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上 地點:下層陣圖
    (靈奇連金、石、癩姑、英瓊、阿童等一共六人,一同飛起。
    (身剛離開五宮光柱,陣中風雷大作,立生變化。
    (眼看飛到適才遇阻的冰層所在,那六根光柱結成的戰門重又倏地湧現,阻住上升之路。
    (雖然門並不大,四面盡多空處,可以繞越。
    (癩姑知機,不敢冒失,正待觀察清陰陽向背。
    (忽見左邊門內匹練般飛出一股白氣,直射靈奇,勢疾如電。
    (靈奇方欲逃遁,已是無及,晃眼間,已被捲入門內。
    (癩姑等搶救不及,忙即加意戒備時。
    (猛一抬頭,上面已被冰層隔斷。)
    
    
2**時間:接上 地點:上層 
    (五人方在驚疑,進退不決。
    (忽見靈威叟滿面愁容,由右門飛出,朝使一眼色)
靈威叟:蠢子投入到貴派門下,奉命來助道友等盜取靈藥,家師不知,已用法力擒去。老朽奉命,
    來引諸位道友去至霜華宮中謁見島主,還望分說一二。易道友已先接引,現在門內,請同
    去吧。
    (癩姑聞言會意,抗聲答道)
癩 姑:本來我等以禮求藥,允否任憑島主尊便。令郎靈奇,近蒙大方真人接引,已是二師兄岳雯
    弟子,乃我等師侄。少時拜見島主,自會陳說詳情。
    (靈威叟聞言,立轉喜容,也不多答,微微含笑,點首示意,便邀五人同入。)
    
    
3**時間:接上 地點:戰門
    (這次戰門以內又與先前不同,也不甚覺寒冷,只是光煙變滅,閃幻不停。
    (一會工夫,眼前一暗一明,定睛細看,五人業已走出門外,易靜等五人也同時到達。
    (那立處既非來路,丹井上下也非日前易靜、癩姑二人所經之地,乃是深居海底的一座水
    (晶宮闕。
    (陷空島水宮,卻是只在深海之中,宮壁是用萬丈冰原以下所凝積的水晶建成。
    (眾人所經之處,乃是去往霜華宮的一條水晶長廊。
    (其上方和四面是海水包圍,所有宮室廊榭俱都高大異常。
    (此廊長幾十里,高達四五十丈,寬約二三十丈,壁厚二三尺。
    (廊內有兩行粗可合抱的寒金寶柱,上用五色貝殼為頂,入口處是白玉鋪成的雪花形六角
    (圓門。
    (每十步一柱,兩相對列,襯得當中廊路筆也似直,直通連十里外一座高大雄偉的宮殿。
    (那兩列寒金寶柱,射出萬道金光,與頂上五色貝殼互相映照。
    (五光十色,陸離璀璨,閃幻出千重霞影,無邊異彩。
    (晶牆外面,碧波澄靜,海沙不揚。
    (廊內晶光外映,一片空明,多遠都能看到。
    (時見深海中所產奇魚、介貝之類,大者數十丈,小亦大如車輪。
    (異態殊形,不可名狀,遠近遊行,此去彼來,動止悠然,甚是從容。
    (十人會齊以後,仍由靈威叟前導,順著水晶金柱長廊一路步行觀賞過去。
    (那盡頭處是一六角形的廣亭,貼著晶壁,每面均有一排白玉坐處。
    (過去十多丈,有一個與迴廊差不多大的月亮門,也是白玉所建,這便是霜華宮左門入口
    (。
    (靈威叟引了十人,先去亭中坐待,自往門內走去。)
    
    
4**時間:同時 地點:依還嶺幻波池畔
    (衛仙客、辛凌霄夫妻對幻波池藏念念不忘,修養數月,重新準備停當,再次隱形而來。
    (二人老遠發現,離池不遠有一少女身形,由隱而現。
    (先疑是豔屍勾來的黨羽,飛近落下。
    (細一查看,覺得那女子豐神秀朗,仙骨珊珊。
    (休說是塵世所無,便月宮情女素娥,料想也不過如是,不禁大為驚異。
    (等了一會,不見動靜,只得先自入池窺探。
    (哪知下面竟有妖人設壇防守,陷阱隱密,邪法十分厲害。
    (尚倖存有戒心,逕借水遁穿入,不曾揭樹開池。
    (剛越過上面層波,瞥見池底似有異狀,立即知機,停身空中,向下查看。)
    
    
5**時間:接上 地點:幻波池
    (衛仙客夫妻見中洞門開未閉,心已覺異,遁光略停,便聞洞內慘痛呻吟之聲。
    (試探著往對面貼壁稍稍下降,往門裏一看,內中竟還設有法壇。)
衛仙客:下面妖邪厲害,我們必須分頭約協助。
辛凌霄:來時所見青衣少女,資質不錯,如能收歸自己門下,豈非快事?
衛仙客:你自去吧!我們明天卯時在池畔相見。
    
    
6**時間:接上 地點:門內
    (不一會,靈威叟滿面愁苦之容,走了出來說)
靈威叟:島主延見。
    (時聽金鐘之聲,長廊回應,音甚清越。
    (鐘鳴了五下,跟著奏起細樂,法曲仙音,笙簧細細。
    (置身在這種水仙宮闕以內,越覺入耳清娛,心神為旺。
    (眾人聞得樂聲相隔尚遠,多覺這麼大的珠宮瑤殿,除靈威叟外,竟未遇一人。
    (宮門又無守侍之人,便是先在島宮初見主人時,門下徒眾也是寥寥無幾。
    (裏面是一座比廊還高的廣庭,五根玉柱,分五方矗立地上,每根大約十抱以上。
    (往右一轉,走向當中一座三十多丈高的宮門之下,那兩扇滿布斗大金釘的白玉宮門,正
    (向兩邊徐徐開放。
    (立由門內閃出兩個高幾兩丈,形如巨靈,身披甲冑,手執金戈的武士。)
    
    
7**時間:接上 地點:大殿 
    (門內又是一座廣庭,地比門外還要廣大。
    (當中陳列著九座丹爐,也是寒金所制。
    (其大小不一,形式也不一樣,作九宮方位排列。
    (爐前各有一個玉墩,上設海中異草織成的錦茵。
    (當頂一面八九丈方圓的寶鏡,正對下面,似是主人煉丹所在。
    (正行之間,耳聽喘息之聲。
    (回頭一看,原來入門左右,兩旁有一直排長架。
    (架上懸有好些鐵環,離地高約十丈,每三環為一套。
    (環下各有五角形、六角形的鐵缽,形式不等。
    (左邊第二串鐵環上,倒吊著一人,正是靈奇。
    (靈奇之頭、腰及足,各有一環緊束。
    (下面鐵缽之中,燃著一蓬怪火,寒焰熊熊,色作深碧。
    (雖還未燒到靈奇頭上,看去神情已頗苦痛。
    (癩姑雖然打點好說詞,想向主人求情釋放,心終不能拿穩。
    (又見靈威叟面容慘沮之狀,料知望少。
    (那對面本是一個三四丈大的小圓拱門,忽然開放。
    (這丹室內,本有十六名侍者,一色白衣,分立在四邊角上,看去都似常人修煉。
    (那門一開,中有四人,手中各持長鞭,即往靈奇身前走去。
    (癩姑方疑有人行刑,靈威叟面上忽轉驚喜之容。
    (隨見門內走出一個與靈威叟裝束相似的中年修士,手捧一面玉牌,先向靈威叟含笑示意
    (。)
    (待到了眾人身前,修士對眾人道)
修 士:島主因靈奇乃大師兄之子,按著島規,本應嚴刑處死。適才天乾山主駕臨,言說路遇大方
    真人,此子果已投到峨嵋門下。現奉島主之命,連大師兄也一併免責,命我傳令釋放。少
    時,仍由大師兄率領隨同進見,島主當面尚有話說。
    (眾人聞言,自是欣喜,靈威叟更出意外。
    (那中年修士說完前言,便走到環架之下,先將手中玉牌朝那下面鐵缽一照。
    (牌上射出一片銀光,飛入缽內,缽中寒焰立即熄滅。
    (那修士回顧旁立侍者說)
修 士:奉命釋放。
    (內一侍者,便將架旁所設六角形的鐵牌扳回正面。
    (靈奇便自飄然下落,面上苦容雖仍未斂,神態依舊倔強。
    (一言不發,走到易靜等十人面前,卻恭恭敬敬分別行禮,叫了聲。)
靈 奇:師叔。
    (這時雙方面對面,易靜等十人見他不特一身仙骨道氣,是個上等根器。
    (並且相貌身材,均有幾分與岳雯相似,比起英瓊的米、劉二徒要強得多,無怪乙休要為
    (引進。
    (自己這一輩同門中師兄弟,剛下山不久,便收到上官紅和他這類人物為男女弟子,好不
    (歡喜。
    (易靜見他的面上忿容未斂,心料主人居室密邇,靈威叟又連話都不敢和愛子說,可知威
    (嚴。)
易 靜:(借著和修士說話,示意道)後輩等愚妄無知,有犯威嚴。多蒙島主愛屋及烏,寬恕靈奇
    ,感謝無極。現在靈藥求到,急於回山醫治傷人。敬煩二位引往拜見島主,敬伸謝忱,並
    領教誨如何?
修 士:(笑道)諸位道友入見島主,應由大師兄引往。貧道復命去了。
    (說時,看了靈威叟父子一眼。
    (靈威叟也略舉手,示意相謝。
    (那修士微微點首,返身往門內走去,門隨關閉。
    (那刑架兩旁的侍者,也各往壁間走了兩步,身形便隱。
    (易靜才知各宮至長廊,均有輪值之人,另有隱形之法,只是看不出來。
    (因靈威叟儘管面轉喜容,依然不發一言,神態莊嚴,也就不便多問。
    (金、石、阿童、易震等五人,幾次要想張口問話,均吃易靜示意止住,俱各站立當地。
    (等有刻許工夫,樂聲再奏,一會止住,圓門二次開放。)
    
    
8**時間:接上 地點:幻波池畔
    (上官紅在演習法術,心志專一,未查覺身邊有人。
    (上官紅拜師以後,服了易靜所賜靈丹,身上綠毛已差不多退盡,現出本來面目。
    (又置身在這等水碧山青,百花怒放的仙山靈域。
    (人面花光,互相映照,越顯得玉貌珠輝,容光絕世。
    (辛凌霄先已驚為天人,這時仔細近看,越發愛極。
    (忽聽遙天隱隱破空之聲,直向嶺上馳來,天邊已見烏金色雲光移動。
    (辛凌霄知有妖人飛到,立即乘機現身,口裏低喝)
辛凌霄:你那隱身法無用,妖人來了,還不隨我急速避開。
    (同時施展法術,拉了上官紅一同隱形飛起。
    (上官紅無甚經歷,這時手還拿著那面寶鏡,向天照著神雕蹤跡。
    (鏡中現出烏金雲光,面前忽有一位雲裳霞裾、滿身珠光寶氣的少年,同一道裝女子現形
    (,發話示警。
    (緊跟著,身子便被攝走。
    (因發現來了妖人,恐為所傷,故爾不及通名詳說,先將她脫離險地。
    (所以上官紅心還感激,並未抗拒。
    (辛凌霄有意覓地詢問上官紅來歷,無心飛往谷中。)
    
    
9**時間:接上 地點:宮門
    (門內又走出兩個第一次入島所見侏儒,朝靈威叟和眾人各舉手一讓,分立兩旁。)
靈威叟:天乾山主已行,眾位道友請入宮吧。
    (隨引眾人入內。)
    
    
10**時間:接上 地點:宮內
    (眾人進門一看,裏面乃一座外五內一、六間合聚、形如梅花的宮殿。
    (外五間,俱作花瓣形,分向五面。
    (當中一間圓殿,各有一門,與五間對通,比外層高出三十餘丈。
    (殿門外,設有四十級半圓形的臺階。
    (因每間宮室均有百餘丈寬深,靠近殿階一面雖然較窄,也有四五十丈。
    (這殿因是居中,每面各寬四五十丈,又有三十多丈玉階直達下面。
    (各室雖然隔斷,兩邊都是晶牆,一望通明,全景畢現,一目了然。
    (這七八百丈方圓,一座通體玉柱晶牆,銀輝如雪,空明如鏡,不著纖塵。
    (端的偉大莊嚴,清麗雄奇到了極點。
    (至於陳設之珍奇,儀仗之瑰異,珠光寶氣,眩目奪神。
    (令人置身其中,直疑月中仙府,亦復不過如是。
    (宮中侍者,除在階前持儀仗的甲士身材高大外,多是侏儒。
    (為數不下二三百人,分在五間宮室之內排列侍立。
    (等到歷階而升,進入殿門再看殿中心梅花形寶座上,趺坐著一個身著白色道袍的矮胖老
    (者。
    (老者生得面如冠玉,突額豐頸﹔兩道細長的眉往兩邊斜垂,其勁若針﹔配著一雙長而且
    (細的神目、藍電也似,光射數尺﹔大鼻露孔,闊口掀唇,略帶著微笑之容﹔除卻唇紅如
    (朱外,通身形貌衣著,更無絲毫雜色。
    (其身後站立著一排甲士,各持羽葆霓旌,也是寒輝照人,其白如霜。
    (適見寒光、玄玉二童,也分立在寶座左右。
    (全宮甲士、侍者以及道童之類,各有各的服飾,全都一律,連身材大小都差不多。
    (此外,寶座兩旁,還分三行侍立著數十個弟子,前見修士也在其內。
    (後面兩行似是兩代徒孫,多近似道童打扮。
    (高矮胖瘦雖不同樣,裝束卻都一式羽衣星冠,雲肩道髻,備極清麗華美。
    (獨頭排弟子不足十人,多是純道家的打扮。
    (服色既非一律,質地也極平常,決非鮫綃冰蠶織成。
    (比起末兩代徒孫和那些侍者道童所著質料,相差天地。
    (眾人見了這等勢派,心裏雖不甚佩服,表面也不得不裝作恭敬。
    (對面寶座上端坐的便是陷空島主,威儀棣棣,自身終是後輩。
    (十人已先上前拜倒,口稱)
靈威叟:峨嵋齊真人門下十位道友,率領靈奇進見。
    (陷空老祖微一點首,靈奇便起立侍側。
    (眾人不便再多張望,隨同上前,正待躬身下拜。)
陷 空:(將手一擺,笑道)我與令師只是神交,易賢侄的令尊與我交厚,雖是後輩,毋須太謙。
    請各就座吧。
    (老祖說時,眾人覺對方手伸處,立有一股奇寒而勁的大力逼來,將身擋住,不令下拜。
    (知他天性奇特,不應違忤。
    (又見座左設有一排十個玉墩,上鋪海草織成的白色軟席,便同稱謝,分別就座。
    (易震年幼輩低,坐於末位,靈奇便侍立在他身後。)
易 靜:(起立,躬身)敬謝賜藥,指點成全,以及寬宥靈奇之德,並請教誨。
陷 空:此藥用法極簡,由一道力較深之人運用本身純陽之火,將續斷化成真氣,透入斷骨筋脈之
    中。等其充滿經絡,再將靈玉膏在接樣處敷上一圈。至多兩三個時辰過去,便可復原。此
    次所得,足供十人之用,餘藥善自保藏,留備不虞便了。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