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48集 地點:繡雲澗 
    (謝琳、謝瓔二女與癩姑、英瓊、英男、易靜、朱文等出了閣,正走近瀾旁。
    (申若蘭從後面追上來說)
申若蘭:快回去,葉仙子在找你們呢!
    (二人聽了,便向眾告辭道)
謝 瓔:葉姑找我們,你們先走,我們一會就來。
    (謝琳、謝瓔二女走回閣樓去。
    (英男、易靜、朱文繼續前行,只有癩姑和英瓊留下來等在樓外。)
    
    
2**時間:接上 地點:同上 
    (閣中仙賓甚多〔同第48集第28場〕。
    (謝琳、謝瓔二女走近葉繽身側,笑問)
謝 琳:葉姑喚我二人何事?
葉 繽:你二人初入人世,就遇到這種盛會,玩得可好?
謝 瓔:很好,要是天天這樣,那才真好。
葉 繽:你們既將往小寒山拜師,不久便要積修外功,千萬不要結仇樹敵。
謝 瓔:怕什麼?我們打過鬼!抓過猴子!才還看了血影子!
葉 繽:我就怕你們把事看容易了,天下厲害人物多的是。
謝 琳:葉姑老是嚇我們,我們已經會用子午神光哩!
葉 繽:(慎重地)一會,小蓬萊西溟島女散仙余媧的幾個弟子要出場了,其中有一個生具異相的
    少女,兩手兩足,各分左右,一長一短,上下參差,便是有名的三湘貧女于湘竹,你們千
    萬不要招惹。
謝 瓔:為什麼?
葉 繽:聽我的話,否則我就不喜歡你們了。
謝 琳:我們不惹就是。
    
    
3**時間:接上 地點:閣門入口
    (二女退下,剛到門口,就見癩姑伸出頭來,問道)
癩 姑:什麼事?這般緊要?
謝 瓔:沒什麼,只是不要得罪一個手腳不一樣的窮人。
癩 姑:(笑道)那四肢不全的女花子于湘竹麼?我老聽人說,還沒見過。
謝 瓔:她是何人?為何不能招惹?
癩 姑:她師父余媧,乃小蓬萊西溟島得道多年的女散仙。聽說她自認法力天下無敵。
謝 琳:真的?比那鄧隱如何?
癩 姑:(把嘴一撅)管她?如果遇上,我倒要鬥她一鬥,看是誰醜!
    (二女一聽,幾乎笑了。
    (半邊老尼本來昂著那半邊腦袋和一張怪臉,坐在那裏一言不發,神色頗傲。
    (忽對二女招手,喚近,面前,拉手笑問道)
半 邊:我自出家以來,還是頭一次見到這樣一對仙根靈秀的人物。少時有人擾鬧仙府,我自不便
    多事。你們初次出山,我送你們一件小東西,留在身邊備用吧。
    (隨從身畔取了兩根長約四五寸,兩頭俱尖的金針,分給傳了用法。)
半 邊:(又道)此針我也取自旁人,但經過我重新祭煉,共九根。除留賜門下七女弟子外,尚餘
    兩根在此。我無什用,你們拿去,如為邪法異寶所困,差不多可以立破哩。
    (二女先頗厭惡半邊老尼貌醜,人又那麼自大,想不到會贈自己法寶。
    (見葉姑面有喜色,越發欣喜,當即拜謝領教。)
謝 瓔:謝謝師伯。
    (回顧癩姑不在,忙即謝別道)
    弟子還有幾個朋友在下面,請容先告退了。
    
    
4**時間:接上 地點:樓下 
    (二女追出一看,癩姑正在前面和李英瓊說話。)
謝 琳:怎不等我們?
癩 姑:(笑道)奇怪,人家半邊腦殼送你們東西,我在旁看著,算甚意思?
李英瓊:(笑問)半邊大師送甚法寶?
    (二女把針遞過,說)
謝 琳:大師說少時有人擾鬧,用這針一戳就可破了。
謝 瓔:她說這針原來是別人的,共有九根。
    (四人把玩了一下,俱看不出什麼特色。)
癩 姑:你兩個是這裏的香包,連她這向來護短薄情,除自己門徒永看外人不上的冷人,都會愛你
    們。
李英瓊:我聽玉清大師說,這位老前輩性情古怪,除和師父、崔五姑仙師交好外,輕易不與人交往
    。她送人的東西,決非常物,恰又在這緊急之時,內中必有深意,莫看輕了。
謝 琳:(笑答)我也如此想法。葉姑說有人鬧場,不許我們惹事,怕與這針有關哩。
李英瓊:到了正日,這座峨嵋山腹差不多要整個翻轉。
    
    
5**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英瓊之言化為影像)雖由掌教仙尊、各位師伯叔照教祖仙示主持行法,裂地開山,我們
    都各派有重要職司。
    到時地軸便即倒轉,到處都是地水火風,後洞門也暫時封閉。
    縱有仙賓降臨,也改由凝碧崖前雲路飛落,另有白、朱長老與白雲、頑石四位仙師代為接
    待。
    所有本派同門,各就班列侍立。
    靜候五府齊開,地軸還了原位,重建仙景,方與群仙盛會哩。
    到時,眾同門須各按九宮八卦、五行方位,用掌教師尊所賜靈符,連同自己飛劍法寶,準
    備排蕩水火風雷,並防妖邪擾害。
    因這次乃千古神仙從來未有之盛舉,忌恨的人太多,一毫大意不得。
    好些地方,仗著長幼兩輩外來仙賓相助。
    
    
6**時間:接上 地點:樓下
李英瓊:至於是否有人鬧事,我就不知了。
    (說時,二女遙望峨嵋門下諸弟子果紛紛往太元洞趕去。
    (余英男正飛來,喊英瓊道)
余英男:諸位師兄師姊俱往太元洞領命和取靈符,姊姊快去。
李英瓊:難得我們一見如故,開府以後,癩師姊要回岷山,二位姊姊要去小寒山。妹子也須奉命他
    出,大約將來和易、余二位同居依還嶺幻波池,異日便道走過,務請降臨。
    (一言甫畢,二人便聽耳邊傳音呼名,趕緊默應,同向三女作別飛去。)
    
    
7**時間:接上 地點:廣場
    (癩姑與二女走向太元洞,一邊談著。〔跟〕) 
癩 姑:(笑道)英瓊豪爽天真,易靜機智有心機,但這兩個人我很喜歡。聞說幻波池豔屍崔盈氣
    候已成,精於玄功變化,我很想到日暗中助她們一臂。
謝 琳:幻波池在哪裡?
癩 姑:二位姊姊去小寒山拜師之後,憑著你倆姊妹討人喜歡的本事,硬向令師撒嬌,強磨著將那
    無形護身佛光學來。加上原有的幾件法寶,足能和豔屍鬥一氣了。
謝 瓔:(笑道)我姊妹近日所遇這麼多道友姊妹,看來數你最壞。難道你在令師門下,平日也這
    樣?
    (把癩頭麻臉一搖,舌頭一吐道)
癩 姑:憑我這副尊容,也配跟師父撒嬌?不被打扁,自己也肉麻死了。
謝 瓔:那平日怎樣跟你師父說話?
癩 姑:我師父嚴峻有威,終年沈著一張臉,沒見她笑過。師姊眇姑瞎著半對眼睛,模樣比我還醜
    ,神情卻比師父更嚴。
謝 琳:我不信,天下有這種人?
癩 姑:師父不開笑臉,還肯說話,她連話都不肯說。平日老是陰沉沉一張冷臉,又怕人,又討厭
    。
謝 瓔:你不會逗她開口嗎?
癩 姑:我要逗她,不是鼻子哼一聲,便是拿她那半雙瞎眼白我一下,彷彿多說一句話,便虧了大
    本似的。
    (二女聞言,真忍不住要笑。)
謝 琳:你愛說笑話,我偏不信。聞令師姊道法甚高,哪有不通人情之理?
癩 姑:明日她和師父必來,不信你看。
謝 琳:(笑道)我看是你詐唬我們。
癩 姑:我挖苦自己,比別人還凶呢,誰詐唬誰?
謝 瓔:你真的那麼討厭她?
癩 姑:怎麼會?她那真心比我還熱,只要和你知己,什麼險阻憂危都甘代受。只是不遇知音,能
    叫她說什麼?我這樣嬉皮笑臉,她又不會。
謝 瓔:知音難得,匪自今始。我們如若相遇,倒真要和她結交呢。
癩 姑:(剛說了句)沒那麼簡單﹍﹍
    (忽見適往太元洞的峨嵋男女諸弟子,三三兩兩相繼走出,分往各地走去,一晃眼,俱都
    (不見。
    (乍看只是各自結伴閒遊,或往各地仙館訪友神情,行若無事,直看不出一點戒備之狀。
    (仙賓越來越多,仙館樓臺亭閣矗立如林,到處雲蒸霞蔚,匝地祥光,明燈萬盞,燦若繁
    (星。
    (更有執役仙童手捧酒漿肴果,足馭彩雲,穿梭一般穿行於山顛水涯,各處仙館之中。
    (仙童都是一般高矮服飾,宛如天府,各具豐神。
    (再加上海內外群仙雲集,有的就著所居碧玉樓臺四下憑眺,有的結伴同行,互相往還。
    (不是相貌清奇,風采照人,便是容光煥發,儀態萬方。
    (目光所接,不論是人是景致,都看得眼花撩亂,應接不暇。)
謝 琳:奇怪!剛才尚無如此之盛,怎麼一會就變了?
謝 瓔:這一細看,方覺神仙也有福麗華貴之景。
癩 姑:(笑道)我不懂對頭是什人心,人家與他無仇無怨,偏要做那煞風景的事,自尋晦氣。
謝 琳:(笑道)都要知道利害輕重,早明邪正之分,不會身入旁門,迷途罔返了。
癩 姑:不讓他們吃苦丟人,還要狂呢。
謝 琳:這正是好景致熱鬧時候,有好些新起的仙館還未見過。這些樓臺亭館仿自桂府瑤宮,難得
    遇上,好歹我們看看去。
謝 瓔:對頭已快發作,莫要看不完就動了手。要去,我們快些去吧。
癩 姑:你兩姊妹須聽我的,好歹我總比你們見得多些。我說不能惹,就口頭上吃點虧,也須避開
    。
    (二女當她說笑,隨口應了。)
癩 姑:你們看,路上走的飛的越來越少,除卻仙廚執役仙童,都是面生可疑和不知底細之流。
    (二女細看各處,果然在這片刻工夫,人少了大半,先前所見各正派中師徒,一個也難見
    (到。
    (依然不以為意,正在且談且行。)
謝 琳:(忽對癩姑笑道)你快有好朋友了,還不快上前招呼去?看神氣,還許不是旁門中人呢。
    (遙望前面花林中走來二女,一個極美,一個極醜。)
癩 姑:(悄道)這是美魔女辣手仙娘畢真真和醜女花奇,俱是岷山白犀潭韓仙子的門下。
    (忙使眼色,令噤聲,故意順著繡雲澗往側拐去。)
    
    
8**時間:接上 地點:錦帆峰 
    (走過兩處仙館,知已背道而馳,癩姑才說道)
癩 姑:我討厭畢真真那樣的人,彼此脾氣不大相投,兩家師父又有交情,卻偏都護短!
謝 瓔:萬一有甚爭執,是誰護誰?
癩 姑:那誰還能護誰?躲開最好,免得遇上,我嘴快,得罪人。
    (邊談邊走,不覺繞到仙籟頂對面的錦帆峰下。
    (二女見上面仙館有好幾座,形式極為富麗,與別處不同,便往上走。)
癩 姑:(低語道)你看峰腰第二座樓臺上有一男一女,面有怒容,不似好人,這一處莫要過去。
    (二女所想去看的,恰是那裏,聞言不以為然。)
謝 琳:(悄答)我們閃向一旁,隱身上去。能進則進,不能進只看一看便走,怕他何來?
    (癩姑也是好勝心性,只是暗中戒備,便不再攔,一會轉到。)
    
    
9**時間:接上 地點:樓台 
    (這座樓臺,全是一色濃綠晶明的翠玉砌成,因經靈嶠諸女仙加工精製,把占地幾及二畝
    (的一所兩層樓臺,宛如一塊整玉雕就,通體渾成,不見一絲痕跡。
    (寶光映射,山石林木俱似染了黛色,形式又玲瓏精巧,越顯秀麗清雅,妙奪天工。
    (三女本想繞台而過,因為愛看,不覺停了一停。)
褚 玲:適才藏靈子說的話,真叫人生氣。這三寸丁,枉為一派宗主,竟對峨嵋派那等恭維。
毛 霄:(笑道)藏靈子長外人志氣,話固說得太過,敵人也實不可輕視。休說這裏的樓臺館舍以
    及一切佈置,不是尋常道士所能辦到。
褚 玲:這有何難?
毛 霄:照崔海客所說,我們未來以前,所來敵人也非弱者。尤其西昆侖血神子何等厲害,尚且全
    數葬送,事前怎能不加小心呢?
褚 玲:(冷笑道)血神子從未聞見,只憑崔海客一面之詞。連駝鬼他們都甘為所用,焉知崔海客
    他們不是一樣,想避道家四九重劫,借助峨嵋,捧人臭腿?
毛 霄:不論如何,血神子是長眉師弟,本領不會太差。
褚 玲:不久便要裂石開山,那時敵人必有準備,下手較難。不必等師父,先行發動,看看他們以
    後還敢目中無人不?
毛 霄:飛符已去多時,師父萬無不來之理,師姊何必忙在片時?
褚 玲:(微怒道)我們數百年修煉,所為何來?好歹也在會前給他一個重創,才可稍消心中惡氣
    。
毛 霄:主人甚是謙恭,待承又極周到,其勢不能無故翻臉。
褚 玲:(怒道)要翻臉就翻臉,有甚顧忌?
毛 霄:做人還是該有點原則。
褚 玲:看那葉繽,昔年有心結識,她卻不識抬舉。既然有原則,為何這次也到人門上?
    (仙都二女和癩姑因身形已隱,擬暗入仙館偷看內中是甚佈置陳設。
    (行至台下,聽見上面二人問答,便不再上,傾耳靜聽。
    (及聽說到二女首先有氣,念頭一轉,二女立即飛身上去。
    (癩姑驟出不意,大吃一驚,一把沒有揪住,只得跟蹤飛上,以備接應。)
褚 玲:你看師姊不已和敵人動手了麼?我們還不快去!
    (〔第一六一回 地叱天鳴 劍氣縱橫寒敵膽  金聲玉振 卿雲紮縵麗鴻都〕
    (二女恰也掩到身側,見那女子宮裝高髻,打扮得和圖畫上的天仙一樣,姿色卻是尋常。
    (男的是個少年道人,相貌比女的要俊得多。
    (二女手才揚起,還未打下。
    (這一雙男女敵人本自起身要走,倏地顏色劇變,似有覺察。
    (同往一旁縱去,緊跟著滿身都是白光環繞。)
褚 玲:(怒喝)何來鼠輩,速速現形納命,免你仙姑費事!
    (隨向囊中取出一件法寶出來。
    (二女全都打空,方欲跟蹤追過,癩姑已經飛到,一手緊拉一個,一言不發,便即飛起。
    (二女看出不大好惹,料有原故,只得隨同飛起。)
    
    
10**時間:接上 地點:崖邊 
    (癩姑手朝西面一指,人卻南飛,晃眼到了左近危崖邊落下。)
癩 姑:(悄道)大敵當前,豈是憑手就可打人的?先來看看熱鬧,我們不要過去。
    (說時,那臺上女子手揚處,飛起亮晶晶兩尺許長一幢銀光,流輝四射,急轉了兩轉,倏
    (地一聲嬌叱,與那男的雙雙往西南方飛去。
    (所追原是癩姑誘敵的幻影,晃眼便被追上,那幻影一閃即滅。
    (毛、褚二人發覺上當,耳聞一聲怒吒,二人回頭一看。)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