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白日(南宋紹興三年初,公元1148,殘冬) 地點:天臺縣
    (鏡頭由中國地圖〔或地球〕拉近至浙江,溶入。
    (鏡頭俯角由北天台山南移至天臺縣城。)
    
    
2**時間:接上 地點:天臺縣城
    (鏡頭由天臺縣城拉近北門大街。
    (字幕。)
    
    
3**時間:接上 地點:北門大街
    (李茂春在街市閑遊,聞路邊路人甲說道)
路人甲:我跟你們說,李善人定是個偽君子!
路人丙:李大人居家樂善好施,修橋補路,扶危濟困,冬施棉衣,夏施湯藥。這樣的人,怎麼會是
    偽君子?
路人甲:(質疑)要是真心為善,怎麼會到現在還沒生兒子?
路人乙:(小聲)聽說李大人帶兵軍令不嚴,因此才罷官回籍。
路人丙:你們別胡說!像李善人這樣的大善人,老天爺當然要仔細挑選,豈會亂賜子女?
    (李茂春聽了,悶悶不樂,無心再遊,返身往北門而去。)
    
    
4**時間:稍後 地點:李宅客廳中
    (李茂春呆坐,默默地望著窗外,見王氏上茶,亦不言語。)
王 氏:(見狀問道)大人因何不樂?
李茂春:(悶悶地說)剛才我在街市閑遊,有人背地裡說我懲惡揚善不是真心。如果是真心,不能
    沒個兒子。我想上天有眼,神佛有靈,當教你我有兒子才是。
王 氏:(聽了微笑道)大人早聽我勸,買兩個侍妾,今日就不會敗興而返了。
李茂春:(聞言正色道)夫人此言差矣,我豈能作那不才之事?(緩了緩口氣,又說)夫人年近四
    旬,尚可以生養兒女。你我不妨齋戒沐浴三天,同到國清寺去拜佛求子。
王 氏:(點頭說)如此甚好。
    
    
5**時間:早上(三天後) 地點:國清寺山門前
    (國清寺門額。
    (李茂春騎著馬,王氏夫人坐轎,帶著家人甲、乙、丙、丁、戊來到山門前。
    (李茂春在山門前下馬,住持性空長老出來迎接入寺。)
    
    
6**時間:稍後 地點:國清寺大雄寶殿中
    (李茂春夫妻在大雄寶殿拈香,夫妻叩求神佛保佑。)
李茂春:(默禱道)佛祖在上,弟子李茂春乞賜一子,接續香煙。如佛祖顯靈,弟子必重修古廟,
    再塑金身。
    (李茂春夫妻禱告完畢,又往他處拈香參拜。)
    
    
7**時間:稍後 地點:國清寺羅漢堂中
    (性空長老引李茂春夫妻依序參拜羅漢像,李茂春夫妻拜至第四尊羅漢。
    (忽見紫磨金色降龍羅漢連一張彩畫的木椅,都跌倒在地。
    (眾人一陣驚疑。)
性 空:(忙對李茂春夫妻說)善哉!善哉!逢此吉兆,員外定生貴子,過日我給員外道喜。
    
    
8**時間:白日(公元1148,農曆12月8日) 地點:李宅後院中
    (李茂春於房門前來回踱步,忽房內傳來一洪亮的男嬰啼哭聲。
    (頓時紅光罩院,異香撲鼻,李茂春驚喜不已。)
    
    
9**時間:白日(公元1149,農曆1月8日) 地點:李宅客廳中
    (大廳中開筵宴客,李茂春與眾親友相談甚歡。
    (忽家人甲入報李茂春道)
家人甲:啟稟老爺,國清寺性空長老,親自給老爺賀喜來了。
    (李茂春連忙到門口將性空長老迎接進來。)
性 空:(合十問訊,笑說)員外大喜,令郎公可平安?
李茂春:(面露憂色,搖頭)自從生落之後,直哭到今朝不止。我正憂慮此事,不知法師有何妙法
    能治?
性 空:員外請把令公子抱出我看看,就知道是何緣故了。
李茂春:(連忙吩咐丫鬟)快把公子抱出來。
    
    
10**時間:接上 地點:同上
    (丫環甲抱著男嬰〔上蓋袍袱〕出來。
    (眾人見那男嬰生得五官清秀、品貌清奇,只是啼哭不止。
    (丫環甲將男嬰遞與性空長老〔坐著〕,性空長老接抱男嬰入懷,以右手摸男嬰頭道)
性 空:你好快腳,不怕這等大雪,竟走了來?但聖凡相隔天淵,來便來了,切不可走差了路頭。
    (男嬰頓時止哭,立刻一咧嘴笑了。)
性 空:(右手又拍男嬰頭兩拍,高聲讚道)莫要笑!莫要笑!你的來歷我知道。你來我去兩分明
    ,省的大家胡廝靠。
    (男嬰立時不笑了,性空遂將男嬰抱還丫環甲,令她抱了進去。)
性 空:(問李茂春道)公子曾命名否?
李茂春:連日因慶賀煩冗,尚未得佳名。
性 空:既未有名,老僧不揣冒昧,妄定一名,叫做修元。顧名思義,叫他恒修本命元辰,不知大
    人以為如何?
李茂春:(大喜道)元為四德之首,修乃一身之本,謹領大師台教,感謝不盡。
    (性空起身作別。)
李茂春:蒙老師遠臨,本當素齋,少申款敬。奈今設席宴賓,庖人烹宰,廚灶不潔,以致怠慢,容
    他日親詣寶剎叩謝。
性 空:說謝是不敢當,但老僧不日即將西歸,大人如不見棄,屈至小庵一送,叨寵實多。
李茂春:(驚訝)吾師僧臘尚未過高,正宜安享清福,為何忽發此言?
性 空:(微笑)有來有去,乃循環之理,老僧豈敢有違?
    (遂作別而去。)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