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以前 地點:天蓬山
    (在東海盡頭,高接天界的海上神山,天蓬山絕頂靈嶠宮中,主者赤杖真人。
    (赤杖真人在唐時已經得道,成了散仙。
    (自經過道家四九重劫以後,便在天蓬山絕頂建立仙府,率領兩輩弟子隱居清修,度那仙
    (山長生歲月,不曾再履塵世。
    (那靈嶠仙府地居極海窮邊,中隔十萬里流沙落漈,高幾上接靈空天界。
    (自頂萬四千丈以下,山陽滿是火山,終歲煙霧彌漫,烈焰飛揚,熔石流金,炎威如熾。
    (山陰又是亙古不消的萬丈冰雪,寒威酷烈,罡風四起,兩面都是寸草不生。
    (要越過這些寒冰烈火之區,上升三萬七千丈,衝過七層雲帶,始能漸入佳境。
    (真人師徒又不喜與外人交往,所以仙凡足跡俱不能到。)
    
    
2**時間:先前 地點:東海
    (白髮龍女崔五姑偶往東海採藥,忽在海濱發現一個魚面人身的怪物,在海邊殘殺生命。
    (那怪物口吐人言,並會妖法,身邊還帶有一根鳥羽。
    (怪物看出五姑神色不善,那根充作求救信符的鳥羽沒有用上,便被擒住。)
崔五姑:你在此何為?
怪 物:你多管閑事!少時我師父到來,絕不饒你!
崔五姑:你師父何人?
怪 物:我師父翼道人耿鯤。
崔五姑:(冷笑道)那個扁毛畜牲?我先宰了你,再去找他!
怪 物:大仙請留我小命!
崔五姑:為什麼?
怪 物:天蓬山陽,丙火真精凝成的至寶雷澤神砂,近已出現,日夜發出奇光,照耀極海。
崔五姑:那又怎樣?
怪 物:師父為報三仙相助天狐寶相夫人傷他之仇,意欲採煉此寶,日後前往峨嵋,將全山燒化。
崔五姑:他若能取此至寶,算是他的造化。
怪 物:我知道取寶之法,只要大仙饒我不死,願意效勞。
崔五姑:(笑道)雷澤神砂乃前古純陽真火蘊結孕育的奇珍,得者須緣,豈要你效勞?
    (怪物大忿,拼命掙扎,崔五姑揮劍殺之。)
    
    
3**時間:一天後 地點:天蓬山
    (以五姑的法力,還飛行了一天多才到。
    (天蓬山遠望,本就是愁雲低幕,煙霧彌漫,天水相接。
    (終古一片混茫,輕易看不出山的全貌。
    (這時趕去一看,老遠便見兩很大火柱,矗立天際黑煙之中。
    (因是煙霧濃烈,黑壓壓,彷彿天與海上下合成一體。
    (但那火柱卻是顏色鮮明已極,海上萬重驚濤全被幻成異彩。
    (五姑煉就一雙慧眼,大敵當前,更是留心。
    (初看以為火山爆發,等稍飛近,定睛細看。
    (那火柱似有人在主持,並還雜有妖邪之氣,其中似有人被困。
    (正在查看火中人的邪正,飛行迅速,不覺快到。
    (猛一眼看出烈焰之中裹住兩幢彩雲,知是玄門有道之士。
    (同時又看出火柱前面有一脅生雙翼的妖人,手持一劍,正在行法,加增火勢。
    (眼看危急,惺惺相惜,不禁起了疾惡同仇之感,立時加急趕去。)
    
    
4**時間:接上 地點:山前
    (崔五姑救人心切,一直隱身前進,直到近前。
    (崔五姑先將錦雲兜放出,化為千百丈五色雲幕,罩向兩根火柱之上。
    (妖火已被煙雲裹住,金光又將煙雲吸住,直似長鯨吸水一般,嗖嗖兩聲,晃眼收盡。
    (五姑再取出七寶紫晶瓶往外一甩,立有一道紫金色光芒射向煙雲之中。
    (一瞬間,雷澤神砂源源不斷地向紫晶瓶流去。
    (這一面,翼道人耿鯤正在一意施為,怒喝火中所困敵人)
耿 鯤:速急降順,免得骨化魂消!
    (猛覺彩雲、金光相次飛射,知來了敵人,還沒想到勢子如此神速。
    (耿鯤怒吼一聲,朝金光來處將手一指,飛出一道赤紅色的光華,如飛上前。
    (忽聽聲音有異,回頭一看,兩根火柱齊化烏有,火中敵人已紛紛施展法寶,夾攻而來。
    (這時五姑也已現身,放出飛劍,將那赤紅色光華敵住,大喝)
崔五姑:扁毛妖孽,擅敢欺壓良善!我絕不似東海三仙心軟,叫你今日死無葬身之地!
    (手揚處,太乙神雷雷火金光似雹雨一般迎面打去。
    (耿鯤見敵人一現身,便將自己運用五行禁制,並將自己連日所收雷澤神砂所化的火柱收
    (去,知道厲害,心氣已餒。
    (又見雷火猛烈,原困兩敵人的法寶威力又非尋常之比,不由又驚又急。
    (忍不住怒火中燒,把心一橫,厲嘯一聲,振翼飛起。
    (耿鯤到了空中,略一展動,翅尖上即飛射出千萬點火星紅光,滿空飛舞,聚而不散。
    (一面抵敵雷火和飛劍寶光,一面準備施展玄功變化,拼個死活。
    (哪知崔五姑早已防到,暗將三枝金剛神火箭取出。
    (這裏耿鯤未及施為,猛瞥見三枝火箭由滿天火星光霞中直射過來。
    (耿鯤知道此箭專傷敵人元神,只要射上,至少耗去兩三百年功力。
    (再如三箭連中,更無幸理。
    (自料再延下去,凶多吉少,急切間又無計可施。
    (只得自斷三根主翎,化為替身,抵擋三箭。
    (倏地施展玄功,化為一片彗星般的火雲,橫空逝去,其疾如電,瞬息已杳。
    (崔五姑知他飛遁神速,追趕不上。
    (見那三個化身已有兩個為火箭所傷,化為紅煙飛散,知是鳥羽所化。
    (忙將三箭招回,收下一看,那鳥羽足有三尺來長,鋼翎細密,隱泛異彩。
    (不捨毀卻,便即行法禁制,免被妖人收轉。
    (剛剛停當,被困兩人已飛身趕來相謝。
    (崔五姑見來人乃是兩個少女,俱都儀態萬方,清麗出塵。
    (一望而知是兩個瑤宮仙侶,忙含笑還禮,互相落下。
    (正要通名,忽見一朵彩雲自空飛墜,倏地現出一個美麗少婦〔甘碧梧〕、少女〔丁嫦〕
    (。)
甘碧梧:(禮謝道)多謝道友仗義搭救。
崔五姑:此修道人之本份,不必客氣。
甘碧梧:小徒發現妖人在此取雷澤砂,一時輕舉妄動,下來阻止,不料法力有限,反吃困住。
崔五姑:妖人耿鯤,素來倒行逆施。
甘碧梧:時正當愚姊妹火候吃緊之際,無暇分身,有勞道友了。
崔五姑:貧道只是路過,能否請問道號?
甘碧梧:家師隱居避地,已逾千年,各方道友均少往還,道友也許尚未深悉。此地不是講話之所,
    家師所居靈嶠宮,就在此山頂上,請到上面一敘如何?
    (五姑一聽這等說法,又見來人神情風度,知是天仙一類人物,奇緣遇合,心中大喜。)
崔五姑:只恐貧道庸俗愚昧,難攀高雅。
甘碧梧:(笑道)此山高接靈空,中隔七層雲帶。嘉賓遠來,尚是首次,待愚姊妹獻醜,同以片雲
    接駕吧。
    (隨說,少婦羅袂微揚,便由袖口內飄墜一朵彩雲,晃眼便散佈開來。
    (崔五姑知道中途罡風猛烈,主人謙虛,故意如此說法。
    (便隨四女飛身其上,同往頂上升去。)
    
    
5**時間:接上 地點:高空
    (飛出萬丈以上,罡風越來越厲,五姑通如未覺。)
甘碧梧:(笑道)此山罡風,實是惹厭,愚姊妹不願下山,也是為此。
    (隨少婦手指處,腳底彩雲便反捲上來,將五人一齊包沒。
    (眼望雲外,黑風潮湧,冰雪蔽空。
    (但雲中通沒一點感覺,飛行更是迅速。
    (似這樣接連飛過好幾層雲帶,衝破三四段寒冰風火之區,才到了有生物的所在。)
    
    
6**時間:少後 地點:山中
    (漸漸林木繁茂,珍禽奇獸往來不絕。
    (五姑見景物已極佳妙,仙雲還在上升,默算所經,已經升高了七八萬丈。
    (心方驚異,身子已由彩雲擁著,又衝越過了一處雲層。
    (沿途景物益發靈秀,到處澗壑幽奇,瑤草琪花,觸目都是。
    (五姑這才看見上面彩雲環繞中,隱隱現出一所仙山樓閣。
    (隨又上升了千多丈,方始到達,早有好些仙侶迎將出來。)
    
    
7**時間:接上 地點:靈嶠宮
    (仙雲斂處,腳踏實地。
    (五姑隨眾前行,一看這地方,真是自從成道以來,頭一次見到的仙山景致。
    (山頭上一片平地,兩面芳草成茵,繁花如繡。
    (當中玉石甬路,又寬又長,其平如鏡。
    (盡頭處,背山面湖,矗立著一座宮苑,廣約數十百頃。
    (內中殿宇巍峨,金碧輝煌,飛閣崇樓,掩映於靈峰嘉木、白石清泉之間。
    (林木大部數抱以上,枝頭奇花盛開,如燦爛雲錦,多不知名。
    (清風細細,時聞妙香,萬花林中,時有幽鶴馴鹿成群翔集,結隊嬉遊。
    (上面是碧空澄霽,白雲縹緲﹔下面是瓊樓玉宇,萬戶千門。
    (更有奇峰撐空,清泉湧地,點塵不到,溫暖如春。
    (端的清麗靈奇,仙境無邊,置身其中,令人耳目應接不暇。
    (正在沿途觀賞,對面走來一個中年道者〔尹松雲〕,朝著為首少婦說道)
尹松雲:師祖現在玉真殿相候,請師叔陪了來客入見。
    (少婦將頭微點,逕引五姑沿著滿植垂柳的長堤走去。)
    
    
8**時間:少後 地點:長堤
    (走約一半,忽見長橋臥波。
    (橋對面碧樹紅欄,宮廷隱隱。
    (中間隔著一片林木,蒼翠如沐。
    (穿林出去,面前出現一片極富麗的殿宇,殿前一片玉石平臺,氣象甚是莊嚴。)
    
    
9**時間:接上 地點:宮殿
    (五姑雖然得道多年,到此也不覺心折。
    (走到平臺瑤階之下,方欲以後輩之禮通名求見,請為首二女代為先容。
    (忽一道童打扮的仙人接出,對五姑道)
道 童:家師命我出迎,請崔道友不必太謙,逕到殿上相見。
    (五姑謙謝了兩句,隨眾同進。)
    
    
10**時間:接上 地點:殿中
    (五姑見這殿甚是廣大,俱是瓊玉建成。
    (一切陳設用具,無一不是精美絕倫,人間未見。
    (殿當中並未設甚寶座,只東偏青玉榻上,坐著一個相貌清古的仙人。
    (除前見道童外,還有七八個男女侍者在側侍立,知是宮中主者赤杖真人。
    (五姑剛要拜倒,赤杖命眾女弟子掖住,笑道)
赤 杖:我與道友並無淵源,如何敢當大禮?
崔五姑:弟子自從先師飛升以後,從未向人執過後輩之禮。並非有意謙恭,只為真人乃先進真仙,
    弟子適才又是先與門下諸位道友接談訂交,論哪一樣也是後輩。尊長在前,怎敢失禮?
    (說罷,依然拜了下去。
    (赤杖一面還著半禮,並令眾弟子扶起答謝。)
赤 杖:(笑道)道友如此謙恭,我也不便再為峻拒。請坐敘談吧。
    (隨命侍者往小藍田採取鮮果款客。
    (五姑見眾人在旁站立,仍然不肯就座。)
赤 杖:我在此山清修多年,對於門下弟子禮節素寬。道友只管請坐,他們也要坐下。
    (五姑只得謝了。
    (落座之後,除卻第二輩弟子和宮中侍者外,眾男女弟子都分別就座。)
赤 杖:我本姓劉,與唐羅公遠同時成道。本已修到天仙位業,只為到時差了一點火候,仍用肉體
    飛升,便須再轉一劫。因不耐塵世煩擾,又吃門下男女弟子苦口挽留。
阮 糾:師父情重,況且靈峰仙府高接天域,仙景無邊。更有藍田玉實,靈苑仙藥,一樣長生不老
    ,圖那金仙有何意義?
赤 杖:就因這些孽障,我拼著永為地仙,享受清福。已歷千年,未履塵世。
阮 糾:(指著那中年道人)他是個轉劫散仙,名叫尹松雲,仗著一道靈符護身,由山腳下冒著冰
    雪與罡風、烈火之險,費時半年,步行上山,拜在我門下。
甘碧梧:還有三個再傳女弟子,乃是南宋末年忠臣之後。是我將他們度上山來,收歸門下。
    (甘碧梧指著五姑所救之少婦和那少女道)
甘碧梧:這是陳文璣、管青衣。
阮 糾:此外宮中男女弟子侍者共有二三百人之多。
赤 杖:近擬著門下兩輩弟子,下山行道。目前妖邪橫行,各方道友素無淵源,不久下山,還望代
    為引見接納,以便有事時互相關照。
崔五姑:此事請真人放心,弟子一力擔當。
    (說時,侍者早把各種仙果,連同仙府靈泉取來奉上,五姑拜謝吃了。)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