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百餘年前 地點:紫雲宮前
    (〔第八十七回 彩煥金章 神奴依女主   共參地闕 凡俗修仙籙〕
    (初鳳站立在紫雲宮前,面前跪著一個怪人〔金鬚奴〕,遠處還有個已經死去的惡獸。)
初 鳳:三百年來,我姊妹三人在這紫雲宮中修練,與世無爭,怎能為你,惹下這等麻煩。
金鬚奴:小奴實迫於無奈,願永為看門之奴。
初 鳳:偌大宮殿,本須一人守門服役。但你來路不明,恕難收留。
金鬚奴:小奴初見恩人,以為是地闕真仙。適才冒昧觀察,方知恩人雖然生具異質仙根,並未成道
    。
初 鳳:正因如此,你自去吧!
金鬚奴:不瞞恩人說,以小奴此時本領,便是普通散仙也不在我眼中,但因夙緣註定,甘與恩人為
    奴。
初 鳳:你我素昧生平,何來夙緣?
金鬚奴:當年小奴恩師介道人羽化時節留下遺言,今日此時若遇真主,於兵解後,來世始有成道之
    望。先在海岸遇見鐵傘道人,以為是他,不想幾乎遭了毒手。
初 鳳:何以見得我就是尊師所言之真主?
金鬚奴:時機已至,不論是否,小奴已別無希望了。
初 鳳:天下至大,能人正多,你還是去他處尋找吧!
金鬚奴:恩人收留,雖說有助小奴,便是恩人也得益不少。
初 鳳:我有何得益之處?
金鬚奴:先師授我絕技,能識各種寶物。
初 鳳:(臉色一動)你能識寶?
金鬚奴:如今雖宮門深鎖,小奴已知宮中法寶極多,且恩人不知運用之法。
初 鳳:你知道用法嗎?
金髮奴:如恩人收留為奴,必當犬馬以報。
    
    
2**時間:數月後 地點:紫雲宮內 
    (金鬚奴在園中修整亭閣,初鳳在遠處觀望。
    (處處都顯出忠心勤謹可靠。)
初 鳳:你可會劍法?
金鬚奴:所會只是旁門,並非正宗。
    (初鳳要他傳授,金鬚奴便盡心指點,初鳳一學便會。
    (漸漸將各樣寶物與他看了,也僅有一半知道名稱用法,初鳳俱都記在心裏。
    (初鳳取出當中玉柱所藏的水晶寶匣。)
初 鳳:這是什麼?
金鬚奴:(看了又看)這是一部仙籙,必然記載了宮中各種寶物的用法。
初 鳳:我也猜想如此,但不論我用什麼方法,都無法打開。
金鬚奴:此籙須用純陽乾明離火化練四十九日,否則不能取出。
初 鳳:(大驚)若無百年修為,怎有此純陽乾明離火?
金鬚奴:小奴便有。
初 鳳:實話實說,你道法功力無不高出我等,怎會來此屈身為奴?
金鬚奴:先師有言,小奴命中魔孽甚多,若今生能屈居為奴,來生始能拜入玄門正宗,成就正果。
初 鳳:那你就試試把仙籙打開吧!
    
    
3**時間:之後 地點:避水牌坊
    (金鬚奴抱了晶匣,坐在避水牌坊下面,打起坐來。
    (一會胸前火發,與匣上彩光融成一片,燒將起來。
    (初鳳連日出看,俱無動靜。)
    
    
4**時間:四十九天 地點:同上
    (直到四十九天上,初鳳姊妹在旁觀看,鬚奴胸前火光大盛,匣上彩光頓減。
    (忽聽一陣龍吟虎嘯之聲起自匣內,琤的一聲,兩道匹練般的彩光衝霄而起。
    (金鬚奴也跟著狂嘯一聲,縱身便捉,一道彩光已是化虹飛走。
    (另一道被金鬚奴抓住,落下地來,晃眼不見。
    (初鳳趕過去一看,乃是上下兩函薄薄的兩本書冊。
    (金鬚奴微一翻閱,歡喜得直蹦。)
金鬚奴:(隨即嘆道)可惜!頭一函《紫府秘笈》已化虹飛走。
初 鳳:這是什麼?
金鬚奴:這是《地闕金章》,宮中異寶的名稱用法以及三位主人穿的仙衣雲裳,均有注明。便是小
    奴數百年來朝夕盼望,求之不得的天一真水,也在其內。
    (初鳳聞言,自然越發心喜。)
初 鳳:好極了,我們整日與這些珍寶為伴,惜一直不知名稱及用法,我們且來見識見識。
    
    
5**時間:接上 地點:宮內 
    (三鳳姊妹與冬秀帶了金鬚奴,同入宮內,前去辨別。)
金鬚奴:(看著仙籙說)這紫雲宮乃千年前水母舊居,不但珠宮貝闕,仙景無邊,所藏的奇珍異寶
    不計其數。
    
    
6**時間:接上 地點:玉廳 
旁 白:(金鬚奴之聲化為影像)自從水母成道,超升紫極,便將各樣奇珍靈藥、天書寶劍封藏在
    金庭玉匣之中,留待有緣。
    數百年後,宮中侍者或水母之應劫弟子,即將一一轉劫歸來。
    金庭當中,頭一根玉柱的珊瑚葫蘆內所盛,便是峨嵋派諸仙打算用來練化神泥的天一真水
    。
    此水原取自紫府,也是此宮中最為珍貴之寶藏。
三 鳳:來日方長,珍寶暫且不說,那些雲裳仙衣在哪裡?
金鬚奴:(看書)在第十二根玉柱之中,把這符籙拿去,朝它一揮即可開啟。
    (金鬚奴取出一符籙,交給三鳳。
    (三鳳取了符籙,和二鳳、冬秀數著柱子,到第十二根前,如法一揮。
    (果然是大小二十六件雲裳霞據,件件細如蟬翼,光彩射目,霧縠冰紈,天衣無縫。
    (三鳳不由心花怒放,忙喚金鬚奴避開,脫去濕衣,穿將起來。
    (穿完,金鬚奴走進,跪請道)
金鬚奴:小奴托主人福庇,但求第七年上,將那珊瑚葫蘆中的天一真水賜與小奴一半,就感恩不盡
    了。
    (初鳳此時對於金鬚奴已是信賴到了極點,當時便行答應。)
三 鳳:你要那真水做什麼?
金鬚奴:小奴需此水成道,故此寧願為奴。
初 鳳:既須此水,何不此時就將葫蘆打開取去?
金鬚奴:此水乃純陰之精,此時小奴災劫尚未完全避過,又加主人道力尚淺,無人相助,取出來也
    無用處。既承主人恩賜,到時切莫吝惜,就是戴天大德了。
初 鳳:我們如不仗你相助,豈能有此仙緣?豈有到時吝借之理?
金鬚奴:(愁然道)主人恩意隆厚,足使小奴刻骨銘心。
初 鳳:休這樣說,如非你那日再三自屈為奴,依我意思,還要當你師友一般看待的呢。
金鬚奴:小奴命淺福薄,有此遇合,已出非分,怎敢妄居雁行?
三 鳳:我也和大姊一樣想法,什麼奴不奴的,實是多餘。
金鬚奴:實不瞞主人說,似主人這般心地純厚,小奴原不虞中途有什麼變故。只是先師昔日偈語,
    無不應驗,將來宮中尚有別位仙人。只恐數年之後,俱知此水珍貴,萬一少賜些須,小奴
    便功虧一簣。
初 鳳:無論何人到來,此宮總是我姊妹三人為主。你有此大功,就是我恩母回來,我也能代你陳
    說,怎會到時反悔?
金鬚奴:(跪謝)謝謝恩主。
    
    
7**時間:一年後 地點:大殿
    (初鳳在殿中不耐地等候,金鬚奴垂著頭,緩緩進來。)
初 鳳:你怎地這麼久還不進來?我們要去救一個朋友。
金鬚奴:(躬身答道)恕小奴有難言之隱,此事不便插手。
初 鳳:這話怎講?
金鬚奴:適才拆看先恩師所賜錦囊,此女正是小奴魔劫之根,稍一不慎,即有災殃。
初 鳳:(驚道)我和你雖分主僕,情逾師友。所來之人,是三妹的至友,今不能坐視。
金鬚奴:小奴省得,正因如此,小奴委實進退兩難。
初 鳳:至於有甚災劫的話,你的道力經驗還比我們勝強得多。若有甚爭執,也未必是你敵手。
金鬚奴:小奴以荒海異類,妄覬仙業,註定該有這些災難。先恩師遺偈之意,無非使小奴敬謹修持
    。
初 鳳:放心,有我從旁化解,你只管愁它則甚?
金鬚奴:有恩主一言,小奴遵命。
初 鳳:此女名冬秀,現昏迷不醒,我們速去水天閣。
    
    
8**時間:接上 地點:水天閣
    (一女少躺在雲床上,昏迷不醒。
    (三鳳、二鳳正愁急無計,見初鳳與金鬚奴進來,忙迎了過來。)
三 鳳:我們把各種靈丹都給她吃了,還是無效。
初 鳳:稍安勿躁,金鬚奴自有良法。
    (金鬚奴走到冬秀身前,把把脈,看了看面色。
    (冬秀緊閉雙目,面色蒼白。)
金鬚奴:她受水力壓傷太重,五官百骸無法運轉。小奴既已情願救她,不消三日便可復原。
初 鳳:要用什麼藥?
    (初鳳一指玉桌,上面有五種各色丹藥。
    (金鬚奴看了看,皺眉道)
金鬚奴:三仙姑給她吃了什麼?
三 鳳:我一急,每樣都給她吃了,也不記得是什麼。
金鬚奴:藥有藥性,就算是仙丹,也不能隨便吃。
三 鳳:(不忿)你半天不來,叫我怎麼辦?
初 鳳:(問金鬚奴)那要怎麼辦?
金鬚奴:可能無事,也可能有害,眼下難斷。
三 鳳:你快點救她呀!
金鬚奴:(在桌上選了紅丹十粒,交給初鳳)請主人用玉泉融化,給她全身敷上。小奴自去採取千
    年續斷和紅心補碎花來,與她調治。
    (鳳因兩種靈藥俱未聽見金鬚奴說過,以為他要出宮採取,便問道)
初 鳳:鐵傘道人尚在尋你,此去有無妨礙?可要將宮中法寶帶兩件去,作防身禦敵之用?
金鬚奴:(笑道)這兩種靈藥全都在後苑之內,其餘靈藥尚多。
三 鳳:什麼千年續斷?
金鬚奴:這千年續斷,除本宮外,只有陷空島有出產。此藥有接筋續骨之功。
三 鳳:紅心補碎花呢?
金鬚奴:這紅心補碎花,是本宮至寶,別處無有。有補殘生肌之妙。
初 鳳:(喜道)我以前僅覺後苑那種奇異花卉終年常開,可供觀賞,不想竟有這般妙用。
三 鳳:如此說來,其餘那些花草也都是有用的了?
金鬚奴:雖不全是,也大半俱是塵世所無。
初 鳳:你說那紅心補碎花,我一聽名兒,便曉得那生著厚大碧葉,花形如心,大似盈缽,一莖並
    開的小紅花。續斷名兒古怪,可是那墨葉長梗的矮樹?
金鬚奴:那樹不是續斷。
三 鳳:我與你同去,見識見識。
    (三鳳與金鬚奴同去後苑。
    (初鳳取玉泉化了靈丹,與冬秀敷勻全身。
    (一摸胸前,果然溫暖。
    (撥開眼皮一看,眼珠靈活,哪似已死之人。
    (敷完靈丹,金鬚奴與三鳳進來。)
金鬚奴:小奴已對三仙姑稟明,先將周身骨節合縫之處,用續斷搗碎成漿塗了。再取紅心補碎花照
    樣搗碎,取出丹汁,給她全身擦遍。小奴不便在旁,請容告退。
    
    
9**時間:接上 地點:水天閣
    (冬秀逐漸復原,她的五官百骸早已有了知覺。
    (在她將醒未醒之際,已經得知就裏。
    (這一來,不但起死回生,而且得居仙府,有了升仙成道之望,自然是喜出望外。
    (閑來時便去宮中各處遊玩。
    (貝闕珠宮,仙景無邊,倒也享受仙家清福。)
    
    
10**時間:之後 地點:宮內
    (初鳳、二鳳、三鳳、冬秀與金鬚奴五人,每日子夜時辰共修功課。
    (參修時,由初鳳領了四人跪祝一番,然後捧了仙籙,在宮庭當中圍坐。
    (初鳳分別傳了二鳳姊妹與冬秀的練法,然後由金鬚奴持劍侍側,自己對書虔心修悟。
    (等自己習完,再將可傳的傳給餘人修練。)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