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先前 地點:林中
    (哈延是銅椰島天癡上人的第十九徒,因山中採藥,偶遇萬妙仙姑許飛娘。
    (許飛娘見哈延滿身青氣,於林間若隱若現,知非常人。
    (許飛娘刻意巴結,哈延見許飛娘美貌非常,亦甚欣賞。)
哈 延:家師南海銅椰島天癡上人。
許飛娘:銅椰島?傳聞島上有一磁峰,任何鐵器皆被吸走?
哈 延:此話屬實,凡是五金之精練成的寶物,遇上南北陰陽兩極元磁之氣,均無幸理。
許飛娘:(大異)兩極真磁相隔遙遠,精氣混茫,怎會在銅椰島出現?
哈 延:數百年前,家師在島心沼澤下面地心中尋著一道磁脈,與北極真磁之氣相通。
許飛娘:就是那座磁峰麼?
哈 延:家師將那片沼澤污泥用法術堆凝成了一座筆直的高峰,將太乙元磁之氣引上峰尖,幾經勤
    苦研探,至能隨意引用封閉,才成磁峰。
許飛娘:(欽佩狀)簡直不可思議,既沒有五金可用,那如何鍛煉法寶?
哈 延:我們所有法寶、飛劍,不是東方太乙神木所制,便是玉石之類練成。
許飛娘:水能生木,如若有天一真水,定對你師徒大有助益。
哈 延:談何容易,天一真水是玉虛至寶,我等怎有指望?
許飛娘:天一真水現落在東海紫雲宮中,過些時三位宮主壽誕,我帶你去看看。
哈 延:(面有難色)謝謝仙姑好意,只是師門管教極嚴,禁止與外人來往。
許飛娘:放心,一回生二回熟,來往熟了便不是外人了。
    
    
2**時間:接上 地點:中殿 
    (金蟬、甄艮、甄兌三人從地下潛入紫雲宮。
    (甄艮隱身形遁出地面一看,面前複道行空,傑閣高聳,金碧輝煌,霞光閃閃。
    (比起別處所見,又是一番景象,真個是富麗已極。
    (遙望黃晶殿與神沙甬道出口等處,不但不見一人,也沒有別的異狀,心中奇怪。
    (金蟬、甄兌已經等得不耐,遁出地面。)
甄 艮:那面鏡子懸在殿台之上,必是一種照影窺形的魔法。
齊金蟬:說得不錯,那精光耀眼,連我也不能逼視。
甄 艮:敵人既不能地行來追,索性再冒一次險,繞向殿側看看。
甄 兌:如黃晶殿周圍地底可通至殿上,我們好歹也立點功回去。
齊金蟬:再說,我們有英姆所賜的靈符,必要時施展出來,給他一個下馬威。
甄 兌:真不得已,還有掌教真人的靈符,直由海面上升,逃出宮去。重新會合迎仙島上諸同門,
    二次大舉,破宮報仇。
    (正打主意要由地行前往,猛見黃晶殿內飛出七道各樣顏色的彩煙。
    (轉眼工夫,像霧縠輕絹一般,布散開來,分向七路,離殿不過三丈遠近,便由淡而隱。
    (〔第一○三回 紅藥破總圖 紫雲魔陣已成空  輕雲搜晶殿 海底宮闕盡瓦解〕
    (三人俱都看得清清楚楚,知道這七道彩煙必是有為而發,說不定有什麼極厲害的魔法。
    (三人剛互相打著招呼,要往地下遁走,猛覺身上機伶伶打了一個冷顫。
    (甄氏弟兄修道多年,又加在峨嵋吃過一回大虧,益發機警謹慎。
    (便是金蟬,近年也是久經大敵。
    (見黃晶殿內飛起七道彩煙,有一道正對著飛鯨閣飛來,忽然無影,已是在那裏留心提防
    (。
    (三人俱知事情不妙,連忙按定心神時,彷彿神志一昏,萬緒如潮。)
    
    
3**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頗覺三女可惡,忽然怒發不可遏止,各自一指遁光,便要往黃晶殿飛去。
    (剛一動念,初鳳為首,已率了二鳳、三鳳、許飛娘和全宮眾人殺來,劍光法寶,紛紛祭
    (起。
    (三人盛怒之下,各自指揮飛劍法寶迎敵,過了好些時辰,未分勝負。
    (雖然三人道基深厚,身旁又藏有掌教真人和英姆的靈符,卻已暫時中邪。
    (這七聖迷神魔法,一經被侵,喜怒哀樂愛惡欲,能在瞬息之間,現出千萬種幻象。
    (身當其境的人,只要覺著事情一稱心如意,便即被陷,不得脫身,任人擒去擺佈。
    (饒是多大本領道法,也是除死方休。
    (三人先時哪知中了魔法暗算,只知拼命般迎敵,殺得難解難分。)
    
    
4**時間:接上 地點:中殿
    (三人只是站在殿中,如醉如癡。
    (正在危機密佈,不可開交之際,金蟬猛地心靈一動。
    (適才明明要由地遁往黃晶殿去,剛要動身,敵人便即殺來。
    (往常也和妖人對敵,怎地今日這般越殺越有氣?
    (金蟬想到這裏,盛氣一平,魔頭自然有些難侵,心中便微一明白。
    (再往四外一看,不但黃晶殿不知去向,眼前人物都如在煙霧之中,隨著自己的念頭時隱
    (時現。
    (知道自己一雙慧眼,可以透視雲霧,無微不顯,這般鮮明的景象,怎倒不會看清?)
齊金蟬:(連忙喊道)二位師兄留神!這是敵人妖法幻景,我們不要理他,快將法寶護住身子。
    (連喊數聲,未見甄氏弟兄答話。
    (正在著急,要用手去拉。
    (忽聽前面連珠也似起了一陣極輕微的爆音,接著便是一片黃色煙光冒起。
    (經這一來,不但金蟬心靈完全復原,連南海雙童也明白清醒過來。
    (但都不知身陷危境,來了救星。
    (一見敵人忽然無蹤,面前現出一片煙霧,反以為變出非常,敵人又鬧什麼花樣。
    (正在張惶駭顧,準備迎敵之際,猛覺身子被一種絕大的力量吸住,凌空而起。
    (金蟬忙取彌塵幡,甄氏弟兄更是情急,竟要將掌教真人靈符啟動,以謀出險。)
旁 白:(朱梅說道)爾等已陷魔網,我奉齊道友之托,來此解救,時機瞬息,休得妄動。
    
    
5**時間:同時 地點:蚣螟殿側
    (金蟬一看,已是蚣螟殿側,現出一個矮老頭兒和一個少女。
    (是矮叟朱梅,同了廉紅藥。
    (金蟬忙給甄氏弟兄引見,拜倒在地。)
齊金蟬:拜見朱師伯,(指甄氏兄弟)這二位是剛入門的甄艮、甄兌,請師叔指教。
朱 梅:這座紫雲宮,原是連山大師別府,天一水母舊居。
    
    
6**時間:接上 地點:幻境
旁 白:(朱梅之聲化為影像)紫雲三女前身為宮中侍女,此番轉世重來,仍然誤入歧途,難免劫
    數。
    她們僅將金庭玉柱中所藏的法寶和道書取去,柱底還有遺書和許多奇效的丹藥,俱未取出
    。
    此次趕來,便是為了那兩匣遺書,就便相助你們取水。
    初鳳魔法厲害,英姆派了她弟子廉紅藥,持了法寶靈符前來。
    不但已將那七道魔法破去,並且還故佈疑陣,混亂她的目光。
    使其覺著來人業已入網,有恃無恐。
    現在離三女生辰不遠,留下紅藥在此行法,爾等三人可隨我由宮前海眼舊道退出宮外,將
    周、李、易諸人接引進來。
    乘她壽宴高張,邪術娛賓之際,紅藥去破她黃晶殿中總圖,爾等破宮取水便了。
    
    
7**時間:接上 地點:中殿 
齊金蟬:師伯,石生尚在神沙甬道第一層陣內,不知現在如何。
朱 梅:別急,一會就可見面了。你等站好。
    (朱梅手掐靈訣,行使仙法,一展袍袖,隱了身形,直往前宮飛去。)
    
    
8**時間:接上 地點:內殿 
    (初鳳續在殿中遙望,一道金光,像電閃一般掣了兩下,那片黃煙忽然消散。
    (忙又取了兩道靈符,分給二鳳、慧珠道)
初 鳳:敵人真個奸猾,不知用什法兒逃出羅網,你二人速去相助三妹。
    (說時,正南方彩蜃殿,又有一片青煙升起。)
初 鳳:(指給二人觀看)敵人現在逃往彩蜃殿被困,可速前去。
    (二鳳、慧珠領命剛走,先是東方大熊礁紅煙升起﹔緊接著正西的蚣螟殿﹔正北方的圓椒
    (殿﹔西北方的虹光湖﹔西南方的珊瑚榭﹔相繼各色煙光升起。
    (紫雲宮碧樹瓊林,玉宇瑤階,珠宮貝闕,所在皆是。
    (本就雄深美妙,絢麗無窮,再被這各色彩煙籠罩其上,越顯得光華繽紛,蔚為奇景。
    (休說那幾個初來妖人平生未睹,便連那經歷宏富的許飛娘,也都歎為觀止。
    (眾人目眩神奇,心驚妙術,哪知就裏。
    (忽見金庭玉柱間光霞上升,彩霧蒸騰,知有敵人前去盜寶,中了埋伏。
    (初鳳念頭一轉,不由又勃然大怒。)
初 鳳:妹夫!速去查看。
    (金鬚奴持了護身靈符去後,先是二鳳、慧珠兩人空手回轉。)
慧 珠:我二人前往大雄礁、蚣螟殿、虹光湖、珊瑚榭等有各色彩煙升起之處,遠看煙霧彌漫,越
    是近看,越沒一絲痕跡。
二 鳳:怪的是,離得較遠,煙霧反而由淡而濃。四方八面俱已尋到,皆是如此。
    (初鳳剛想發問,三鳳已同了隨去的人狼狽而歸。)
三 鳳:大姊,我到處找遍了,只是些影子。
初 鳳:(大怒)什麼影子?你究竟看到了什麼?
    
    
9**時間:接上 地點: 幻境
旁 白:(三鳳之言人影像)我到了飛鯨閣前,只見一朵金花爆散開來,轉眼即行消滅。
    那煙霧也越近前越淡,及至到了閣前,連一點痕跡都無有了。
    如說被敵人破去,怎又不見敵人蹤跡?
    不但閣前那片煙霧又由淡而濃,而且四方八面如蚣螟殿、虹光湖、珊瑚榭等處,又連起來
    六七片各樣顏色的煙霧。
    初時尚疑心敵人大舉進犯,挨次巡視,俱是遠觀彩煙彌漫,近視杳無蹤影。
    只末一處,行經蚣螟殿,好像見著一個矮子背影,一晃不見。
    那煙霧也和別處一樣,四處留神搜查,別無跡兆。
    
    
10**時間:接上 地點:內殿 
    (初鳳聽得呆了,疑惑是頭腦不清,搖了搖頭,振作精神。)
初 鳳:(問二鳳、慧珠道)你二人去時,血光返照太陰神鏡曾在前面查照,我這裏連著幾次行法
    ,難道也不見一絲朕兆?
慧 珠:我們初出殿時,原本指揮此鏡,注目飛行。先到第一處彩煙前,此鏡曾放了一次光明,並
    未照見敵人形跡。後來連飛巡了六七處,直到回殿,便始終是一團黑影了。
    (初鳳聞言大驚,忙掐靈訣,如法施為。
    (那團暗影依舊是寒光皎皎,纖微俱照,知未被人破去,這才放心。
    (初鳳等諸人正說之間,金鬚奴也從殿外飛來。)
初 鳳:(忙問)金庭玉柱中可有變故?
金鬚奴:金庭玉柱,遠看彩霧蒸騰,光霞輝耀。近視依舊是好好的,並無一物埋伏,也不見有敵人
    侵入形跡。不知是何原故。
初 鳳:這和昔年發現寶物時情形相似,莫非因為強敵大舉來犯,知我難以抵敵,又有寶物出現不
    成?
    (越想越有理,心裏一高興,便連前事也不加重視。)
金鬚奴:只怕是心魔幻象,大公主還是小心為上。
初 鳳:妹夫太過謹慎了。(臉上紅光一閃)來!再設一席壽筵在金庭玉柱之間。一則宴請仙賓,
    犒勞宮眾﹔二則請大家一玩金庭玉柱奇景,當時如真能發現藏珍,豈不湊趣?
    (那許飛娘等幾個左道妖人,久聞金庭玉柱之名。
    (一聽初鳳要在那裏開宴延賓,好不欣喜。
    (飛娘早已斷定三女必敗,已存了趁火打劫之想。)
金鬚奴:(忙阻止道)金庭玉柱寶庫所在,如今敵人業已混入,就擒與否,尚難定準。黃晶殿全宮
    命脈,萬法總樞,正當多事之秋,謹慎防衛猶恐不周。
初 鳳:原先不是將壽宴設在黃晶殿麼?多加一處又如何?
金鬚奴:如在兩地開宴,相隔遼遠,萬一疏虞,豈不開門揖盜?望公主慎重行事。
初 鳳:(笑答道)妹夫未習天書,不知就裏。我豈不知這兩處關係重要,特地開放門戶,正為引
    敵入網。
金鬚奴:敵人俱精地遁,已滿佈宮中。
初 鳳:無論仙凡,涉我樊籬,必無幸理。正因敵人尚未成擒,藉此娛賓,兼以誘敵,豈非絕妙?
    (初鳳起身,延客外出。
    (金鬚奴見初鳳頗為自恃,總覺她今日神情異常,滿臉戾氣,不似往日仙靈丰采,疑慮不
    (釋。
    (慧珠也看出初鳳不似平日謹慎,有點倒行逆施。
    (但見金鬚奴諫勸無效,不便再為深說,便對金鬚奴搖頭示意。)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