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先前 地點:火焰洞 
    (冬秀下了火海,走入連山大師藏寶的洞內一看,寶物甚多,先也不知取那樣是好。
    (後來看到那本玉葉天書,見上面有「秘魔三參,天府副冊」八個朱書籙文。)
冬 秀:(暗忖)別的寶物盡足防身禦敵。初鳳在紫雲宮金庭玉柱得了一部《地闕金章》,從此道
    行精進,可惜還未學會便即化去。這書既是仙府副冊,想必還要強些,何不將它取回宮修
    練?
    (主意一定,便朝連山大師遺容跪祝了一番,那書便從壁間飛下,連忙恭恭敬敬接在手內
    (。
    (回頭見守洞石人劍上火光直指自己,不敢貪得無厭,想連忙叩兩個頭退身出洞。)
    
    
2**時間:接上 地點:雲空
    (待冬秀飛身到了上面,剛剛離卻火層,腳底金霞忽被收去,不由喜出望外。)
冬 秀:(暗想)此時不走,等待何時?
    (暗運玄功,駕遁光電駛雲飛,拼命往歸路逃走。
    (起初她還怕二矮劍光迅速,前來追趕,飛行了一會,忍不住一看身後,竟是一點動靜都
    (無。
    (冬秀不敢絲毫怠慢,就此減緩速度,反倒越發緊催遁光,加緊飛逃。)
    
    
3**時間:接上 地點:海島 
    (冬秀算計成功頃刻,正在患得患失,憂喜交集。
    (忽見前面海中一座高嶺橫亙海中,半山以上,全被雲封,山頂積雪皚皚,長約千里。
    (下面波濤浩蕩,觸石驚飛,越顯山勢險惡。
    (冬秀雖在紫雲宮從初鳳修道多年,已能排雲馭氣,絕跡飛行,到底根骨太薄,不耐罡風
    (。
    (飛到後來,因始終未見有人追趕,不由把遁光降低了些。
    (一見前面山高,去路被阻,不得不從山頂飛越過去。
    (剛把遁光往上一升,眼看就要貼著嶺脊飛過,忽聽一聲斷喝,一道烏油油的光華劈面飛
    (來。
    (冬秀一見有人暗算,大吃一驚。
    (也未及看清來人是誰,一面飛劍暫行抵擋,身子早駕遁光縱避開去。
    (等到飛落嶺脊之上,才定睛朝敵人看去。
    (對面站定兩個道人:一個生得又瘦又長,黃衫赤足,手持拂塵。
    (那另一個和自己交手的人,正是嵩山所遇的鐵傘道人。
    (冬秀知道厲害,不由又怕又急。)
鐵傘道:(喝道)大膽賤婢!竟敢盜去我的寶傘。快快跪下還我,饒你不死,否則叫你死無葬身之
    地!
冬 秀:(厲聲)你真枉稱作前輩有名的仙長,也不想想,你的傘是我盜去的麼?
鐵傘道:不是你盜,怎在你手?
冬 秀:自己道行淺薄,遇見能手吃了大虧,眼睜睜被人將寶傘奪去。是我看著不服,跟蹤前去,
    從矮子手內又將它盜了回來。不過是暫借一用,日後少不得仍要送還原主。
鐵傘道:賤婢不知死活,胡言亂道!
冬 秀:你沒本領奈何仇人,卻來欺凌我一個女子。異日傳將出去,也受各派道友笑話。
    (說時,暗從懷中將這次和三鳳出走,由紫雲宮帶出來的幾件寶物取出,持在手內。
    (原打算乘一空隙,暗算敵人,能將飛劍同時收回更好,否則便連飛劍也棄了逃走。)
鐵傘道:(怒罵道)好一個大膽賤婢!明明兩個矮賊怕我日後報仇,命你前來送還,你竟敢昧心吞
    沒。
    (說罷,用手朝冬秀一指。
    (冬秀覺手持寶傘重如泰山,再也擎它不起。
    (待連忙將飛劍收回時,全身已被罩住。
    (烏光閃閃,冷氣森森,四外光圍,休想動轉一步。)
鐵傘道:賤婢看這柄寶傘,你能劫去麼?快快跪下降伏,饒你活命。
    (冬秀萬不料寶傘不在道人手內,一樣聽他運用。
    (知道道人狠毒,逼著自己降順決無好意,只得運用玄功,將劍光護住身子,以防意外。
    (一心只盼三鳳同了眾人回來的時候,也打此島經過,或者有救。
    (此外除了挨一刻是一刻外,別無善策。)
黃衫人:白、朱兩個矮鬼,我們終不與他甘休,道友要這虛面子則甚?此女如此倔強,把她擒回山
    去,交與徒兒他們享受便了。
    (說罷,手中拂塵一指,發出千萬點黃星,直撲冬秀。
    (冬秀眼看那些黃星風捲殘雲,一窩蜂似撲到面前。
    (正在危急之際,忽然一片紅光從來路上飛來。
    (紅光轉眼籠罩全山,上燭霄漢,嶺脊上罡風陡起,海水群飛,似要連這橫亙滄海的千里
    (鐵門嶺都將一掃而去一般。
    (就在這自分無幸,驚惶駭顧之間,那萬千黃星首先爆裂,化為黑煙消散。
    (緊接著又聽一聲長嘯,一黑一黃兩道光華閃過,便覺手上一輕,那柄鐵傘倏地凌空飛起
    (。
    (抬頭一看,紅光中飛下三女一男,正是初鳳、三鳳、慧珠和金鬚奴四人。
    (那紅光便從金鬚奴手持一柄寶扇上發出。
    (再看對面敵人,連那柄鐵傘俱都不知去向。
    (僅剩遙天空際微微隱現著一點黑影,轉眼沒入密雲層中不見。
    (冬秀驚魂乍定,似夢初回。)
三 鳳:都是那矮子促狹,要是少說兩句話,豈不早些到此?況只略遲了一步,在用許多心機,那
    柄鐵傘仍被那牛鼻子奪了回去,真是可惜。
初 鳳:(問冬秀)那本天書副冊可曾失落?
冬 秀:(忙說)不曾。
    (把書從懷中取出,交與初鳳。)
初 鳳:(翻開看了看,歎口氣道)昔日《地闕金章》曾載此書來歷,此是天魔秘笈。看來我等此
    後雖可幸求長生,也不過成一地闕散仙,上乘正果恐無望了。回宮去吧。
    (說罷,一行五人同駕遁光,直往紫雲宮飛去。)
    
    
4**時間:接上 地點:紫雲宮
    (二鳳在避水牌坊下面,用海藻引逗靈獸龍鮫,一見大家安然歸來,好生歡喜,連忙迎了
    (入內。)
三 鳳:此書是冬秀姊冒險所得,如何修習?大姊先得拿定主意。
金鬚奴:小奴無此福緣,請四位仙姑同修,小奴尚有他事,先行告退。
    (三鳳、冬秀面露得意之色。
    (初鳳、慧珠自在火海中服了靈丹,神明朗澈,只笑了笑,也未勸說。)
三 鳳:既然如此,莫怪我等練習時,不准他入內了。
    (金鬚奴原本志不在此,也未介意。
    (二鳳人較忠厚,看了倒有些不服,因為初鳳不說話,雖不相勸,卻對金鬚奴起了憐意。
    ()
    
    
5**時間:接上 地點:宮中
    (眾人在宮中潛修到了第三年上,金鬚奴功行大進,已深得《地闕金章》秘奧。
    (這日開觀他師父留的最後一封遺偈,得知還有數日,便是天地交泰,服真水之期。)
金鬚奴:三天後,便是小奴服用真水之期,大宮主想必記得當年承諾。
初 鳳:此事我縈繞於心,未曾淡忘。問題在你服用真水後,還要有人護法。
金鬚奴:照偈上說,服水那一天,須要一人在旁照應,七日七夜不能離開一步。
初 鳳:(看了三鳳一眼,然後問)哪位姊妹願助他一臂之力,成全此事?
三 鳳:他一個奴才,又是個男的,據說服後赤身露體,有許多醜態,你我怎能相助?
初 鳳:(左右為難)此事非同小可,我考慮過許久,一直沒有善策。
金鬚奴:小奴要待第三日上才能恢復知覺,此三四天工夫,本性全迷,種種魔頭都來侵擾,不到七
    日過去開壇時節,不能清醒。
初 鳳:而此時法壇封閉,人無法遁出。護法人若受不住他的糾纏引誘,立時壞了道基。我要主持
    壇事,別人又無此道力。
金鬚奴:小奴想過,若用一海中精靈,或能過關。
初 鳳:萬萬不可!你雖自居為奴,實於我等有師徒之實。不論如何,我要助你成道。
三 鳳:他不過講解了一些天書的內容,大姊老是把他視為多大恩德!
初 鳳:(正色)三妹怎可如此?我等修道人如不知感恩懷德,就是惡孽!
三 鳳:我只是小小抱怨一下,絕無此意。
初 鳳:實話實說,我原意命你相助,因他素來畏你,易於自制。
三 鳳:(抗聲)大姊!我寧可放棄仙業,也不願與這醜鬼同處一壇!
    (二鳳見三鳳作梗,初鳳為難神氣,心中不服,不由義形於色道)
二 鳳:助人成道,莫大功德。他畢生成敗的關頭,我們怎能袖手不管?現時都是修道人,避什男
    女形跡?如真無人照應,我情願身任其難便了。
    (初鳳一想,二鳳雖然天資較差,防身本領已經足用。)
初 鳳:(點頭道)你法力較差,小心行事,不可大意。
    (金鬚奴喜出望外,走上前去,向二鳳下跪道)
金鬚奴:二公主如此恩深義重,小奴真是粉身難報了。
二 鳳:(忙攙起道)你在宮中這些年來,真可算是勞苦功高。今當你千鈞一髮之際,助你一臂,
    分所當然。但盼你大功告成,將來與我們同參正果便了。
    (金鬚奴感激涕零地叩謝起身。)
    
    
6**時間:之後 地點:法壇 
    (初鳳分派好了一切,法壇早已預定設在後宮水精亭外,到時便領了眾人前往。
    (由慧珠取來天一真水交與初鳳,照遺偈上所說,行法將壇封鎖。
    (命慧珠、三鳳守壇護法。
    (二鳳早領了金鬚奴朝壇跪下,先行叩祝一番,然後請賜真水。)
金鬚奴:請賜真水。
初 鳳:相隨心生,魔由念至,心靈稍一失了自制,魔頭立刻乘虛侵入。我奉令師遺偈,以魔制魔
    。照天府秘冊所傳,設下這七煞法壇,凡諸百魔悉可屏禦。
    行法以後,你到了這座水精亭內,立時與外隔絕,無論水火風雷,不能侵入。你當這種千
    年成敗關頭,也須自己勉力,挨過七日,大功即可告成了。
金鬚奴:小奴謹領法諭。
    (初鳳便將真水三滴與他服了,又取一十三滴點那全身要穴,命二鳳扶導入亭。
    (那真水原是至寶,一到身上,立即化開,敷遍全身。
    (金鬚奴猛覺通體生涼,骨節全都酥融,知道頃刻之間便要化形解體,忙隨二鳳入亭。
    (亭中已早備下應用床榻,金鬚奴坐向珊瑚榻上,滿心感激二鳳將護之德,想說兩句稱謝
    (的話。
    (誰知牙齒顫動,遍體寒噤,休想出聲。
    (眼看亭外紅雲湧起,亭已封鎖,內外隔絕。
    (同時心裏一迷糊,不多一會便失知覺。
    (二鳳見狀,連忙將他扶臥榻上,去了衣履,自己便在對面榻上守護。)
    
    
7**時間:接上 地點:壇內
    (金鬚奴俱如死去一般,並無別的動靜。
    (二鳳隨時旁照料。)
    
    
8**時間:接上 地點:法壇
    (初鳳鎮守主壇,瞑目入定,鄭重非常。
    (三鳳和慧珠、冬秀分守三方,各自瞑目入定。
    (三鳳有點不耐,無法安靜下來。)
    
    
9**時間:第三日 地點:壇內
    (第三日上,二鳳正在無聊盤算,忽覺榻上微有聲息。
    (近前一看,金鬚奴那一副又黑又紫,長著茸茸金毛的肉體,有的地方似在動彈,以為日
    (期已到,快要醒轉。
    (無心中用手一觸,一大片紫黑色的肉塊竟然落了下來。
    (二鳳嚇了一跳,定睛一看,肉落處,現出一段雪也似白的粉嫩手臂。
    (再試用手一點別的所在,也是如此。
    (這才恍然大悟,金鬚奴外殼腐去,形態業已換過。
    (知將清醒,忙用雙手向他周身去揭,果然大小死皮隨手而起。
    (一會工夫,全身一齊揭遍。
    (地下死皮成大堆,只剩頭皮沒有揭動,猜是還未化完。)
二 鳳:(自語)這般白嫩得如女人相似的一個好身子,要是頭面不改,豈不可惜?
    (二鳳正在好笑,忽聽金鬚奴鼻間似有嗡嗡之聲,彷彿透氣不出。
    (人中間隱現出一根紅線,漸久漸顯。
    (二鳳試用手一撕,嘩的一聲,從人中自鼻端以上直達頭腦全都裂開,肉厚約有寸許。
    (心中大喜,手捏兩面皮往左右一分,竟是連頭連耳帶著腦後金髮,順順當當地揭了下來
    (。
    (最後才揭向口邊,往上微微使力一起,一張似分還合的人面皮便隨手而脫。
    (時眼前一亮,榻上臥的哪裏是平日所見形如醜鬼的金鬚奴,竟變了一個玉面朱唇的美少
    (年。
    (二鳳正在驚奇,榻上人的一雙鳳目倏地睜開,雙瞳剪水,黑白分明。
    (襯著兩道漆也似的劍眉斜飛入鬢,越顯英姿颯爽,光彩照人。)
    
    
10**時間:接上 地點:法壇 
    (最初三鳳還能忍耐,勉強凝神坐守。
    (三鳳漸漸動了嗔念,同時也為魔頭所乘,不知怎的,覺著氣不打一處來)
三 鳳:(暗忖)他一個異類賤奴,過了這一關,道基穩固,日後功行圓滿,便可上升仙闕。自己
    空具仙根,反不如他。
    (越想越恨,竟忘了當前利害,賭氣離了守位。)
三 鳳:(猛又想起)二姊還在裏面,魔頭萬一侵入,豈不連她一齊害了?凡事均有前定,何必忌
    他則甚?
    (這投鼠忌器之心一起,立時心平氣和,回了原位。
    (初鳳沒有覺察,法壇上霞光仍盛,並無動靜,還以為沒有什麼。)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