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上 地點:九烈洞府
    (九烈神君所居洞府四時皆春,景致極佳。
    (九烈神君雖然貪淫好色,但供枕席的多是各異派中有姿色的蕩女淫娃。
    (常年用禁法深鎖洞門,人在宮中同了姬妾女徒淫樂享受,一步不出。
    (黑丑是他獨子,天生戾質,喜動惡靜,見異思遷,永遠不耐在洞中久居。
    (九烈法規甚嚴,但卻懼妻梟神娘。
    (這日黑丑吵著要外出遊玩。)
九 烈:你生具孽根,近年煞氣漸透華蓋,不可外出。
黑 丑:天天在這間鬼洞裡,悶死我了!
九 烈:現值各派群仙應劫之期,你性喜動,必會惹出禍端。
黑 丑:我不過出去玩玩,惹什麼禍?
九 烈:哪次出去你沒惹事?
黑 丑:那算惹事?
梟神娘:就算惹了事又怎樣?天下各派,誰敢得罪我們?
九 烈:不能這樣說,近數十年群仙劫運將臨,能少惹事最好。
梟神娘:別人劫運將臨,與我們有什麼干係?
黑 丑:娘,再不讓我出去玩,我會瘋了!
九 烈:只要你答應不在外面胡來,我就放你出去。
黑 丑:我發誓不胡來,就算爹把我三尸元神鎖住,也行。
九 烈:不必!我給你一道靈符,只要你自恃法力,與人爭鬥,我就把你抓回來。
    (隨取出一道靈符,如法施為,手指處,化為一片五色煙霧,將黑丑全身罩住,晃眼不見
    (。)
    
    
2**時間:接上 地點:衡山 
    (黑丑在外閒遊,某次與一妖徒路過衡山。
    (適遇金姥姥羅紫煙的門徒向芳淑經過,二人欲用妖法擒住淫樂。
    (幸而向芳淑人極機智,身旁又帶有師門至寶納芥環,立刻將身護住。)
黑 丑:你下手吧!我只要一動就會被爹拘回。
方元申:可是我法力有限,如果你不能動手,那就算了。
    (黑丑看著向芳淑,越看越愛,)
黑 丑:我這裡有爹的子母陰雷,你拿去用,只要不傷了她就好。
方元申:這子母陰雷威力至大,怎能不傷人?
黑 丑:我只是不能動手,控制陰雷倒有辦法。
    (妖徒聽了大喜,黑丑便取了三粒,交給妖徒。
    (待妖徒放出陰雷,一陣墨綠色的妖霧,將向芳淑緊緊裹住。)
方元申:(大喝)曉事的趕快投降!我包你快活不盡!
    (向芳淑不求有功但求無過,也不答言,只靜靜地坐在納芥環寶光中,等待救援。)
黑 丑:我看不顯點顏色不行。
    (說罷,黑丑用手一指,那綠雲立即一聲猛烈的爆炸,山石崩塌。
    (納芥環只是震蕩得了晃了一晃,向芳淑舊不動。)
方元申:這賤人既不反抗,又不逃走,好像在等人似的。
黑 丑:我再試試。
    (說時,黑丑一咬舌尖,往那團霧中噴出一口鮮血。
    (頓時,妖霧暴漲,霧裡狂飈飛旋,不時有綿密的爆聲傳來。
    (一陣烏光閃過,黑丑人已失蹤。)
    
    
3**時間:接上 地點:九烈洞府
    (九烈神君將黑丑拘來,大罵)
九 烈:你這孽子!妄用我的陰雷!
黑 丑:我沒有動手,我只是看中了那個美女,
九 烈:你沒有動手?那最後一口真氣,是誰發出的?
黑 丑:請爹原諒我一次,下次不敢!
九 烈:下次?這次罰你禁閉洞中三年,不許外出一步。
    
    
4**時間:三年後 地點:同上 
    (三年時光關得黑丑心煩意亂,萬分難耐。
    (好容易盼得三年期滿,九烈神君夫婦召他前來,九烈道)
九 烈:這三年你頗有長進,你娘保證你不會惹事。海外尚有不少仙景勝域,你均不曾去過。那些
    島嶼產著許多靈藥異果,主人俱是散仙一流,自在逍遙,享受清福。
梟神娘:你想玩的不過是些爐鼎採補,這些島上多的是。
九 烈:此輩性多恬靜沖虛,如與交往,久了還可變化你的氣質。
梟神娘:別忘了採些靈藥回來。
九 烈:我所煉的道法,本非玄門正宗,飲食男女均非所禁。如能物色到一個仙妻,更是快事。比
    在中土亂交損友,惹事生非,到處都是荊棘,不強得多麼?
    (黑丑引口應諾,告別出洞。)
    
    
5**時間:之後 地點:金鐘島 
    (黑丑想到去海外走上一回,也許真能遇上兩個中意的爐鼎。
    (黑丑甫到金鐘島,大感興奮,島上男男女女衣衫單薄,大投所好。
    (只是黑丑太醜,乾乾瘦瘦,活像一隻猴子。
    (黑丑在自家洞中,要風有風,要雨得雨,怎知外界風習?
    (因此,當黑丑見到一位少女,慾火高升,便待行強、一把抱將上去。
    (少女大恐,拼命呼救。
    (島人聞聲,紛紛衝了過來。
    (黑丑本只是求歡,沒想到竟觸犯眾怒,當下將手一揮,掀起一片妖煙。
    (島眾多年慣於平安歲月,一時被所見驚得大亂,紛紛呼叫逃跑。
    (這時驚動了葉繽的侍女謝芳霞,不特法力較高,並能運用全島神光禁制。
    (謝芳霞尚不明就裡,就見到妖霧迷漫,顧不得深思,一面迎敵,一面發動禁制。
    (本來黑丑見島上情形不對,興緻已敗,打算離去。
    (謝芳霞這一發動禁制,惹惱了黑丑,揚手就是兩粒陰雷。
    (謝芳霞見勢不佳,想要逃避,已是無及,肩頭上掃中了一雷,邪氣攻心。
    (尚幸機警敏捷,禁法已經發動,同時報警也向宮中傳出。
    (黑丑不知神光禁制如此厲害,急於抵禦,不顧放雷傷人,緩得一緩,謝芳霞才得敗退下
    (去。
    (就這樣,一條玉臂已被炸得粉碎斷落,血肉紛飛,當時痛暈過去。
    (黑丑見島上一個侍女已有如此法力,又見神光交織,宮中接連飛出許多敵人。
    (再用陰雷,已為神光所阻,無法傷人,不敢戀戰。
    (意欲打聽明瞭島上來歷,再打主意,立即運用玄功變化遁走。)
    
    
6**時間:之後 地點:九烈洞中
    (黑丑回洞,侍者來迎,道)
侍 者:少君怎地回來這麼快?
黑 丑:晦氣!爹叫我去南海各島去玩,一到就打了一架,不好玩。
侍 者:少君去過哪裡?
黑 丑:聽說叫什金鐘島。
九 烈:(大喝著衝了出來)孽障!南海有成千上萬海島,你去金鐘島做什麼?
黑 丑:我只是看它很大,人很多。
九 烈:你又闖了什麼禍?
黑 丑:沒有什麼,島上有厲害的禁制,我只發了幾粒陰雷!
九 烈:孽障!你一出門就得罪了葉繽這個魔頭!再關你三年!
梟神娘:(聞訊飛出)你敢關他?
九 烈:葉繽的法力高強,我未必能敵,不關怎麼辦?
鳥神娘:你我修為緊,要每日入定,怎麼關得住他?
九 烈:(截金截鐵)不關不行,命香娃代為監防便了。
    
    
7**時間:之後 地點:同上 
    (待不幾天,宋香娃與黑丑二人言語不合,動起手來。
    (黑丑之母梟神娘出來袒護愛子,二人聯手攻擊宋香娃。
    (宋香娃氣憤不過,盜了許多法寶,不辭而別。)
    
    
8**時間:接上 地點:洞中 
    (九烈神君入定回轉,夫妻反目。)
九 烈:(怒指黑丑)孽障!你好大膽子!限你三天內將庶母請回,當眾賠禮,否則別怨我父子之
    無情!
梟神娘:你才大膽!看你敢動毛兒一根汗毛不!
九 烈:(暴喝)婆賤住口!別的我都可以容讓,如果沒有香娃,大羅金仙我都不幹!
    (九烈神君心戀妖女,怒火頭上,忘了重施禁制。)
    
    
9**時間:之後 地點:中土 
    (黑丑巴不得借此外出,偷愉帶了不少陰雷,連同法寶、飛叉,重又出外。
    (生來性傲,怎肯去尋庶母賠禮。
    (因其父歷述葉繽厲害,也沒敢再去尋仇。
    (每日東遊西蕩,結交了不少異派妖邪,妄肆凶淫,膽子越來越大。)
    
    
10**時間:接上 地點:山洞 
    (四川雲靈山白雲大師元敬門下弟子郁芳蘅、李文衎、萬珍三人坐談。)
李文衎:好久未接師父諭旨,峨嵋開府盛典將臨,我們去是不去?
萬 珍:去是一定要去,我只希望早一點與這些新同門相見。
郁芳蘅:我只想知道,將來有無移往仙府清修福分。
萬 珍:那我們何不乘省師的機會,去問個明白?
李文衎:只是我曾答應小師妹雲紫綃,要為她物色一把寶劍,至今無著。
郁芳蘅:這個小妮子!去年她也向我要過!
萬 珍:好極了,雲師妹嘴巴甜,磨功高,我們三個都中計了!
郁芳蘅:(笑道)這也難怪,小妮子也真可憐!至不濟,我們採用五金之精現煉,煉它三口劍來!
李文衎:是呀!我本來想在妖邪手中搶一把過來,這一年卻因修道太勤,一切都忘了!
萬 珍:現時煉劍決等不及,妖人遇不到,我們不會尋上門去麼?如由陜、甘兩省繞著路走入川,
    那一帶多是異派妖孽巢穴,再要露出一點形跡,我不尋他,他也放我們不過,豈不就有奪
    劍之望麼?
郁芳蘅:華山、終南山俱是妖邪中首腦所棲之地,一不小心,弄巧成拙。
萬 珍:以我們的劍術道法,還怕這些么麼小醜?
李文衎:別的不說,為了修積外功,此行也有必要。
郁芳蘅:也罷,既然答應了小師妹,怎好意思空手前去?小心一些就是。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