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上 地點:殿內 
    (話剛說完,忽聽瑲然鳴玉之聲。
    (那藏飛刀的玉匣,突自開裂,飛出一柄飛刀。
    (那刀只有尺許長,一道光華,寒光閃閃,冷氣森森,耀眼侵肌。
    (先由殿頂飛出,疾逾電掣,繞殿一周之後,略停了停。
    (然後忽沉忽浮,緩緩往曉月禪師立處飛去。
    (曉月禪師本是面帶愧忿,垂首低眉。
    (經妙一真人揖讓,坐在三位僧尼左側,雖為佛法所禁,不能自脫。
    (曉月正在胡思亂想,忽見飛刀突在殿頂出現。
    (曉月禪師眼見飛刀電掣,轉了一圈,朝已飛來。
    (尺許長一道銀光,精芒四射,直似一泓秋水,懸在空中。
    (前面若有極大阻力,其行絕緩。
    (憂懼危疑中,一眼瞥見妙一真人夫婦目注飛刀,面有笑容。
    (中座天蒙禪師,正在低眉入定。
    (連他所抱三歲童嬰,也在他懷中閉目合睛,端容危坐,相隨入定。
    (迥不似初入仙府,青瞳灼灼,東張西望,活潑天真之狀。
    (曉月念頭一轉,默運玄功,心念所向,身旁斷玉鉤便化成兩鉤金紅色極強烈的光華,互
    (相交尾飛出,直朝嬰兒飛去。
    (在座諸仙賓,多半不知此中底細,突見發難,俱皆大驚失色。
    (此舉太狠,救已無及,好幾位都在厲聲呼叱,待要下手。
    (忽見鉤光到處,嬰兒頂門上突升起一朵金蓮花,竟將鉤光托住。
    (嬰兒一雙漆黑有光的炯炯雙瞳,也自睜開,一點也不害怕。
    (反倒伸出一雙賽雪似霜的小胖手,不住向上作勢連招,似想將鉤取下,卻又不敢之狀。
    ()
天 蒙:(睜眼大喝道)洪兒,你將來防身禦魔,尚無利器。適才憐你年幼,已將你多生修積功力
    還原,並賜你我佛門中的大金剛願力,速速取下!
李 洪:(嬰兒答聲)弟子遵命,敬謝恩師。
    (隨說,小手一抓,寶光立化為一柄非金非玉,形制奇古,長約二尺的連柄雙鉤,落到手
    (裏。
    (嬰兒這時已經天蒙禪師點化,洞徹夙因。
    (鉤取到手以後,立即縱身下地,直朝妙一真人夫婦奔去。
    (眼蘊淚珠,喜孜孜跪在地上,叩頭不止。
    (真人夫婦早知來因,隨命起立,等到事完,再向諸道長禮拜。
    (妙一夫人隨手便抱了起來。
    (那曉月禪師一見嬰兒頭頂現出金蓮,法寶無功,大吃一驚。
    (忙運玄功收回,已被天蒙禪師施展無邊佛法,相助嬰兒收去,再也收它不回。
    (萬分惶急中,欲放飛刀自行兵解時。
    (哪知天蒙禪師話還未和嬰兒說完,就這一睜眼的工夫,長眉真人那柄飛刀本是飛來極緩
    (,這時竟比初現時飛得還快,連放飛劍自殺都來不及。
    (曉月這裏斷玉鉤沒有收回來,剛試得一試,飛刀已電掣而至。
    (到了離頭丈許,倏地展開,化為一片三丈方圓光幕,將全身罩住,外圈漸有下垂之勢。
    (知道刀光只要往下一圍,不特通體立即粉碎,化為一股白煙消滅。
    (連血肉都不會有殘餘,便自身嬰兒元神,也同時化為烏有。
    (想要自裁兵解,勢已不能。
    (曉月禪師枉自修煉功深,饒有神通變化,平日妄自狂傲,不肯低首下心向人。
    (到此存亡絕續,危機瞬息的境地,也是心寒體顫,六神皆震。
    (料定不免於難,便把雙目閉上,暗運玄功,打算死中求活。
    (將元神縮小,靜俟飛刀上身時,只要有絲毫空隙,即可將元神遁走。
    (等了一會,不見飛刀近身,耳聽眾仙求情之聲。
    (果是玄真子、妙一真人諸舊同門師兄弟,在那裏代向長眉真人求恩原恕。)
玄真子:恩師明鑑,曉月叛道背師,投身邪教,本該正家法,予以顯戮。但他當初只是一念之差,
    並未為惡。後受邪魔誘迫,迷途不返。加以貪嗔之念太重,遭受挫折,係有激而發。雖彼
    執迷不悟,一半也由於弟子等德薄能鮮,不知善處,感化無方。以至今日,為此引咎,情
    願分任其責。敬乞恩師大發鴻慈,並看在三位老禪師面上,暫免刑誅,予以最後一條自新
    之路。
    (曉月禪師聽出語氣純誠,並非賣好做作。
    (曉月睜眼一看,一干舊同門俱朝飛刀跪下,求告將終。
    (在座一二十位仙賓,除白眉、芬陀、英姆、優曇、李靜虛在座前站立外,俱都迴避旁立
    (。
    (此時只天蒙禪師一人仍坐原位,右手外向,五指上各放出一道粗如人臂的金光,將飛刀
    (化成的光罩,似提一口鐘般凌空抓住,不令再往下落,面容端莊。
    (求告完畢,天蒙忽朝曉月禪師微笑道)
天 蒙:可惜,可惜!一誤何堪再誤?長眉真人已允門下諸道友之請,緩卻今日懲處,你自去吧。
    (奮臂一提,刀光便似一團絲般應手而起,被那五道金光握住,絞揉了幾下,金光銀光同
    (時斂去。
    (時禪師手上卻多了一把長約七寸、銀光如電的匕首。
    (玄真子等也紛紛叩謝師恩起立,走到禪師面前。
    (妙一真人躬身將那飛刀接過,恭恭敬敬拜至殿的中心,雙手捧著往上一舉,仍化一道銀
    (光,飛向殿頂原出現處。
    (又是一聲鳴玉般響聲,便自回匣,不見一點痕跡。
    (曉月禪師死中得活,想不到如此容易,一時心情竟是恍惚,也不知是喜是憂,是愧是悔
    (,竟然呆在那裏。)
瑛 姆:(喝道)你已幸逃顯戮,還不革面洗心,自去二次為人,呆在這裡有何益處?
    (曉月方寸已亂,匆匆一想,便朝殿外禮拜道)
曉 月:謝謝師父不殺之恩。
    (曉月隨又起立,也沒向眾說話,只朝中座天蒙禪師合掌說道)
曉 月:多蒙老禪師佛法相救,免我大劫。但我罪孽深重,勢已至此,或是從此銷聲隱退,閉門思
    過﹔或是重蹈前轍,再犯刑誅。此時尚還難說,敬謝大德,貧僧去也。
    (屠龍師太最是疾惡,見他已是日暮途窮,一干舊同門對他如此恩厚,依然不能感化。)
屠 龍:(怒喝)無知叛師孽徒!你以為只有師父家法始能制你?你三日之內,如無悔過誓言,我
    便尋你作個了斷!
曉 月:(厲聲喝道)無恥潑尼!你也是被逐之徒,靦顏來此,也配口發狂言,仗勢欺人?
天 蒙:屠龍休得多此嗔念。他自有個去處,管他則甚?曉月,你還未到地頭,快走!
    (曉月聽到「走」字,好似聲如巨雷,震撼心魄,大吃一驚。
    (又好似著了當頭棒喝,心中有些省悟,身不由己,駕起遁光,便往殿外飛去。)
    
    
2**時間:接上 地點:空中 
    (飛遁迅速,殿外長橋臥波,玉坊耀彩,靈峰聳秀,飛瀑鳴玉。
    (到處祥氛瑞氣,花光嵐影,仙府麗景,已是二度映入眼底。
    (曉月由不得魔頭暗制,妒羨交集,貪嗔之念重生,仇恨倍增。
    (當時沒有停留,逕直飛去。)
    
    
3**時間:接上 地點:殿內 
    (屠龍師太並未在意,又經禪師喚住,便即歸座。)
白 眉:(歎道)此人根骨原本不差,否則當初長眉真人怎肯收錄?
    
    
4**時間:接上 地點: 幻境
旁 白:(白眉之言化為影像)
    只因過去一生中夙孽太重,以致一念之差,誤投邪教,為魔力所暗制。
    他在黃山紫金溪隱居時,雖已入了旁門,仍然時常警惕。
    只不合妄用機智,欲巧借妖師之力,覬覦教祖之位。
    擬將天下妖黨一齊渡到門下,使其改邪歸正,為萬世玄門宗祖。
    起念雖由貪嗔,用心設想也未始沒有他的道理。即使對峨嵋諸道友,也無傷害之心。
    卻不知哈哈老妖得道七八百年,為苗疆邪教宗祖。
    儘管走火入魔,暫時身同木石,元神仍能飛行變化,運用自如。
    並且入魔不久,苦心虔修,所煉害人害己的陰魔,重又被他的法力智慧降伏。
    曉月禪師與之鬥法,尚且不勝,如何能落在他暗算之中?
    又不合為一孽徒,妄信妖婦許飛娘的蠱惑。
    慈雲寺鬥時,誤用妖師秘傳十二都天神煞,為苦行道友佛法所破。
    害人未成,陰魔反制。
    由南川金佛寺回醒以後,心中憤激太甚,趕往苗疆,從妖師習練妖法。
    由此越為陰魔暗制,倒行逆施,日趨墮落。
    實則靈性早迷,明知是害,不計滅亡。
    平日法力,只能用以濟惡,對於本身全無補益。
    我三人帶他到來,原為踐我昔年與長眉真人之約。
    在他大劫未臨以前,先給他一個警戒。
    就便由天蒙師兄用佛法試為其難,看他能否及早回頭,以免毀去那數百年修煉之功。
    飛刀為長眉真人昔年初成道時,降魔鎮山之寶,早已通靈變化,神妙無比。
    除我外,諸位道友中只一兩位見他用過。
    本來繞殿一週之後,他便遭了劫數。
    因被天蒙師兄用佛法阻住,來勢甚緩。
    他如真能悔悟,一聲祝告,刀便飛回。
    他偏昏昧無知,見難洩忿,意欲暗算嬰兒,下手狠毒。
    那斷玉鉤乃前古異寶,也非常物。
    天蒙師兄因為嬰兒尚無合用防身之寶,便加以收取。
    飛刀無了阻擋,立即如電飛來,本是難免。
    因他當時已生悔心,刀未下合,略微一緩。
    天蒙師兄又以佛家金剛手,將刀抓住。
    後經諸道友求情,方免於難。
    如非入魔太深,我等三人不願強施佛法,逆數而行,致生別的枝節。
    只再費點心力,便可強他醒悟。
    好在他道基頗厚,數應遭此一劫,再經一世修為,始能成就,孽滿劫臨,自能醒悟。
    
    
5**時間:接上 地點:殿中 
白 眉:屠龍道友近已功力精進,此中消長不應不知,為何也要與他計較?
屠 龍:(答道)弟子生性疾惡,見不得這等忘恩背德、狂悖乖謬的行徑。聽二位老師父法諭,現
    在想起也覺多事。
    (妙一夫人見雙方話完,便把嬰兒李洪放下,引導他朝眾仙賓分別拜見。)
荀蘭因:此子乃我前九世的親生之子,因當年誓願閤宅飛升,為此延誤仙業千年。
    
    
6**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妙一夫人之言化為影像)此子初世便在佛門。
    因受父母三十九年鍾愛,父母年已八十,忽遇天蒙禪師渡化出家。
    後來功行精進,萬緣皆空,只有親恩難報,不能斷念。
    為此誓發宏願,欲憑自己多生修積,助父母修成仙佛,方成佛門正果。
    由此苦行八世,俱是從小出家。
    那前生父母,便是仇人夫婦。
    因是本身好善,積德累功,終於歸入玄門,成就今日仙業。
    此子雖算完了心願,但是過去諸生,除頭一世在天蒙禪師門下外,餘均苦行修持,壽終圓
    寂,並無多高法力。
    又以時緣未至,終未見到父母一面。
    直到現今九世,投生在一個多子的善人家中,名叫李洪。
    天蒙禪師才去那家,暗地渡化而來。
    一為使他父子重逢,二為自己功行圓滿,幾樁心願已了,不日飛升。
    而此子此生,須將以前諸生所發宏願一齊修積完滿。
    並還隨時助他父母光大門戶,直到飛升靈空仙界,始能證果。
    當此異派雲起之際,非有一位法力高強的佛家師父不可,故此帶了回來。
    
    
7**時間:接上 地點:殿內
    (眾仙見李洪生得面如冠玉,唇紅齒白,目如朗星,根骨特異,稟賦尤厚。
    (適又經過天蒙禪師佛法啟迪,使其神完氣旺,髓純骨堅。
    (小小童嬰,頓悟夙因,具大智慧。
    (相貌又是那等俊美,宛如明珠寶玉。
    (內蘊外宣,精神自然流照,無不稱奇愛贊。
    (靈嶠三仙更極喜愛,等過來拜見時,甘碧梧首先攬至膝前,獎勉了幾句,由身邊取出一
    (塊古玉辟邪,給他佩在頸間。)
甘碧梧:適聞諸道友說,你再有六七年,便須出外行道。客中無以為贈,聊以將意。
    (李洪聞言忙即合掌拜倒,領謝起身。
    (杖仙童阮糾同了丁嫦,也各取了一件寶物相贈,李洪一一拜謝受領。
    (李洪去至下首妙一真人面前侍立。
    (妙一真人這才手指李洪,轉向謝山道)
齊漱溟:此子以前諸生,發願甚宏。方今群邪猖狂,非得一位具有極大法力的禪門師父不可。
謝 山:道友所言甚是。
齊漱溟:道友適才皈依佛門,也須有番修積,門下又無弟子。如令此子拜在道友門下,不知道友心
    意如何?
謝 山:小弟為了一些世緣,轉劫多生,對於過去一切因果,尚是茫然。
齊漱溟:因果本在,世緣一同。
謝 山:適才出迎三位禪門大師,幸蒙老禪師大發慈悲,宏宣寶相,金輪普渡,方始如夢初醒。
齊漱溟:夢既醒,緣已熟。
謝 山:小弟初入佛門,尚在學步,如何配做他的師父呢?
芬 陀:(笑道)佛法說難便難,說易便易。道友新近皈依,僅自徹悟,心存客氣,自然患為人師
    。
謝 山:(起身答道)謹謝大師教益。但後輩自身尚無師父,如何收徒?只請暫緩,容我拜師受戒
    之後如何?
    (邊說邊往天蒙禪師座前走去,本意近前跪倒拜師,請求收為弟子。
    (哪知剛一跪將下去,天蒙禪師本在低眉默坐,忽然伸手向謝山頂上一拍,喝道)
天 蒙:你適才已明白,怎又糊塗起來?本有師父,不去問你自己,卻來尋我,是何原故?
    
    
8**時間:先前 地點:同上 
    (謝山吃普渡佛光一照,悟徹夙因,自思)
謝 山:(自白)佛法素重傳授,未來如何修為,尚須禪師指示。
    況他又是我前生師兄,師兄為了自己,遲卻千年證果,受恩深重,拜師萬無不允。
    然而本是師兄,又焉能拜之為師?我該如何是好?
    (此念橫亙於胸,儘管智慧靈明,竟未往深處推求。)
    
    
9**時間:接7第7場 地點:同上 
    (謝山被天蒙禪師拍頂一喝,猛地吃了一驚,當時驚醒,神智益發空靈。
    (立即膜拜在地道)
謝 山:多謝師兄慈悲普渡,指點迷津。
天 蒙:(微笑道)怎見得?
    (謝山起身,手朝殿外一指。
    (眾人隨手指處一看。)
    
    
10**時間:接上 地點:殿外 
    (靈嶠三仙適在禪師等未降以前,施展仙法接引的明月,已應時而至,照將下來。
    (凝碧崖前七層雲霧,連同由平湖後半直連正殿平臺那麼寬大高深的洞頂,也被用移山法
    (縮向後去。
    (這時殿外正是萬花如笑,齊吐香光,祥氛瀲灩,彩影繽紛。
    (當空碧天澄霽,更無纖雲。
    (虹橋兩邊湖中明波如鏡,全湖數層青白蓮花萬蕾全舒,花大如斗,亭亭靜植,妙香微送
    (。
    (那一輪寒月,正照波心。
    (紅玉坊前,迎接神僧的百零八響鐘聲,已是尾音。
    (清景難繪,幽絕仙凡。)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