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丑時 地點:江
    (江上一無動靜,但殺氣騰騰,各處常見精光閃耀。
    (顛仙見時機已到,放出暗號。
    (江心飛起一道光華,上衝霄漢。
    (跟著手往江面上一指,一聲雷震,江心波濤飛雪一般往四外散去,同時三股金霞將三隻
    (木舟緊緊包圍,升上水面。)
    
    
2**時間:接上 地點:兩岸
    (岸邊有玉清大師,岳雯,孫南,劉泉,趙光斗,俞允中,戴湘英,慕容昭,慕容賢。
    (兩岸諸劍仙本是隱身潛伏,聞見金光雷聲,方欲發動陣法,齊向江心上空聚攏。
    (猛聽西北遙空一聲極尖銳刺耳的異嘯,緊跟著明月光中現出一簇煙雲,星飛電舞而來。
    (煙中裹定一個火眼金睛、通身墨綠、瘦骨嶙峋、長臂長爪、形似僵屍、通身紅綠火光黑
    (氣圍繞的怪物,厲聲嗥叫,晃眼飛近。
    (玉清大師見了,正合心意,對劉泉作了手勢。)
    
    
3**時間:接上 地點:江上空
    (方欲暗運伏魔旗門迎上前去,身剛現出,下餘諸人還未及現身,就在妖屍將到未到之際
    (,空中倏地一片碧綠火花冒過,又一妖人相繼出現。
    (眾人見那妖人身高八尺,又瘦又長,道裝赤足,手持長劍﹔一張狹長臉子,方目碧瞳,
    (尖鼻尖嘴﹔臉和手足都是又瘦又白,通沒一絲血色﹔背插九枝長箭,腰插三把短叉,左
    (脅繫一革囊,手持丈許長幡,通身都在煙霧之中。
    (才一照面,一聲厲吼,將手中長幡一擺,立時發出一幢綠陰陰的邪火妖光,照得附近山
    (石人物皆成碧色。
    (光到處,諸人的隱身法立被破去,不等撤法,先已現身。)
    
    
4**時間:接上 地點:江上空
    (玉清大師見是白骨神君與妖屍谷辰,都是勁敵。
    (當時專鬥妖屍,其勢不能兼顧。
    (惟恐劉、趙諸人不是敵手,一面將降魔旗門發動,接引妖屍入伏﹔一面暗運太乙神雷,
    (將手一揚,朝妖人手中妖幡打去。)
    
    
5**時間:接上 地點:江上
    (這時下面顛仙已將禁法發動,放出一片光霞籠罩江面,將上下隔斷。
    (三隻木舟也分品字形,相隔三四丈,按部位排開。
    (大小二金蛛各自離盒,飛向水面箕踞,目閃奇光,注定水底。
    (各將口一張,那亮晶晶粗如兒臂的珠絲,便如銀濤也似直向江心水底射去。)
    
    
6**時間:接上 地點:江上空 
    (妖屍谷辰隔老遠便伸出長臂大爪,待向玉清大師抓去。
    (一眼瞥見下面光霞橫江,金蛛離船入水,不由暴怒。
    (立捨前面敵人,兩條瘦長手臂一晃,立即暴長十餘丈。
    (上面碧焰火光亂爆如雨,身子往下一坐,朝著江面光霞舉爪便抓。
    (玉清大師看出來勢厲害,恐有疏失,一面暗中運用伏魔旗門,一面放起飛劍。
    (猶恐不濟,又將佛門離合神光發動。
    (妖屍本不畏飛劍,一見金光飛到,並未在意。
    (一面伸手去抓,一面還待衝破下面光霞。
    (不料玉清大師乃佛門降魔真傳,才一交接,便覺難禁,手臂雖未被絞斷,已吃不住。
    (妖屍見金光神妙,不敢硬抓。
    (剛把長臂一振,發出滿臂碧焰將金光抵住,離合神光倏又發動。
    (妖屍任是神通廣大,也不敢再為忽略,氣得滿嘴獠牙亂錯。
    (沒奈何捨了下面,往上一縱,全身倏隱,化為一團半畝方圓的碧綠光華。
    (光中射出萬道黑絲,直向玉清大師撲去。
    (玉清大師原意要他如此,因見離合神光也困他不住,便連飛劍一齊收去。
    (一縱遁光,往左崖上空飛遁。)
    
    
7**時間:接上 地點:江面 
    (就這微一遲延之間,江面上霞光已是密佈,精光閃耀,上徹雲衙。
    (妖屍明知玉清大師有心誘敵,使他離開,好讓取寶人從容下手,免受侵害。
    (無如下面主持人應變神速,防衛周密,此時再想衝破光霞下去擾亂,已非容易。
    (妖屍自恃元神凝煉成形,玄功變化,神妙無窮,竟然怒吼一聲,飛身追去。
    (玉清大師見妖屍身已入伏,立即如法施為,先將旗門倒轉,將妖屍引出十里以外。)
    
    
8**時間:接上 地點:陣中 
    (妖屍心急性暴,恨不得一舉成功,果然上了大當。
    (正追之間,忽見前面祥光湧現,敵人手指自己大罵。
    (先只當是敵人又在施展法寶,心中又氣又笑,忙運玄功,身外化身。
    (表面仍是一團碧綠光華,真身卻在暗中遁出,化為一隻大手在妖法隱藏之下,朝祥光中
    (敵人抓去。
    (眼看抓到,倏地前面金光亂閃,刺眼生疼,敵人倏地失蹤。
    (定睛四下一看,敵人已在身後出現,飛也似往來路江面上逃去。
    (妖屍又當玉清大師怯敵,仗著護身光華遁走,如何能容。
    (口中連聲厲吼,回身便追。
    (哪知旗門業已倒轉,早離原地老遠,由此幻象時起,敵人只隨心念隱現,只是捉摸不到
    (。)
    
    
9**時間:接上 地點:空中 
    (玉清大師見妖屍已被困入旗門以內,知他百煉元神,堅定非常,急切間還難傷他。
    (回顧江心,劉、趙諸人正和白骨神君苦鬥,本就勉強,忽又添了不少妖人。
    (江中波浪山立,兩隻金蛛所噴蛛絲已漸停止,將往回收。
    (估量江底金船已被網住,待要升起,時機瞬息,關係重大。
    (白骨神君妖法污穢,況又加上好些妖黨,惟恐眾人有失,乘暇趕往江上應援。
    (時白水真人劉泉、七星真人趙光斗、白俠孫南、戴湘英四人已經飛向一旁迎敵。
    (敵方又來妖黨,岳雯、俞允中也相繼上前助戰。
    (陸地金龍魏青一人獨鬥白骨神君,不是敵手。
    (幸仗持有五鬼天王尚和陽的白骨鎖心錘,以毒攻毒,不特將白骨神君敵住,那四個惡鬼
    (頭在魔火妖雲簇擁中飛上前去,反將妖人的白骨箭一連毀去四枝,引得妖人連聲厲吼,
    (怒發如雷。
    (白骨神君好生痛惜,忙將餘箭收回。
    (放出飛叉,想勉強抵住,另打主意。
    (飛叉一出竟將四鬼敵住,毫無遜色。
    (正在心中盤算,再試一回。
    (先是一口妖氣噴將出去,白骨鎖心錘又威力大減,四惡鬼漸有不支之勢。
    (正待施展惡毒妖法,想連敵人帶鎖心錘一齊收去。
    (玉清大師看出情勢危急,別人尚可,尤其魏青一人獨鬥強敵,更是險到萬分。
    (事在緊迫,不暇深思,竟駕遁光飛去。
    (手揚處,先是連珠般的雷火金光直朝眾妖黨打去。
    (聲到人到,大喝)
玉 清:魏道友收寶速退,待我除此妖孽!
    (說時,恐傷魏青法寶、飛劍,金光先自飛出,將白骨叉所化三道灰白色的光華敵住。
    (金光不特不畏陰火邪煙污穢,反將內中一道灰白光華截住,只一絞,立起一片鬼嘯之聲
    (,化為流熒,四散如雨。
    (魏青貪功心盛,見敵人飛箭被鎖心錘毀了四枝,只覺惡鬼猙獰,鬼口魔火邪焰呼呼亂噴
    (。
    (自己勢盛,哪知對面妖人何等厲害。
    (一會便看出此寶弱點,就要施展。
    (只管聚精會神按照師傳一心運用,玉清大師的話,倉猝間並未留意。
    (那四惡鬼剛覺敵人勢盛,倏地金光飛來,將叉破去,恰好兩打一,雙雙飛迎上前。
    (兩個鬼頭迎著一柄飛叉,力量剛剛扯直,鬥在一起。
    (玉清大師恐傷此寶,連喝魏青收寶時,白骨神君見勢不佳,忙運玄功,張口一吸,乘隙
    (收入。
    (魏青這才明白玉清大師心意,瞥見側面俞允中鬥一頭梳雙丫角,白髮童身的妖道,眼看
    (危急。
    (幸得戴湘英斬了一個妖黨,飛身趕往相助。
    (雖然轉危為安,可是那妖道所用飛劍千變萬化,層出不窮。
    (放出時,青光只有尺許長短,仍是劍形,三棱精芒閃閃,甚是滑溜。
    (俞允中劍光好容易才得裹住,未及絞碎,妖道手揚處,又是兩口飛劍,上下飛來。
    (允中一口飛劍難以夾攻,只得改攻為守,飛回防禦,差一點沒被刺中。
    (及至湘英飛到,妖道益發大顯神通,肩動臂搖之間,那尺許長的三棱飛劍紛紛飛起,晃
    (眼多到百餘口,二人簡直無法應付。)
劉 泉:(高聲遙囑)妖道乃竹山妖人朱柔的門下,我除了妖人便來會他。不可身劍合一,上他的
    當。
    (二人無法,只好以背相向,並立一處,將兩口飛劍連成一片,將身護住。
    (總算允中這口玉龍劍和湘英的天象劍一是仙家至寶、一是佛門利器,還能抵敵,未為妖
    (道所傷。
    (白水真人劉泉力敵廣西金峰山侯顯、侯曾二妖人,各顯神通。)
劉 泉:(忙喝)魏師弟,還不用你那錘直取白髮小妖道,等待何時?
    (一句話把魏青提醒,便捨俞、戴二人,重取白骨鎖心錘迎風一晃。
    (錘上四惡鬼立即飛起,帶著一大叢魔火黑煙,飛撲過去。
    (〔第一三九回 莽漢持白骨鎖心錘 格殺無論  妖道遇神雷金光鏨 死於非命〕
    (方玉柔鬥岳雯,見岳雯飛劍神奇,不能取勝,改用迷魂之法,做出許多妖淫情態。
    (岳雯得了追雲叟真傳,又常受神駝乙休指教,身有祛邪辟魔之寶,沒有迷倒。
    (卻把旁觀的任春看得心猿意馬,按捺不住,只顧一眼接一眼偷覷妖豔,心搖神移。
    (任春一時疏忽,直到魏青的惡鬼由錘上飛起,魔火邪煙飛湧而至,方覺不妙。
    (驚懼忙亂中,心無主見,竟忘了縱遁逃走,妄想迎敵。
    (雙肩搖處,十餘口三棱小劍剛剛飛出,猛想起敵人所用之寶乃是白骨鎖心錘,心如劍豈
    (非白送?
    (任春一面想將劍收回,一面又想用妖法抵禦,不由鬧了個手忙腳亂。
    (剛剛一手招劍,口中咬破舌尖,血光未及噴出,魔火已經臨身。
    (忽聞奇腥刺鼻,眼前一暈,心喊不好,方想逃遁。
    (四惡鬼口中邪毒之氣已迎面噴到,當時翻倒在地。
    (跟著四惡鬼飛上前去,白牙森森,張口一咬一吸,立即了帳。
    (那圍困俞、戴二人的百十口三棱青光小劍無人主持,二人劍光一蕩,便已衝開。
    (浮沉空中,似要飛去。
    (魏青見妖人先由身上飛出小劍,挨著魔火,立即墜落。
    (恐防飛走,手舉鎖心錘,飛身空中,連撩幾下。
    (只聽叮叮之聲響成一片,紛紛化為頑鐵墜落地上。
    (劉泉正暗用法寶,想乘隙將侯顯打死,那和趙光斗惡鬥的幾個白骨神君門下,立時分了
    (一個過來助戰,忙於應付,未暇旁覷。)
俞允中:(叫道)魏師兄,快去幫趙師兄!
    
    
10**時間:先前 地點:同上
    (七星真人趙光斗遭遇最苦。
    (因發現妖黨最早,當先迎敵,一上來便被白骨神君門下惡鬼師儲晴、小夜叉汲占、烏風
    (道長貫明揚等七個奇形怪狀的妖人圍住。
    (這時劉泉被芙蓉行者孫福和侯顯、侯曾敵住,岳雯和叨利仙子方玉柔、白禪師蕭勉鬥在
    (一起,白俠孫南一人獨敵最後趕來的遼東二魔陶昌、陶和,都是以寡敵眾,難於分身。
    (戴湘英敵江西鄱陽湖小水神谷夏,俞允中敵白首仙童任春,是一對一單打獨鬥。
    (所幸趙光斗七星劍長於護身,又有兩件護身法寶,見勢不佳,立即身劍合一,拼死抵禦
    (。
    (被困不久,玉清大師便已飛來,用太乙神雷連珠發出。
    (眾妖人驟不及防,連被打倒了四五個。
    (小水神谷夏立得較近,吃雷火打中左臂,妖法同時破去。
    (戴湘英看出便宜,指揮飛劍往下一壓,立劈兩半。
    (沒有多時,孫福、蕭勉先後吃劉泉、岳雯一用法寶,一用神雷,全都斃命。
    (那圍困趙光斗的七個妖徒,還剩下兩個最厲害的,因所用白骨叉箭已為太乙神雷破去,
    (各將妖法施展開來。
    (趙光斗被困碧焰黑霧之中,正在往來衝突,魏青恰巧趕到。
    (白骨神君先見門人紛紛傷亡,又急又怒,無奈身被強敵絆住,分身不得。
    (忙中偷覷,魏青殺了任春,又往惡鬼師儲晴、烏風道長貫明揚二人面前飛去。
    (知道自己平日疑忌,近又鑒於綠袍老祖前車之失,不肯將厲害法寶傳授門人。
    (儲、汲、貫三人和羅梟雖然入門多年,法力較深,卻非白骨鎖心錘之敵。
    (白骨情急無計,只得大喝道)
白 骨:那黑漢手持白骨鎖心錘,頗似尚和陽小兒之物,爾等不可輕敵!
    (話還未了,魏青錘上惡鬼火煙已飛舞而起。
    (貫明揚首先吃魔火將妖焰邪霧燒化,遙聞師言,覺出不妙,剛要逃走,惡鬼頭已咬上身
    (來。
    (湘英隨後趕到,將手一指,劍光飛上前去,環身一繞,竟腰斬成了三截,屍橫就地。
    (允中見她飛劍出手,還恐受汙,攔阻不及,即見無恙,才放了心。
    (跟著儲晴也和貫明揚走了一路。
    (片刻之間,戰場上形勢驟變,眾妖人紛紛傷亡。
    (只剩下遼東二魔陶氏兄弟、侯曾、汲占、方玉柔五人。
    (見同來妖黨多受慘戮,本就怯敵驚心,哪禁得住又添了這四個敵人。
    (魏青一柄白骨鎖心錘更是大顯威力,因知岳雯飛劍不畏邪汙,首朝方玉柔飛去。
    (這一會工夫,方玉柔連施幾件法寶,俱被岳雯破去。
    (迷魂法又無靈效,只剩乃師鎮山之寶列缺雙鉤,和岳雯的一道金光在拼死相持。
    (她本看出今日之局,不似什麼好兆,只是白骨神君與玉清大師旗鼓相當,尚無敗意。
    (這時見魏青持錘飛來,雖知此寶來歷,一個無法抵擋,便無幸理。
    (無如貪心太過,總覺列缺雙鉤能夠抵敵。
    (那雙鉤發時化為一青一藍兩道鉤形光華,大小分合,尤其不畏邪汙,無不由心。
    (不但沒有退志,反倒加緊施為,手指雌鉤去敵岳雯飛劍。
    (一面把雄鉤化為一片藍霞護住全身,戟指岳、魏二人,咬牙切齒,大罵不休。
    (岳雯見魏青趕來助戰,妖女分鉤抵禦,不禁大喜。
    (岳雯暗將太乙真氣運足,先將飛劍金光略斂,一任青光將它絞住,故作不支,似欲掙脫
    (之狀,連身後退。
    (妖女見惡鬼魔焰俱吃護身藍光阻住,心大寬放。
    (再見金光已吃青光絞住,敵人神色慌張,不住向空連招,想要掙逃。
    (因求勝心切,竟冒魔火之險,抽空又是一口真氣噴將出去。
    (這一鉤一劍,兩道光華互相糾結,已朝前退出了二十來丈。
    (岳雯見妖女並未衝開魔焰追來,知是時候了,猛將準備好的太乙真氣噴出。
    (跟著施展本門含光捉影收劍之法,揚手一招,青光立隨金光絞緊一拖之勢,憑空飛落。
    (左手連劍帶鉤一齊抓住,右手一揚,便是震天價一團雷火發射出去。
    (時賽阿環方玉柔,二次加功噴出真氣,心料敵人飛劍就不折斷,也必難以支持,終歸消
    (滅。
    (誰知晃眼之間,青光和金光越掙越遠。
    (方在奇怪,待要將鉤招回,猛瞥見金光突然大盛,直似驚虹電掣,靈蛇飛顫。
    (略一掣動之間,竟然反客為主,反將青光纏絞了個緊緊。
    (妖女這才知道不妙,心中大驚。
    (一時情急過度,慌不迭運用玄功,將手一招,待要收將回來,竟忘了惡鬼環伺在側。
    (驚惶匆迫之際,未暇思索身側危險,慌不迭運用玄功。
    (妖女手剛揚起一招,百忙中猛想起鎖心錘厲害,「哎呀」一聲,未及縮手準備,倏地頭
    (暈眼花,魔火業已乘隙侵入。
    (迷惘驚懼中,才想到行法逃遁,已經無及。
    (剛剛縱起,遁光自斂,人也倒栽墜落。
    (魏青就勢揚錘打下,吃妖女身外藍光所阻住,不能下落。
    (魔火卻乘隙呼呼飛入,晃眼間妖女全身自燃,碧焰環繞不熄。
    (岳雯太乙神雷也已發出,四魔鬼連忙逃回,妖女卻被震成粉碎。
    (那藍光無人主持,竟捨妖女飛起。
    (魏青也看出便宜,飛劍上去一攔未攔住,劍光還幾乎受挫。
    (幸是寶主已死,否則飛劍還要受傷。
    (魏青方覺厲害,忙將飛劍收回。
    (岳雯已將兩道糾結一起的光華分開,收了雌鉤趕到,一指金光,飛上前去,將雄鉤也一
    (同絞住,如法收去。
    (小夜叉汲占聞得妖師警告,又見同門諸人俱遭慘死,凶多吉少,不敢再延,一把白骨釘
    (化為百十點碧焰,朝劉泉打去。
    (劉泉見他又施故伎,忙發神雷去破時。
    (不料妖人以進為退,一面裝作拼命發出妖釘,一面早見機飛起,化為一溜綠火,破空逃
    (去。
    (侯曾見勢不佳,不願再報兄仇,也就跟蹤遁去。
    (劉泉便把對付汲占的法寶移將過來,並力夾攻,手中神雷放之不已。
    (侯曾見難逃脫,心一怯敵,略為疏忽。
    (吃劉泉一雷打來,躲閃不及,口噴邪氣,只顧擋那雷火。
    (不料劉泉幾面下手,一面發那雷火,一面用飛劍敵住他的飛刀。
    (又乘他心慌失神之際,暗用神雷金光鏨當胸打去。
    (立即穿胸炸裂,血肉紛飛,死於就地,空中飛刀也被劉泉收去。
    (白俠孫南獨鬥遼東二魔,眼看不敵,恰值俞允中、戴湘英、趙光斗三人得勝之際,相繼
    (趕來。
    (趙光斗知道陶氏兄弟魔法厲害,詭詐百出,上來便施展玄功,連人帶劍一齊隱去。
    (二魔雖見敵人添了幫手,並非知名之士,並未在意。
    (又見妖黨全體慘敗,又驚又憤。
    (方欲施展最惡毒的魔法害人,拼捨一點精血為妖黨報仇。
    (雙雙打一暗號,剛把法刀取出,待往前胸刺去。
    (先是陶昌聞得腦後生風,知道來了暗算,百忙中不敢回看,將身往前飛起。
    (方欲行法抵擋,猛瞥見七點星光飛來,知道來人是個深知底細的勁敵,大吃一驚,七點
    (星光已經罩住全身。
    (二魔所用法寶魔叉俱在空中,正與敵人飛劍相持不下,萬不及收回抵禦。
    (心中發狠,將牙一錯,拼捨一條右臂。
    (剛運玄功一晃右臂,化為一條丈許長黑煙圍繞的怪手,往上一擋。
    (準備借那血光行使化血神魔箭,報仇雪恨。
    (趙光斗早防到此,七點星光將人罩住,未往下落,先是揚手一團雷火打下。
    (陶昌手臂業已化形揚起,驟出不意,雷火正中面門。
    (仗著妖法高強,雖然未死,頭焦額爛,已受重傷,心神大震,站立不住,身不由己,往
    (後一仰。
    (趙光斗的七點星光已分別照著他通身七個要穴透穿而過,連元神都未逃遁,立即慘死。
    (陶和已用法刀將前胸刺破,向前一指,剛由胸前飛射出百十道血箭。
    (魏青當先飛來,鎖心錘揚處,四鬼直朝血箭叢中飛去,迎個對面,鬼口一張,血箭無影
    (無蹤。
    (同時陶和聞得雷聲,回顧乃兄慘死,對面又有剋星,知無幸理,剛縱遁光飛身欲逃。
    (趙光斗如法施為,七點星光又是迎頭罩下。
    (這次連神雷都未發放,經眾人飛劍、法寶合力夾攻,趙光斗七星劍又深明克制之法。
    (陶和一聲慘叫,絞成肉泥,形神皆滅。)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