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先前 地點:洞外
    (玄兒膽量素大,和咪咪最莫逆,先因雲鳳恐四小有失,不准同行,好生掃興。
    (後來待了一會,對眾說)
玄 兒:師父不要我們進去,無非為了我們道淺力薄,萬一有事,不能兼顧罷了。其實裏面怪物早
    見識過,怕牠怎的,拼著被師父責打幾下,到底也要看木柵裏面有何奇異景物。你們那個
    敢與我同去作伴麼?
健 兒:你就愛惹禍,別去了!
玄 兒:你們不去,我自己去!
咪 咪:好,我陪你去!
健 兒:乾脆都去好了。
沙 沙:(勸住)他兩人違了師命犯規,必然受責,留下我二人,也好代他們求情。
    (咪、玄二人連理也未理,逕隱身形,往洞中跑去。
    (黑暗中影搖搖現出一團熒熒黃光,朝著怪物行處,懸空迎面而至,晃眼相遇,一同走來
    (。
    (二小往旁一閃,正碰在那第一塊石碑上,忙往碑後一躲。)
怪物甲:師弟,這油是無價之寶,不可浪費。前日若不是你淘氣,將那幾朵古燈花指揮出來玩耍,
    還不致招來外患呢。
怪物乙:什麼外患?師父高興得要命。
怪物甲:今天來的這個女子甚是厲害,如非洞中藏有三千年黑眚之氣,遮蔽她的目力,將她引入陵
    穴封閉,說不定師父還要吃虧呢。
怪物乙:倒是昨天的那幾個,也不知是人,還是山中鬼怪,聽聲音舉動,竟會生得那麼矮小。
怪物甲:我們居此多年,全無事故,倘若從此多事,豈不是你鬧出來的?
怪物乙:上月不也是我用燈光,將那姓楊的女子引進來的麼?雖然奈何她不得,到底得了她一枝靈
    藥,你和師父分服之後,不是還誇我機警麼?
怪物甲:少賣乖!出了事,看師父罰你!
怪物乙:洞中藏有三千年靈油,與天皇氏所煉兩柄金戈,難免有各派中能手來此盜取。
怪物甲:我師徒四人亡命投靠,鳩后頗為賞識,為的是替他守衛。
怪物乙:他擁寶自珍,我犯不著給他賣命。
    (另一人似已發怒,剛要回答,忽聽遠遠有極尖銳的哨聲傳來,忙道)
怪物甲:師父在喚人呢,不知神寢中那個女子就擒沒有。
    (咪咪、玄兒忙探頭往碑後一看,因為近在咫尺,又是以靜視動,比昨日自然要看得略清
    (楚些。
    (見金光之下,隱隱似有一個毛人影子。
    (那怪物身子比那毛人高出好幾倍,兩隻腿腳又細又長,看不出牠的上身。
    (兩個並在一處,正一同往前面洞的深處跑去。
    (二人竟自一提氣,急行如飛,跟蹤趕出里許之遙。
    (前面二怪忽往右側一轉,兩小也緊隨牠們身後,進沒幾步,似入了一層門戶。
    (忽見一片昏茫茫的毫光,目力所及,居然能以辨物。)
    
    
2**時間:接上 地點:古墓中 
    (二小定睛一看,屋甚寬大,四壁和中央屋頂,各懸著一根火炬,火焰都有碗大,熒熒欲
    (流。
    (也能見物,只是黑氛若雲,彷彿甚厚。
    (圍著光頭數尺以內,儘是一圈趕著一圈的黑暈窩,恍如急漩釗轉,無盡無休。
    (靠左側有一高大石門,近門貼壁石榻上坐著一個人。
    (那人紅臉,絡腮鬍子,生得又瘦又長。
    (坐在那裏,比立著的人還高出一頭,身邊一個容態妖冶的少婦。
    (兩小所隨的妖人,到了室內光盛之處,才漸漸現出牠們的身形。
    (那用爪抓地疾行的,雖然口吐人言,並非人類,乃是一隻略具人形的怪鳥。
    (身高約有兩丈,人面鷹喙,目閃碧光,滴溜溜亂轉。
    (禿尾無毛,兩翼一張,像是人手。
    (兩隻腿自膝以下,粗才徑寸,高達一丈三四,占了身長的一多半。
    (看去堅硬如鐵,爪和鋼抓相似,厥狀至怪。
    (另一個通體生著寸多長的白毛,眼圓鼻陷,凸嘴尖腮。
    (身後長尾上翹,看去頗似猴子。
    (身量不高,卻能躡空馭虛而行,手裏的光也是一根極小的火炬。
    (兩怪剛一走到男女怪人面前,那紅臉鬍子說道)
鬍 子:你兩個速往內寢,看敵人成擒與否。你二位師伯性情古怪,每次總要把來人戲耍個夠,方
    行下手。如見敵人尚在抗拒,一面發暗號請你師伯速起﹔一面急速退出,將法壇上留香點
    起備用,再報我知。
    這裏是惟一出口,防她發覺,由此衝出。
    (兩怪領命,應了一聲,便往門中飛去。
    (兩小因時機緊迫,難得知道師父下落,不暇再聽下去,連忙跟蹤而入。
    (進門乃是一座高大甬壁,隨定兩怪沿壁前進,約行十多丈,一邊的石壁忽斷,現出外面
    (的星光。
    (見兩怪業已止步,往外探頭偷看。
    (又聽金石交觸之聲,彙為繁響。
    (忙繞將出去,便到了雲鳳受困之所。
    (雲鳳身劍合一,正與許多長大妖人力戰,不時往石門上衝去,情甚逢遽,不由大驚。
    (甬道內似有一線光華,朝當中石榻上長大古屍射去,一會,古屍便自漸漸坐起。
    (先前動手的妖人都停了戰,過來朝著榻前拜倒。
    (這時雲鳳也住了手,回身禮拜通白。
    (兩小心中好生不解。
    (猛一眼看見雲鳳剛拜下去,躬身默祝,榻上古屍竟將榻旁弓箭拿起,對準雲鳳便射。
    (咪咪救師情急,也忘了使用法寶,竟由左側飛身上去,對準箭杆就是一掌打去。
    (這時箭剛離弦,榻上古屍並未覺出暗中有人。
    (吃這一下,將箭擋歪,失了準頭,竟往斜刺裏射了出去。
    (箭雖未將射中,可是咪咪的手一觸到箭上,立時涼氣攻心,渾身抖顫。)
咪 咪:(暗道一聲)不好!
    (強自掙扎縱開,業已支援不住,滾落榻下。
    (幸而玄兒本要上前,緊跟在後,一見咪咪暈倒,知勢不佳。
    (忙一把搶抱起來,先向東路縱開,出聲示警之後,再向右縱去。
    (那古屍見那箭離弦,只覺被什麼東西打了一下,便行射歪。
    (方自奇怪,忽聽有人小聲喝罵,向敵人報警,方知還有餘黨隱身在側,心中大怒。
    (一面仍持弓箭去射敵人,一面抓起一把石子,朝語聲來處打去。
    (玄兒早知有此,業已抱著咪咪縱向一旁,覓好隱身避險之處去了。
    (雲鳳同時也已警覺,當下行法,看出兩小所在,不由驚喜交集。
    (忙身劍合一,飛上前去,挾抱過來,向玄兒問知就裏。
    (一聽說墓中屍靈乃是古昔凶頑,不由大怒,這還有什顧恤,便大喝道)
凌雲鳳:大膽妖屍,無知腐骨,竟敢如此猖獗,今日是你劫運到了!
    (隨說隨將手中飛針發出,一溜火光,夾著殷殷雷聲,直朝榻上古屍飛去。
    (玄兒見師父動手,也將歸元箭發出。
    (眼看兩件法寶先後飛到,忽然一陣怪風,兩邊釜油中的燈光全都熄滅。
    (光華倒映處,榻上古屍業已不知去向。
    (接著一片玉石相觸之聲,琤縱雜鳴。
    (先前那些旁立屍靈俱在黑暗中持著器械,蜂擁殺來。
    (雲鳳便運轉飛劍、飛針迎敵。
    (這次是除惡惟恐不盡,顧忌全無。
    (劍光雷火所到之處,那些屍靈連同所使器械,紛紛傷亡斷碎。
    (殺了好一陣,雖覺步履奔騰之聲逐漸減少。
    (可是那殘餘屍靈甚是頑強,儘管遇上劍光便即傷亡,仍是不肯逃退,一味奮勇殺來。
    (墓穴奇黑,除卻劍光照處丈許方圓以內,簡直不能辨物,也不知敵屍還剩多少。
    (後來漸覺敵勢愈稀,估量還有六七個未倒的,卻是狡獪異常,不似先前那些魯莽,滅裂
    (得快,追東西來,追西東來,仗著地黑,雲鳳竟難得手,好不容易才能傷著他一個。
    (雲鳳知道出路就在榻側不遠的壁間甬道,悄命玄兒收回飛箭。
    (因路口還有在彼伏伺,故意口中大罵)
凌雲鳳:不將妖屍斬盡殺絕,決不退出!
    (一面運轉飛劍、飛針,又追尋敵屍,人卻漸漸飛向榻側,借劍上光華端詳出路。
    (罵聲甫歇,便聽外面又是幾聲極尖厲的冷笑。
    (雲鳳原非膽怯,不知怎的,每次聽那笑聲,總覺有些肌膚起栗。
    (料知是在嘲笑她說狂話,必是陰謀毒計。
    (笑聲既作,發動必速,心中一驚,更不怠慢,劍光照處,影綽綽見壁間的牆果有一段凸
    (出,再一拐便是甬路出口。
    (雲鳳手一招,收回飛針,倏地轉身,連人帶劍飛將出去,居然通行無阻。
    (轉瞬見有光明透進,便照有光之處飛出。
    (剛一飛進兩小來時所經妖人居室以內,便見迎面一座法台,法臺上站定一個紅面妖人,
    (對著一座爐鼎下拜。
    (適間所見榻上古屍和一個披髮的女子,俱都在側。
    (那油釜中的幾朵星光,也移向台口,高懸在上,照得四壁通明。
    (妖人一見雲鳳逃出,好似大出所料,又忙又驚,伸手便向爐內去抓。
    (說時遲,那時快,雲鳳一見這般情形,料知行法害人,剛照面便將飛針先朝古屍打去。
    (接著飛劍光直取妖人。
    (妖人猝不及防,手正伸向爐內,法寶還未抓起,雲鳳飛劍已繞身而過,斬為兩段,屍橫
    (就地。
    (那女子見勢不佳,剛縱妖風飛起,被玄兒冷不防一箭飛去,當場結果。
    (再看古屍,飛針過處,倏又隱去,雖然得手,古屍難傷,終是大患。
    (心想將法台毀了再走,師徒二人劍、寶齊施,先毀那座爐鼎。
    (針、劍光華剛到爐上,只聽一片爆音,飛起一大團濃煙,被劍光一絞,立即飛散。
    (〔第一一七回 古墓古屍古君王  新人新事新文章〕
    (雲鳳師徒方要飛出,一眼看見台側掛著一件瓦器,形式奇古。
    (雲鳳不問青紅皂白,撤手一針,雷聲過處,炸為粉碎,晃見光亮一閃即逝。
    (毀完法台,正待飛出,忽又一陣陰風,星光全隱。
    (僅剩四角和中央所懸的五根火炬,室內立即昏黃,僅能辨物。
    (惟恐又蹈前轍,剛待飛出,耳聽右壁以內一聲慘嘯。
    (回頭一看,一隻奇怪大鳥破壁而出,疾如箭射,逕往外面飛去。)
玄 兒:(忙喊)師父快放飛劍,那便是妖人的怪物徒弟。
    (就在這驚忙一瞬之間,猛又聽壁內有一聲音喊道)
旁 白:(楊瑾)那位道友,外面出路已斷,古妖屍窮奇設有厲害埋伏。我等恐非其敵,非將牠引
    出,不能得手。請隨我由此出去吧。
    (接著一道金光飛到,現出一個年約十四五歲的道裝少女。
    (身背劍匣,腰帶革囊,英骨仙姿,美如天人。
    (雲鳳見來人現身和所用劍光,竟是所說正派中的能手,立時改容答道)
凌雲鳳:道友何人,怎得在此?
楊 瑾:事在緊急,此非善地,不及細談。我是姑蘇楊瑾,快隨我先出要緊。
    (雲鳳未及回答,楊瑾早將手一拍革囊,立現一團銀花。
    (其明逾電,先往壁內飛去,隨即舉手一讓。
    (雲鳳忙催劍光,一同飛入。)
    
    
3**時間:接上 地點:地穴
    (裏面乃是一間極陰森黑暗的大地穴。
    (銀花飛到壁上面,只聽叭嚓嘩剝一片爆裂之聲響個不歇。
    (銀雪流輝中,壁石墜落,紛如飛雪,晃眼工夫,已開通出十丈深廣。
    (真個山崩地陷,無此神速。
    (不多一會,半里多厚的山石,便已穿透。
    (二女剛一同飛出險地,隱隱聞得身後厲聲嘺嘺,甚是刺耳。
    (雲鳳回頭一看,一團煙霧,簇擁著一張似人非人的怪臉。
    (頭前腳後,平飛追來。
    (怒目闊口,獠牙外露,霧影中也看不見他的身子。
    (彷彿手上拿著一張大弓,搭箭要射。
    (楊瑾回手朝後一揚,立時便是三點赤紅如火,有拳頭大小的光華,朝那怪臉打去。
    (「哇」的一聲怪叫,冒起一團黑煙,滾滾突突,簇擁著怪臉,往洞內退去。
    (同時又現出一張大口,口裏面飛射出無數金星黃絲,正擋那三點火光的去路。
    (楊瑾定睛一看,不禁吃了一驚,忙將手一招,收了回來。
    (這時玄兒在雲鳳脅下看出便宜,竟不等招呼,將手中飛箭發出。
    (等楊瑾收回法寶,想要喝止,已是無及。
    (一道光華過處,直射入大口之中,如石投海,杳無聲息。
    (那大口也就此隱去,只剩了新闢的那個洞穴。
    (連用兩次收法,俱未收轉,急得直喊)
玄 兒:師父,弟子的歸元箭被那怪物吞去了。
楊 瑾:(忙道)你那法寶,許已消滅。此時速離險地,商量除妖要緊,別的暫時顧他不得了。
    (楊瑾用手一招雲鳳,飛身而起。
    (雲鳳只得相隨飛身,一同脫開崖頂,直飛出谷,方行落下。)
    
    
4**時間:接上 地點:谷外
    (途中遙聞墓穴中怪聲大作,又尖又厲。
    (楊瑾驚容乍斂,對雲鳳行禮道)
楊 瑾:這些古魅如此厲害,難怪當初白陽真人收他們費事。我被困墓穴之中業已多日,多虧道友
    機警神速,破去禁法,將小妹放出。
凌雲鳳:墓中是何妖孽?
楊 瑾:穴中為首屍靈,原只兩個,乃上古山民之君,後被困於此。
    
    
5**時間:遠古 地點:古國
    (這是兩位上古的君王,老的一個,名叫無華氏。
    (無華氏有一神鳩,威震百蠻,神異通變,厲害無比,因此又叫做鳩后。
    (乃子戎敦稟天地乖戾之氣而生,自幼即具神力,能手搏飛龍,生裂犀象。
    (山野之民,俱都蠻野尚力,因此父子二人俱受國人敬畏。
    (當軒轅之世,蚩尤造反,驅上古猛獸玄犛作戰。
    (戎敦與蚩尤交好,曾與逆謀,將不周山天柱寶峰撞折,殘損了無數珍物。
    (後來蚩尤伏誅,戎敦也被軒轅捉去,輦地為牢。
    (囚了他三年零五個月,經乃父服罪泣求,始行放歸。
    (戎敦生性暴烈,認為奇恥大辱,越想越慚恨。
    (扶病就道,甫及國門,便自氣死。
    (乃父無華見愛子身死,憤不欲生,每日悲泣怨悔。
    (不到一年,也就死去。
    (新君繼位,原是他的一個權臣,名喚北車,奸詭凶頑。
    (藉口感念先王德威,設下毒計。
    (就在這白陽山,古稱無華穴內,為他父子築了一座絕大的墓穴。
    (興工所用人工,達於十萬有奇。
    (使國中智勇之民,全都役于王事,無暇旁及,他好做那安穩的君主。
    (先修成了墓穴,把前王所有親近臣人,全都禁閉在內,對人民卻說是他等自願從殉。
    (其工事達十七年之久,始將全墓道建成。
    (這時業已舉國騷然,最終仍死於暴民之手。
    (只便宜了無華氏父子,因葬處地脈絕佳,他父子又非常人。
    (年代一久,竟然得了靈域地氣,成了氣候。
    (起初他父子如向正處修為,本可成一正果。
    (無奈乖戾之性難改,終於成了妖孽,專與好人為難。
    (從他父子死去滿二千一百年後,便逐漸出穴為害。
    (附近修道之士,遭他傷害的,往古迄今,也不知有多少。
    (老的雖然縱子行兇,尚能略知善惡之分。
    (只許乃子在本山五百里方圓以內殘害生物,泄那千古無窮之恨,卻不許他超出五百里以
    (外。
    (父子二人,還為此爭鬥,否則其害更是不堪。
    (直到白陽真人來此修道,才用大法力,將他父子重行禁閉穴內。
    (只因其氣運未終,仍是無奈他何。
    (新近數十年間,戎敦因墓門難出,只得作個萬一之想,打算由墓中穿通地脈,出去求救
    (。
    (這其間,他父子著實也耗去了不少心力,居然被他遠出數百里之外,驚動了四凶中窮奇
    (的幽宮。
    (彼此先是苦戰多日,末後竟打成了相識,又收納適才被殺的妖道師徒為爪牙。
    (三下裏同惡相濟,破了白陽真人禁法,由此如虎生翼,惡焰復熾。
    (這三個古屍久未出世為害,只因無華氏死後,便將此鳥隨定諸臣工一同殉葬。
    (那鳩入了墓穴,便蹲伏內寢石穴之中,直到無華氏父子成了氣候,始終不死不活。
    (後來無華氏年久通靈,才算出牠無心中吃了一株仙人廑,昏醉至今。)
    
    
6**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楊瑾之言化為影像)此墓穴中地利絕佳,又有兩釜數千年的靈油和那幾盞神燈均具無窮
    妙用,為天魔所最畏忌之物。
    窮奇伏誅數千年間,機變異常,從未受過什麼災害,不時私離墓穴,以作惡害人為樂。
    他知軒轅聖帝陵寢中藏有一面昊天寶鑒和一座九疑鼎,都是宇宙間的至寶奇珍,已經謀竊
    數次,雖未得手,並不死心。
    這兩件寶物,藏在聖帝陵寢內穴拱壁之中。
    有聖帝神符封鎖,外加歷代謁陵的十六位前輩真仙所加重重禁法,本來無論仙凡,俱難劫
    取。
    但是近年聖帝神符已失靈效,正該寶物出世之時。
    恰巧那妖道手下有一怪鳥,平日以屍為糧。
    爪喙勝逾精鋼,專能穿土入石,下透黃壤。
    妖道又會一套石遁妖法,能避開前後墓道所設禁法,由側面遠處攻入。
    家師說小妹修道日淺,寸功未立,正好乘此時機,前去除妖。
    此番去白陽除妖以前,應先期趕往聖陵。
    謁拜禱告之後,用家師靈符仙法護身,逕用土遁由墓門入內。
    取了二寶,再往白陽,萬無一失﹔否則功雖終於必成,恐難免旬日災厄了。
    小妹大意,因故耽擱,到了聖陵。
    費了許多心力,方行入內一看,不但二寶全失,四壁略有殘破痕跡。
    出陵見一柬帖,乃舊友白谷逸所留。
    才知窮奇已在三日前,仗著妖法妖鳥,將寶盜走。
    窮奇盜寶之時,本還想殘毀聖陵,幸得壁間埋伏發動,神弩齊發,才將他驚走。
    因知我隨後必去,特地留柬代面,並囑速來,他辦完那樁要事,或能趕來相見。
    小妹一到此,見洞內有數點星光閃動,當是妖屍弄鬼,冒然追去。
    和道友一樣,由黑霧中闖入內穴,殺了許多殉葬古屍。
    方覺他們無什伎倆,誰知那些殉葬古屍早為白陽真人誅戮,並未復生。
    乃是受了妖法驅使,用作誘敵之計,被窮奇和妖道在黑暗中用顛倒五行挪移大法,將小妹
    困入一個石穴之內。
    更由妖道設壇,將本身元神虛禁起來,脫身不得。
    幸而見機還早,一覺出情勢不佳、立時盤膝坐禪,外用飛劍護身。
    雖然他臺上鎮物不去脫身不得,但只是邪教中的借物虛禁,坐禪一日,不為所破,仍是無
    可奈何。
    
    
7**時間:接上 地點:谷外
    (雲鳳聽罷前言,忽想起五姑的話。)
凌雲鳳:(脫口說道)道友既與追雲叟有舊,名分已高出雲鳳數輩。適聞姓楊,生在姑蘇,你老人
    家前生莫非姓凌,名諱是上雪下鴻,五十年前在開元寺兵解坐化的麼?
楊 瑾:(驚道)我原姓凌,如今小字凌生,便為的是這一層因果。你是怎生知道?
凌雲鳳:(慌忙下拜)曾祖姑,我叫凌雲鳳,父凌操,祖父凌潔,是您的孫女。
    (聞言大喜,忙拉起道)
楊 瑾:道家不比俗家,重在入門班列。我已轉劫易姓,如此稱呼,實有未便。彼此門戶不同,你
    以晚輩自居足矣。
凌雲鳳:曾祖姑這輩份代表倫理,怎能僭越?
楊 瑾:你言之差矣,我今生已非前世,稱我一聲師叔就夠了。
    (當下雲鳳、楊瑾便帶了四小,往白陽崖洞中飛回。)
    
    
8**時間:數日前 地點:墓前
    (那日晨間,朝墩融融,正照谷中,樹色山光,秀潤欲滴。
    (楊瑾略一端詳內外形勢,看看有無妖法埋伏,便往洞中走進。
    (楊瑾本是隱身入洞,剛入洞行沒多遠,見前面內洞深處有幾點星光出現,明滅閃動,變
    (幻不定。
    (及至又前行了里許,忽遇木柵阻隔。
    (那木柵看只半截,由外可以觀內,但是暗藏無邊阻力,尋常飛越不過。
    (楊瑾識得禁法妙用,便也運用玄功,用五行克制之法衝了過去。
    (楊瑾潛光匿影,本來不易為妖屍覺察。
    (恰值那只妖鳥正在白陽真人那塊怪碑後面瞑目假寐,生人一到裏面,怪碑禁法便自發動
    (。
    (楊瑾見碑前一個怪物飛撲上來,知也是禁法作用,恐將妖屍驚動,不去破牠。
    (仗著隱了身形,便用遁法讓過。
    (可是那妖鳥何等靈警,已自警醒,怪鳴報警。
    (穴中妖屍、妖道立時覺察。
    (窮奇首先飛出一看,洞底禁法俱已發動,妖鳥四處追逐,不見人影。
    (楊瑾剛讓過怪物,不見怪鳥來撲,料知此物嗅覺必靈,意欲暗中下手,沒有施展法寶。
    (正尋思避讓間,忽聽前面不遠起了怪聲,黑暗中似有一個高大人影往後隱去。
    (同時碧光閃爍,妖鳥與那幾點星光全都不見。
    (雖知驚動敵人,心中還想暗中入內,探明敵情再說,故仍舊隱身前行。)
    
    
9**時間:接上 地點:墓門口
    (楊瑾入墓後,見先後兩道黃光從門內飛出,滿處盤繞。
    (接著妖鳥出現,又有許多妖火紅光四散飛奔。
    (偏那妖鳥追定自己身後不捨,有一次竟差點沒被啄上。
    (楊瑾當下從法寶囊內取出五火須彌針與七支坎離梭。
    (一出手,先是五道極細的紅光直取妖鳥。
    (接著又是七根紫熒熒數尺長的光華,與妖道師徒的黃光妖火鬥在一起。
    (妖鳥昂頸一聲怪嘯,便飛出三個綠火球,將神針敵住。
    (楊瑾見狀,暗運玄功,一指二寶,便作勢往外飛去,一面忙著進入墓門。)
    
    
10**時間:接上 地點:內寢
    (到了內寢一看,有一個空石榻,地下立著不少古屍。
    (兩旁也有兩個大油釜,比聖陵所見略小一些,只釜中燈火不一樣。
    (光焰熒熒,正是初入洞時所見妖火。
    (細看四壁,只是一間極高大的石室,除入口外,並無通路。
    (那些古屍靈的裝束身容,都是當時從殉之人。
    (忽然一陣陰風起自右壁,接著兩釜妖火微一明滅之間,室內似有一片金光閃了一閃。
    (晃眼工夫,那些古屍靈倏地紛紛活轉,各持弓刀,亂斫亂射,圍攻上來。
    (楊瑾驟出不意,倒嚇了一跳。
    (因身形已隱,來勢竟像能看見一樣,心中奇怪。
    (及至一觀察,方知隱形之法不知何時已被敵人破去,不禁大驚。
    (閃避已是無效,只得施展法寶、飛劍抵禦。
    (那些古屍靈不過靠妖法催動,來混亂敵人耳目,自然是敵不過。
    (不消片刻,全都頭斷身裂,敗倒地上。
    (楊瑾見群屍倒地,尚未見妖屍出戰。
    (忙運玄功,一收先放二寶,竟收不回。
    (剛意欲退出,一回顧身後,已成石壁,去路已失,哪裡還有門戶。)
窮 奇:(喝道)那女娃子,快些束手待綁,免得少時身煉成灰,形神俱滅!
    (話聲未了,倏地眼前一花,石室中全景忽變。)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