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第七十四集 地點:宮殿前平台 
    (當中白玉平臺是一塊整玉建成,玉質特佳,光明若鏡,大有兩畝方圓。
    (這麼空曠臺面,中心孤零零設著一個橢圓形的寶榻,上面側臥著一個身蒙輕紗的妖女,
    (睡眠正香。
    (另有十幾個道裝男子,有的羽衣星冠,豐神俊朗,望若神仙中人﹔有的相貌古拙,道服
    (華美,似個旁門修道之士﹔有的短裝佩劍,形如鬼怪﹔有的長髯過腹,形態詭異。
    (十九面帶愁容,靜悄悄侍立兩旁,面面相覷,一言不發,狀甚恭謹。
    (眾人見這一夥人不帶一絲邪氣,而沿途所見埋伏和蓮花上的煙霧全是邪法,心中奇怪。
    (干神蛛胸前靈蛛影子又現了兩次,面色更轉緊張,連打手勢止住眾人,不令妄動,靜以
    (觀變。
    (金蟬覺著照此情勢,分明是妖邪一流,竟無邪氣現出,決不好惹。
    (也忙止住眾人,先不要動,看明虛實,再作計較。)
    
    
2**時間:稍後 地點:平台
    (守伺了半個時辰,石完畢竟天真,脫口說道)
石 完:似這樣等到幾時?先吃那藕吧。
    (眾人想攔﹔石完話已出口。
    (同時對面平臺上,妖女也伸了一個懶腰,欠身欲起。
    (旁立老少諸人,立即趕去,紛紛跪伏在地。
    (內有兩個道童打扮的正跪榻前。
    (妖女已緩緩坐起,粉腿一伸,一隻又嫩又白的左腳正踏在一個道童頭上,那道童好似受
    (寵若驚,面容卻又立時慘變。
    (眾人斷定此女必是群邪之首,絕非好相識,認為石完不應出聲、將她驚動,方料要糟。
    (哪知妖女意如未覺,坐起後,只朝眾人星眸流波,作一媚笑,懶洋洋把玉臂一揮。
    (那班人面上立現喜容,紛紛起立,目注妖女神色,倒退數十步。
    (到了台口,方始轉身向外,化作十幾道紅碧藍紫的光華,分頭朝那遠近群峰玉樓中飛去
    (,當時散盡。
    (臺上只剩一個相貌醜怪的矮胖道童,跪伏榻前,被妖女一腳踏住,尚還未退﹔在眾人去
    (後,若有大禍將臨,周身抖顫不止。
    (妖女左腳踏在道童頭上,右腿微屈,壓在左股之上﹔心中似在想事,不曾留意腳底。
    (一會,忽由身後摸出一面金鏡,朝那玉臂雲鬟,左右照看了兩次。
    (顧影自憐,柔媚欲絕。
    (無意中右腿一伸,腳尖朝那道童的臉踢了一下。
    (道童忽然興奮起來,縱身站起,向妖女撲去。
    (妖女好似先未理會到他,神情別有所注。
    (及見快要上身,忽把秀眉一揚,嬌聲喝道)
妖 女:你怎還未走,你忙著求死,我偏要留你些時。
    (說到末句,纖手往外一揚,當胸打去。
    (道童聞聲,早就止步,只不知對方心意,進退兩難,微一遲疑,便被打中。
    (道童看去頗有氣候,人更健壯。
    (妖女人既美豔,手又纖柔,這一掌彷彿打情罵悄,輕輕拍了一下,並無甚力。
    (道童竟似禁受不起,忽的一聲慘嗥,跌出老遠。
    (連衣服也顧不得穿,隨手抓起,縱起一道藍光,就這樣赤身飛去。
    (眾人見他逃時手按前胸、好似受有重傷、面上偏帶著十分喜幸神情。
    (妖女逐走道童,又取鏡子照了一下,微張櫻口,曼聲嬌呼了兩句。
    (音甚柔媚,也不知說些什麼。
    (平臺對面群峰上,便起了幾處異聲長嘯,與之相應,卻不見有人下來。)
    
    
3**時間:稍後 地點:同上 
    (又隔有半盞茶時,妖女意似不耐,面帶獰笑,一雙媚目突射凶光,更不再以柔聲嬌喚。
    (張口一噴,立有一股細如遊絲的五色彩煙激射而出,一閃不見。
    (跟著便聽好幾座峰上有了一片呼嘯異聲,隨有七八道各色光華,擁著一夥道裝男子飛來
    (。
    (這些人到了台前,全都落向台下,一個個面如死灰,神情狼狽。
    (最奇怪的是,這一班人看去法力頗高,身上也多不帶邪氣,對於妖女卻奉命惟謹,不知
    (為何那麼害怕。
    (妖女反和沒事人一般,嬌軀斜倚金榻之上,手扶榻欄,滿臉媚笑,微喚了一個「龍」字
    (。
    (來人中有一身材高大、長髯峨冠的老道人,聞聲面色驟轉慘厲,把牙一咬。
    (隨將腰間兩個葫蘆,連同背上兩枝長叉向空一擲,由一片煙雲簇擁著,往斜刺裏天空中
    (飛去。
    (跟著飛身上台,在一幢紫光籠罩之下,走到妖女面前。)
龍 猛:(厲聲喝道)我自知今日大劫將臨,但你的數限也盡。我蒙恩師點化,備悉因果,自知惡
    孽太重,非此不解﹔再則元丹已失,與其苦煉數百年、本身仍是精怪一流,不如應劫。剛
    才你喚人時,因物傷其類,特在事前向諸位道友告以趨避之法,意欲稍為保全幾個。我已
    拼作你口中之食,供你淫欲,無須作此醜態,由你擺佈便了。
    (當道人初上臺時,妖女面有怒容,似要發作。
    (及聽對方厲聲醜詆,反倒改了笑容,喜孜孜側耳傾聽。
    (斜倚榻上,將一條右腿搭在左腿之上,微微上下搖動。
    (玉膚如雪,粉光致致,上面瓠犀微露,皓齒嫣然。
    (更在頻頻媚笑,越顯得淫情蕩態,冶豔絕倫。
    (一任對方厲聲辱罵,直如未聞,正在盡情挑逗,賣弄風騷。
    (及聽到末兩句,方始起身下榻。
    (扭著纖腰玉股,微微顫動著雪也似白的柔肌,款步輕盈,待要朝前走去。
    (道人話已說完,好似早已知道對方心意,有心激怒。
    (妖女雖然心中毒恨對方,但是賦性奇淫,此時欲念正旺。
    (一時疏忽,忘了戒備。
    (道人身外那片紫光,忽然電也似急地當頭罩下。
    (此是毒龍所煉防身禦敵之寶,厲害非常。
    (總算功力甚高,口張處,飛出一股綠氣,迎著紫光微微一擋,便全吸進口去。)
妖 女:(表面仍和沒事人一般,媚笑道)你想激我生氣,沒有那麼便宜的事。
    (說時肚臍下猛射出一絲粉紅色煙氣,正中在道人臉上,一閃不見。
    (經此一來,臺上粉紅色霧氣迷漫,似有人影騷動。
    (眾人激於義憤,想要救他﹔又看不慣妖女醜態,正在傳聲商議。
    (干神蛛知道底細,惟恐冒失,又不便開口說話,只得忙打手勢制止。
    (眾人也看出妖女邪法高強,何況還有許多妖邪精怪。
    (如被漏網,也是隱患,只得忍耐下去。
    (台下人叢中,一道者帶著一個十來歲的幼童,並立一處,面帶愁容。
    (幼童生得粉裝玉琢、骨秀神清,決不是甚妖邪,不知怎會與群邪一起。)
    
    
4**時間:稍後 地點:同上 
    (隔了一會,忽聽臺上接連兩聲怒吼慘嘯。
    (眾人聞聲往臺上去看。
    (道人已經仰跌地上,胸前連皮肉帶鱗甲裂去了一大片,滿地紫血淋漓。
    (妖女正由榻上起身,目射凶光,手指道人,獰笑一聲)
妖 女:你元陽雖失,內丹仍在,想要欺我,直是做夢。趁早獻出,少受好些苦痛。
    (道人閉目未答,似已身死。
    (妖女連問數聲未應,張口一噴,一股綠氣便將道人全身裹住,懸高兩丈,那綠氣便往裏
    (緊束。
    (道人身本長大,經此一來,便漸漸縮小。
    (只聽一片軋軋之聲,跟著便聽道人慘哼起來。
    (吧的一聲,道人墜落臺上,周身肉鱗全被擠軋碎裂,肢骨皆斷。
    (成了一攤殘缺不全的碎體,橫倒地上,血肉狼藉。
    (濺得那光明如鏡的白玉平臺,染了大片汙血,慘不忍睹。
    (緩了緩氣,強提著氣,顫聲答道)
龍 猛:我那兩粒元珠麼?已用恩師靈符送往神劍峰去了。
妖 女:(厲聲喝道)你還想耍詐?當我不能自取麼?
    (道人好似無計可施,急得慘聲亂罵。
    (妖女也不理睬,伸手便往他頭頂上抓去。
    (眾人見狀,俱都忿極。
    (連金蟬也忍不住怒火上衝,正待發作。
    (干神蛛見勢不佳,連忙搖手阻止時,只聽臺上喳的一聲,大喝道)
龍 猛:無知淫妖!你上當了。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妖女手剛打中在道人頭上﹔猛見一朵血焰金花由道人頭頂上飛出
    (,中間裹著一條尺許長的紫龍,比電還快,刺空飛去,一閃即隱。
    (妖女一聲怒吼﹔道人右手便炸碎了半截,殘屍在地,方始完全死去。
    (妖女似知追趕不上,咬牙切齒,暴跳亂吼了一陣。
    (忽然走向台前,望著台下眾人,作了一個媚笑,眼含蕩意,瞧了兩眼。
    (走回原榻坐定,張口一噴,全台便被一片綠氣罩住,什麼也看不見。
    (金蟬、石生二人本能透視雲霧,知係妖女丹氣,與先前所見禁制不同。)
    
    
5**時間:接上 地點:台上 
    (忙運慧目法眼,定睛注視,才知妖女竟是一個極奇怪的妖物:體如蝸牛,具有六首、九
    (身、四十八足﹔頭作如意形,當中兩頭特大,頭頸特長,腳也較多﹔一張平扁的大口,
    (宛如血盆,沒有牙齒。
    (妖物全身長達數十丈,除當中兩首三身盤踞在寶榻之上,下餘散爬在地,玉台幾被它占
    (去大半。
    (道人殘屍已被吸向口邊,六顆怪頭將其環抱,長頸頻頻伸縮,不住吮啜,隱聞咀嚼之聲
    (。
    (其形態猛惡,從所未見。)
    
    
6**時間:接上 地點:台下 
    (台下眾人莫不驚恐,但又不能離去。
    (金蟬等正驚異間,忽見台下人中幼童不知去向。)
    
    
7**時間:接上 地點:台上 
    (那具殘屍也被妖物吃完。
    (妖物身子漸漸縮小,在臺上盤作一堆,狀似睡眠。)
    
    
8**時間:接上 地點:台下 
    (甄艮猛覺石完扯了一下衣服,隨他手指處一看。
    (那結有蓮房的荷花,忽然中空,那粉紅色的邪煙仍籠花上。
    (再往前一看,幼童忽又在道者身側出現。)
    
    
9**時間:接上 地點:台上
    (跟著臺上綠氣忽斂,妖女又恢復了原狀,仍是方才初見時那麼稱豔淫蕩神態。
    (地上仍是晶瑩若鏡,休說殘屍不見,連半點血跡俱無。
    (妖女柔肌如玉,斜倚金床,無限春情,自然流露。
    (正在媚目流波,呢聲嬌喚。)
    
    
10**時間:接上 地點:台上
    (台下眾人似知當日情勢分外兇險,一聽嬌呼,無不面色慘變。
    (有兩人裝作滿面喜容,飛身上去,紅霧又起。
    (這次結束卻是極快,共總不到刻許工夫,上去兩人全都奄奄待斃,狀若昏死,僵臥榻上
    (。
    (妖女把手一揮,便似拋球一般,兩人滾跌出去老遠。
    (跟著妖女又喚了兩聲。
    (似這樣,接連上去六人,情景大略相同。
    (到了末次事完,前兩人首先回醒,似知將落虎口,勉強爬起,乘著妖女前擁後抱、正在
    (酣暢之際,想要溜走,剛縱遁光飛起﹔妖女把口一張,全台立被綠氣佈滿。
    (妖女突現原形,當中兩身各用四五條怪爪緊緊摟抱著一個赤身妖人,尚還未放。
    (先前四人,已被那如意形的怪頭吸向口邊,一片吮啜咀嚼之聲,先已連肉帶骨吃個淨盡
    (。)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