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上 地點:
    (易靜、英瓊、輕雲三人駕遁光逃出老遠,回顧沒有追趕,大家略按遁光歇息。
    (易靜才和英、雲二人說起)
易 靜:適才我急於脫身,打了紅髮老祖一滅魔彈月弩,老祖似已受傷。
    (輕雲逃時匆促,尚不知此事,聞言大驚道)
周輕雲:易姊姊,你闖了大禍了!紅髮老祖是師門好友,掌教師尊此時還下帖請他。我們上門忤犯
    ,亂子已是不小。還回手用法寶傷他,豈不是以下犯上?
易 靜:當時哪想到這些?
李英瓊:周姊姊想是和大師姊常在一起,受了薰陶,潛移默化,無一件不是萬般仔細,惟恐出錯。
    當時易姊姊如不施展法寶將他打傷,說不定現在還沒能脫險哩!
周輕雲:別的不說,這還說不上有險。
李英瓊:要是一個不小心,被他趕上,擒了去。受他一場責辱,押著我們往峨嵋一送,那時丟人多
    大?既然抵敵為的是脫身逃回,誰保得住動手不傷人?
易 靜:(笑道)李姊姊快人快語。師尊如果責罰,紅髮老祖乃我所傷,我一人領責便了。
周輕雲:我們既在一處,禍福與共,錯已鑄成,受責在所不計。
李英瓊:這才是好姊妹。
周輕雲:家師常說,目前五百年群仙劫運,掌教真人受長眉師祖大命,身任艱難,非同小可。各派
    群仙修練不易,理應格外成全。
李英瓊:既然修煉,就不該為惡!
周輕雲:所謂為惡,經常都是宿孽,不是存心的。
易 靜:家師常說,我宿孽太重。
李英瓊:管它孽不孽!該殺就殺!
周輕雲:我們救了神雕,本應回山。現在連神雕都不顧了,所為何來?
李英瓊:(緊張)糟了,我一氣,什麼都忘了,快回去找神雕!
周輕雲:不必急,你休小覷佛奴,牠已在白眉禪師座下聽經多年。近來我看牠已不進肉食,想是脫
    毛換骨之期將到,故有這一場火劫。依我看,牠必能為自身打算,我們走後,定已飛回峨
    嵋了。
    (〔第一○九回 重逢慈父 喜煞孝女兒  兼睹奇觀 窮究幻波池〕)
李英瓊:好姊姊,陪我再去一趟崇明島吧!
    (忽見正西方一片祥光,疾如電駛,從斜刺裏直飛過來。
    (彩氣繽紛,迥非習見,連易靜也看不出是何家數,來勢甚疾,不知是敵是友。
    (方在猜疑,那祥光已經飛到。
    (英瓊見光霞圍繞中,現出一個高大僧人,朝著自己把手一抬,便往下面山頭上落去。
    (英瓊不禁狂喜萬分,顧不得再說話,跟著朝下飛落。)
    
    
2**時間:接上 地點:山頭 
    (英瓊一斂遁光,拜倒在地,抱著那僧人的雙膝,淚如泉湧,兀自說不出一句話來。
    (易靜、輕雲見英瓊朝那僧人追去,忙也跟蹤而下。
    (輕雲見了這般情狀,已經猜出來人是誰,一同上前拜見。)
李 寧:(笑道)瓊兒,我隨你白眉師祖已得了正果,早晚飛升極樂。便是你也得了仙傳,異日光
    大師門,前路正遠。我父女俱是出世之人,怎還這般情癡?
    (說時,輕雲已上前跪下,口稱伯父。)
周輕雲:伯父久違了(一面又對易靜道)這位便是瓊妹妹的令尊李伯父。與家嚴為異姓兄弟,久共
    患難,現在白眉禪師門下。
    (易靜早知不是常人,聞言益發肅然起敬,忙即上前拜倒。
    (英瓊猶眼含清淚,哭問)
李英瓊:爹爹怎得到此?
李 寧:今早做完功課,恰值恩師座下神雕飛來,銜著師父法旨。言說今日是黑雕佛奴脫毛換體之
    際,現在崇明島身受火劫,命我帶了天地功德水,先去為牠淨身洗骨。
李英瓊:(急道)佛奴目前在哪裡?
李 寧:看你!還像個小孩子!
李英瓊:(涎著臉)女兒本來就是小孩子嘛!
李 寧:(笑道)已經是修道人了,不可這樣!
李英瓊:那要怎樣?
李 寧:像周姊姊一樣,穩重一點。
李英瓊:周姊姊像個老學究。
李 寧:所以她從無災難,今生必成正果。
周輕雲:(忙行禮稱謝)謝謝伯父誇獎。
李 寧:你一追敵人,就把神雕忘了!不過放心,赴會以前,牠準可換了毛羽復原。
李英瓊:謝謝爹,女兒下次不敢了。
    (李寧望著英瓊,面帶憂色道)
李 寧:我兒無端輕啟殺孽,雖說是因果輪迴,到底不符修道人胸襟。昔日長眉真人領袖群倫,從
    不妄殺,每每預留生機,予人自新之道。我兒空自得了真人之仙劍,卻未得真人之仙德,
    真真令為父耽心不已。
    (英瓊聽了,自知莽撞,低頭不敢置言。
    (此次闖事,易靜是明知故犯,責任最大。
    (一見李寧滿面秋霜,也是慚愧不已。)
李 寧:你姊妹三人,可隨我去至依還嶺,小聚一二日。等佛奴傷癒復原,同往峨嵋,也還不遲。
易 靜:老前輩盛意,敢不從命。
    
    
3**時間:接上 地點:依還嶺
    (那依還嶺正當峨嵋歸途的西南方,伏處深山之中,並不見怎樣高。
    (滿嶺儘是老檜松柏梗杉之類的大木,鬱鬱森森,參天蔽日,奇花異卉,遍地皆是。
    (加以澗谷幽奇,岩壑深秀,珍禽異獸,見人不驚。
    (端的是一座靈山勝域,非同凡境。
    (李寧率了三人,且行且說道)
李 寧:此嶺為西南十七聖地之一,僻處南疆萬山之中。
    
    
4**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李寧之言化為影像)四外都是崇山惡嶺包圍,更有數千里方圓的原始森林隔斷。
    人入其中,縱不迷路,也為毒蛇野獸所傷。
    再加環山有一條絕澗,廣逾百丈,下有千尋惡水,便是猿猱也難飛渡。
    只有我們所走的這條來路,為南來入嶺復道。
    可是這條路上儘是沼澤,澤底污泥,瘴氣極毒,終年不斷。
    所以自古迄今,常人竟無一個可以到此。
    此洞與爾等有緣,特此帶來認識一番。
    百年前有一佛女,在此嶺上修道,因為她是人家棄嬰,為靈獸銜上嶺來撫育。
    後服本山所產靈藥成仙,生無名字,便以嶺名做了道號,人稱依還神姑。
    飛升以後,所顯靈跡甚多。
    那神女修道的洞府,深藏在嶺頂幻波池底,外人不知底細,無從進入。
    今借佛奴脫體之便,一則使你們先行認清出入道路,好為異日之用。
    二則池底洞中,藏有神女遺留的毒龍丸,乃古今最毒烈的聖藥,專能降妖除怪,異日頗有
    大用。
    但是神女遺偈,取丹的人須是女子,方能如願到手。
    你們少時取了這毒龍丸,還可將池底神女所植的十二種靈藥仙草,連根移植回去,豈非絕
    妙?
    
    
5**時間:接上 地點:嶺頂
    (說時,已達嶺頂。
    (那嶺原是東西橫亙,長約數十里,就只當中隆起如墳,最高最大。
    (英瓊到了嶺上,一路留神細看,並未見佛奴蹤跡。
    (正開口想問,耳聽泉聲淙淙,響個不絕,彷彿就在近前,四周一看,卻找不著在哪裏。
    (這時已走到一片樹林以外,正當嶺的中心地帶。
    (眼看前面生著一大片異草,綠波如潮,隨風起伏不定。)
李 寧:(笑道)瓊兒,我們已經到了幻波池邊了。我們慢慢下去,好讓大家見個仔細。
    (說罷,將手往那片異草中心一指,那草便往地底陷落下去。)
    
    
6**時間:接上 地點:池頂
    (眾人飛身一看,只見離頂數丈之間,清波溶溶,雪浪翻飛,從四外奔來。
    (齊往中心聚攏,現出一個數頃方圓的大池,原來那是一個大深穴。
    (適才所見異草,乃是一種從未見過的奇樹,約有萬千株。
    (俱都環生穴畔,平伸出來,互相糾結,將穴口蓋沒。
    (除當中那一點較稀外,別的地方都被樹幹纏繞得沒有絲毫空隙。
    (那樹葉極為繁密,根根向上挺生,萬葉怒發。
    (每葉長有丈許,又堅又利,連野獸都不能闖入。
    (休說遠處看不見下面有池,便是近看,也只能看見些微樹幹。)
李 寧:這還不算,真的奇景,還在下面呢。
    (說罷,又朝下面池水左側波浪較平之處一指,那池倏地分開,現出一個空洞,望下去深
    (幾莫測。
    (李寧這才率領眾人,由水空之處飛身而下,約有數百丈深,方行到底。)
    
    
7**時間:接上 地點:池底
    (英瓊等抬頭往上一看,那池竟凌空懸在離地數百丈的空隙,波光閃閃,一片晶瑩。
    (細一觀察,才知穴頂一圈,俱是泉源。
    (因為穴口極圓,水從四方八面平噴出來,齊射中央,成了一個漩渦。
    (然後彙成一個大水柱,直落千丈,宛如一根數百丈長的小晶柱,上頭頂著一面大玻璃鏡
    (子。
    (那穴底地面,比上穴要大出好幾倍。
    (中有五個高大洞府,齊整整分排在四圍圓壁之上。
    (底中心水落之處,是一個無底深穴,直徑大約數丈。
    (恰好將那根水柱接住,所以四外都是乾乾淨淨的,並無氾濫之跡。
    (再看地平如砥,四壁石英雲母相映生輝,明如白晝。)
李 寧:這依還嶺共有兩處。一個得靜之妙,一個得靜之奇。
    
    
8**時間:接上 地點:洞門 
旁 白:(李寧之言化為影像)南向一洞,為聖姑生前修道之所,此時尚不能入內。
    西洞為煉丹爐鼎所在,她飛升之時,毒龍丸剛剛第二次練成,尚未開爐,便即化去。
    那十二種仙草,也在其內。
    此洞與其餘三洞相通,關係日後不小,大家務要留心,以為異日之用。
    佛奴現正在丹爐上面養傷,大約再有一日,便可痊癒了。
    
    
9**時間:接上 地點:西洞
    (說罷,便率眾人往西洞走去。
    (眾人先見五洞五樣顏色,因為只顧看那水幕晶柱,未甚在意。
    (這時走近南洞,見那洞門質地頗類珊瑚,比火還紅,上面有兩個大木環,雙扉緊閉。
    (英瓊上前推了兩推,未推動。
    (及至走向西洞一看,形式大略相仿,兩扇洞門金光燦爛,上面也有兩個黑環,洞門俱是
    (圓拱形,關得嚴絲合縫。
    (如非閘色與石色不一樣,幾疑通體渾成。)
李 寧:(笑道)你們雖然道法深淺不同,俱都得過仙人傳授。這門曾經聖姑封鎖,可有打開之法
    麼?
    (易靜平日雖頗自恃,聞言知非容易,惟恐萬一出醜,輕雲只是謙退,俱不則聲。
    (多年不見慈父,一旦重逢,早就喜極忘形,聞言便答道)
李英瓊:女兒先推那紅門,沒有推動,今番且來試試。
李 寧:(笑道)瓊兒畢竟年幼無知。你看兩個姊姊道法俱比你高,均未說話,只你一人逞能。試
    由你試,但是不許你毀傷這洞門。
    (英瓊原想紫郢劍無堅不摧,打算齊中心門縫來上一劍。)
李英瓊:只插在縫上也不行麼?
李 寧:此洞須留為異日之用,並且內中還有層層仙法埋伏,不可妄為。你易、周二位姊姊哪個沒
    有法寶、仙劍,還能輪到你麼?
李英瓊:女兒只想試試。
李 寧:你夙根稟賦,至性仙根,無一不厚,只是涵養還差。此番開府盛會以後,教規愈嚴,門下
    弟子不容有絲毫過犯。你殺氣太重,凡事切忌魯莽。
    (聞言,只管望著乃父,嘻嘻憨笑,口稱)
李英瓊:女兒謹遵,不敢忘記。
    (李寧這才走上前去,先對著那門躬身向南,默祝了兩句。
    (然後伸出左手三指捏著門環,輕敲了兩下,再將右手一指。
    (一片祥光閃過,便聽門上起了一陣細樂,那兩扇二丈多高大的金門,徐徐開放。
    (李寧仍在前引導,走進洞去。)
    
    
10**時間:接上 地點:石室
    (眾人見那頭一層石室甚是寬大,室中黃雲氤氳,僅能辨物。
    (李寧走到盡頭,拉著壁上一個金環,往懷中用力一帶,再往右一扭,忽覺眼前奇亮。
    (又是一陣隆隆之音,當中三丈多高的一塊長方形石壁,忽往地下沉去。
    (進門一看,乃是一個如閘一般大小的曲折甬道。
    (頂上一顆顆的金星,往前直排下去,每隔二三丈遠,必有一個。
    (行列甚是整齊,金光四射,耀眼生花。)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