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第七十九集 地點:地穴中 
    (〔第二六七回 孽情本孽 三生糾纏理不清  良友其良 二女力助為何來〕
    (在一個大洞之中,地廣約五六畝,石黑如墨,由頂到地,高達三數十丈。
    (壁上大小洞穴,約有數十百個,大的三丈方圓、小的僅尺許。
    (內中都有亮光射出,看去宛如百十盞大小明燈嵌在壁上,照得全洞通明。
    (隱聞水聲浩蕩,由四壁小洞穴中傳來。
    (當中一座上鋪錦墊的石榻,上坐一個妖人,生得身材高大,相貌粗蠢﹔一雙豬眼凶光外
    (射,一張豬肝色的臉,滿頭亂髮披拂腦後﹔額束金箍,身穿道袍,短只齊膝,露出一雙
    (滿生黑毛的粗腿,赤腳盤坐。
    (妖人手裏拿著一柄鐵拂塵和一塊妖光閃閃的鐵牌,身旁和地上斜身坐臥著七八個婦女。
    (若蘭與紫綃被困在一法台之上,正在強力撐持。
    (忽聽山石自內炸裂,轟隆之聲不斷,夾著一連串的雷火之聲,由遠而近。
    (似自洞頂西北角斜射下來,晃眼已經臨近。
    (只聽轟隆一聲,洞頂崩裂一條大縫,碎石紛飛中。
    (人還未到,一道極強烈的金霞已斜射下來,照得全洞都是金光,邪法立破。
    (妖婦看出來勢厲害,那片黃光支援不住,驚慌忙亂中,待取法寶迎敵。
    (又想抽空逃遁,已是無及。
    (一道三環朱虹先由身側小洞中電射而來,精芒四射,耀目難睜,未等妖婦施為,黃光已
    (被衝破。)
妖 婦:(喊聲)不好!
    (瞥見呼侗已化為一片妖光,隱形遁走。
    (妖徒被石縫中飛來的一道青光殺死。
    (妖婦不由大吃一驚,剛縱遁光逃出圈外。
    (同時瞥見來人現身,當頭一個紅衣少女,左手持著寶鏡,右手發出豆大一粒紫光。
    (妖婦還未追上妖人,震天價一個大霹靂,紫光已經爆發。
    (滿洞金紫光華互相電閃,雷火橫飛中,連聲都未出,形神皆滅。
    (上下四外的山石一齊崩塌,當時震裂了百餘丈方圓一片。
    (林寒由後趕到,見朱文妄用霹靂子。)
林 寒:(大喝)師妹住手!此地在江心山腹之下,若將龜山震塌,豈不傷害生靈?
    (一面揚手飛出一片祥霞,護住四外,將震勢止住。
    (乾天一元霹靂子威力極大,尚不止此。
    (就這樣,仍是石破天驚,頂壁全塌,大小山石沙礫,滿洞激射橫飛,宛如雨雹。
    (眾人如非有寶光、飛劍防身,照樣也禁不住。
    (如換常人,早被打成肉泥了。
    (洞在江底,洞壁震坍以後,邪法破去大半。
    (水道也有兩處震破,山泉江水立似銀蟒急竄,由裂口中噴射出來。
    (呼侗剛剛隱形飛遁,待尋出口逃走,萬不料敵人如此厲害。
    (霹靂子神雷炸處,雖然未被打中,妖遁首被震散,身形立現,不由亡魂皆冒。
    (恰巧身側便是一條洞徑,不顧再尋小洞。
    (慌不迭化成一道灰色妖光,往洞中竄去。
    (呼侗因覺敵人來勢奇猛,空有一身邪法,不及施為。
    (門徒同黨全死,邪法異寶毀去大半,急怒交加,心驚膽寒之下,仍想報復。
    (仗著洞徑密如蛛網,只一心逃往隱秘之處,立下毒手,與之一拼。
    (那三環朱虹,正是雲紫綃所施。
    (因被邪法連困數日,妖人見她美秀絕倫,幾番下手。
    (無如紫綃根骨較厚,雖然年紀最輕,用功勤奮﹔又得師長愛憐,傳以太清仙法﹔再經鄧
    (八姑近年監督指教,定力竟在若蘭之上。
    (她那三陽一氣劍,又是前古奇珍,一經與身相合,萬邪不侵。
    (妖人連用邪法,絲毫未受搖動,故改向若蘭一人進攻。
    (紫綃從未吃過這等虧,早就恨極,正在無計可施,朱文、林寒忽然飛到。
    (天遁鏡寶光到處,恰巧掃中紫綃被困之處,邪法一破,立時衝出。
    (實是想朝妖人衝去,只由妖婦身側飛過,無意中將黃光破去。
    (否則,妖婦早為飛劍所誅,還不至於死在神雷之下,形神俱滅了。
    (紫綃瞥見呼侗隱形遁走,方在氣憤,向前急追,神雷忽震,妖人隱形立破。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首先一縱遁光急追過去。
    (這裏朱文、若蘭方要跟蹤追趕,忙說)
林 寒:無須。
朱 文:雲師妹年幼膽大,妖人埋伏甚多,邪法也頗厲害,如何令其窮追涉險?萬一有失,如何是
    好?
林 寒:來時,我和莊師弟早有安排。雲師妹飛劍神奇,便有埋伏,也難侵害。
朱 文:今妖人已除,尚有何事?
林 寒:此洞已被神雷震塌,山腹太空,年歲一久,稍遇震動,便要崩塌傷人。必須我們三人合力
    行法,將洞壁和沿途裂口填滿,或加禁制,才免後患。
朱 文:未必如此嚴重吧!
林 寒:(嚴詞正色)朱師妹這一雷,連妖人所攝民女也全震死。雖然她們本質已虧,終是性命,
    修道人不可如此!
    (朱文因林寒詢詢儒雅,人最溫和,遇事竟會這等剛直。
    (自己素性好勝,受人數說,尚是初次,老大不是意思。
    (面上一紅,方要開口,見林寒話雖溫和但面上仍帶怒容。
    (林寒義正詞嚴,言婉而諷。
    (知道,本門家法,同門不論男女,只要犯規條,均可指責糾正,何況又是師兄。
    (自己委實粗心,也有不對之處。)
朱 文:(只得勉強賠笑道)妹子實是粗心,以後必定留意。
林 寒:(方轉笑容道)我已看過,誤殺諸女多半淫賤孽重。既能從諫如流,事已過去。但是師妹
    雙眉煞氣甚重,還須留意才好。
    (朱文心雖不快,不便多言。
    (林寒專心一志,只管行法封閉洞穴。
    (朱文、若蘭二女也在一旁相助,方覺林寒表面溫和忠厚,性情似嫌剛直。
    (有一處裂縫,朱文本想將其封閉,吃林寒搖手止住。)
林 寒:此縫留待後用。
    (朱文當他恃強,剛賭氣走開,便聽莊易傳聲。)
旁 白:(莊易傳聲急呼)留神妖人逃走,只剩一條水道了。
    (這時,所有裂口均被三人相繼行法,用崩墜的碎石堵塞封禁,只剩來路裂口和一個三尺
    (方圓的水洞,山泉正由裏面向外狂噴。
    (林寒似取一物朝水洞中擲去,緊跟著飛向二女身旁,低喝)
林 寒:隨我隱身,且等妖人自行落網。
    (說完行法。
    (眾人身才隱起,便見一道灰白色的妖光,裹著一個二三尺長的小人,身上附著一條同樣
    (大小的血人影子,身後迫著幾蓬銀色飛針,狼狽逃來。
    (其疾如箭,閃得一閃,便往左近洞壁上拳頭大的小洞中竄去。
    (正在為難,紫綃忽由別洞飛出,見面便說)
紫 綃:妖人邪法真凶,你們為何隱形在此?
    (朱文見紫綃一到,便被林寒隱去身形,連語聲也被禁法隔斷。
    (方覺妖人已死,出口封閉,萬難逃走,何必如此小心?
    (猛瞥見兩魂在大蓬飛針追射之下,由水洞中飛將出來。
    (林寒把手一指,立有五座長僅七尺的旗門突然出現,凌空而立。
    (四面煙雲環繞,光影明滅,閃變不停。
    (妖人出時,飛得更快,看來意似往左邊頂上小洞斜射過去。
    (旗門正擋去路,後面飛針追得又緊,飛遁神速。
    (等到妖人穿入旗門,方似警覺,想逃已是無路。
    (在陣中穿梭也似往來馳逐了一陣,每經一座旗門,必有各色火花引發。
    (等把五座旗門穿完,轟的一聲,五門五色火花一齊融合,合成一幢五彩金光烈火,將妖
    (人圍在當中。
    (跟著,風雷之聲殷殷大作,彙成一片繁音,空洞回聲甚是震耳。
    (偏頭一看,法寶、飛針全收,妖魂只剩一些殘煙淡影,已被遁光裹住,連閃幾閃,便自
    (消滅。)
林 寒:我與莊師弟前遇凌真人,早奉密令,務將呼侗神魂消滅,否則後患無窮。
    (〔第二六八回 瑤島降瓊仙 冉冉白雲 人來天上
    (       金樽傾玉液 茫茫碧水 船在鏡中〕
    (莊易忽然飛來,見面便道)
莊 易:適才諸葛師兄來談起紫清玉女沙紅燕往盜毒龍丸,被李英瓊師妹將她容貌毀壞。妖婦受傷
    之後無顏回山,又往海外約了幾個著名妖邪,日內便要大舉發難,大師兄指定我和林師弟
    即刻前去。至於三位師妹,大師兄說各人尚有要事,好在前事已完,就走如何?
    (林寒點頭,轉向朱、申、雲三女同門道)
林 寒:朱師妹面上煞氣太重,歸途遇事必須留意。
    (說時,手掐法訣往外一揚,江水立由各小洞中激射而出,地下積水本已不少,轉眼升高
    (丈許。
    (眾人也隨林寒順著壁間大洞,隱身往上飛起。
    (所過之處,林寒將手連指,一串雷鳴之聲過處,山石便自合攏。
    (朱文等三人因平時見他和莊易均極謹飭緘默,無甚表現,人又謙和。
    (想不到法力這麼高,料是修為精勤所致,好生欽佩。
    (晃眼出洞,因身已隱,並未驚人耳目。
    (到了大別山上空,彼此分路。)
    
    
2**時間:接上 地點:洞庭湖上空
    (朱文到了洞庭湖口上空,獨在高空之中飛行,不知怎的,道心不靖,越想越有氣。
    (已經飛過洞庭湖,待往雲貴邊境飛去,忽然心動。
    (試往腳底一看,八百里洞庭湖宛如一片碧玻璃嵌在大地之上。
    (湖中風帆,由高空俯視,好似一些白點,大如蟲蟻,錯落其間。
    (湘江宛如一根銀鏈,蜿蜒縈繞山野之間。
    (沿江諸山,最高大的也只像些土堆。
    (到處碧綠青蒼,疏落落現出一些紅色地面。
    (因飛太高,房舍、田園大僅如豆。
    (天朗氣清,風日晴美。
    (腳下時有彩雲冉冉飛渡,映著日光,幻為麗彩,時閃銀輝,覺著有趣,一時乘興,附身
    (其上。
    (人本美麗,又穿著一身紅綃仙衣。
    (這一凌雲而渡,雲是白的,人是紅的。
    (再襯上那娉婷玉貌,絕代容光,望去直如瑤池仙女,乘雲馭空,美豔無倫。)
朱 文:(心想)似此景致,如被蟬弟看見,定必拍手讚美。可惜人在海外,不知神山開府功成也
    未?反正無事,何不仍尋八姑一問?
    (因是附雲隨風而渡,一時遊戲,不覺走了回路,竟飛到了君山上空。
    (正要催動遁光,猛瞥見遙天空際飛來一朵祥雲。
    (如換常人眼裏,必當是片極小的雲影。
    (朱文自是內行,見那彩雲飛得極高,遠望不過尺許大一片,如在地底仰望,決看不見一
    (點影子。
    (想起昔年峨嵋開府,靈嶠三仙師徒七人也是仙雲麗空,冉冉飛來。
    (看似不快,晃眼便到面前。
    (前聞靈嶠諸女弟子將要奉命下山,來者如是陳、管、趙三女仙,在此相遇,豈非快事?
    (心念才動﹔雲已飛近,果然朵雲之上,立著一個霓裳霞裙的女仙,年若十七八歲,容光
    (照人。
    (對方本是由東而北,側面飛來。
    (朱文因是越看越像三仙之一,心中一喜,惟恐錯過,立縱遁光迎上前去。
    (不料去勢太快,對方來勢也極神速,恰好迎頭撞上,對面一看,並不相識。
    (朱文因知這類地仙看去年輕,往往得道已在千年以上。
    (上次陳、管、趙三仙因隨乃師同來,雖然論成平輩,姊妹相稱,實在修道年紀相差太多
    (。
    (既非相識,如何這等冒昧?心中慚愧,呆得一呆,對方已把雲頭止住。)
宮 琳:(含笑問道)道友可是峨嵋妙一真人門下麼?
    (朱文見對方詞色謙和,藹然可親,越發心喜,想要結納,忙即施禮,賠笑道)
朱 文:弟子朱文,正是峨嵋門下。適才偶見朵雲天外飛來,與靈嶠諸女仙所駕仙雲相似。仙姑法
    號,可能見示麼?
宮 琳:(笑答)姊姊何必太謙。妹子宮琳,家師姓甘,曾到峨嵋去過。
朱 文:好極了,妹子見了仙駕,累思親近。
宮 琳:這裏不是談話之所,下面洞庭君山,妹子已有三百年不曾去過。意欲重尋舊遊,就便高攀
    ,結一姊妹之交,不知可有清暇麼?
    (朱文難得對方一見如故,又那樣美秀謙和,不禁大喜。)
朱 文:(忙答)妹子豈敢齒於雁序?如蒙見教,三生有幸。
宮 琳:陳、管、趙三位師姊,均與貴派諸位姊姊以姊妹論交,為何對我獨外?愚姊癡長幾歲,你
    是妹子如何?
    (隨說,早挽手同駕仙雲往君山飛去。
    (朱文忙把劍遁收起,仙雲直落千百丈,忽然連人隱去。)
    
    
3**時間:接上 地點:君山 
    (落到君山後面一看,對方已把一身宮裝仙衣變成了一身清潔的布服。
    (再看自己,也是一樣。
    (除容貌未變外,哪似先前珠光玉貌,雲錦仙衣,儀態萬方,交相輝映情景。)
宮 琳:(笑道)愚姊奉命隱跡人間,稍為修積,恐驚俗眼。也未奉告,便班門弄斧,文妹幸勿見
    笑。
朱 文:妹子近日未在人間行道,昨日偶往漢陽,便受俗人注視,方悔失檢。不過,俗眼雖然無知
    ,驟睹仙容,恐也目眩神搖,照樣驚奇呢。
宮 琳:(笑道)文妹一身仙風道氣,珠玉豐神,休說人間,便月殿仙娃也不過如此。只恐俗眼驚
    奇在你而不在我吧?
    (二人邊談邊行,到了十二螺後小山頂上,方始尋一山石坐下。)
    
    
4**時間:接上 地點:石上 
    (促膝談心,相見恨晚,甚是投緣。)
宮 琳:妹子不知,我們三輩地仙,雖然得道年久,但每隔五七百年,也有一場劫難,最厲害的是
    神仙千五百年一次的天劫快要到來。
朱 文:你們已是半仙之體,難道也要經歷千五百年大劫?
宮 琳:師父們雖有準備,但是我等第三代弟子剛將道法煉成,必須去往人間修積外功。
朱 文:是的,我們峨嵋派也是內外並重,缺一不可。
宮 琳:只是此行頗多魔難,門下又多是女弟子。
朱 文:(笑道)更何況常服藍田玉實,一個個美如天仙。當此群邪猖狂之際,只怕險阻重重哩!
宮 琳:久聞文妹乃峨嵋之秀,與三英二雲並稱于時。想起自己道淺力薄,前路艱危,實是心寒。
    素知貴派頗能前知,文妹可稍泄仙機,預示一二麼?
朱 文:我等下山,雖各奉有錦囊仙示和一部道書,但都注明開視年月,不到日期,只是一張白紙
    和幾行空白。即使到日現出,也只寥寥幾句。不到臨場,決不知道底細。
    (朱文因與對方惺惺相惜,傾心結納,恐其生疑,又將身伴錦囊仙示取出為證。
    (似頗失望,忽又笑道)
宮 琳:文妹真個至誠,焉有不信之理?
    (隨說,早把錦囊接過,取出內中柬帖一看。
    (見是一張白如蟬翼的宮絹,除半張有字,上寫修為之法而外,下餘俱都空白。
    (看了一會,交還。
    (朱文見她看時甚是仔細,面現驚喜之容,心疑字跡已現。
    (接到手內一看,仍是後半張空白。
    (正要收起,倏地金光微微一亮,絹上突然現出「不可再以示人」六字,在紙上如走龍蛇
    (,略現影跡,一閃即隱。
    (似已覺察,有點不好意思道)
宮 琳:愚姊不合膽小私心,只顧查探未來之事。恰巧有字顯出,略為偷看了幾句。
    (才知空白仙示已被看出,笑道)
朱 文:姊姊不必介意,家師決無見怪之意。小妹不久也有危難,家師柬帖必有指點,只惜時機未
    到,仙機莫測,想起也頗愁煩。姊姊慧目法眼,既能看出空白中的字跡,何妨說出幾句,
    使妹子好放心呢?
    (宮琳面上一紅,笑道)
宮 琳:仙書所說,與文妹無關。暫時不能奉告,還望文妹原諒,將來自知就裏。
    (朱文聽出柬帖所說似為對方一人而發,師父本禁違令行事,不應事前窺探,便未再提。
    ()
    
    
5**時間:稍後 地點:同上 
    (二人在當地說了一陣,朱文偶問)
朱 文:姊姊三百年不履塵世,煙火之物想早斷絕了。
宮 琳:靈嶠宮中,本來未斷飲食,只與尋常煙火之物不同而已。
朱 文:岳陽樓茶酒不惡,妹子五過洞庭,均以孤身無伴,恐啟俗人猜疑,未敢上去。
宮 琳:妹子又素貪杯,為防人間酒劣,並還帶有一小葫蘆藍田玉露在此。就是人間煙火,偶然一
    用,也無妨害。
朱 文:難得今日天氣清和,我們憑欄對酌,略賞湖光山色,重續純陽真人前遊,不知尊意如何?
宮 琳:此行本要深入民間,正苦化鶴歸來,城郭已非,不知今是何世,民情風土大半茫然。文妹
    既有雅興,你我各服一丸化俗丹,便同飲啖如常,不致厭那煙火氣味,也不致使臟腑間留
    下濁氣了。
    (隨取兩丸綠豆大的晶碧丹丸,二人同服。)
朱 文:(笑道)姊姊仙法神妙,不可思議,到底還是做神仙的好!
宮 琳:只是一旦千五百年大劫到來,神仙就打落凡塵了!
    (那丸入口便化一股清香,順喉而下,頓覺食指大動。)
朱 文:妹子學道年淺,閑中無事,每隔些日,必與眾同門至交弄些酒食,歡敘為樂。下山以來,
    此道久廢,也從來不曾想過。姊姊靈丹入口,便動食欲,豈非怪事?
宮 琳:(笑道)人間珍味,自與道家所備不同。這一來,便可稍增興趣。我們索性作為常人,到
    前山雇一小船,同去如何?
    (朱文隨即笑諾,同往前山走去。)
    
    
6**時間:接上 地點:埠頭 
    (到了湖神觀前埠頭,雇了一艘小船。
    (小船十分清潔,上去坐定以後,宮琳見滄波浩淼,清風徐來,來去兩途,風帆點點,宛
    (如白鷗回翔水上。)
宮 琳:(笑道)這裏浪靜風和,平波渺渺,水碧山清,較有佳趣。記得左近有一湖口,水木明瑟
    。岸上桃林中有一麻姑祠,我與家師昔年相遇,便在廟側,少時同往一遊如何?
    (朱文深知靈嶠諸仙,由祖師赤杖真人起,俱是性情中人。
    (加以常服藍田玉實,最重情感。
    (此次劫難,半為情字所累﹔師徒不能修到天仙,也由於此。
    (本是誠心同遊,既然索情故鄉,樂得湊趣。)
朱 文:(隨口答道)我們並非真個饑渴,姊姊既欲訪問昔年故居,先去那裏好了。
宮 琳:此事相隔已數百年,地名青林港我還記得。等岳陽樓回來再去,也是一樣。
    (朱文見操舟的是對少年夫婦,神情似頗寒苦,人也不甚健壯。
    (意欲先往岳陽樓一行,待行法催舟,加速前行。)
宮 琳:(笑說)無須。
    (隨將手微揮,湖上立時起了順風。
    (本是病後剛起,見狀大喜,笑問)
船 家:風頭甚好,可要將帆拉起?
    (朱文見船家夫婦人頗忠厚,笑對他道)
朱 文:先前我們本想在湖上蕩舟,現在又想往青林港麻姑祠去。你如趕到岳陽樓天色尚早,我們
    歸途仍坐你船,多付船錢與你、
    (隨取十兩銀子交與船家)此銀暫存你處,到時,你將船擇一僻靜之處停好等候,遊完,
    由你要價如何?
    (船家見二女容止神情清麗高華,早就疑是貴家小姐喬裝游湖,出手又甚大方,喜出望外
    (。)
船 家:(隨口答應)我家便住青林港不遠,有事只管吩咐。
    (將銀接過。
    (船婦已將布帆升起,因有仙法暗中催舟,船行如箭,表面卻看不出。)
    
    
7**時間:接上 地點:岸邊 
    (不消片時,船已到岸,船家夫婦大是驚奇,朝二女看了一看,把跳板搭上。)
朱 文:我們此去,時候久暫難定,你必須守在船上,不可離開。
船 家:客官放心。
    (二女便緩步往岳陽樓走去,上樓一看,當日天好,遊人酒客甚多。)
    
    
8**時間:接上 地點:岳陽樓 
    (因二女貌美年輕,雖幻成一身布服,仍似朝霞之美,容光照人,所到之處,人盡側目而
    (視。
    (有的還在交頭接耳,互相議論,品頭評足。
    (朱文心甚厭惡,遊興大減,悄聲說道)
朱 文:姊姊,這般俗人甚是討厭。我們可把現成酒菜買些,帶往舟中同飲,就便往青林港去,不
    是好麼?
宮 琳:文妹既厭煩囂,我們買都無須,教船家代辦好了。
    (說罷,便往回走。)
    
    
9**時間:接上 地點:仙梅亭
    (行經仙梅亭外,瞥見一個蠻人裝束的醜漢急匆匆由外走來,往亭中跑去。
    (朱文覺這蠻人裝束奇特,似乎見過,卻並不相識。
    (二女正在說笑,看了一眼,也未理會。)
    
    
10**時間:接上 地點: 船上
    (回到船上,又取銀子,令船家往岳陽樓代購酒菜。)
船 家:(笑答)小人因知此去青林港尚有好幾十里,歸途逆風,恐到得晚,已命屋裏人代客備辦
    吃的去了。
    (二女等不多時,船婦已提了一筐食物回轉,生熟葷素俱有。)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