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第六十一集 地點:甬道出口 
    (〔第二○七回 穹頂舞寒星 滄海蹄涔迷鬼主  祥宮傷煉士 珠光劍氣護仙娃〕
    (周、李二女見北洞甬道甚是安靜,以為可以照路走出,少了顧慮。
    (二人略微計議,便用師傳啟門靈符,如法施為。
    (先朝那左壁上黑門連劃了幾下,一口真氣噴去,把手一指,一聲輕雷過去,小門立開。
    (二人都是心急出險,立縱遁光飛入。)
    
    
2**時間:接上 地點:甬道 
    (飛了一陣,英瓊見那道路甚寬,壁上時畫有烈焰之形,越往前,越覺不對。
    (方喚輕雲暫停商議,別尋途徑,忽聽烈火風雷之聲,心疑豔屍邪法。
    (英瓊抬頭一看,前面拐角飛來四道青白光華,後面緊緊帶著一片烈焰,似潮水一般急湧
    (而來。
    (沿途上下彎環甚多,拐角相隔甚近,先未警覺。
    (突然出現,料定是妖黨發動火遁,迎頭堵截。
    (兩下裏來去之勢都快,退避無及,一下撞了個迎頭。
    (英瓊性急,因為一路平順,先又行法開門,劍光恰在此時分開。)
李英瓊:(領路當先,大喝)姊姊快上前,與我一齊殺了這個妖黨再說。
    (聲到劍到,英瓊連人帶劍已往那四道光華中射去,紫虹如電,當頭一道白光首先相遇。
    (來人正在覓路飛遁之際,猛瞥見前面青紫兩道劍光銜尾相聯,在一團佛光籠罩之下,迎
    (面急馳而至。
    (未及出聲答話,兩下裏業已撞上。
    (緊隨身後的輕雲乍見之下,也誤認來的是妖人黨羽。
    (再定睛一看,內中只有一道青光微帶邪氣。)
周輕雲:(剛看明來人相貌,忙喝)瓊妹且慢,不是妖黨。
    (話未說完,一聲厲嘯,當頭一人已經負了重傷,白光也被紫光絞為兩段。
    (猶幸那人是個能手,同伴法力也頗高強,一見變生倉猝,立即上前救護。
    (英瓊也認出這四人正是衛仙客夫妻和兩同黨,受傷的人是個長髯道者。
    (雙方相對時,後面火潮即將湧到。
    (辛凌霄因見後有烈火,前有強敵,既要救護受傷同伴,又要禦火。
    (百忙中咬破舌尖,向後噴去。
    (一片紅光飛出,才將烈火阻住,但略一緩勢,又湧了上來,勢更較前猛烈。
    (英瓊見火湧到,立即乘機上前,把聖姑所賜抵禦丙火的法寶先天水母坎金丸發將出去。
    (揚手只是酒杯大小,一丸精芒電射的金光,一經近火,立生妙用。
    (化為數十百丈大小一片烏光玄霧,那怒潮飛湧一般的烈焰立被阻住,不得上前。
    (眾人身上也立轉清涼,先前炎熱烤炙之勢,一體冰消。
    (英瓊素來不善詞令,又以適才飛劍雖是誤傷,但對方視己也無異仇敵,不甘輸口賠話。
    (當轉身施為之際,本就防到衛仙客等人不肯甘休,一面用法寶抵禦烈焰,一面暗中戒備
    (,偷覷四人神色。
    (衛仙客瞥見同黨忽為英瓊飛劍斷去一臂,不禁勃然大怒。
    (英瓊業已發覺錯下了手,由身側飛越上前,與辛凌霄相繼抵禦後面火攻。
    (那受傷道者,正是衛仙客舊日同門師兄、銀泥島主東方皓,如非玄功奧妙,應變神速,
    (命也不保。
    (沙亮運玄功,化作一縷青煙,由敵人身側,將自己在百忙中用作替身的一條斷臂搶到手
    (內。
    (衛仙客夫妻本在最後,見同伴受傷,立即搶將上來。
    (東方皓見衛仙客就要出手報復,忙使一眼色)
東方皓:衛賢弟,來人也是受了妖屍之愚,無心之失,我們莫認錯了。
    (沙亮又看出來人便是入洞不久,由東洞退出時所見峨嵋二女弟子,曾與衛氏夫妻雙方結
    (怨。
    (此刻正需人相助,合力出險,如與為敵,豈非至愚?)
沙 亮:東方道友玄功奧妙,雖受誤傷,少時即可復原。最好先離此地,想法除妖。
東方皓:這裏當離水宮不遠,這二位道友適由木宮進攻,今忽至此,想由北洞水宮轉來。如我料得
    不差,由此破洞出去,就不難了。
    (衛仙客聞言雖被提醒,無如大難不久將臨,仍在固執成見,恥於轉口。
    (知道峨嵋與昆侖原有淵源,但盼不與結仇最好。
    (輕雲一聽話音,頗有事急求合之意,正如所願,立即接口笑答道)
周輕雲:愚姊妹果由北洞攻出,已將近把甬道走完。李師妹見來勢猛惡,未免心急了些,致有此失
    ,愧歉萬分。此時也無暇多談,如蒙鑒諒,且先合力攻出洞去再說,如何?
    (東方皓和沙亮剛覺同仇敵愾,自應如此。
    (忽見前面烏光玄霧蕩漾中,一聲斷喝,飛來兩個通體煙光環繞,赤身露體的男女妖人。
    (才一對面,手各一揚,首先飛出兩團血焰紅霧,脫手展開暴脹,潮湧一般朝眾人身前飛
    (來。
    (還未近身,便覺血腥奇穢之氣刺鼻難耐。)
東方皓:(大怒)無恥妖孽,豬狗不如,憑著一點穢血餘腥,也敢猖狂!
    (話才出口,獨手一揚,一片玄霧夾著數十點酒杯大小晶瑩奇亮的青色精光,當先飛起。
    (迎著血焰只一裹,那數十點青光便紛紛爆裂開來,聲甚清脆,不似雷聲猛烈。
    (每有一點爆散,便化為百千青色光芒,雨箭一般四下飛射,光卻強烈。
    (那血焰紅霧立即燃燒,化為暗赤色的濃煙,四下飛散。
    (東方皓手再一指,外面那片玄霧立即將他包沒在內。
    (女妖人披髮赤身,一絲未掛,身白如玉,粉膩若酥,生相妖豔已極。
    (雖在對敵,仍是媚眼流波,巧笑盈盈。
    (見妖法破去,也未發急,一聲媚笑,喜孜孜望著東方皓和衛仙客、沙亮三人,口誦邪咒
    (,待要施為。
    (那男妖人身後,背著一個大黑葫蘆,生相卻極醜陋。
    (膚作紫黑,身材高大,狼面鷹目,頷繞虯鬚。
    (身上青筋怒凸,宛若蚯蚓,胸前一簇黑毛,直達下部。
    (臂腿等處也是長而黑硬的汗毛,手足十分粗大,神態凶野,望去直似一個怪毛人。
    (男妖見狀卻是大怒,振起手臂往上一揚,身後大葫蘆中便有無數極亮的箭形黑光飛出。
    (同時女妖人櫻口一張,一股溫香起處,飛出一片粉紅色的香霧。
    (東方皓由身畔取出一件法寶,化為一片青色光牆,將那黑光妖箭和粉紅色妖霧一齊隔斷
    (,相機進止。
    (英瓊見東方皓二次只能應付,並未占上風,本就按捺不住忿火,待要出手。
    (輕雲二人互相略微示意,猛把紫郢、青索兩道劍光一緊,化成一道長虹,朝前飛去。
    (逕由青光穿過,連妖人帶妖箭妖霧,迎頭圈住一絞。
    (女的慘叫一聲,男的直連聲也未出,連人帶妖箭妖霧一齊葬送,劍光略一掣動,立化煙
    (消。
    (周、李二人意猶未足,還在掃蕩餘氛。
    (東方皓已把青光收回,周、李二人劍光仍在殘氛中上下飛舞。
    (知道危機瞬息,非此二人合力,不能脫身。)
沙 亮:二位道友,前面癸水遁法已然襲來,四外想必還有應合。快請回來,認明方向出去。
    (周、李二人也聽出風雷有異,聞言警覺,不顧掃蕩殘氛,忙即退下。
    (剛把劍光撤回,兩下會合,沙亮舉目四望,未及發話。)
    
    
3**時間:接上 地點:陣中 
    (眼前光景倏地一暗,緊跟著五色電光接連閃了幾閃,入了黑暗世界。
    (眾人雖是慧目法眼,也只在護身寶光劍光之內能看得見。)
沙 亮:五遁禁制將全發動,妖屍現已被沙道友絆住。諸位道友必須合在一起,不可妄動。
    (話剛說完,倏地青光一亮,再看存身之地已非原處。
    (上下四處一片青濛濛,更無邊際,不知有多少根兩三抱粗細的青色光柱,互相擠軋。
    (正在濃淡相間的青色煙霧環擁之下,四方八面怒濤一般急擁上來。
    (輕雲向英瓊點首會意,一面向衛仙客等四人微笑道)
周輕雲:愚姊妹雖然年幼道淺,對於洞中埋伏禁制,也還略知一二。無論是誰,只要發現可乘之機
    ,或是辨明門戶,便可當先開路,餘人隨後相助,合力出去便了。
    (天煞真人沙亮自與周、李二人相遇,便加意留神觀察。
    (始終認定二人學道年淺,功候不深。
    (只仗根器天賦和幾件法寶、飛劍之力,本身法力必是有限。
    (又見二人一味附和,無什主見,益發狂妄,自居先進,雖想利用二人法寶、飛劍,並未
    (把二人看在眼裏。
    (周、李已然準備停當,當時紫、青雙劍合璧,化為一道長虹,一面放出牟尼珠將身護住
    (,喝道)
李英瓊:諸位道長,姑且隨愚姊妹試上一試如何?
    (二人話才出口,英瓊早施展上官紅所傳以木制木的收遁之法。
    (手指處,那四處勢如潮湧而來的乙木光柱前面,忽起了大片青霞,將自身乙木光柱逼住
    (。
    (不但不得上前,反倒住後逼去,給眾人空出大片地方。
    (最妙的是,先前互相擠軋排蕩,勝似萬雷怒震的巨音,也已寂然。
    (只是乙木光柱威力較大,退了一段,又復擁上,但與先前不同,兩下裏忽進忽退,光焰
    (萬丈,閃爍不停。
    (似這樣相持,不過極快幾個進退。
    (另一面,英瓊早把牟尼珠運用停當,一片祥光將眾人一齊護住。
    (跟著取出太乙金戈,朝前面連指了幾指,戈頭上立飛出千萬道銀白色的精光,向那乙木
    (光柱叢中飛去。
    (本命剋星端的靈效神速,偏巧木遁又受了本身禁制。
    (急切間乙木不能化生丙火,五行失御,全部不能運行化生,精光到處,真氣全消。)
    
    
4**時間:接上 地點:石室 
    (眾人定睛一看,那被困之處乃是一間廣大石室,左右兩邊牆下立著兩個木屏風。
    (上繪風雷五行各種圖形,隱聞水、火、風、雷、金刀、飛石之聲起自屏上,聲甚繁碎緊
    (密。
    (前後兩頭各通著一條甬道。
    (周、李二人上次來過,一眼瞥見這甬道正是舊遊之地,知道前面便是西洞第二層的出口
    (要路。
    (上次來時,李寧曾囑緊記,二人記得甚真。
    (英瓊記得當初石室之內並沒有這兩架木屏,料是豔屍移來。
    (禁法已破,穿出前面這條狹長甬道,便可脫身,樂得說上幾句大話。)
李英瓊:我們已吃妖屍行法倒轉,困入西洞。現在乙木已為愚姊妹所制,前面便是出口,諸位道長
    還不隨同快走!
    (二人知事緊急,五遁失效,洞門正開,再遲衝出。
    (吃豔屍發覺追來,重施五遁禁制,脫出之艱難便不可以道里計了。
    (口裏招呼眾人,自身也就往前飛去。
    (衛、辛、東方、沙亮等四人,做夢也沒想到二人竟有這等法力。
    (驟出意外,不禁又驚又佩,又喜又憂。
    (知事緊急,不宜遲延,忙同飛起,緊隨二人身後,在牟尼珠佛家祥光籠罩之下往前飛去
    (。
    (甬道雖長,遁光何等神速,晃眼便已飛到出口。)
    
    
5**時間:接上 地點:出口
    (周、李人二遙見前面小門正與甬道出口相對,直不費一點事便可飛出,心中大喜。)
周輕雲:前面便是西洞出口,外面尚有一層門戶,內藏庚金神閘。我二人略知門徑,且先開路,請
    諸道長魚貫相隨,並請一位斷後。只要退出前面木柱中心小門,便無妨了。
    (輕雲說完,二人也當先飛起,身劍也早合一。
    (衛、辛等四人各運用玄功,化一道光華,外加法寶護身,宛如一道各色光華合成的長虹
    (。
    (四人緊隨二人之後,魚貫飛馳。)
    
    
6**時間:接上 地點:門外 
    (身才飛出,英瓊立將那柄太乙金戈取出,化為一道精光釘向門上,將木柱釘住。
    (當眾人快要飛到出口之時,後面已是異聲大作,風雷轟隆怒震之中,雜著萬千兵鋒相擊
    (之聲,由遠而近。
    (回顧身後來路,銀光如電,急轉起千重光雲,萬枝銀箭,怒潮暴湧一般追襲而來。
    (沙亮斷後,因見周、李二人法力高強,大出意料,心中驚愧。
    (看出庚金禁制已然發動,晃眼追上,如若無力抵擋,要想脫出那小門決趕不上。
    (只得拼著傷損一兩件法寶,先照周、李二人之言擋它一下,只要稍阻住來勢,一出小門
    (便可無礙。
    (〔第二○八回 牟尼珠大破五癸神光  血焰罡輕攖二女佛法〕
    (沙亮抵擋一陣未始不能,可是因為應敵耽延,稍緩一步,被她追上。
    (出口一被封閉,豔屍又是情急拼命,定必不惜一切,非制敵人於死不可,想要脫出就難
    (極了。
    (這後面四人,只辛凌霄一人在前,已到出口,就要飛過。
    (但後面光雲光箭已然捲到沙亮身後,只要再往前一罩。
    (辛凌霄比較可免,衛仙客已在未定之天,而東方皓和沙亮便非失陷不可了。
    (那來勢神速異常,才一望見,便已飛臨頭上。
    (甬道上下四外洞壁已經搖撼,各色光華已似雨箭一般出現。
    (就在這危機不容一瞬之間,英瓊的太白金戈恰是無心巧合,將那出口木柱小門首先釘住
    (,占了機先。
    (豔屍想將出口封閉,先未辦到。
    (同時牟尼珠所化祥光,本已隨同主人當先飛出。
    (輕雲一聽甬道來路風雷刀兵之聲,忽觸靈機,忙喊)
周輕雲:妖屍來了!瓊妹速放寶珠,護那四人出險。
    (一言未畢,甬道內光雲光箭已如潮湧飛來。
    (同時英瓊也已警覺,深知此珠不會被外人奪去。
    (樂得救人救徹,一經提醒,不等話完,手指寶珠,重又飛進甬道中去。
    (佛門至寶果自不同,看去並沒對方勢速,可是珠光一到裏面,突將衛、辛等四人護住。
    (同時又迎向沙亮的身後,將庚金神光擋住,相差不過分寸。
    (沙亮、東方皓二人的法寶也正放出,還未與對方接觸,四人晃眼工夫,同在祥光斷後之
    (下飛出。
    (周、李二人更不怠慢,因見四人身後光雲電轉中夾有辱罵之聲,語甚污穢,料是豔屍本
    (人追來。
    (一面伸手招回寶珠,將六人一齊護住,故意後收太白金戈。
    (就在這略一緩手之間,豔屍自也追到。
    (二人且不先收法寶,雙雙揚手,便是一太乙神雷。
    (豔屍急怒攻心,本在暗中施為,只等釘門法寶一收,便將外層庚金神閘放下,先困住眾
    (人再說。
    (做夢也沒想到,英瓊恨她毒口穢罵,為想借著收寶延遲之機,不問能否打中,且冷不防
    (給她一雷試試。
    (震天價連著兩聲霹靂過去,豔屍驟出不意,竟被打中。
    (這玄門正宗上乘法力,豔屍又是全無防備,一任神通廣大、變化玄機,不及抵禦,也是
    (難於禁受。
    (當時形神全都受創不輕,只聽一聲尖銳的厲嘯,對面甬道光雲電射。
    (電火橫飛中,一個披髮赤身、美豔無匹的妖婦影子一閃不見。
    (雷火初過,霹靂之聲震撼全洞,四壁搖搖,似要崩塌。
    (那甬道也成了一條火弄,庚金光雲仍在騰湧,受了神雷激蕩,宛如怒濤起伏,並未消滅
    (。
    (只暫時無人主持,不再進出罷了。
    (二人見豔屍受傷遁退,好生欣喜。
    (正收法寶,猛瞥見光雲電轉中飛射出一溜青光,初出時來勢看去不快,似頗吃力。
    (心疑豔屍又出什花樣,手方欲揚,猛聽身後喝道)
旁 白:(沙亮)道友住手!是自己人。
    (說時青光忽然加緊飛出,身側沙亮也早迎上前去。
    (剛聽得一聲嬌叱,底下便沒有聲息。
    (同時沙亮口皮好似微動了動,那青光便往他袍袖之中投入。
    (輕雲知道豔屍不是一雷可以打死,必不甘休,連聲催走。
    (英瓊也知不是善地。
    (匆促之間,那青光並未現形,二人俱以為是四人落在後面的同黨,均未想到別的,立即
    (一同飛出。)
    
    
7**時間:接上 地點:池畔
    (周、李二人剛剛離開池畔,便聽劍遁飛行之聲。
    (三青二白五道光華,疾如電射,破空飛去。
    (靜瓊谷已經飛近,見谷口外禁制依然,心方略寬。
    (忽聽一聲雕鳴,煙光分合之中,神雕先自谷口飛出。
    (跟著袁星、上官紅、米鼉、劉遇安相繼迎來,紛紛禮拜。
    (二人見狀,料知無事,越發欣慰。)
周輕雲:(首問)你的二師伯呢?
上官紅:師叔、師父,請進谷再說吧。
    (二人聞言,心中一動,料知有事,忙同飛入。)
    
    
8**時間:接上 地點:谷內 
    (米、劉二人先將谷口禁制如法封閉還原,一同趕到裏面。
    (英瓊性急,不等入洞,先喚袁星詢問。)
李英瓊:二師伯呢?
袁 星:二師伯和眇師伯往大雪山請仙都二女去了,他們要見一聖僧。行時留話,請師父、師伯今
    日黃昏前出險後,即速趕去。
周輕雲:在什麼地方?
袁 星:二師伯沒說。
    (二人平日本就思念仙都二女,自然希望她們來。
    (一看天色已近黃昏,眇姑、癩姑這等說法,谷中料無什事發生,惟恐去遲,錯過時機,
    (人見不到。)
李英瓊:你等謹守谷內,我去找二師伯去了。
    
    
9**時間:接上 地點:大雪山 
    (遁光迅速,不消多時,便由川邊打箭爐上空飛過,到了大雪山邊界。)
周輕雲:大雪山幅員遼闊,你知道在哪裡嗎?
李英瓊:她們所居乃小寒山,實是主峰後面,我從未到過。
周輕雲:當地有忍大師的佛法禁制,外人不得擅入一步。
李英瓊:真有佛法禁制,倒可以猜出位置,否則急切之間何從尋找?
周輕雲:玉清大師曾說,滇西境內有不少苦行的高僧。他們靜修之所,有的是在那荒涼無人的冰天
    雪地。
李英瓊:我們可分成左右兩路,挨次尋去,一面用本門傳聲之法向癩姑師姊詢問。
周輕雲:其實,癩師姊既知我二人今日黃昏脫出幻波池,當然知道我們會來。
李英瓊:她也糊塗,講個地址多好!
周輕雲:就照你的辦法,我們劍光太顯,小心一點為是。
李英瓊:我去邊左,你去右邊,末了再向中間會合。
    (一青一紫兩道劍光,宛如經天長虹,往冰雪亂山頂上飛馳過去。
    (似這樣時高時低,滿空飛馳,每經一個山峰,為了便於觀察,相隔下面山頂不過丈許。
    (二人俱都心急尋人,飛行絕迅,卻沒想到那些危峰峻嶺,冰雪積成的居多。
    (到處是冰山雪壁,當年窮陰凝閉,慘霧溟蒙,靜蕩蕩的。
    (除了絕頂罡風,輕易見不到一點風氣,只是乾冷酷寒。
    (有時人獸呼嘯,便能將整座冰崖雪壁震撼坍塌,好些地方均禁不住一點震動。
    (那紫、青雙劍飛行起來,何等威力,何況又格外加長,發出極強烈的光華聲勢。
    (休說劍光衝蕩起的絕大風力,便那破空之聲也非小可。
    (相隔下面的山又低,二人劍光過去,下面的冰崖雪壁多半相繼崩塌。
    (每有數十百丈高大的危峰峭壁,倏地整座倒將下來。
    (當時雪塵高湧,冰雨橫飛,上及天半,聲如雷轟。
    (一座崩塌,附近各處的冰崖雪壁也各受震反應,相繼崩塌。
    (一時轟隆之聲,震撼天地,遠近應和。
    (越延越多,響成一片巨震繁音,聲勢猛惡異常。
    (二人飛駛特快,也未留神後面,不知是劍光震動,還當事出偶然。
    (及至飛行了一半,見到處冰崖雪壁紛紛倒塌,只要自己剛一飛過,下面必有變動。)
    
    
10**時間:接上 地點:雪山 
    (輕雲首先覺察,不由想起昔年眾同門大破青螺峪,合力誅八魔時。
    (行在玄冰凹上空,因英瓊座下神雕兩翼風力扇倒崩雪,致將女殃神鄧八姑驚動。
    (輕雲念頭一轉,立將劍光升空縮小了些,以免再有波及。)
周輕雲:(向英瓊傳聲)將劍光縮小,勢子放緩升高,不可和前一樣。
    (哪知千萬年凍積的冰雪,多半酥脆,勢更高陡,一有震動,便如銅山西崩,洛鍾東應。
    (那崩崖墜峰之勢,自比二人劍遁在空中衝蕩猛烈不止十倍。
    (一處崩塌,四面挨近的全受了劇烈的震撼,於是逐漸波及蔓延過去。
    (加上二人飛得過快,連震倒了十好幾處,鬧得天驚地動,遠近相聞。
    (宛如萬雷暴發,又似數十百萬天鼓同時怒鳴。
    (碎冰殘雪迷漫橫空,互相激蕩飛舞,衝擊而下,更增加了不少威勢。
    (越往後,勢越猛惡,急切間怎能停息?
    (連輕雲這等有道力的人在空中俯視,也覺目眩神搖,聲勢可怖。
    (照此行徑,凡是在本山隱居的,不論邪正敵友,決無好感。
    (因此一面留神尋人,一面還須防到有人突起為仇作對。
    (深悔適才粗心,劍光放大尚可,萬不該用極猛的勢子,貼著沿途山嶺峰崖加急飛行,致
    (有此失。
    (心本疑慮要生枝節,越料有變,忙運慧目向英瓊所去山左一面定睛遙望。)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