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白日 地點:雉衡山
    (雉衡山高崖峭壁,怪壑奇峰。
    (瑤草奇花不謝,青松翠柏長春。
    (山頂上,優雅的白鶴劃過天際。
    (仙桃紅豔豔,修竹綠森森,一片雲霞連樹蔭,兩條澗水落藤根。
    (草地上,香獐打滾嬉戲。
    (白鶴飛過天際。
    (香獐抬起頭,跟隨著白鶴在地上奔跑。
    (白鶴往下飛,與香獐並行。
    (白鶴變成鶴兒〔白衣童子〕,香獐變成香兒〔黃衣童子〕並行奔跑。
    (鶴兒和香兒相視而笑。
    (〔字幕〕。)
    
    
2**時間:白日(唐朝) 地點:昌黎朝天橋
    (大漢甲、大漢乙手執銅鑼,大漢丙、大漢丁拍擊腰鼓,轎伕甲、轎伕乙、轎伕丙、轎伕
    (丁扛著神轎在朝天橋緩緩前行。
    (朝天橋兩端聚集大批圍觀者,爭看神轎。
    (神轎離開朝天橋,圍觀者推擠著向前。
    (神轎旁綁了一排紅繩結,圍觀者搶奪紅繩結。)
    
    
3**時間:接上 地點:同上
張千青:我搶到了!我搶到了!
    (張千青握著紅繩結,開心大笑。)
民婦甲:那不是韓相公的家僕,張千嗎?
民婦乙:對呀,正是張千。
民婦甲:大男人搶什麼紅繩結,那是送子的,難不成他能生孩子?
    (民婦甲、民婦乙掩嘴而笑,對張千青指指點點。)
民婦丙:你們別饒舌了,他這麼做,肯定是為了韓夫人。韓家九代積善,做了不少好事,可是不知
    為何,兩位相公都沒有子嗣。
民婦甲:(點頭)這也是,韓家待人是挺好的。
民婦乙:(著急)哎呀,別再閒聊了,神轎都走了,還不快點去拿紅繩結。
    (民婦甲、民婦乙小步奔跑,向神轎追去。)
    
    
4**時間:稍後 地點:昌黎韓家大廳
    (張千青奔入,搖晃手上的紅繩結。
    (韓會、韓愈壯坐在大廳。)
張千青:(開心)老爺、老爺,你看我拿到什麼?
韓 會:(抬頭)什麼東西?
張千青:送子廟的紅繩結!
韓 會:你拿紅繩結做什麼?
張千青:送給夫人,好生個少爺。
韓 會:(欲言又止,仰天長嘆)唉﹍﹍
韓愈壯:(疑問)大哥為何嘆氣?
韓 會:(轉望韓愈壯)有壽無財,有財無祿,有祿無子,造化緣分不齊,惟有孤身最苦。我和你
    這般年紀,還沒有男女花兒,如何是好!
韓愈壯:哥哥不必憂慮,我家九代積善,少不得生一個好兒郎來,以為積善之報。
    (韓會微微點頭,依舊不開心,面色憂愁。)
韓愈壯:這般憂愁也徒然,不如焚香禮拜,禱告天地祖宗,必有所護佑了。
韓 會:退之所言甚是。
    
    
5**時間:同時 地點:屏風後
    (鄭氏站在屏風後,聽見韓會的話,面有愁容。
    (鄭氏低頭,輕輕嘆氣。)
    
    
6**時間:稍後 地點:韓家祠堂
    (祠堂幽靜,鄭氏跨過門檻走近供桌。
    (供桌擺著香爐、蠟燭、鮮花、水果、祖先牌位。
    (鄭氏點燃三柱香,望著祖先牌位,)
鄭 氏:皇天在上,后土在下,韓家九代積善,不曾悖理妄為,民婦亦恪守婦道,不敢稍違天理倫
    常。而今年歲漸大,膝下猶虛,望祖宗保佑,上蒼垂憫,賜我一兒半女,也好延續韓家香
    火。
    (鄭氏三拜,把三柱香插入香爐中。
    (鄭氏跪下,閉上雙眼,兩手合十默禱。
    (香爐中青煙,向上飄升。
    (青煙散發異彩,上升的速度愈來愈快。)
    
    
7**時間:白天 地點:玉皇殿
    (眾神分站兩列,玉帝端坐前方。
    (一絲青煙竄起,由淡轉濃,散發金光。
    (金光幻化成人形,變成神仙甲,手執奏章。)
神仙甲:(抱拳)稟玉帝,今有城隍、土地、東廚司命共呈奏章。
玉 帝:所為何事?
神仙甲:為昌黎縣韓家祈求天恩。
玉 帝:呈上來。
    (神仙甲向前走,把奏章交給侍衛甲。
    (侍衛甲取過奏章,轉身,雙手捧給玉帝。
    (玉帝展看奏章,低頭細看,)
玉 帝:昌黎韓愈﹍﹍
神仙乙:(摸鬍鬚)莫不是昔日玉帝殿前,左捲簾大將軍沖和子?
神仙甲:(點頭)正是沖和子,因在蟠桃會上與雲陽子爭奪蟠桃,打碎玻璃玉盞,因而貶下凡間,
    投托在永平州昌黎縣韓家,今名韓愈﹔雲陽子投托在永平州昌黎縣林家,喚做林圭。
玉 帝:(低頭,沉思)這兩人罪限將滿,應復舊職,只是無人前去度他。(抬頭,向前一指)鐘
    離權、呂岩,你二人速到下界,普度有德有行之人,上天選用。如有修行未到,還該轉世
    為人的,便著他往韓會家投胎脫化。
呂 師:(稽首)謹遵玉旨!
鐘 師:(稽首)謹遵玉旨!
    (鐘師、呂師同時回答。)
    
    
8**時間:稍後 地點:南天門
    (雲海向前延伸,一望無際。
    (南天門矗立在雲海上,彩光環繞。
    (鐘師、呂師足踏白雲,向南天門飛去。
    (雲絲飛掠,鐘師、呂師衣衫髮鬚被風吹動。)
鐘 師:(望向呂師)為仙者,屍解昇天,赴蟠桃大會,九玄七祖,俱登仙界。為何閻浮世境三千
    ,只知沉淪慾海,冥溺愛河,不肯煉就九轉還丹,長生不老?
呂 師:(微笑)人生處世,如魚在水中,本是悠悠自在。無奈綸竿墜水,香餌相投,以致吞鉤上
    釣,受刀釜煎熬耳。
鐘 師:(長嘆,轉望著前方)五濁迷心,三途錯足,拈花惹草,怨綠愁紅。我兩人今日領旨下凡
    ,不知那州那縣得遇知音?
    (鐘師、呂師行至南天門,天神向二人稽首。)
呂 師:奉玉帝之令,前往下界度化有緣,速開天門,不得有誤!
天 神:小臣領旨。
    (天神口唸咒語,右手向前一指,雲霧旋轉凝聚,忽然向四周散開。
    (雲海中出現一圓形出口。
    (鐘師、呂師穿過圓形出口,身形消失。
    (天神口唸咒語,忽然有人叫喚,)
旁 白:守門天神,速來玉皇殿聽旨!
    (天神驚訝轉頭,停下咒語,快步離開。
    (玉女自雲霧中現身。)
玉 女:(手挽瓊花,笑容滿面)編幾句話就信以為真,豈不是天助我也?
    (玉女走近南天門,望著圓形出口〔山川、花木、野獸、凡人,各式各樣人間景物〕。)
玉 女:(好奇)這就是人間呀,挺熱鬧的,不過也沒什麼好看﹍﹍
    (一陣疾風吹來,天神忽然出現在玉女面前。)
天 神:(怒吼)大膽玉女,竟敢假傳玉旨,私自偷窺人間!
玉 女:(大驚)你﹍﹍你不是﹍﹍
天 神:小小詭計,如何瞞得過本將法眼?走!跟我去見王母娘娘!
玉 女:(害怕,搖頭)玉女知錯,千萬別告訴王母娘娘。
天 神:既犯天規,自當受罰。私窺人間乃是重罪,本將不會循私枉法!
    (天神出手捉拿。
    (玉女右手一揮,瓊花散出祥光,集結成一條條飛索。
    (飛索攻向天神,如蛇環繞糾纏,玉女趁機逃走。)
天 神:休想逃脫!
    (天神擲出手中長槍,長槍化成青龍,追擊玉女。
    (玉女閃避長槍,一時不慎,踏入圓形出口墜落凡間。
    (玉女驚呼,身形下墜,愈來愈小。)
    
    
9**時間:接上 地點:湘江岸邊
    (鶴兒、香兒,在湘江岸邊追逐嬉戲。
    (天上出現彩光,流星一般劃過天空。)
鶴 兒:(抬頭)你看!
    (彩光之中,叉出一線細微白光。
    (白光落在鶴兒的前方,砰的一聲,濺起泥沙。
    (鶴兒嚇的倒退兩步。
    (一支鳳頭白玉釵,斜插在岸邊泥沙裡,有七彩光芒環繞。
    (鶴兒上前兩步,伸手碰了碰鳳頭白玉釵,鳳頭白玉釵發出強光,擊中鶴兒。
    (鶴兒倒,右手上有一道血痕,一滴鮮血,滴在鳳頭白玉釵,七彩光芒消失。)
香 兒:鶴兒,你沒事吧?
鶴 兒:(掙扎站起來)還好,一點輕傷。
香 兒:(走近鶴兒身邊)那支釵七彩繚繞,一看就知是仙家之物,你這小妖怎好去碰他。若是大
    仙的鎮邪法寶,這一下,就能要了你的命。(搖頭)修練幾百年,連仙家之物都碰不得,
    想來就覺得氣惱。
    (香兒抬頭挺胸,向天吐氣,一陣大風吹來,吐出的白氣凝結不動。)
鶴 兒:(望著凝結白氣)糟了,有仙師來了!
香 兒:怕什麼,神仙有什麼了不起!不如我們變個模樣,戲弄戲弄他們?
    (鶴兒、香兒轉圈,變成兩個小道士。
    (鐘師、呂師腳踏白雲,從天上緩緩下降。)
鶴 兒:(稽首)師父,我們是蒼梧郡湘江岸修行的全真,接待師父太遲,萬望恕罪!
    (呂師閉目,用手往額頭一抹,睜開慧眼〔額上出現第三隻眼〕。
    (出現白鶴、香獐的原形。)
呂 師:(斥責)兩個小妖,竟想戲弄仙家!分明是白鶴與香獐,為何變幻人形,謊言頑皮?
    (鶴兒低頭無言。)
香 兒:(走向前,抬頭,叉腰)我們本是全真,師父休要錯認,將人比畜。
呂 師:巧語花言想要瞞騙,是否認為我的仙劍不利?
    (呂師背上寶劍震動,嗡嗡作響。)
鶴 兒:(害怕,雙膝跪倒在地)老師父,我們雖是皮殼毛團,也是精靈變化。如今弟子骨格已全
    ,羽毛未脫,望師父垂憫弟子,捨一粒金丹,使弟子脫去羽毛,恩銜再世。
鐘 師:(伸手扶起鶴兒)鶴童性靈識見,盡通人意!香獐罪業山重,我這裡用不著,饒你去罷。
香 兒:(不屑)師父不肯度我也罷,這江邊景致也不弱於三島崑崙,我依師父守著本分,也盡過
    得日子。
鐘 師:怎見得湘江景致不弱於三島崑崙?
香 兒:不是弟子誇口,這蒼梧江口,晴光初旭,落照斜暉,翠映霜文,陸離眩目。閒花野草,罩
    霧含煙,俯仰天淵,愛深魚鳥。(搖頭,嘆氣)強過蓬萊弱水,苦海無邊,舟楫難通,夢
    魂難越。
    (香兒哈哈大笑。)
呂 師:(生氣)這業畜十分無禮,我仙家無愛無欲,始得成真證果。你無端造孽,有意貪私,枉
    自誇張,有何益處?(口中唸唸有詞)疾!
    (天光灼爍,黑霧朦朧,半空中出現天將甲。)
天將甲:仙師有何法旨?
呂 師:(指著香兒)香獐造孽,天所不容!且饒這孽畜性命,貶他在江潭深處,永不許出頭。
天將甲:謹遵法旨。
    (天將甲伸手,五指成爪。
    (香兒用力掙扎,漸漸離地,被天將甲抓在手裡。
    (天將甲轉身,將香兒往下一拋。)
    
    
10**時間:接上 地點:囚牢
    (黑暗中,只有急促的水聲。
    (砰的一聲,周圍忽然轉亮,香兒跌倒在地。)
香 兒:唉唷!
    (香兒掙扎著爬起來,身陷囚牢〔周圍有數道金線,形成牢籠,四周和上方水形成牆,香
    〔兒周身的地方無水,地上是平坦堅硬石地〕。)
香 兒:弟子衝突仙師,罪應萬死。但弟子原是山中走獸,食草餐花,今沉埋水底,豈不淹死了性
    命,餓斷了肝腸?望大神救我一救!
    (香兒低頭哭泣。)
旁 白:(呂師,聲音遙遠)仙家作用,你有所不知,既饒性命,自然不死。香獐收心服氣,待鶴
    兒成了正果,證了仙階,鶴兒自然會來度你。若不依本分,再作風雷,即時打下陰山背後
    ,不得超生。
香 兒:(哀叫)鶴兒、鶴兒,他日修成正果,千萬記得來救我!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