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40集 地點:苦竹庵
    (歐陽霜與鄭顛仙在庵內佛堂上討論。)
歐陽霜:我們已有一隻金蛛,為何師父還要借韓仙子的?
鄭顛仙:要取那元江水眼中、前古金仙廣成子所遺留的金船寶庫,小金蛛的力量恐有不足。
歐陽霜:大金蛛力大,但所需蛛食亦多。
鄭顛仙:據韓仙子云,食量大一倍有餘。
歐陽霜:那我們種的七禽毒果一定不夠。
鄭顛仙:這事我有計算,只要不出意外,應該夠了。
歐陽霜:一隻小金蛛已經不易降伏,又來隻大的,師父可有計較?
鄭顛仙:五姑有位弟子凌雲鳳,在韓仙子處巧得一前古至寶,正可克制雙蛛。
歐陽霜:是何寶物?
鄭顛仙:其名神禹令,是大禹治水時,鎮懾精怪之寶。
歐陽霜:恭喜師父,此事功德無量。
鄭顛仙:事乃天助,不過假我等之手而已。
歐陽霜:師父選中臥雲村外峽谷之中的土地,真是不二之選。
鄭顛仙:要不是因為選地,我也不會遇到你哩!
歐陽霜:現時七禽樹漸長成,正加意培植中。
鄭顛仙:時辰快到了,你不妨常時回去,千萬不能誤事。
歐陽霜:村裡現受妖人天門神君林瑞師徒騷擾,雖有仙法封禁,還是遺失了些。
鄭顛仙:這點損失不打緊,近日村裡救星即將到來。
    (又對辛青道)
    你去後山三柳坪製造三艘獨木舟,以便到時運送七禽毒果。
辛 青:為何要在三柳坪製造?那裡裝載不便。
鄭顛仙:因這次覬覦的妖魔甚多,必須出甚不意。
辛 青:歐陽師妹由臥雲村運回的七禽毒果,又如何運到三柳坪去?
鄭顛仙:我已在後洞地底開了一條地道,直通江心,你將獨木舟駛到江邊就可。
    在申初前,將木舟由三柳坪駛到庵前江岸下新闢水洞停泊,由水底將五谷蛛糧裝入舟中,
    以備夜來應用。但是連日各異派妖邪虎視眈眈,大敵環伺。辛青制舟之地雖有仙法封禁,
    極其隱秘,但是兩地相隔不下百里,水道迂迴。妖屍饒有玄機,長於天視地聽,一經行動
    ,難免不被覺察,暗遣妖黨作梗。
鄭顛仙:我曾遇神駝乙真人,他說妖屍谷辰已不再來毀七禽毒果,反意欲借我們之力,將金船吸起
    ,他再親來劫奪。齊道友和令師雖算出妖屍數限未盡,乙真人卻記昔年之仇,必欲乘機誅
    戮。便將他昔年所煉鎮山之寶伏魔旗門,還有一道靈符,一同交我。
    
    
2**時間:接40第40集 地點:蕭逸室中 
    (蕭逸向劉、趙、魏、俞四仙俠伏枕叩謝。)
蕭 逸:(嘆了口氣)唉!只因我一時糊塗,我們兩家的恩怨,牽扯不清。瑤仙和蕭玉歸來就好,
    他們受了許多苦楚,都是我不好。
劉 泉:現今已苦盡甘來,妖人攝魂之際,以為二人已死,不會為禍了。
蕭 逸:能否喚他們過來,略道離情?
劉 泉:二人守在房裏,須待妖人禁法破後,方可喚來相見。倒是令侄關心逾常,不妨讓他過去看
    看。
蕭 清:(忙先跪下)謝謝仙長。
    
    
3**時間:接上 地點:靜室外 
    (趙光斗隨領蕭清到了靜室門外,囑咐)
趙光斗:入內不妨和二人談話,但有異狀,不可驚慌,更不可動那一切佈置。獸皮焚碎以後,二人
    如覺昏暈,無須害怕,自有方法解免。
    (說完,將手一指,煙光分合之間,蕭清人已入室。)
    
    
4**時間:接上 地點:室內
    (室中蕭玉和崔瑤仙,已各將衣服換好,互相偎抱,並坐一起,對著地上的獸皮、靈符淚
    (珠欲流,滿臉俱是憂急害怕之狀。
    (這時一見門外煙光閃處,蕭清忽然走進,驚喜交集。
    (雖未禁止談話,曾令靜坐,不敢冒失走動,只得含愧各低聲喊了聲)
蕭 玉:清弟。
    (蕭清起初雖恨瑤仙罪魁禍首,陷乃兄于不義,但木已成舟,無可挽回。
    (平日又聽蕭逸那等說法,再見二人種種身受,不由憐憫起來。)
蕭 清:仙長說妖法尚未發動,但不必擔心,一切已有妥善安排。
    (二人聞說,始放寬心。)
蕭 清:(便問二人)你們怎會投身妖人的?
    (瑤仙見蕭清關切之狀,感激不盡,怎便拂逆,不禁心酸流淚道)
崔瑤仙:毛弟,我兩個都不是人,新自畜牲道中轉來,想起身受,心魂都顫。
    (這時,那竹針當中的兩張獸皮倏地被一團綠陰陰的怪火罩住,晃眼包住全身。
    (蕭玉夫妻隨即立起,各自戰戰兢兢按照劉泉傳授,朝獸皮略一比劃。
    (那兩張獸皮立時還了真形,帶著那些竹針化成一熊一猴,跳將起來。
    (二獸在圈中亂蹦亂跳,上下飛舞,好似活物被火燒急,走投無路之狀。
    (只是跳不出竹針外去,那怪火也始終燒身不捨。
    (候有片刻光景,獸皮下面兩張符篆忽然自焚,一道青白色光華朝二人面上閃過。
    (那四十九根竹針也拔地飛起,亂箭也似化為許多黃光,裹住兩條人影飛起,晃眼不見。
    (那一熊一猴也在符焚時仰翻地上,怪火同時消滅。
    (低頭一看,已全成了灰燼。
    (回顧二人周身亂抖,眼中熱淚盈眶,卻又略現喜容,知是緊要關頭。)
蕭 玉:(待才半盞茶時,忽見二人淚流滿面,啞聲急喊道)天呀,可憐我們也有今日!
    (說罷便雙雙縱起,一個緊抱蕭清,一個納頭便拜,都是唇顫體搖。
    (喊完這兩句,便再說不出一句話來。
    (蕭清知已脫難,喜歡太過,失了常態,見狀又是欣慰,又代他們傷心。)
蕭 清:(一面請起一面回問哥哥)你和表姊都沒事了麼?
蕭 玉:(強把頭點了點,口中只喊得一聲)毛弟!
    (便「哇」的一聲,抱著蕭清痛哭起來。
    (瑤仙想起數年身受,觸動悲懷,更是心寒膽悸,忍不住撲向蕭玉身上,悲哭不止。
    (蕭清自然免不了陪著傷心,淚如泉湧。
    (正向慰勉,忽然堂兄蕭野在外喊道)
旁 白:(蕭野)劉真人說玉弟、表妹元靈已復,永無憂慮。叔父現等問話,快止悲哭,前往叩見
    吧。
    (二人忙強止住悲聲,各把眼淚拭盡,略整衣服。)
蕭 清:元神回來,怎未看見?
蕭 玉:元神與生魂不同,並無形質,乃是妖人禁制之術。附在所設鎮物上面,與心神靈魂感應相
    通,如影隨形。平日元神受禁,身雖在外,不問妖人有否施為,心總懸在妖窟,有時竟似
    兩地存身一般。適才靈符化去,不久心神倏地爽朗,為數年以來所無。
    (收拾停當,一同走出。)
    
    
5**時間:接上 地點:院中 
    (方走到院中,蕭清仰望空中,似有黃光射過,方喊)
蕭 清:快看!
    (蕭玉夫妻已經望見,嚇得面如土色,拉了蕭清朝前便跑。)
俞允中:(笑道)妖徒已斷了一臂逃走,既然改邪歸正,身已脫難,還怕什麼?
    (三人知他首發惻隱,曾代二人向劉真人求情,忙即一同跪下,拜謝不迭。
    (允中一面拉起,笑對三人道)
俞允中:所來之人,倒有兩個驚弓之鳥,一被烈火燒死,一為飛針所誅。只一個自恃持有妖幡,吃
    趙真人用法寶將幡破去,斷去一臂,方得代死遁走。明日你嬸母便和兩位道法高強的道友
    回村,妖人也應在彼時伏誅。由此轉禍為福,不必再擔驚害怕了。
崔瑤仙:(立拉過蕭玉重又跪謝)請求特賜鴻恩,破格收錄。
俞允中:(笑道)你們也是難纏的人,我怎能收徒?你叔父等久,先進去吧。
    
    
6**時間:接上 地點:蕭逸室 
    (劉泉坐在床前,手裏看著一件精光閃閃的晶鏡,帶笑說話。
    (瑤仙不敢怠慢,忙即跪叩大恩。)
崔瑤仙:多謝真人恩施格外,見過家叔,容再拜謝。
    (隨即撲跪在床前,只說得一句)
    侄女罪該萬死!
    (無話可說,便淚如湧泉,痛哭起來。
    (跟著蕭玉也奔進,照樣跪倒,感泣不止。
    (蕭逸人已逐漸康復,知二人今日實迫處此,並無記恨。)
蕭 逸:起來,坐著說話。
    (二人因身負罪孽,又有仙人在座,不敢落座,敬謹辭謝,侍立在側。
    (此時允中也隨了進來,從旁笑著說道)
俞允中: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此時你們也算是地主,坐了何妨?
蕭 逸:你二人脫難歸正,我已命人為你們準備飲食,且坐歇息無妨。
    (二人見如此恩厚,好生感動,只得告罪坐了。)
蕭 逸:你二人身受已略聞知,今既脫難,緩說無妨。
    
    
7**時間:以前 地點:村中
    (自從村中鬧鬼,畹秋和蕭元見到一個白影,被嚇得魂不守舍。
    (畹秋和蕭元在房中私談,崔文和偷偷躲在窗外聆聽。)
蕭 元:(埋怨畹秋)就是你!硬要拉我下水!
畹 秋:你怪我?歐陽鴻是誰找來的?
蕭 元:買鹽的錢我也沒少分給你!
畹 秋:但是如果沒有歐陽霜的事,你早就身敗名裂了!
蕭 元:現在好了,她冤魂不散,你有什麼好辨法?
畹 秋:什麼好辨法?你是不是男人?
    (崔文和聽了,神色大變。)
    
    
8**時間:不久 地點:村中 
    (畹秋、蕭元相繼身亡。
    (文和葬了愛妻,把女兒崔瑤仙叫來道)
崔文和:一人作孽,三代遭殃,我已無顏偷生。我死後,你速離此地,重新做人去罷!
    
    
9**時間:接上 地點:山洞中 
    (瑤仙本與蕭玉兩情相悅,這一來又是同病相憐。
    (二人互定終身,連袂逃出山去。
    (由於二人初次離家,路徑不熟,在山中迷了路。
    (乾糧告罄。
    (二人只得藏身一山洞中。
    (蕭玉以打獵維生。
    (瑤仙藏身洞中,巴望著蕭玉歸來。)
    
    
10**時間:之後 地點:同上
    (蕭玉出獵後,久去未歸。
    (瑤仙在洞中守候多日。
    (瑤仙情急無奈,只得出洞找尋。)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