須氣憤,我已將八反神風發動,賤婢休想活命!
    (聲才入耳,前洞烈火紅光已隨著無量狂風潮湧而來。
    (風火中更夾有千萬飛刀火劍,卻不見妖人影子。
    (這時上下四外的洞壁已似雪山崩塌,帶著千丈塵沙,紛紛倒坍下來。
    (那柄神圭已快收轉,微一疏神,重又暴長,威力更大,收它更難。
    (余英男萬分情急之下,一見上下四外均是烈火狂風包圍籠罩,知道此是後洞深處,相隔地面不
    (下千丈,多高法力也難衝出。
    (來路為火所斷,勢最猛惡,不敢冒險前衝,又恐至寶得而復失。
    (余英男在驚惶忙亂中也未看清,便將身劍合一,本意先收神圭,再打出困主意。
    (尚未等施為,忽看出那些烈火狂風挨近神圭寶光便被蕩開,那困陷紅人的大火球也是如此。
    (這時高達百丈、大有數十丈方圓的後洞,已成火海。
    (全洞已被烈火狂風、飛刀飛箭佈滿。
    (只當中神圭和那火球所在之處,四外各有一圈空隙,風火刀箭挨近便即消滅。
    (但那風火的聲勢越來越猛,宛如山崩海嘯一般,洞壁又在紛紛崩坍。
    (全洞一齊搖撼,地面也似波濤起伏,仿佛就要地震陸沉光景。
    (余英男驚魂乍定,愁急間,默念)
余英男:連山太師祖,速顯神通,助弟子誅邪脫困。
    (猛又心念一動,便將仙柬取出,暗中觀看,不禁大喜。
    (仙柬上書:
    (    離合五雲圭,威力無上,關係峨嵋三次鬥劍。
    (    速誅八反妖人,一直上衝,立可脫險。
    (    返中土三年後,與英瓊同往幻波池,重煉神圭。
    (    時火無害脫困,必來尋仇,到時自有安排。
    (余英男立將法寶備妥,四下張望。
    (全紹自仗火無害所留法寶,連同自煉妖幡,發動風火之後。
    (見敵人身劍合一,守在神圭寶光之中,一任全力施為,妖法全無用處。)
全 紹:(怒吼)我與你拼了。
    (余英男聞聲將禹王鑒放出,一道青紅二色形似坎離二卦的寶光衝破火層,由火海中照將過去。
     
    (右手太乙神雷不等妖幡出現,先就連珠打出。
    (全紹瞥見敵人手上突現出一面寶鏡,上有坎離二卦,射出一青一紅長短各四五道奇光,猛射過
    (來,邪法立破。
    (那七面妖幡本在邪法隱蔽之下,在火海中分立招展,邪法一破,也全出現。
    (心方一驚,對方連珠霹靂已經打到,近側三面妖幡先被震碎,如非逃避得快,人也重傷。
    (百忙中瞥見那面師傳主幡正在敵人身右,隨手可以破去。
    (全紹情急萬分,頓忘利害,又恃飛遁神速,一縱妖光,忙搶過去。
    (余英男還沒想到全紹會自尋死路,一聲清叱,連人帶寶一齊施為。
    (神圭吃劍光和太清仙法強行制住,本就鬱怒待發,再經主人施為,威力立時暴長百倍。
    (只見墨光精芒突然大盛,電一般朝前衝去。
    (全紹見狀大驚,知道不妙,想逃無及,吃墨光射中,當時慘死。
    (余英男因恐其元神逃走,又用神雷亂打。
    (上下內外宛如撐天晶柱向上突伸,一頭便往地底衝去。
    (四外寶光再一加強,四壁挨著便倒,連那火球也被蕩了好幾蕩,內中七色光線自然發生威力妙
    (用,紅人又是受苦不小。
    (余英男照預定行事,將手一指,連人帶寶一齊朝洞頂衝去。)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