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白晝 地點:竹林 
    (〔第一二九回 罡風天外立 關山迢遙走征人  珍寶元江藏 俠客抖擻驅妖鬼〕
    (顛仙飛行了一會,才行按住遁光。
    (雲鳳落地一看,那存身的所在,乃是一個山腰的竹林裏面。
    (竹子都有碗口粗細,勁節凌雲,幹霄蔽日。
    (又當天色甫明,朝墩初上之際,人行其中,更覺濃翠欲滴,眉宇皆青。
    (耳聽江流浩浩,似在臨近,也不知是什麼所在。
    (顛仙一手捧定那圓盒般的東西,面有喜容,循著林中小徑,面山而行。
    (雲鳳知洞府必在林外不遠,只得隨到地頭,再行請問。
    (前進沒有幾步,忽聽林外有男女問答之聲。
    (女的說話甚低,雖沒有聽清楚,已經覺得有些耳熟。
    (那男的滿口鄉音,竟似自己以前經常相處的熟人。
    (不禁心中怦怦跳動,又驚又喜,欲卻忽前,也沒聽清來人說的是些什話。)
旁 白:(戴湘英喜叫道)我說鄭師叔說的熟人,是她不是?你還不快些接去。
    (聲隨人至,從林外跑進兩人,先各自向道姑施禮,叫了一聲)
戴湘英:師叔。
    (二人便雙雙走近前來。
    (戴湘英和雲鳳一見,便互相抱在一起,親熱非常。
    (另一個是俞允中,站在一旁,只喊了聲)
俞允中:妹妹。
    (便撲簌簌落下淚來。
    (三人俱都是你看我,我看你,呆在那裏,做聲不得。)
鄭顛仙:(微笑道)你三人久別重逢,林外便是荒庵,怎不到庵中敘闊,呆在這裏作什?
    (三人聞言,方覺出還有前輩仙人在旁,這才一同舉步,往林外走去。)
    
    
2**時間:接上 地點:苦竹庵
    (來的這兩人,正是雲鳳別離多時的俞允中和戴湘英。
    (湘英和雲鳳,不過異性骨肉,劫後重逢,知己情濃,欣喜過度,還不甚覺出怎樣。
    (允中和雲鳳,本是未過門的恩愛夫妻。
    (允中更為雲鳳棄家投師,出死入生,備歷災劫。
    (近來到處訪問,得知雲鳳已得師母崔五姑傳授。
    (自己是凌真人弟子,本來一家,偏她不久又要歸入峨嵋門下。
    (雖然對方師長俱是至交,聲息相通,到底隔門隔派。
    (允中自從拜師學道以來,雖無兒女燕婉之求,滿心總想和雲鳳長此相聚,似師父師母一
    (樣,雙修合籍,同注長生。
    (峨嵋教規素嚴,洞天仙府,外人不得妄入。
    (雖聽說開府盛會在即,到時各派仙人多帶門下前往赴會觀光,但是師父性情古怪,門人
    (又多,不知能否隨去,與雲鳳見上一面。
    (況且為期匪遙,尚有使命未完,更不知屆期能否趕上。
    (連日想起,方在發愁,萬不料會在此地相見,苦樂悲歡,齊上心頭,一肚皮的話,也不
    (知說哪句好。
    (不見想見,見了倒鬧得一句話也說不出。
    (雲鳳看出他面有道氣,神采奕奕,料定是為了自己棄家遠出,才能到此與仙人往還。
    (這等癡情,固是可感,但又恐他仍和從前一樣,萬一糾纏不捨,豈不又是學道之梗?又
    (想起老父暮年,雖聽師尊說隱居戴家場,人甚安健。
    (畢竟膝前無人侍奉,連他一個心愛的女婿,也因自己出走,老懷其何以堪?不孝之罪,
    (實所難免。
    (想到這裏,對於允中,也不知是愛是恨,是感激是不過意。
    (也是難過非常,一句話說不出來。
    (只管由湘英拉著手,低了頭往前走,連道旁景物都沒心看了。)
戴湘英:雲姊,我們一別多時,想不到會在這裏相會。聽玉清大師說,你業已得了白髮龍女崔五姑
    的真傳,中間還有不少奇遇,比小妹強得多了。
凌雲鳳:(忙說)愚姊雖承家曾祖母垂憐,死裏逃生,幸遇仙緣,惜乎資質本差,根基未固,道行
    還談不到呢。湘妹想必功行精進,勝似愚姊。適才聽你稱前行那位仙長叫師叔,令師是哪
    一位仙人呢?
戴湘英:我和俞大哥此來為奉師命,合辦一件要事,約在明日成功。這裏是元江江邊大熊嶺苦竹庵
    。前行那位鄭師叔法號顛仙,便是庵中主人。你和俞大哥的事說起來話長,好在還有一日
    耽擱,你也須我們事完才能回去,且待進庵再說吧。
    (說到這裏,方始屏去一切雜念,把心神一定。)
俞允中:雲妹,久別重逢,真乃幸會。岳父自服了崔五姑靈丹,如今精神身體比前勝強得多。來時
    囑我,如與雲妹相遇,可請示仙師回家見上一次,別的沒說。你能設法回去麼?
    (見允中竟未忘卻老父,短短時機,尚要在百忙中抽空歸省﹔自己尚未歸省一次,反不如
    (他這半子,又是感愧,又是傷心。)
凌雲鳳:(不禁含淚答道)妹子只為向道心堅,不特對不住你,而且子職久虧。
俞允中:如非雲妹此別,我怎能夠到仙人門牆呢?好在你我現已各拜仙師,同修仙業。非但你我後
    望無窮,異日若幸有成,連岳父他老人家也可因此得享長生,豈不比人世庸福強多麼?
    只可惜你我異日不同門戶,雖然仙業有望,仍不能如葛鮑雙修,常在一起,終嫌美中不足
    ,是件憾事罷了。
    (說時,已經行近苦竹庵門前。)
鄭顛仙:(回顧二人笑道)如能勉力前修,怎知前途如何?
    (二人方想起尊長在前,怎可隨便說話?雲鳳初見,尚未拜謁,尤覺冒昧。
    (因聽出允中心意,只不過想自己一同學道,已無室家之想,心甚喜慰,便沒有再言語。
    ()
    
    
3**時間:接上 地點:苦竹庵
    (雲鳳一看那庵,位置在半山腰上,有百十畝平地,滿是竹林。
    (前面竹林盡處,卻是危崖如斬,壁立千仞,下面便是元江。
    (其他三面都是崇山峻嶺,茂林修竹。
    (庵址較高,站在庵前,正望元江,波浪千里,濤聲盈耳,山勢僻險,人跡不到。
    (端的景物雅秀,清曠絕俗。
    (全庵俱是竹椽竹瓦,進門是一片畝許院落,淺草如茵,奇花雜植。)
    
    
4**時間:接上 地點:庵內
    (當中是大殿,兩旁各有配殿雲房,紙窗竹屋,甚是幽雅。
    (器用設備,無不整潔異常。
    (殿中卻未供有仙佛之像,只有藥灶丹爐、道書琴劍和一些修道人用的東西。)
    
    
5**時間:接上 地點:殿內
    (進殿之後,雲鳳三人忙上前禮拜。)
鄭顛仙:(喚起)你三人久別重逢,自有許多話說。我也還有些事,要在今晚做完。徒兒江邊守望
    未歸,各雲房備有飲食果子,如若饑渴,自去取用好了。
    (說完,向中壁間一指,光華閃過,壁上便現出一個丈許大小的圓洞。
    (顛仙手持圓盒,走了進去。
    (雲鳳一問,才知顛仙清修之所尚在內洞,外殿乃是兩個門人修為練劍之所。
    (大家略問答了幾句,便各自敘說別後之事。)
    
    
6**時間:早先 地點:山野 
    (俞允中拜窮神凌渾為師後,自知根賦不夠,用功甚勤,頗得師父期許。
    (除那日所賜玉龍劍外,凌渾又將青冥劍賜與了他,與魏青的霜角劍一同練習。
    (凌渾劍術,自成一家,學時極難。
    (但只要心志專一,不為魔擾,一旦得了門徑,進境卻極容易。
    (允中經過寒風冰雪之災,百魔侵犯,連續多日,不曾動搖。
    (再經凌渾特降殊恩,先示以防魔之法,自然一點就透。
    (幾個月工夫,已經練到身劍合一,出神入化的地步。
    (魏青也因心地純正,無多物欲,初練較難,入後也自容易。
    (雖還及不上允中的劍神化,卻也差不了多少。
    (居然能與劉、趙二人修煉多年的飛劍,對敵些時了。)
    
    
7**時間:之後 地點:鐵杉坪
    (這日劉泉、趙光斗、俞允中、魏青四人,因凌渾久出未歸,上次所傳道法俱已精通。
    (閑來無事,便在仙府前鐵杉坪上,各自施展道法劍術,互相攻守,以作練習。
    (四人練到日落黃昏,正要收手,歸作晚課,恰值凌渾歸來。)
    
    
8**時間:接上 地點:室內 
    (劉泉因練習時,于、楊二人望著劉、趙等四人,面有歆羨之色。
    (知他二人沒有飛劍,又不敢向師父去說,便約了趙、俞、魏三人代請。)
劉 泉:師父,于建和楊成志二人沒有飛劍,無法練習。
凌 渾:(笑道)你們六人,除允中暫用我玉龍劍外,誰也沒有得我自煉之劍。
魏 青:師父,我有霜角,俞大哥還有一把青冥。
凌 渾:那霜角、青冥二劍,乃妖道樂三官之物,本質雖然不差,究非我自煉之劍可比。暫時用作
    練習尚可,在外使用,終難免異派妖人道我小家子氣。
    
    
9**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凌渾之言化為影像)我此時又無暇於煉劍,意欲尋覓古代藏珍,使你們六人各得一口,
    連日外出,便為此事。
    現雖訪查到許多古仙人的遺寶藏珍,深藏在元江水眼之內,但是取時極難,還有好些人也
    在覬覦。
    如我親往,一則要費我不少精力時日,才能取到﹔二則不願你們得之太易,還是你們自取
    的好。
    這些法寶,現世知道底細,能取出它們的,並無多人。
    正派門下弟子各有異寶,無須此寶,又俱經我打過招呼,不會再來爭奪。
    各異派中人,多無此道力本領,空自垂涎。
    此寶慎藏水眼深處,離地千百丈,已被地肺真磁之氣吸住,只有下降,難於上升。
    藏寶之物,又大又沉,重逾萬斤。
    此寶出世,應在我師徒數人身上,只想不出個適當下手之法。
    直到日前才知此寶藏處,相離大熊嶺苦竹庵鄭顛仙的洞府僅有十來里路。
    鄭顛仙此人劍術精深,道法不在我夫妻二人之下。
    她與你師母當年同門至好,曾共患難。
    古時藏寶仙人,早就算到未來之事,此寶只有一個怪物能取。
    那怪物形似蜘蛛,名為金蛛,所噴金銀二絲,尋常法寶飛劍俱難將它斬斷。
    其口中呼吸之力,大到不可思議。
    與天蠶嶺所產文蛛,同是前古遺留的僅有異蟲世間毒物。
    此蛛曾在岷山白犀潭底地仙宮闕旁危石罅邊,潛修了三四千年,吃韓仙子用一件前古至寶
    ,將它制伏鎖禁。
    無奈韓仙子從不輕易借寶與人,明要不行,暗取必傷和氣。
    幸而鄭顛仙也養有一隻金蛛,她由南明移居大熊嶺,便為取那元江異寶。
    不過此蛛僅有千年道行,力氣不濟。
    她籌計了三十年,因無幫手,始終未敢妄動。
    我夫妻和她一商量,正合心意,打算先用她那只金蛛試上一回,不行,再托人向韓仙子設
    法。
    正計議間,又接到妙一夫人飛劍傳書,說此寶出世在即,催我急速下手,並指明了兩次下
    手日期。
    顛仙試用玄機推算,盡知其中因果。
    這才決定回山,命你四人前去。
    預計首次取寶,所得無多。
    除允中一人外,劉泉、趙光斗、魏青三人,連同顛仙的弟子慕容姊妹,均有劫難。
    但數已註定,非此不可。
    藉以除卻兩個敵黨妖人,也是佳事。到時另有分派,無須細說。
    你四人可在本月望前動身,只可快走,不許馭劍飛行。
    以你四人腳程,連同沿途耽擱,約行一月光景,便可趕到大熊嶺苦竹庵。
    顛仙在那裏留有柬帖,看了一切稟命而行。
    元江之寶,他人應得者無多,其餘不下七十件,俱為本門所有。
    內中最可寶貴的,是廣成子所遺靈藥,服了可抵千百年功行,於我師徒修為大是有益。
    
    
10**時間:接上 地點:室內
凌 渾:路上閒事,不妨管管。不許由雲路飛行,尤其不許提起元江取寶之事。
劉 泉:久聞金門異寶,乃前古仙人廣成子遺物,歷代皆有仙人覬覦。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