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早先 地點:院中
    (凌雲鳳一個人在院中打坐,面前點了一炷盤香。
    (一陣金光掠過,面前是個修整的石室,面前站定一個滿頭銀髮、手柱鐵杖的婦人,正撫
    (著自己滿頭秀髮說道)
崔五姑:小孫孫,難得你有這種毅力。你可知我是誰麼?
凌雲鳳:(連忙下拜道)你老人家可是五十多年前在開元寺坐化的那位曾祖姑麼?
崔五姑:你曾祖姑業已兵解化去,現托生在蘇州閶門外七里山塘一個姓楊的漁人家裏,不久便可相
    逢。
凌雲鳳:那您是何人,恕小孫不知。
崔五姑:我是你叔曾祖父凌渾的妻子白髮龍女崔五姑。
凌雲鳳:(連忙叩頭道)是曾祖母嗎?聽說您成仙了。
崔五姑:你叔曾祖心願未了,成仙還沒到時候。
凌雲鳳:(大喜)小孫日夜禱求,希望能夠修道,請曾祖母慈悲,救小孫一救。
崔五姑:你曾祖姑化時,曾對我說你家必有子孫得道,托我留意。如今妳塵緣已盡,我特渡你到此
    。
凌雲鳳:(叩頭如搗蔥)謝謝曾祖母!
崔五姑:你先起來(扶起雲鳳),先別謝我,你如要修道,須知與俞允中的婚事到此為止。
凌雲鳳:(傷感)小孫省得。
崔五姑:俞允中人品不錯,你為何堅持要出家修道?
凌雲鳳:小孫覺得人世短暫,一切都如過眼雲煙。
崔五姑:可知修道很苦?能有成就便難。
凌雲鳳:小孫知道。
崔五姑:好!我先賜你一口玄都劍,按我所傳,每日虔心練習。我不時離此他去,每隔旬日,必來
    看你一次。
凌雲鳳:這是何處?
崔五姑:這裡是黔桂邊境、風洞山白陽巖花雨洞,為昔日白陽真人學道之所,乃人間七十二洞天之
    一。
    (以下言作為背景)內洞壁上,有白陽真人遺留的圖解熊經鳥伸,外具百物之形,內藏先
    後天無窮變化。你只要勤加揣摩,以你天資,日久自能融會貫通。稍能有成,再下山去略
    積外功,便可持我柬帖,趁著峨嵋開闢五府之便,前去拜師了。
凌雲鳳:為何還要拜師?
崔五姑:這是你曾祖姑的遺命,因峨嵋派即將光大昌盛,入門後易成正果。
凌雲鳳:小孫志在修道,能否修成正果端靠一己努力。
崔五姑:有志氣,我再賜你神針一枚,可隨心收發,作為防身之用。
    (雲鳳聞言,不禁感激涕零,抱著崔五姑的雙膝叩頭不止。)
崔五姑:(笑道)我知你向道心誠,今日正稱你的心願,快起來。
凌雲鳳:(含淚起立道)曾孫女蒙曾祖母接引到此,九死難報!只是爹爹年邁,並無子息,所生只
    曾孫女一人。還望曾祖母大發鴻慈,將他接引到此,即使修道無緣,也可朝夕侍奉,不知
    可否?
崔五姑:(笑道)癡丫頭,你當修道成仙就這般容易嗎?此山已高出雲表,便是你,也須修煉四十
    九日之後,始能出洞遊行。他一個暮中衰叟,到此怎能禁受?
凌雲鳳:那爹爹無人照顧,如何是好?
崔五姑:這個放心,我會給他設法。你且盤膝坐下。
    (雲鳳如言坐下。)
崔五姑:你如此孝思,索性我再助你一臂之力,使你早日學成,父女重逢。此舉省卻你苦功不少,
    須知此等仙緣,曠世難逢,勿以得之太易,不自珍惜。
    (雲鳳聞言悚然,恭謹領命。
    (崔五姑伸出一手,按住她的命門。
    (雲鳳只覺五姑的手微微在那裏顫動不止,漸覺一股熱氣由命門貫入,通行十二玄關,直
    (達湧泉,再由七十二脈周行全身。
    (時遍體奇熱難耐,五內如焚,雲鳳只管凝神靜志,一意強忍。
    (半個時辰過去,方覺渾身通泰,舒適無比。)
崔五姑:(喜道)想不到你定力根骨如此堅厚,真不枉我渡你一場了。
    你此時百脈通暢,百病皆除。日後運氣調元,可以毫無阻滯,後洞現有我適才採的黃精,
    外有鐵釜一口,支石為灶,足供半月之糧,可照我法做去。半月後,我再來傳你劍訣。
    (說罷,取出一口長才二尺的寶劍和一根三棱鐵針,交與傳了針的用法,說得一聲)
    好自修為,行再相見。
    (只見滿洞之中金光耀眼,人已不知去向。
    (雲鳳知道洞外罡風厲害,不敢追出去看,只得望空拜倒,謝了大恩。
    (雲鳳先將那口劍拔出,電光閃處,劍已出匣,寒光射眼,冷氣侵肌。
    (仙家異寶,果自不凡。
    (神針無事不敢妄發,也知是件寶物無疑,不由喜出望外。
    (心裏記著後洞壁間圖解和白陽真人靈跡,以為其中必多仙景,恭恭敬敬朝後洞叩了幾個
    (頭。
    (存著滿腔虔誠之心,往裏走去。)
    
    
2**時間:接上 地點:中洞 
    (這洞共分前、中、後三層,只前洞最為光明整潔。
    (中洞深藏山腹,雖然高大宏深,已不如前洞明朗。
    (雲鳳見上下壁內到處都是殘破之痕,料是前人發掘遺跡。
    (走向洞壁盡頭,見有一塊高約兩丈,厚有三尺的石碑,碑上並無字跡。
    (轉過碑後,才是後洞門戶,高只丈許。)
    
    
3**時間:接上 地點:後洞
    (進門一看,洞內異常黑暗陰森。
    (雲鳳原有內家武功,目力曾經練過,仔細定睛尋視,依稀略能辨出一絲痕影,還是看不
    (清楚。
    (洞中比前、中二個洞還大得多,當中一個石墩和零零落落豎著許多長短石柱。
    (再走向壁間一看,那圖解也只影影綽綽,有些人物痕跡,用盡目力搜查,不見一字。
    (僅在東南角尋到一堆黃精、松子和那一口鐵釜,心中未免覺著有些美中不足。
    (孤零零坐在當中石墩上,只管出神尋思,也不想弄吃的。)
凌雲鳳:(暗忖)曾祖母既說圖解為用甚大,必非虛語。這一點點人物立坐飛躍淡影,不見一字,
    洞中如此黑暗,叫人怎生索解?如不從此中悟出一些妙理,休說自己汗顏,曾祖母必當自
    己不堪造就,負了期許,也許就此罷手,豈不誤了仙緣?
    (想了一陣,又往四壁注視一陣。
    (那飛躍屈伸之狀,還可照著內行功夫依式學樣,偏生坐像最多,十九一式。
    (即使看得清楚,也無從下手學習。
    (似這樣起坐巡行,過了好些時候,老是尋不出一點線索,不由著起急來。
    (越著急,覺著洞中越更黑暗。
    (末後把氣沉下去,閉了雙目,略微定了定神,把心一橫,暗罵)
凌雲鳳:好容易遇上這等仙緣,偏又資質這等愚下。如不悟出壁間圖解用意,誓以身殉!反正曾祖
    母要過了半月才來,無須急在這時,何不先照她所傳煉氣之法,勤加練習,緩些時再去參
    悟?
    (想到這裏,便將雙膝一盤,冥心靜氣,打坐入定。
    (等到做完功課起身,也不知是什時候,只覺身輕骨健,神清氣爽。
    (睜眼一看,洞中也沒有初進來時黑暗,壁間圖解隔老遠便能稍稍辨認。
    (這才稍悟虛空生白之理。
    (適才是由明入暗,滿腔欲望,心盛氣浮,所以看不大見。
    (此時坐功之後,矜平躁釋,神清志寧,便好得多。
    (不禁轉憂為喜,益發奮勉不置。
    (雲鳳自從遇救,到此已有一天多時間未進飲食,這時心裏一寬,方覺腹饑。
    (走向壁角置釜之處,一面先剝了松子入口。
    (猛又想起仙人點化,往往示意於不知不覺之中。
    (前洞盡有光明方便所在,這鍋灶偏生安置在後洞最黑暗的地方,看似無關,定非尋常。
    (說不定又含有深意,且莫去動它。
    (一面隨手取了一根黃精,咬了一口,覺著苦澀。
    (見其中還雜有許多山芋,打算煮熟了吃,釜旁柴禾頗多,也有火種。
    (只是無從尋水,出洞又畏罡風。
    (只得用身帶的一把小刀,削些胡亂生吃了一頓。
    (吃完起身,又向壁間尋視,除看得比前清楚外,仍無所得。
    (一心苦練,洞中又無床榻被蓋,索性不睡,逕去石墩上二次打起坐來。)
    
    
4**時間:之後 地點:同上 
    (做完一次功課,異常舒散。
    (或是吃些山芋、黃精、松子之類,又去打坐入定。
    (似這樣做過了十幾次功課,始終未曾離開後洞。)
    
    
5**時間:三天後 地點:同上 
    (洞中黑暗,不分晝夜,算計時候,約有三天光景。
    (因是潛心一意,勤苦參修,再加天資穎異,夙根深厚,進境極快。
    (但雲鳳本人尚不知道,只覺心智空明,耳目分外靈敏而已。)
    
    
6**時間:之後 地點:同上
    (有一次,剛剛入定醒來,偶看壁間圖解,格外比前清晰,知是打坐之功。)
凌雲鳳:(自忖)再有數日,只要按著曾祖母所傳坐功,能在一次中將氣機運用純熟,通行逆關。
    過了十二周天,做到她老人家所說境界,便可照著壁間圖解,不問悟出門徑與否,一一試
    練了。
    (正自尋思,微聞水聲滴石,靜中聽去,分外清楚。
    (細一留神,聽那水聲竟出自那塊打坐的石墩之下。
    (雲鳳連日用功,除吃些山糧外未進滴水,也未行動過一次。
    (忽然聽得水聲,不禁思飲。)
凌雲鳳:洞中靈跡甚多,除壁間圖解外,也曾仔細搜索,並無所見。石墩下面是實是虛,怎未想到
    移開一看?這水聲好似時近時遠,石墩又大,莫非下面還蓋有洞穴不成?
    (想到這裏,走近前去,兩手搬著石墩往前一拉,竟能移動。
    (連忙運足平生之力,一陣搬移,移開二尺來遠近,漸漸發現穴口,心中大喜。
    (等到石墩移向一旁,再看全穴口,比石墩只稍小一圈。
    (低頭往穴裏一看,水聲已住。
    (那穴道由前往後,斜行下去,看去雖然很深,不過斜徑陡些,並非直落無際。
    (略微歇了歇,振起精神,將真氣往上一提,身坐穴口。
    (伸足入穴,背貼著那滑削陡險的穴壁,緩緩往下溜去。
    (快要到底,才將氣一舒,放快了勢子。)
    
    
7**時間:接上 地點:穴下
    (等到腳踏實地一看,地方不大,石筍林立,均甚粗大。
    (石壁沒有上面平整,到處都是孔竅洞穴,仍有不少發掘過的痕跡。
    (再一細尋那水聲之處,只在一聲形如槎丫的奇石上面洞竅裏有一線流泉,涓涓下滴。
    (想是年代深遠,水滴石穿,已成了一個尺許方圓的水坑。
    (水與地平,也不溢出。
    (用劍一探,不能到底,彷彿很深。
    (張口就著泉流一嘗,竟是甘冽異常。
    (心想汲些上去,又沒盛水的東西。
    (如若上去,將那口鐵釜搬下來盛,又恐拿著東西,走這樣滑削的穴壁,下來容易,上去
    (卻難。
    (想了想,無計可施。
    (一心想吃點熟東西,只得取下身披的肩巾,先放在水坑裏洗了個淨。
    (就著那涓涓細流,將它浸濕。
    (再脫去上身衣服,放在石上,以免弄濕了沒有換的。
    (一切準備停當,口含濕衣,走向穴壁。
    (仍是背貼著壁,將頭往上略伸,手足向壁,施展輕身功夫。
    (一提氣飛也似往上游去,一會到頂。)
    
    
8**時間:接上 地點:內洞 
    (出了穴口,奔向釜前,將肩巾一陣擰絞,居然有一碗多水。
    (左右閑著無事,穴底溫暖如春,也不嫌麻煩。)
    
    
9**時間:接上 地點:同上 
    (一連上下三次,才湊了有半釜子水。
    (就石上晾起肩巾,將脫去的衣服著好。
    (一面生火,一面削芋放入釜中去煮。
    (不消片刻,水開芋熟,香味撲鼻。
    (取出一嘗,不但那芋甘芳酥滑,連湯也是清香甜美,益覺適口異常。
    (盡情大嚼之餘,不覺吃多了些。
    (雲鳳連日吃了許多冷東西,在前又服了崔五姑的湔洗腸胃的靈藥,藥力早已發作。
    (又幾天沒有行動,被熱湯熱食一沖,不一會,忽然腹痛如絞。
    (恐污穢了洞府,洞外罡風厲害,強忍著跑出洞去,擇一僻靜山石後面。)
    
    
10**時間:少後 地點:山石後
    (雲鳳站起身來,積滯全消,頓覺身子一輕,五內空靈。
    (細看當前景物,置身已在白雲之上。
    (四外高峰微露角尖,俱在腳底。
    (正當中午時分,天風冷冷,彷彿甚勁,但是一毫也不覺冷。
    (偶一低頭,見崖下面長著許多奇木異卉。
    (向陽一面,有一處黑沉沉的,似有洞穴,當時未有意去看。
    (閑眺了片時,逕回洞中,去做功課。)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