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49集 地點:廣場
    (原來藏靈子聖泉已經放完,屠龍師太又施展法力,將靈翠峰前十里方圓地面陷一湖蕩。
    (即將藏靈子聖泉之水,由靈翠峰底泉脈通至湖心,湧將上來,已快將全湖佈滿。)
公冶黃:(笑道)這湖正在紅玉坊與仙府當中,將正路隔斷,出入均須繞湖而行。再搭上一座長橋
    ,直達仙府之前,氣象就更好了。這該是嵩山二道友的事吧?
白谷逸:(笑對矮叟朱梅道)紫雲神砂,為數太多,正想不出有多少用處,盡建造些樓臺高閣,也
    沒意思。屠龍師太闢此一湖,實是再好不過。
    (隨即和朱梅各由身畔取出一枚朱環,隔湖而立。
    (白谷逸首先左手托環,右手掐著靈訣,朝環一指。
    (立有一幢五色光華,自環湧起,上升天半,漸漸越長越大。
    (二女等七人到時,倏地長虹飛擊,往對岸倒去。
    (同時這一頭也脫環而出,恰巧搭向兩岸,橫臥平波之上,成了一座長橋。)
易 周:(笑道)這橋還是作半月形拱起好些。
朱 梅:後半截是我的事,不與白矮子相干。
    (隨說,飛身到了橋中心,雙手一搓,抓起彩虹,喝一聲)
朱 梅:疾!
    (那條筆也似直的彩虹,便由當中隨手而起,漸漸離開水面約有四五丈。)
公冶黃:夠了,夠了!湖長十里,兩頭離水二丈,當中離水只高四五丈。形勢既極玲瓏,日後眾弟
    子們可以蕩舟為樂,不致將兩邊隔斷。
朱 梅:鳥道人,你說好,偏不依你。
    (手指處,彩虹忽斷為二,各往兩頭縮退十多丈,懸在空中,當中空出一段水面。
    (朱梅照樣手托朱環,掐著靈訣,往下一指,彩霞又自環中飛瀉,落向水面,晃眼展布開
    (來。)
朱 梅:(在空中直喊)白矮子快幫點忙!我一人顧不過來,這東西一凝聚,再弄它就費事了。
    (說時白谷逸已應聲飛起,到了湖心上空,一同行法施為。
    (不消頃刻,朱環收去,當中彩霞隨手指處,先現出一片彩光燦爛的二三十丈方圓的平地
    (。
    (跟著彩光湧處,地上又現出一座七層樓閣,四面各有三丈空地,兩邊彩虹隨往下落,搭
    (在上面。
    (朱、白二老分向兩面飛去,到了兩橋中心,用手一提,各拱出水面三丈高下。
    (然後分赴兩頭,各掐靈訣行法施為,對面馳去,仍到閣中會合,再同往眾人立處飛來。
    (這一來,一橋化而為二,每道長約四里餘,寬約十丈。
    (中間矗立著一所玲瓏華美的樓閣,兩邊俱有二丈高的雕欄。
    (乍成時,遠望還似氣體,等到二老飛回,便成了實質。
    (直似長有十里一條具備五彩奇光的整塊寶玉雕琢而成,通體光霞燦爛,富麗堂皇,無與
    (倫比。
    (眾仙正紛紛讚美,意欲由橋上走將過去,觀賞一回)
藏靈子:後山靈木俱已結蕊,各處峰崖上的仙府琪花,還不成長,莫為矮子賣弄手法,誤了催花之
    責。
凌 渾:(笑道)湖裏有的是水,誰都能夠運用,並非你不可。
藏靈子:(冷笑道)凌花子,你知道什麼?我那聖泉豈是這樣隨便糟蹋的?
凌 渾:啊?原來只是好看的?
藏靈子:湖中之水,雖也有少許聖泉在內,大體仍是飛雷崖上那道飛瀑,不過仙府泉脈只此一條,
    借我聖泉引導來此罷了。為想使湖水亙古長清,甘芳可用,日後養些水族在內,易於成長
    通靈。
凌 渾:(笑道)如此說來,你那點河水並沒捨得全數送人,不過帶了些來做樣子罷了。怪不得,
    我剛才想你怎會有這麼大法力呢!
藏靈子:你又說外行話了,我原想全數相贈,只不過主人要以法力養它,甚是費事。當我吝嗇,就
    看錯了。
凌 渾:(笑道)吝嗇不吝嗇,用得著說這許多?再往下說,你非情急不可。算我不懂,你自行法
    如何?
    (知他再說必無好話,便不再還言。)
藏靈子:(嗔道)血兒,持我紅欲袋汲水灌花,不可遲緩。
    (熊血兒隨從身後走來。)
朱 梅:(笑道)我聽你這法寶名字,准不是什麼好東西。莫要汙了靈嶠仙花,你沒辦法交還人家
    。
    (藏靈子方欲答話,已先接口說道)
乙 休:你們三個欺負藏矮子,我不服氣。你們不知此寶來歷,就隨便亂說。
藏靈子:(笑道)到底駝子高明識貨,不像你們隨口胡言亂說,全無是處。
白谷逸:(笑道)朱矮子成心嘔你哩,誰還不知氤氳化育之理?此寶用以澆花,實是合用。不過仙
    葩遭劫,多少沾點濁氣,比起人間用那豬血、油汁澆花,總強些罷了。
乙 休:藏靈子,彼眾口利,孤嘴難鳴,不要理他們。催完了花,白、朱二矮還有事呢。
    (那靈翠峰自從靈泉灌入,泉路開通之後,峰腰便掛起兩條瀑布。
    (相隔兩三丈,下面各有一原生洞穴承住,並不外流。
    (乙休說時,血兒早走過去,由法寶囊內取出一個尺許長的血紅色皮袋,接住泉流。
    (一會,血兒飛起空中,將袋往空中一擲,立即長大畝許,由下望上,絕似一朵紅色雲霞
    (。
    (血兒緊跟在後,手掐靈訣一指,適接聖泉便化為濛濛細雨,四下飛落。
    (沿著各處峰巒溪澗,遍地灑將過去。
    (雨雲飛駛甚速,頃刻之間,便將適才仙葩布種之處,一齊灑到。
    (水也恰巧用完,血兒收寶歸來復命。
    (正要行法催花,赤杖仙童阮糾笑道)
阮 糾:這些小草琪花,得道友靈泉滋潤,當益茂盛,道友不必多勞吧。
    (藏靈子知道靈嶠諸仙法力高強,照此說法,必早在暗中行法。
    (便無滴水,也能花開頃刻,不便再為賣弄,便停了手。)
易 周:後山花木,已全結蕊綻開,遠望一片繁霞。道友何不使仙府奇芳略現色相,使我們先飽眼
    福呢?
藏靈子:遵命。
    (晃眼之間,適才千百布種之處,突然一齊現出三尺許高的花枝。
    (那花都是翠葉金莖,其大如拳,萬紫千紅,含芳欲吐,有的地方還現出一叢叢的九葉靈
    (芝。
    (除靈峰、平湖、甬道、通路、廣場外,一切峰巒岩石,溪澗坡陀,全被佈滿,繁茂已極
    (。)
寧一子:貧道無多長物,只帶了千本幽蘭來,不料仙府名葩開遍全境。適見那溪谷滿布喬松,貧道
    所攜,有一半是寄生蘭,本該寄生老木古樹之上。仙府將開,微禮尚未奉諸主人,且了此
    小事如何?
阮 糾:(笑道)我適聞到幽蘭芬芳,由道友袖間飛出,我早已料到。空谷孤芳,不同俗類,已暗
    命弟子留有一處幽谷,就在繡雲澗後。諸位道友何妨同去,一賞芳華?
    
    
2**時間:接上 地點:仙徑 
    (朱、白二老前導,往仙府左側橫嶺轉將過去。
    (一路之上,只見洞壑靈奇,清溪映帶。
    (原有的瑤草奇花,本是四時不謝,八節如春,名目繁多,千形萬態。
    (眾仙順著繡雲澗,到了鳴玉峽盡頭。)
    
    
3**時間:接上 地點: 松徑
    (循崖左行,面前忽現出一片松徑,松柏森森,大都數抱以上。
    (疏疏森立,枝葉繁茂,一片蒼碧,宛如翠幕,連亙不斷。
    (左邊一片池塘,水由仙籟頂發源,中途與繡雲澗會合,到此平衍,廣而不深。
    (溪流潺潺,澄清見底,水中蔓草牽引,綠髮絲絲。
    (樹聲泉聲,備極清娛。)
寧一子:這裏便好,且把寄生蘭植上吧。
    (隨長袖舉處,便有細長如指的萬千翠帶一般,往沿途老松翠柏的枝丫之上飛去。
    (立時,陣陣幽香,徐徐芬馥,令人聞之心清意遠。
    (那寄生蘭葉,俱在二三丈之間,附生樹上,條條下垂。
    (每枝俱有三五花莖,蘭花大如酒杯,素馨紫瓣,藤花一般每莖各有十餘朵,
    (累如貫珠,香沁心脾。)
乙 休:仙蘭渚上奇蘭,異種名葩,何止千百,此是其中之一。
寧一子:不過人間嘉卉,只是品種較為齊全。
阮 糾:(笑道)丁師妹最喜蘭花,靈嶠宮中還植有數十種,除朱蘭一種得諸靈空仙界外,餘者多
    是常種。道友奇種甚多,不知還肯割愛數本麼?
寧一子:丁道友見賞,敢不拜命。袖中尚剩五百餘本,約百餘種,真屬罕見的不過十之一二。
阮 糾:如此已大開眼界了。
寧一子:荒居所植,除朱蘭只有一本,未捨送人外,稍可入目的,每種都分了些來。請丁道友指示
    出來,不俟會畢,便可奉贈。
丁 嫦:(笑道)阮師兄饒舌,重辱嘉惠,無以為報。小徒籃中花種尚有少許,即當投桃之報如何
    ?
    (陳文璣隨取花種奉上,寧一子喜謝收下。)
    
    
4**時間:接上 地點:幽谷
    (眾仙走完松徑,轉入一個幽谷。
    (寧一子見左邊危崖排雲,右邊是一大壑,對岸又是一片連峰。
    (一條極雄壯的瀑布,由遠遠發源之處,像玉龍一般蜿蜒奔騰而來。
    (到了上流半里,突然一落數丈,水勢忽然展開,化為平緩。
    (遙聞水聲淙淙,山光如黛,時有好鳥嚶鳴於兩岸花樹之間。)
謝 琳:(笑問玉清大師道)這麼多禽鳥,適才地震怎禁得起?莫不又是法力幻化的吧?
玉 清:禽鳥本不怕震,只有水中生物費了我不少事,先攝向空中,待重建後再放生的。
    (談說之間,寧一子已將五百餘本幽蘭植向岩谷之間。
    (果然幽芳殊色,百態千形,俱是人間不見的異種,名貴非常。
    (寧一子請眾少待,行法施為,每種花上俱有三五果實墜落,一齊收集下來,交與丁嫦。
    (丁嫦笑命管青衣收入花籃。
    (乙休回顧,見嵩山二老和兩黃衣人不曾跟來。)
乙 休:(笑道)白、朱二矮未來,想必又有花樣。
凌 渾:怕是太矮被擋住了吧!
乙 休:地缺、天殘命他兩個門人出來現世,適才見他們忽從後山遁回,定是被哪位道友嚇著了。
姜雪君:(笑道)家師怎能容他們作怪?虧他們老臉,還在場上旁觀。
凌 渾:兩小怪物竟生得一般相貌神氣,真是有其師,必有其徒,真討人嫌!
    (丁嫦一眼瞥見二女憨憨地聽眾仙說話,好生愛憐,便從身畔解下兩枚玉玦。)
丁 嫦:(遞給二女道)適才乙道友所說二人,異日在外行道,難免相遇。他們有兩件奇怪法寶,
    此乃古地皇氏所佩辟魔符玦,帶在身上,就不怕他們了。
    (二女本最慕靈嶠諸仙,忙即拜謝。)
二 女:(同聲)謝謝仙子。
    (忽聽撞鐘擊罊,金聲玉振,遠遠自仙府來路傳來。)
姜雪君:仙府開了!
    (眾仙紛紛飛起。
    (二女等也追隨著,同往紅玉坊前飛去。)
    
    
5**時間:接上 地點:飛橋 
    (晃眼落到橋上,仙府倒還未開。
    (只見飛橋兩面湖波中,又由嵩山二老用紫雲神砂建立起四座金碧樓臺。
    (一邊兩座,恰與樓當中飛閣成為五朵梅花形對峙,紫霞點點,金碧輝煌,越發壯觀。
    (仙府後側,各處峰崖上,也有二三十處各式大小亭臺樓閣,隱隱出現。
    (這次雲幢上,共是百零八下金鐘,四十九敲玉罄,眾仙到時,尚還未住。
    (眼看湖兩岸各處山巒上仙葩和後山許多花樹,越顯精神,含苞欲放。
    (忽聽湖水嘩嘩作響,碧波溶溶中突冒起滿湖水泡,跟著一片極清脆的啪啪之聲密如貫珠
    (。
    (每一水泡開裂,便有一株蓮芽冒出水面,晃眼伸長。
    (碧葉由卷而開,葉舒瓣展,滿湖青白二色蓮花一齊開放,翠蓋平擎,花大如斗。
    (這時金鐘、玉罄已將要到尾聲,眾仙方訝平湖新闢,剛剛離開不久,適才並無人想到往
    (湖中行法植蓮,頃刻工夫,這佛國靈花西方青蓮怎會突在湖中開放?
    (眼前倏地又是一亮,再看四外前後的天府仙花,連同後山千百株花樹,忽然同時開放。
    (仙府前半,立時成了一片花海。
    (青翠浮空,繁霞匝地,香光百里,燦若錦雲。
    (再加仙館銀燈,玉石虹橋,飛閣流丹,彩虹凝紫,祥光萬道,瑞靄千重,彙成亙古未有
    (之奇。
    (尤妙是境地壯闊,儘管花光寶氣,光怪陸離。
    (依舊水碧山青,全境光明,了不相混,全不帶一毫人間富貴之氣。
    (鐘、磬聲終,隱聞仙樂之聲,起自當中仙府以內,瓊管瑤笙,雲蕭錦瑟,交相互奏。)
阮 糾:(笑對神駝乙休道)主人正在傳授門人道法,只等此曲奏罷,仙府即時宏開,我們方可入
    內,也只看得謝恩典禮了。
    (各仙館中來賓知已到時,主人開府宴客之後,便須相率歸去,不便再留,各自紛紛飛落
    (橋亭等處靜等觀禮。)
甘碧梧:(笑對阮糾道)大師兄,仙府景物宏麗,仙賓會後,願留者已另闢建居室。我們這些小擺
    設,命眾弟子收去了吧。
    (阮糾含笑點頭。)
    
    
6**時間:接上 地點:各處 
    (陳文璣、管青衣、趙蕙三女弟子立持花籃,分途往各遠近仙館樓閣飛去。
    (所到之處,只見祥光一閃,原有樓臺亭閣,便即無影無蹤,現出本來面目。)
    
    
7**時間:接上 地點:飛橋 
    (不過刻許工夫,全都收盡,陳、管、趙三女仙飛回復命。)
丁 嫦:只顧收拾零碎,卻忘了客館下原是空地。如今遍地繁花,獨空出一二百處空地,豈非美中
    不足?
甘碧梧:(笑道)嫦妹不必多慮,你看滿湖青蓮,此間大有能者,正不必我們多事呢。
    (忽見仙府後面飛起千萬縷祥光,宛如虹雨飛射,分往各仙館原址飛去,落在空地之上。
    (緊跟著各有數十百株娑婆、旃檀等寶樹,由地下突突往上冒起,晃眼成林。
    (鬱鬱蔥蔥,寶相莊嚴。
    (比起適才眾仙植花種樹,又是不同。
    (直似數千株整樹,自地湧現,迅速異常。
    (姜雪君在旁,驚問朱梅道)
姜雪君:芬陀大師、白眉禪師均在雪山頂上防魔未來,優曇大師適才同在一起觀賞幽蘭,不曾離開
    。此與滿湖青蓮同一路數,眼前何人有此法力?
朱 梅:(笑道)道友難道不知?
姜雪君:莫非朱由穆師兄又出山來了麼?他在石虎山閉關以來,多年未見,已說靜參正果,怎得到
    此?
矮 叟:(朱梅笑道)誰說不是他?別了多年,還是當年那種脾氣。
    
    
8**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朱梅之言化為影像)他來時,我和白矮子正用紫雲砂在湖中建這四處樓閣。
    他由雲路飛降紅玉坊前,迎頭遇見天殘、地缺老怪門下兩個業障。
    恰巧沒有別人在側,也不知是誰招惹了誰。
    這兩業障天生不是人的性情,適才後山觀花,又吃令師一嚇,正沒好氣。
    見來人是個相貌清秀,唇紅齒白的小和尚,通沒一點氣派。
    誤認作來此尋找師父,就便看熱鬧的小徒弟,竟想拿他出氣。
    一口怨氣沒將人吹倒,跟著又想用大擒拿法將人趕回來路。
    哪知來人神通廣大,笑嘻嘻連老帶小,一頓挖苦,把兩業障跌了個暈頭轉向。
    末了還說,這裏群仙盛會,冠裳如雲,怎會有你們這種怪物?
    既然瞞著師父,混進府來觀禮,就該悄沒聲打個樹窟窿或土洞鑽將進去躲起來,偷看完了
    熱鬧,一走才是。
    小和尚一手一個,只空抓了一下,往上一甩。
    手並沒有沾身,兩業障便似泥塊一般,被人抓起,身不由己,跌跌翻翻,往雲路上空飛去
    。
    他一來便向湖中灑下兩把蓮子,他師弟李道友正由後面繞出迎接,同往後面飛去了。
    好在他既已出山,就不愁見不到了。
    道友與他也是昔年舊雨,現齊道友正在中元仙府以內,宣讀長眉道祖遺留的仙示,並傳門
    下男女弟子道法。
    事完方始正式開府,率領本門長幼三輩同門,當眾焚表奏樂,向教祖所居靈宮仙界通誠遙
    拜,行那謝恩之禮。
    那時一班知好,除我們有限幾人受有重托在外,俱已齊集中元仙府。道友無事,何不前往
    敘談呢?
    (姜雪君聞言,略一尋思道)
姜雪君:我自轉劫以來,已不願再與此人相見了。
朱 梅:本是三生良友,相見何妨?姜道友此言,豈不又著相了?
    (優曇大師和屠龍師太一同走來,笑道)
優 曇:采薇大師今又出山,難得良晤。姜道友三生舊雨,更與我們情分不同,為何還呆在這裏?
姜雪君:(笑道)我先不料朱道友會來,正向朱真人打聽呢。那就去吧。
    (仙都二女和武當五姊妹,俱留意那兩黃衣人,此時四顧不見。
    (仙館已收,無可存身,都在奇怪。
    (聞言才知被一前輩神僧用大法力逐出府去,好生稱快。)
石玉珠:兩怪人之師天殘、地缺,得道多年。姊姊適才不合隨口譏嘲,結下仇怨。朱老前輩想必知
    此二人姓名深淺,何不先問出個底細,日後遇上也好準備。
    (二女本沒有把黃衣人看在眼裏,因石玉珠說得十分慎重,朋友好心,未便違拂。
    (謝琳便湊過去向朱梅請問道)
謝 琳:朱老前輩,可知那兩黃衣人姓名本領麼?
白谷逸:(接口笑道)這兩孿生怪人,二百多年中,共只出山四次。兩業障每出山一次,必鬧許多
    笑話,害上不少的人。
朱 梅:這次不知又是受甚妖人蠱惑,想來此出點花樣。
白谷逸:他們原打算老著臉皮,赴完了宴再走。不料小和尚跑來,將他們趕去。
朱 梅:論本領,倒還沒甚出奇之處,只是二人各秉師傳,煉有幾件獨門法寶,專一攝取人的心靈
    ,道行稍差的人往往為他們所算。
白谷逸:時已無暇詳說,此去小寒山拜師之後,只把今日之事一說,令師必有破法。至不濟也能用
    佛門定力抵禦,不為所惑,無足為慮。
謝 琳:謝謝師伯指教。
    (二女剛謝完了指教,鐘、磬聲已住。
    (長橋對面當中頭一座仙府上面,形似大泡的晶罩,突化雲光流動,緩緩升起,將仙府全
    (形現出。
    (跟著左右一邊一座的晶罩,也各由峰崖後面化為五色雲光上升。
    (到了中央,漸漸縮小,會合成一片丈許大小的彩雲,停在當中。
    (當中那仙府高約三十六丈,廣約七八十畝,四面俱有平臺走廊,離地約有三丈六尺。
    (前面平臺特別寬大,占地幾及全址三分之二。
    (四角各有一大石鼎,四面雕欄環繞,正面兩側設有三十六級臺階。
    (豎立著一座大殿,廣約十畝,上刻「中元仙府」四個古篆金字。
    (殿中當中設著一個寶座,兩旁各有許多個座位,前面大小九座丹爐。
    (大殿通體渾成,無梁無柱,宛如整塊美玉,經過鬼斧神工挖空建造,氣象雄偉,莊嚴已
    (極。
    (這時峨嵋門下眾男女弟子,各持仙樂儀仗,提爐捧花。
    (分作兩行,正由殿中端肅款步走出,排列在平臺兩旁。)
    
    
9**時間:接上 地點:中元仙府 
    (玄真子為司儀,手捧玉匣前導,引著掌教妙一真人和長一輩同門,到了台中央立定。
    (仍由妙一真人居中,眾仙稍後,依次雁行排列。
    (〔第一六四回 羽衣星冠 峨嵋仙俠禱天  雲裳霞裙 四海貴賓齊集〕)
玄真子:(隨喝)弟子齊漱溟等敬承大命,即遵恩師玉匣仙示,謹畏施行。連日齋戒通誠,虔修絳
    牒,恭附繳奉天府玉匣之便,百拜聞上。伏乞慈恩鑒察,不勝受命,惶悚感激之至!
    (說罷,將手一招,空中卿雲便即飛降。
    (玄真子恭捧玉匣,往空一舉,玉匣便被卿雲托住,冉冉上升。
    (玄真子隨命奏樂焚燎,齊漱溟率眾門人弟子百拜。
    (拜罷,仙樂重又奏起。
    (那司燎的後輩四弟子,便把備就粗如人臂的沉檀香木,裝向四角石鼎之內,發火燃將起
    (來。
    (妙一真人隨率眾仙望空遙拜。
    (玄真子站在妙一真人的前側面,也是隨眾拜倒。
    (這時眾仙均換了一身新法服,羽衣星冠,雲裳霞裙。
    (加上仙景奇麗,仙樂悠揚,宛如到了兜率仙宮,通明寶殿。
    (眾仙朝賀,同詠霓裳,端的盛極。
    (一會,拜罷禮成。
    (妙一真人等始命奏樂迎賓,親自下階往長橋上。
    (向眾仙賓行禮,拜謝臨貺,迎接入殿。)
    
    
10**時間:接上 地點:中元殿內
    (英姆師徒、極樂真人李靜虛、謝山、采薇僧朱由穆、李寧等相助妙一真人等在內裏行法
    (部署。
    (諸位仙賓也由寶座玉石屏風後面相繼轉出,紛向真人等致賀不迭。
    (妙一真人等請眾落座,眾仙堅請真人往居中寶座就位。)
齊潄溟:尊客在前,並有諸老前輩,怎敢僭妄無禮?
    (眾仙見真人堅持不肯,只得罷了。
    (便把中座空下,各自歸座。
    (隨來眾弟子,各隨師長侍側。
    (妙一真人等眾主人,各就下首分別陪坐。
    (仙都二女見那采薇僧朱由穆果是小和尚,看年紀不過十五六歲。
    (身著一身鵝黃僧衣,甚是整潔。
    (相貌尤其溫文儒雅,氣度高華。
    (正看之間,忽聽問妙一真人道)
乙 休:齊道友,為何先不開府,直到繳還玉匣道經,拜章謝恩,才行開放?
齊潄溟:玉匣中恩諭如此,不敢不遵。
凌 渾:眾弟子法寶已傳授了麼?怎如此快法?
齊潄溟:眾弟子法寶,俱多熟練。家師所賜真經,傳授之後,照此修煉,不久均能應用。
    (隨又起立對眾仙道〔掃向全場〕)
    眾弟子正式行禮,拜師傳道,本擬宴客之後,在此殿內當眾舉行。只為日前在青井穴,閉
    關開讀家師所留玉匣仙示,對傳道一節,不許炫露。而九天元經,本是天府秘笈,一開府
    便須拜章繳奉,飛送天上。因此臨時變計,改在大師兄監臨之下,遵奉師命,謬承道統,
    正了師位。
    事前因時匆迫,除本門弟子外,各方道友薦引門人甚多。幸而家師玉匣中留有新舊門弟子
    名冊,應收錄的俱寫在內。除青城朱道友引進的紀登以下諸人,因家師仙示,青城一派在
    朱道友與姜道友主持之下,日後門戶還要發揚光大,不應收錄、未便傳集、有負盛意外。
    餘者凡在名單中人,又經本人師長有意引進之士,全數命人召集到太元洞內,更換家師留
    賜的法衣,同集大殿,與舊同門同行大禮。
    此後惟有督率門人,勉力潛修,以符厚期。區區愚誠,敬乞垂鑒。
朱 梅:(笑道)齊道友,你這次大開法門,甚人都收,我薦的人卻一個不留。我和白矮子都喜清
    閒,不耐煩學凌花子好端端創甚門戶,做什教祖。
齊潄溟:道兄,話不是如此說法,青城、峨嵋殊途同歸。貴派自從昔年天都、明河兩位長老為了一
    句戲言,互相推讓。不久相繼道成飛升,今只道兄和姜道友二位延續道統。家師遺示也言
    及此,且轉劫之人相繼出世,貴派十九高足,多半投在道友門下,如何置身事外?
凌 渾:(接口道)齊道友,朱矮子口是心非,莫聽他的。無非他和老姜知道,道高魔頭也高。他
    把門徒全引到你門下,分明是畏難﹍﹍
    (話未說完,朱梅把小眼睛一翻,正要還口。)
乙 休:(插口道)你兩人,大哥莫說二哥,兩家差不多,誰也不用激誰笑誰。你家這教祖也不怎
    好當,我駝子反正閑得沒事,又不想修甚天仙。你們各當各的教祖,有人為難,都由我駝
    子和齊道友出頭如何?
白谷逸:(笑道)你自己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四九重劫還未應典,還要代人拍胸脯麼?
乙 休:(笑道)白矮子,說你也未必信,到時自見分曉,看我擋得住不?
    (妙一真人知這幾位仙人交情甚深,又都滑稽成性,每喜互嘲諺笑。
    (但是乙休性情古怪,往往一句戲言,便要認真,恐又激出事來。)
齊潄溟:(忙道)家師已早留示。道家四九重劫,臨場的共十一人,只有一人應劫。其實他道行法
    力,並不在諸位道友以下。只為縱容門徒,造孽太重,終於誤在門人手上。
乙 休:(笑道)我不是說麼?我無門人,不必受罪。
齊潄溟:他抵禦太陽真火之物,今日新收女弟子便有一人無心獲得。因事關定數,未便公然明告相
    贈,只索各憑緣份,相機行事吧。
    (乙、凌二人,這一聽真人指名相告,預泄先機。
    (知道無害,好生欣幸,本都良友,也就不再爭嘲。
    (這旁邊卻苦了一位藏靈子,自知門下良莠不齊,平日又愛護短,惟恐所說遭劫的人應在
    (自己身上。
    (偏生素來恃強好勝,有意拿話探詢,又恐乙、凌、白、朱等人譏笑嘲諷。
    (藏靈子心正憂疑,聽真人說,那抵禦太陽真火之物,新收女弟子便持得有,心中微喜。
    (側顧殿外平臺之上,眾男女弟子已將儀仗豎好,樂器放置。)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