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白日 地點:蔣府大廳
    (〔字幕:隋朝,健康,蔣府。〕
    (媒人甲、乙、丙、丁,皆立於大廳。)
媒人甲:蔣公子,這趙家姑娘…(話未說完,)
媒人乙:不不,蔣公子,這王家…
媒人丙:蔣公子…
蔣青巖:你們不必常來煩瑣,這些粉粧綢帛、俗女凡胎,哪裏是我蔣青巖的對子!除非色如西子,
    才似文姬,德比孟光的,方能可允。
    (媒人甲、乙、丙、丁面面相覷,皆退。)
    
    
2**時間:早上 地點:蔣府書房
    (蔣青巖坐在書房,天氣晴和,柳肥花綻。
    (蔣青巖寫了兩個帖子。)
蔣青巖:(喚道)伴雲。
    (伴雲走近,)
蔣青巖:(將兩個帖子遞給伴雲,吩咐道)速將這兩個帖子,送到城內張、顧二位相公處,說我在
    家專候,即來回報。
    (伴雲領命前去。)
    
    
3**時間:接上 地點:蔣府大門
    (顧躍仙、張澄江往蔣青巖宅中行來。
    (蔣青巖立在門外迎接。)
    
    
4**時間:接上 地點:蔣府內書房
    (蔣青巖、顧躍仙、張澄江三人同到內書房中坐下。
    (伴雲忙去捧茶。)
蔣青巖:(向張澄江、顧躍仙道)連日春光明媚,湖山可人,兩兄何以不一見顧?
張澄江:因連日老母抱恙,不敢少離。今日小安,正欲過訪,而尊簡適至,別無他故。
蔣青巖:(向張澄江道)小弟不知老伯母貴體欠和,有失問候。(向顧躍仙道)不知躍仙兄亦有何
    事?
顧躍仙:小弟連日為檢點先君遺稿,發刻、編次方完,正欲相求大序,以光卷首。
蔣青巖:老伯生前功業文章,素為海內推服,急宜發梓,以為後輩典型;兼見吾兄大孝,此舉甚當
    。
    (蔣青巖面向窗外,又回頭面向張澄江與顧躍仙)
蔣青巖:今日天氣甚佳,小弟已備下一樽,與兩兄同遊韜光、靈隱,一覽花柳之盛。晚間便宿小齋
    ,同過湖心亭看月,何如?
張澄江:(和顧躍仙連聲答道)使得,使得。
顧躍仙:自來我杭人遊湖,多是白晝,從不曾月下領略。
蔣青巖:兩兄不知那月下湖光的妙處,真個難以形容。于今且去遊山,到晚間試看便知。
    
    
5**時間:接上 地點:稟道
伴 雲:轎已齊備,酒席已先去了,請相公起身。
    (蔣青巖聞言,便同張澄江、顧躍仙一齊到門外上轎。
    (三乘轎子,緩緩而行。)
    
    
6**時間:接上 地點:路上
    (遊人如蟻,車馬成行,花草垂道,水綠山青。
    (三乘轎子行不多時,已望見靈隱山。)
    
    
7**時間:接上 地點:靈隱山下
    (蔣青巖、張澄江、顧躍仙三人一齊下轎同行。
    (遊女眾多,一個個都下了轎子,雜在男子隊裏遊玩。
    (蔣青巖、張澄江、顧躍仙三人,對那些婦女不看在眼中。)
    
    
8**時間:接上 地點:靈隱山山道
    (蔣青巖、張澄江、顧躍仙三人至半山,一塊平地面,上鋪氈子,擺了酒餚,伴雲、牛二
    (、家人甲、乙見蔣青巖到了,一齊垂手侍立。)
顧躍仙:(向蔣青巖道)我們正要登頂,何不竟將酒席移到山頂上去!
蔣青巖:小弟愚意,也正是如此。
蔣青巖:(忙轉頭向伴雲吩咐道)伴雲,移席上山。
    
    
9**時間:中午 地點:靈隱山韜光頂
    (〔字幕:靈隱韜光頂〕
    (伴雲、牛二、家人甲、乙急行於前。
    (蔣青巖同了張澄江、顧躍仙隨後緩緩而上,一步一步來到韜光頂。
    (此時日已過午,蔣青巖、張澄江、顧躍仙三人俯仰四顧,只見天無片雲,空翠欲滴,青
    (山萬疊,古木千章。)
顧躍仙:(用手指著山下,向蔣青巖、張澄江二人道)二位兄長,你看那綠況況的是湖,黃滾滾的
    是江,白茫茫的是海,江湖之間,人煙攘攘的一大圈便是杭城,真大觀。
    (蔣青巖和張澄江二人看了一會。)
蔣青巖:(和張澄江齊道)壯哉,壯哉。
蔣青巖:如此好光景,須各賦一詩,庶不負此遊。若是默然而歸,豈不令山靈笑人!
顧躍仙:(向蔣青巖道)今日吾兄是主人,就請吾兄限韻。
蔣青巖:眼前光景佳甚,若限韻拘體,便受其縛。我們還是任情縱筆為妙。
顧躍仙:此論最是。
    (張澄江點頭。)
蔣青巖:(吩咐牛二道)將樽前一個罰杯、滿篩一盃熱酒。
蔣青巖:(向張澄江和顧躍仙道)如此酒寒而詩不佳者,罰跪飲三大杯。
    (說罷,蔣青巖仰面、顧躍仙俯視,張澄江舉杯不語。
    (不半晌。)
蔣青巖:(喚伴雲)取隨身紙筆過來。
    (伴雲忙去捧過一個拜盒,安在氈上,取出端硯紫穎、古墨名箋,擺得停停當當。
    (蔣青巖不慌不忙,展開箋紙,提起筆來,寫上一首詩,〔詩道〕
    (春光攜手上韜光,仰看虛空俯太荒。
    (半勾西湖沉翠黛,無邊東海浴扶桑。
    (人煙城郭團團裏,江水魚龍森日長。
    (多少興亡多少恨,一杯同與吊鈄陽。
    (蔣青巖寫罷,顧躍仙接過筆去,寫詩一首,〔詩道〕
    (絕頂天風細,低頭海氣浮。
    (江聲流日夜,湖水歷春秋。
    (共此一樽酒,真同萬里遊。
    (杭城剛片土,仿佛繫孤舟。
    (顧躍仙剛剛寫完,張澄江的詩也做完了,顧躍仙遞筆與張澄江,張澄江提筆寫來一首絕
    (句,〔詩道〕
    (江流一曲海茫茫,湖水西來落日黃。
    (報道湖中歌舞歇,幾多車馬入錢塘。
    (三人題罷,一齊拿到樽前,大家輪看,互相贊賞。
    (蔣青巖命伴雲試那杯中,酒氣尚溫,笑道)
蔣青巖:我輩恨不與曹家郎同時,令彼七步獨得千古。
    (蔣青巖、張澄江、顧躍仙三人大笑。)
張澄江:只小弟這二十八字,太討便宜了。
顧躍仙:人生得意,正不在多。
    (蔣青巖、張澄江、顧躍仙三人又痛飲了一回,然後同行下山,仍從上山時的舊路而回。
    ()
    
    
10**時間:接上 地點:靈隱寺山門
    (〔字幕:靈隱寺〕
    (蔣青巖、張澄江、顧躍仙剛到山門,一個小沙彌前來迎住,)
小沙彌:老和尚知三位居士今日在山上,美酒佳餚,十分醉飽;又各有題詠,未免勞神,備有苦茗
    一壺,替三位居士解渴消煩,遣小僧在此迎候,請到方丈一敘。
    (蔣青巖聞言,向張澄江和顧躍仙一笑,)
蔣青巖:那自觀和尚,想亦是趣人,我們同進去會會如何?
    (張澄江和顧躍仙依言,蔣青巖、張澄江、顧躍仙三人一齊同了那沙彌來到方丈門首。)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