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44集 地點:雲空
    (楊瑾、葉繽、凌雲鳳、沙咪健兒三小及古神鳩駕劍遁前飛。
    (峨嵋二十六天梯在凝碧仙府的東南,只楊瑾一人前生去過,還是因事繞行,依稀記得。
    (楊瑾正在查看沿途地形,忽見右側相去里許,有一簇淡煙飛揚。
    (當日天氣格外晴明,楊瑾見那煙搖曳空中,看去稀疏,煙中景物卻被罩住,什麼也看不
    (見。
    (只管隨風飄蕩,並不揚去。)
楊 瑾:我記得天梯是座突起嶺背的高崖,三面削立。獨偏西一面散列著二十六處天然磴道,可以
    盤旋曲折上升崖頂,崖勢孤突,極易辨識。
葉 繽:那旁煙霧,分明是異教中散睛迷蹤藏形之法。我們何不將它除去,免在仙府左近惹眼?
    (楊瑾略一沉吟,忽然省悟道)
楊 瑾:姊姊請再細看,此煙雖是旁門法術,但是正而不邪。聞得峨嵋門下盡多出身異派之士,也
    許奉命來此有甚佈置。
    (說罷,各將遁光一偏,連人帶神鳩,往那有煙之處飛去。
    (忽見煙中飛射出幾道光華,從對面迎來。)
    
    
2**時間:接上 地點:天梯
    (三人一看,知是峨嵋門下,忙把遁光降落相待。
    (來人也自飛落,互相引見。
    (敘禮之後,楊瑾見來者共是五人,余英男、李英瓊、余瑩姑、申若蘭、易靜。)
易 靜:我等同奉師命,率了米明孃、米鼉、劉裕安來此修建茅棚,為古神鳩和沙、咪二小藏伏之
    所。
申若蘭:二十六天梯下面烏龍嶺脊上,已設下禁制。
楊 瑾:徐完統馭群鬼,常命門下妖鬼四出窺探,實防不勝防。
易 靜:不妨,我五人各有職守,只米氏兄妹、劉裕安和新來的二小人主持陣法。
申若蘭:這一帶早經掩蔽,妖鬼不知。
    (易靜領路,指說妖鬼來的途徑與應付機宜,往煙中步行走去。
    (雙方多半初見,均互致傾慕。)
    
    
3**時間:接上 地點:陣中
    (一會行近,易靜、申若蘭各自行法,將手一指,楊、葉、凌諸人便由嶺脊上移向淡煙之
    (中。
    (劉、米兄妹見三個到來,知是尊長,慌忙一齊拜倒,又與沙、咪、健兒分別敘禮。
    (英瓊、若蘭都是天真爛漫,稚氣未除,一個見了健兒小得希罕,一個見了古神鳩形態比
    (起神雕鋼羽還要威猛得多,俱都讚賞不絕。
    (楊瑾視察一遍後,便將沙佘、咪佘二人連同神鳩留在當地。)
    
    
4**時間:接上 地點:雲空
    (李、易等五人陪了楊、葉、凌三人,帶了健兒同往凝碧仙府飛去。)
    
    
5**時間:接上 地點:仁雲亭
    (眾人到了後洞飛雷徑外落下,一片平崖,有一座廣大亭子。
    (每日命眾弟子分別在亭內洞口兩處輪流守候,延接仙賓,並防妖邪乘隙闖入。
    (葉繽、楊瑾、凌雲鳳、健兒到時,正該金蟬、石生二人值班延賓,石奇、施林把守洞口
    (。
    (一見眾人飛落,金蟬、石生都愛健兒,搶著引路延客。)
李英瓊:(笑道)客人新來,才命你們接引,現有我和諸位師姊妹陪客,還要你們何用?
齊金蟬:我們任務重大,你哪裡知道?
李英瓊:我知道你兩個是等那姓謝的孿生姊妹,特向大師姊討令來的。
齊金蟬:是又怎樣?
李英瓊:等才半日,怎又想離開了?
石 生:我們上你的當了,等了大半日,雙胞胎影子都沒見到。
齊金蟬:我不信那兩個姑娘小小年紀,竟敢和軒轅老怪為敵。特意把眾同門新傳的七修劍和文姊的
    天遁鏡都借了來,害得大家笑話!
李英瓊:虧你還說人家小,真論年紀,且比你大得多呢。
    (葉繽本隨楊、凌、易、余諸人要走,一聽二人鬥口,心中一動,忙把眾人止住,在旁靜
    (聽。
    (英瓊偶一回望,見來客尚在守候,雲鳳尚可,楊瑾與峨嵋兩世至交也還勉強,葉繽是外
    (客新來。
    (當著人家爭執,自覺失禮,不禁羞了個滿面通紅。)
李英瓊:(賭氣對金蟬道)我會請易姊姊代為復命,你們都走吧,由我自和英男妹子接班輪值好了
    。
    (葉繽見英瓊不往下說,接口問道)
葉 繽:瓊妹說那姓謝的孿生雙女,如何知她與軒轅老怪為敵?
    (楊瑾便請眾人各就亭內玉墩上落座道)
楊 瑾:葉姊姊不是外人,此來專為觀光,並無甚事,遲見教祖無妨。就是那謝家二女,卻與她有
    淵源。瓊妹請說此事經過,如真為妖人所迫,我們也好早為接應,免有疏失。
    
    
6**時間:早先 地點:雲路
    (英瓊和周輕雲、女神嬰易靜三人,由李寧率領四人一雕,正往峨嵋飛行之際。
    (忽見兩道紅光簇擁著兩個白衣幼女,由南而北,往斜刺裏山谷中飛落下去。
    (四人飛行甚高,又在後面,無甚破空聲息。
    (兩女飛行特急,其去如電,一點也未覺察。
    (英瓊見二女身材幼小,至多十二三歲,卻有這麼深法力,劍光又是正而不邪。)
李英瓊:爹爹,快跟下去,我想看個仔細。
    (李寧只把遁光停住,笑道)
李 寧:我兒怎如此喜事?
李英瓊:(笑道)聽說如今正邪兩派都在物色門人,那兩個女孩比女兒還小,有此本領,根骨必然
    甚厚。
李 寧:近來散仙修士為避四九天劫,故意兵解者頗多,不足為奇。
李英瓊:萬一此二女被妖人強迫收去,豈不可憐?
易 靜:這種紅光飛劍,聽說有位前輩散仙運用。此人得道多年,連弟子都不肯收,何況女孩?
李 寧:(笑道)我往前面山頭入定,默查前因,自知就裏。輕雲隨我護法,你們去吧。
    (李、易二人大喜,忙即隱形,尾追下去。)
    
    
7**時間:接上 地點:山谷
    (落地一看,那地方乃是一條廣長山谷。
    (當中一段最寬,林木也最多,內有十幾株素不經見的奇樹。
    (那樹下半幹粗皮厚,蒼鱗如鐵,高約三丈。
    (上半不生旁枝,卻生著數十百片長達丈餘的翠葉,紋理形態俱與芭蕉無二,只是寬大得
    (多。
    (那葉叢中心有一獨莖挺生,色如黃金。
    (莖頂上開著一朵大碗公大的紅花,蓮瓣重迭,色甚鮮豔。
    (圍著花底,生著一圈長圓六棱,與莖同色的拳大果子。
    (〔第一四七回 踏雪賞幽花 玉雪仙嬰雙入抱  飛光驚外道 金烏邪幕總無功〕)
易 靜:(悄對英瓊道)此樹名為佛棕,又名陀羅蕉。只是此樹秉磁鐵精氣而生,除銅椰島和大浮
    島有百十株外,不知怎會在此生長?
    (前見二女忽由林內走出,紅光已經斂去,各人手上拿著十多枚佛棕果,一同跳躍而來。
    (英瓊、易靜二人不禁又驚又愛,看得呆了。)
    
    
8**時間:接上 地點:林中
    (內中一個,從身畔取出一條薄如蟬翼的小網兜,向空一擲。
    (立時烏雲繚繞,展布開來,約有丈許大小,撐空懸在路側大杉樹上。
    (然後喜孜孜走到佛棕林中,飛升樹抄翠葉之上,揀那成熟肥大的果實往網中投去。
    (互相往來縱躍,于紅花碧葉之上,宛如蜂蝶穿花,輕靈已極。
    (二女年只十二三歲光景,俱生得粉裝玉琢,美秀絕倫。
    (各穿一身極淡雅的古仙童裝束。
    (羅裳霞佩與冰肌玉骨交相映襯,寶煥珠輝,清麗絕塵。
    (二女不但裝束一樣,宛如本是一人化身為二,每人臉上各有一個酒渦。
    (神情舉止又極天真,滿面俱是喜容。
    (稍一說笑,頰上淺渦便嫣然呈露,使人見了加倍愛憐。
    (二女一會便將成熟的果子摘完,投入網中。
    (又把秀髮披散,禹步行法,手掐靈訣,繞樹三匝,手向樹根連指。
    (樹頂花心一縷青煙冒過,那些生果立即成熟。
    (二女再一一採下,投入網中。
    (見樹上已空,手揚處,那網兜立即飛落手中。
    (那果共約百枚,每枚長有四寸,粗約二寸。
    (本是一大堆,及到網中取下,看去不過拳頭大小。
    (看了看,由一個將網兜係向腰間的絹帶之上,其中一個笑道)
謝 琳:主人見了,必當我們由大浮山犯險得來。一送禮便是客,不愁門上人不放我們進去了。
    (語終人起,手揚處,便是兩道朱虹破空飛去。)
    
    
9**時間:接上 地點:山谷
    (英瓊想追,易連忙拉住。)
李英瓊:我自出生以來,從沒見過這等美妙少女。
易 靜:豈止是你?連我都沒見過。
李英瓊:同門師姊妹雖有好幾位極美的,但多少帶一點成人氣味,微嫌英芒外露。總不如這兩少女
    於極美麗中,帶著幾分憨氣。
易 靜:你說得甚是,我一見便恨不得常與相聚,儘量愛憐,才對心思。
李英瓊:奇怪的是那一身仙根道氣,決非十二三歲少女所有。
易 靜:神情體態又不像修成散仙的元嬰,分明是循序修煉,自然修積。
李英瓊:這下她們去遠了,怎麼辦?
易 靜:此事大奇,且等見過伯父再說。
    (時金光一閃,李寧已率輕雲降落,笑道)
李 寧:你們可探出二女來歷麼?
易 靜:沒有,只看出二女法力甚高,約有百歲年齡。
李 寧:難怪賢侄女不知底細,我適才靜中參算,此二女乃是一母雙生。
    
    
10**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李寧之言化為影像)因遭母難,受一姓謝的散仙恩養,修煉已逾百年。
    她們在浙江縉雲縣仙都中虔修,終年白雲封洞,四外都有禁制,知者不多。
    這次乃是背了恩父,私用法寶裂開石山,闖出禁地,欲往峨嵋觀光。
    無如修煉雖然年久,外面山川途向全都不曉,性又清高,不喜向俗流問詢。
    此地名為靈樹谷,崆峒老怪軒轅法王第四門人毒手摩什因谷底有無限磁鐵,特由大浮山搶
    奪了十三株佛棕移值於此,不料被二女無心走來闖見摘走。
    老怪喜食此果,今被人偷去,怎肯甘休?
    妖巢在大咎山絕頂,二女初次出門,望見宮闕巍峨,必疑是峨嵋仙山樓閣,上前問詢。
    這等美質,便無故遇上妖人也不肯放鬆,何況又盜了他的珍果。
    香氣一透,又不知隱藏,如何還容她們脫身?照我推算,此時想已與妖徒們對面了。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