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六十九集之次日 地點:魔宮前 
    (〔第二三五回 絕海渡鯨波 喜得冰紈傳秘奧  求丹行鐵甬 巧穿石壁赴璿宮〕
    (謝琳見田氏兄弟法力甚高,法寶層出不窮,急切間無奈他何,欲用所習小金剛滅魔神掌
    (傷之。
    (但是剛剛煉成,尚未用過,此法威力太大,功力不純,一個駕馭不住,自身元氣也要損
    (耗。
    (事前還要準備,必須有人相助,始保萬全。
    (因謝瓔專煉毒手。
    (而李洪正與三妖人為敵,剛剛得勝﹔又來了兩個妖黨,打得正緊。
    (又看出李洪對於二田似無敵意,越不好意思把前聞之言告知。
    (打算暫時相持,等到妖魂將要煉化,再告知姊姊,一同下手。
    (本來毒手魔什的妖魂黑影,至多再有幾個時辰便可消滅。
    (玉洞真人岳韞的兩個門人孫侗、于端,特意趕來相助。
    (見田氏兄弟孿生,相貌非常英俊,所用法寶邪正皆有,甚是神妙。)
孫 侗:(飛身上前向田氏兄弟喝道)你二人乃何人門下?不去好好修道,來與邪魔為伍?少時形
    神皆滅,悔之晚矣!
    (田琪正沒好氣,聞言怒答道)
田 琪:無知鼠輩,也配問我姓名!我弟兄乃火雲嶺神劍峰屍毗老人門下田琪、田瑤。
孫 侗:(一驚)那你們來此何為?
田 琪:小寒山二女近煉滅魔寶籙,口發狂言,要將魔教中人一網打盡,為此尋她。
孫 侗:道友必是誤會,我熟識她姊妹二人,知其甚深。
田 琪:此女不知好歹,已將我們法寶毀了兩件。此時除她姊妹嫁我二人,絕不甘休!
    (孫、于二人聽到末兩句,不由大怒,各把法寶、劍光紛紛放出,上前夾攻。
    (謝琳聽對方公然當眾明言、要娶她姊妹為妻,不由怒上加怒。)
謝 琳:(傳聲給李洪)快來幫我把二田除去。
    (正說話間,申屠宏忽然趕到。
    (李洪一見大喜,一面對謝琳點頭,一面高喊)
李 洪:大哥怎又尋來?花道友呢?
    (申屠宏看出田氏兄弟必敗無疑,因在光幢之外,還不知謝琳要下那等殺手,忙用傳聲說
    ()
申屠宏:(傳聲)田氏弟兄並非惡人,與阮徵還有淵源,千萬不可傷他們。
    (見謝琳已將外面法寶收回,由孫、于二人迎敵,暗中默運玄功,準備發難。
    (李洪欲向二田警告,故意喝道)
李 洪:我名李洪。阮徵是我二哥,救他的便是我同謝家兩位師姊,你們難道不知厲害麼?
    (田氏弟兄雖因二女只守不攻、不曾發揮全力,畢竟得道多年,早已看出神妙,知非易與
    (。
    (只為天性好勝,不肯服輸,又丟了好幾件法寶,心中怨恨。
    (心又不捨二女,明知不能如願,仍想勉為其難,只管遲疑不決。
    (田氏弟兄與孫、于二人正鬥之間。
    (謝琳突在無相神光護身之下,飛出光幢,一聲清叱)
謝 琳:小賊納命!
    (隨說,玉手往外一揚。
    (田氏弟兄見謝琳現身出鬥,想說兩句便宜話,口還未開。
    (猛瞥見金光奇亮,光中一隻大約畝許的藍手,由敵人玉臂上飛起。
    (大手發出轟轟霹靂之聲,當頭打到,這才知道不妙。
    (弟兄二人最是友愛,田琪因見敵人法力太高,身子已被金光照住。
    (情知不能倖免,惟恐與兄弟兩敗俱傷,不特未逃,反倒迎上前去。
    (回手望頭上一拍,頭上蓮花金頂立時飛射出千重金色蓮焰,朝那大手迎去。
    (滿擬用師傳防身救命之寶擋它一下,好放兄弟逃走。
    (自己無事更好,如若不敵,拼受一點傷,再縱玄功遁走。
    (不料神掌威力至大,如何能與相抗。
    (另一面,孫、于二人又將專破魔教元神的五雷神鋒發將出來。
    (二人把師門幾件至寶全帶了來、內有兩件恰是專制魔法的剋星。
    (兩面夾攻,全都厲害非常,形勢危險萬分。
    (李洪本想救二田,假裝從旁相助,一指斷玉鉤,朝正中飛去。
    (申屠宏更是早有準備,也將伏魔金環連同飛劍一齊發出。
    (田琪瞥見金光藍手當頭壓到。
    (而乃兄不顧危險,口喝)
田 琪:瑤弟速退!
    (田瑤大驚﹔危機已迫,知攔不住,又以弟兄情重,不願獨退,正拼運用玄功,冒險搶救
    (。
    (晃眼之間,田琪已被神掌打中,當時金冠震裂,血流滿面,受傷甚重。
    (那旁孫、于二人的寶光雷火,又似暴雨一般打到。
    (田瑤不由心膽皆裂﹔料知不能逃命,怒吼一聲,待用魔教中解體分身大法,與敵人拼命
    (,就算二女有佛法護身、不致受傷,拼得一個是一個,好歹也將孫、于二人殺死泄忿。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這心念微動之間,猛又瞥見一道精虹剪尾飛來,恰將藍手擋了一
    (下,未再下去。
    (同時斜刺裏又飛來一環佛光,將孫、于二人的法寶神雷擋住。
    (這兩起來勢都是又巧又快,雖只微微一擋,不過瞬息之間。
    (田氏弟兄久經大敵,應變神速,最是機智。
    (百忙中見兩面強敵均被對方自行隔斷,知是逃生機會。
    (田瑤就勢一把抱起田琪,化為一道金碧光華,飛身遁走。
    (迎頭又遇孫、于二人﹔對方揚手一蓬飛針打到。
    (正在驚惶,恐乃兄禁受不住。
    (不料那環佛光正往回飛,似有意似無意地又將飛針擋了一下,然後轉往斜對面眾妖人中
    (飛去。
    (田氏弟兄始得逃退﹔逃時瞥見那用佛光解圍的,是個大頭麻面少年。)
    
    
2**時間:接上 地點:雲空
    (孫、于二人見二田逃走,知已闖了大禍。
    (除非將其擒住,迫令服輸,立下誓約,否則後患無窮。
    (見謝、李二人正在爭論,那發佛光的麻面少年並未去追,直似有心助敵神氣。
    (又忿又急,不暇理論,匆匆飛起便追。
    (惟恐敵人飛遁神速,被他逃走,竟把師父一向不許輕用的五雲天羅向空撒去,晃眼展布
    (空中。
    (二人在玉洞真人門下多年,法力頗高。
    (田氏弟兄傷敗之餘,不能同運玄功,晃眼便被迫近。
    (田瑤抱著乃兄同飛,回顧敵人越追越近,四面天空均被五彩光網佈滿。
    (知道再被迫近三五里內,光網往下一罩,立被擒去。
    (兄長又被重傷,沒奈何只得拼耗元神,咬破中指,回手一彈。
    (用魔教中滴血分身之法,幻出同樣一道光華,帶著兩個人影,在血雲擁護中,往斜刺裏
    (飛去。
    (真身卻用玄功往相反的方向遁走。
    (因有一人受傷,空中又被五色雲光隱隱罩住,不能逃遠,意欲就近覓地藏起。)
    
    
3**時間:接上 地點:山谷 
    (剛向前面山谷中降落,孫、于二人已用兩儀天曇鏡發現幻影,又用鏡光照查,跟蹤追來
    (。
    (幸遇龍娃,終於得救回山。〔第六十八集〕)
    
    
4**時間:接上 地點:宮前 
    (申屠宏和李洪匆匆見面。)
申屠宏:把心燈交與二妹,你快去暗助二田脫難。
    (李洪走後﹔在場諸妖人均為申屠宏所敗,除有兩個為謝琳就勢用神掌擊成粉碎而外,全
    (數受傷逃走。
    (跟著又來了幾個妖邪,均是左道中能手。
    (同時阮徵也趕了回來,與三人相會。
    (二人因見二女成功在即,不想多結仇冤。
    (只將天璇神砂會合西方神泥,一同放起,護住山頂,不去理睬。
    (這時整座山頭,都在五色星砂與金光靈雨籠罩之下,多高邪法也難侵入。
    (孫侗、于二人將雲網包在外面,正受受陰雷妖光衝擊。)
旁 白:(岳韞千里傳聲)爾二人私自下山,給我速回!
    (孫、于二人只得收了法寶,連二女也未見面,便即飛回山去。
    (眾妖人連用邪法、異寶攻山,均被神砂阻住。)
    
    
5**時間:稍後 地點:同上 
    (又相持了些時,謝琳見毒手摩什妖魂黑影越來越淡、掙扎之勢逐漸緩慢、好似就要消滅
    (神氣。
    (不料妖魂刁狡,自知難於逃死,二次被禁以後,想下詭計。
    (知道佛門至寶,抗力越強,反應越大,消滅更快,便不再十分掙扎。
    (一面拼受佛光煉形之厄,忍痛待救,故意裝出力弱不支﹔一面借用玄功,準備最後一拼
    (。
    (這時因見群邪相繼死散逃亡,新來援兵不能攻進。
    (光幢之外又是星砂彌天,祥光如海,自知逃生望絕。
    (那佛光煉形苦痛也實難忍受。
    (萬分憤恨之下,早想出其不意,與敵拼命。
    (毒手先見李洪離去,又視謝琳正與申、阮二人說笑,復見謝瓔也把眼睜開、笑向來人點
    (頭。
    (知仇人心神已分﹔不由觸動凶心,妄想乘著仇人心神鬆懈之際,猛下毒手,與之同歸於
    (盡。
    (謝瓔早有準備,金幢佛光已將妖魂隔斷,多厲害的邪法也難施展。
    (何況謝琳手持心燈,應變又快。
    (妖魂掙了兩掙,倏地一閃,由大變小,縮成尺許長一條黑影,張牙舞爪,目射凶光,猛
    (向謝琳頭上便抓。)
謝 瓔:(喝道)琳妹還不下手!
    (謝琳手掐訣印一指,燈頭上便飛起一朵青熒熒的佛火燈花,照準妖魂打去。
    (妖魂本擬驟出不意,剛把元神縮小凝聚,忽見謝瓔目注自己、正在微笑。
    (面前祥光突盛,身被隔斷,無法衝過。
    (同時佛光潮湧,上下四外平添了無限壓力,將妖魂緊緊逼住,不能移動分毫,才知弄巧
    (成拙。
    (剛剛吼得一聲,佛光已當頭打到,休說逃避,連似先前那樣恢復原影,也辦不到。
    (毒手只覺頭上一涼﹔佛光已爆發。
    (妖魂連聲都未出,便被震碎,化為無數零煙。
    (跟著佛光祥霞,隨同金幢轉動。
    (那無數零煙略一閃變,便即消滅,化為烏有。
    (申屠宏見大功告成,便向外面群邪喝道)
申屠宏:毒手妖孽已經伏誅,除他的小寒山二女謝家姊妹與我們四人,各有西方至寶七寶金幢、大
    雄禪師伏魔金環與天璇神砂,萬邪不侵。再如不知自量,我四人出手,爾等形神俱滅了。
    (申屠宏把手一指,一面發揮天璇神砂的威力,一面由二女現出金幢寶相。
    (眾妖人先見敵人一味防守,不曾應戰,雖然技無所施,仍在妄想報仇主意。
    (及聽對方發話,緊跟著百丈星砂,金光電漩中,突又現出一幢上具七寶的佛光祥霞。
    (內一少女,手持一個玉石燈檠,青光熒熒,佛光神焰似要離燈而起。
    (眾妖這才看出,此中無一不是專戮妖邪的至寶奇珍,料知厲害,俱都膽怯,紛紛逃退。
    (只有兩個行輩較高,邪法特強,自覺被敵人幾句話嚇退,太已難堪,仍想一拼。
    (一個被謝琳用心燈佛火殺死﹔一個被天璇神砂裹住,自斷一臂,用身外化身之法,化道
    (血光逃去。
    (總算謝瓔未再施展金幢,否則那夥妖人一個也休想逃命。
    (大功告成,互相談了幾句。
    (二女知道李洪要隨阮徵往小南極一行,便帶心燈先行辭去。)
    
    
6**時間:接上 地點:雲空 
    (七矮等人去往北海陷空島求取靈藥,到手之後,一同回飛。
    (行近中土,易、李、癩姑三人因前幻波池主聖姑曾有遺偈,不許男子入洞。)
易 靜:我三人要去幻波池,你們且去姑婆嶺,與秦寒萼等三女同門送藥醫傷吧!
    (易靜三人說罷自去。)
齊金蟬:你們負責醫傷,我將靈奇送往衡山,拜師之後,再去往峨嵋山凝碧崖仙府之內,拜謁師祖
    。
    (中間加上一個小阿童,從小便隨白眉神僧苦修,雖然得有真傳,功力深厚,畢竟年輕,
    (童心頗盛。
    (偏偏一出門,便交上金蟬等六個年貌彷彿、心性相投的好朋友,又都是好事喜湊熱鬧的
    (性情,端的契合非常,誰也不願單獨行動。)
阿 童:這樣不好,要去我們一齊去!
石 生:小神僧說得是,為什麼我們要和女生打交道?
齊金蟬:(笑道)原來你們是怕女同門!
石 生:蟬哥哥莫說大話,如果朱姊姊在,不由你不怕!
    
    
7**時間:稍後 地點:雲空 
    (阿童巧救天癡上人,得了一口神木劍,又經枯竹老人秘傳,但仍比起同行諸友所持有些
    (減色。
    (因而阿童稍微得暇,便即勤習。
    (知道如以佛光遁法隨眾同飛,多快也能一起﹔如用劍遁,便跟不上。
    (為想照枯竹老人所傳,就著長路飛行練習,便和眾人說道)
阿 童:我自天癡上人贈劍之後,日常習練,老覺比你們不上。今日恰巧有一段長路,正好練習。
石 生:(笑答道)小神僧怎和自家人世故起來?這也值得商量?
阿 童:我用這口木劍,走起來慢些,怕跟不上。
石 生:我們七人同行同止,蟬哥哥不許一個人走,你就再慢些,我們也陪定了。
甄 兌:(也笑說道)秦二師姊好強心多,偏她魔難也重。她哪一次不是白眉針給引出來的亂子?
    (靈奇忽然眉頭一皺,插口說道)
靈 奇:秦師叔輕用白眉針,那還是用之於正,便有許多苦難。像鄭元規那廝,叛師賣友,家父被
    他累得受了許多苦罰。弟子偏是法力淺弱,無力尋他。此時他投身五毒妖孽列霸多門下,
    益發無惡不作。將來正不知如何死法,才能叫人看了快意呢。
齊金蟬:(笑道)這有何難?我們此去,就許再往南疆之中走走,遇上除去也說不定。
甄 艮:師兄休要小覷,他師徒來歷、本領,我卻深知。如與相遇,還須小心呢。
    (金蟬微笑,還未答話,石生已接口道)
石 生:你這一說,我才想起開府第二日,玉清大師對我和蟬哥哥所說的那一番話,許為這妖孽師
    徒而發吧?
阿 童:(便問)說些什麼?
齊金蟬:(笑道)這話說來太長。是否指這妖孽師徒,還拿不定。且等我們送完藥後,路上閒暇時
    再詳說吧。
    (阿童正一心運用劍遁,隨口一問,就此放過。
    (又恰經行在一片好山水的上空,各自凌空下視,就此岔過,未再提起。)
    
    
8**時間:接上 地點:姑婆嶺上空 
    (眾人一路談笑觀賞,時光易過,眼看相隔姑婆嶺不過二三百里。
    (只前面還隔著一片高峻山巒,飛行迅速,晃眼即可到達。)
易 鼎:秦二師姊新居,我們還未去過,不知是否當初陰素棠師徒所居棗花崖故址麼?
齊金蟬:她這山洞離峨嵋仙府不遠,師長、同門常由上空往來。不特要多好些照應,並且她母親寶
    相夫人就在附近解脫庵故址修煉。
石 生:(開口道)前面這一片高山飛越過去,便可看見她洞門外的危崖和瀑布招牌了。
    (眾人飛向高山之上。
    (一眼望到前面亂山雜遝之中,有三四里方圓一片山地,浮著一片雲霧。)
    
    
9**時間:接上 地點:姑婆嶺 
    (石生所說危崖瀑布似被遮住。
    (乍看時,那雲霧並不甚厚密,急切間也看不出有什麼邪氣。
    (一行八人俱是慧目,除金蟬雙目曾受過芝仙靈液沾潤,益發清明外,下餘七人多半都能
    (透視雲霧。
    (況在晴日之下,休說似輕綃一般的淡霧薄雲,任多厚密,也能看出內中物事﹔況在晴日
    (之下。
    (可是當下竟會看不見一點形影,又不似運用本門法力禁制,深覺奇怪。
    (石生、阿童、靈奇三人仔細一看,發現雲霧影裏有兩團金光、夾著兩道朱虹飛舞閃動。
    ()
石 生:那不是凌雲鳳新收兩小弟子沙佘、咪佘的佛門降魔防身之寶伽藍珠與毗那神刀嗎?
甄 艮:有仇敵侵犯!
    (金蟬神目如電,上來便看出有異。
    (再定睛往霧影裏一看,不覺大怒。)
齊金蟬:(口喝)秦師姊等為妖人邪法所困,我們四面合攻而上,莫叫妖人跑了!
    (隨說,揚手便將本門太乙神雷發出,一大片金光雷火直朝霧影中打去。
    (眾人也紛紛相繼施為,各催遁光,飛上前去。
    (眾中南海雙童甄氏弟兄得道多年,見聞較多,一經仔細觀察,首先看出那雲霧的來歷。
    ()
甄 艮:(忙喝)諸位師兄弟稍慢,那雲霧乃海外散仙所煉法寶,不是邪法。
    (這裏眾人太乙神雷剛剛連珠發出,人還不曾飛到地頭,下面雲霧突然暴漲,升高迎了過
    (來。
    (兩下裏勢子全都電也似疾,自然一湊即合。
    (眾中只金蟬、石生同門義重,因忿妖邪乘人於危,安心不使來敵一人漏網。
    (前後相繼發出太乙神雷,隨縱遁光破空直上,欲往高空嚴防堵截。
    (下餘六人全被那片雲影罩住。)
    
    
10**時間:接上 地點:雲中 
    (南海雙童甄氏弟兄雖知此寶妙用,究是平日耳聞,初次見識。
    (加以近受本門心法,兼有正異兩派之長,不欲落後示弱,意欲一試深淺,再作計較。
    (口中說話,身仍隨眾急飛同上,不料來勢如此神速。
    (二人飛劍較差,一經接觸,覺著那片雲霧不特似個有質之物、並還強韌異常、具有絕大
    (粘吸之力。
    (如與硬拼,飛劍難保不被裹去。
    (勢更急驟,雖有法寶,不及施為。
    (再一眼瞥見仇敵有好幾個,正與凌雲鳳、沙佘、咪佘三人苦鬥,邪法均頗厲害。
    (寒萼等三女同門一個未在,不知為何,未將洞府封閉,致被仇敵襲上門來。
    (二人知道措手不及,口喝)
甄 艮:鼎,震二弟留意!
    (聲隨人落,各收飛劍,掙脫雲網,施展獨門地遁,往地下鑽去,晃眼無蹤。
    (易氏弟兄迎頭遇見雲網蓋來,也是覺著不妙。
    (仗著各人均帶有祖父母所傳至寶奇珍,一個慌不迭將太皓鉤化為一彎銀光,將蓋上身來
    (的雲網強行撐住﹔一個忙取火龍釵往上一擲,立有一道龍形火光烈焰,朝雲網上飛去。
    (易震原以為此寶專破這類形如網羅的法寶,出手便可火化。
    (哪知火焰才一脫手,耳聽對面一個身材矮小的雙髻道童哈哈大笑。
    (雲網著火一引,倏地由白而紅,晃眼化為一片火雲,往四外分佈開去,並往下壓來。
    (當時便覺身陷火海之中,奇熱如焚。
    (二人忙把九天十地辟魔神梭取出,猛瞥見一道青濛濛的光華射將過來,火雲立被蕩起老
    (高。
    (青光罩向身上,立轉清涼。
    (同時耳聽喝罵連聲,又有四五道妖光、飛劍夾攻而至。
    (易氏兄弟見勢緊急,神梭已然準備停當,往梭光中鑽進,將身護住。
    (再由旋光小門內指著眾妖人喝罵,各取法寶、飛劍施為。
    (沙佘、咪佘兩小在金光朱虹環身之下,衝焰冒火飛來。)
沙 佘:(匆匆向眾人急喊道)恩師現在洞口守護,不能分身。適才抽空用神禹令衝開烈火,幾受
    妖人暗算。請小神僧、師伯叔們速往洞口,合力誅敵吧。
    (說罷飛去。
    (小阿童一聲斷喝,緊跟著一片佛光飛起,將四外烈火逼住,向空托起,往上升去。
    (火雲一被托高,立現大片地面。
    (南海雙童二次現身,阿童也指定空中佛光,同了靈奇降落。)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