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第六十五集 地點:火焰中
    (謝琳、癩姑、輕雲、上官紅、朱逍遙五人被困火宮神焰上。
    (四人因見妖人發動在先,神燈始終寧靜,無什異狀。
    (晃眼之間,忽聞轟轟火發,與水沸之聲,由八卦陣中隱隱透出。
    (再定睛一看,紅光之外並無他異,內裏冷光寒霧中卻生出無數火焰。
    (同時又看見神燈焰頭上有一線極細紅光射將出去,一直注向妖陣之上,方始緊貼著化為
    (紅雲布散開來,通體包圍。
    (那光細如遊絲,不運用慧目凝視幾乎看不見,才知火宮妙用已被引發。
    (二妖人毫未警覺身已入阱,還在裏面奮力鼓勇,就在自己所布八卦陣中環繞飛馳起來。
    ()
謝 琳:(笑向眾人道)這兩妖黨法力不弱,尤其所用飛劍、法寶,乃水火精氣所煉,均非常見之
    物。面上也無什邪氣,想是旁門中知名之士。
癩 姑:(笑道)二妹,你真有眼力。第一次所發小珠,乃磨球島離珠宮用太陰真火煉成之寶。這
    兩妖黨定是昔年水母宮中徒眾無疑,卻為貪淫二字,迷上妖屍朽骨,形消神滅,真個冤枉
    。
謝 琳:(笑道)實不相瞞,我見初上來時諸事順手,未免看容易了些,現在才知聖姑法力高強。
癩 姑:這類人死無足惜,只是那兩道劍光和那玉葫蘆中萬年月魄寒精所煉天一玄陰真氣以及那粒
    火珠也同斷送了。
謝 琳:聖姑好端端將我們禁入火宮,也許她老人家知我姊妹不久下山,特留在此,等賜這幾件見
    面禮呢。
    (輕雲聞言,忍不住好笑。)
    
    
2**時間:接上 地點:門內 
    (二妖人繞完全陣之後,忽變成兩小人,仍在光中飛行不已,飛勢卻緩了。
    (許多風、水、火交鬥之聲,彷彿更厲。
    (跟著,門外震天價一聲巨震,神燈焰光立又靜止如恒。)
    
    
3**時間:接上 地點:門外
    (門外,煙光雜遝,狂濤怒湧,豔屍和毒手摩什同聲叫囂,雜以咒罵。
    (光霞倏地大盛,一閃之間,前面圓門忽隱。)
    
    
4**時間:接上 地點:門內
    (水、火、風、雷與拔木揚沙、金鐵交鳴之聲,一時盡起。
    (聖姑法體和玉榻後面十二屏風,一齊隱去。
    (二妖黨元神失蹤,那幢寒光連同週邊紅雲也同不見,到處都被五色光華佈滿。
    (寢宮和外間廣堂似已打通,連成一片,而且地域廣大,無邊無際。
    (豔屍、毒手同在烏金色雲光環繞之下,正在五色光海之中往來飛馳,行法甚急。
    (毒手摩什仍是原來惡相,豔屍卻比前幾次相貌神情還要獰厲得多。
    (只見她披頭散髮,面上穢汙狼藉,鐵青著一張臉,凶睛怒突,白牙森列,搖舞著兩隻瘦
    (長利爪。
    (腰懸革囊,前額、左肩各釘著七把飛刀和七枝小飛叉。
    (身有一片青綠色煙氣籠罩,外面包上一團玄霧,霧外方是妖光、煞火籠護。
    (神態惶遽,兇暴醜惡,如發狂易,改了常態。
    (這時洞中禁制似已全被引發,豔屍、毒手正以玄功變化,全力拼命施為。
    (豔屍深知厲害,死生呼吸之間,情急自不必說。
    (便連毒手摩什那麼自恃,儘管厲聲叫囂,施展神通,猛力相抗,也未似先前一味驕狂自
    (大之狀。
    (毒手摩什這才漸漸覺出厲害,對方五遁禁制威力絕大,竟是從來未見之奇,大出意料。
    (盛氣雖餒了不少,仍恃邪法高強,到真不得已時,還可犯險一拼,尚不十分驚惶。)
摩 什:(還在安慰豔屍道)無妨,有我在此,必能保你出險。
    (豔屍心雖恨極,無奈尚須此人相助合力,如與反目,勢更危急。
    (只得一面隨聲敷衍,勉與合力,準備把全身法寶施展出來,與仇敵一拼存亡。
    (一面暗中準備退路,仍在烏金雲光圍繞之下,施展玄功變化。
    (使周身俱在妖煙籠罩之下,打算少時辨清殿中門戶方位,發動邪法倒轉地府時。
    (好了便罷,稍有不妙,立即單獨遁走。
    (五色雲光上下四方如驚濤怒奔猛壓上來,二妖仗著妖光煞火抵禦,還能強力衝突,不受
    (阻遏。
    (晃眼之間,五遁威力驟轉強烈,五色光華電閃也似連連變幻明滅,阻力越大,有類實質
    (。
    (奇光騰幻,本就綺麗無儔,加上妖光中的煞火似花雨一般爆散。
    (兩下裏衝擊排蕩,更成奇觀,連旁觀者都眼花撩亂。
    (休說分辨門戶方位,連想似前衝蕩飛行,都越艱難。
    (隔不一會,烏金妖光週邊受不住五色雲光強壓,漸漸縮小。
    (共只兩丈大一團,雙方勢子逼緊,一發便自爆裂迸散,四下飛射。
    (旁觀看去,直似一片浩無邊際的五色光海之中,隱現著一團四圍火花亂爆的烏金光球,
    (在裏面滾來滾去。
    (使人心驚目眩,不可逼視。
    (毒手摩什見此情勢,越發情急,不禁暴跳如雷,厲聲咆哮。
    (拼命加強妖光煞火之力,四下亂撞。
    (五行神雷忽然相繼發動,始而現出成團成陣的大小黃光,夾著無量黃沙猛襲上來。
    (摩什才一抵禦,又化作千百萬金戈,夾著無量飛刀飛箭,暴雨一般襲來。
    (緊跟著,水、木、火三行接連出現,有的是千百萬根大小水柱,有的是狂濤一般的大小
    (影子。
    (都是前後相催,一層緊迫一層迫壓上來。
    (尤厲害是每化生一回,便相會合,加強許多威力。
    (等到丙火神雷發動,勢又為之一變。
    (千百萬火球火箭剛剛出現,五行便自合運。
    (五色神雷互相擊觸猛軋,紛紛爆炸,剛剛分裂,互一相撞,又復併合為一。
    (那風雷之勢也比先前加增百倍,互助威勢,宛如地覆天翻,海山怒嘯。
    (聲勢之浩大猛惡,直非言語所能形容。
    (毒手摩什空自發威,怪嘯狂吼,猛力抵禦,並無效用,已然行動皆難,進退不得。
    (萬分情急惶恐之下,豔屍又想起誤在毒手摩什身上。
    (再一回顧,看到那一張獰厲兇惡的醜臉,不禁怒從心起。
    (豔屍一面打點毒計,忍不住罵道)
豔 屍:你這醜鬼,不聽我話,害死我了!
    (摩什色迷心竅,明明見豔屍手掐靈訣,神色不善,竟沒想到就要反臉為仇。
    (一面仍勉強抵禦,一面強顏慰解道)
摩 什:乖乖,你莫驚惶。我本意是想為你復仇取寶,沒有打點逃路。我現在準備裂山穿地而出,
    任她法力多高,也阻我二人不住。
    (豔屍原是氣急暴怒,口不擇言,說完方恐對方激怒,多生枝節。)
豔 屍:(忙乘機回首,報了一個媚笑,佯嗔道)既有法力,還不快使出來!
    
    
5**時間:同時 地點:宮前 
    (那些雲煙光霞,本是聖姑所煉五行真氣,與五遁禁制又自不同,如放金幢,難免消損。
    (三人只將它分開,由內中穿將過去。
    (一路雲光分合起伏,風雷殷殷,不消片刻,路將走完,相隔前面寢宮殿壁約有一二十丈
    (。
    (易靜惟恐驟然出去,與豔屍相遇,或是將她驚走。
    (意欲誘敵,不等到達,先就行法開通出口。
    (哪知出口正在玉榻前面,金屏之上﹔豔屍、毒手已同入伏被困,由壁中秘徑往外走的人
    (卻看不見。
    (只見癩姑等四人帶了一個修道人的元嬰,被困在火宮法物神燈焰內。
    (未出以前,又隱聞壁外五行合運,繁響洪大之聲。
    (廣殿空空,豔屍、妖黨一個不在。
    (知道五行禁遁一經陷入,瞬息萬變,多高法力也難保其不受傷害,救援愈早愈好,分秒
    (不能延誤。
    (易靜一時情急,人還未及飛出,先將全殿禁遁止住。)
    
    
6**時間:接上 地點:火焰中 
    (癩姑等四人存身神燈焰上,始終不曾離開原地,因在五遁包圍之外,所見又是一番景象
    (。
    (見二妖孽觸動埋伏以後,先是裏外通連,成了一片光海。
    (二妖身外妖光當時縮小,陷身其內,儘管上下翻騰,往來飛駛。
    (可是並不遠去,只在方圓十丈以內左衝右突,神情慌張,甚是可笑。
    (似這樣隔了沒多大一會,神雷便已發動。)
    
    
7**時間:接上 地點:門內
    (轉瞬之間,五行合運,眼前光景立變,不特不似二妖孽所經那等險惡,所見景物迥乎不
    (同。
    (只見各色光霞逐次發生變幻,忽然一片五色光華往前一湧一捲,眼看一聲輕雷震過,寢
    (宮原景倏地重現。
    (玉榻之上,依然安坐著聖姑,一切景物陳設,與先前所見絲毫無異,二妖孽卻不知去向
    (。
    (榻後十二扇金屏風上,繁霞煥彩,突發奇光,閃幻如電。
    (隱聞水火、風雷、刀兵、木土之聲,彙為極繁碎的爆音。
    (榻前五行法物上,各突起一股指頭粗細的各色光焰,互相交錯,直射屏上。
    (那十二扇金屏已然不似實質之物,看去又深又遠。
    (屏上所有風、雷、雲、水、火、金、木、沙、土諸般形相齊生變化,發出威力,閃幻不
    (停。
    (二妖已被攝入在內,烏金色的妖光發射出各色光雨精芒,隨同滾轉,不差分毫。
    (分明二妖孽已被聖姑五遁禁制困住,四人好生驚喜。)
    
    
8**時間:接上 地點:火焰中 
謝 琳:看此情形,二妖孽已然被困,滅亡在即。可是我們也在火宮禁制之內,長此困守,也不是
    事。我們合力衝將出去如何?
癩 姑:照各位師長仙示,分明要等易師姊她們與我們會合,始竟全功。
周輕雲:(笑道)此時五遁之力全注金屏之上,二妖孽未能即時伏誅,許是乙木受制,以致牽連全
    部,減了一些威力。我看上官紅乙木遁法甚是精熟,何妨稍撤禁法,使乙木失禁,發揮五
    遁威力,試上一試呢?
    (癩姑還未及答,忽聽轟轟風雷之聲,自殿後壁內發出。)
    
    
9**時間:接上 地點:殿中
    (金屏上面五遁風雷之聲,聽似猛急,但都具體而微,聲並不高。
    (此則聲甚壯烈,彷彿四壁皆受震撼。
    (跟著一聲清磬,風雷聲止處,緊貼金屏後壁上方,霞光連閃兩閃,現出一個大圓門。
    (易靜、李英瓊、謝瓔三人,同駕有無相神光現形飛出。
    (才一照面,易靜當先,似已發覺四人被禁火宮之內。
    (因那圓門尚有一列臺階直接金屏之上,不到門外,看不見屏上所生變化。
    (易靜又是精悉五遁微妙,胸有成竹。
    (一見四人困入火宮,只知情勢緊急,忙於救人。
    (又見下面並無豔屍影跡,不等飛出,忙先行法將預掐就的靈訣往外一放。
    (癩姑等四人只覺轟的一聲,面前火花亂爆中,一片紅霞閃過。
    (身外一輕,人已離開焰頭,脫困出禁。
    (同時所有一切禁制,以及五遁風雷的繁喧一齊停止。
    (只上官紅一人因是專意寧神,注定下面青枝,目不轉瞬,儘管變出非常,急切間不曾發
    (現乃師飛出。
    (所施法力又與原設禁制無關,乙木真氣依然存在。
    (加以初當大任,謹慎非常,惟恐失措,雖已隨眾出困,未奉癩姑之命,也未收法。
    (癩姑、謝、周三人見易靜等三人飛出,心方驚喜。
    (百忙中忽又聽一聲厲嘯,眼前一暗,一片烏金色的雲光電也似疾,當頭罩下。
    (妖光煞火中擁著毒手、豔屍,二妖孽各搖舞著一雙利爪,惡狠狠正往屏面玉榻上聖姑法
    (體抓去。
    (謝琳忙催遁光上前抵禦,癩姑、輕雲也忙指飛劍、法寶迎敵。
    (〔第二二○回 月彎蕩陰霾 厲嘯一聲飛毒手  金幢壓地肺 伽音九劫起真靈〕
    (此刻屏上萬喧盡息,光煙齊收,二妖孽離屏飛出,烏金雲光立時大盛。
    (二妖孽好似驟出意料,滿面驚疑,目閃凶光,還在四顧張惶。
    (上官紅一時福至心靈,忙把飛劍和乙木真氣同時發將出去。
    (就這事機瞬息,間不容髮的當兒,乙木真氣恰將二妖來勢擋住。
    (那先天乙木神雷好不厲害,二妖孽又當元氣受創,新傷之際,竟會阻住,不得近身。
    (癩姑等三人法寶、飛劍齊施,相繼發動,易靜、英瓊、謝瓔三人也已飛出,七人一同合
    (力。
    (英瓊識得厲害,一到便將寶珠飛出,化作一團禪光,已早照在聖姑頭上。
    (二妖孽幾番衝突搶撲,不得近身,毫無效果。
    (眾人的法寶、飛劍又極神奇厲害。
    (尤其是周、李二人的紫郢、青索雙劍合璧,更是神妙莫測。
    (英瓊又是疾惡如仇的天性,鬥不一會,逕自捨了仙都二女的護身神光。
    (強著輕雲,雙雙身劍合一,往妖光煞火叢中穿去。
    (癩姑的屠龍刀,易靜的降魔七寶,以及仙都二女近所煉諸寶,無一件不是神物利器。
    (身子又在有無相神光防護之下,立於有勝無敗之地。
    (謝琳更把《滅魔寶籙》所習諸法頻頻施展,大顯神通,幾下裏夾攻。
    (二妖孽見這一班新仇敵並無一人落網受傷,自己的算計已然失敗。
    (如果此時再一敗退,藏珍、天書必為仇人所得,重將貪欲勾動,加倍情急。
    (本就有些應接不暇,哪禁得起峨嵋山鎮山之寶兩口仙劍合一來攻。
    (稍一疏神,豔屍首先受傷,雖仗邪法高強,玄功變化,不致消亡,到底受傷不輕。
    (毒手摩什還算見機,不似先前狂妄自大,一擊不中,看出厲害。
    (一面以全力運用妖光抵禦眾人法寶飛劍,一面運用玄功變化飛遁,隱現無常,飄忽若電
    (。
    (雖不曾受到傷害,一樣也是處於下風。
    (二妖孽自是狂怒憤恨,也各施展邪法異寶,欲傷仇敵。
    (無奈對方人多勢眾,各有神光法寶防身。
    (豔屍的飛叉先吃破去,飛灑了大片星雨,晃眼散滅。
    (二妖孽先還不捨放棄復仇、取寶兩層妄念,沒料到這班新出道的仇敵竟是如此難敵。
    (儘管厲聲獰嘯,大肆凶威,暴跳如雷,全無一毫用處。
    (嗣見放出的法寶紛紛斷送,每施邪法不是無功,便被謝琳破去。
    (七煞玄陰天羅雖未毀壞,竟被衝入。
    (豔屍又受了傷,漸漸看出不妙。
    (摩什急怒攻心之下,二次再生毒計,決意捨棄藏珍,專一報仇,施展軒轅老怪嫡傳最狠
    (毒猛烈的邪法。
    (倒翻地府,猛發地、水、火、風,將新舊仇敵一網打盡,同時消滅。
    (於是二妖孽互相一打手勢,毒手摩什便在暗中行法施為起來。
    (豔屍起初不是不知處境之危,不能離開毒手摩什,終是貪心太重。)
    
    
10**時間:接上 地點:榻前 
    (豔屍一眼瞥見聖姑玉榻前,神燈後面,有幾點寒光閃動。
    (目光剛注過去,緊跟著又見一片祥霞閃過,榻前倏地現出一個玲瓏剔透的玉墩。
    (上有金盤、玉魚等法器,中間端端正正放著一個玉篋。
    (豔屍夢想多年,窮搜未得的天書秘笈,連聖姑多年辛苦煉成的鎮山三寶,也在其上。
    (豔屍利令智昏之下,為想獨吞,未通知同黨,一經發現,立運玄功,飛撲過去。
    (眾人見二妖孽居然由合而分,各將法寶、飛劍紛紛飛追截殺之際,豔屍已然轉撲到神燈
    (後面。
    (豔屍目光到處,認出那幾點寒光乃是失落禁遁中的兩件水母宮中至寶。
    (那圓玉几在一片祥霞輕籠圍護之下,已全現形。
    (正要伸手攫奪,連那兩件至寶也同取走。
    (無如豔屍快,仇敵也快,易靜的滅魔彈月弩恰由身後打到。
    (豔屍全身已往玉几上撲去,滿擬手到功成。
    (做夢也沒想到,看得逼真的東西,手一下去,竟會撈了個空。
    (情知上當,心猶不甘,忽聽毒手摩什傳聲,令同速退的暗號。
    (就這微一遲疑疏神,彈月弩的寒光正好打中身上,化為無數寒星,圍繞四面,紛紛爆散
    (。
    (豔屍以前全仗玄功變化,躲閃抵禦,上來志在得寶,拼挨一下,已是失計。
    (及至撲空上當,又復心智搖惑,不能當機立斷。
    (等背心上挨了一下重的,想再飛騰變化,已是無及,元神立時受傷。
    (毒手摩什性烈如火,暴烈異常,早想施展毒手,把仇敵全數消滅,均吃豔屍再三攔阻,
    (久已憤不可遏。
    (等到準備停當,與豔屍分頭誘敵,不料反上了敵人的當。
    (迎頭方受周、李、謝諸人的法寶飛劍夾攻,猛地又吃易靜冷不防打來一粒牟尼散光丸,
    (身外妖光立被衝散一洞,不及補滿還原。
    (周、李二人看出破綻,忙運紫、青雙劍乘虛穿入,如非他精於玄功變化,人也幾乎受傷
    (。
    (恰好邪法也在此時成功,怒上加怒,急火攻心,再也按捺不下。
    (以為豔屍必按預計行事,百忙中也未看清豔屍處境不利,相隔尚遠,不及同遁,一聲招
    (呼,便自發難。
    (因為變起太快,那上下四外的風雷無異一架巨炮的火引,正在點燃,不容人思索考察,
    (就待爆發。
    (加以戰場上劍光、寶光飛馳,以及雙方所施法術帶起來的各種風、雷、水、火之聲,彙
    (為繁響。
    (如等發覺,大禍必然爆發,地府倒轉,地、水、火、風全被勾動,山崩地陷。
    (如此一來,聖姑法體必難保全,連道書、藏珍也必隨同淪陷地竅洪爐之中,化為劫火了
    (。
    (幸而癩姑從小出家,論起眾姊妹經歷,獨她最多,人又異常機警幹練。
    (震聲才一發動,便覺出它激烈猛急,有異尋常。)
周輕雲:(心念一動,立即發話,大喝)瓊妹,速發定珠妙用。謝家大妹,留心妖孽弄鬼。
    (謝瓔在暗中施展佛家法力,運用全神,與此寶合為一體。
    (及聽癩姑發話示警,心方一動,四壁上下震聲中,忽起了一種極沉悶的巨響,彷彿火引
    (燃到了火藥。
    (只為幻波池底地層石質堅厚異常,下面雖成了火海,上面還有若干丈地層,未全熔化成
    (漿。
    (可是阻力越大,蓄勢越猛,那情景好似用一片有伸縮性的軟皮,包在一個火油罐上。
    (下面烈火已將內中的油燒得滾沸,快要內燃,油煙熱氣一個勁往外膨脹,沸聲洪烈。
    (已將上層包皮衝脹起老高,晃眼工夫,便要爆炸。
    (就在這四壁上下,隨著震聲搖晃,眾人全部覺著不妙,連眨眼都來不及的當兒。
    (豔屍卻禁受不住,由勉強衝突,變成拼命掙扎抗拒。)
旁 白:(李寧傳聲大喝)速展七寶金幢,鎮壓禍變!瓊兒速護法體!
    (謝瓔業已發覺,那亙古難見的奇災浩劫,也將猛然爆發。
    (七寶金幢神妙無窮,不可思議。
    (謝瓔心念動處,一座金霞萬道、彩焰千重、通體祥輝閃閃、七色七層的金幢寶相,忽自
    (謝瓔身後飛起。
    (端的比電還急,當時長大,矗立殿中。
    (每層祥光中,各射出一片極強烈耀眼的精芒光氣,往上下四處交織射去,再自動地徐徐
    (轉了一轉。
    (本來地底有一股極猛烈的大力,帶著一種極奇異而又沉悶的巨震,剛在狂湧而上。
    (洞頂四壁受不住巨力震撼,已在一齊晃動,搖搖欲崩。
    (地面也似吹脹了的氣泡,倏地往上噴起老高。
    (眼見危機一髮,恰巧金幢已出,立即鎮住。
    (寶光照處,洞頂四壁寧靜復原,地上的大泡也已平復如初。
    (地底本來似開了鍋的沸水,水、火、風、雷宛如海嘯天崩,轟轟怒鳴。
    (說也奇怪,自從金幢徐徐一轉,轟聲頓止。
    (只聽一片極繁密的騷音響過,跟著似地動一般,全洞上下,略微搖晃,便已寧息無聲。
    (這時豔屍深入玉榻之前,挨了易靜一彈月弩。
    (過於急怒慌亂,不由亂了章法,但是仍未忘情天書、異寶。
    (明明聽得毒手摩什暗號,照著預計本應先自退下,隨同發難。
    (在這千鈞一髮的生死關頭,如何能有尋思工夫。
    (微一遲疑,毒手摩什已先下手發難。
    (豔屍則想起不能再延,猛瞥見前面敵人身後飛起一幢七層金霞。
    (看出是件具有無上威力的佛門至寶,不禁神魂皆顫,一聲厲嘯,運用玄功,往外飛去。
    (豔屍本極機警狡詐,逃時不特隱了形影,並還施展身外化身之法,幻出一條人影,聲東
    (擊西。
    (在一片妖光環繞之下,故意往斜刺裏飛去,真神卻由右側相反方向加急飛逃,掩飾絕妙
    (。
    (那護身妖光,又是一件真的法寶,多高法力的人,也易被她瞞過。
    (癩姑見豔屍逃時,妖光隱現,心疑有詐,正指屠龍刀堵截,口中大喝)
癩 姑:留神妖屍化身隱遁!
    (話才出口,那帶有妖光的假豔屍,吃金幢精芒射中,也沒聽有響聲,但已消滅無蹤。)
謝 瓔:(忽聽喝道)該死妖屍!我看你哪裡逃!
    (循聲一看,金幢下面竟多了一個豔屍影子。
    (同時殿門前一片金光雷火斂處,李寧已現身形,手止眾人,不令往外追趕。
    (英瓊、輕雲、易靜正往前追去,毒手摩什已然當先逃走。)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