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上 地點:申屠宏教館室內 
    (花無邪知敵人已去,正站門口,見龍娃走來,重又回身。
    (申屠宏忙即行法,將門自外關好,飛身入內。
    (見貧女似還存有疑忌,便先開口道)
申屠宏:我名申屠宏,乃妙一真人弟子,因犯規被逐,帶罪修為已八十年。
花無邪:(喜道)我名花無邪,前在恩師芬陀門下,與凌雪鴻師姊一同帶髮修行。也因犯規被逐,
    拜一前輩女仙為師,現已成道仙去。
申屠宏:我近蒙恩免,不久重返師門。現奉師命,助道友取那珠靈澗玉壁所藏禪經。
花無邪:(大喜)真的?
申屠宏:玉壁內有極神奇的降魔禁制,解圖本在那妖女手中,昨日小徒拾得。道友如知前洞啟閉之
    法,再過七十多日,時機一至,立可成功。
花無邪:太好了!似此成功在望了!先師飛升以前,曾為我虔心推算。知我災劫夙孽至重,如在遇
    劫以前,將西崆峒珠靈澗大雄神僧所留兩部禪經得到一部,雖仍不免兵解,受十四年苦孽
    ,難滿仍有成就。
申屠宏:大雄神僧昔年由道歸佛,兼有釋道兩家之長,除那部禪經和一柄戒刀留贈道友而外。其餘
    尚有靈丹、法寶,俱都各有因緣。玉壁上並有遺偈,載明此事。
花無邪:因天殘、地缺老怪厲害,加上崆峒派一干妖人,獨力難成。
    
    
2**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花無邪之化為影像)
    事前必須將外層禁圖得到,並須有一好幫手相助,才能成功。
    我平生至交,只有南海散仙呂璟一人,初意到時必可相助。
    哪知費盡千辛萬苦,日前才得燃脂頭陀指點,將珠靈澗玉壁前層禁圖得到。
    偏巧此時呂道友的師父陽阿老人日內要赴休寧島的群仙盛宴,洞中又正煉著靈丹,必須他
    回山坐鎮。
    此會與峨嵋開府不同,來往留連,須經過四十九日才能畢事。
    燃脂老禪師說,為防我來時被人看破,還傳了我一道靈符。
    珠靈澗千年靈秘現已洩露,知道底細的並不止我一個。
    他那靈符,只能用至今日為止。
    最厲害的,要算青海西昆侖山二惡、蠻僧麻頭鬼王呼加卓圖與他師弟金獅神佛赤隆兒爪。
    他們不特用晶球視影看出底細,並還將那內層禁圖下落尋到。
    那內層禁圖,在恒山丁甲幢三化真人卓遠峰、大法真人黃猛、屠神子吳訟所居妖洞之下。
    三凶邪法甚高,自從峨嵋慘敗回去,益發謹慎,潛居不出,不論明索暗盜,均極難辦。
    崆峒二蠻僧算出本身再有十多年劫運將臨,除將禪經得到,不能化解,才不惜多耗精力,
    苦心參詳。
    既是結仇樹怨,又恐因此傳揚出去,覬覦人多,事更難辦。
    最後想好一條主意,知道三凶好色,曾戀崆峒派妖女溫三妹,多年未得如願。
    二惡記名弟子紅花和尚冉春工於內媚,恰與妖女有交。
    便由冉春將妖女引往青海,先令她起了重誓,然後許下好處,授以機宜,妖女欣然領命而
    去。
    蠻僧以為妖女志在嫁與冉春,多年來俱因自己堅執不許,未得如願。
    現在不但答應,並許冉春將來傳授衣缽。
    除禪經不能與人,妖女得去也難通解,言明看都不許外,事成之後,所有洞中藏珍分與一
    半。
    妖女又起了重誓,斷無背叛之理。
    只是前層禁圖未得,不能由正面入內。
    必須由裏層崖頂穿洞而入,事機迅速,聲勢驚人。
    那崖本是大雄神僧由西天竺移來,通體都有法力禁制,堅逾精鋼,除非將他教中最具威力
    的三十六相神魔煉成,不能一舉成功。
    便乘妖女往恒山盜圖之便,二惡合力往西昆侖絕頂秘窟之中,苦煉神魔,以備應用。
    誰知妖女仗她邪法之力和本身媚術迷人,一到恒山,那麼厲害精明的恒嶽三凶,竟吃迷住
    。
    每日爭風獻媚,一點沒有看出她的來意。
    先吃她藉口新得的道書,每日須有定時用功,將那藏圖的上層石室占去。
    跟著,妖女暗用蠻僧所借法寶,穿入地底將圖盜去,又盤桓了兩日才走。
    妖女平日並不在崆峒居住,又知一干同黨俱是刁狡凶貪,不甚可靠。
    只在後山夜明崖石壁裏面,有她本門一個最厲害的人物,名叫四手天尊何永亮的,是她舊
    好。
    自從崆峒派連受正教中人誅戮,便在當地崖腹之中開了幾間石室,在內潛修煉寶,以為將
    來復仇之計。
    銷聲匿跡,誰都不見,所居連個門戶俱無。
    當初曾勸妖女隨同隱伏,待時而動,以免在外為人所算。
    妖女面首甚多,為防不能暢意,連崆峒老巢都不肯住,如何肯與妖道同守。
    雖未答應,偶然也去看望。
    深知妖道對她忠愛,居處隱秘,行輩又高。
    除自己可以叩關求見外,誰也不放進去,便尋了去,打算與之同謀。
    我知事已緊急,再延時日,蠻僧有相神魔煉成之後,更是一到便將禪經取走。
    這比妖女還要可慮,不能再等呂璟相助。
    明知由上下攻至難,如無蠻僧所煉法寶,事前還有好些佈置,妖女必不敢造次。
    所幸前層禁圖已得,如照圖中指示,只須暗中前往,將暗藏苔蘚下的壁上禁制解去。
    到了裏面,先將外面禁制復原,再照外圖參詳和本身法力,至多三日即可通入內洞。
    將禪經得到,開禁而出。
    不過壁上共有六道禁制,每次破解雖只個把時辰,但均有一定時刻,須分六日六次才能成
    功。
    我曾親往妖窟探看,因見妖法封禁頗嚴,又恐打草驚蛇,不曾入內,僅在珠靈澗遇到兩次
    。
    聽二妖人對談,好似攻山的法寶既難借取,如用妖法攻山,須設法壇。
    五龍岩本山同黨還在其次,兩老怪師徒事前不打招呼,必來作梗﹔打了招呼,又恐生心強
    索。
    如就此拜他為師也好,偏生近年脾氣更怪,決不再收徒弟。
    一個不巧,平白樹下蠻僧強敵,所得有限。
    妖女溫三妹還想快辦,四手天尊何永亮卻力主慎重,隨即走去。
    第二次行法卻被男女二妖人發現,這時如被看出壁上禁制已解其五。
    稍用邪法試探,前功盡棄,總算妖人發覺時剛巧完事。
    我在旗門以內聽出他們要來,以防動手驚動妖黨和老怪師徒,又以孤身一人。
    兩妖邪法甚高,反正難占上風,我只得收了旗門遁走。
    
    
3**時間:接上 地點:室內
    (花無邪說了大概,繼續說) 
花無邪:幸遇道友師徒相助,並將內層禁圖得來。
申屠宏:道友遭遇離奇,但願我能略盡心力,為道友分憂。
花無邪:我以後遭遇更慘,此是定數。道友到時也無須顧我,只請助我取出禪經,已感盛情。
申屠宏:尚有藏珍待道友收取。
花無邪:我不久兵解,藏珍全無用處,由道友作主便了。
    (花無邪說時,包頭青布已經取下。
    (申屠宏見她生得長身玉立,美豔如仙。
    (雖然穿得極為破舊,但是通體清潔,容光依舊照人,不可逼視,知她功力甚深。)
申屠宏:(笑答道)我對此事,詳情未悉,只照師命行事。禁圖在此,道友不妨保存,還請稍為籌
    計。
    (隨說,隨將後層禁圖遞了過去。)
花無邪:(取圖)外圖我已熟記,只借內圖一觀已足。
申屠宏:到了家師所說時期,柬帖將會現出字跡,我們再同往如何?
花無邪:令師妙算前知,自無差錯。無奈我多生孽累相尋,多災多難,不能避免。明日如不前往,
    連日苦心既同白用,更恐遷延日久,多生枝節,事以早辦為妙。
申屠宏:師命難違,道友明夜成功最好,到時倘有差池,請道友索性往兩老怪所居烏牙洞飛去,即
    可無事。詳情暫難奉告,還望鑒諒。
    (花無邪外和內傲,外表美豔溫柔,而心如冰雪,又極靈慧。
    (聽這等說法,只淡淡地一笑,對龍娃道)
花無邪:你得到禁圖,助我極大。手頭有兩粒陽阿老人自煉的坎離丹,送給你吧!
申屠宏:(忙推辭道)不可,此丹乃陽阿老人費了一甲子苦功,用九百餘種靈藥煉成,功能脫胎換
    骨。龍娃何德何能,受此重禮?
花無邪:此丹乃呂道友所贈,我服它無用。
申屠宏:呂道友雖陽阿老人愛徒,此丹亦得之不易。
花無邪:此子根骨不足,道兄須常帶他在身邊,豈不累贅?服了此丹,至少抵一甲子修為。
申屠宏:(笑道)既然盛意如此,我令小徒拜收便了。
    (龍娃連忙拜謝。)
花無邪:此丹服後,照本門心法加以運用即可。
    (龍娃一聽這等好法,心中大喜,叩拜不止道)
馬龍娃:師祖靈藥甚多,將來可邀恩賜,來日方長。但家母多病,我不久從師遠去,實不放心,意
    欲帶回,如法傳與乃母服用。
申屠宏:(笑道)這類事,各有福緣,當是容易得來麼?你孝心固然可嘉,此事卻難通融。
    (還待跪求,耳旁忽聽有人低聲說道)
旁 白:(李洪)你這娃兒很好,這東西有甚希罕,我多著呢。你乖乖服下,免你師父不願意。待
    打坐完,速急回家,我在谷口外樹林子內等你。
    (龍娃聽那語聲甚低,和花仙口音差不多。
    (知花無邪還有兩粒,必是憐念自己孝心,怕老師客氣,不許再收,少時暗中相送。
    (又看出申屠宏詞色堅決,似有不快之容,只得依言服了。
    (隨去一旁,如法打坐。)
    
    
4**時間:接上 地點:樹林 
    (下坡便是谷口,口外有一樹林。
    (龍娃入林一看,並無人影。
    (借著月光,尋遍林內不見,又疑被老師絆住,暫時無法分身。
    (惟恐錯過,便在林中守候。
    (哪知越等越沒有影,眼看月色平西,時已深夜。
    (前面一株倒地多年的枯樹幹上,坐著一個比自己還小好幾歲的白衣小孩子。
    (月光正照其上,看去衣飾甚是華美。
    (龍娃以前是個牧童,左近村落無多,人家幼童全都相識。
    (以為這必是個大戶人家公子,深更半夜在山野地裏玩耍。
    (走近一看,見那孩子生得又白又胖,二目神光炯炯,黑白分明。
    (深秋天氣,身上穿著一件非絲非帛、映月生光的短衣褲﹔下面赤著一雙白足,所著藤鞋
    (也極有光澤。
    (上衣圓領敞露,胸前懸著一塊形制奇特,從未見過的玉牌﹔腰掛三枚如意金環,約有茶
    (杯口大小﹔左肩斜插著一柄非金非玉的連柄雙鉤。
    (這三件東西,全是光華閃閃,人又長得那麼英俊美秀,互一陪襯,格外好看。
    (小孩至多不過七八歲光景,人小腿短,坐在樹幹上,懸著兩條欺霜賽雪的小胖腿,不住
    (踢動。
    (正在昂首望月,見人走過,直如未見。
    (龍娃心雖愛好,想要親近,終以自慚形穢,恐對方是個富貴人家公子,自討沒趣。
    (已將走過,忽想起此是崆峒後山,虎狼時有發現,一到夜間,便無行人。
    (便自己也是由昨日起,經老師在身上畫了靈符,才敢夜行。
    (小孩長得如此好看,看那衣飾,決非近處農家頑童。
    (也許城裏有甚貴人帶他來此遊山,借宿田家,小孩淘氣,背了大人夜出望月。
    (如為虎狼所傷,豈不可惜?)
李 洪:(眼一瞪道)我在此賞月,你這小孩,怎不回家看你娘去,卻來此討厭?
    (龍娃見小孩說話難聽,方自有氣,想還他兩句。
    (但一想,他比我小,也應讓他。
    (念頭一轉,氣方平息。
    (忽見小孩口角上似有笑容,不似真個厭惡自己。
    (猛又想到,富貴人家子女何等嬌貴,夜深寒冷,就說背人淘氣,怎穿得這等單薄,也不
    (怕冷?
    (還有肩上所插連柄雙鉤,長有二尺,像件兵器,也是奇怪。)
馬龍娃:我上晚學才回,這裏離山口近,時常有虎和狼出來咬人。
李 洪:你騙我呢!有虎狼你怎會不怕?
馬龍娃:我太窮,虎狼怕我!你是城裏大家公子,肉好吃!
李 洪:鬼話!你以為我好欺負?
馬龍娃:你年紀太小,夜深天冷,穿的單薄,我送你回去吧!
李 洪:(笑道)我還當你是好小孩,原來不論對誰,都說鬼話,這已欠打,還說我年紀太小。
馬龍娃:你本來就小嘛!
李 洪:我比你大得多呢!你也不自量力,要想送我回家?知道我住在哪裡嗎?
馬龍娃:這裡附近就幾戶人家,你能住哪裡?
李 洪:我家離此好幾千里,你送得去嗎?趁早快走,免惹我老人家有氣。
    (龍娃已經借著問答,湊近前去,越看越覺這小孩宛如美玉明珠,容光朗潤,如花仙面色
    (,同是從來未見。
    (尤其那一雙黑白分明的俊眼,隱蘊精光,令人不敢與之對視。)
馬龍娃:(便笑答道)我就不走,也不礙事,還省你一人寂寞。你家到底何處?相隔幾千里,如何
    來去?難道會飛?還說我說鬼話呢。
李 洪:(微嗔道)小鬼無理!你當我和你一樣,見人裝樣,專說鬼話,討點便宜。你那師父嫌你
    搗鬼,也許明早不要你了,快拜我為師吧!
    (龍娃一聽話裏有因,分明點出方才之事,大為驚異。)
馬龍娃:(立即躬身答道)我已拜了仙師,雖然方才沒對師父說實話,不是有意欺騙。你要真有本
    事,我就做你小輩也願意。我先前實是好心,並非鬼話。
李 洪:如不是我,哪有這多便宜的事?白撿了人家要緊東西,白得兩次銀子,又拜好師父,又吃
    靈丹!
馬龍娃:你是紅孩兒麼?不然怎知道這些事?
李 洪:你當我紈絝小孩?一點禮貌沒有,已經招我生氣。又把我當紅孩兒!紅孩兒能給你仙丹麼
    ?
    (〔第二二六回 古洞盜禪經 一簣虧功來老魅  深宵飛鬼影 連雲如畫亙長空〕
    (龍娃聞言,又驚又喜,忙即跪下禮拜道)
馬龍娃:龍娃年幼無知,仙人語聲甚低,與花仙口音有點相像。先前說錯了話,情願仙人打我一頓
    出氣,仍將仙丹賜我娘吃,一輩子也忘不了仙人好處。
    (李洪見他叩拜惶急,哈哈笑道)
李 洪:快些起來,我逗你玩的。我這靈丹能起死回生,祛病延年,等你成道了,還怕你娘不長生
    麼?
    (說時早將一粒丹藥遞過。
    (龍娃見這丹藥不似坎離丹一紅一白,只有綠豆大小。
    (色作純碧,清香襲人,聞之神爽,似比先服還好。
    (喜出望外,重又拜謝說)
馬龍娃:請問仙人姓名,與老師、花仙可是相識?
李 洪:(把龍娃喚起)我名姓來歷,下次相見,你就知道了。我還有事,你回家孝母去吧。
    (話終人起,小孩手揚處,一片金霞閃過,便即無蹤。
    (龍娃連忙望空拜謝,歡歡喜喜跑回家去。)
    
    
5**時間:接上 地點:教館 
    (孩子們在讀書,一會日午,申屠宏說)
申屠宏:今日有事,午飯後,你們無須前來。只有龍娃書未讀熟,尚須暫留補讀。
    (村童應聲,辭別散去。
    (龍娃出去托一村童帶話,告知乃母,已在學中吃飯,不必等候。)
    
    
6**時間:接上 地點:館外 
    (龍娃說完,正要回去,忽見昨日兩黃衣怪人又在谷中現身。
    (看神氣,似由山外新回,見眾村童正在吵鬧跳蹦,朝自己看了一眼,便往谷中走去。
    (龍娃假裝與眾村童說笑同行,踅向谷口,偷眼往裏一看,最前面轉角處,黃影一閃,便
    (即不見。)
    
    
7**時間:接上 地點:教館 
    (龍娃說完,申屠宏大感驚異,花無邪也低首沈思。)
申屠宏:(大驚)他沒有說是誰嗎?
馬龍娃:沒有,他說以後就知道了。
花無邪:這人一定是你的至友,只是真的是個小孩嗎?
馬龍娃:一點不假,看上去比我還小!
申屠宏:本門禁制神妙,任多厲害的外人,即便自己不是對手,一近禁圈,必然警覺。此人竟會來
    去自如,並向龍娃耳邊說話,一點也未發覺。
花無邪:會不會極樂童子老前輩?
申屠宏:不可能!李老前輩不應那等天真稚氣。
馬龍娃:他還要我拜他做師父哩!
申屠宏:同門師弟雖有幾個未見過的幼童,但不會有此高深功力。照他盜圖情形,此人深知內情。
花無邪:此人必是正教中高人,好意從旁暗助,弄巧此時便在室中都不一定。
    (申屠宏又暗中運用禁法一查,並無響應,知道人不在側。)
申屠宏:似此神出鬼沒,平生僅見,我等還是小心為是。
    
    
8**時間:稍後 地點:同上 
    (談了一會,花無邪起身告辭。)
花無邪:時間已到,我該去了。
申屠宏:夜來多多慎重,最好暫時不去。
    (花無邪微笑不語,申屠宏知勸不住,只得罷了。)
馬龍娃:(笑道)我看老師今晚必要入山暗助花師伯,不是說帶我隨同經歷麼?
申屠宏:我說是起身以後,或是事成以後,帶你前往見識。你一點法力皆無,如何去得?
    (龍娃不敢強求,只得辭別回去。)
    
    
9**時間:午夜 地點:同上 
    (申屠宏連經災劫之餘,行事謹慎,知道此行要遇好些強敵。
    (便將天蟬葉取出,照著嚴師婆所傳,行法施為。
    (正施為間,又聽窗外有人「嗤」的笑了一聲,與上次所聞笑聲相似,不禁大驚。
    (本來室外設有禁制,聲一入耳,手指處,立將禁法催動,便將師傳五行禁制迷蹤現跡之
    (法同時施展出來。
    (哪知一任施為,仍無跡兆。
    (心中驚奇,不便顯出,故作從容,笑問道)
申屠宏:是嘉惠龍娃的那位道友麼?有何見教,還望明示,怎不現出法身一談呢?
    (說完,終無回音。
    (因是笑聲在外,全神注定門外禁制有無變動,不曾留意身後。
    (正想再用言語激令出現,忽聽身後書桌上紙筆微響,知道人已入室。
    (表面故作不知,仍朝外說話,倏地回身將手一揚,同時左肩搖處,一片銀光立將全室滿
    (布。)
申屠宏:嘉客已經惠臨,為何吝教,不肯相見呢?
    (隨說,隨將五行禁制催動,當時五色光華一齊閃變。
    (猛瞥見一片極淡的金光祥霞微一閃動,覺有一種極大潛力,在禁光中蕩了一蕩,便自逝
    (去。
    (再加施為,仍和先前一樣,無跡可尋,知已衝禁遁去。
    (又看出那金光祥霞是佛門傳授,自來自去,只是故意取笑,並無敵意。
    (惟恐因此樹怨,便朝窗外賠話道歉,也無應聲。
    (只得收法一看,桌上一紙一筆忽然不見,測不透此人是甚用意。
    (時限已經快到,正待起身,忽聽噗的一聲,禁圈微動,由門外飛進一物落向桌上。
    (乃是失去的紙,將筆裹住。
    (打開一看,上寫:
    ( 答應幫可憐人的忙,偏不早去,在此坐一冷板凳,當窮酸,害人家受苦,已是可氣。
    ( 要被你捉住,我就不和你好了。我去珠靈澗和老怪物洞中等你。那姓花的女子不久
    ( 便要粉身碎骨,元神還要被妖僧擒去,受那十四年風雷水火苦劫,多可憐!
    ( 你猜我是誰?如何反朝我賠禮?可笑,可笑,可笑。
    (字雖剛勁,語卻稚氣。
    (時限已近,忙即起身,申屠宏往珠靈澗隱形飛去。)
    
    
10**時間:接上 地點:珠靈澗
    (還未到達,相隔老遠,便見崖前約有十多丈的五色精光彩霞,將澗面連同對面十數畝平
    (地一齊籠罩。
    (內有五座旗門,隨同煙光明滅,不時隱現。
    (並有七八道妖人遁光穿梭也似,在旗門之下往復出沒,其疾如電。
    (澗壁上面,卻看不出什動靜。
    (申屠宏便往澗側一座兀立平地的小峰上飛去。)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