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36第36集 地點: 
    (追雲叟因知楊瑾出世,日前將東海三仙所托要事辦完,正欲趕來相助。
    (行至修篁嶺,見該地翠竹萬竿,閑雲蔽日,白石清泉,交相映帶,空山無人,景物清嘉
    (。
    (因時日尚早,獨自閒遊了十幾里,道旁綠竹森森,因風弄響,宛如鳴玉,景物益發幽絕
    (。
    (萬頃碧雲中,似有青光閃動,知有人在彼練劍。
    (隱身過去一看,乃是三個少年男女。
    (一名小仙童虞孝,乃昆侖名宿鍾先生最心愛的大弟子﹔一名鐵鼓吏狄鳴岐,原是曉月禪
    (師的記名弟子,新近投在鍾先生門下,與虞孝最是莫逆。
    (另一個女的,是半邊老尼門下石氏雙珠之一的縹緲兒石明珠。
    (虞、狄二人在嶺東仙源洞中居住,石氏雙姝卻在嶺南半邊老尼新建的碧庵中清修。
    (本是同派,所居又近,每日常相過從,練劍為樂。)
虞 孝:日前因聽人言,軒轅聖陵內出了兩件至寶,為白陽山妖屍盜去,墓穴中埋伏重重。目前峨
    嵋門下有人前去盜寶除妖,不知得手也未。
石明珠:聽師父說,峨嵋派目前正當昌盛之期,門下新進能人奇士甚多。既然他們已下手,最好不
    聞不問,免得生事,兩派結下嫌隙,反而不美。
狄鳴歧:聖陵至寶,已為妖屍奪去,成了無主之物。斬妖除邪,是修道人分所應為,並不限定哪一
    派。
石明珠:白陽山高出雲天,與世隔絕,從沒去過,又不知妖屍墓穴虛實,何必管此閑賬。
狄鳴歧:若我們能捷足先登,峨嵋門下雖然猖狂,又能如何?即使他們真個恃強搶奪,也還要憑著
    本領道行,分個強弱高下,未見得我們就不如人。
    (忽從身側閃出一個矮老頭兒,笑道)
朱 梅:你休發急,也莫不服氣,聖陵二寶,現時還在妖屍那裏,有德有能的誰都可以前去取寶除
    妖,不必背後空吹牛氣。
狄鳴歧:(大吃一驚)你是何人?
    (狄鳴歧正要動手,石明珠認識朱梅,連忙把狄拉住。)
朱 梅:妖屍氣運將終,至多不過三日。你如自負本領過人,正可速去。至於聖陵二寶,今既出現
    ,冥冥中必有定數。如因你三人年幼識淺,白陽山不曾去過,我老頭子雖然不才,卻可照
    實奉告。
    (三人尚未答言,追雲叟也現身走出,接口說道)
白谷逸:同是修道人,以後背人少發狂言就是。如信得過自己的本領道力,休說這位朱道友,便連
    老朽,也願相助。使你們能勝固佳,敗時也有退路,不致陷身在內。
    (三人中只縹緲兒石明珠會過嵩山二老,狄鳴歧和虞孝俱是耳聞,不曾親見。
    (先見朱梅倏地現身,冷嘲熱諷,語多譏刺,心中不忿。)
石明珠:(忙向二老施禮)兩位師伯,弟子石明珠和虞孝、狄鳴歧在此請安,我等並無背人批判之
    意。
    (狄、虞二人這才知道,來人許是嵩山二老。)
狄鳴歧:我三人早先也並不知白陽山妖屍如此猖獗,不然早就去了。今日無心閒話,不想被二位老
    人家偷聽了去,既然知得個中虛實,再好不過。我們為世除害,盡力聽命,也不怕受人愚
    弄。
    (朱梅見狄鳴歧又是那等說法,便冷笑一聲,說道)
朱 梅:你這孽障,我不過打算給你二人一條明路,既不識賢愚,到此為止。我已將妖屍墓穴詳情
    一一寫在紙上,此去若有失閃,可向西北方遁走,我在太微峰頂相候,保你們不致殘廢。
    (說罷,朱梅丟下一張柬帖,一片光華閃過,不知去向。)
石明珠:二老語氣,初來時似無惡意。狄兄不該先出言無狀,鬧得我們不便改倨為恭。
狄鳴歧:(冷笑道)這有什麼,我既敢說,就敢前往。他又不是本門尊長,敬他則甚?
虞 孝:怎能這樣說?這話如被師父聽見了,難免是一番責難。
    (狄鳴歧沒再發話,竟自悶悶不樂。)
    
    
2**時間:二日後 地點:石室
    (虞、石兩人走入,相對談說。)
虞 孝:今日已是第二日,明日妖屍運數該終,再不前往,就去不成了。
石明珠:(笑道)我料白、朱二老此來,先意必有用我們之處。後因狄師兄出言忤犯,才使這激將
    之法。
虞 孝:依你之見,不必去了?
石明珠:妖屍明晚子時命終,早去仍是無用,莫如到時再往。我們到了那裡,相機行事,弄巧還可
    坐收漁人之利。即或不是,至多得不著寶物,也決不就有什失閃。
    (虞孝方點頭稱善,猛一回首,不見了狄鳴歧。)
虞 孝:狄師弟呢?
石明珠:我們一起回來的呀!
    
    
3**時間:接上 地點:室外 
    (二人出來一看,沒有狄鳴歧的蹤跡。)
虞 孝:看他這兩天負氣詞色,定然已冒險獨行。
石明珠:他人單勢孤,不是妖屍對手。
虞 孝:我們快去,能追得上更好,否則也好作一接應。
    
    
4**時間:接上 地點:白陽山 
    (容到兩人趕到白陽山不遠,正遇狄鳴歧迎面飛來,彼此住了劍光落下。)
狄鳴歧:(滿臉愧容說)適才一進妖屍墓穴,便為飛刀所傷。肩背上刀傷奇痛麻癢,萬分難耐。
    (虞、石兩人聞言,見狄鳴歧刀傷嚴重,忙取了師傳靈丹,給狄鳴歧服了。)
虞 孝:定是你輕敵,否則怎麼敵人未見便受傷了?
狄鳴歧:你二人道行法寶飛劍均勝過我,替我報仇去吧!
    (虞孝本看了石明珠一眼。)
石明珠:不如回山多找幾個幫手,明晚再來。
狄鳴歧:我確是粗心,何必讓大家笑話?
石明珠:(想了想)好吧,我們去看看。
狄鳴歧:我傷口不痛了,走!
虞 孝:不痛不表示沒有傷,快回山養息。
    
    
5**時間:接上 地點:墓穴 
    (這時天已子初,正當妖屍假死之際,機會不可錯過。
    (二人一直飛抵內寢,由右邊油釜下穿行甬道,直達地底妖屍假死之所。
    (二人巧斬無華氏,終因聖陵二寶厲害,收去虞孝三支射陽神箭。
    (還險些被困在內,吃地肺中水火風雷煉為灰燼,可是妖屍的主要通路卻被兩人破去。
    (妖屍初試水火風雷,轉覺利弊俱兼,一個用不得當,易被敵人乘隙遁走,輕易不願再用
    (。
    (穴中禁法也改變了好些,只為防備逃人去而復轉。)
    
    
6**時間:接上 地點:白陽洞
    (楊瑾正興雲鳳商談,突然一道金光由外飛來,楊瑾一伸手,接了下來。)
凌雲鳳:(一驚)師叔,這是什麼?
楊 瑾:這是你白師伯的飛柬傳書。
    (楊瑾略一看過,臉上有了笑容。)
凌雲鳳:白師伯說了古墓的事嗎?
楊 瑾:他要點化崑崙派鍾先生門下的兩個後進,叫我明晚再下手,並約定在妖屍墓穴中相見。
凌雲鳳:這是師叔兵解後第一次見面吧?
楊 瑾:(笑道)是的,情愛是修道人的第一關!我早就過了。
凌雲鳳:有沒有提到沙咪二小的事?
楊 瑾:有,兩人深入虎穴,安全無恙。還預先將妖屍寶鏡盜出,成功在望。
    (玄兒先還替沙、咪二人擔著心,這一來上前跪稟道)
玄 兒:恩師和楊大仙師今晚古墓除妖,弟子等意欲隨往建功,就便長長見識,不知可否?
楊 瑾:(笑道)你只見他們得了甜頭,這一天兩夜,不知受了多少活罪呢。你當妖屍墓穴,是個
    無人之境,可以任情去來的麼?
    (玄兒還要央求,雲鳳作色道)
凌雲鳳:我見你四人生得太小,遇事不忍深責,就縱容得不成話說了!快些起去,在家等候!
    (玄兒自到雲鳳門下,尚是第一次看見師父發怒,嚇得戰兢兢站起,不敢開口。)
凌雲鳳:(便解勸道)其實他們也是好強,貪功心盛,不過膽大了些。
凌雲鳳:(正色道)這樣自作主張,置師門規矩於何地?沙咪回來,功歸功、過歸過。今後嚴禁再
    犯,並不許日後有人學樣。
    (雲鳳知楊瑾愛憐四小,沙、咪成此奇功,自己也未嘗不喜到極處。
    (楊瑾聽出雲鳳有心做作,微笑了一笑,沒有再往下說。)
    
    
7**時間:亥子之交 地點:同上 
    (時光易過,延到夜間亥子之交。
    (楊、凌二女準備停當,吩咐健兒、玄兒看守洞府,不許擅離。)
    
    
8**時間:同時 地點:墓穴 
    (沙沙、咪咪兩個自從昨晚得手,隱身妖屍藏寶地穴之中,靜候楊、凌二女到來。
    (這時耳聽二妖屍怪聲叫嘯,意似有什爭執,從當中丹室壁內隱隱傳出。
    (因為上下隔絕,不見天光,估計不出時刻,也不知是否妖屍假死入定之際。
    (正自附耳低聲猜疑,忽聽二屍叫嘯之聲越近。)
戎 敦:狼子野心,你我難與共處,最好分取二寶,以免後患。
窮 奇:(恃強道)聖陵二寶不可分離,況且九疑鼎中妙用,尚未悟徹精微。萬一試演之時有什禍
    變,只有昊天鏡能以克制,怎能給你?
戎 敦:(怪叫道)我先要鼎,你定占為己有。如今讓你,我只要鏡,你又說鏡能制鼎,不可分開
    。難道都歸你不成?
    (窮奇本來在上面就和戎敦爭吵了一整天,幾乎絕裂,宿憤甚深,聞言當時就要發作。
    (猛覺兩點紅光迎面閃過,忙一回首,看見旁伏之古神鳩頭已昂起。
    (那一雙精光遠射,能變幻五色的怪眼,已自微微睜開,放出比火還紅的目光,正在注定
    (自己的動作。
    (兩隻比蒲扇還大的鋼爪,也在微微伸動。
    (窮奇知道此鳥難制,事須熟計,心中定下奸謀。)
窮 奇:你我禍福相共,既在一處修煉,理應同有此寶才是。
戎 敦:我已看透你的心思,別想騙我!
窮 奇:你既生心要分,由你,待我取出此鏡交你。我仍權且在此棲身,一俟找到洞府,即行分手
    了。
    (戎敦如了心願,立時緩了口氣答道)
戎 敦:一人勢單,自然還是你我在此一同修煉,另尋洞府則甚?
    (說時二目注視窮奇開穴取寶,見寶穴並未行法封閉,已自詫異,還沒料到有什差錯。)
    
    
9**時間:接上 地點:古墓 
    (楊瑾與雲鳳到了妖屍墓穴落下,施展六戊潛形遁法,往洞中一看。
    (裏面黑沉沉的,只有兩小點時紅時綠的亮光,在洞的深處暗中閃動,知是妖鳥雙目。
    (因為時光還早,先不去驚動牠。
    (又待了一會,到了正子時,方始一同下手。
    (二女雖然入時隱去身形,仍是無用,入洞不及半里,便將頭層五行禁制埋伏相次觸動。
    (無限大木、黃沙、烈火、刀矛,挾著妖煙邪霧,如狂濤怒捲一般飛舞來襲。
    (那守門之妖鳥也自覺察,由木柵內飛出迎敵。
    (二女見狀,一賭氣,索性收了六戊潛形之法,由楊瑾當先,施展法寶應戰。
    (妖鳥昨晚戰退敵人,貪功心盛,又不知就裏。
    (及見敵人乍一現身,便放出一大股奇亮無比的光華,所照之處,五行無功,煙消霧散,
    (比昨晚敵人來勢大不相同。
    (妖鳥剛把長爪上靈符往洞頂一揚,那柄飛刀剛在暗中發動飛落,猛聽霹靂一聲,眼前紅
    (光一亮,比電還疾。
    (妖鳥忙吐內丹抵禦,誰知這次雲鳳不比上次應變倉猝,那針有玄功真氣運轉,不是隨手
    (發出,那口玄都劍又在同時飛起。
    (妖鳥又未打隱身遁逃主意,口中三個綠火球剛剛噴起。
    (楊瑾知道妖鳥頗有道力,惟恐雲鳳飛針不易得手,百忙中放起五火神針與般若刀,一同
    (飛到。
    (兩下夾攻,妖鳥如何能敵。
    (一見銀光照眼,飛劍臨身,方知不妙,再想遁走,已是無及。
    (般若刀銀光絞動處,三粒內丹先成粉碎,化為碧熒亂落,宛如星雨。
    (妖鳥飛逃出沒有兩丈,先吃雲鳳飛針由腦後直貫前額,由左目橫穿右目,奪眶而出。
    (般若刀與玄都劍雙雙追到,朝牠身上只一繞,便成了四大塊,立時屍橫就地。
    (那五行遁法早被楊瑾破去,正趕上金刀發動,化成一道匹練般的火光飛落。
    (楊瑾先使飛劍敵住,然後用法華金輪將牠逼緊。
    (金刀雖厲害,妖鳥一死,乃無主之物,妖屍在牠肩上所留靈符無效,失了駕馭,更易收
    (取。
    (不消一會,便被楊瑾運用玄功收去。
    (上層埋伏全破,妖鳥伏誅,別無障礙。
    (二女聯翩飛入妖墓內寢,如入無人之境。
    (在室內兩邊油釜中,燈光甚強,五色變幻,照得四壁時呈異彩。
    (二女一看日前停屍石榻移前有兩三丈遠,知道下面便是下通地穴的圓井通路,被妖道行
    (法封閉。
    (又用這重逾萬斤的石榻蓋緊,如將此榻移去,下時更要省事。
    (楊瑾忙使禁法一移,不料榻上設有千斤大力禁法,重如泰山,輕易它牠不動。
    (正想變計,仍用法華金輪衝石而下,忽然失驚低語道)
凌雲鳳:那是什麼?
    (楊瑾回身一看。
    (兩旁排立的那些古屍靈的身後地上,插著一支形如令箭的竹牌,上有符篆,隱放光華。
    ()
楊 瑾:這是北邙山靈鬼冥聖徐完之物,怎會在此?
    (再過去一看,令箭旁石地上還劃有「擅動者死」四個篆字,石痕猶新,彷彿才留不久。
    (知道石移不動,也是此物作祟。
    (楊瑾望著令箭沉吟,面有怒容。)
凌雲鳳:師叔,為何發怒?
    (楊瑾搖手噤聲,先往四下一看,別無可疑之跡。
    (略一審慎,,逕自伸手,將那令箭拔起擲向一旁。
    (先以為免不了還有別的事變發生,誰知毫無動靜。
    (再試行法一移石榻,居然隨手而起,心中好生奇怪。
    (忙使法華金輪放出寶光,飆輪電漩,直往地底衝射下去。
    (光華施照之處,石碎為粉,四散疾飛。
    (不消頃刻,便將上層數丈浮石穿通,現出原有井穴。
    (這時二女才各用飛劍法寶,當先開路,以破妖法,由圓井通路往下飛落。
    (妖屍雖有諸般禁制,將圓井通路閉塞。
    (怎奈二女深知細底,下來之處,毫釐不差。
    (加以法華金輪與般若刀俱是佛門至寶,妙用無窮,如何攔阻得住。
    (不消片刻,已將圓井衝開。
    (及到妖屍發覺,敵人業已深入虎穴,將妖屍丹室外面洞頂上那輪月光衝破,降落穴底。
    ()
    
    
10**時間:接上 地點:藏寶處
    (戎敦窮奇轉開寶穴,穴中空空,並無一物,不特戎敦急怒,連窮奇也是驚駭萬狀。
    (〔第一二一回 功成一擊 金菩提暗藏白眉針  計斬雙凶 太虛鑒巧制九疑鼎〕
    (戎敦性極粗暴,更無含蓄,不似窮奇陰毒險狠。
    (見狀略微一怔,當時怒火上衝,不同青紅皂白,暴吼一聲,一揚手,兩柄金戈早同時化
    (為兩道金紅光華,照準窮奇飛去。
    (窮奇本來失了寶鏡,心正驚疑。
    (戎敦一翻臉就下毒手,驟出不意,情迫勢急,哪有招架之功。
    (更不暇再開旁穴去取寶鼎,慌不迭地運用玄功,身子就地一滾,化道青虹,便往外室飛
    (去。
    (金戈光華恰在頭上掃過,將滿頭亂髮削落了一大半,幾乎受了重傷。
    (窮奇更是急怒交加,怪叫如雷,逕把身佩九把玉刀化成五色光華,飛起迎敵。
    (戎敦也跟蹤追出,兩下惡鬥起來。
    (二屍相繼衝出時,還算咪咪身小心靈,逃避得快,差一點沒送了小命。
    (且喜二屍此疑彼忌,全沒想到尋覓敵蹤,便和沙沙隱在側面室內觀戰。
    (二屍鬥了一會,戎敦見不能取勝,施展五丁開山之法,幻化大手,去劈窮奇。
    (反被窮奇運用玄功變化,咬落三指,眼看不支。
    (室內古神鳩近日本已回醒,只緣餘毒猶烈,自知未到時限,一意潛修,不願妄動。
    (今見戎敦危急,救主情切,竟不顧利害,振翼飛起。
    (口吐內丹,飛出一團紫焰,擋住窮奇刀光,上前一爪。
    (雖將窮奇右肩臂抓傷,也吃窮奇用補天石當胸打了一下重的。)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