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第八十一集 地點:雲幄中 
    (〔第二七三回 難越是情關 妙語翻蓮矜雅謔  逃生驚鬼手 仙雲如幄護瑤姬〕
    (在雲帳中連靈嶠男女弟子、余媧門人共是四十六人。
    (內中只李洪、石完不曾被困﹔錢萊雖然被困,未入魔陣。
    (下餘全在天欲宮中,因為五淫欲網好破,情關難渡,受盡諸般痛苦煩惱。
    (靈嬌男女諸弟子道力高深,性情溫和,知是應有劫難,還不怎樣。
    (余媧門下諸弟子也全部道力高深,但火性未退,對於老人仇深恨重﹔雖因凌氏夫妻勸阻
    (,又曾嘗到過魔法厲害,未敢妄動,依然仗著雲幄護身,不畏侵害,樂得譏嘲,笑罵不
    (休。
    (金蟬等峨嵋諸弟子,雖不似余媧門人那樣氣量偏狹、記仇心重,但都童心未退,一同隨
    (聲附和。
    (內中石完更是淘氣,故意做出許多怪相,把魔頭罵個不休。
    (白髮龍女崔五姑看出老人表面鎮靜、面帶冷笑,但實則眼含凶毒、鬚髮欲張。
    (且他自聽朱、金二人嘲罵以後,一手掐著五嶽真形法訣,一手拿著白玉拂塵,任憑嘲罵
    (,一言不發。)
    
    
2**時間:接上 地點:魔宮
    (尸毗老人佈置已定,忽然大喝)
尸 毗:賊花子,既敢來我魔宮鬧鬼,便應現身一鬥,似這樣藏頭縮尾作甚?
猿長老:(在空中接口)老魔頭休要猖狂,別人怕你阿修羅魔法,我卻偏要見識見識。
    (說完,人已落在殿前。)
尸 毗:原來是你?
猿長老:不錯!凌道友夫妻不過想將你所煉死人頭一一消滅,免留後患。不服氣,放些本領出來,
    老夫見識見識如何?
    (才一出面,便雙手齊揚,由十根瘦長指爪上發出五青五白十道光華,宛如長虹電射,由
    (相隔二三十丈高空中飛出,直朝老人射去。
    (老人似知厲害,手上拂塵一擺,發出數十百道金碧光華,夾著無數血色火星,迎敵上去
    (,接個正著。
    (同時一片黃光宛如匹練懸空,老人附身其上,連那十二神魔也全護住。
    (猿長老所煉乾天太白精金劍氣神妙無窮,威力至大,果然與眾不同。
    (那四外的血焰金刀湧上前去,只一近身,便被消滅。
    (血光火彈被那十道青白光一衝射,也全紛紛爆炸,未容近身。
    (金碧魔光也只勉強敵住,打個平手,此進彼退,時往時來,互相對面激射,誰也奈何不
    (得。
    (尸毗老人沒有想到敵人會有這等功力,怒喝)
尸 毗:猴頭,教你知我厲害!
    (說罷,左手五嶽真形訣往上一揚,空中忽現出五座火山,發出大片風雷之聲,緩緩往下
    (壓來。
    (猿長老看出厲害,不由激發怒火,一聲裂石穿雲的長嘯,正待施展玄功變化,與敵一拼
    (。)
旁 白:(忽聽乙休空中大喝)猿道友,不值與老魔計較,理他作甚?
    (說時,由高空中突然射下一股千百丈長的五色星砂,宛如天河倒傾,凌空直射。
    (來勢比電還急,分佈極廣,晃眼便將那五座火山一起裹住。
    (從千重血海之中吸出,懸向高空。
    (乙休突在空中現身,手指老人哈哈笑道)
乙 休:老魔頭,你那五塊小石頭,已被天璇神砂吸起,一彈指間,便將這座神劍峰震成粉碎。你
    那不死之身,照樣也禁受不住。
    (那五座火山,乃老人採取五嶽精氣,多年辛苦煉成的厲害魔法。
    (原體只是五座拳大山石,與五嶽形狀一般無二。
    (平日藏在魔宮地穴法壇之上,不用帶在身旁。
    (用時只消手發訣印,立隨心意發揮妙用,威力之大,無與倫比。
    (當日恨極仇敵,立意一拼,正準備間,猿長老突然現身來鬥,一時氣忿,施展出來。
    (因為這類魔法過於猛惡,又恐毀損靈景,好在山影所照之處,敵人多大神通也難倖免,
    (為此降勢頗緩。
    (老人滿擬整座魔宮均在火山覆壓之下,猿長老固難逃遁,便對面仙雲籠護下的數十個敵
    (人也無倖免。
    (心還覺得對面這些少年男女,多半靈慧英美,全殺可惜。
    (不料千丈星砂自空飛墮,晃眼便將五座火山裹住上升。)
尸 毗:(怒喝)駝鬼!你敢?
    (惟恐強敵厲害,利用五座火山回敬,自己還好,全宮大眾一個也休想活命。
    (沒想到敵人利用魔法短處,聲東擊西,並非真個要致他死命。
    (一時情急,任憑敵人笑罵,乘著火山未爆發前,施展全力回收。
    (同時拼耗真元,咬破舌尖,含著一口鮮血,準備萬一。)
乙 休:只是血焰魔火隨同震散,難免傷害生靈,我先把它化去,再行還敬如何?
    (誰知那天璇神砂自與西方神泥合煉以後,越變成了專破魔法的剋星。
    (申屠宏受有指教而來,故意和他強掙,時進時退。
    (老人覺出回收不是無望,便未施展殺手。
    (雙方互一相持,眼看火山快要收回,猛又聽乙休哈哈笑道)
乙 休:老魔頭,你上了我的當了。
    (老人目光到處,一個鵝卵大小青白二色的氣團,已由乙休手上飛起,懸向空中。
    (那氣團看去不大,上面雲光隱隱,毫無異處。
    (可是才一出現,懸在血海之中,心靈上便起了警兆。
    (再定睛一看,那彌漫全山的血焰、金刀、火箭、飛叉,就在此晃眼之間,竟消去了大半
    (。
    (下餘的正電也似急,朝那小小氣團湧去,好似具有不可思議的吸力,自己竟制止不住。
    (同時因為心神略分,空中火山又被那千丈星砂向上吸起。
    (不禁鬧了個手忙腳亂,兩頭不及兼顧。
    (心中一慌,一面吸收空中火山﹔一面想將殘餘血焰、金刀收回時。
    (忽眼前一亮,所有魔焰、金刀、火箭、飛叉全數失蹤,日光正照天心,重又恢復清明景
    (象。
    (老人畢竟識貨,看出敵人所持氣團乃是元磁真氣所煉至寶。
    (無如敵人動作神速,所有法寶魔火已被收去。
    (剛怒吼得一聲,那五座火山忽然當頭下壓,空中星砂忽隱,一個大頭麻衣矮胖少年正朝
    (對面仙雲中飛去。
    (總算老人應變尚快,在火山壓離頭頂數丈,眼看爆發之際,搶前收去。
    (手中法訣往上一揚,火山不見,總算不曾作法自斃。
    (這一驚,真非同小可,當時怒髮皆張。)
尸 毗:(厲聲喝道)老夫今日與你們拼了!
    (隨將手一指,那朵血蓮本已縮成丈許大一團血光,包圍住十二魔頭,附在黃光之中,懸
    (停老人足下,忽然暴長畝許,千層蓮瓣一起開張,花瓣上先射出暴雨一般的金碧光芒。
    (中心蓮房共有十三孔,如正月裏花炮也似,各有一股血色火花。
    (轟轟隆隆,帶著雷電之聲,直升數十丈。
    (到了空中,再結為一蓬天花寶蓋,反捲而下。
    (先前黃光匹練已經不見,老人身形忽然暴長,周身仍有一層黃色精光緊附其上,巨靈也
    (似立在蓮房中心。
    (四圍十二孔中的火花俱都高出天半,惟獨當中一孔冒起四股高約兩三丈,粗約兩抱的血
    (焰,火柱也似將老人托住。
    (那十二骷髏魔頭也同時飛起,一個個大如車輪,面向老人環成一圈,口發厲嘯。
    (七竅內各有一股血焰黑氣激射而出,神態獰厲。
    (口中獠牙利齒,錯得亂響,好似恨極,意欲反噬。
    (無如被那黃光隔斷,在百丈火花中剛要往起飛撲,老人揚手一個訣印。
    (由十二蓮房中又各射出一蓬彩氣,射向魔頭頸腔,神魔全被吸住,分毫動轉不得。
    (號嘯之聲與雷鳴風吼交相應和,震得四山齊起回音,聲勢越發驚人。)
    
    
3**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尸 毗:(自語,化為影像)
    這類大阿修羅法最是厲害,只等將本身精血真氣餵完神魔,兩下便合為一體,連自己也成
    了魔頭。
    對於敵人便可隨意吞噬,吸取他們的精血元神,所殺越多,威力越大。
    為首諸敵法力均高,不會不知厲害。
    那附身靈光又並非不能衝破,就說本身無妨,這麼多後輩門人,萬不能當。
    駝鬼先還見他自恃法力,在對面發狂。
    當此緊要關頭,他自問能敵,固應下手。
    否則乘著空中魔網禁制全破,正好逃遁,也應退走,如何不戰不逃,連人也不見影子?
    凌渾夫婦仍率新逃出的數十少年男女,藏身五雲幄中,視若無睹,是何原故?
    
    
4**時間:接上 地點:魔宮 
    (老人越想越怪。
    (忙運用法眼四處查看。)
    
    
5**時間:接上 地點:雲幄 
    (雲幄中,只多出了先前那個麻衣少年。)
石 完:師伯快看,這老魔頭真有玩意,這等好看的花炮,從未見過。
錢 萊:少時那些死人頭,要被鳩盤婆趁火打劫搶奪了去,就看不成了。
李 洪:我倒是可憐阮二嫂和田氏兄弟,被迫去守魔壇,法力偏又不是人家對手,真冤枉。
石 完:小師叔!要不要我幫忙?
錢 萊:太師伯下了禁足令,你還想溜?
李 洪:人家眼看家敗人亡,鬧不好成個孤老,你們小小年紀,幸災樂禍,真個該打。
錢 萊:(笑道)小師叔,你為了阮師伯而幫他忙,可知他有多麼可惡?有此太清至寶五雲幄防身
    ,樂得看個熱鬧。
石 完:看熱鬧比不上造熱鬧!
李 洪:(笑罵)你兩個全沒有修道人的襟度。可知度一個惡人,勝積十萬善功嗎?
朱 文:(笑道)洪弟,你比誰都淘氣,裝甚正經?既看阮二哥的情面,何不勸他幾句?
李 洪:(隨即大喝道)尸毗老人,你休妄動嗔恚。你那兩個死對頭,要到你緊要關頭趁火打劫。
    你那愛女、門人及全宮大眾,必難保全。你昔年將十二陽魔閉入牢內,那主要陰魔陰柔凶
    毒,如影隨形。只等時機一至,猛施毒手,使你在萬惡所歸之下,身敗名裂,形消神散﹔
    否則,以你那高法力智慧,早已皈依,何待今日?
    (說時,老人正在行法,一邊留神察聽。
    (聞言心中一動,猛想起眼前仇敵,除峨嵋諸長老尚無一人現身,不知來了沒有,下餘還
    (有兩個強敵:一是赤身教主鳩盤婆,一是女仙余媧。
    (照此說法,或許乘機來犯,也在意中。
    (今日因魔頭環攻反噬,正想用以傷敵,行法緊急之際,無暇分神。
    (並且這兩個敵人都是來去如電,等到發現,人已飛來,除憑本身法力與之對敵,別的全
    (無用處。
    (聽到後來,越想越覺李洪之言有理。)
    
    
6**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尸 毗:(暗忖化為影像)
    自己本來早已立志歸佛,只為無師引度,性又強做,遷延至今。
    細想起來,上次阮徵逃走,來人雖然傷毀愛女和幾處美景,對方救人心切,也是意中之事
    。
    就疑心對方師長暗中指使,意有輕視,所困是他門人,也是難怪。
    何況事情真假並未分明,自己當時既將來人放走,如何事後懷恨?
    不特峨嵋門下,連靈嶠諸仙與余媧這兩處,事隔多年的一點嫌怨,也要報復,將他們下山
    門人一網打盡,全擒了來。
    鳩盤婆素無仇怨,鐵姝追敵,自己迎頭攔阻,還在其次,如何一言不合便下殺手,使受重
    傷?
    對頭焉得不恨?多年威望,雖不便為了幼童幾句話便即罷手,照此四面強敵,委實不可大
    意。
    
    
7**時間:接上 地點:魔宮 
    (老人也是暗受陰魔控制,聞言本已醒悟。
    (但一轉念間,頓忘利害。)
旁 白:(又聽仙雲中余媧門人于湘竹咒罵嘲笑說)老魔頭末日將臨,這等狂妄無知的老鬼,理應
    坐視滅亡,才合天地人情,李道友不應提醒他。老魔如果膽小心寒,向我們跪下求饒,豈
    不便宜了他?
    (老人本來首鼠兩端,只是微微有點疑慮,並非真個警醒、甘於悔禍,哪禁得起這一挑逗
    (。
    (再想當日連遭挫敗,丟人太甚,不由滿腔怒火,重被激動。
    (恰值魔法準備停當,心中怒極,哪裏還再計安危,竟豁出玉石俱焚,立意非制敵人死命
    (不肯甘休。
    (尸毗老人也不再反唇相譏,兩道其白如銀的壽眉微微往上一挑,一聲冷笑。
    (先張口一噴,立有十二血團飛出,分投十二魔口內。
    (神魔立時張口接住,齊聲歡嘯,把先前仇視之態丟了個盡。
    (但神魔仍在掙扎,因被蓮房所發火花中的那股彩氣吸緊,不能如願。)
尸 毗:(大喝道)爾等少安勿躁!你們也知我的法條,先前忘恩反噬,就罷了不成?
    (手一揚,指尖上立飛出五把金刀,齊朝當前魔頭挨個斬去,一下劈成五六瓣。
    (魔頭見老人突然變臉,似知無幸,一個個面容慘厲。
    (方在哀鳴求恕,金刀已電射而出。
    (因被彩氣吸緊,又無法逃避,刀光一閃,當時斬裂,只聽一片慘號之聲。
    (五把金刀環身繞了一圈,老人把手一招,便自收回不見。
    (魔頭雖各斬裂成齊整整的六片,但未見流血,也無腦漿。
    (六片頭殼被那彩氣托住,當中有一團暗綠色的鬼影,依舊慘號不已,聲甚洪烈淒厲,風
    (雷之聲幾為所掩,甚是刺耳難聞。
    (老人見此慘狀,意猶未足。
    (老人眉頭一皺,又有兩蓬銀針由那兩道長眉上飛射出去,分兩行射向魔頭鬼影之中。
    (號叫之聲越發慘厲,聽去令人心悸。
    (老人方始冷冷地問道)
尸 毗:你們今日知我厲害嗎?少時經我行法以後,雖然與我本身元靈重合一體,但是這次與前者
    不同,威力自然大增。稍有忤犯,便受諸般慘痛,卻休怨我無情。
    (那銀針本向魔頭鬼影之中攢刺出沒,倏忽如電,群魔苦痛非常。
    (老人把話說完,那細如牛毛、長約寸許的銀針,忽然全隱向鬼頭之中不見。
    (緊跟著,老人左手掐一法訣,右手一招,當前一魔的鬼影,便帶了六片頭殼迎面飛來。
    (老人隨將左手訣印發出,照準一個魔頭一揚,雙手一拍,頭殼立時合擾,仍復原狀。
    (神魔便向老人肩膀上飛去,依舊縮成拳大一個骷髏頭,附在老人肩膀之上,口中嗚嗚,
    (意似獻媚,態甚親馴,迥不似先前猛張血口想咬人神氣。
    (老人也不理睬,二次又掐訣印,如法施為,動作甚快。
    (似這樣接連十二次,十二個神魔復原。
    (老人隨將左臂膀露出,將手連指。
    (群魔本全依傍在老人肩膀之上,老人連指兩次,俱都未動。
    (口中嗚嗚媚嘯,意似不肯再噬主人,迫於嚴命,不敢過分違背神氣。
    (各將血口微張,露出兩排利齒,分別在老人左膀之上輕輕咬住,並不咀嚼吮吸。
    (老人態本嚴肅,到此方露出一絲笑容,回顧群魔道)
尸 毗:原來你們也有天良,既是這樣,老夫也不勉強。對面敵人均是有根器的道術之士,待老夫
    行法助威,任憑爾等快意飽餐便了。
    (說完,張口一片血雨,噴向左臂之上。
    (群魔立即飛起,各自一聲怒吼,重又暴長,大如車輪。
    (兩隻時紅時藍的凶睛明燈也似,在那百丈血蓮水花之中略一飛舞,全身突現,全都恢復
    (初見時形狀。
    (只是身材高大得多,神態也越發兇惡,周身俱是黑煙圍繞,碧光籠護,張牙舞爪。
    (分列空中,朝著仙雲中人連聲怒吼,作出攫拿之勢,好似等主人令下,便要立即發動神
    (氣。)
    
    
8**時間:接上 地點:雲幄
    (仙雲中,人人看得目瞪口呆,只有石完、錢萊兩個不知利害。)
錢 萊:(笑說)這山魈醜鬼一類東西,老魔也值得大驚小怪,費上許多的事。我們光明境不夜城
    的海怪,且比他們長大猛惡得多呢。
石 完:(搖頭腦地說)我那個地穴裡,連石頭也會跳舞,不稀罕!
錢 萊:我先前攻破魔牢時,用千葉神雷衝就打傷三個!
石 完:我剛才在地底下,用石火神雷一個都沒打到!
錢 萊:要是師父許弟子出去,我就給他們吃點苦頭,省得看了有氣。
石 完:要是我溜得出去,就要試試我的神雷!
    (余媧門下的毛成、褚玲因為欲網情絲所困,互相好合,失了真元,愧憤有加。
    (褚玲更是氣極,如非崔五姑再三勸阻,又知魔法厲害,早就上前拼命。
    (這時因聽凌渾接到大方真人神駝乙休傳音,轉告眾人,得知一切就緒,成功在即。
    (一則有恃無恐,再則道基已毀,憤不欲生。
    (惟恐老人少時滑脫,復仇心盛,也在旁邊附和,意欲率領諸男女同門飛身出鬥。)
毛 成:兄弟們!出去跟老魔拼一拼,好歹也出一口惡氣。
    (無如五雲幄仙法神妙,先前不曾詢問出入之法,惟恐冒失衝出,不能如願,反吃靈嶠諸
    (仙譏笑。)
李 洪:(對石、錢)你兩個亂吵什麼?我如非嘗過味道,膽子比你們還大呢。
齊金蟬:你們兩個不要吵!在這裡看熱鬧多好?
    (趙蕙笑對錢、石二人說)
趙 蕙:這五雲幄你二人出得去嗎?還是安靜地看吧!
    (趙蕙原是丁嫦門下,人最天真,因見當日形勢十分兇險,變生頃刻,就快發作。
    (恐錢、石二人閃失,本是師執前輩,便不客氣,上前勸阻,原是無心之談。
    (沒想到余媧門下男女弟子共十六人,平日自負得道年久,性較狂傲。
    (不料會被尸毗老人擒來困了多日,受盡苦難,已是忿極。
    (最可氣的是自開府以後,便將峨嵋派及其交好諸人全恨在內,視若仇敵,不料這次對方
    (竟以德報怨。
    (本來已在萬分危急之中,連發求救信號,師父不曾趕來,全仗對頭解救,才得轉危為安
    (。
    (並且靈嶠同輩諸仙一個未傷,連朱文、金蟬那等學道年淺的人,被困之處又是魔陣中樞
    (五淫台最兇險的所在,竟會安然脫身,毫髮無損,惟獨自己這面傷了兩人。
    (儘管對方這些人均願借此一會,釋嫌修好,到底相形之下,不是意思。
    (內中三湘貧女于湘竹被擒以前,連被敵人毀了好幾件法寶。
    (只為天性陰狠,明知難勝,恨在心裏,不曾發作。
    (這時覺著仇敵轉眼勢敗,有機可乘,自身還有兩件厲害法寶未用,又善隱遁專長。
    (意欲乘機趕往地穴魔壇暗算田氏弟兄,報仇雪恨,正和同門暗中商量。
    (趙蕙這樣一說,言者無心,聽者有意。
    (于湘竹當時大怒,誤認靈嶠諸仙仗恃五雲幄天府奇珍,非主人自己開放,不能出去。
    (當時獰笑一聲,意欲立即用法寶強行衝出。
    (宮琳最是靈慧細心,知道趙蕙失言,惟恐引起誤會,故意笑對朱文道)
宮 琳:趙師妹只是不令師侄們冒險,實則只要會少清妙玄仙訣,五雲幄均可隨意出入。
    (于湘竹聞言,知其故意點醒出入之法。
    (由此也知趙蕙先前實是無心,想起先前脫困時,因自己所困之處不在天欲宮內。
    (受刑既慘,又無人知,如非靈嶠諸仙看出蹤跡,約了來援,此時還在受罪。
    (人家既非有意輕視,不便再與計較。)
于湘竹:(忙改笑容道)我與老魔師徒仇深似海,意欲就便前往魔宮一行。諸位道友,可能容我去
    嗎?
    (宮琳見她滿面晦容煞氣,知她此行凶多吉少。
    (無如此人天性強橫,不通人情,勸她反而得罪,又不忍坐視滅亡。)
宮 琳:(便點她道)道友法力本可通行自如,不過我們被困多日,似應稍為休息。愚姊妹何嘗不
    恨對頭,也為魔法厲害,面上煞氣尚重,不敢妄動。道友能少待片時,相機而動最好。
    (說時,毛、褚二人也看出于湘竹滿臉晦色煞氣,心中一驚。
    (知她素不聽勸,剛要伸手去拉,于湘竹已冷笑道)
于湘竹:多蒙道友好意。我知自非老魔之敵,但這幾個男女小魔,料還無害。當他行法正急,無暇
    旁顧之際,或者不致遭他毒手。既可通行,我便去了。
    (話到末句,人已手掐少清仙訣,穿雲而出,一閃不見。
    (毛、褚二人沒想到走得這等快法,一把未拉住。
    (又見對面除諸魔分立,厲嘯作勢而外,老人行法未完,並無甚埋伏禁制。
    (二人想起師父好勝,這次不知何故應援來遲?
    (少時飛到,如見門人托庇在對頭雲幄之中,必定不快。
    (何如乘她未來以前,一同衝出,能夠報仇,或將神魔除去,固可挽回顏面。
    (即便失敗,師父也必趕到,暗中還有幾個能手相助,怕他何來?)
毛 成:多謝道友關懷,我等不便坐視同門危難,行再相見。
    (二人說罷,立即衝雲而出。
    (下餘諸人也覺師父將到,留在裏面面上無光,紛紛隱身追出。
    (宮、趙諸仙見攔不住,只得聽之。
    (好在這些人俱是練過少清仙法的行家,不等開放雲門,各自手掐靈訣,如法飛出雲外。
    (石完也要追去,吃宮琳一把拉住。)
宮 琳:(笑道)石賢侄,你怎如此冒失?請看敵人是好惹的嗎?凌、崔二位師叔不知何往,我們
    雖有雲幄護身,還愁擋他不住,如何去得?
    (金蟬因余媧這班門人神態多半驕橫,走時對於自己這幾個峨嵋門下理都未理,心方有氣
    (。
    (忽然看出異樣,惟恐錢、石二人冒失飛出,剛一把抓住錢萊,對面戰場上已形勢大變。
    ()
    
    
9**時間:接上 地點:魔宮 
    (老人自將十二神魔制服放出以後,人便趺坐血蓮花上,恢復原來形狀高矮。
    (那激射空中的百丈火花,金碧光焰,隨著往下一落。
    (高只丈許,將老人緊緊護住,血蓮也縮成丈許大小。
    (老人隨將雙目垂簾,彷彿入定。
    (那蓮瓣上所射出的金碧血焰越來越強,卻不向外發射,齊朝中央聚攏,漸成實體。
    (宛如一朵丈許大小還未開放的千層蓮萼,凌空浮立,當中包著一個鬚髮如銀的老人。
    (〔第二七四回 惡有惡報 妖魔鬼怪盡消滅  德通德境 仙道神佛皆圓滿〕
    (于湘竹等余媧門人剛走,老人身旁神魔仍作八字形分兩邊排立,火花一收,風雷立止。
    (神魔也不再吼嘯,神態卻更激烈猛惡。
    (余媧門人隱形神妙,一個未見,廣場上靜蕩蕩的。
    (這一面是仙雲滯空,冠裳雪映﹔那一面是紅萼高矗,精芒麗霄,照映得滿天雲彩齊幻朱
    (霞。
    (琪樹瓊林,同飛異彩,端的氣象萬千,壯麗無倫。
    (再加上那十二個身材高大的神魔一陪襯,越顯得光怪陸離,奇詭驚人。
    (眾人料知魔法將成,變生瞬息,不知是甚驚險場面,方在注視。
    (只見那千葉蓮花本是千層花瓣,由分而合,緩緩往上包來,只剩蓮萼頂尖還未合攏。
    (老人身坐其中,寶相莊嚴,神態越發安詳。
    (加上那副慈眉善目,直似上方仙佛,偶現金身。
    (哪像內中隱蘊無限凶機,十分殺氣的景象。
    (眼看蓮萼頂尖已將頂層包沒,忽聽遠遠一聲極清越的金鐘響過。
    (餘音尚在搖曳,悠揚不息,蓮萼尖上忽然激射起十三絲極細微的彩色精芒,中央一根剛
    (升起丈許,頂尖上叭的一聲,現出一團黃影。
    (晃眼中央黃影暴長,先現出一個與老人相貌差不多的魔頭,跟著現出全身,身材相貌與
    (老人一般無二。
    (只胸前圍著一片碧葉戰裙,通體赤裸。
    (下餘彩絲早分別朝神魔飛去,其急如電。
    (那十二神魔似早知道主人有此一舉,一聽鐘聲,立即回身相待。
    (各把血盆大口一張,分頭接去,一聲歡嘯,跟著怒吼飛舞而起。
    (血蓮上面主魔正是老人元神,也同飛起,只不前撲,口中厲嘯連連,似在發令神氣。
    (那情態與神魔一般無二,只是比較沉穩。
    (群魔本朝眾人存身的雲幄撲來,聞得主魔嘯聲,忽然收勢,先四方八面分將開去,騰空
    (而起。
    (到了半空,各將那門板般大的利爪往下一揚,立有五股暗赤光華朝下飛射,急如雷電。
    (似這樣,二十四隻魔手齊揮,晃眼之間,整座山頭又成了一片血海。
    (同時魔火所罩之處,余媧門人紛紛現身,各在寶光防身之下四散飛逃。
    (有的邊逃邊由手上發出寶光雷火,朝神魔打去。
    (哪知並無用處,至多將魔手擋住,得以逃生,或是稍為受傷驚退。
    (可是魔爪又大又長,指上魔光更是厲害,剛剛驚退,晃眼又復當頭抓下,動作萬分神速
    (。
    (空中已被魔影佈滿,上面無法衝出重圍。
    (只得從下面,像凍蠅鑽窗一般,狼奔豕突,東逃西竄。
    (那二十四條魔手像網中撈魚一樣,到處亂抓。
    (下面被困諸人,只于湘竹不在其內,餘人全都狼狽異常。
    (雖仗著修道多年,本身法力尚高,護身均是仙家至寶,逃遁神速。
    (在魔手鬼影縫中鑽來竄去,未被抓中。
    (但是魔影由外而內,齊往中心而來,圈子越縮越小,眼看形勢危急已到萬分。
    (自從主魔出現,魔影縱橫,將余媧門人隱形法破去。)
    
    
10**時間:接上 地點:雲幄 
    (雲幄中諸人便知不妙,雖然有了成算,也甚心驚。
    (尹松雲看出厲害,手掐法訣一揚,雲幄早往後退去。)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