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白天 地點:紅木嶺廣場 
    (〔第一八三回 奇寶麗霄 不盡祥氛消邪火  驚霆裂地 無邊邪火走仙娃〕
    (易靜與英瓊二人一直走完陣地,到了紅木嶺廣場之上。
    (紅髮老祖神宮建立在半山腰上,前面有大片廣場,上建七層樓閣,與盡頭處石洞通連,
    (甚是高大宏敞。
    (由嶺麓起,直達嶺腰廣場,相去三百五六十丈。
    (設有八九百級石階,寬約十餘丈,俱是整石砌成,上下同一寬窄。
    (兩旁植有大可數抱,高約十丈的紅木道樹。
    (全嶺石土俱是紅色,臺階卻是白色,溫潤如玉,紅白相映,色彩鮮明。
    (離嶺麓數十丈以及平臺前面,各有高亭分列。
    (內有手執金戈矛劍之類的宮中侍衛,分別在內瞭望值守,看去勢派十分威武。
    (二人到了嶺前,四下觀望,左近雖有蠻徒妖人出沒遊行。
    (上次追趕妖婦蒲妙妙所遇雷抓子等十二蠻徒,卻一個不曾看見。
    (知道不與相遇,要少去好些唇舌,心中暗喜,忙把英瓊一拉,雙雙同時現出身形。)
易 靜:(遙向山坡上亭中守值的衛侍大聲說道)煩勞通稟教祖,就說峨嵋山凝碧崖妙一真人門下
    女弟子易靜、李英瓊,奉師命,登門負荊請罪。
    (那半山坡兩邊亭內,四個蠻徒侍衛呆立,見有人在嶺前突然出現。
    (侍衛們面上神情好似有些驚奇,互相對看了一眼,便復原狀。
    (既不還言答理,也不出亭阻止,依舊呆立亭內,直若無聞無見,毫無動靜。
    (近嶺一帶原有徒眾侍衛來往不絕,見有二人到來,也只略看一眼。
    (面上微現驚奇神色,仍是行所無事,各自走開。
    (易、李二人不知是何原故,倒被陷在當地,進退不得。
    (正在心中奇怪,盤算到底是就此走上去,直赴殿前請見,還是另外尋人問明就裏,再行
    (求見?
    (猛瞥見半山坡上有一男二女,用隱身法隱了身形,朝自己在打手勢。)
    
    
2**時間:接上 地點:山坡上 
    (二人定睛注視,那打手勢的三人,果有癩姑在內。
    (下餘二人,並非同門師兄姊妹,男的生得短小精悍,英華內蘊。
    (年紀看去雖似十四五歲幼童,一望而知功力頗深,不是尋常。
    (女的也只十六七歲,外表奇醜,體貌癡肥,和癩姑正好做親姊妹。
    (那女的根骨功力,似和男的差不多。
    (兩人俱穿著一件短袖無領的黃葛布對襟短上衣,下半用一條白練戰裙齊腰束住,短齊膝
    (蓋。
    (內穿白練短褲,赤足麻鞋,腿腳裸露。
    (只是一個膚白如玉,頭挽哪吒髻,短髮披肩,背插雙劍,腰懸革囊。
    (一個膚色黃紫,頭挽雙髻,每邊各倒插有兩股三寸來長的金釵,腰間佩有一口尺許長的
    (短劍,一個絲囊,兩下略有不同。
    (那隱身法乃是癩姑一人施為,手勢似令易、李二人不問青紅皂白,直往神宮殿臺上闖去
    (。
    (同行男女二幼童,人甚天真,素昧平生。
    (初次見面,也隨著癩姑喜笑招手,竟似好友相遇,神情甚是親切。)
    
    
3**時間:接上 地點:廣場 
    (深知此行關係重大,如何肯和癩姑一樣,把它視若兒戲?
    (因已現出身形,不便對比手勢,又當著兩個外人,不是癩姑舊友也是新交。
    (人家好意相助,自不便一體板臉,只得微笑搖首,示意不可。)
    
    
4**時間:接上 地點:山坡 
    (哪知癩姑等三人依然不聽,招之不已,並在交耳商量,似要走下來。)
    
    
5**時間:接上 地點:廣場 
    (易靜恐她下來相強,心料敵人不來理睬,不是有意堅拒或加折辱,便是別有原故。
    (乘那男女二幼童耳語之際,回首朝癩姑怒視了一眼。)
易 靜:(向守亭侍衛發話)愚姊妹因奉了家師妙一真人之命而來,特遣我等專誠拜山謝罪,無論
    如何,必須拜見貴教祖,才算完了使命。再如不理,愚姊妹為完師命,只好冒昧,自行上
    殿求見了。
    
    
6**時間:接上 地點:山坡 
    (癩姑等三人已不知去向。)
    
    
7**時間:接上 地點:廣場 
    (時亭中侍衛仍如泥塑木雕,分立兩亭之內,休說一言不發,面上連點表情皆無。
    (易靜又急又氣之下,便朝亭中諸人說道)
易 靜:愚姊妹已然連請數次,諸位置之不理,說不得只好不顧禁忌失禮,自行進見了。
    (說罷,兩亭中侍衛仍無回應。
    (易靜一賭氣,暗中示意英瓊小心戒備,一前一後,一同往上走去,連上了數十級臺階。
    (亭中諸人只各把一雙凶眼瞪住,與前一樣,仍然不動,也未見有別的阻滯。
    (快要走過山亭,只見兩邊亭內各有四個山人侍衛,忽然一聲不響,各作一字排開,面向
    (外。
    (易靜當先前行,本以事出不經,步步留神,見狀便知有異,忙一停步。
    (兩邊侍衛已將手中金戈長矛同時外指,戈矛尖上立有八道紅綠光華,長虹也似斜射而出
    (。
    (成十字形交叉在臺階當中,陰冷之氣,森森逼人。
    (英瓊已沒好氣,發話道)
李英瓊:我姊妹持了家師親筆書信,以禮來謁。好話說了三四回,不為代達也罷,連句話也沒有,
    又不令我等自進,意欲如何?
    (那八名侍衛只各把戈矛斜指,各放出二三十丈長的光華阻住去路,毫不理睬。
    (忍不住氣忿,還待發話時,忽聽上面有人喝道)
旁 白:(雷抓子)賤婢住口!前番大膽犯上,得罪教祖,今日才來賠罪,已經晚了。
易 靜:如今正是百日之期,何謂晚了?
雷抓子:爾等不在妙相巒跪關求見,竟敢偷混進來,還在這裏說嘴。我家教祖不屑見你們,快滾回
    去。
易 靜:我等奉師命來此,不見教祖不去。
雷抓子:如若不聽,等到在陣中被擒,過了百日,再送去峨嵋尋老鬼齊漱溟算帳,問他教徒不嚴之
    罪。
    (二人抬頭一看,正是上次追趕妖婦蒲妙妙所遇為首妖徒雷抓子,同了兩個同門妖徒。
    (各人手持幡、劍,站在殿台邊上,氣勢兇橫,朝自己厲聲喝罵。
    (易靜決計把聲音先傳將進去,使之聞知。
    (主意想好,示意不要開口,自己暗中運用玄功把氣運足,高聲笑答道)
易 靜:我姊妹二人,奉家師妙一真人之命,來此向貴教祖負荊請罪。行至妙相巒,遇見守關二人
    ,愚姊妹說來拜謁教祖,便即開門放進。適才已向守亭諸道友幾次陳情,請代稟告教祖求
    見,始終不理,只得冒昧進見。人以禮來,不能不教而誅。道友氣勢洶洶,盡情辱罵。但
    愚姊妹未將家師書信呈上,決不離去。
    (又可氣是來人通行全陣,如入無人之境,越發又急又怒,立意要把這場野火點起。
    (雷抓子只覺易靜語聲又長又亮,宛如龍吟,還不知道敵人用的是玄門正宗傳聲之法。
    (玄功奧妙,金石為開,多堅的石洞也能將聲音透進。)
雷抓子:(破口大罵)賤婢利口,今日要你狗命!
    (還想少時拼受責罰,將嶺上埋伏發動,給仇人一個厲害,然後再飛身下去對敵。
    (剛把手中妖幡朝下兩展,立時易、李二人立處一帶便有大片紅光,映著萬千把金刀,四
    (方八面潮湧飛來。
    (易、李二人原有準備,喝道)
易 靜:爾等再三逼迫,休怪我等失禮了。
    (二人各把手一揚,每人先是一道劍光飛出,護住全身。)
旁 白:(紅髮在殿中大喝)徒兒休得魯莽!且令來人聽候傳見呈書,我自有道理。
    (四外金刀只一閃,便自隱去。
    (雙方都在氣頭上,英瓊見妖徒逼人太甚,一時氣忿,頓昧初衷,見易靜已然動手,金刀
    (來勢又極猛惡,便把紫郢劍放將出去。
    (此劍本是峨嵋至寶之一,況又加上英瓊用本門心法加功精習,近更威力大增。
    (金刀只是數多勢盛,如何能敵,兩下裏才一交接,便吃毀去了一大片。)
    
    
8**時間:接上 地點:殿中
    (紅髮老祖見二人通行全陣,如入無人之境。
    (又將所練金刀禁制毀去好些,自然面上無光,心中又加一層忿恨。
    (一面把三妖徒喚進殿去,怒目瞋視,低聲喝罵了幾句。
    (隨命擊動殿前銅鼓,召集徒眾,再喚進來人,閱書問話。)
    
    
9**時間:接上 地點:廣場 
    (易、李二人收了法寶,仍立在半山階上等候。
    (同時互相低聲告誡,盤算少時見景生情,隨機應付。)
    
    
10**時間:接上 地點:殿中 
    (紅髮老祖耳軟心活吃三個寵徒一激,雖未全信,心卻加了兩分仇恨。
    (有意延宕,遲不召見。)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