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白天 地點:谷外
    (樓滄洲當時只覺周身俱被銀光粘縛,越掙越緊,連運真氣,施展法寶,俱失靈效。
    (晃眼被裹成一團,縮進谷口,高高吊起。
    (上人猛見谷口崖頂上撒下一蓬銀光,定睛一看知道不妙,樓滄洲已被網住,往谷內捲進
    (。)
天 癡:(厲聲大喝)妖物敢爾!
    (手一指,便有一團栲栳大的青霞,朝那銀光打去。
    (眼看飛到谷口,似被什東西一擋,震天價一聲巨響,炸裂開來。
    (時煙光迸射,地塌山搖,附近山石林木,紛紛倒塌折斷。
    (沙石殘枝,滿空飛舞,半晌方歇。
    (谷口以內,卻是原樣,連草也未見搖動一根。
    (時愛徒已被那白光交織的光網,低低懸在兩邊危崖當中。
    (那小人遙向自己,不住拍手大笑,手舞足蹈,嘴皮亂動,似在盡情笑罵。
    (上人由不得怒火中燒,喝令左右門徒分出八人,連同自己,各按九宮方位,齊走向谷口
    (外。)
天 癡:(怒喝)乙休駝鬼鼠輩,韓三無恥潑賤,速出相見!
    (喊罵幾句,不見回音。)
天 癡:起!
    (一聲號令,師徒九人各取一面三角小幡,擲向空中,立分為九幢五色奇光,將峽谷上空
    (圍住。
    (再同把手一搓,朝光幢上一揚,便有九股彩煙,由光幢上蓬蓬飛起,宛如怒濤飛墮,眨
    (眼將全峽谷一齊籠罩在內。)
天 癡:(大喝道)駝鬼夫妻,再不放我徒弟,縮頭不出,我略一施為,你那滿潭中的精怪生靈,
    連你水中老巢,全都化成沸漿了。
    (谷中仍無應聲。
    (上人急於要救愛徒出險,免得吊著難堪,見對方始終不理,氣得兩道壽眉一豎,口喝聲
    ()
天 癡:疾!
    (師徒九人一同運用玄功,把手一指,千尋彩煙立化成五色烈焰,將峽谷圍罩,燃燒起來
    (。
    (谷中除禁制外,上面還蒙有一層寶網,罩得水泄不通。
    (天癡師徒合力圍攻了一陣,枉自烈焰熊熊,聲勢猛惡。
    (連左近山石林木,好些俱被波及,不是烤焦枯死,便是碎裂崩塌,獨那條峽谷依然紋絲
    (不動。
    (天癡上人羞惱成怒,把心一橫,怒喝一聲)
天 癡:且住!
    (將手一招,收了彩焰靈旗。
    (去至谷口外,回手囊中取出一件形如梭的法寶,手掐靈訣,待要往地上擲去。)
旁 白:(乙休在空中厲聲大喝)癡老兒作此無賴行為,不怕造孽太大,遭天劫嗎?
    (聲到人到,跟著一片紅光,比電還疾,由遠而近,晃眼飛墮,現出一個身材高大的紅面
    (駝背老者。
    (天癡上人一見仇敵飛到,忙即停手,收了法寶。
    (乙休朝谷口內用手一指,解了禁法,笑道)
乙 休:小鬼頭真個淘氣,癡老兒惹厭,與他徒弟什麼相干?還不叫金蛛收絲,放他下來!
    (玄兒在谷內跪倒行禮,聞言恭答道)
玄 兒:這牛鼻子吹大牛,和弟子打賭,才吊他的。他那徒弟不老實,差點要被金蛛吃了呢。
乙 休:(笑道)快去請你師父出來吧。
玄 兒:(忙答)弟子遵命。
    (谷頂銀光撤處,樓滄洲已被鬆開,自覺丟人太甚,忙縱遁光便往外面飛去。
    (禁法一撤,乙休和玄兒的這些問答,天癡上人聽了個逼真,雖是修煉多年,也按捺不下
    (火性。
    (只因愛徒困在人手,敵人還未和己對話,不得不裝大方,忍氣等候。
    (待樓滄洲方一脫網飛出,乙休剛轉身向外,上人便大罵)
天 癡:駝鬼無恥!欲仗悍妻護符,約我來此鬥法。卻只在沿途鬧鬼,遍設埋伏,你妻又將峽谷封
    鎖,避不出面。我好意命門人入谷詢問,誰知潑婦與你一般無恥,令門下妖孽,將我門人
    用妖絲網陷住。
乙 休:(笑道)當初我救走易氏弟兄,只能怪你自己法力太差,如此不濟,如何能是我對手?
天 癡:你夫妻行事鬼祟,休說自命散仙一流,便旁門左道妖邪,也無這等無恥行徑。
乙 休:我夫妻憐你在海外多年,修為不易,當著許多令徒,還沒讓你過於難堪,下不了台哩!
天 癡:我只當你夫妻長此縮頭,不出來見我,原來也怕我毀卻老巢。現已相對,總須見個高下。
    我素來光明磊落,決不鬼祟行事,任是如何比鬥,由你挑選好了。
乙 休:(笑道)日前聞你要來尋我,為此隨便設了幾道關口,欲使你稍受挫折,退縮回去。適才
    我在神羊峰頂遙望,你師徒已將入我伏中,因有一片佛光,隨同雷火飛下,才將我旗門破
    去。只為有人約我對弈,又料定你無甚伎倆,山妻如若空閒無事,早就將你打發回去了。
天 癡:(怒道)你那些雕蟲小技,算得了什麼?
乙 休:算什麼?你眼見徒弟被擒,尚不解救,豈非無能?
天 癡:(大喝)那是受了韓二妖術所騙!要拼真功夫,誰怕誰?
乙 休:你倒會說人話!你如真勝得過我,我從此避入深山,永不出面﹔否則,我隨你往銅椰島去
    。看你有甚神通施展,免得你死不甘服,說我依著家門欺人。
    (天癡上人不料反唇相譏,益發怒不可遏。)
天 癡:(大喝)駝鬼,只耍貧嘴薄舌!我若先下手,反怪我上門欺人,如今讓你一步,怎不知好
    歹?
乙 休:(哈哈笑道)癡老兒,你當我不知你的鬼心思嗎?你不過因在沿途吃虧,當著門人不好看
    相。
天 癡:你又知道我的心思了?
乙 休:你自恃有銅椰島地層以下數千年凝聚的陰穢之氣,以為我那法寶飛劍均是五金精英煉成,
    你收去一兩件,好裝裝面子。如能連我一齊困住,更是稱心快意。卻沒想到我老人家對別
    人不敢自負,似你這樣老蠢物,再有十個八個也奈何我不得。
天 癡:駝鬼你休說大話!
乙 休:我向來對敵專一投桃報李,敵人不動,我決不出手。你所煉穢氣,如真厲害,我身邊現有
    兩件飛劍法寶,俱是金鐵之質,不如吸了去,讓我見識見識。
天 癡:這是你說的,我只好先得罪了。
    (兩肩搖處,四十九口神木劍,化成四十九道冷冰冰的青光,虹飛電舞而出。
    (緊跟著雙手一搓,往外一揚,又是無數太陰元磁神雷,發出碗大一團團的五色奇光,齊
    (朝乙休打去。
    (乙休早已料到此著,知這一雷一劍相輔而行,厲害非常。
    (一用金鐵制煉之寶去破神木劍,立被元磁真氣吸收了去。
    (如用五行禁制,也是顧於此,必失於彼。
    (對方如非斷定自己是個勁敵,別的法寶無可施為,也決不會一上來便使出獨門看家本領
    (。)
旁 白:(韓仙子喝道)何方老賊,敢來我白犀潭撒野?今日叫你知道潑婦厲害!
    (話未說完,那青光神雷本是妖嬌如龍,出即暴長。
    (飛出不遠,即發出震天價的霹靂,爆裂開來。
    (忽然全被隔住,同停空中,此衝彼突,不能前進一步。
    (同時,二人面前飛落下一團青煙,簇擁著一個面貌清秀的道姑,凌空而立,朝著天癡上
    (人戟指喝罵。)
乙 休:(忙道)山妻來了,怪你在她門前放肆,必有處治。我夫妻素不喜兩打一,這裏又是她洞
    府,她是正主人,我不能越俎代庖,只好暫時下來。等候被山妻打跑時,我就隨你往銅椰
    島去,搗你老巢。就便開開眼界,看你那地肺穢濁之氣凝煉的玩意,到底有多厲害好了。
    (說罷,乙休身形一閃,便落在阿童和那矮胖少年隱身觀戰的峰腰危石之上。)
    
    
2**時間:接上 地點:石側 
    (阿童見乙休立處相隔不過丈許,落地先朝自己這一面笑。
    (跟著轉面點手,矮胖少年的模糊人影便縱了過來。)
乙 休:(笑道)今日本想叫癡老兒丟個大人,把他的門人全數扣下,片甲不歸。不想有人暗中作
    梗,處處給敵人方便。他雖一番好意,只給癡老兒解圍,不曾與我為難,但畢竟有些欺人
    ,並還大膽來此觀戰。
    (乙休說時,又回頭向阿童藏處看了一眼)
乙 休:看那行徑,頗似我認識的兩個老和尚所差,知我素來不和後生小輩一般見識,特意派了個
    小和尚前來代他行法,使我不好意思計較,用心也忒狡猾。
    (對那矮胖少年道)
    現有柬帖一封,你可拿到去峨嵋的雲路中途等候,照我所說行事,給那小和尚一個厲害,
    替老和尚管教一回。免他年幼狂妄,不知天高地厚,異日遇上,又與師命相違,惹出別的
    事來。
    (說罷,也未聽那胖少年回答,只見身形一俯,好似行禮,跟著人影一閃,便即不見。
    (阿童初次離師下山,便遭挫折,自己難堪,還給師門丟臉。
    (此老又是師執尊長,不能和他硬碰,再說也未必硬碰得過。
    (阿童越想心越煩惱,不知如何是好。)
    
    
3**時間:接上 地點:谷中 
    (〔第一七三回 白犀潭 癡老頭敗陣  萬里島 眾弟子興兵〕
    (上人隨來弟子,因聽敵人口出不遜之言,俱都義憤填胸,怒容滿面,各自暗中準備,大
    (有與敵一拼之勢。
    (上人百忙中,一面搖手示意,不令門人妄動﹔一面準備答話對敵。
    (韓仙子竟比乃夫性急得多,聲到人到,發話完畢,也沒容他開口,便先發動。
    (手臂往上一揚,立由袖口內飛出十餘道形如玉鉤的碧色寒光,往天空飛去,直沒入天際
    (密雲之中。
    (上人正不知是何用意,晃眼工夫,那寒光重又在雲層中出現。
    (光已增強長大,宛如十數條青虹,蛟龍剪尾,不住屈伸掣動,發出極大的破空之聲,自
    (天飛墮。
    (由天癡上人師徒身後左右,每道光華各認一人,分三面環抄上來。
    (這才明白,敵我之間果有一層阻隔,連敵人的法寶,也須經由上空越過,不能穿行無阻
    (。
    (因來勢太急,未容多作尋思,除受傷二徒外,各把一口神木劍放起抵禦。
    (同時暗運元磁真氣吸收,鉤光依舊電掣虹飛,毫不為動。
    (仔細觀察,竟不知是敵人法寶何物所製,只覺變化神奇,精光強烈。
    (眾弟子各運玄功全力抵禦,僅僅鬥個暫時不分高下,不禁大驚。
    (那鉤光因人而施,共是一十三道,中有一道光尤強烈。
    (幸這十二弟子俱是天癡上人門人中上選,各得有本門真傳,一人對付一道,勉強可以抵
    (敵。
    (可是中間兩人已在途中受傷,遇上這麼神妙莫測的法寶,便不能再勉為其難了。
    (天癡上人覺出此寶厲害,未可輕敵,只得放出鎮山禦魔之寶,仍是覺得吃力。)
韓仙子:(喝道)老賊不要發慌。我的碧斜鉤,乃水宮神物,地闕奇珍,通靈變化,向來出去以一
    敵十。既然你帶的徒弟有兩個廢物,待我收回兩柄,免你師徒手忙腳亂如何?
    (隨說,手指處,那和天癡上人對敵的三道碧光,忽有兩道突然伸長,橫空剪尾,往回飛
    (去。
    (天癡上人急怒攻心,愧忿交集,求勝心切,靈智已亂,以為這一來,正可將計就計。
    (也不顧再收神木劍,竟將餘存的元磁神雷暗中發出,意欲尾隨兩道碧光之後,潛追過去
    (。
    (碧光兩頭平伸,突往空中略收,逕朝那阻滯空中的劍光、雷光兜截上去。
    (天癡上人這才看出形勢不佳,想收神木劍已是無及。
    (只見兩道百十丈長的青虹,將那四十九口飛劍光迎住一截,便即合流,如群龍戲海,略
    (一騰挪,便似被什東西扯緊,橫豎七八糾纏一起。
    (連那些未發的磁雷,也一窩峰似朝對面敵人飛去,煙光變滅,兩三閃過去,便同失蹤不
    (見。
    (神木劍乃天癡上人心血所煉,上人焉能不又急又恨,氣得咬牙切齒,鬚髮皆豎,厲聲)
天 癡:駝鬼、潑婦,今日有我沒你,與你拼了!
    (說罷,將手一揚,飛起一團紅光。
    (上人到了空中,一口真氣噴將上去,立即暴脹,約有畝許大小。
    (紅光萬道,耀目難睜,比火還熱十倍。
    (才一飛起,還未下落,附近山石突起白煙,所有林木花草全都枯焦欲燃。
    (眼看泰山壓頂般由上而下,正往對面敵人當頭打下。
    (韓仙子冷臉微微一笑,也沒回答,只把手一揚。
    (袖口內接連飛出金碧二色兩團光華,精芒四射,光甚強烈,卻不甚大。
    (只見丈許大一團金光,疾如流星,首先對準紅光中心打去。
    (雙方勢子都急,一下撞個正著。
    (先是叭的一聲,金光深陷紅光以內,包沒不見。
    (紅光只略停了停,仍往下打來。
    (第二團碧光出手較慢,相繼迎擊上去。
    (金光雖吃紅光包沒,並未消滅下落,也無別的異兆。
    (上人正覺有異,未容仔細觀察,就在這金光陷沒紅光以內,碧光快與紅光對撞的瞬息之
    (間,猛聽紅光中炸音密如貫珠。
    (緊跟著好似霹靂怒發,一聲極猛烈的巨響,紅光忽然爆裂,化為萬千團烈火,當空散將
    (開來。
    (同時敵人金光也自碎裂,化為無數金芒箭雨一般,夾在烈火叢中四散下射。
    (天癡上人因此火熔石流金,奇熱且毒,又是神木劍的對頭。
    (眾弟子身帶法寶、飛劍,都是晶玉神木所制,一個躲閃防備不及,立受重傷,慌不迭待
    (要行法抵禦。
    (哪知敵人早有成算,當碧光快與紅光撞上時,反向後略退。
    (等到紅光爆裂,將手一指,碧光突往平面展開,寒光凜凜,往前一逼。
    (同時再發出一股極猛烈的罡風,當頭的烈火遇上便即消滅,化為青煙,被風一吹即散。
    (下餘的,直似颶風之捲黃沙,朝前湧去。
    (這一隨著罡風猛撲過來,上人雖然法力高強,急切間也來不及制止。
    (知道再不見機遁走,自己無妨,隨帶諸門弟子多半不死必傷,決難倖免。)
天 癡:(把腳一頓,大喝)眾弟子,隨我速退!
    (忙由袍袖內飛出一片黑光,略阻火勢。
    (同時運用玄功,連隨行十二弟子一齊攝起,縱遁光破空遁去。)
乙 休:(突聞大喝道)癡老兒,莫害怕,前面我還為你設有一關送別,只稍微低頭服輸,便能無
    事過去,否則難說。如無人救你,令高徒們也許屈留些日子。
    (天癡上人不知何在,高聲怒罵)
旁 白:(天癡上人)千年壓不死的駝鬼!自己縮頭,不敢和我對敵,卻指使潑婦出頭,只鬧鬼祟
    行徑。像你這等無恥,也配稱作修道之士?你當我真個敗了不成?
    (乙休聞言,一點也不生氣,哈哈大笑道)
乙 休:癡老兒,難為你。因要見識見識你那先天混元一氣大陣是什樣兒,此時決不會傷你。遲早
    放你回島,不過令高徒們卻須留此,作個押頭罷了。
    (天癡上人原是急怒攻心,恨敵入骨,口中喝罵,暗地施為,準備一對面,便師徒合力,
    (一齊夾攻。
    (能傷得敵人,略出怒氣,固是快事﹔不能,也不再戀戰,就此拿話激將,誘往銅椰島,
    (使其自投羅網,決一死戰。)
    
    
4**時間:接上 地點:天空 
    (當初聽乙休之聲,兩下相隔約有三數十里,因飛行神速,就這彼此傳聲對答之際,按理
    (早該飛到。
    (及至互相嘲罵了一陣,天癡上人似覺飛近了些,卻總飛不到前面峰頂。
    (猛然警覺,知已陷入埋伏以內。
    (自己雖不怕,這些門徒實是可慮。
    (估量乙休兼用移形換影,借地傳聲之法,真身必隱一旁。
    (對面山頭,只是旁處移來的虛影,就能施展法力,趕將過去,不是上當便是撲空。
    (因是敵暗我明,上人一面暗囑門徒小心戒備,不可稍微忙亂,也不可離開自己一丈以外
    (。
    (一任敵人辱罵,不可動火輕敵,務隨自己行動。
    (一面忙把遁光停住,平心靜氣,明辨真正子午方位和五行向背。
    (這才發現,對手隱身之處,正當西北。)
天 癡:(冷笑道)駝鬼無恥,只使用鬼蜮伎倆,還敢說是和我相對嗎?你夫妻真有神通,敢去銅
    椰島相見,我便從此退出此島,隱居大荒,永不出世,你看如何?
    (說完,果聽西北方哈哈大笑道)
旁 白:(乙休)癡老兒,難為你居然識得我這移形換影之法。念你尚有自知之明,我駝子一向寬
    宏大量,伸手不打笑面人,只要肯低頭服輸,決不再難為你。
天 癡:(怒道)駝鬼做夢哩!
旁 白:(乙休)曉事的,自己一人先行回去,由東南方煞戶飛出。令高足們也只屈留二日,千萬
    別攜帶同行,白害他們吃苦。我和山妻一別多年,她前此對我頗有一點芥蒂,多謝你的成
    全,今日才得相見。亟欲回去敘闊,恕不奉陪了。
    (說罷,便沒聲息。
    (天癡上人聞言,自是愧憤難當,又無法還口。
    (情知所說多半實情,偏是敵人禁法神妙,急切間直看不出一點虛實跡象。)
天 癡:(連喝兩聲)駝鬼少住!
    (不聽答應,料已飛走。
    (留既不可,行又可慮,為難了一陣。
    (上人想了又想,把隨行門人聚齊,遁光聯合,先放起太乙元磁精氣和身帶兩件最得力的
    (法寶,將師徒十三人全身護住。
    (然後由自己向前開路,不照乙休的話,逕直往回路前飛,揚手一神雷發將出去。
    (一聲霹靂過去,立時煙嵐雜遝,天地混茫,上下四處,遝無涯際。
    (跟著五行禁制發動,光焰萬丈,金刀電耀,大木雲連,惡浪排山,烈焰如海。
    (加上罡風烈烈,黃塵滾滾,一齊環攻上來。
    (上人雖仗法力高強,五遁之術皆所精習,又有元磁精氣至寶護身,未受其害。
    (無如敵人禁法神奇,五行相生,迴圈不已,破了一樣,隨又化生一樣。
    (暗中又藏有乾坤大挪移法諸般變化,玄妙莫測。
    (竭盡全力,僅可免害,脫身卻難。
    (況且上人又未按照乙休所說方向出伏,陣中禁制全被引動。
    (有自己在尚無妨,只要一離開,眾門人不只被困,還要受傷。
    (師徒十三人正在咬牙切齒,痛恨咒罵,無計可施。
    (猛瞥見身後現出一大圈佛光,懸在空中,四外五遁風雷只要近前,便即消滅。
    (上人仔細一看,正與初來時沿途所遇佛光金霞相助脫險一般路數,知道仍是那人暗助。
    (看此佛光出現在後,分明走了相反方向,一不小心,就許引往岷山敵人那裏,更是奇恥
    (。
    (連忙向南稱謝,率領門人飛身過去。
    (那佛光立即將天癡師徒環在陣中,疾逾閃電,轉了兩轉,忽往斜刺裏飛去。
    (敵人狡猾,竟在遠處行法遙制,頻頻運轉,瞬息百變,並不專指一處。
    (如無佛法相助,再有片時,非被引往白犀潭敵人門上不可。
    (上人當時驚喜交集,如釋重負,對於暗中助力之人,感謝已極。
    (那佛光護送出陣後,立時隱去。
    (天癡上人方在回頭,欲向那人致謝,猛瞥見左側危崖上有一小沙彌,人影一晃,跟著一
    (道金光,迅疾如電,往峨嵋後山那一面飛去。)
    
    
5**時間:接上 地點:雲空 
    (阿童飛出十來里路,便隱去身形,沿途查看,並未見有矮胖少年蹤跡。
    (峨嵋仙府上空彩雲層已經在望,一會飛到。
    (因已到達仙府,更無可慮,便把隱身法收去。
    (正要按師兄所說,由雲層中穿入仙府,猛聽背後有人說道)
申屠宏:小師父剛來?
    (阿童回頭一看,卻正是那矮胖少年,不禁吃了一驚。)
阿 童:(一面暗中戒備,沒好氣問道)你是誰?我到凝碧仙府去見掌教真人,素不相識,問我作
    甚?
申屠宏:小師父,白眉老禪師是乙仙師老友,如何肯對你過不去呢?他知我有點事,暫時無人可托
    ,又知你要來仙府,可以就便奉托。
    (阿童見他人極和氣,話頗中聽,喜道)
阿 童:有什事用我,只要我力所能及,無不應命。
申屠宏:這下面仙府,雖然有我師長在座,但我乃本門待罪之人。如能進去拜見各位師長,也不來
    求你了。
阿 童:(驚問)此話怎說?
申屠宏:只請小師父向家師掌教真人說,弟子申屠宏待罪七十八年,已歷三劫兩世,所差不過三年
    之限。敬乞提前三年,早賜拜謁,重返門下。以便追隨眾同門師兄弟下山行道,將功折罪
    。
阿 童:就這樣帶幾句話,有什用處?我還代你力求就是。
申屠宏:(喜道)小師父一言九鼎,此事十九可望如願了。
阿 童:(忍不住問道)你既和乙真人常見,日前峨嵋開府,各方多有引進,重返師門,最是良機
    ,怎不當時托他代為求情呢?
申屠宏:(歎道)前事荒謬,只為年輕任性,夥同阮徵、賀萍子和諸葛師弟,誤殺了一對海外修士
    ,被師父逐出師門。
阿 童:逐出師門?那待罪七十八年是怎麼回事?
    (〔第一七四回 受難數十年 二弟子改過自新 救災無窮盡 諸仙人同心協力〕)
申屠宏:幸經師母求情解勸,才按輕重,分別處罰。我和阮師弟是禍首,處罰最重,逐出門牆,定
    了八十一年期限。在此期內應經三劫,還須努力修為,夙根不昧,始允重返師門。
阿 童:那別的人呢?
申屠宏:諸葛警我非出本意,情不可卻,鬥法時又未傷人,罰處最輕。賀萍子只歷一劫,出生便即
    引度,改名笑和尚。
    (阿童聽出了神,方覺這人正是初出茅廬的前車之鑒,以後遇事,務要慎重,少開殺戒。
    (忽見一道光華穿破雲層飛來,落地現出一位道長。
    (申屠宏見是醉道人,喜出望外,急忙跪倒行禮。)
申屠宏:師叔,弟子參見。
醉道人:你莫高興,還有難題你做呢。你師父說,姑看乙真人與小神僧的情面,許以立功自救。此
    時要入仙府拜見師長,尚不能夠,你自照書行事吧。
    (說罷,遞過一封柬帖。
    (申屠宏見是師父親筆,益發欣慰,喜溢眉宇。
    (先向仙府恭恭敬敬拜了九拜,口中默說了一陣。
    (重又向醉道人、阿童分別拜謝。)
阿 童:(笑道)我話並未給你帶到,謝我則甚?
申屠宏:家師神目如電,心動即知,小師父盛意,早知道了。你沒聽醉師叔傳述,師父也看小師父
    情面嗎?異日如見老禪師,能再為我致意謝恩,益發感激不盡。
阿 童:(向醉道人行禮)參見仙長。
醉道人:不必客氣,小神僧請先進府,我們尚有事要談。
    (阿童料他要向申屠宏敘闊,並示機宜,自己也亟欲進府,便即舉手作別,穿雲直下。)
    
    
6**時間:接上 地點:左元十三限
    (眾弟子剛奉命往左右二洞,通行火宅嚴關和十三限。
    (諸葛警我等為首的四弟子,方在當先試行給眾同門觀看。)
    
    
7**時間:接上 地點:大殿
    (阿童坐在朱由穆身後,與眾仙初見,非常拘謹。
    (自己終是末學新進,如何敢齒於平輩,冒昧啟齒?心方盤算如何說法得體,卻開不了口
    (。)
朱由穆:小師弟,你在上面遇見申屠宏時,他臉上有一片紅光,可曾見否?
阿 童:未見。
李元化:(笑對妙一真人道)無怪乎此子敢來求恩,那重冤孽居然被他化去。
頑 石:這兩弟子多年來獨自轉劫再世,受盡諸般的苦厄。上次遇那奇險,眼看形神皆喪,如非大
    方真人垂憐援手,決難倖免。
荀蘭因:(插口道)外子並非不念師徒之情,只緣愛之深,望之切。平日期許太殷,無端鑄出那等
    大錯,自然痛心,也就愈恨。至於適才拒他入見,不曾速允所請,乃是另有深意,命他往
    辦一事,于他大有益處。
頑 石:(大笑道)既已心許,何必吝此一面,辜負他這兩生八十年的渴望呢?
齊潄溟:(笑道)師妹休為此子所愚,他二人全都機智絕倫,深知利害。對我夫妻固然感恩依戀,
    一半也是知道此舉關係終古成敗。我既安心借此成全,早算出他二世能夠因禍得福,異日
    仙業有望,怎肯中途甘休,作那姑息之愛?
頑 石:可是見上一面又有何礙?
齊潄溟:他對我的心意全都雪亮了然,見我沒等阿童道友前來說情,便令醉師弟出去傳命授簡。自
    然我意已回,所命必是于他有益之事,早已歡欣鼓舞,喜出望外。事情一完,便去與他師
    弟送信,宿願已遂,不久即返師門,何在這暫時一面呢!
頑 石:(笑道)話雖如此,就說他半為己謀,居然一見望絕,益自奮勉,向道堅誠,始終如一,
    也是難能可貴的了。
元 元:這還用說?如非這樣,照他二人所犯之過,早已不能寬容。就加恩免,也必逐出門牆,任
    其自生自滅,決不會用這許多心思,成全他們了。
    (阿童聞言,好生代他欣慰,便未再提。)
    
    
8**時間:接52集第46場 地點:魚樂潭平台 
    (阿童將前事說完。
    (靈雲聽完,喜問道)
齊靈雲:小神僧與申屠師兄相遇前後,可曾見有一個年約十五六歲,面相清秀,重瞳鳳眼,目光極
    亮,著青羅衣,腰懸長劍,左手戴有兩枚指環的少年嗎?
阿 童:無有。
齊靈雲:(笑道)申屠師兄幸得免孽,重返師門,阮師兄想也不會例外。
阿 童:這位阮師兄是阮徵嗎?
齊靈雲:是的,這多年來,他音信全無,不知光景如何呢?
    (阿童見靈雲意頗關切,便說)
阿 童:適才聽了頑石大師和掌教真人對答的話,好似此人尚在,口氣也還不惡,因未見過,故未
    詢問。
齊靈雲:當初家父門下只傳二人,一是申屠宏師兄,一是阮徵。
    
    
9**時間:以往 地點:幻境
旁 白:(靈雲之言,化為影像)
    彼時我剛轉劫人間,尚未渡上山來。
    家父母仇敵頗多,俱是左道妖邪,不知怎地訪明我是仇人之女,竟在家母引度以前,將我
    攝往五臺山中,意欲取煉生魂。
    家母也剛成道,便令阮師兄跟蹤追躡。
    家父和苦行、玄真二位大師伯施展法力,算出是五台派妖人所為。
    忙同趕去,阮師兄已冒奇險,九死一生,將我救出。
    後又被眾妖人隨後趕上,將他圍困,眼看危急萬分。
    家父母和二位師伯若稍遲片刻,我和他便無生理。
    他於我有救命之恩,心中感激。
    自他犯過,逐出師門,在外待罪,我曾經拼受家父責罰,和霞兒妹子一同尋訪他的蹤跡,
    前後多次。
    別的愛莫能助,只想贈他一件防身法寶和數十粒靈丹,防備萬一。
    頭次聞說他在大渡河畔一個荒僻的山人土洞之中隱修避禍,往訪撲了個空。
    二次探明真實下落再往,才知他既恐愚姊妹為他受責,又恐違背師命,故此不見。
    並說藏身之處己泄,即日前往江南覓一深山,隱居修煉,以待災孽到來,抵禦化解。
    我知他是有心不見,空自感激難過,無可如何,只得回來。
    我想如今年限將近,申屠師兄已可重返師門,他比申屠還要堅誠虔謹,照理額上血花孽痕
    必已化除,不久定要歸來。
    不過事難逆料,也許冤孽未解,故不敢來見家父,也說不定。
    日後再遇申屠師兄,請代轉告一聲,他二人冤孽未去以前,平日身受甚是痛苦,萬一有朋
    友相助,只要不是本門中同道,未經二人請求,相助出於自願,便不算是違背師命。
    我知小神僧法力高強,得有佛門降魔真傳,尚望助他們一臂之力。
    俾仗佛法慈悲,解去夙冤舊孽,便感同身受了。
    
    
10**時間:同8 地點:同8
    (阿童一一應允。
    (靈雲出來時久,說完便即辭別,回殿侍立去訖。)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