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41集 地點: 雲路
    (歐陽霜、俞允中、魏青、戴湘英四人遁光迅速,苦竹庵已然在望。
    (相隔數里,便見庵前危崖之上一道黑煙急如電閃,破空入雲,晃眼無蹤。
    (看去竟比各人飛劍還要神速,分明是異派中妖邪由庵前遁去。
    (心疑有變,忙催遁光,趕往落下。
    (玉清大師獨立庵外,似在凝望四人到來,面上並無異狀,歐陽霜心始放定。
    (正各見禮相問,庵中趙光斗、劉泉、慕容男女四人聞得破空之聲,也都趕出。)
趙光斗:(對四人道)玉清道友和魔女鐵姝已鬥法兩次,你們如早來一步,就難免遭到暗算了。
魏 青:是什魔女,如此兇狂?難道白骨鎖心錘都敵不住麼?
劉 泉:(接口道)連趙師弟都已避過,你那鎖心錘算得什麼?
    (魏青自知失言,臉漲得通紅。)
玉 清:魔女已不會再來,且喜諸位來時不曾相遇。我尚須代庖佈置,同至庵中再為細談吧。
    (說罷,眾人一同入庵,到了歐陽霜房中落座。)
    
    
2**時間:接上 地點:雲路
    (玉清大師和劉、趙二人還未飛出天門嶺,便聽異聲傳來,如遠如近。)
玉 清:魔女鐵姝發覺借與林瑞的九魔頭為人所傷,趕來尋仇。
劉 泉:道友可知她所追的方向?
玉 清:九魔形神俱化,失卻感應,鐵姝只向天門嶺趕來,我等劍遁較快,可能會遇到。
劉 泉:如魔女去追魏師弟,白骨鎖心錘必被識破,決難免禍。
玉 清:(仔細一聽)你二人速隱身形,千萬旁觀,不可上前。
    (隨即飛落,向來路空中喝道)
玉 清:妖人林瑞,乃我誅戮。何方道友,請來相見。
鐵 姝:(怒喝)何人傷我教下神魔?速停答話。
    (聲如梟鳴,聽去約有五七里遠近。
    (遙望來路,高雲中似有黑影微掣,立即應聲出現。)
    
    
3**時間:接上 地點:庵前 
    (面前黑煙飛動處,突然多了一個身圍樹葉,手持一鉤一劍,披髮赤足、裸臂露乳、面容
    (死白、碧瞳若電、周身煙籠霧約、神態服飾無不詭異的長身少女。
    (魔女鐵姝一現身,便怒喝道)
鐵 姝:傷我神魔的就是你麼?林瑞不是我赤身教下,又不聽我良言,自取滅亡,我不管他。
玉 清:(從容笑道)聽你說話,想是赤身教主門下弟子鐵姝道友了。
鐵 姝:你又是誰?
玉 清:貧道玉清,恩師是神尼優曇。
鐵 姝:(微微一驚)你就是玉羅剎麼?
玉 清:我與令師鳩盤道友曾有一面之緣,與你卻未見過。
鐵 姝:我那神魔百煉精魂不易消亡,不知被你用什方法收去?省事的急速放出還我,萬事皆休﹔
    不然,叫你死無葬身之地,做鬼都受無邊苦難,休說我狠。
玉 清:我們彼此兩無干犯,何苦說此狠話?
鐵 姝:以前果然兩無干犯,可是今日你所收九魔,你得去無用,急速還我,彼此交個朋友多好?
玉 清:(笑道)我既未輕涉魔府,也未冒犯道友,就是誅殺妖魔,也與貴教無干。
鐵 姝:可是那九個神魔卻是林瑞向我借的。
玉 清:我以為是林瑞所煉妖魂厲魄,已被我用佛法連妖人一併化去,現已形神俱滅,隨風吹散,
    如何還得?
    (〔第一三六回 隱旗門玉清鬥鐵姝  召魔女教主知因果╲)
鐵 姝:(大怒道)你說得好輕鬆的話!憑你會不知我所煉神魔來歷?再說你殺林瑞或者還可,要
    將我神魔消滅,諒你無此本領。
玉 清:(冷笑道)區區妖魔,豈值一擊!我才放出離合神光,便即消滅。
鐵 姝:(益發暴怒道)是真的麼?
玉 清:誰還騙你不成?
鐵 姝:(暴跳道)該死賊妖尼!我因師父不許和你這夥人爭鬥,誰知你竟敢如此膽大妄為。再不
    殺你,情理難容!
    (嘴裏說著話,手揚處,便是三股烈焰般的暗赤光華飛出。
    (玉清將手一指,先飛出一道金光,將三道血光一齊圈住,喝道)
玉 清:你休不知好歹!這子母陰魂和汙血煉就的血焰叉,奈何我不得。
鐵 姝:那就施展你的本領,讓我見識見識。
玉 清:看在令師面上,此時勝負未定,各自收兵。如不聽忠言,到了無法保全容讓,就悔之無及
    了。
    (鐵姝師傳血焰叉,專汙各正派飛劍法寶,最是厲害,向來不許輕動。
    (不料敵人飛劍神妙,不畏邪汙,金光竟將三根血光叉一齊裹住,叉雖未傷,大有相形見
    (絀之勢。)
鐵 姝:(又驚又急,大罵)賊尼!有本領只管施展出來,哪個和你講什情面?
    (隨說,冷不防暗運真氣,奮力一吸,欲將飛叉急收回去。
    (玉清大師上來只守不攻,不到鐵姝再三逼迫,決不還手。
    (知那血焰叉共只九根,乃鳩盤婆鎮山之寶,新近才傳給門下三姝,最是珍重。
    (鐵姝恐叉被毀,想暗行法收回。
    (玉清大師暗運玄功將手一指,金光立即大盛,將血光裹了個風雨不透。
    (鐵姝見又被金光困住,不能取轉,方識敵人真個厲害。
    (如若失去,何顏回見師父?)
玉 清:(笑道)鐵姝道友無須惶急,我決不傷害令師所煉之寶。你如不再用它,各自收回好了。
    (說罷,將手一抬,金光便已舒開,長虹一般停在空中,只將血光擋住。
    (鐵姝反被鬧了個急惱不得,念頭一轉,突又大怒。
    (一面收回飛叉,更不答話,回手挽過腦後秀髮,銜在口內,咬斷數十根,櫻口一張,化
    (成一叢火箭噴出。
    (玉清大師料她是想將金光引開,暗中還有施為。
    (表面仍作不知,故意用金光將那數十枝火箭敵住。
    (果然鐵姝是看出金光厲害,諸邪不侵,恐敵人用以防身,借此將它絆住須臾,以便乘隙
    (下手。
    (這裏金光飛起,剛將火箭圍住,忽然天旋地轉,陰風起處,面前光景頓晦,無數夜叉惡
    (鬼帶起百丈黑塵潮湧而來。
    (那彌空黑霧竟似有質之物,彷彿山嶽崩裂,凌空散墜,來勢更是神速非常,如響斯應,
    (不似林瑞所排魔陣,還有好些施為做作。)
    
    
4**時間:接上 地點:庵門旁
    (劉泉、趙光斗二人看出妖霧沉重,知道厲害,忙即悄悄遁開,以免波及。
    (劉泉還想用寒犀照暗助一臂時,玉清大師身上倏地湧起一幢金霞,將身圍住。
    (那妖煙邪霧為金霞所阻,不能近身,也是越聚越多。
    (霧影中鬼物更是大肆咆哮,怒吼不止。
    (金霞映處,看去聲勢也頗驚人,只奈何玉清大師不得。)
    
    
5**時間:接上 地點:庵前
    (隔不一會,飛劍將火箭消滅,金光掣回,立即伸長,化成一圈,圍在諸鬼物外面。
    (玉清見鐵姝毫不退讓,大喝道)
玉 清:鐵姝道友,我看在令師面上,不願傷你。急速收法,回山便罷﹔再不見機,我為脫身之計
    ,只好發動離合神光了。
鐵 姝:賊尼休要說嘴!現時煉就離合神光的共只不過五人,你有多大能耐?
玉 清:(笑道)雖然不大,但你這些修煉多年的妖魂惡鬼又要化為烏有了。
    (鐵姝見大師雖有金霞護身,仍被魔焰困住,不能脫出,越疑敵人以大言恫嚇。)
鐵 姝:多說無益!賊尼不妨放出離合神光讓我見識一下!
    (鐵姝加緊施為,上下四外的妖煙魔霧直凝成了實質,排山倒海般齊向那幢金霞擠壓上去
    (。
    (玉清立覺金霞之外重如山嶽,寸步難移,大喝)
玉 清:鐵姝道友,我迫不得已,你須留意,免為佛火所傷。
    (說罷,雙手合攏一搓,往外一揚,那護身金霞立如狂濤崩潰,晃眼展布開千百丈,上面
    (發出無量金色烈焰,往所有煙霧鬼物兜去。
    (佛光聖火端的妙用無窮,光焰到處,所有妖煙魔霧宛如輕雪之落洪爐,無聲無臭,一照
    (全消。
    (前排鬼物首先慘嘯,一連消滅了好幾個。
    (鐵姝不比林瑞,所煉鬼物俱與心靈相通,一有傷亡,立即感應。
    (到此方知離合神光果然厲害,不由又驚又怕。
    (匆迫間不暇思索,一面收轉殘餘鬼物,一面慌不迭行法遁走。
    (那些鬼物俱被飛劍圍住,因魔女行法強收,又畏神光威力,紛紛拼受一劍之苦,化為殘
    (煙斷縷,由金光圍繞中穿隙遁去。
    (玉清本來未下絕情,見魔女來得猖狂,去得狼狽,便止住神光,用千里傳音喝道)
玉 清:道友只管慢走,我如有心為難,你已為佛火所傷,那些妖魂惡鬼已全化為灰煙了。
旁 白:(遙空中鐵姝回答道)賊尼!今日之仇,生死難解,不出三日,自會來尋你算帳。如不將
    你生魂攝來受那無量苦楚,誓不甘休!
    (聲音淒厲,微帶哭音,甚是刺耳。
    (知她憤怒已極,恐日後往成都辟邪村擾害,忙接口道)
玉 清:你不必悲苦,見教甚易。我現在往大熊嶺,五日之內在彼相候便了。
旁 白:(鐵姝答)好!
    (其聲如梟鳴,搖曳碧空,聽去更遠。
    (劉泉、趙光斗二人好生驚異,魔女如此神通,難怪玉清大師不令上前。
    (這時煙霧全消,光霧俱收,只地下多了六個惡鬼骷髏,有的面上已經長肉,形比先誅九
    (魔還要獰惡詭異。)
趙光斗:魔女竟有如此神通,如非大師,我等豈是敵手?
玉 清:適才放她逃去,只兩句話的工夫,已出三百里外。我用千里傳音,她二次應聲相答時,少
    說也有八九百里遠近。
劉 泉:赤身教下,竟有這樣能手?此乃附聲飛行,其法力不可思議。
玉 清:如非恩師新傳離合神光,勝負正自難料。此女天性刻毒,無仇不報,乃師也未必壓制得住
    。
劉 泉:顛仙如不在庵中,魔女若來,怕無人能敵。
玉 清:患難未已,且同往苦竹庵預為防備,免給別人生事吧。
    (隨將鬼物劫灰照前行法開石埋藏,二次起身,飛到大熊嶺前落下。)
    
    
6**時間:接上 地點:庵外 
    (慕容姊妹出來迎接,稍微敘談。
    (大師因仇敵說來即來,囑眾人先行入庵。
    (大師四下端詳地勢,設下多處降魔埋伏。)
    
    
7**時間:次日下午 地點:庵中
    (時已過午,鄭顛仙忽然飛回,對玉清說道)
鄭顛仙:你來得正好,大方真人的旗門正好借用。鐵姝已得乃師真傳,並聞近年乃師還煉有兩件護
    身法寶,離合神光未必能傷。
    (鄭顛仙取出法寶,傳了用法。
    (那旗門共是五架,每一旗門高四寸九,寬五寸五,上面滿是符篆。)
鄭顛仙:此乃修道人煉丹入定時,防身禦害之寶。多半入定或是生火以前,按五行方位,如法陳列
    ,隱插地上。敵人一入陣,立生妙用。
劉 泉:道友能否在庵前行法練習,就便用以等候鐵姝到來入網。
玉 清:也好,待我試試。
鄭顛仙:我還要去川邊辦事,先行一步。
    (一道金光閃過,鄭顛仙已走。
    (大家隨著玉清,同去庵外。
    (玉清看好位置,將手中旗門一揚,立見五色飛向五方,隱隱閃爍。)
玉 清:魔女不久必將來犯,索性隱去門戶,以免打草驚蛇。
    (玉清一掐手印,陣形隱去。)
玉 清:你們速避,如欲觀陣,也須隱伏庵門以內,切勿出來。
劉 泉:(對眾人道)我們進去吧!
    (眾人剛剛飛回庵內,便聽西北遙空梟聲怪嘯。)
鐵 姝:(厲喝)玉清賊尼!出庵納命,免我入庵,玉石俱焚,殃及旁人。
    (這時天已垂暮,大半輪盤也似紅的斜陽浮在地平線上,尚未沉沒。
    (萬道紅光,倒影反照,映得山中林木都成了暗赤顏色。
    (四面靜蕩蕩的,只有危崖下面江波浩浩,擊蕩有聲。
    (景物本就幽晦淒厲,怪聲一起,立時陰風大作,倦鳥驚飛,哀鳴四竄。
    (江濤也跟著飛激怒湧,益發加重了好些陰殺之氣。
    (玉清大師並不答話,只把陣法微一倒轉,地上空空,人已隱去。)
    
    
8**時間:一會 地點:同上
    (一會,黑煙起處,魔女平空出現。
    (鐵姝已換了一身裝束:上身披著一件鳥羽和樹葉合織成的雲肩,色作翠綠,俱不知名,
    (碧輝閃閃,色甚鮮明。
    (胸臂半露,僅將雙乳掩住。
    (下半身也只是一件短裙,齊腰圍繫。
    (餘者完全裸露,柔肌粉膩,掩映生輝,彷彿豔絕。
    (鐵姝滿臉獰厲之容,凶眉倒豎,碧瞳炯炯,威光四射,隱現無限殺氣。
    (左肩上釘著九柄血焰叉,右額釘著五把三寸來長的金刀,俱都深嵌玉肌之內,彷彿天然
    (生就,通沒一點痕跡。
    (滿頭秀髮已經披散,髮尖上打了許多環結。
    (前後胸各掛著一面三角形的晶鏡﹔左腰插著兩面權杖﹔右腰懸著一個人皮口袋,其形也
    (和人頭一般無二。
    (右手臂上還掛著三個拳大骷髏,俱是紅睛綠髮,白骨晶晶,形象獰厲已極。
    (通體黑煙圍繞,若沉若浮,凌虛而立。)
玉 清:(暗笑)魔女定是毒恨入骨,把她所有家私全搬出來,以備決一死戰。照此行徑,也許鳩
    盤婆未必知道。此時不便傷她,也須使她師徒知道厲害。
    (存心試她斤兩,依然隱立不動,靜以觀變。
    (魔女不知自己入伏,自恃法力高強,毫不在意。
    (魔女估量庵門所在,大喝道)
鐵 姝:無恥賊尼,你隱藏不出就完了麼?
    (鐵姝仔細聆聽,對方竟毫無反應,便道)
鐵 姝:賊尼快些出頭便罷,再要藏頭縮尾,便用魔火連你和全庵一齊罩住,玉石俱焚,悔之晚矣
    !
    (想想,又覺顛仙不便得罪,忙說)
    我只尋玉清賊尼一人,如若賊尼故意嫁禍庵主,人早遠遁,也請一人出來答話,免傷和氣
    。
    (鐵姝說完,㜪是不聽回答,越以為敵人膽怯緩兵,便又厲聲大喝)
鐵 姝:賊尼定在庵內潛伏,我如尋她,誰也庇護不得。再不出見,休怪辣手!
    (庵中還是沒有回答。
    (鐵姝勃然暴怒,將手一拍腰間人皮口袋,人頭口內立即飛出數十團碧煙,飛起空中,互
    (相擊撞爆散,化為百十丈烈焰。
    (晃眼之間,血光熊熊,凝成一片,將所虛擬的庵址照定。
    (跟著兩肩左右搖處,九柄血焰叉化為九股血焰飛起,直投火中,飛梭穿擲,倏然若電。
    (鐵姝將身一抖,那三個魔頭也脫臂而起,大如車輪,口耳眼鼻各射出無盡赤、黃、黑、
    (白四色妖光邪火,飛入火內。
    (那魔火蓬蓬勃勃,勢益強盛。)
    
    
9**時間:少後 地點:同上
    (似這樣約過有半個時辰,鐵姝覺出所燒之處空無一物,三魔也未遇見一個敵人。
    (一面加緊施為,一面口中亂罵,心中甚為奇怪。
    (本還想看她到底有何伎倆,因知魔火厲害,雖在埋伏之中,所燒地面甚小,林木必吃毀
    (滅,又傷庵前清景,還想借對方魔火略試自己的道力。
    (好在佈置周詳,稍有不敵,立即發動陣法,也可轉敗為勝。)
玉 清:(現身冷笑道)鐵姝道友,那是一堆山石,苦苦燒它做什麼、莫非石頭也與你有仇麼?
    (鐵姝聞聲大驚,側臉一看,仇人正站在身側魔火圈外不遠,笑語相嘲。
    (忙收魔焰一看,誰說不是,所燒之處,果是一堆寸草全無的山石。
    (當時又愧又忿,急怒攻心,更不答話,一指魔焰,連同飛叉神魔,潮湧一般向玉清大師
    (捲去。
    (玉清大師話才出口,先將離合神光放出護身,隨又將本身真靈化為一團青光升出頭頂。
    (連用玄功,盤膝入定,直不理睬。)
    
    
10**時間:子夜 地點:同上
    (相持到了子夜,鐵姝見那青光晶瑩明澈,流輝四射,知是仇人元神。
    (碧血神焰所化魔火雖不畏離合神光消滅,仍傷仇人不得。
    (尤其三神魔空自怒嘯發威,一個也不敢挨近。
    (魔女驚異之餘,一不作,二不休,方欲另施邪法。
    (玉清倏地收轉真靈,一笑而起,在金光護身中,指著鐵姝笑道)
玉 清:你看如何?我再最後忠告,趁早收風回山,免得又遭無趣,否則你這次就逃走不脫了。
鐵 姝:(咬牙切齒,大罵)賊尼!你公主法力無邊,尚未施為,況你此時已被我碧血神焰困住,
    還敢說此大話。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玉 清:(笑道)既這樣說法,我先把這些魔火鬼頭收去,看你還有什麼新花樣?
    (說時暗中倒轉陣法,在金光護身之下,衝焰往前飛遁。
    (鐵姝仍不信有此神通,忙即催動魔焰、飛叉和魔鬼追去。
    (眼看一幢金光,激動起千尋血焰,電馳潮奔,向前飛去。
    (仇人只顧上身,雙腳已露出在外,魔頭已經追近,快要乘虛而入。
    (正追之間,猛瞥見面前祥光湧處,倏地現出一座旗門,仇人又復現身,含笑而立。
    (那些焰、叉、魔鬼無影無蹤。
    (自己少說也應追出四五百里,誰知竟在十丈以內,心神一怔。)
玉 清:(指鐵姝笑道)你不用惶急,那些東西已被我收去,等我幾時有暇,自會交還令師,你是
    拿不去了。還有甚花樣,請使出來吧。
鐵 姝:(怒喝一聲)我與你拼了!
    (說罷,拔出腰間權杖,雙手各持一面,朝前心所懸三角晶鏡上一拍,口誦魔經,朝外一
    (揚。
    (鏡上面便箭一般射出兩股青焰,落地便自爆散,現出九個美女和九個嬰兒,粉滴酥搓,
    (各有一片極薄彩煙圍身,豔麗絕倫。
    (再看魔女神情,也轉怒為喜,秀眉含顰,星目流波,面如朝霞,容光照人。
    (再襯上一身柔肌媚骨,玉態珠輝,越顯得儀態萬方,迥不似先前那張死人面孔。
    (玉清大師仗著旗門妙法,擒她本來容易,一見鐵姝情急,竟將九子母陰魔拘來。
    (不敢大意,一面暗移旗門將她隱隱困住,一面忙用離合神光朝前罩去。
    (鐵姝也早防到,陰魔才一現形,便與會合一起。
    (神光照處,身形滴溜溜一轉,所著雲肩圍裙上,便如箭雨也似向四外射出兩圈碧色光華
    (,一上一下合攏,連人帶九女九嬰全包在內。
    (只管運用神威光力,竟一毫也傷她不得。
    (碧光晶瑩,與裏面那些繞身魔煙相與輝映。
    (再吃外面神光金霞一照,冰紈霧縠,雲鬢風鬟,頓成異彩,照眼生輝。
    (鐵姝將身護住以後,突發嬌呻,一個眼風朝外拋去。
    (那些美女嬰兒,便立即聯翩起舞。
    (鐵姝站在女嬰當中,舞過一陣,做了不少柔情媚態。
    (暗覷敵人站在旗門下面微笑相看,毫不為動,心中忿極。
    (倏地格格媚笑,自身也加入了女嬰之中,一同起舞。
    (玉清大師道心堅定,起初還不甚在意。
    (只將心神鎮攝,任其施為。
    (到了後來,鐵姝和美女舞得又由急而緩,聲色越發妖淫。)
玉 清:(暗笑)魔教妖邪太已無恥,為了害人,什麼都做得出。年來已悟徹色空之境,神智瑩明
    ,任多做作,其奈我何。
    (念頭一動,不覺略微多看了兩眼。
    (誰知才一注視,猛覺心旌微蕩,前面神光立即微弱。
    (鐵姝和女嬰跟著容光煥發,聲色愈加曼妙﹔那護身魔光也暴脹開來,神光金霞竟被蕩開
    (了些。
    (玉清大驚,知道不妙,忙即收攝心神。)
玉 清:(手指鐵姝喝道)你這些醜態,我已領教。及早服輸回山,還可饒你不死。
    (隨說隨運玄功,元神重又升起,前面神光分外強盛,往小處逐漸收緊。
    (鐵姝先見仇人幾為所乘,方在心喜。
    (及見元神升起,青光晶明,籠罩全身,神光又復大盛,才知玉清大師只是一時輕敵,略
    (微疏忽所致,憑魔力並懾制仇人不住。
    (又聽身陷埋伏,越發惶急。
    (再如施為下去,徒多獻醜,於事無補。
    (恨到極處,把心一橫,左手權杖一晃。
    (那九子母陰魔見要收他們回去,一齊暴怒,就地一滾,各現原形。
    (一時雪膚花貌,玉骨冰肌,全都化為烏有﹔變成身高丈許,綠髮紅睛,血口獠牙,遍體
    (鐵骨嶙峋,滿身白毛,相貌猙獰的赤身男女魔鬼,厲聲怒叫,齊向鐵姝撲去。
    (還算鐵姝收時已先準備,不等撲到,已將身旋轉,以背相向﹔右手令牌照定後心一擊,
    (那三角晶牌上便發出一股黑氣。
    (眾惡鬼立被裹住,身便暴縮,一陣手腳亂掙,怒聲怪叫,橫七豎八,跌跌翻翻,化為十
    (八道青煙往鏡中投去,迅速異常,轉瞬立盡。
    (鐵姝匆匆插好權杖,重又回身,在光中戟指大罵,一面伸手去拔額上金刀。
    (玉清大師見她牙齒亂錯,面容慘變,知已勢窮力竭。
    (先見額插金刀,便慮及此,還料她未必有此大膽,誰知居然情急拼命。
    (如何容她拔刀施為,忙即發揮旗門妙用?)
玉 清:(喝道)鐵姝道友,休得任性妄為,犯此奇險。那天魔也傷我不得,何苦反害自己?
    (鐵姝頭把刀剛拔到手內,正待如法先斷一足,再拔餘刀,依次分身。
    (忽聽仇敵警告,圍身神光倏地撤去,略一驚疑,跟著便見祥光湧現。
    (定睛四外一看,環身五個高約百十丈的旗門,祥雲繚繞,霞光萬道,齊向身前湧來。
    (那護身碧光立即逼緊,上下四外,重如山嶽,休說拔刀行法,手腳都難移動。)
玉 清:(喝道)我看令師面上,不為太甚﹔否則旗門一合,你便成了劫灰。如知悔悟,我便網開
    一面,放你回山如何?
    (鐵姝明知生死在於一言,無如賦性兇橫,妄想拼送此身,默用本門心法自破天靈,將元
    (神遁回山去,向師哭訴,三次再報前仇,終不輸口。
    (這時天已大亮,玉清大師接連曉喻數次,鐵姝仍是怒目切齒,怒容相向。)
旁 白:(遠遠傳來鳩盤婆刺耳的怪聲)玉清道友,孽徒無知,請放她回山受責如何?
玉 清:(忙答)令高足苦苦相逼,不得已而為之。本在勸她回轉,教主今回,敢不惟命。
鳩盤婆:(怪聲答道)盛情心感,尚容晤謝。
    (說罷寂然。
    (知魔宮相去當地何止萬里,竟能傳音如隔戶庭,並還連對方答話也收了去,好生驚異。
    (再看鐵姝已是神色沮喪,兇焰大斂,知道魔母已經另有密語傳知,不會再強。
    (忙把旗門移動,斂去光華,笑道)
玉 清:鐵姝道友,你那法寶等未敢妄動,現在收聚一處。歸見令師,代為致候,改日再容負荊吧
    。
    (祥光一斂,鐵姝立即行動自如。
    (鐵姝師命不敢違逆,再如逞強,必受師父遙制,終歸無用。)
鐵 姝:(聞言垂頭喪氣,滿臉激憤)行再相見。
    (逕自收回法寶、魔焰,化為一道黑煙衝霄而去。)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