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47集 地點:凝碧崖
    (金蟬與石生二人趕到凝碧崖前,見袁化獨坐楠巢之內入定。
    (袁星和神鳩、神雕、神鷲,連同髯仙李元化座下仙鶴,正聚在一起,不時鳴叫兩聲。
    (地上放著好些果脯,眾仙禽神情甚是親密。
    (金蟬一到,便喝道)
齊金蟬:袁星,這樣不行,妖人會被你們嚇跑了。
袁 星:小師伯,不要急。佛奴說憑我們幾個,足能打發。
齊金蟬:(喝道)你這母猴曉得什麼,既是師伯,還有甚小的?袁化呢?
袁 星:袁化要裝道學先生,打算入定調神,查探妖人來路呢。
齊金蟬:到底八姑的門下有出息,哪似你們這樣?芝仙呢?
    (石生早去楠樹根窟內,將芝仙抱了出來。
    (芝仙看見金蟬便伸手索抱,笑指樹內。
    (芝馬躲在樹窟中嗦嗦亂抖,一步也不敢動,滿面俱是乞憐之色。
    (那株古楠樹參天矗立,大約十圍,通體渾成,只近樹根處有方丈許方圓大洞。
    (金、石二人見芝馬膽小害怕情景,甚是愛憐,便把禁制撤開,縱身入內。)
    
    
2**時間:接上 地點:楠樹下
    (芝馬見主人進穴,才戰戰兢兢立起,走近金蟬身側。
    (金蟬將芝仙遞給石生,一把將芝馬抱起,撫愛道)
齊金蟬:小乖,這地方設有好幾種禁制,妖人怪物萬進不來。你只乖乖地在此,不要離開,就沒事
    了。
    (芝馬雖然通靈,差知人意,無如氣候尚淺,不能表達。
    (只用目怒視著芝仙,「吱吱」亂叫。
    (芝仙知牠想告狀,氣得鼓著小嘴,由石生懷裏掙落,縱身照馬頭就是兩拳,打得芝馬直
    (啼。)
齊金蟬:(喝道)你比牠年紀大,欺負牠則甚?你兩個要親熱些,好好地玩。
    (芝仙怒視著芝馬,「呀呀」不休,連說帶比。
    (金、石二人調弄撫愛了一會。
    (耳聽穴外二袁問答歡笑,與眾仙禽交鳴之聲。
    (二人縱出一看。)
    
    
3**時間:接上 地點:仙府 
    (仙府各地,忽然現出許多仙觀台榭,樓閣玲瓏,仙雲縹緲,霞蔚雲蒸,好看已極。)
    
    
4**時間:接上 地點:楠樹下 
    (金蟬和石生指點歡呼,拍手誇妙,仙館樓閣晃眼倏地隱去。
    (袁化從樹上飛落,上前見禮。)
齊金蟬:(笑問)你在樹上入定,可知甚時妖人才來麼?
袁 化:妖人事,師祖和諸位太師伯叔早有安排。還有乙太師伯與幾位仙長坐鎮,此地萬無一失。
齊金蟬:聽說乙師伯與岳師兄在仙籟崖上對弈,只不知在哪一面?
    (這時,遙見一道金光,一片祥雲,往左邊危崖盡頭處飛去,到了崖頂降落,現出怪叫花
    (凌渾和赤杖仙童阮糾,忽又隱去。)
袁 化:師叔,你看見那兩位仙長落處,有兩株大松樹麼?就是那裡。
    (待了一會,袁化告辭上樹,仍自打坐。)
    
    
5**時間:接上 地點:天空
    (這時,適才所見仙館樓閣,重又一座接一座相次出現,有的就在近處。
    (金、石二人飛升上空一看,竟有好幾十所。
    (時見長幼來賓與諸同門,三三兩兩,遠遠結伴飛過,往各仙館中投去。
    (金碧輝煌,彩霞浮空,祥雲匝地,華麗無侍。
    (二人俱是稚氣未盡,好奇喜事。)
齊金蟬:(不禁咒罵)妖孽怎不早來?累我們在此守株待兔!
石 生:我二人到日寸步不能離開,這些景致還沒見過呢!
齊金蟬:只要囑咐芝仙一回,我們就去看熱鬧。
    
    
6**時間:接上 地點:楠樹下 
    (二人一同落下,走至樹前一看,芝仙已抱著芝馬頭頸親熱嘻笑起來。
    (芝馬卻似害怕,無甚情緒。
    (見了二人,連忙長鳴,似要掙起,吃芝仙強力抱住,不令起來。)
齊金蟬:(試探道)妖人怪物來還早呢,現在上面發現不少仙樓宮觀,你還不趁這時候騎了馬兒出
    去,轉上一遭再回來?
    (芝馬先嚇得怪叫,周身亂抖。
    (芝仙雖然不怕,卻站起身來,連說帶比。)
齊金蟬:這是我試你的。聽我的話,守在這裏,必有好處。只一離開,我就永不愛你了。
    (芝仙連連應聲。
    (二人心中高興,以為不會出事,說完,回身便走。
    (行時,瞥見芝馬不住哀鳴搖首。
    (芝仙卻抱著牠,用小手去按馬口,不令叫喊。
    (二人只知芝馬膽小害怕,一看樹上少了古神鳩,急於往觀仙景,均未在意。)
    
    
7**時間:接上 地點:天空 
    (二人一同飛起,瞥見群玉峰上一所樓臺,通體五色美玉築成,最是莊麗華美。
    (樓外更有一所平臺,有十幾個男女來賓和二三同門,正在那上面聚談,便一同飛去。
    (那是金姥姥和步虛仙子蕭十九妹、羅紫煙師徒的新居。
    (因地大房多,又與半邊老尼交厚,便連武當五女弟子,一齊安置在內。
    (朱文、申若蘭、秦寒萼原是隨來觀光,吃石明珠、石玉珠、向芳淑、崔綺四人強行留住
    (未走。
    (憑台遠眺,互相言笑,正說得有趣。)
    
    
8**時間:接上 地點:樓台 
    (金、石二人一到,便問)
朱 文:適才眾人都在,你兩人往哪裡去了?
    (金姥姥和步虛仙子蕭十九妹忽同自樓內走出。
    (金姥姥對金、石二人道)
金姥姥:那想盜芝仙的幾個妖人,各帶妖禽妖獸,還有五隻妖猿,已經到了,你們還如此大意。
    (二人聞言大驚,忙要趕回。)
十九妹:(攔道)無妨,二位小道友不必著急,這裏決不容許妖孽猖獗,只管放心。不信且看。
    (蕭十九妹隨遞過一件法寶令看。
    (金蟬見是一個三寸大小白金環,環中晶明如鏡。
    (朝前一看,正趕上猿長老和黃猛等妖人口角,與二妖女相繼走出。
    (跟著妖道、妖僧觀在放出兩隻妖禽、一隻怪獸。
    (妖禽剛飛出門,便將真形隱去。
    (怪獸也鑽入土內,不知去向。
    (金蟬慧眼,又仗有寶環查看,竟只看出妖禽變作兩點目力難辨的極淡影子,四下裏亂飛
    (。
    (稍一疏神,便難看出。
    (怪獸更是不見形影,方想還是回去的好。)
十九妹:(驚呼道)這兩隻妖禽,怎往我們這裏飛來則甚?
朱 文:(也驚呼道)蟬弟快看,那不是芝仙,怎到這裏來了?
    (金、石二人大驚,忙側轉臉一看。
    (芝仙正騎著芝馬,由峰側小路上,如飛往凝碧崖來路馳去。
    (看那神氣,好似身後有什妖物追趕,亡命一般住前飛馳。
    (金蟬情急,喊聲)
齊金蟬:快走!
    (連手中金環也未放下,便和石生同駕遁光追去。)
    
    
9**時間:接上 地點:空中
    (身剛飛起,芝仙好似快被妖物追上,跑著跑著,往下一鑽,便入了土。
    (耳聽金姥姥用千里傳聲,在耳邊喚道)
金姥姥:上空已有人護衛芝仙,你二人速將身形隱去,趕往凝碧崖,妖人也許要去哩。
    (二人聞言,立即將身隱去。
    (百忙中,再拿金環往空一看,二妖鳥所化淡黑影子忽然飛回。
    (另有一片淡影,比二妖鳥大得多,正往前飛去,飛行既低且緩。
    (芝仙忽又從地下冒出,在淡影籠罩之下,不但不逃,反倒咧著嘴向空「呀呀」,神態甚
    (是自然。
    (遁光迅速,二人已雙雙趕到,同時金蟬也悟出那片淡影,乃古神鳩所化。
    (知道芝仙是故意誘敵,卻令神鳩暗中隱形護衛,卻被嚇了一大跳。
    (金蟬正想隱身,給芝仙一個虛驚,戒牠下次。
    (芝仙忽似又有警兆,重新縱馬飛馳,晃眼便馳入凝碧崖前禁地,一頭鑽下去不見了。)
    
    
10**時間:接上 地點:楠樹下 
    (二人趕到一看,連二袁帶眾仙禽,一個都不在。
    (再趕近樹穴,芝仙、芝馬正在喘息,已回原地。
    (二人縱身入內,才到裏面,禁制便自發動。
    (因有了隱蔽,無須隱形,齊金蟬現身喝問芝仙)
齊金蟬:何故如此膽大妄為?
    (芝仙這才比劃,表示沒有關係。
    (二人探頭出去一看,外面禁制發動以後,又經袁化法力施為,已變了另一種景象。
    (好些大樹俱已不見,只剩一片綠茸茸的草地。
    (隨聽空中刷刷兩聲,先飛落下兩隻鴟梟一般的怪鳥。
    (每隻身高約有七尺,生得通體暗藍,虎面貓頭,獠牙交錯,爪利如鉤。
    (額前凸出兩隻茶杯大小的怪眼,睜合之間,凶芒四射,忽紅忽藍,奇光閃爍不定。
    (身上毛直似精鐵鑄成,兩腿樹幹也似。
    (〔第一五七回 芝仙芝馬玉峰遇敵  鬼禽鬼獸靈府遭殃〕
    (那怪鳥下落的時節,兩翼收合之間,似因追敵發威,大者如劍,細者如針,根根倒立。
    (看出既堅且勁,犀利非常。
    (怪鳥落地回顧,不見芝仙蹤跡,又未看見怎樣逃脫,不禁納罕,互相怪叫了幾聲。
    (忽聽左近有數小孩說話,聽出內中一個不似生人。
    (妖鳥聞嗅極靈,用鼻一嗅,恰又聞出左近香味甚濃,當是芝仙氣息,生根必在近處,妄
    (想發掘芝根,順著香氣找去。
    (內中一隻妖鳥自以為尋到,飛將起來,再行撲下,猛伸雙爪,往那所在抓去。
    (豈知那地皮比鐵還堅,依舊紋絲不動。
    (兩隻怪爪,因是用力太猛,卻幾乎折斷,疼得厲聲怪叫不已。
    (另一隻妖鳥,本也相繼飛起,作勢待要下擊,見狀覺出不妙,趕緊收勢。
    (忽聽四外鶴鳴雕叫之聲,知有敵人在側作對。
    (立時暴怒,厲嘯叫陣。
    (其身上羽毛,鐵箭也似一齊猖立,身形平空大了一兩倍,神態更是猛惡。
    (妖鳥正在發威之際,忽見獨角神鷲高視闊步,由來路口上緩緩走來。
    (神鷲生相雖沒妖鳥猙獰兇惡,卻是羽毛華美,目如明燈。
    (身子和腿沒有妖鳥粗壯,卻長有六尺,輕靈瀟灑。
    (形似孔雀的五色彩羽和那兩丈四五尺長的兩條長尾,越顯得顧盼神駿,姿態靈秀,別具
    (威儀。
    (神鷲到了妖鳥近側,且不發難,只傲然不屑地叫了幾聲,聲如鶴鳴,甚是嘹亮。
    (妖鳥也頗識貨,知道遇見勁敵,急忙回身相向。
    (頭朝前面,往短項中緊縮,兩腿微屈,身往後坐。
    (周身藍毛根根倒豎,二目凶光閃閃,注定仇敵,蓄勢欲起。
    (神鷲相隔約有丈許,表面看去,不似妖鳥矜持作態,戒備嚴緊。
    (但那形如繡帶的兩條長尾,已經捲起了一半,兩翼也微微舒展了些。
    (雙方都是鳴嘯連聲,六隻怪眼齊射奇光,各注仇敵,都在伺隙而動,誰也不肯先發。
    (金、石二人抱著芝仙、芝馬,憑穴窺視,俱覺好玩,雙雙探頭出去,吶喊助威。
    (正催神鷲快上,袁星忽然跑來。
    (已知是雕、猿的主意,反覺這樣有趣,並未嗔怪。)
齊金蟬:(笑問道)怎麼神鷲老不動手,只是叫喊?佛奴牠們哪裡去了,怎麼不見?
袁 星:神鳩發現地底下有隻羊頭怪物,還有五隻通臂妖猿,仗袁化法力,引去靈翠峰後面,再行
    下手。
    (妖鳥驟出不意,雙雙將怪口一張,各噴出一粒鵝卵大小的碧色明珠,四周綠火烈焰環繞
    (,齊朝神鷲打去。
    (神鷲卻並未抵禦,只一躍,避開來勢,振翼飛起,鬧得滿空都是綠火妖焰。
    (那只古神鳩突然在空中現形,身已暴長,長約數十丈,停在空中不動。
    (周身金光環繞,頭比栲栳還大,二目精光下射,爪上還抓著一隻白猿。
    (正張開鐵喙,由口裏噴出一股匹練般紫焰,射向綠火叢中。
    (裹住往回一捲,便似長鯨吸海般,全吸到口裏頭去。
    (匆匆將綠火吸進腹內,長鳴了兩聲,倏自空中隱去。
    (這裏妖鳥正嚇得心膽皆裂,欲逃無路,神鳩已經飛走。
    (二妖鳥情知凶多吉少,以為神鳩來去自如,必有逃路,也想升空逃遁。
    (哪知古楠巢內有人主持禁制,仇敵來去方便,自己卻是沒有出路,飛沒多高,便自撞回
    (。
    (略一遲延,神鷲已經趕到,相隔在兩丈以外,兩隻長尾便如彩龍也似,照準二妖鳥打將
    (出去。
    (恰巧二鳥相並同逃,匆迫之中不及躲閃,一下正打在頭上。
    (當時負痛,情急暴怒,身上鋼翎箭羽,一齊倒豎。
    (忙欲迎禦時,神鷲何等乖覺,驟出不意,將那半捲起的長尾,倏地舒展開來。
    (打了一下,便閃電一般,掣退回去。
    (二妖鳥虎面上立即高凸一條血印,幾呼連眼都被打瞎。
    (只得厲聲怪嘯,凶威暴發,雙雙展開雙翅,回身便撲。
    (神鷲也將身旋轉,伸開兩隻鋼爪,奮力抵抗。
    (神鷲尾又極長,妖鳥微一疏忽,便挨上一下重的。
    (金蟬猛想起玉清大師柬帖還未開視,急忙取出一看,心中大喜。
    (剛和石生把芝仙、芝馬放下,縱出穴去,就在一剎那的工夫,佛奴嘯聲已到了頂上。
    (同時神鷲也換了戰法,倏地神威一振,一聲怒嘯,口張處,一股五色彩煙疾如水箭,直
    (朝對面妖鳥噴去。
    (妖鳥原也防著神鷲腹有內丹,所以初上來時,對面相持了一會,遲遲不發。
    (後見陰火被神鳩吸去,仇敵終無動靜,膽便放大。
    (又知身陷絕境,適才爪擒白猿,吸去內丹的剋星再一出現,立即沒命。
    (早打好拼死主意,不問少時能逃與否,先用爪撕裂神鷲洩恨,專以全力惡鬥。
    (這時一聞雕鳴,知道對方來了幫手,越發忿恨。
    (因覺仇敵狡猾,不可捉摸,主人所賦護身禦敵的毒煙邪氣,一任施為,竟如無覺。
    (雙雙怒吼了一聲,用起了上下交錯、前後合圍之法:在前一個,由下斜飛往上﹔在後一
    (個,由上斜飛向下。
    (意欲與敵拼死,更不再顧自身傷害,只是橫來,猛撞上去,能勝更好,否則同歸於盡。
    (當神鷲聞聲反攻時,並沒想到妖鳥竟敢捨命來拼。
    (因見同伴將到,也惟恐一擊不中,相形難堪。
    (雙方勢子都是既猛且速,而佛奴來勢又是迅速非常。
    (神鷲口中彩煙射出,當頭妖鳥驟出不意,首先慘嘯一聲,將顆虎頭炸成粉碎。
    (妖鳥以全力拼命,來勢過於猛烈,身雖慘死,那沒有頭的鳥屍,依舊展開雙翼,橫空飛
    (來。
    (神鷲也不再閃避,雙爪伸處,一邊一隻,恰將妖鳥兩腿接住。
    (就聽一聲厲嘯,奮起神威,猛力一扯,當時齊胸撕裂成兩半片,擲於就地。
    (就這瞬息之間,牠這裏方在得勝心喜,猛覺腦後風生。
    (知道不妙,回身迎禦,萬來不及,趕緊緊束雙翼,疾如流星,平射出去。
    (身還未等掉轉,佛奴長嘯聲中,又是一聲慘嘯。
    (忙撥轉頭一看,身後妖鳥已經頭裂腦流,似斷線風箏一般,正由空中緩緩下墜。
    (這只妖鳥本是往神鷲身後襲擊,佛奴恰值趕到,凌空下擊。
    (妖鳥正用全力前攻,瞥見一團白影銀光閃閃,自空飛墜。
    (自知萬無幸理,並未想逃,依然不顧命地朝前衝去。
    (心想好歹也拉個陪死的,只要雙爪能抓向仇敵背上,便沒白死。
    (哪知佛奴比牠更快,剛聽到前面妖鳥同伴慘叫之聲,還沒看清怎麼死的,佛奴已一爪擊
    (向頭上,當時腦漿迸裂,死於非命。
    (跟著佛奴又是一爪打落下去,端的神速已極。
    (妖鳥一死,二仙禽便雙雙交鳴,振翼飛去。
    (喜得金、石二人拍手大笑。)
齊金蟬:還是佛奴爽快,一擊成功。叫袁化小心防衛,我們去靈翠峰看看。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