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第64集 地點:石壁中
    (易靜、謝瓔、英瓊在寶幢金輪徐轉下,快速前進。
    (寶光照處,那堅逾金玉的右洞壁漸漸消融,也並未見有碎石和裂紋,自然內消。
    (已現出一個丈許大小,與金輪一樣形式的大洞。
    (不僅地位合適,十分美觀,尤妙是四邊棱角,圓平齊整,宛如天成。)
李英瓊:這門好像本來就有,還要使它復原麼?
易 靜:(笑道)我不料此寶如此神妙,不可思議。你看開門之處,石質已然被消化,不見殘礫,
    形式又好。多此一門與妖屍所開秘室小徑相通也好,就留下它吧。
    (英瓊性急,見門內有一甬道橫在前面,暗影沉沉,隱隱聞得風雷之聲,欲縱遁光當先飛
    (進。
    (易靜一把拉住)
易 靜:瓊妹不可造次,內裏這些埋伏禁制,不特比外層還要厲害,並還各具有妙用,隨時分合。
    (英瓊聞言止步,易靜隨令謝瓔暫收金幢,自己居中,謝、李二人為左右輔,各縱遁光,
    (一同飛進。
    (入口左轉,上了正路,把遁光放慢。
    (順著途徑,一路留神戒備,緩緩向前飛去。
    (這複壁秘徑,寬窄大小高低均不一律。
    (入口一段,宛如一條極高的夾壁巷,寬僅七尺。
    (因其通體俱在聖姑仙法禁制之下,內裏霧氣濃密,一望沉冥,看不出離頂多高。
    (易靜一心想試驗金幢妙用,又自恃法力和身帶諸寶,未照總圖所示,將沿途禁遁止住。
    (初上路時,只覺出暗影中含有一種奇怪力量,上下前後都有吸力,將人抵住。
    (無論進退,俱有阻滯,比起尋常飛行,迥乎不同。
    (三人功力均深,劍遁又極神妙,倒是阻不住。
    (知是應有現象,也就不去睬它。
    (去不多遠,漸覺身後和上下兩方吸力加重,越往前越厲害。
    (地勢也突易升為降,驟然下落數十百丈。
    (除兩側加寬外,來去兩途和上空都是一望沉冥,渺無邊際,三人那麼高明的慧目法眼,
    (均看不出一點影跡。
    (易靜知已入伏,不知何時觸發禁制,生出險阻危害。
    (因須貼地低飛始能循徑前行,不致走迷,囑咐二人小心戒備,貼著原地面緩緩下降。
    (正在留意觀察,並告知謝瓔準備好了七寶金幢,隨時應變。
    (猛瞥見前途暗霧影中,似有豆大一粒火星閃了一閃。)
易 靜:(忙喝)二位妹子,小心埋伏!
    (一言未畢,那前後左右的濃霧,好似一片油海遇火,當時一齊燃燒。
    (化為無邊火海,火浪千層,爭向著三人湧到。
    (同時上空更飛墮下一座火山,千百片烈焰赤雲當頂壓下。
    (火勢既極狂烈,中間還有不可思議的奇怪吸力,威勢驚人已極。
    (三人本有準備,見此情形,不約而同各將法寶相繼發出。
    (仗著三人法寶各有妙用,英瓊牟尼珠尤為神妙,一片祥光,將一行三人罩定。
    (那上方和四處的火浪儘管爭先湧來,到了祥光圈外,全被阻住。
    (赤熛烈焰鬱怒莫伸,自相翻騰排蕩,終是不能近身。
    (三人再往前進,也頗艱難,其勢又不能停留。
    (易靜雖具成算,為想試驗金幢威力妙用,只率李、謝二人同運玄功,由火海中強力衝將
    (過去。
    (那火阻不住敵人,似極震怒,轟的一聲大震過處,火勢忽似狂潮一般捲退下去,隨起了
    (極猛烈的罡風。
    (這風比起謝、李二人先前所遇,又自不同。
    (勢如山海,迎面當頭壓倒,風力之大,從來未遇。
    (三人連施法寶、飛劍,加上謝瓔的有無相神光護身,也僅只不被衝退,前進卻越發艱難
    (。
    (四外烈火剛剛下去,吃罡風一吹一捲,倏地由分而合,化作碗缽大小的火球,似雹雨一
    (般,重又夾攻上來。
    (吃寶光、神光一擋,立化作震天價的霹靂,紛紛爆炸。
    (每團雷火震過,便化成一片火雲,包在三人護身光圈之外,漸漸越包越厚圍成了一個大
    (火團。
    (那無數的火星,便在裏面自相衝壓排蕩,彙為繁響。
    (風勢本是越來越猛,三人護身光華吃火雲包沒,無異實質,火球一加增,阻力也隨同加
    (大。
    (不特前進越發艱難,身上也似加了極重的壓力,尤其那轟隆的萬雷交哄,與呼呼的罡飆
    (怒嘯之聲。
    (雖在寶光、神光圍護之下,也震撼得使人難耐。)
李英瓊:(首先發急道)癩師姊姊她們四人尚與二妖孽惡鬥,勝敗難知,全仗師姊的總圖和謝姊姊
    的七寶金幢往援。照現在的情勢,何時才能趕到哩?
    
    
2**時間:同時 地點:室外
    (謝琳初次經歷,和癩姑、輕雲一樣,只知豔屍已用五行大挪移法換了地方,身已不在原
    (地。
    (洞中原有禁制埋伏,本就厲害非常,況又加上二妖孽全力施為,自然其力更強。
    (豔屍既恐無功,意欲一舉便致死命,雖然移來,隱忍未發,只仗妖光掩護,陰施毒計。
    (妖光以外一片混亂,暗影昏沉,渺無邊際。
    (謝琳把《滅魔寶籙》上的三陽降魔神焰和五火神雷相繼施展出來。
    (只見金光寶焰、五色神雷火花似雹雨一般發將出去。
    (再加上原發出去的刀、劍、法寶,電掣虹飛,威力立時大增。
    (初意這一發動正法,縱令妖光難破,別的妖術邪法定必失敗。
    (哪知豔屍用的是聖姑所遺諸般禁制,謝琳所施二法不特未能得手,反倒引發內中妙用。
    (癩姑畢竟經歷得多,見謝琳所施諸法毫無反應,妖光依舊強烈。
    (知道自來遇上妖術邪法,最可怕的就是這等測看不出對方虛實動靜,而自方所用法術、
    (法寶不能見到實效的混沌景象。
    (再者洞中原有五遁禁制,何等神妙,豔屍斷無不用之理,怎會不見形跡?
    (越想越覺形勢不佳,忙對謝、周、上官三人道)
癩 姑:妖光甚強,聖姑禁法不顯形跡,破法的人尚未到,快將各人法寶飛劍收回來吧。
    (謝琳經時一久,也自生疑,聞言立被提醒。
    (想起下山以前父親所示機宜,說得洞中禁制那等厲害,尚是大概,詳情未便先泄。
    (自己因見進門容易,消滅豔屍肉體那麼順手,又恃有伏魔神通,因而把事看易。
    (照眼前形勢觀察,單是二妖孽已夠應付,何況父親所說景象尚未現出,分明不是易與,
    (如何輕敵起來?
    (謝琳本是機智絕倫,心念一動,立把先前輕敵之念去了多半。
    (輕雲、上官紅虎穴重往,深知厲害,更不必說。
    (忙照癩姑之言,四人各把飛劍、法寶假作勢衰,徐徐收回,不再似前追逐往來,疾馳遠
    (去。)
謝 琳:癩姊姊言得極是,伏魔諸法連用無功,妖光之外必然伏有禁制。可將法寶、飛劍集合一處
    ,移作前鋒。再各用神雷合力當先,專一衝蕩妖光,姑且隨意前進,試上一試。
    (癩姑也覺不妨拼一下試試,便即應諾。
    (四人隨把飛刀、飛劍、法寶聚向護身神光之處。
    (同時癩姑和周、謝二人各掐靈訣,運用玄功,合力發動神雷。
    (這時那烏金色雲光越來越盛,勢也越疾,似排山倒海一般。
    (閃變起無限金星,飛花電舞,四方八面潮湧而來,正當萬分猛惡之際。
    (四人為想增強神雷威力,原是同時發動,只聽霹靂連聲,一片震過,金光雷火紛紛爆散
    (。
    (妖光似驚濤駭浪一般騰湧中,剛覺出雷聲沉悶,妖光各為排蕩,立即合攏,未怎擊散,
    (勢轉加強。
    (倏地眼前一暗,四外妖光忽然一閃全隱,豔屍和毒手摩什也不見蹤跡。
    (阻力雖去,神光以外仍是一片沉冥,宛如置身黑暗世界之中,什麼也看不見。
    (各人試將法寶、飛劍放將出去,探查遠近。
    (只見一道道的劍光、寶光在暗影中向前疾駛,既無止境,也不能照見別的人物影跡。
    (謝琳施法由手上放出兩道光華,照向前去,也是如此,身上卻是輕鬆得很。
    (本來四人以為身已入伏,恐有疏失,只得將法寶、飛劍招了回來。
    (道者朱逍遙元神自從遇救,到了神光裏面,朝四人拜謝之後,便由口中噴出一股青氣,
    (將身托住,趺坐其上,彷彿入定神氣。
    (四人見他兵解之後尚有如此功力,外有神光保護,不畏侵害,應敵正急,無暇多言。
    (又當他煉氣凝神之際,未便相擾,一心對外,均未顧及和他說話。)
朱逍遙:(發出極微細的聲音說道)諸位道友此時已被移向中洞,中央戊土乃聖姑生化之地,中宮
    主位所在,與此洞癸水相克相生。諸位道友只要身在光中,不出光外。時機一至,便可轉
    敗為勝了。
    (三人方覺道者所說雖是好意,除指出地係中洞以外,俱都無關宏旨。
    (道者說完前言,便自四面張望,神情似頗緊張。
    (心疑有故,猛瞥見左側暗影中飛來一團邪霧,中現豔屍,披頭散髮。
    (其臉上鮮血狼藉,目射凶光,口角微帶獰笑。
    (神光以外,暗霧沉沉,一片昏黑。
    (如非四人慧目法眼,豔屍又穿著一身素白,直看不真切。
    (其來勢特快,彷彿暗夜荒郊,突由側面飛來一個厲鬼,神態比前還要兇惡得多。
    (到了近側,便咬牙切齒,戟指厲聲咒罵不已。
    (癩姑、謝琳見豔屍隱而又現,不是佈置停當前來誘敵,便是自己一行身已入伏。
    (豔屍故意激怒自己出手,以便五遁禁制生出反應。
    (事已至此,終須一鬥,出手不出手俱是一樣。
    (不過豔屍玄功變化頗不尋常,既敢對面,必有所恃,多半出手也傷她不了。
    (暫時仍守在神光以內,只在暗中準備,乘隙出擊,並推測門戶方向,相機而作。
    (但聞豔屍咒罵之聲,視同犬吠,竟是為那姓朱的道者而來。
    (原來豔屍窮兇狠毒,基於天性,生平睚眥必報。
    (一與為仇,不將對方酷虐殘殺,決不甘休。
    (那姓朱的道者雖為她而死,但是死前先已悔悟警覺,只以一死了卻孽緣,為轉世重新參
    (修正果之計。
    (死後元神又和仇敵一路,情同背叛,由此可見仍有由迷網中跳出的人。
    (似此絕無僅有的事,豔屍視同奇恥大辱,忍無可忍。
    (癩姑先只當她故意罵陣誘敵,以為法寶、神雷傷她不了,不願無的放矢。
    (漸漸聽出妖屍認定情人內叛,引敵上門,毀她那副豔骨。
    (此舉直動了真氣,並非偽裝。
    (仇深恨重,只願毒口泄忿,欲使對頭聞說少時所受奇慘,心神震悸。
    (謝琳早就準備好伺機一擊,不問成功與否,且先試試。
    (能傷妖屍更好,至多引發埋伏,也比長此對耗強些。
    (見癩姑一味注視妖屍,遲疑不動,便扯了一把。
    (癩姑忽然心動,想起妖屍此舉出乎常度,也許惡貫滿盈,情不由己,忙即點頭會意。
    (跟著一個暗號,冷不防,四人把飛刀、飛劍、法寶、神雷齊朝妖屍猛發出去。
    (〔第二一七回 四仙現形  群鬼齊遁〕
    (豔屍心中首鼠,不知如何是好,更不知中洞外層法物早被仇敵破去。
    (誤以為敵人只要出手,不特傷害不了自己,必將戊土禁制勾動,外五行禁制隨以相生。
    (如能就此殺敵,省卻往中洞內寢宮涉險更好。
    (認定眼前仇敵全成了網中之魚,正罵得起勁頭上。
    (沒想到毒手摩什煞光一撤,失了防禦。
    (對方那些神物利器雖不能衝向禁圈以外,在圈內照樣具有極大威力妙用。
    (本未防到,忽然同時夾攻,焉能禁受?
    (癩姑等四人因先前刀劍、法寶無功,也未想到豔屍會受重創。
    (大家出手原快,癩姑的屠龍刀尤為神妙迅速,一道紅光當先而出。
    (豔屍瞥見敵人突然發難,只將身形飛向一旁,手掐靈訣往外一揚,滿擬戊土禁制必要發
    (動。
    (誰知黃光一閃之下,仇敵刀光已然臨頭,這才覺出不妙,忙施玄功變化逃遁,已是無及
    (。
    (癩姑屠龍刀首先攔腰而過,跟著周、謝、上官三人的飛劍、法寶也急如閃電,相繼飛到
    (。
    (除輕雲出手最遲,青索劍只掃中一點芒尾外,下餘全部奏功。
    (謝琳更是心靈手快,神目如電,瞥見這次豔屍居然受傷,不問能中與否,覷準逃路,又
    (補了一神雷。
    (豔屍連受重創之下,身形已被飛劍、法寶分裂。
    (當時不及復原,接連兩聲厲嘯,化為幾縷飛煙,投入暗影之中遁去,一閃即隱。
    (癩姑等四人見此情形,心氣愈壯,立縱遁光,姑試往豔屍逃路衝去。
    (剛一起飛,猛又覺出天旋地轉,光景越發黑暗。)
    
    
3**時間:同時 地點:石室 
    (謝瓔既念同胞,復慮良友,心裏著急,念頭一動,立即激發。
    (也沒等主人行法運用,便由身後現形飛起,又照例是以強應強,一出便具極大威勢。
    (只見一幢七色的金光霞彩,突由三人光圍中升起七層法物,一齊轉動,同射出一色精芒
    (。
    (四邊一圈繁霞彩焰,一齊往外湧射出去,緊壓光圍外面的火雲,好似狂風之掃浮雲,立
    (被衝散,蕩將開去。
    (跟著寶光大盛,四外火球只要挨近,便即震裂,化為縷縷殘焰而散。
    (罡風雖仍強烈,狂吹不已,可是一與光霞相接,便向兩邊分散開去。
    (阻力銳減,後面吸力也自消滅。
    (三人身上立輕,行動自如。
    (易靜暗中留意,見狀大喜。
    (因知聖姑禁法變化無窮,生生不已,暫時雖為金幢所破,必有餘波,且更猛烈。
    (易靜知道兩敗固是不妙,如將秘徑埋伏破去,再重設施便難。
    (好在此寶妙用已見一斑,此處已無庸再試。
    (便乘罡風未變化之際,暗中行法,手掐禁訣一指。)
易 靜:(口喝)風火已退,大妹請將法寶收起,到了前面關口再用吧。
    (風勢忽止,金幢寶光也自減縮十之八九。
    (易靜見狀,心中越發驚贊。)
    
    
4**時間:接上 地點:陣中 
    (癩姑等四人一見又是適才初斬豔屍肉體時景象,正戒備間。
    (倏地眼前一亮,毒手摩什的七煞玄陰天羅又閃現出千萬層烏金雲光,排山倒海,四方八
    (面潮湧而來。
    (四人覺著,還是煞光妖法厲害,照例不進則退,越逼越緊,難於相持固守。
    (謝琳忙即運用有無相神光,任擇一面,奮力前衝。
    (衝了一會,癩姑見妖光雖極強烈,豔屍、毒手全未現形,方覺有詐。
    (眼前光景忽又一暗,隨著煞光變滅之間,面前忽轉清明,現出一片實在景物。)
    
    
5**時間:接上 地點:宮室
    (眾人定睛一看,這地方乃是一處高大庭堂,通體似一大塊美玉、由內裏挖空鑿成的宮室
    (,上下四壁俱是渾成整玉,不見一絲縫隙。
    (溫潤光滑,煥影浮光,祥輝自生,明如白晝,更見不到絲毫妖氛邪霧。
    (那玉宮通體作長方形,橫闊約十五六丈,外壁是一圓門,不知如何走進。
    (門外煞光邪霧依舊濃烈,卻不能侵入門內一步。
    (左半壁前設著一個大蒲團,旁列鍾、盤、木魚,各有欄架,似是主人參禪誦經之所。
    (右壁空無一物,只玉壁當中有一大圓圈,色黃如金,深入玉裏,彷彿天生成的玉斑,不
    (類人工法力所為。
    (只是圈作正圓,整齊已極,並無分毫暈痕。
    (乍看頗似玉壁上鑿一個大洞,再將一塊黃金嵌入,嚴絲合縫。
    (此外,全室空曠,更無別物。
    (只當中地上現出丈許寬一條淡青色的界痕,由身後圓門起直達裏面。
    (其直如矢,也是十分整齊,估計約長在二十丈以外。
    (盡頭處又是一個極高大的圓門,看去甚深,氣象莊嚴,甚是雄偉。
    (門內兩旁似有空室,卻看不出實在景象,知已到了中洞內層聖姑靈寢所在。
    (四人細一諦視,立悟聖姑法力的精微奧妙。
    (原來當地共是內外兩層宮室,連同外間廣堂,共是三層。
    (頭層長方形,長僅十丈左右。
    (再往前去,便是通寢宮正門的甬路,但比外間窄不了許多,長卻有數十丈。
    (乍見前面乃是虛景,隨人心意自生幻相,非寧神定慮,仔細觀察,看不出它實在遠近。
    (四人因是適才妖光中運用法寶、飛劍全力向前猛衝,忽然到此。
    (又見門外妖光邪氣尚在蒸騰暴湧,卻不能侵入雷池一步,心疑誤打誤撞,無心中撞來此
    (地。
    (邪不勝正,一行脫出七煞玄陰天羅,二妖孽不是被正法隔斷在外,便是不敢闖入。)
    
    
6**時間:接六十四集 地點:宮室
    (謝琳、癩姑、輕雲、上官紅、朱逍遙五人被困。
    (忽聽豔屍隱隱叫囂之聲,由門外傳來,似在和毒手摩什爭論。)
    
    
7**時間:接上 地點:門外 
豔 屍:(怒喝道)幾個賤人已經入網,眼看倒轉禁法迫其入伏。為何自己僅僅離開這一會的工夫
    ,便被衝破玄陰天羅逃走,不見形影?
摩 什:仇敵擅長隱形,此時必然尚在網中。如被衝逃去,以自己的法力,斷無不察之理。
豔 屍:(失驚道)糟了!這裏正是老賊尼的寢宮正門,因總圖未得,此洞只此一處,不能隨意封
    閉,莫要被敵人無形中誤撞進去。那天書、藏珍俱在五行殿百寶龕內,萬一失去,如何是
    好?
摩 什:不要說了,此話如被仇敵聽去,豈不等於提醒?
豔 屍:你暫時仍守在這裏,我由秘徑入內,索性先把那半部天書取下,並把禁制引發。
摩 什:且讓我由正門入內搜敵,先試一試。
豔 屍:你初來不知深淺,恐這眼前門戶你就尋不著,如何可以犯險妄進?
    (毒手摩什不服,施出邪法搜索門戶。)
    
    
8**時間:接上 地點:宮室 
    (因此煞光閃變愈急,勢更猛烈,兩番在門前疾馳而過,卻未進得門來。
    (癩姑等四人在門內看得逼真,因聽豔屍這一派話,俱料此來由於聖姑法力暗助。
    (門內人的言動,豔屍竟一點也不知悉。)
旁 白:(豔屍笑道)我的情郎,你看如何?老賊尼實是厲害,這不是負氣好勝的事。還是少安勿
    躁,乖乖由我一人前去,比你同去穩妥得多呢。
    (癩姑等四人知道豔屍要由別的秘徑入內,多半還許是在面前出現。
    (又聽出那半部道書是豔屍的催命符,藏在寢宮一盞神燈後面。
    (豔屍為防落于敵手,不等子夜大舉,冒險先來竊取,不由全動了心。
    (癩姑等四人等了一會,不見動靜。
    (心疑豔屍已由秘徑入內,意欲犯險試探著往裏壁圓門中走入,窺伺豔屍進來也未。
    (總算知道當地埋伏重重,一直未敢大意,又防豔屍捷足先登,取去天書,準備堵截。
    (各把飛刀、飛劍以及一切應用法寶準備停當。
    (四人剛待緩緩飛進,猛瞥見左壁那團金色圓圈忽似電光一閃。
    (全圈立隱,現出一個同樣大小的圓洞門。
    (青光電漩中,豔屍突由洞內斜飛而出,勢甚神速,卻不向裏壁圓門直飛。
    (先由左壁斜飛出來,到了前面青色界畫的甬路之上。
    (然後沿著左邊界線,時高時低,燕子戲水勢般接連三個起落,往前面圓門飛去。
    (豔屍明知仇人對面,竟不再顧,一味前飛。
    (好似十分匆迫,惟恐被四人搶了先的情景。
    (四人先聞二妖孽門外密語,已有先入之見。
    (再見豔屍那等飛法,慧目注處,又看出幾分趨避。)
謝 琳:(首喝)快進!
    (癩姑、輕雲也均未及尋思,逕在神光護身之下,四人一同急追上去。
    (雙方勢子都快,原是首尾相銜,等到門前,豔屍忽然一晃無蹤。
    (豔屍前進之勢甚疾,四人未免追得也太急了些。
    (加以覷準豔屍起落之處緊緊追逐,不差分毫,沿途並無阻力和什異兆。
    (便把前言信以為真,惟恐豔屍先將道書奪去。
    (情急勢猛之下,暗中又將禁制引發,不容瞬息,便已入門。)
    
    
9**時間:接上 地點:門內 
    (這裏四人飛入門內一看,那門高約九丈,寬約兩丈,作長圓形。
    (外觀已極壯麗,內裏更是祥光瑞彩,靜美莊嚴。
    (當地乃是一間極高大的玉室,上下四壁通是整片碧玉,甚是空曠。
    (只當中地勢微微隆起,成一方台,有兩級不到半尺高的臺階。
    (臺上有一個三丈大小圓形的白玉榻,四邊無欄。
    (榻上端端正正坐著一個妙齡少女,身著一件薄如蟬翼的白色禪裝,頭上卻有又長又黑的
    (秀髮,披拂於後,沿及兩肩。
    (一手指地,一手掐著印訣,十指春蔥也似。
    (下面赤著一雙其白如霜、看去柔若無骨、而又瘦如約素的玉足。
    (安穩合目,趺坐其上,口角微帶一絲笑容。
    (容光更似朝霞,玉朗珠輝,宛如華鬟天人現真妙相,光彩照人,望之自然生敬,不敢逼
    (視。
    (那白玉榻後環立著十二扇黃金屏風,隱現風、雲、雷、電、水、火、刀箭、林木、黃沙
    (之形,金光燦爛,閃變不停。
    (榻前立著一盞白玉燈檠,佛火青瑩,光焰若定。
    (燈側地上插著一柄金戈,長只尺許﹔一根樹枝,彷彿剛折下來,晨露未乾,青翠欲滴﹔
    (此外有一個盛水的小金缽盂,一堆金黃色的沙土。
    (為物俱都不大,一樣接一樣做一圈環起。
    (最奇的是四人一進門來,先是豔屍不見蹤跡,再見室中景象十分祥和安靜,又知榻上坐
    (著的就是聖姑。
    (身在禁中,以為那十二扇金屏中蘊五行和風、雲、雷、電,便是寢宮中的禁制埋伏中樞
    (。
    (不特那五行法物一樣也未看見。
    (一心還在打算同去榻前,向聖姑禮拜通誠之後,再去尋找豔屍所說榻前神燈和燈後所放
    (天書。
    (正往前走,癩姑、謝琳、輕雲三人在前,忽聽低喚)
上官紅:二位師叔,請看這位朱道長為何如此?
    (三人忙即回顧,那道者元神本和上官紅並肩在後。
    (這時忽然滿面驚懼之色,作出奮力強掙,大聲疾呼之狀。
    (手也往後亂指,偏是有形無音,一字也聽不出。
    (情知有異,忙向所指之處回頭,這才發現那五樣法物陳列在身側不遠,業已走過。
    (這麼空曠通明所在,明顯顯放著五樣奇怪東西,尤其那座神燈有一人多高,兀立在中。
    (憑四人的目力竟會一人未見,直似本來隱起,突然出現光景,心已奇怪。
    (分明行離玉榻前面臺階僅丈許遠近,就這聞聲回顧略一掉頭之間,竟會遠退出了好幾丈
    (。
    (謝琳心還有恃無恐,癩姑等三人久為聖姑先聲所奪,成見甚深,俱都驚疑起來。)
周輕雲:(首先向謝琳道)二姊留意,此是五行法物。莫非中了妖屍誘敵之計,陷入埋伏了嗎?
    (一句話把眾人提醒,終是久經大敵,蒙昧只是暫時,一經警覺,忙即鎮攝心神,忙喚)
癩 姑:大家先勿妄動,我們已陷入伏內,少時五遁威力便要發作。千萬各人守住心靈,不可自恃
    。
    (謝琳一則不知聖姑暗助,發作不快﹔二則無什經歷,人又十分天真好勝。
    (見癩姑連聲疾呼,眾人面上全現驚懼之色。
    (而那五樣法物依然安安靜靜環列地上,並無異兆,心中暗笑眾人膽小張惶。)
謝 琳:(微笑答道)妹子雖然皈依日淺,但這有無相神光,卻是諸邪不侵。毒手摩什那等厲害的
    煞光,尚且衝破,何況聖姑正在坐關。你看這五行法物不還是好好的麼?
    (癩姑方覺謝琳口氣誇大失檢,想要設詞勸阻,已是無及。
    (倏地一片祥光閃過,地上五行法物全都失蹤。)
    
    
10**時間:同時 地點:中洞門徑 
    (謝瓔因金幢未聽指揮自行飛起,出於意外,勢又絕猛。
    (吃驚之下,惟恐和先前救人時一樣,制它不住。
    (全副心神貫注其上,並未看出風退是由於易靜照圖所得暗中制止,依言收了金幢,二次
    (同進。
    (這一帶風雷之禁一被止住,前行便無甚大險。
    (只是徑路盤纖曲折,高下迴旋,歧路交錯,每條路口均有門戶關閉。
    (經易靜用蓮花玉鑰一指,立即開放。
    (這才看清此中門徑重遝,如此繁複,謝、李二人好生驚奇不置。)
易 靜:(笑道)這只是按照九宮八卦、五星躔度,就著原有風、雷、水、火地利設施祭煉而成。
    各小門戶上禁制埋伏,多屬風雷五遁,有此玉鑰即可開通,還不甚難。倒是前面有兩層通
    往中洞的門戶,因與聖姑坐關的五行殿中樞要地相連,禁閉嚴緊,堅固已極,開通實是艱
    難,恐還要借重大妹七寶金幢一用呢。
    (謝瓔含笑應了。
    (易靜用功最勤,又精細,早把總圖上所指途徑門戶參悟極熟。
    (除卻開頭一段,以後三人便並肩飛行,至多遇到各路交錯之處,略微辨認宮位躔度,即
    (行通過。)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