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同時 地點:金庭中 
    (飛娘在金庭中,手指一團雷火,正在焚燒玉柱。
    (離柱不遠,倒著三個妖人的屍首。
    (那些玉柱根根都是霞光萬道,瑞彩繽紛。
    (四人剛將劍光指揮上前,許飛娘見敵人追入,一絲也不顯慌張畏縮。
    (左肩搖處,首先飛起一道百十丈長的青虹,直取四人。
    (一手仍指定雷火,焚燒玉柱。
    (另一手從法寶囊內取出一物,往上一擲,便化成一團碧焰。
    (四外青煙索繞,當頭落下,護住全身。
    (只管注視雷火所燒之處,連頭也不再回。
    (英、雲雙劍吃青光敵住,雖然勢盛,無奈許飛娘的劍也非尋常,急切間尚難取勝。
    (金蟬、甄艮的法寶飛劍只圍在碧焰外面飛舞,一些也攻不進去,竟不能損傷飛娘分毫。
    (金蟬見飛娘碧焰護身,看看手上的英姆靈符僅剩一道。
    (誠恐一擊不中,事更為難,所以有些躊躇。
    (那玉柱光華經飛娘雷火一燒,越發奇盛,幻成異彩。)
甄 艮:(喝道)賊道姑還要在此賣弄鬼祟,少時英姆駕到,你死無葬身之地了!
    (金蟬因南海雙童來時奉有指示,知是提醒他下手,這才將靈符往前一擲。
    (立時一片金霞,夾著殷殷風雷之聲,照耀全殿,光中一隻大手,正朝飛娘抓去。
    (那玉柱被飛娘雷火連燒,柱上光華已由盛而衰,地底雷聲轟隆不絕。
    (飛娘先聽甄艮呼喝,驚弓之鳥,心中未免慌張。
    (怎奈貪心太熾,又疑敵人詐語,只管咬牙切齒,運用玄功,注定庭中玉柱。
    (但一開啟,現出寶物,便即乘機攫走。
    (眼看柱上光華越淡,功成頃刻。
    (猛聽雷聲有異,忽見一片金霞從後襲來。
    (飛娘因上回在島上虛驚了一次,好生貽笑,心仍不死。
    (還想死力支持,不到真個英姆現身,不肯退走。
    (誰知金霞所照之處,護身煙光先自消滅。
    (忙一回視,一隻大手已從身後抓到。)
許飛娘:(暗道一聲)不好!
    (便自一縱遁光,將手一抬,身劍合一,飛身便起。
    (英、雲等正擋其出路,雖有朱梅前言,怎捨放她逃走。
    (飛劍法寶一齊發動,合圍上去。
    (飛娘知道這些後輩俱都不可輕侮,自己弄巧成拙,枉傷兩件心愛法寶。
    (危機瞬息,驚憤交集。
    (百忙中把心一橫,倏地將手一揚,便是一團大雷火打將出來。
    (眾人知她厲害,俱有防備,見勢不佳,連忙回劍護身時。
    (耳聽震天價一聲巨響,雷火光中,滿殿金塵玉屑紛飛如雨,飛娘已將庭中心金頂震穿一
    (個巨孔,駕遁光逃走。
    (那只神符幻化的大手,也跟著破空追去。
    (飛娘已去,眾人知難追趕,齊往柱前飛去。
    (見那些玉柱光華雖退,根根粗大瑩澈,通明若晶,真是瑰麗莊嚴,奇美無儔。
    (便各照朱梅吩咐,準備盤膝坐在當地施為。
    (此時易靜、甄兌、紅藥、楊鯉、蓉波、石生母子,都已陸續到來。)
易 靜:前殿已肅清,妖人執事業死傷逃亡殆盡。所有投降諸人,俱都在黃晶殿上打掃。
周輕雲:許飛娘逃走了,所幸寶物未被盜走。
    (易靜見玉柱火光已斂。)
易 靜:金柱開放在即,快圍坐玉柱四周,各自運用玄功準備。
    (不消片刻,地底風雷聲越來越盛,接著又聽金鐵交鳴一陣,當中主柱忽然轉動起來。
    (眾人忙即立起,各將法寶飛劍放出,以防柱底寶物飛去。
    (眼看主柱越轉越急,四圍的玉柱也都跟著轉動,倏地庭中一道金光閃過,現出朱梅。)
朱 梅:金蟬、石生過來,待我抬起柱子,石生用鏡照著,金蟬下去取寶。
    (金蟬石生走到朱梅身邊,朱梅一口真氣噴向柱上,大喝一聲)
朱 梅:速止!
    (那柱立時停住不轉,風雷金鐵之聲全歇。
    (然後走近前去,兩手捧住主柱下端往上一提,喝一聲)
朱 梅:疾!
    (那柱便緩緩隨手而起。
    (漸漸捧離地面約有三尺,柱基處現出一個深穴,裏面彩氣氤氳,奇香透鼻。
    (石生忙將天遁鏡往柱底深穴照去。
    (金蟬更不怠慢,一展彌塵幡,隨鏡光照處,飛身而入。)
    
    
2**時間:接上 地點:穴中
    (金蟬到了底下,用慧眼一看,乃是一個圓球般的地穴,裏面奇熱無比。
    (當中珊瑚案上,放有一個光彩透明的圓玉盒子。
    (盒前燃著一盤其細如絲的線香,香煙散為滿穴氤氳,幻成彩霧,四壁懸著十餘件奇形怪
    (狀的法寶。
    (金蟬每見一樣便取一樣。
    (那香燃燒甚速,金蟬初下去時還有大半盤,只這取寶的一轉眼間,便燒去了多半。
    (再加穴中奇熱無比,雖有彌塵幡護身,仍是難耐。
    (尤其是取寶時,手一近壁,直似火中取粟一般,烤得生疼。
    (等到挨次將壁間法寶取完,香已燒剩下只有兩圈。
    (金蟬不禁吃了一驚,忙即上前伸手去捧。
    (誰知那玉球竟重如泰山,用盡平生之力,休想動得分毫。
    (猛想起忘了跪禮通誠,匆匆翻身拜倒。
    (叩頭起來,那香已燒得僅剩半環,危機一髮。
    (金蟬慌不迭地搶上前去,伸手一抱那球,覺得輕飄飄的,又驚又喜。
    (猛一回頭,那香只剩了三兩寸,晃眼便盡。
    (顧不得再取那珊瑚案,一縱彌塵幡,便往外飛去。
    (身剛出穴,一眼望見朱梅,兩手緊捧主柱,已是面紅力竭,周身白氣如蒸。
    (待朱梅把手一鬆,那柱剛一落地,便聽穴底微微響了一下,並無別的動靜。
    (金蟬取了寶幡,上前拜見,將取來法寶獻出。
    (朱梅接過,連聲誇讚不置。)
李英瓊:師伯何故如此?
朱 梅:(笑道)連許飛娘那麼見多識廣的妖人尚且不知輕重,何況你們。這主柱下面,乃是地心
    真穴。
    
    
3**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朱梅之聲化為影像)當年天一水母用絕大法力,闢為藏珍之所。
    飛升之際,默算未來,在穴中置有一盤水香。
    此香在穴中燃得極慢,一見風,頃刻之間,可以燃盡。
    此香一滅,穴便自行封閉,立刻地心真火發了,無論人物,俱化劫灰。
    這根主柱乃當初大禹鎮海之寶,被水母移來此地鎮壓。
    此柱一折,不特紫雲宮全宮化為烏有,這附近千里內的海面,俱都成了沸湯,貽禍無窮。
    飛娘只知穴內藏珍,憑著她的妖法,可以劫取,卻不曉其中厲害。
    她放著旁柱內藏的天一真水和許多現成法寶不取,妄自覬覦重器。
    休說此柱重有一萬三千餘斤,她未必能夠捧起。
    即使她預先學了鳩盤婆的大力神法,驅遣群魔將柱抬起,入內見了許多寶物,定起貪心。
    稍有疏忽,那香燒完,勢必同歸於盡,有什便宜?
    我來時想起,禍患往往忽於未然,這等關係重大的事,謹慎些好。
    知道紫雲宮除了這裏,還有一個最緊要的所在,乃地竅深處,最為脆薄。
    同是關係全宮命脈,紫雲三女居此數百年,竟未發覺。
    許飛娘萬一事前從曉月賊禿、鳩盤婆那裏聞得底細,到了勢危之時偷偷趕去。
    來一個損人不利己,將它震裂,我們雖未必身受其害,此宮決難保全。
    因此一到,首先趕到那裏防護,行法將周圍封閉。
    二次現身,相助二鳳兵解之後,又去降伏那神獸龍鮫。
    這一來,便耽擱了些時刻。
    不料你們仍是貪功,想傷飛娘,不給出路,以致被她用妖法衝破金庭逃走。
    雖無大礙,但是此庭乃天一水母運用天、地、人三才真火,採取西方真金熔鑄而成。
    異日正主來此居住,道成時節,雖可練金來補,到底不如原來,留一缺陷,豈不可惜?
    金蟬所發靈符,乃是英姆寄形化身妙用,本屬虛設。
    那只大手一經追出,數百里外,必被飛娘看破,所幸你們尚未窮追。
    飛娘近來所練幾件厲害法寶,又要留為三次峨嵋之用,不到危急,不肯輕易施展。
    否則你們追去,必受傷害無疑。
    這中央主柱,自從三女取寶百十年後,被三鳳一日無心中發現柱中封鎖符籙,她不知何用
    ,試一演習,主柱忽然自行封閉。
    內中還藏有別的法寶,也未被三女發現取出。
    嗣見別根柱內有大同小異的符咒,彼時三女道法日深,漸漸悟出那符是一開一閉。
    試一演習,果然應驗。
    只是當時忘記了主柱的開法,一直無法重開。
    那天一真水,便藏在左側第三根玉柱之中玉瓶葫蘆之內。
    如果事前封閉,也難開取。
    偏巧初鳳被奪其魄,這次慶壽,把所有庭中玉柱全數開放,以便酒闌,將壽筵移來,人前
    顯耀。
    三鳳素極狂妄,初藏時雖加封鎖,因為初鳳這一來,仗著裏外俱有埋伏,既是全數讓人觀
    光,不便留此一處,也未諫阻。
    可笑飛娘枉是自負,竟會被三女魔法瞞過。
    爾等可去取來,再往黃晶殿帶了新收諸弟子,回返峨嵋,中途有人相候呢。
    
    
4**時間:接上 地點:金庭中
    (這時眾人見那幾行玉柱上下渾成,並無開裂之痕。
    (方在尋思,朱梅忽將兩手一搓,一片火星散將開來,往柱間飛去,那些玉柱便燃燒起來
    (。
    (一陣烏焦臭味過去,眾人眼前一亮,見庭中玉柱依然瑩潔,透體通明,內中寶物紛呈異
    (彩,晶光寶氣掩映流輝。
    (再加妖氣已盡,氛霧全消,襯著金庭翠檻,越顯奇觀。
    (金蟬首先跑到第三根柱前,見那盛著天一真水的玉瓶果在其內,另外還有一個葫蘆。
    (一同取下一看,上面俱有朱書籙文,寫著「地闕奇珍,天一聖泉」八字。
    (大功告成,好生欣喜。
    (金蟬與朱梅看了,揣入法寶囊內。
    (再隨眾人去看其餘玉柱,每根俱藏有奇珍異寶,還有許多不知名的仙藥,件件霞光燦爛
    (,照眼生輝,眾人見了,俱都驚喜非常。)
朱 梅:紫雲三女因想人前賣弄家私,把宮中寶物大半收來,陳列此間。可惜我當時無暇兼顧,水
    母遺留下的數十件法寶全被紫青雙劍斬斷了。
    (朱梅照柱中開閉符偈,全數封閉。
    (庭頂被飛娘衝裂之處,約有碗大。
    (朱梅將從柱中取出來的一個玉球擲上去,行法堵住,始率領眾人走出庭外。)
    
    
5**時間:同時 地點:雲空 
    (哈延逃未多時,銅椰島已是相隔不遠,哈延早將求救火箭放出。
    (易氏弟兄眼望前面敵人由遠而近,再有片時,不等到他巢穴,便可追上。
    (前方海面上波濤洶湧,無數黑白色像小山一般的東西時沉時沒。
    (每一個尖頂上俱噴起一股水箭,恰似千百道銀龍交織空中。
    (再往盡前面定睛仔細一看,漫天水霧溟蒙中,果然現出一座島嶼影子。
    (島岸上高低錯落,成行成列的,俱是百十丈高矮的椰樹。
    (直立亭亭,望如傘蓋,甚是整齊。)
易 鼎:島上椰樹如此之多,好似以前聽祖父、母親說過。
易 震:這妖人可惡!我不追到,誓不罷休。
    (離島只有三數十里,前途景物,越發看得清清楚楚。
    (島上椰林之內縱出五人,身著青白二色的短半臂,袒肩赤足,背上各佩著刀叉劍戟葫蘆
    (之類。
    (似僧非僧,似道非道,與所追妖人裝束差不多。
    (這些少年直往海中飛下,一人踏在一隻大鯨魚的背上。
    (為首一個將手一揮,便個個衝波逐浪,迎上前來。
    (五隻大鯨魚此時在海面上鼓翼而馳,激得驚波飛湧,駭浪山立,水花濺起百十丈高下。
    (哈延落在那為首一人的鯨背上面。)
哈 延:(匆匆說道)我闖了禍,敵人業已追來,大師兄呢?
徒 甲:大師兄現在育鯨池旁。
    (哈延便駕遁騎鯨,往島上逃去。
    (沒有多遠,便有一隻巨鯨迎了上來,用背馱了他,回身往島內泅去。
    (易氏弟兄見了這般陣仗,仍然無動於衷。
    (算計來的這五個騎鯨少年,定是妖黨,不問青紅皂白,更不答話。
    (一按神梭,早衝了上去。
    (又於那旋光小梭門中,將寶鉤、寶玦一齊發出,直取來人。
    (五人不知此寶來歷,見來勢猛烈迅疾,與別的法寶不同。
    (適才哈延又是那等狼狽,不敢驟然抵禦,一聲招呼,各人身上放出一片青光。
    (連人帶鯨,一齊護住,齊往深海之中隱去。
    (易震見敵人空自來勢宣赫,卻這等膿包,聯手也未交,便自敗退,不由哈哈大笑。
    (一看前面哈延已將登岸,心中忿極,便不再追趕這五個騎鯨少年,竟駕神梭急趕上去。
    (片刻到達,哈延已飛入椰林碧陰之中。
    (易氏弟兄見騎鯨少年本領不濟,一催神梭,便往椰林中追去。)
    
    
6**時間:接上 地點:椰林
    (那些椰樹俱都是千百年以上之物,古幹參天,甚是修偉,哪禁得起神梭摧殘。
    (光華所到之處,整排大樹齊腰斷落,軋軋之音,響成一片。
    (入林不遠,因為樹木茂密,遮住目光,轉眼已看不見敵人的青光影子。
    (二人一心擒敵,一切都未放在心上,只管在林中往來衝突,搜尋不休。
    (不消多時,忽聽一聲鍾響,聲震林樾。
    (接著便見前面一大片空地上,現出一個廣有百頃的池塘,池邊危石上立著幾個與前一樣
    (打扮的少年,為首一個,正和哈延在那裏述說。
    (二人以為擒敵在即,便追將過去。
    (那邊見神梭到來,彷彿不甚理睬。
    (眼看近前,相隔還有數十丈左右,為首的一個忽從石旁拿起一面大魚網,大喝一聲)
徒 乙:大膽業障,擅敢無禮!
    (手揚處,那魚網便化成一片烏雲,約有十畝方圓,直朝二人當頭飛到。
    (猜是妖法,正要與他一拼。
    (兩下裏都是星飛電駛,疾如奔馬,就要碰個迎頭。)
旁 白:(天癡上人一聲大喝道)來人須我制他,爾等不可莽撞!
    (言還未了,那片烏雲倏地被風捲去。
    (這時二人因為敵人就在地面立定,飛行本低。
    (見敵人法寶剛放出來,又收回去,猜不出是何用意。)
    
    
7**時間:同時 地點:庭外 
朱 梅:此宮異日應為靈雲、紫玲等所居,來時齊道友托我將長眉教祖的兩儀微塵陣移設此間。外
    人雖不能擅入,假使此時有人伏在宮內,這裏有的是靈藥仙草,盡可在此潛修,只不能出
    去而。
    (當下朱梅先將金庭行法封鎖,然後率領眾人,挨次巡視全宮,逐處加以封鎖。
    (紫雲宮面積何等廣大,饒是步行迅速,也耽誤了不少時候。
    (朱梅帶了眾人,走出黃晶殿,仍由甬道出去,飛到九宮柱前。)
    
    
8**時間:同時 地點:磁峰
    (那些穿半臂的少年業已回身,齊朝前面仰頭翹望,歡呼不已。
    (再順著他們所望處一看,一個筆直參天的高峰矗立雲中,相隔約有十來里光景,並無別
    (的動靜。
    (易鼎雖沒有易震那般過於自恃,也料出敵人必有詭計。
    (剛在猜想,猛覺所御神梭的光華似在斜著往前升起。
    (弟兄二人俱在疑心,百忙中一問,並非各人自主,連忙往下一按。
    (誰知那神梭竟不再聽自己運轉,飛得更快,好似有什大力吸引。
    (休說往下,試一回身轉側,都不能夠。
    (晃眼超越諸少年頭上老高,彈丸脫弦一般,直往前上方飛去,越飛越快,快得異乎尋常
    (。
    (一會,前面雲中高峰越離越近,才看出峰頂並非雲霧,乃是一團白氣,業已朝著自己這
    (一面噴射過來,與神梭光華相接。
    (就在二人急於運用玄功,制止前進的片刻之間,神梭已被白氣裹向峰頂粘住,休想轉動
    (分毫。
    (忙用收法,想將神梭收起逃遁時,那神梭竟似鑄就渾成,不能分開絲毫。
    (二人知道情勢已是萬分危險,急欲從梭上小圓門遁去。
    (又覺祖父費了多年心血練成的至寶,就這般糊裏糊塗地葬送在一個無名妖人手裏,不特
    (內心不服,而且回家也不好交代。
    (略一躊躇,忽覺法寶囊中所藏法寶紛紛亂動。
    (猛想起敵人將自己困住,尚未前來,囊中現有的太皓鉤等法寶,何不取出。
    (準備等敵人到來,好給一個措手不及,殺死一個是一個。
    (那法寶囊俱是海中飛魚氣胞經林明淑親手練成,非比尋常。
    (如非二人親自開取,外人縱然得去,也不易取出其中寶物。
    (二人想到這裏,剛把囊口一開,還未及伸手去取。
    (內中如太皓鉤一類五金之精練成的寶物,俱都不等施為,紛紛自行奪囊而出,往前飛去
    (。
    (因有神梭擋住,雖未飛出,卻都粘在梭壁上面。
    (一任二人使盡方法,也取它們不動。
    (這一急真是非同小可,正在彷徨無計可施,旋光停處,五條黑影伸將進來。
    (易鼎一面剛把寶玦取在手中,想要抵禦,已是不及。
    (倏地眼前一暗,心神立時迷糊,只覺身上一緊,似被幾條粗索束住,人便暈了過去。)
    
    
9**時間:同時 地點:九宮柱
    (金萍見朱梅到來,連忙過來見禮。)
朱 梅:可見到初鳳他們?
金 萍:金鬚奴、慧珠二人夾著大公主,周身雲光圍擁,由此飛出。
朱 梅:大公主情況如何?
金 萍:大公主已是神志失常,叫囂不已,好似發狂中邪模樣。
朱 梅:定是神魔反噬,金鬚奴災孽未了。
    (問畢,大家一同飛出甬道,走出延光亭。)
    
    
10**時間:少後 地點:大殿 
    (二人醒來一看,身子業已被人用一根似索非索的東西捆住,懸空高吊在一個暗室裏面。
    (易震知已被擒,連急帶恨,不由破口大罵起來。)
易 震:無知妖人!給我出來,小爺必斬你萬段!
    (罵了一陣,不見有人答應。)
易 鼎:別罵了,這捆處越罵越緊,痛死人。
    (罵聲一停,痛也漸止,屢試屢驗。
    (無可奈何,只得強忍忿怒,住口不罵。
    (這時二人真恨不如速死,叵耐無人答理,始終連那妖人的影子都未見過。
    (就在這悔恨欲絕之際,耳聽遠遠洞蕭之聲吹來,連吹了三次,也未聽出吹的是什麼曲子
    (。
    (恍如鸞鳳和鳴,越聽越妙,幾乎忘了置身險地。
    (忍不住,剛說了聲)
易 震:這裏的妖人,居然也懂得吹這麼好聽的洞蕭。
    (蕭聲歇處,倏地眼前奇亮,滿室金光電閃,銀色火花亂飛亂冒,射目難睜。
    (二人以為敵人又要玩弄什麼妖法,前來侵害,身落樊籠,不能轉動,除了任人宰割外,
    (只有瞪著兩隻眼睛望著,別無法想。)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