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第六十七集 地點:玉靈澗洞外 
    (〔第二二九回 驀地起驚霆 電漩星砂誅老魅  凌空呈寶相 繽紛花雨警真靈〕
    (當申屠宏現身時,妖婦也已猛然回身,揚手抓到。
    (雙方恰是同時發難,迎湊在一起。
    (等妖婦瞥見對方是個大頭麻衣,身有佛家金光祥輝環繞的少年時,那山海一般的五色星
    (濤,已當頭罩下。
    (心方一驚,猛覺身外壓力絕大,行動不得,才知不妙,怒嘯一聲,便要化身遁走。
    (哪知此寶威力無上,專戮妖邪,不動死得還慢一些。
    (這一行法強掙,星濤受了激動,內中神泥所化金星各具絕大吸力,首將妖婦通身繞住,
    (吸了個緊。
    (申屠宏再伸手一指,與金星雜在一起的五色星光跟著往上一湧一裹。
    (互相激撞,紛紛爆裂,火花密如雨霰,只管隨分隨合。
    (妖婦卻是難當,只慘號得兩聲,便已形神皆滅。
    (申屠宏因知妖婦身帶法寶甚多,均極污穢狠毒,惟恐消滅不盡。
    (側顧二蠻僧,目注自己,面有驚容,守在臺上,一意戒備,並未出手。
    (料他們行事審慎,必不先發。
    (為防萬一,便將飛劍放出防身,連新得伏魔金環也放將出去。
    (金光方離身而起,果有幾聲極難聽的鬼哭悲嘯之聲,由神砂星濤中發出,金光還未飛到
    (,已經消滅。
    (申屠宏終不放心,仍指定金光祥霞罩上前去,使神砂由佛光照過,方始縮小收回。)
妖 僧:(喝道)道友奉命後山解圍,正是時候。你我素無仇怨,我們早用晶球視影看出此事,各
    用小金剛不壞身法防護。我們志在取經,並無他意。
    (申屠宏不知蠻僧僅知大概,並未看出底細,所說一半是詐,急切間被他蒙住。
    (又知所持魔教中不壞身法,委實難破,心雖吃驚,仍想略示威力。
    (方在尋思如何下手,猛聽後山烏牙洞那面雷聲大作,精光寶氣上衝霄漢。
    (一看日色,已是酉初,知難再延,只得大喝道)
申屠宏:大雄禪經,留贈有緣,各憑法力,善取無妨。你們如傷花道友一根毫髮,妖婦便是榜樣!
妖 僧:我們決不傷她。道友留步,尚有話說。
    (申屠宏急於趕往後山,說完,便自飛走。)
    
    
2**時間:接上 地點:山途 
    (飛行神速,晃眼烏牙洞在望。
    (忙照仙示,不飛近前,先在中途隱身飛落,步行趕去。
    (申屠宏看出沿途均有埋伏禁制,有的已為人破去。
    (仗著師傳靈符,通行無阻,逕由亂山中繞到洞前危峰之上。)
    
    
3**時間:接上 地點:危峰
    (那烏牙洞在崆峒後山深處,地甚僻險,中隔森林絕澗。
    (洞外大片盆地,三面均是危峰怪石,宛如犬牙相錯。
    (石色烏黑,形勢奇特,險峻非常。
    (申屠宏剛到峰下,一片黃雲閃過,所有禁制忽全撤去。
    (隔峰遙望,佛光祥輝,連同各色光華,仍在隱隱相持,映得滿天暮雲俱成異彩。
    (申屠宏知道雙方未分勝負,心中一寬,立即走上。
    (到了峰頂,覓好藏處。)
    
    
4**時間:接上 地點:危石頂 
    (危石頂上,分立著兩人:一個是面如冠玉,身著黃葛僧衣的小和尚﹔一個是美豔如仙的
    (青衣少女。
    (看年紀都不過十多歲,都是氣度高華,神儀朗秀。
    (這時天殘、地缺也未現身出鬥,只把日前逐走妖婦烏頭婆的黃色雲屏放了出來。
    (也不似那日飛得高,只橫向天半,將烏牙洞連崖護住。
    (雲屏上面立著五個怪徒,一律黃色短衣,相貌醜怪,仵氏弟兄卻不在內。
    (朱由穆由手指上發出五道佛光,朝屏上五怪徒射去。
    (姜雪君左手指定一青一紅兩道長虹也似的精光,分射開來,將雲屏兩頭罩住﹔另一手掐
    (著一個法訣,目注前面,蓄勢待發。
    (五怪徒立身屏上,不言不動,態甚沉穩,各有一幢白光護身。
    (另外一道五色精光寶氣,由屏中心激射出來,分佈成一片光牆,擋向怪徒前面,將佛光
    (敵住。
    (有時勢子稍絀,吃佛光往前一壓,縮回屏上,五怪徒立現不支之狀。
    (可是彩光也頗強烈,略為退縮,晃眼強行衝起將佛光敵住,怪徒神色又復自若。
    (朱由穆見狀,將手一指,佛光重盛,五彩光牆又復後退。
    (雙方進退不已,似此相持到了天黑,精光祥霞照耀之下,四外峰巒齊幻異彩,更是奇觀
    (。)
    
    
5**時間:夜 地點:同上 
    (申屠宏知道天殘、地缺尚未出現,還不到下手時期,且喜雙方全未驚動,便耐心靜候下
    (去。
    (中間姜雪君幾次想要揚手施為,均吃朱由穆止住。
    (到了後來,光牆似知不是對手,已不再往前衝起,卻擋向雲屏前面。
    (這一改攻為守,看似勢衰,佛光反倒不能再進,成了相持不下。
    (姜雪君意似不耐,叱道)
姜雪君:老怪物!你以為將元神附在孽徒身上,憑這萬千遊魂所結的擋箭牌就可免難?
旁 白:(天殘)賤婢!你當我兄弟怕你們麼?
姜雪君:我的無音神雷,能將千萬游魂煉成的保命牌和你老巢齊化劫灰。
旁 白:(天殘)你要不怕造孽,無音神雷只管發放,看看可能傷我分毫?
姜雪君:你二人為何包庇雙鳳山兩小?無事找事、自討苦吃?
乙 休:(在當空大喝道)老怪物,本來是我的事,被朱、姜二位趕在前頭,只得讓他。你這兩個
    老殘廢自負多年,總該使點鬼門道令人見識。看了半日悶戲,我夫妻只好將這龜殼揭開,
    好讓你倆出頭!
    
    
6**時間:接上 地點:烏牙洞上空
    (神駝乙休同了韓仙子,突在烏牙洞上空現身,相隔洞頂危崖不過數丈高下,可是說話聲
    (音,卻在朱、姜二人身後列峰之上,正與相反。
    (另有一個神駝乙休在崖對面相去里許的小峰之上立定,戟指喝罵,韓仙子卻未在側。)
    
    
7**時間:接上 地點:危石前 
    (怪徒聞聲,一齊朝前注視。)
朱由穆:駝兄住手!老殘廢再不出現,駝子就用身外化身、五丁神掌將你牢洞抓去了!
    
    
8**時間:接上 地點:烏牙洞上空
    (烏牙洞上空的乙休不等說完,手伸處,立發出五股長虹也似的金光飛射下來,將烏牙洞
    (連崖頂一起搭緊。
    (乙休隨縱遁光飛向空際,那高廣約十多丈的一座危崖,連同當中凹進的烏牙洞,立似齊
    (地面鏟去。
    (一片裂石之音過處,齊整整與地脫離,吃乙休手上五道金光抓起。
    (剛剛懸向空中,先是青濛濛一片淡煙閃過。
    (猛聽天崩地裂一聲大震,那座危崖忽然自行炸裂。
    (宛如千百巨雷同時爆發,那石崖已化為百十丈大一團烈火。
    (聲勢猛惡,從來罕見。
    (乙、韓二人同時不見,只剩小峰上面原身哈哈大笑道)
乙 休:老殘廢慣用心機,平白將你倆的牢洞自行炸裂,鬧得少時無家可歸。你倆多年煉就的靈石
    真火,可曾傷我分毫?白便宜山妻煉一純陽之寶。
    (說時,韓仙子也在峰上現身,腰間掛著一個黑葫蘆,揚手一招。
    (崖石爆發所化火團本懸空中,立時電馳飛去。
    (火外還包著極薄一層光網,淡如輕煙,火光強烈。
    (韓仙子見火團飛到,將手一指,火團便裂了一口,自向葫蘆之中鑽進,晃眼全消。
    (籠在火外的青色淡煙,也往韓仙子袖中投入,同時不見。)
    
    
9**時間:接上 地點:危石前
    (對面雲屏之上,五徒忽然消失。
    (雲屏斂處,先飛起一團黃氣、兩道青光,將朱、姜二人的佛光、劍光接住﹔同時現出兩
    (個一缺左腿、一缺右腿、相貌奇醜的孿生怪人,並肩而立。
    (挨擠甚緊,鬚髮皆張,神情好似忿怒已極。
    (怪人一照面,便朝乙、韓二人並立的小山峰飛去。
    (身上也未見甚遁光,連手足都未見動,飛起來卻是快得出奇,人方出現,便已飛到小峰
    (前面。
    (姜雪君不等對方衝向光網之上,揚手先是一粒無音神雷發將出去。
    (金光閃處,高地大片山石全成粉碎,塵霧高揚,湧起數十丈高下,地也擊碎了一個大深
    (坑。
    (再看天殘、地缺,人已飛出十里以外。
    (金光閃過,人又飛回原處,手略一揚,那高湧天半的塵霧立即消散,行動端的比電還快
    (。
    (同時每人肩上發出一片五色奇光,流輝四射,耀眼生輝,冷氣森森,老遠都覺逼人。
    (姜雪君又將師門至寶天龍剪化為兩道金碧光華,交尾而出。
    (天殘、地缺二次飛回,本仍想朝乙休拼命,一見此寶,知道厲害,只得暫停。
    (朱由穆心念微動,還未及出手,乙休已哈哈大笑道)
    
    
10**時間:接上 地點:烏牙洞上空
乙 休:老殘廢既是尋我拼命,小和尚和姜道友速停手觀戰。我先看看他倆那混濁之氣結成的壞包
    ,是什麼玩意?
    (說罷,不俟答言,身形微閃,化作一道金光,驚虹刺天,朝那黃色氣團飛去。
    (氣團原吃佛光包沒,停空相持不下。)
朱由穆:駝兄不可負氣,你將此重濁之物送往兩天交界之處破去,也頗費事。
    (乙休不理,依然衝光而入。
    (朱由穆只得發揮全力,指定佛光,連金光一起包住,不令上升。
    (雙方功力原差不多,氣團早變成了一個極大光球,金光、佛光齊煥霞輝。
    (雙方再一進一退,便在當空上下滾轉,氣象萬千,壯麗無倫。
    (天殘、地缺自不甘心,手掐靈訣,也要施展殺手,用玄功變化應敵。
    (朱由穆一面阻住乙休,不令飛走,一面喝道)
朱由穆:老殘廢!駝兄恨你倆庇護妖邪,再不認輸。你倆數百年苦煉,那小諸天邪法恐怕要毀於一
    旦了。
    (姜雪君已得暗示,天龍剪往回一撤。
    (朱由穆大旃檀佛法已經施為。
    (天殘、地缺剛收轉兩道磁光,要往上空飛起,猛聞到一股旃檀異香,當時心神便覺迷糊
    (,知道不妙。
    (怒喝一聲,手才往起一招,意欲拼命。
    (忽又瞥見一片祥霞,由側面峰上冉冉飛墮,看去並不甚快。
    (可是才一入目,全山立被籠罩在內。)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