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第78集 地點:谷中
    (〔第二六四回 勘破情關 直需無比智慧  拘來欲海 另有更高機緣〕
    (靈雲急於救人除害,全力施為,加上別的飛劍、法寶和太乙神雷,多高法力的人遇上,
    (也非死必傷。
    (何況妖婦絲毫不曾防備,變生意外,來勢神速,縱有一身邪法、神通變化,也是難當。
    (寶光、雷火電射中,那五形妖物還未全消﹔妖婦身軀已隨伺那片崩裂的危崖山地震成粉
    (碎。
    (妖婦元神剛剛飛起﹔靈雲早就防到妖婦擅長玄功、煉有元神,一見其飛起,左手一指,
    (新煉成的至寶日月輪所化一紅一白兩輪寶光,早電也似急迎向前去。
    (妖婦元神先吃那團冷森森的銀色寒光照定,不能脫身。
    (跟著日輪所發萬道毫光往上一合,火星電旋,閃得一閃,立時消滅無蹤。
    (楊成志站在妖婦身前,新近煉有一身邪法,隱遁極快。
    (人又剛剛立起,走向少女身前,想要威逼勸說,恰巧離開。
    (楊成志聞聲驚顧,瞥見神雷、寶光橫飛電射中妖婦慘死,邪法全破。
    (自身幾受重傷,不由亡魂失魄,百忙中竟犯奇險,往原處隱形遁去。)
    
    
2**時間:接上 地點:洞中
花綠綺:妖婦雖死,洞中藏有妖書,姊姊取來,大有用處。少時再作詳談如何?
    (這時,滿崖谷寶光照耀,飛劍縱橫,雷火又極強烈。
    (少女忽然將手一招,立有一圈青光由劫灰中飛起,化為一只青玉環落向手中,含笑迎來
    (。
    (忙收法寶相見,未容開口,少女匆匆說道
    (靈雲見她美麗天真、神情親熱,聞言笑道)
齊靈雲:道友貴姓?可是靈嶠三仙門下?洞中可有妖黨麼?
花綠綺:家師為兜元仙史邢曼,我名花綠綺。
    (靈雲和少女一同飛進洞中,見那妖洞前半已被震塌了幾十丈,碎石堆滿,已被隔斷。
    (只近頂處,似被人用法力穿了一洞,僅容一人蛇行而入。
    (便料有人到過,也許還未出來,立用仙法封禁出口,一同飛入。
    (裏面乃是一座極廣大的山腹石洞,內中只有一個石榻,一個法壇。
    (上面插著幾面妖旗,邪氣隱隱,此外無什陳設。
    (榻已中裂,內有一槽深約二尺,大約尺許,作長方形,似是藏書之所。
    (書已不見,裂口旁染有兩滴鮮血,痕跡猶新。
    (槽中還有兩粒丹藥,一支妖針,長才寸許,彷彿匆忙中不及取走。
    (知道書已被人盜去,總共立談幾句話的時間,也許賊還隱藏洞中,未及逃出。
    (洞口又有禁制,只要行法查看,便可尋到。
    (為防暗算,正在戒備著四下觀察,忽見離地數十丈高的洞頂上起了一片裂音,聲甚輕微
    (。
    (還未覺異,忽聽少女急呼)
花綠綺:姊姊留意!
    (立有一片祥光飛起,照向二女身上。
    (一句話未說完,轟的一聲大震,整座山頂崩塌下來。)
花綠綺:小賊在外暗算,必已盜書逃走,也許能夠追上,我們快走!
    (說時,手指處又是一片彩雲,擁了二人,由那數十百丈碎石塵沙猛壓中飛身而上。)
    
    
3**時間:接上 地點:崖頂
    (靈雲因身帶寶鏡,多麼厲害的隱身法俱都能破。
    (此時全山崩塌,敵人必以為暗算成功,將人壓死,正在上面快心之際。
    (想不到當時便能衝出,只要用這面伏羲鏡破去隱身邪法,任逃多遠也能追上。
    (當即運用飛劍、法寶相助少女,衝蕩開千層石沙,向上飛射。
    (晃眼透出崖頂,用鏡四外一照,哪有人影。)
花綠綺:不知尊姓芳名?可能不棄,結一同道之交麼?
    (靈雲細觀。
    (她骨秀神清,明豔絕倫,宛如美玉明珠﹔而其性情偏是那麼溫和,語聲又清婉柔麗,如
    (囀笙簧。
    (比起幾個最美的女同門,另具一種豐神。
    (又見她依依身側,執手殷勤,笑靨相問,吐氣如蘭﹔玉手纖纖,春蔥也似,人握溫軟,
    (柔若無骨。
    (靈雲由不得越生憐愛。)
齊靈雲:(答道)愚妹齊靈雲,今生修道,並無多年,姊姊比我年長得多。許附知交,原所欣慰,
    這等稱呼卻不敢當。
花綠綺:(笑道)實不相瞞,小妹在同輩中入門最晚。姊姊今生入道雖然年淺,按修為年歲來說,
    齊伯父九世修為,姊姊乃他最前生的愛女,先後總算起來,還是我的老前輩呢。
    (靈雲見她如此天真稚氣,只得罷了。)
齊靈雲:既是這麼說,愚姊叨光了。
花綠綺:姊姊法力比我高得多,以後我便是你小妹,再受人欺,姊姊卻不要置身事外呢。
齊靈雲:愚姊僅仗法寶之力,如論修為,實差得多,妹子何出此言?萬一有事,休說愚姊,便一班
    男女同門遇上,也必以全力效勞,怎會袖手?
    (綠綺想了想,笑道)
花綠綺:此次修積外功,初來凡間,人地不熟。特投奔崔師叔,不料凌、崔二位師叔均往休寧島未
    歸。小賊楊成志在谷中遇到屍毗老人之妻女魔王阿但含婆。妖婦雖是魔教中長老,但已背
    師叛教,為老魔所殺,剛轉世不久。小賊遇見我,起了邪心,將我那玉母環盜去,令我三
    日之後來此取寶,致有此事。
齊靈雲:紫雲宮中精金神鐵甚多,煉了不少子母傳音針。將來煉成,當送妹子數套。如若有事,將
    此針往地上一擲,子針立向母針飛回,不久即可往援。再下山時,何妨繞道紫雲宮一遊,
    就便取針,不是好麼?
花綠綺:(大喜道)妹子久聞紫雲宮乃海宮仙府,靈景無邊,想不到姊姊竟是宮中主人,再好沒有
    。
齊靈雲:妹子太謙了,凡間怎抵得過靈嶠仙宮?
花綠綺:(忽道)姊姊快看,師姊他們怎會往此山飛來?前面還有好些外人,是何原故?我們追去
    看看如何?
    (靈雲見前面遁光雖非妖邪一流,看去眼生,飛行卻快得出奇,頗似一追一逃神氣。
    (料知有事,又想與趙蕙相見,就便結交幾個道友,立即應諾,一同飛身追去。
    (前行兩起遁光本極神速,二女發現,已經飛過,再一耽延,雖只幾句話的工夫,蹤跡已
    (杳。)
    
    
4**時間:接上 地點:雲空
    (二女各以全力催動遁光,由後急追,並未追上,晃眼便是三四百里。
    (因恐對方不見,一面朝著去路急追,一面留神查看,不覺又飛出了好幾百里。)
齊靈雲:(笑說)令師姊們飛雲馭空,瞬息千里,不必說了,怎前面諸人飛得也這樣快法?
花綠綺:前飛的人,頗似冷雲仙子余媧門下。可是師兄姊他們性均溫和,追得這麼急,令人不解。
齊靈雲:(方答)前面諸人並無敗意,也許雙方訂什約會,前往比鬥。
    (說著,將鏡取出,猛覺遁光遇阻,似被一種極大潛力吸住,往下墜落,情知下面有人攔
    (阻。
    (綠綺初次經歷,未免情急,欲用仙法抵禦,強行掙脫。
    (靈雲終是持重,心疑攔路的人許是師執尊長,恐有疏失,忙即勸阻,非但不與相抗,反
    (把遁光一按,往下飛降。
    (滿擬此人法力甚高,必是乙、凌、白、朱諸老之一。
    (如是對頭,憑著近來功力法寶,就不能勝,全身而退也非難事。
    (便把法寶暗中運用準備,若見勢不妙,仍照前策先下手為強。
    (靈雲目光到處,瞥見下面乃是大片松林,林外山坡上站著一個白衣少年,素昧平生,從
    (未見過。
    (心方驚疑,人已飛近。)
    
    
5**時間:接上 地點:山坡 
    (發現少年是個豐神挺秀的書生,面帶微笑,態甚溫文。
    (右手拿著一根青竹枝,正朝自己這面微招。
    (他的手剛放下,靈雲忽然想起七矮在南疆與紅髮老祖鬥法以前,所遇前輩散仙,正是這
    (等裝束神情。
    (福至心靈,頓觸靈機,忙把的手握了一下,示意不令開口。)
齊靈雲:(落地便收遁光,躬身上前問道)仙長可是枯竹老仙麼?
枯 竹:(微笑點頭道)你倒有點眼力。
齊靈雲:(忙拉花綠綺一同跪拜行禮)這位便是東極大荒山無終嶺枯竹老仙,妹子快快隨我拜見。
枯 竹:(笑道)我與令尊神交至好,便赤杖真人,以前也有數面之緣。我向不喜人多禮,一拜已
    足,可同起來說話。
    (曾聽人說過枯竹老人性情,便同綠綺起立。)
齊靈雲:(問道)弟子等適才飛行尋友,老前輩見召,不知有何仙諭?
枯 竹:(笑道)你和靈嶠諸弟子不久大難將臨,前飛的冷雲門下幾個孽徒,便是起禍根苗之一。
    你二人中一個防魔法力較差﹔一個本身定力雖堅,但受前生情侶牽累,微一疏忽,易於兩
    敗。
    
    
6**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枯竹之言化為影像)
    對方乃魔教中第一人物屍毗老人,本意想一報還一報。
    把峨嵋門下近已解脫了的幾個前生情侶強攝了去,禁入天欲宮中,在魔法禁制之下,使其
    勘破情關,才行放出。
    第一起,便是妳和孫南、金蟬和朱文兩對,不久將全被擒去。
    我總覺你四人小小年紀,遇此難關,稍一疏忽,累世修為全成泡影,實在可憐。
    但是此老魔法甚高,三千里內對他有什行動,明如指掌。
    為此暗布旗門,將妳二人引來,在我乾靈仙遁之中,他決觀察不到。
    我所煉的巽風珠甚多,一粒給綠綺外,十粒賜妳,另加靈符一道,六個旗門。
    照我用法施為,可免好些苦難。
    等我說完,仍照原路趕去,定與相遇。
    見時話須得體,法寶用作防身,不可仗恃威力與之相抗。
    否則,他那前生冤孽新死你手,此老情熱,儘管厭恨,猶有故劍之思。
    
    
7**時間:接上 地點:山坡 
枯 竹:只要不將他觸怒,必當你事出無知,不再計較。否則,新仇舊怨一齊發作,此去便多吃他
    苦頭了。
    (說罷,取出六根長才尺許的青竹枝、一片上繪靈符的竹葉、十一粒寶珠。
    (除分了一粒寶珠與綠綺,其餘全賜與靈雲,並分別傳授用法,便命起身。
    (靈雲等二女隨即拜別,仍往前途趕去。)
    
    
8**時間:接上 地點:雲空
    (飛出又數百里,剛剛到達秦嶺上空,遙望前面高峰之後寶氣蒸騰,霞光閃耀。
    (料知雙方正在鬥法,連忙繞向峰後一看,果是靈嶠男女諸仙正與余媧門下鬥法。
    (雙方約有十餘人,除開府時見過的趙蕙、尹松雲,以及對方的毛成、褚玲等有限數人而
    (外,多半並不認識。
    (兩下裏相隔也只有二三十里,二女慧眼看得逼真,見雙方鬥法正酣,旗鼓相當,兩不相
    (下。
    (因避熟人耳目,借著高峰隱蔽,離地不高。
    (有的更在地上,各用法寶、飛劍相持。
    (二人正待上前助戰,忽見側面電也似急飛來一道極長大的黃光,只一閃,便到了眾人頭
    (上,立時往下飛瀉。
    (雙方似知不妙,看出厲害,各用飛劍、法寶防身抵禦。
    (立時精光萬道,霞彩千重,上衝霄漢,勢甚驚人。
    (晃眼之間,黃光中飛出一片其紅如血的光華,映得天都紅了半邊,但是神速異常,略現
    (即隱。
    (再看戰場,連人帶寶已無影跡。)
    
    
9**時間:接上 地點:黃光中
    (同時黃光中現出一個身材高大、白髮紅衣、手持白玉拂塵的老人,懸空而立,手指自己
    (這裏,似要發話。
    (二女也已飛近,因先得高明指教,再見這等形勢,知難逃避。
    (動手又恐露出馬腳,各把飛劍、法寶放出防身,迎上前去。)
齊靈雲:這位道長,素昧平生,為何將我幾位道友擒去?
    (屍毗老人此來,本是滿腹盛氣,想將二女一齊攝走。
    (及見靈雲迎前發話,手托日月輪,好似微微吃了一驚,轉口喝道)
尸 毗:你便是齊靈雲麼?先前所殺老婦,你可知她來歷?
齊靈雲:妖婦邪法厲害,義妹花綠綺情勢危急,故下殺手,實不知她姓名來歷。
尸 毗:汝父欺我太甚,為此想擒幾個去,試驗門人的道力。
齊靈雲:(抗聲答道)你是何人,如此狂傲?看你法力、年輩,當非庸流,只要說出一個來由,使
    我心服。我姊妹自甘聽命,否則臨死也要拼個高下。
尸 毗:阮徵你總認識,我女兒被他騙走,此恨難消!
    (靈雲立即改容,躬身答道)
齊靈雲:原來是伯父,事出無知,還望原宥。休說流螢之火,不敢與皓月爭輝。何況老前輩此舉,
    正可借以試驗自己的道力,聞命即行。只是義妹綠綺,法力淺薄。如蒙許其歸去,感謝不
    盡。
    (說時早把防身法寶收去,以示聽命。)
尸 毗:(笑道)你倒大方,話也得體。此時箭在弦上,且隨我走吧。
    (說罷,揚手一片紅光閃過,靈雲立覺四外沉黑,身被攝起。
    (先還能和綠綺談說,過有些時,便不聽回音。)
    
    
10**時間:接上 地點:魔宮 
    (倏地眼前一亮,自己落在神劍峰魔宮外面,綠綺不知何往。
    (所見也與孫南相同,只引路的是一魔女,見面並未多說,便將靈雲引入天欲宮去。
    (靈雲因事前有了準備,法力較孫南為高,一到便悟出玄機。
    (初意還想運用玄功,在內打坐,哪知魔法厲害,非比尋常,道力越高,反應之力更強。
    (休說絲毫念頭都起不得,便是五官所及,一注目間,魔頭立時乘虛而入。
    (由此萬念紛集,幻象無窮,此去彼來,怎麼也擺脫不開。
    (靈雲儘管洞悉此中微妙,仍然窮于應付。
    (最厲害是情關七念剛剛勉強渡過,欲界六魔又復來攻。
    (此雖無關身受,終是由於一意所生,不論耳目所及,全是魔頭。
    (人未逃出圈外,不能無念﹔便能返照空明,但是起因由於抵禦危害,即此一念,已落下
    (乘,魔頭必須排遣。
    (雖仗本門傳授,勉強把心神鎮住,一經時刻提防,先生煩惱。
    (魔頭再一環攻,機識微妙,倏忽萬變,全身立受感應。
    (接連兩日,受了不少苦痛。
    (先因魔法厲害,稍為疏忽,動念之間便為所傷。
    (惟恐取寶施為之際中了暗算,孫南幻影又復纏繞不休,未敢造次。
    (後來實在忍受不住,便運用玄功奮力相抗,想要取寶防身,仍是不得機會。
    (後來忽然急中生智,聽其自然,只把心神守定。
    (任憑孫南撫抱溫存,見若無物,果然好得多。
    (幻象見她不理,時而哭訴相思之苦)
孫 南:已歷三生,好容易有此機緣。不敢妄想魚水之歡,只求略親玉肌,稍以笑言相向,死且無
    恨。你常說他年合籍同修,可以永享仙福,花好月圓,與天同壽。誰知你竟視若路人,連
    句話都沒有,負心薄情,一至於此。
    (說著說著,孫南忽然面轉悲憤,情淚滿眶,抱膝跪求,哭將起來。
    (彷彿先前所說肌膚之親,都因玉人薄幸,已不敢再想望,只求開顏一盼,也自死心。
    (靈雲此時端的危險異常,只要心腸稍軟,一盼一笑之間,立陷情網,休想脫身。
    (幸而胸前藏有寶珠,雖未取用,仍具靈效。
    (被困時久,居然發覺孫南兩次幻象。
    (雖還不知此時是真是假,心早拿定主意,想將枯竹老人所賜靈符、法寶取出,將身護住
    (,然後相機應付。
    (心念動處,早把旗門、珠、符一同取出,加以施為。)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