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第八十集 地點:陣中
    (尸毗老人走後。)
旁 白:(李洪傳聲)蟬哥,救星到了,被困諸人都將出險了。
齊金蟬:(大喜,傳聲道)知道了,洪弟還是要多加小心。
    (朱文推了金蟬一下,笑道)
朱 文:管這些閑事?你怎麼來的?
齊金蟬:我們衝越極光太火,一口氣飛行數十萬里,還遇到枯竹老仙,得了好些法寶。
朱 文:(似喜似慍道)誰管你那些?我是要聽你怎麼開府神山呢。
齊金蟬:啊?天外神山開府?
朱 文:當然哪!我一直找不到合適的洞府!想來就氣!一聽你在小南極光明境開闢仙府,就﹍
    (朱文知道說岔了,紅著臉,掉向一邊。)
齊金蟬:可是我們剛剛消滅了兩個萬載妖孽,氣都沒喘過來,接到你的訊號就趕了來!
朱 文:(滿心歉疚地向金蟬笑說)是我一時疏忽,妄用法牌傳聲,使你為我犯此奇險。
齊金蟬:這算什麼?自從我們下山以來,從沒有像今天這樣,我高興都來不及呢?
朱 文:(嗔道)我們被魔頭困在這裡,你還幸災樂禍?
齊金蟬:(急道)好姊姊!這像受困嗎?我們有大方真人、枯竹老仙做後盾,你我毛髮未傷,法寶
    、法力都在!
    (拉起朱文的手,深情款款地說)
    我夢想這一天好久了,就算是被困,就困到天老地荒吧!
    (朱文把金蟬的手一甩,乜斜著眼,不屑地說)
朱 文:哼!沒出息!你這像修道人說的話嗎?
齊金蟬:(捫心發誓道)文姊!我不是這個意思!如果是﹍
    (朱文忙伸過手來,把金蟬的嘴捂住,輕聲說)
朱 文:不要這樣!我是鬧著玩的!我們幾世糾纏,今生是最後的機會了!
齊金蟬:這世上有你才有我,好姊姊,等這件事完了,我們同去天外神山,一齊修道。
朱 文:你分明不存好心!
齊金蟬:(詫道)我存什麼心了?
朱 文:你扯來扯去,就不談天外神山,叫我怎麼跟你去住?
    
    
2**時間:接上 地點:雲天 
    (金蟬自得警報,心如油煎。
    (剛一飛進中土,凌雲鳳帶了古神鳩告辭飛去。)
齊金蟬:我提議先往神劍峰一探究竟,再見機行事。
李 洪:我贊成!
石 生:我跟你一起去。
    (錢萊更是死活都要隨定師父,不肯走開。
    (只有干神蛛夫妻微笑不語,看那意思,只是隱而不露,也是兩個要去的。
    (申屠宏雖是本門長兄,對這幾個小兄弟也是無可如何,勸也不聽。)
申屠宏:(只得說道)愚兄並非怕事,只為大方真人已有仙示,越到得晚越好,起身卻是要早,其
    中必有深意。
齊金蟬:我只是提議去看看,並未違命。
申屠宏:看什麼呢?只是徒增煩擾!
    (金、石、李、錢四人正在爭論,飛行神速,已經飛近雲貴交界的亂山上空。)
    
    
3**時間:接上 地點: 雲層
    (忽見前面雲霧迷漫,高湧天半,擋住去路。
    (這類景象,空中飛行時常遇到,又未見有什麼邪氣警兆。
    (金、石二人心急趕路,意欲穿雲而過,當先衝入。
    (李洪、錢萊也跟蹤飛進。
    (申屠宏想要勸阻,遁光稍為落後,本來也未警覺。
    (已經飛近雲邊,猛瞥見前行四人穿入雲中,便已不見。
    (申屠宏心中一動,忙即止住。
    (干氏夫妻也已警覺,一同停飛。
    (留神往雲內查看,仍是一片白茫茫,雲層甚厚,四人蹤影皆無。)
申屠宏:(傳聲)蟬弟!你在哪裡?
    (雲中並無回音,也未見人穿雲飛過。
    (三人一著急,立即行法施為,同時放出飛劍、法寶,申屠宏揚手又將太乙神雷一齊往前
    (打去。
    (哪知神雷連響都未響,飛劍、法寶和那未炸裂的神雷火團全似石沉大海,無影無蹤,投
    (入雲影之中不見。
    (方在驚疑,一片白影已電也似急,朝三人頭上漫將過來,想逃已是無及。)
    
    
4**時間:接上 地點:森林上空 
    (申屠宏情急之下,正想施展二相環、放出天璇神砂,忽聽急呼)
齊金蟬:大哥、干道兄,你們快下來,這是枯竹老仙。
    (下面現出大片森林,滿是松杉古木,行列疏整,參天矗立。
    (樹上滿是寄生蘭蕙,雜以蔦蘿香草野花。
    (當中平地上有一磐石,上坐一位手持青竹枝的白衣少年,一派仙風道骨,瀟灑出塵。
    (金蟬等四人分立兩旁,正向上空招手。
    (空中白雲似帳幕一般,將那樹林罩住,相隔樹梢約三數十丈。
    (這地方乃是半山腰上的一片平地,左右均有峰崖環立,形勢十分險峻。
    (申屠宏久聞枯竹老人大名,不料在此路遇,料有原故,不禁驚喜交集,立同飛降。)
    
    
5**時間:接上 地點:森林內
    (申屠宏到地便自通名跪拜,請恕無禮之罪。)
申屠宏:弟子申屠宏,請仙長恕冒失之罪。
枯 竹:(笑道)你三人法寶、飛劍奉還。那團雷火已被我收去,下次不可如此冒失。
    (申屠宏為人恭謹,諾諾連聲。
    (枯竹看了干神蛛一眼,笑道)
枯 竹:你不服麼?
    (朱靈知道丈夫脾氣,但最敬愛自己,聞言連忙下跪道)
朱 靈:弟子夫妻不敢無禮?
    (干神蛛見愛妻如此,也忙跪倒。)
枯 竹:(手指朱靈道)你這蜘蛛精倒有一點靈性。休說你們,便司太虛見我,也不敢有半個不字
    。我見不得這神氣,可去一旁等候。
    (干氏夫妻只得站立一旁,直生悶氣。)
枯 竹:(轉對眾人道)我因尸毗老魔劫運將臨,空自修煉多年,仍受魔頭禁制,倒行逆施。
    
    
6**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戶:(枯竹之言化為影像)
    你們此去,難免不為所算,尤其金蟬與朱文經歷最險。
    老魔最善天視地聽,我算計你們由此飛過。
    特意引來林中,外用顛倒乾坤上清大五行挪移大法,將四外隔斷,使其無法查聽。
    老魔妄犯嗔念,無故將峨嵋門人攝去。
    恰值我來中土行道,偶然發現,贈了靈雲一副太乙青靈旗門。
    本心只打算稍為救護,免得幾個好根器的少年男女為他魔法暗算而壞了道基。
    不料這廝出口傷人,為此我才叫他嘗點厲害。
    我本人並不出面,只略為指點你們幾個後輩,便要叫他手忙腳亂。
    再如無禮,你們對他說,可去東溟大荒山尋我便了。
    現賜你們每人一個錦囊,內有此行機宜,可各在此開看﹔另外一片竹葉靈符,以作防身隱
    遁之用。
    金蟬師徒經歷最險,現賜你師徒每人法寶一件。
    一名天心環,專護心神,金蟬可將它懸向胸前,任何魔法均難侵害。
    此係紫虛仙府奇珍,我向大荒山無終嶺絕頂神木宮青帝之子用一粒寶珠換來。
    有此至寶,不特可以鎮攝元神,你們的法寶、法術也不至為魔法所制而失去靈效,並還增
    加威力。
    不似竹葉靈符,雖有同樣功用,至多只過三十六日,便即失效。
    以後用處甚多,不可輕視。
    錢萊所得,名為六陽青靈辟魔鎧,穿在身上,不論水火金刀和多厲害的法寶,均難傷害。
    更具隱形妙用,穿在身上仗以地行,擾亂敵人心神,再妙沒有。
    我再暗中相助,行法遙制,一任敵人有多厲害,也查看不出你們的蹤跡。
    不過,老魔神通甚大,錢萊此去,只能按我錦囊所說調虎離山,等你師父將人救出險地,
    立即退走。
    不論再困何處,均不要管,不可貪功。
    
    
7**時間:接上 地點:森林 
枯 竹:否則,仗著此寶和太乙青靈竹葉神符,雖不至於受甚傷害,卻不免被他困住,豈不冤枉?
    (金、錢二人聞言大喜。
    (眾人也都喜謝拜命。
    (金蟬接過天心環一看,那環形如雞心,非金非玉,不知何物所制,大僅寸許,外圈紅色
    (,中現藍光,晶明若鏡,冷森森寒氣逼人。
    (那六陽青靈辟魔鎧,看似青竹葉所制,拿在手上,其軟如棉。
    (竹葉小巧玲瓏,約有三寸見方一疊,輕飄飄的,色似翠綠,隱隱放光。
    (照著所傳用法,隨手一揚,立化成一身形似蓑衣的鎧甲,緊附身上。
    (通體滿是竹葉形的鱗片,寒光若電,晶芒四射。
    (成了一個碧色光幢,隨心隱現,端的神妙非常。
    (青靈竹符具有防身隱形妙用,也是萬邪不侵。
    (傳完用法,令眾演習之後,笑道)
枯 竹:此符共只三百六十五片,歷時千餘年,用得已差不多。用完仍可重煉,務要保存。十年之
    後,可命錢萊與我送來,等我煉過帶回,三次峨嵋鬥劍還有用呢。
    (申屠宏知道枯竹老人得道千餘年,也是出名氣盛,最重恩怨。
    (明明假手眾人代他出氣,卻這等說法。
    (方覺此老神通廣大,法力無邊,怎的積習難忘?
    (枯竹似已覺察,面色微微一沉,對申屠宏道)
枯 竹:你那天璇神砂雖與神泥化合,如無我這片竹葉,便難免不被奪去。就算阮徵能夠收回,你
    也受場虛驚,為何對我腹誹?
    (知被看破,不便多言,忙答)
申屠宏:弟子不敢,偶起妄念,還望老前輩寬宥。
    (說罷,虔心誠意,恭謹侍側,不敢再作他想。)
枯 竹:(方轉笑容道)我平生最喜天真幼童,這兩件法寶,均是古仙人遺留的仙府奇珍,豈是隨
    便與人的麼?
    (又指石生、李洪)
    可惜機緣不巧,他年大荒山送還竹葉,你二人同來,再行補送。
    (石生、李洪大喜拜謝。
    (金、錢二人知道此寶乃稀世奇珍,關係重要,越發感謝。
    (金蟬心中一動,想起二姊霞兒大荒山借寶以前,母親和自己說的話,立時乘機請問道)
齊金蟬:弟子等聞大荒山仙景無邊,久欲觀光。他年錢萊往送竹葉,弟子等也想同往拜謁,不知可
    否?
枯 竹:(笑道)你們只管同去。阿童是我舊友,能約上他更好。你們各自分看錦囊,照此行事吧
    。
    (眾人領命,各把錦囊分別觀看。
    (方在驚喜交集,忽然一片青熒熒的冷光透身而過,錦囊已經化去。)
枯 竹:(笑道)有此一片青靈火,足夠防護心神,便無竹葉靈符,也不妨事了。此符每用只有三
    十六日靈效,你們自問定力,如能勝任,省下它不用最好。
    (石生、錢萊均料此符必非尋常,便生了心。)
枯 竹:(便對錢萊道)你師徒二人卻省不得呢。
    (隨說,雙目緊閉,似在想事。)
枯 竹:(一會,睜開說道)你們起身正是時候了,無須再聽駝子的話。
    (金蟬心念朱文安危,早就想走,只為枯竹老人道法高深,難得在此相遇,得他相助,萬
    (無一失。
    (又知性情古怪,不發命不敢說走。
    (好容易盼到把話說完,又看罷錦囊,對方又把雙目閉上,心方著急,聞言大喜,隨同辭
    (別。)
    
    
8**時間:接上 地點:雲天 
    (申屠宏因非同路,終恐金蟬師徒膽大貪功,有什閃失,忙又勸道)
申屠宏:尸毗老人魔法厲害,這裏有仙法禁制,不致被他發覺,也不忙此一時,稍為商量再走如何
    ?
李 洪:大哥就是這樣小心太過,莫非枯竹老仙長還會讓我們幾個後輩吃那魔頭的虧麼?
    (說時,眾人為示誠敬,不敢當面起飛,已將走出林外。
    (正爭論間,忽聽身後笑道)
旁 白:(枯竹)此子狡獪乃爾!申屠宏無須疑慮,照我所說行事。一出我的禁地,速急隱身,分
    頭去吧。
    (申屠宏料知無礙,仍囑咐了金蟬幾句,方始分手,隱形飛起。)
    
    
9**時間:接上 地點: 魔宮
    (〔第二七一回 破壁縱神魔 一擊功成千葉火  飛光籠大岳 全力應對萬雷衝〕
    (尸毗老人在宮中,對著魔鏡,一口真氣噴向所煉寶鏡之上。
    (一時雲霧蒸騰,鏡上出現一些畫面,老人先指向左側。)
    
    
10**時間:接上 地點:鏡面1
    (齊靈雲、孫南這一對少年男女,在太乙青靈旗門之內,已各運用玄功入定,一任主持行
    (法的門人施展魔法環攻,毫不為動。
    (因對這兩人無甚惡感,還不怎樣。)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