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白天 地點:大荒山境外 
    (大荒山前有萬里方圓一片海洋,內有數十萬島嶼和浮沙落漈。
    (其間藏伏著精怪妖邪,險惡厲害,一見人過,群起為仇,阻障橫生。
    (這類妖物修煉數千年,煉就內丹,善於變化,各有極厲害的法力,與尋常精怪不同。
    (二老中的盧嫗,更在這些島嶼上面設有一道極長的禁制。
    (她禁法十分神奇,無跡象可尋,橫在海中,宛若天塹。
    (除她自願延見,來人如若由彼經過,那禁制立生無窮妙用。
    (且能隨人上下左右繼長增高,阻住去路,休想飛越過去。
    (師徒二人飛出仙府,加緊飛駛了千餘里,擇一個隱僻的山谷落下,商議如何去請。)
    
    
2**時間:接上 地點:山谷
    (二人落下休息)
齊霞兒:父母和各位尊長新闢仙府,頭一次便派自己出去,可知十分看重,此行必須謹慎。
米明孃:大荒山南星原,弟子昔年隨先師前往拜訪盧仙婆,曾經去過一次。
齊霞兒:那你可算是舊路重遊了。
米明孃:然我緣淺福薄,盧仙婆不肯賜見。
    
    
3**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米明孃之言人為影像)
    彼時盧仙婆尚未和人負氣,海中神屏禁制也還未設,單那沿途各島所伏精怪,已難應付。
    尚幸先師事前得一異派中高人指教,於神獺島上結識一人面魚身的妖物。
    借為仙婆祝壽之便,藏入它的大口之中,一直帶到大荒山腳。
    先師上岸,便率弟子一步一拜,拜將進去。眼看快要到達,盧仙婆忽然厲聲傳話,堅拒不
    見,喝令速回。
    先師還在哭求,谷中猛衝出一道金光,強將弟子師徒捲去,直送出數千里外。
    初飛起時,瞥見那人魚已然腰斬兩段,有一股青煙冒起,知是妖物元神。
    因落處恰在人魚所居之處,守島人魚已死,我師徒正好在彼潛修避禍,住了十年。
    先師未能體會出仙婆深心,這日忽然靜極思動,前往中土訪友,留下弟子守島。
    去才四日,忽一大頭醜女走來,自稱係前人魚轉世,改名魚仁。
    她雖遭兵解,但修煉千年,非經此一關不能成道,實是因禍得福。
    魚仁對弟子說,盧仙婆玄機妙算,善於前知。
    上次她帶先師和弟子到得大荒山腳,已屬有緣。
    雖未得見,必是時機未到,來日可再尋她。
    
    
4**時間:接上 地點:山谷 
米明孃:現在弟子想起前事,覺著魚仁之言大是有因。反正順路,何妨姑往一試呢?
    (齊霞兒聞言,方在沉吟,明孃又道)
米明孃:師父如因她是異類,不願與之交往,到時弟子往見,不知可否?
齊霞兒:我適才用佛法通靈默祝,師祖並未向我傳聲指示,想必此行無大難題。只為大荒二老均有
    古怪脾氣,倘若相見,不肯借寶,豈不誤事?先去哪一處好,也還難定。
米明孃:教祖也說此行全仗心靈知機,可見艱難。
齊霞兒:且到海邊恭讀過了法諭,再作計較吧。
    (說罷,霞兒重又向神尼優曇通靈默祝,終無回應,只得帶了明孃重又飛起。)
    
    
5**時間:接上 地點:海空
    (因先耽誤約有半個時辰,格外加緊飛駛,頃刻千里。
    (師徒二人更不再停,一口氣飛到東溟極海,天還未亮。
    (前行不足萬里,便是大荒山的所在,所有險阻也全在這末了一段路上。)
    
    
6**時間:接上 地點:海濱
    (霞兒按落遁光,取出柬帖一看,只有一張去大荒山陰、山陽兩條路徑的草圖。)
齊霞兒:(暗忖)大荒二老仙玄機奧妙,善於前知,看這字忽隱跡,可見事極機密。推測柬帖上圖
    徑偈語之用意,分明令我師徒分道揚鑣,當機立斷之意。既命隨意所之,那人魚並未禁止
    相見,何妨一試?
    (霞兒想罷,便對明孃道)
齊霞兒:你可去神獺島,此行並無成算,只是隨機應變。到時,也許分開,各奔一方。再往前去,
    便憑心領神會,不再多言,免被對方警覺誤事。
    (師徒二人商定以後,便即起身。)
    
    
7**時間:接上 地點:極海
    (遁光神速,先飛越過東海角,入了東荒極海。
    (只見海天混茫,萬里無涯,吞舟巨魚與荒海中千奇百怪的水族介貝之類,成群出沒。
    (水氣洶騰,上接霄漢,波濤益發險惡,天日為昏。)
    
    
8**時間:接上 地點:神獺島
    (那神獺島乃去大荒頭一關,相隔不遠,不消多時,便已趕到。
    (見島不甚大,卻極高峻。
    (遠看宛如一個脅生雙翅,千百丈高的怪神,披髮張翼,矗然獨立於無邊遼海之中。
    (霞兒靈警慎重,見島勢如此險惡,明孃與魚仁久不相見,早蓄戒心。
    (二人遁光原本合在一起,霞兒便把自己身形隱去。
    (不料遁光剛一飛近,正待下降。
    (忽聽颼的一聲,千百丈方圓一蓬藍晶晶的光網,像蛟龍吸水,其疾如箭,由島面上直噴
    (上來。
    (變起倉促,來勢又迅急異常,事前一無警兆,又不見什邪氣。
    (即使二人久經大敵,也沒料到會有這類廣大神速的埋伏,如何抵禦得及。
    (以霞兒的飛遁神速,本可挾了明孃一起遁走,偏在到時把遁光分開,一個措手不及,明
    (孃竟被網去。
    (所幸霞兒法力高強,事前又有戒心,一見立即升空遁走,未遭羅網。
    (百忙中回顧下面,明孃連人帶遁光吃那光網裹住,一路強掙,飛舞而下。
    (去勢更比飛起時神速,目光到處,已早降落。)
    
    
9**時間:接上 地點:島上 
    (霞兒大怒,揚手忙把太乙神雷連珠般發將出去時,人影已經無蹤。
    (霹霹連聲,空自打得天搖地震,雷火橫飛,更無動靜。
    (島上妖物始終不曾現形,煙光也未再現。
    (霞兒改用法寶護身,手持禹鼎施為,並故意下降,誘她發網。
    (一直降到島上,妖物光網仍未出現。
    (後又假作無奈何飛走,暗把遁光斂去,隱身回來窺視,仍是無用。
    (細一查看,那島通體石質,一色渾成,草木不生,更無一個可以容人棲止的洞穴。
    (只頂上有一座天生石柱,上有「東溟門戶」四個朱書古篆。
    (另外有一茅篷,篷前有一石壇,已被太乙神雷震裂粉碎。
    (到處山石崩裂,俱是適才雷火之跡,別的無跡兆可尋。)
齊霞兒:(暗忖)島上石柱刻有『東溟門戶』四字,可知它為關頭重地,目下有求於人,如何給它
    毀去?再者,明孃失陷以後,煙光便不再起,未必便是守島妖物膽怯,不敢出門﹔也許明
    孃與二老無緣,不准前往,只許自己通行,也說不定。為日無多,不能滯留。柬上又有『
    當機立斷,殊途同歸』之言,父親決無失算。明孃如有危難,早已明示,也不會令其同來
    。何不草草推算一下,明孃如若無害,便即先行,以免兩誤。
    (忙照柬帖上三四兩句偈語,把明孃撇下不管,逕自往大荒山陰無終嶺一路飛去。)
    
    
10**時間:接上 地點:海島 
    (飛行了一陣,慧目遙望,最前面無邊雲霧中,已有大山隱現,知將到達地頭。
    (忽見驚濤浩淼中,三三兩兩現出好些島嶼,遠近不一,正擋去路。
    (有的煙霧彌漫,分明有埋伏。
    (鑒於前失,又料盧嫗所設神屏天塹就在前面不遠,益發小心戒備。
    (霞兒一面暗用法寶、飛劍防護﹔一面正取靈符施為,猛瞥見身前里許,有一道極長虹影
    (一閃即逝。
    (不等硬闖,晃眼遁光飛過,並無梗阻。
    (料知盧嫗好勝,恐神屏禁制難阻來人,反失聲威,已先知趣撤去。
    (照此情形,前途精怪更難阻擋,必可通行無疑。
    (霞兒剛把靈符收去,腳底大小島嶼也越飛近。
    (正留神觀察間,倏地狂風大作,陰霾四合,海水山立,白浪滔天。
    (上下四外,更有無數冷雹漫空打來,當時天地混沌,形勢甚是險惡。
    (〔第一七七回 巧語釋微嫌 寂寂荒山求異寶 玄功消浩劫 茫茫孽海靜沉沙〕
    (霞兒將手中禹鼎一指,鼎中九首龍身的怪物立發怒嘯,隨著一片金光霞彩飛舞而出。
    (那禹鼎本是水怪剋星,霞兒雖無傷害之念,未將陰陽兩道光華放出,物各有制,那些埋
    (伏島上的精怪已然膽戰心驚,望影而逃。
    (隨著霧散煙消,一時俱盡,重返清明。
    (便不在就近登岸,環山而駛,先往無終嶺繞去。)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