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第七十六集 地點:南極海上空 
    (前面暗雲低壓,水霧迷漫中,隱隱有金光紅光閃動。
    (在被圍的劍光外,有無數火星飛射如雨,申屠宏看出內中劍光是本門中人。
    (這時神鳩兩翼突收,已由高空中電也似急往下射去。
    (李洪手中拿著兩粒霹靂子,坐在鳩背之上,本想遇見敵人,給他一下,試試此寶威力。
    (這時目光到處,瞥見前面一個脅生兩翅、身材高大的怪人,口噴火球,兩翅橫張,各有
    (丈許來寬。
    (那怪人由翅尖上射出千萬點火星,和一個青衣女子、兩個十二三歲的幼童鬥得正急。
    (少女和兩幼童似知敵人厲害,都是身劍合一,另用一道白光、兩彎朱虹和兩團金光與敵
    (惡鬥,一望而知是本門家法。
    (申、阮、李三人對於開府後所收新同門,十九不曾見過,只認出對頭是那翼道人耿鯤。
    (這三人雖未見過,但那形貌極像楊瑾所說的凌雲鳳師徒。)
阮 徵:(方用傳聲詢問)這位道友可姓凌麼?
    (凌雲鳳行至南極上空,突遇翼道人耿鯤,因見雲鳳師徒峨嵋家數,想起前仇,意欲加害
    (,雙方便在海面上爭鬥起來。
    (雲鳳自非其敵,幸仗神禹令和沙、咪兩小的佛門牟尼珠、毗那神刀合力抵禦,勉強打個
    (平手。
    (無奈耿鯤精於玄功變化,邪法甚高,沙、咪二人重傷新癒,不能施展全力。
    (眼看危急,忽見四人騎鳩飛來。)
凌雲鳳:愚妹正是凌雲鳳,同了小徒沙佘、咪佘路過此地,被這妖孽無端攔阻。
    (申、阮、李三人一面通名答話,一面各人的飛劍、法寶早先飛將出去。
    (神鳩也早飛向雲鳳身前,等雙方會合一起,忽將兩翼微振,似要眾人下騎。
    (申、阮二人會意,因知耿鯤邪法甚高,不可輕敵,忙令李洪放起金蓮寶座,帶了龍娃飛
    (身其上。
    (四人剛離鳩背,神鳩倏地一聲長嘯,便朝寶光叢中耿鯤飛撲上去。
    (古神鳩神目如電,早看出敵人稟賦奇特,介於人禽之間,腹中煉有內丹,起了貪心,欲
    (撿便宜,也在此時飛撲上去,勢又絕快,竟搶在阮徵前面,已先發難。
    (耿鯤正待施展玄功變化,避開正面神禹令的寶光,出其不意,猛下毒手,忽見四人一鳥
    (橫海飛來。
    (一照面,便看出神鳩氣候不似尋常,鳥尚如此厲害,敵人本領可想而知。
    (方在失驚,暗中戒備,法寶、飛劍已相繼飛來,對面兩個幼童又放起一個金蓮寶座,將
    (身護住。
    (耿鯤兩翼一振,翅尖上大片火星像暴雨一般剛剛飛出,神鳩一聲怒嘯,身子忽又暴長十
    (倍,看去直是展翅金鵬,當頭撲到。
    (同時鳩身上又現出一十八團栲栳般大的金光,環繞全身。
    (比大碗公還大的火眼金睛,精光電閃,遠射數十百丈,威勢越發驚人。
    (耿鯤方料要糟,只為兇橫已慣,不甘敗逃,仍想試為抵敵。
    (就這微一遲疑之際,猛瞥見神鳩把口一張,立有六七尺粗一股紫焰激射而出。
    (翅尖上的火焰,挨著便被衝散消滅,護身光氣也被吸住,吸力甚大。
    (同時敵人方面六七道劍光、寶光,連同少女手中神禹令所發青濛濛的光氣,也正電舞虹
    (飛環攻上來。
    (耿鯤驚惶失措之下,一時情急,不知厲害,忙把苦煉多年,新近才得煉成的一粒內丹火
    (珠噴將出來。
    (神鳩一心專注敵人內丹,瞥見對方張口噴出一團火球,只顧奪取,奮力一吸,那粒內丹
    (雖被紫焰裹住,仍然吸入腹內。
    (耿鯤見此情形,早嚇了一個亡魂皆冒,乘著紫焰收回,慌不迭飛身遁走。
    (耿鯤剛一回身,猛又瞥見空中現出三朵畝許大的金碧蓮花,各射出千重血焰,無量毫光
    (,帶著轟轟雷電之聲,三面環攻而來。
    (身後寶光大亮,天璇神砂已化作大片金光星雨,鋪天蓋地潮湧追來。
    (內中並還夾著許多法寶、飛劍和兩環佛光祥霞,電馳飛到。
    (太乙神雷打個不住,千百丈金光雷火密如雨雹,上下四外一起夾攻。
    (震得天驚海嘯,濁浪排空,精光萬道,上達雲霄。
    (耿鯤做夢也沒有想到,幾個無名後輩竟有如此神通威力。
    (古神鳩吸完內丹,又二次鐵羽橫空,飛撲上來。
    (此時危機一髮,耿鯤稍為疏忽,非但命喪敵手,連元神都許保全不住。
    (不由心膽皆裂,哪裡還敢停留。
    (只得拼耗元氣,自殘肢體,假裝情急拼命,運用玄功變化。
    (由兩翅上卸下三根長翎,化作三個化身相繼出現,迎敵上前,真身卻在暗中隱形遁去。
    (〔第二五八回 過磁光太火 天璇神砂與宙光盤顯威
    (       滅妖龍元鼉 伏魔金環和神禹令立功〕
    (耿鯤逃時,那三朵血焰金蓮已經飛近,正要合圍爆發。
    (耿鯤已受四面包圍,渾身火星銀光亂爆如雨,不特沒有逃意,反倒多分出兩個化身,向
    (那血焰迎去。
    (眾人法寶、飛劍夾攻之下,血焰神雷已全數爆發,三個化身相繼粉碎。
    (星濤血焰怒湧中,阮徵方覺有異,忽聽神鳩怒嘯,往星砂中衝去。
    (阮徵因神砂厲害,神鳩雖有牟尼珠光護身,恐其疏忽誤傷,方在運用神砂,不令生出感
    (應。
    (神鳩已由千層光焰之中,將耿鯤最後一個化身抓起。
    (眾人還當真身被擒,忙收法寶仔細查看,乃是一根七八尺長的鳥羽。
    (色彩鮮豔,雖有好些地方殘破,鐵翎如鋼,仍是好看非常。
    (神鳩身上也復了原狀,飛向李洪身前,將那鳥羽向龍娃手裏一塞,龍娃連忙接住。
    (申屠宏知道耿鯤已逃,便向龍娃道)
申屠宏:此是鳩師伯賜你的見面禮,將來必有用處,還不拜謝?
    (龍娃連忙謝過。
    (雲鳳師徒再向眾人重新禮見。
    (神鳩連聲鳴嘯催走,雲鳳師徒本與相熟,更不客套,略為招呼,便隨眾人一同坐上,往
    (南極天邊飛去。
    (神鳩飛行甚快,不消多時,便由南極荒原雪漠之上飛越過去。)
    
    
2**時間:接上 地點:南極 
    (眾人除阮徵外,多是初次經歷,地面上凹凸之處甚多,時見方圓千百里的深穴。
    (天氣奇冷,有的地方長河千里,繡野雲連,只是鳥獸大而不多,形態特異。
    (天宇漸低,身外似有霧氣籠罩,前途一片混茫。
    (神鳩雙目金光,電炬般直射濃霧之中,先能照出數十丈遠,此時也在逐漸縮短。
    (眼前暗沉沉一片氤氳,似無量數的圓圈密層層旋轉不休。
    (阮徵猛覺手中所持寶鼎,似被甚吸力吸住。)
阮 徵:前途不遠,就是子午、來復兩線交彙之處,極光太火相隔漸近,大家小心。
凌雲鳳:恩師所賜宙光盤和師兄二相環中天璇神砂,均能穿越元磁真氣和那極光太火。不過此寶用
    時費事,愚妹功力不濟,不似師兄神砂可以隨心運用。
    (申、阮早知宙光盤乃本門最珍秘的法寶,封藏多年,連自己也未見過,想就此觀察此寶
    (的威力妙用。)
阮 徵:(便對雲鳳道)此寶實是神妙非常,師妹既然奉命,當仁不讓,無須客氣。我用神砂防護
    ,請師妹獨立前面,準備應付吧。
    (雲鳳依言行事,剛剛站好,將宙光盤取出。
    (眾人猛覺身子一輕,人已飛出氣層之外,眼前一亮,重放光明。)
    
    
3**時間:接上 地點:同上 
    (李洪、龍娃首先歡呼。
    (前面極光已現,茫茫天宇已成了一片雲霞世界,又彷彿面前橫著一道其長無比的光牆。
    (上邊整齊如削﹔下半如山如林,如崗如阜,又如劍樹刀峰和人物花草之形,只是倒立芒
    (尾,根根向下。
    (奇光燦爛,幻為五彩,氣象萬千,不可名狀,極盡光怪陸離之致。)
馬龍娃:(笑問李洪道)這便是宇宙磁光麼?我們穿過時,必更好看呢。
李 洪:(笑道)你這小娃兒知道什麼?如非阮師叔寶光防護,天氣奇冷,你早凍死了。
阮 徵:我們來快了一步,正當元磁真氣最盛之時,吸力甚大。此時鳩道友已經停飛,尚且如此快
    法,想必相隔已近。這東西說來就來,神速無比,凌師妹先把宙光盤準備,以防萬一吧。
    (雲鳳初當大任,早看出神鳩一離大地氣層之外。
    (飛不多遠,忽然往側一偏,兩翼便即停住,未再前飛。
    (內有兩次,並往後掙退神氣,口中鳴嘯不已。
    (下面大地山河,不見一點影跡。
    (料知快到地頭,雖以全神暗中戒備,但因後進道淺,心存謹畏,意欲奉命行事。
    (這時立把手上宙光盤往上一揚,立有長圓形一盤奇亮無比的五色金光飛出神砂光層之外
    (,懸向前面。
    (眾人見此寶脫手便自暴長,約有六七尺長,三四尺寬。
    (盤中滿是日月星辰躔度,密如蛛網。
    (中心浮臥著一根尺許長的銀針,針尖上發出一叢細如遊絲的五色芒雨,比電還亮,耀眼
    (欲花,不可逼視。
    (再往前飛不遠,針頭上的精芒突朝前面自行激射,伸縮不停,快射出光碟之外。
    (申、阮二人身邊所帶,多是精金煉成之寶。
    (阮徵手持九疑鼎,原體更是重大,本來越往前越覺前面吸力加增。
    (如非眾人法力高強,所用法寶、飛劍與身相合,早被相隔萬千里外的元磁真氣吸去。
    (後經神砂、星光連人帶鳩一起籠罩,也只稍為好些。
    (可是宙光盤才一出現,盤中子午神光線並未射出,前面吸力便似有了抵消,神鳩飛行也
    (可停住。
    (本來飛行已緩,李洪急於趕往天外神山去與那七矮相見,偶然無心催快。
    (神鳩飛勢剛一加速,盤中針光便現出這等景象。
    (一看雲鳳全神貫注此寶,並未施為。
    (方在奇怪,眼前倏地一暗,那橫亙左側天半的大片極光忽全隱去。)
    
    
4**時間:接上 地點:雲空 
    (以前曾經過,知已飛入磁氣死圈之內,忙道)
阮 徵:師妹留意!左側面如有白影黑點出現,連用此寶朝正南方衝去。
    (同時把手一揚,又放出大片五色星砂,將前面擋住。
    (申、李二人早經議定,也各把兩圈佛光飛出。
    (雲鳳寶光照處,方始看出,連人帶鳩已飛入一股粗大無比的黑氣之中,最前面現出一團
    (灰白色的影子。
    (相隔極遠,那麼濃厚的黑氣,竟能看見光影,光之強烈可想而知。
    (眾人本對那團灰白光影正面急飛,剛一發現,便覺身上由冷轉熱。
    (白影圈中突現出飯碗大小的黑點,料是陰衰陽盛,太火將現。
    (阮徵還未及開口,雲鳳先聽阮徵一說,格外留心,一見白影黑點相繼出現,立將法訣一
    (揚,盤中針頭上光線突然電也似急往斜刺裏黑氣中射去。
    (初出時,光細如髮,又勁又直,猛烈異常。
    (光並不十分長,離盤只兩三丈,宛如千萬根比電還亮的銀針,刺向前面,閃爍不停。
    (光一經射入前面黑氣之中,便似百萬天鼓同時怒鳴,雷聲轟轟,震耳欲聾。
    (兩旁黑氣本最濃厚,無異實質,立化為大片暗赤色的奇怪火花爆散,對面便衝破了一個
    (大洞。
    (神鳩似知厲害,身上珠光驟亮,將頭一偏,兩翼往裏一束,便往新現出的衖中急穿進去
    (。)
    
    
5**時間:接上 地點:雲空 
    (同時眾人均覺身後奇熱,百忙中回頭去看。
    (就這晃眼之間,黑氣爆散以後,來路一帶已被波及,成了一片暗赤色的火雲,往四外蔓
    (延開去。
    (火力之猛,熱力之大,從來未見。
    (看去又非真火,彷彿無量頑鐵被火燒紅情景。
    (眾人那高法力,又在寶光籠罩之中,俱都烤得難受。
    (龍娃更是通體汗流,連氣都喘不出。
    (而前面黑氣因是混元真氣的外層,勢子比較稍緩,但也逐漸引燃,一路燒將過去。
    (幸仗神鳩飛行神速,一路急駛。
    (阮徵又發出千百丈的星砂,擋住後面燃燒之勢,才得穿過。
    (這兩旁氣層也有千百里厚,回顧身後赤雲雖在蔓延,似潮水一般狂湧而來,因飛得快,
    (相隔漸遠。
    (申、阮、李三人均覺自己雖然無事,但這環亙地殼之外的元磁真氣已被引燃,發出極強
    (大的熱力。
    (萬一發生災禍,如何是好?心正愁急,忽聽神鳩歡嘯,七人一鳩已全飛出磁圈之外。)
    
    
6**時間:接上 地點:雲空 
    (雲鳳隨令神鳩停飛,回身將手一指,盤中針頭上立有一串細如米粒的銀星朝那暗赤色雲
    (氣中射去。
    (說也奇怪,磁圈本是一道長大無比的暗虹,橫亙天心,無邊無際,兩頭望不到底,看去
    (形勢那麼驚人。
    (這麼小一串銀星,無異大千世界著上一粒微塵,相形之下,端的渺少得可憐。
    (可是一經射到火雲以內,遙聞一連串的風濤交哄之聲過去,便由濃而淡。
    (轉眼恢復原狀,變成了一股同樣長大的青氣,作一環形,靜靜地橫湧天邊。
    (談說間,前面又現出一道其長經天的青氣,雖比來路所見要小好些,望去也有數千里長
    (一圈。
    (天宇空曠,又是遠看,絕看不出那是一股混元之氣,只是色彩鮮明得多。
    (難關將到,俱各緊張,一會便已飛近。
    (等到穿入氣層之中,只覺上下四外氣流甚亂,吸力之外加上阻力。
    (阮徵看出有異,與上次所經不同,料是妖蚿已將這元磁真氣引入地竅之故,便令雲鳳先
    (莫動手。
    (既然吸力不大,索性由自己用天璇神砂開路衝過。
    (以免和先前一樣發火蔓延,生出奇熱,毀損下面仙景。
    (再被妖蚿警覺,激出變故。
    (隨將神砂放出,衝蕩氣層而進。
    (費了不少心力,居然將這數百里厚的氣層磁圈平安通過。)
    
    
7**時間:稍後 地點:雲空 
    (遙望前面仍是一片蒼茫,除有許多大小星光疏落落上下閃耀而外,什麼也看不見。)
李 洪:(笑問)還有多遠?
阮 徵:(笑道)就快到了,我們如由來復線走,一出地竅,便到光明境前面海岸。
    (說時,李洪見神鳩果然正在上升,已飛高了好些丈,倏地一個回翔,反折了上去。)
    
    
8**時間:接上 地點:天外神山 
    (目光到處,猛瞥見左前面突現奇景:到處仙山樓閣,棋布星羅,瓊林花樹,宛如錦繡。
    (並有大片海洋,碧浪滔天,紅霞萬丈。
    (遠望過去,那地方恍惚天空中虛懸著一片其大無比的另一世界,上面有山有水,萬象包
    (羅,霞蔚雲蒸,好看已極。
    (神鳩已經飛過了頭,再由上而下斜飛過去。
    (飛行越近,越覺那地方壯麗莊嚴,景物靈妙,料是天上仙宮不過如此。
    (早把寶光隱去,低聲說道)
阮 徵:龍娃禁不起絲毫侵害,到時你可帶他同在金蓮寶座之上。
李 洪:(笑答)二哥是怕我轉世不久,難當敵人,不便明言。故意給我添個累贅,使我專心防護
    龍娃,連自己也同保住,對與不對?
阮 徵:(方答)洪弟怎麼連我也疑心起來了?
    (神鳩已越飛越近,果然前面形勢險惡異常。
    (耳聽風雷水火夾著海嘯之聲,隱隱傳來,光明境已經在望。)
    
    
9**時間:接上 地點:光明境 
    (只見當中瓊原翠峰之間,寶光劍氣電舞橫飛,霞光萬道,雷火千重,霹靂之聲密如擂鼓
    (。
    (阮徵已與眾人商議停當,並告神鳩埋伏待機,各自分途飛起,分四面合圍而上。
    (這時只剩百餘途程,晃眼便已飛近。
    (申屠宏獨當中路,剛把遁光飛到妖蚿所居宮殿上空,往下一落。)
    
    
10**時間:接上 地點:宮前
    (一座極廣大的玉殿金亭,已被震毀擊碎。
    (只剩前面一座殘破的玉平臺,中心坐著一個相貌醜怪的矮胖子。
    (懷裏抱定一個身披黑衣的赤足美女,年約十三四歲,口噴一股白色的光氣,將男女二人
    (全身護住。
    (二人身前趺坐著一個小和尚,周身佛光環繞,正是前在岷山所遇小神僧阿童。
    (另外十來個少年幼童,各用許多飛劍、法寶,將那平臺籠罩了一個風雨不透。
    (內有三人,一是師弟金蟬,另兩人不認識。
    (正向前面發出數十道刀光和一道形如火龍的寶光,朝湖心中飛出來的一個牛首人身、兩
    (翼四手怪物夾攻。
    (怪物並未使用什麼法寶,只由左右四手上發出二十來道紫黑色的妖氣,與眾對敵。
    (不時由口裏噴出一團比血還紅的火球,向前打去。
    (剛一出現,金蟬胸前便飛出一個玉虎,晃眼暴長好幾丈,周身祥霞瀲灩,靈雨霏微。
    (虎口內更噴出大股銀光星雨,擋在前面。
    (兩下裏才一接觸,火球便自退回怪物口內。
    (三人便把本門太乙神雷連珠般朝前打去。
    (怪物枉自激怒,發出戰鼓一般的厲聲怪吼,終究無計可施。
    (三人應敵稍為鬆懈,又復飛撲上去。
    (似這樣,時進時退,雙方相持不下,神駝乙休不知何往。
    (地底水火風雷之聲與海嘯遙相應和,比先前空中所聞加倍猛烈。
    (申屠宏見下面諸人多是同門後起之秀,似此只守不攻,必是妖物厲害,奉命待援。
    (反正防護周密,萬無敗理,莫如看清形勢,出其不意,一舉便可成功。
    (仗著身形寶光全隱,先不發動,輕悄悄掩向湖底細一查看,不禁吃了一驚。)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