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白日(宋朝) 地點:錢塘門
    (錢塘門內熙熙攘攘。
    (濟公走過錢塘門。)
濟 公:(信口作歌曰)人生百歲古來少,先出少年後出老。中間光景不多時,又有閒愁與煩惱。
    月過了中秋月不明,花過了三春花不好。花落花開能幾時,不如且把金樽倒。世上財多用
    不盡,朝內官多做不了;官大財多能幾時,惹的自己白頭早。
    (趙斌滿面愁容,從濟公對面走來,一見濟公,連忙叩頭說,)
趙 斌:你老人家從那裡來?弟子正自愁悶。
    (濟公一看趙斌,問道,)
濟 公:趙斌,你因何故,這等的模樣?
趙 斌:(歎了一聲)一言難盡。只因老母舊病復發,醫藥不效,半載之久,我在家中侍奉,銀錢
    衣物當賣一空。昨日我母親已死,我窮困至此,連棺材葬殮全不能辦,打算找幾個朋友,
    又未見著。(無奈)此事該當如何?
濟 公:你往家中等我,我去給你抬一口棺材來。
    (趙斌連忙行禮,道,)
趙 斌:多謝師父成全。
    (趙斌調頭回家。)
    
    
2**時間:稍後 地點:小衚衕內路北大門
    (門內房舍整齊。
    (濟公站立門首正望裡看。
    (家人甲從裡院出來朝濟公走來,一看濟公,慌忙施禮說,)
家人甲:聖僧長老,你來此何干?
濟 公:我來找你家主人,快叫他出來見我!
家人甲:我家主人今日不能會客。只因我家主母病甚重,看看要死,已派人去抬壽材了。
濟 公:我正為你主母之病而來,彈打無命鳥,藥治有緣人。
家人甲:(連忙說)好好!我去叫主人出來。(轉身向上房去,邊邊喊)主人,外邊來了濟公
    長老,要給我主母治病。
    
    
3**時間:接上 地點:上房
    (秦安坐在室中,眼望已經嗚呼哀哉韓氏,正自悲傷。
    (家人甲進來急忙說,)
家人甲:濟公來給主母治病了。
    (秦安起身,走出門去。
    (秦安帶濟公進內宅書房,行禮已畢說,)
秦 安:你老人家來遲了,吾的妻室已死,如何是好?
濟 公:我要早來,又不顯我的能為。我把你妻子治活了,你謝我什麼?
秦 安:(激動)你老人家吩咐,我總聽命!只要人活,要什麼我都給你!
濟 公:你給我那口棺材罷,我立刻把死人救活了!
秦 安:只要把人救活,一口棺材算什麼,你老人家隨我來。
    (秦安帶濟公走到上房。
    (韓氏躺在牀上,眾人正要掛引魂幡、燒引魂車。
    (濟公把眾人止住,用手一指,口中唸唸有詞。
    (濟公用手一指韓氏,口念,)
濟 公:唵嘛呢叭迷吽。
    (韓氏應聲睜開雙眼。)
韓 氏:(呻吟)來人,快給我取茶來吃,我渴死也!
    (秦安一見,忙向聖僧叩頭說,)
秦 安:(驚喜)多謝羅漢活命之恩!
濟 公:不必謝,你把那口棺材送給我罷。
秦 安:那是自然。
旁 白:(家人)抬棺材來了。
濟 公:我就走了,叫他們跟我抬去。
    (秦安送濟公出大門,對抬棺材的說,)
秦 安:抬著棺材跟濟公去,回頭這裡領錢。
    (眾人答應,抬起棺材,隨著濟公往趙斌家去。)
    
    (〔第二回 濟公施法助孝子 趙斌葬母會群雄〕)
    
    
4**時間:稍後 地點:趙斌家
    (趙斌在院中踱步,一會,向外望了望。)
旁 白:(濟公)到了,抬進來罷!
    (趙斌走到門口,往外邊一看。
    (濟公己走到門首,後面帶著七八個人抬著一口棺材朝趙斌走來。
    (趙斌連忙向濟公叩頭,道,)
趙 斌:多謝師父成全。
    (眾人抬棺材在院中放好。)
    
    
5**時間:稍後 地點:趙斌家
    (挑夫甲在幫助釘棺材釘。
    (挑夫乙拿起抬棺材的扛子,準備走。)
家人甲:(喘著粗氣)你們快把棺材抬回去,咱們主母喝了一碗茶,說了兩句話,仍然死了。秦都
    管派我追來,說濟公蒙了咱們的棺材去了。
挑夫甲:那是白說的,這裡已然成殮完了,誰敢再把死人倒出來呢?
濟 公:你們回去對秦安說,我化了他這口棺材了,叫他再買罷。
    (眾人無奈,收拾好各自東西,回秦府去了。)
趙 斌:師父成就我,我想要送靈樞回故地,又沒有錢。我的朋友親戚都在原籍江西,此地我並未
    有深交之人。我老母一死,連一個弔祭之人皆無。
濟 公:那有何難,少時自有人來弔喪。
趙 斌:有錢難買靈前弔。我先去買點紙錁來燒了。
濟 公:你別走,有人來祭靈。
    (趙斌往外一看。
    (甲從外面進來手拿紙錁,進門就哭。
    (到了靈前行完了禮,扶柩大哭,)
甲  :老太太呀!痛死我也!
    (趙斌陪祭。
    (乙、丙從外面進來,到了門首,放下擔兒,從擔上取了紙錢〔紙錢己在擔上〕。
    (乙、丙走到棺材前,祭了靈就哭。
    (趙斌一臉疑惑。
    (一會,陸續來了十數個〔土、農、工、商打扮俱有〕,各送紙錁,都各自走到靈前,上
    (了祭就哭,一片哭聲。
    (眾人哭了一陣。
    (濟公把破扇往眾人一扇,口念,)
濟 公:唵嘛呢叭迷吽。
    (眾人立即止住哭聲,皆臉帶疑惑,若有所思。
    (眾人一面想,一面各自去了。
    (楊明從外進來向濟公走來,走到近前給濟公叩頭施禮。
    (趙斌看了楊明一會,又悲又喜,迎上去說,)
趙 斌:兄長何以來此?
楊 明:感師父之恩,又聽人傳言,師母師弟在臨安受困。我亦想來看看,順便把你母子接去,我
    就帶你保鏢去,便來杭州尋你母子。方才於路內聽見有人悲哭,好似師弟的聲音,又看見
    師父在院內說話,就進來看看,果是師弟。
    (看著棺材)這是何人過世?
趙 斌:(悲傷)弟母褔薄(哭了起來)。
    (楊明方知是師母辭世,悲從心來。
    (楊明上前哭拜,一會,起身對趙斌說,)
楊 明:師母靈柩停在此地也不是辦法,不如回江西辦喪事如何?
趙 斌:我正愁無錢,如此甚好。
楊 明:(對濟公說)濟公師父,我聽人說,不在靈隱寺住了。
濟 公:我在淨慈寺廟中,西湖三教寺,我徒弟悟真在那裡,我亦不長在廟中。你二人回江西甚好
    ,我還要訪一個故友。
    (濟公向門口走去。)
    
    
6**時間:稍後 地點:碼頭
    (眾挑夫正抬靈樞上貨船,楊明、趙斌隨後。
    (楊明、趙斌上船。
    (楊明對眾挑夫說話。
    (眾人放好靈樞。
    (船夫甲走下貨船,解開纜繩拋入船內,走上船收起踏板。
    (貨船起帆順風而去。)
    
    
7**時間:白日(數日後) 地點:楊明家東院內
    (院內高搭席棚,遍掛燒紙。
    (幾個僧人正在唸經,唸經聲。
    (趙斌戴孝跪在堂內陪靈。
    (楊明戴孝跪在堂前,黑虎海怪黃雲、鐵面夜叉馬靜、探海鬼馬誠、飛天火祖秦元亮、立
    (地瘟神馬兆熊、千里腿(楊順、登平渡水陶芳、踏雪無痕柳瑞、順水推舟陶仁、摘星步
    (鬥戴奎、搖岳峰鮑雷、追雲燕子姚電光、過渡流星雷天化、孫明、孫亮、韓龍、韓慶、
    (雷鳴、陳亮、石成瑞、郭順等皆戴孝跪於其後。
    (不時有友來弔祭,家人一一接入。)
    
    
8**時間:白日(數日後) 地點:楊明家東院內
    (眾家人忙著撤祭品、靈棚。
    (楊明坐於堂中,三十六友坐在左右。)
楊 明:(環顧眾人)自你我兄弟結拜,今也算是小聚會,今日我治酒,大家宴樂三天,再分手各
    自歸家。
    (眾友皆甚願意。)
    
    
9**時間:早晨 地點:楊明家東院內
    (楊明及眾友正在堂中說笑。)
家 人:(慌慌張張進來說道)主人,可不好了!外面來了玉山縣知縣葉大老爺,同著城守營兵馬
    都監陸老爺,帶著好幾百官兵來到此處,把咱們宅院圍了。
楊 明:(一聽)無妨!我到外面看看。
    
    
10**時間:早晨 地點:楊明家東院前
    (楊明到了門首。
    (無數官兵,各執刀槍器械,官士甲喊,)
官士甲:別放跑了楊明!
    (知縣座轎亦到門首,轎子放下。)
楊 明:(大聲道)別要嚷,我並未做犯法之事。
楊 明:(過去跪在轎前說)小民楊明,迎接父台大老爺。
    (知縣一見楊明,指著楊明對兵士叫道,)
知 縣:先鎖了他!
    (兵士把楊明圍住。
    (衙役何永春抖鐵鏈把楊明鎖上。
    (知縣下轎。
    (陸老爺下馬,帶著手下親隨數十名,拉楊明到院內,就吩咐外面把門官兵,)
陸金鏢:不准放走一人。倘有家人往外走,急速捆綁了,回我知道。
    (楊明一聽,毫無懼色,跟著眾人走進院內。)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