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早先 地點:禪寺 
    (那老猿精將符交給林寒後,看出林寒不是佛門弟子裝束,覺有破綻,頓起驚疑之念。
    (當時便要飛入殿內,假裝叩謝,一查就裏。
    (先料林寒也是個來向禪師借符之人,並沒想到禪師業已坐化飛升。
    (及被大殿上三寶神光嚇退,怏怏回山。)
    
    
2**時間:接上 地點:山野 
猿 精:(自語)初見禪師借符之時,尚蒙憐憫,嗣後一意苦修,力求善果,以禪師的智慧遠照,
    不會不知,見面至少也得嘉勉一番。縱然去遲了一日,怎就命一外人守候索取?何以還要
    小題大做,放出佛門煉魔降妖的三寶禪光,好似深防自己強要入內一般?
    
    
3**時間:次日 地點:禪寺
    (猿精趕到時,見寺門口又站定一個中年和尚,意似有待,卻非昨日收寶之人。
    (等猿精一降落,便一橫禪杖,將寺門攔住)
漚浮子:此乃清靜禪門,何方精靈,竟敢擅行闖入!即速退去,免遭誅戮!
猿 精:我昨日來歸還大師所借用之玉符,以為大師一無所用,望能贈與小畜。
漚浮子:(笑道)可笑你這老猿精,枉自修煉多年,還轉了一劫,卻這等茫昧。獨指禪師已於前晚
    功德圓滿,飛升極樂,竟會一點不知曉,還向我佛門擾鬧。饒你無知,速速去吧。
    (猿精聞言,明白昨晚上當,怒問)
猿 精:禪師既然飛升,昨晚為何蒙詐去我的寶物?
漚浮子:蠢畜蠢畜,你自身尚無歸著,有什寶物是你的?寶物如應為你有,昨晚為何親手遞與他人
    ?你自還債,他自取償,他有他的來歷,你有你的因果。什麼叫作寶物?要它何用?
    (老猿雖是得道精魂,災劫未滿,火在心頭。
    (哪識漚浮子奉了師命,向他點化,立時性發暴怒。
    (竟將所煉桃木飛劍放出兩道青光,想要傷人。
    (漚浮子一禪杖撩上去,將兩道劍光雙雙打折。
    (猿精大驚,才知和尚厲害,不可明敵,立縱遁光逃去。
    (漚浮子一笑回寺,也未追趕。)
    
    
4**時間:接上 地點:寺廟
    (猿精猜定寺中和尚與禪師必有瓜葛,奪還玉符。
    (連打探了兩日寺中和尚的法號來歷。)
僧 甲:獨指禪師與無名禪師本是同門師兄弟,時常閉關參修禪門上乘妙果,久已韜光隱跡,不為
    世知。無名禪師師徒七人,更是禪關一坐,便歷數十年之久。恕老僧不知其餘。
    
    
5**時間:接上 地點:禪寺
    (猿精三次趕往上方山,滿想以多為勝。
    (剛一飛到,又換了一個和尚在彼相候,一交手依舊大敗而歸,連寺門都未得走近一步。
    ()
    
    
6**時間:接上 地點:同上
    (似這樣想盡方法,連去六次,每次必換一個敵人。
    (把無名禪師門下天塵、西來、漚浮、天還、無明、度厄等六弟子一一會遍,連喪了好些
    (法寶。
    (四十九口桃木飛劍,先後折卻了二十八口,枉自仇深似海,無可如何。
    (最後拼冒奇險,以為每次敗逃,多用玄功變化脫身,至多再敗上兩回,能僥倖報仇更好
    (﹔否則也探看寺內到底有多少強敵,叫什法號,何以個個都無人知道來歷,而又那般厲
    (害。)
    
    
7**時間:接上 地點:寺內 
    (猿精易明為暗,不去山門外叫陣對敵,逕仗玄功變化,偷偷前往。
    (這一回居然被他潛入寺內,見仇敵都在殿上打坐,當中只多著一個老和尚。
    (看神氣事前毫無準備,山門外也無人相候。
    (猿精也是久經大敵,雖稍幸今番計善,卻又因中坐老僧生了疑慮。
    (伏身殿角,待了好一會,兀自欲前又卻,不敢下手。
    (正觀望問,忽見中坐老僧微啟二目,向他微笑。
    (情知不妙,忙縱遁光欲逃,哪裡能夠。)
無 名:(喝道)禪門淨地,豈容妖物鬼混?眾弟子還不與我拿來!
    (語聲甫住,眼前金光一亮,禪師上座弟子天塵,已持禪杖在前,現身擋住去路。
    (猿精驚弓之鳥,怎敢抵敵,慌不迭一縱遁光,往斜刺裏逃去。
    (又遇漚浮、無明二弟子,雙雙迎頭截住。
    (猿精知道事機危迫,只得拼著挨上兩禪杖,仍用玄功變化,化成一溜火光。
    (待要破空直上,倏地眼前奇亮,十畝方圓一片霞光,金芒眩彩,耀眼生花。
    (倉猝間,也看不出是什寶物,只覺疾如閃電,當頭壓將下來,休說逃遁,連緩氣的工夫
    (都沒有。
    (猿精身上機伶伶的一個寒顫打過,立時失了知覺。)
    
    
8**時間:接上 地點:同上
    (猿精醒轉過來睜眼一看。
    (仇敵師徒七人,仍在打坐入定未動,殿上佛火青熒,光焰停勻,自己仍然伏身原處。
    (清風拂體,星月在天,殿內外俱是靜悄悄的,不聞聲息,與初來時情景一般。
    (恍如做了一場噩夢,絕非曾經爭殺之狀。)
猿 精:(暗忖)適才明明聽見老和尚看破行藏,喝令眾弟子將自己圍困,如今既未受傷,又未被
    擒,仍在殿角上潛伏窺視,難道是怯敵心虛,因疑生幻,自己搗鬼不成?
    (細查仇敵神態,直似入定已久,毫無覺察。
    (雖然十分驚訝,但因復仇心盛,到底是真是幻,也無暇深思,反以為仇敵真個沒有窺著
    (自己。
    (意欲乘其無備,運用玄功變化,猛衝入殿,下手暗算,取禪師師徒性命。
    (主意打好,剛待向殿中飛去,猛覺全身俱受了禁制,一任費盡心力,絲毫轉動不得。
    (這才知道身落敵手,適才業被縛制,是真事,不是夢幻,危機重大。
    (說不定多年苦功煉成的劫後精魂,半仙之體,就要毀於一旦。
    (這一急真是非同小可,由急生悔,由悔生痛,越想越傷心,忍不住撲簌簌流下淚來。
    (生死存滅關頭,不由把平日剛暴嫉忿之性消磨殆盡,立時軟了下來,口吐哀聲,哭喊)
猿 精:禪師羅漢,可憐小畜兩劫苦修,煞非容易。自問平日尚無大過,從不輕易傷人。只為一念
    之差,貪嗔致禍,自知不合屢來冒犯,如今悔已無及。千乞念在獨指禪師成全小畜一番恩
    德,看他老人家的面上,大發慈悲,饒恕小畜一命。
    (禪師師徒依舊端坐蒲團之上,閉目入定,神儀內瑩,寶相外宣,越覺莊嚴靜寂,仍似毫
    (無覺察。
    (繼見禪師一任自己苦求,久久不理。
    (思來想去,比較還是苦苦哀求,或有幾許求生之望。
    (似這般時憂時喜,時怒時懼,哀樂七情,同時並集在心頭上,似十五個吊桶,七上八下
    (。
    (終於走了認罪服輸,以求免死的一條道上。
    (真是無限悲鳴,不盡傷心,接連七日七夜,不曾停過。)
    
    
9**時間:七日後 地點:同上
    (好容易哭求到了末一天的子夜,才見禪師啟二目,笑指他說道)
無 名:你這孽畜,還不去麼?
    (猿精只當取笑,自然重訴前言,哭求寬免。)
無 名:(倏地喝道)想來便來,想去便去,你自忘歸,有誰留你?
    (猿精聞言,猛地吃了一驚。
    (忽覺身已能動,忙試一縱遁光,果然無罣無礙,自在飛起。
    (萬想不到仇敵毫未加以傷害,放時這般容易。
    (魚兒脫網,絕處逢生,慌不迭地逃回山去,再不敢去向上方山生事了。)
    
    
10**時間:三年後 地點:山上
    (過有三年,猿精出外採藥,遇到兩個近年新結交的忘形之友:一是崆峒派小一輩中有名
    (人物小髯客向善﹔一個便是昆侖門中名宿巫山風箱峽獅子洞游龍子韋少少。
    (因猿精自知異類成道,喜與高人親近,訂交之始,曾助向、韋二人採覓到不少靈藥。
    (向、韋二人雖知他是個異類,不特道行甚深,仙根甚厚。
    (不惜折節下交,訂為忘形之友,常共往還。)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