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周 地點:鎬京 
字 幕:--東周列國誌--第一集
    (鎬京景物,人車往來,太平康樂之氣象。)
字 幕:--香港文化傳信集團有限公司
    (朝庭禮儀:君王在上,左丞右相,君臣進退有禮。)
字 幕:--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英雄五霸鬧春秋,頃刻興亡過手! 
      青史幾行名姓,北邙無數荒邱﹔前人田地後人收,說甚龍爭虎鬥。
    (本片集錦:有征戰、結盟等等。)
字 幕:--製片╱編導╱造型  朱邦復
    (本片人物集錦。)
字 幕:--監製沈紅蓮
    (本片動作集錦。)
字 幕:--剪接╱特效╱燈光  沈德昌
    (本片特效集錦。)
字 幕:--動作╱表情 劉宜佩
    (本片特寫集錦。)
字 幕:--場景╱道具╱服裝  沈垂青 陳至康
    (本片景物集錦。)
字 幕:--音效李昇隆
    (本片景物集錦。)
字 幕:--程控胡天寶 林坤政 楊仲仁 高崇倫
    (本片景物集錦。)
字 幕:--資料庫   封家麒 林伯勳 陳立堅 姚德龍 陳俊廷
    (本片集錦。物阜民安。)
    
    
2**時間:周中葉 地點:各地
    (周夷王在位,朝庭上下覲禮不明,行列紊亂,臣子們交頭接耳。
    (諸侯強大,各地兵馬蜂擁,爭戰連連。
    (連年征戰結果,國庫耗損,百姓財竭,勞役不斷。
    (西北連續六年大旱,餓殍遍野。
    (夷王崩,厲王繼之。
    (告示全國:
    (     奉聖旨,舉凡山林川澤一切收益,專責大夫榮公處理。
    (     今後嚴禁百姓從事樵採漁獵,違令者斬。
    (有武士一群,持兵器,驅趕平民下山,人不服,即用兵器刺之。
    (某市集處,於告示前,十數人圍觀,交頭接耳。
    (婦女、兒童在一旁哭泣,另有兵士持兵器驅離之。
    (在水邊,武士數人正阻止漁民上船。)
兵士甲:你欲何往?
漁民甲:小民將上船打魚。
兵士甲:(指告示)沒見這告示?
漁民甲:恕小民不識字。
兵士甲:大王有令,禁止打魚!
漁民甲:此乃小民生計,奈何禁我?
兵士甲:此船已為榮相國徵用矣!
漁民甲:國有國法,船為私產,相國焉能徵用?
兵士乙:(厲聲)你有幾個腦袋?不能徵用就砍下來!
    
    
3**時間:白日 地點:朝庭 
芮良夫:(奏曰)啟奏大王!王室將卑微矣!今榮公好專利而不知大難之至也!
厲 王:卿何出此言?
芮良夫:夫利,百物之所生、天地之所載也,若專而有之,必將聚利於寡、遺害於
    眾矣!
厲 王:汝試言其理。
芮良夫:夫王道者,得利於天,布之上下者也。今王自專其利,上不下達,是王之
    不王也。匹夫專利,猶謂之盜
    ,王逕行之,其謂為何?若王不王、民不民,社稷必圯,周之必敗也。
厲 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下之山林川澤,原屬於朕,朕不可取焉?
芮良夫:民之所取,其用之於社稷,是周室之所以興也。
厲 王:今國庫空虛,朕只得自取。卿不必再言。 
    
    
4**時間:白日 地點:市集、山林、水邊 
    (在街道上有人民圍成一圈,紛紛討論漁獵事,甚表不平。
    (立有三個便衣人員出現,將論者拘捕而去。
    (另有三人在旁戒備,聲勢洶洶。
    (有人不服,大喝。)
民眾甲:強盜!有強盜!
    (另有一人出面阻止,對民眾甲耳語一番,民眾甲忙即避去。
    (圍觀人們也紛紛散去。
    (街旁店舖中人人掩在門後偷看,街中行人也紛紛走避。
    (空山寂寂,無人來往。
    (水邊空空,無人來往。)
    
    
5**時間:白日 地點:朝庭
    (厲王面有得色,對召公曰,)
厲 王:今國廩已豐,實專利之賜也!
召 公:聖上之豐,實乃萬民之災也!
厲 王:卿言之差矣,寡人愛民如子,民莫不欣喜,祀奉寡人若天。
召 公:依臣之見,民實畏君若虎也。
厲 王:(微怒)有民如此耶,寡人何以不知?
召 公:若聖上防民若水,山洪之至,一發而不可收拾矣!
厲 王:既如此,卿可退矣!
    
    
6**時間:三年後 地點:鎬京
    (人民相約為伴,群起暴亂。
    (軍士亦相繼叛逃,亂民攻入皇宮。
    (厲王大驚,攜眾出奔於彘。
    (周召二公率軍來到皇宮,驅散亂民。
    (二公立太子靖為王,是為宣王。
    (宣王任用賢臣方叔、召虎、尹吉甫、申伯、仲山甫等,
    (復修文、武、成、康之政,周室赫然中興。
    (註:厲王事不可多加渲染,蓋本書係指東周,幽王東遷始為事件之始,
    (如厲王渲染過多,則幽王分量必減,本末倒置矣。且東周之亡,非一朝
    (一夕,其中興亡交迭,主題拿捏不可不慎!)
    
    
7**時間:宣王39年 地點:千畝、太原 
    (姜戎抗命,引軍來犯。
    (宣王御駕親征。
    (兩軍對壘,宣王敗績於千畝,車徒大損,
    (宣王思為再舉之計,又恐軍數不充,親自徵兵徵糧於太原。)
仲山甫:(諫曰)太原位近戎狄,兵凶戰危,不可久駐。
宣 王:今車徒大損,若不稍事補充,遲恐不及。
仲山甫:依臣愚見,回京再圖可也。
宣 王:此地車馬粟芻豐饒,遠勝中原,正宜徵調。
仲山甫:聖上有所不知,兵員尚須訓練,敵軍旦夕即至也。
宣 王:卿勿多言,寡人已知矣。
    
    
8**時間:稍後 地點:鎬京
    (塵土高騰天際,地上兵馬奔馳,旗海飄揚。
    (姜戎大軍追殺,喊聲遍野,塵土遮天。
    (一車飛奔,眾軍隨之,宣王在車上狼狽不堪,
    (眾軍蜂擁中,周兵逃入鎬京城。
    (待周兵過完,城門已閉,護城河上橋樑已收,姜戎大軍阻於河岸。)
    
    
9**時間:接上 地點:京城內 
    (群眾惶然,菌集街頭觀看。
    (眾軍散開,宣王之車行於路中。
    (忽見市上小兒數十為群,拍手作歌,其聲如一。
    (宣王乃停輦而聽之。)
旁 白:(長兒歌曰)月將升,日將沒﹔檿弧箕箙,幾亡周國。
    (宣王甚怒,告御者傳令。)
御 者:(對軍士)速拘眾小兒來問。
    (軍士出動,群兒當時驚散,止拿得長幼二人,跪于輦下。)
宣 王:此語何人所造?
    (幼兒戰懼不言,那年長的答曰,)
長 兒:三日前,有紅衣小兒,到於市中,教吾等念此四句,不知何故。一時傳遍
    ,滿京城小兒不約而同,不止
    一處為然也。
宣 王:如今紅衣小兒何在?
長 兒:自教歌之後,不知去向。
    (宣王嘿然良久,叱去兩兒。
    (召司市官,傳諭。)
宣 王:若有小兒再歌此詞者,連父兄同罪。
    
    
10**時間:次日 地點:朝庭 
    (早朝,三公六卿,齊集殿下。)
宣 王:夜來聞兒歌云--月將升,日將沒﹔檿弧箕箙,幾亡周國。此語如何解說
    ?
召 虎:(對曰)檿,是山桑木名,可以為弓,故曰檿弧。箕,草名,可結之以為
    箭袋,故曰箕箙。據臣愚見,國家恐有弓矢之變。
仲山甫:(奏曰)弓矢,乃國家用武之器。王今徵兵太原,思欲報犬戎之仇,若兵
    連不解,必有亡國之患矣!
宣 王:犬戎之仇,可以不報乎?若此,周室朝綱難振矣!
仲山甫:此仇不可不報,然報非其時,尚以養精蓄銳為上。
    (宣王口雖不言,點頭道是。)
宣 王:(又問)此語傳自紅衣小兒。那紅衣小兒,又是何人?
伯陽父:(奏曰)凡街市無根之語,謂之謠言。上天儆戒人君,命熒惑星化為小兒
    ,造作謠言,使群兒習之,謂之童謠。
宣 王:童謠可信乎?
伯陽父:童謠有輕有重,可大可小。小則寓一人之吉凶,大則係國家之興敗。熒惑
    火星,是以色紅。今日亡國之謠,乃天所以儆王也。
宣 王:朕今赦姜戎之罪,罷太原之兵,將武庫內所藏弧矢,盡行焚棄,再令國中
    不許造賣。其禍可息乎?
伯陽父:臣觀天象,其兆已成,似在王宮之內,非關外間弓矢之事,必主後世有女
    主亂國之禍。況謠言曰,『月將升,日將沒』,日者人君之象,月乃陰類
    ,日沒月升,陰進陽衰,其為女主干政明矣。
宣 王:(又曰)朕賴姜后主六宮之政,甚有賢德,其進御宮嬪,皆出選擇,女禍
    從何而來耶?
伯陽父:謠言『將升』『將沒』,原非目前之事。況『將』之為言,且然而未必之
    詞。王今修德以禳之,自然化
    凶為吉。弧矢不須焚棄。
    (宣王聞奏,且信且疑,不樂而罷。)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