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上 地點:釣鼇磯
    (秦氏二女和司徒平拜伏在地,叩謝大恩。)
乙 休:快快起來,不必如此。
    (乙休吩咐已畢,便行法佈置起來。
    (等到行法完比,業已巳初時分。
    (司徒平忙往陣中死門地位上澄息靜念,盤膝坐定,先將玄功運轉,以待寶相夫人入陣
    (。
    (諸葛警我仍去釣鼇岩上瞭望。
    (紫玲姊妹分立岩洞左右,先將劍光飛起,一持彌塵幡,一持彩霓鏈,靜待接引。
    (八姑暗持雪魂珠,飛身空中戒備。)
    
    
2**時間:巳末午初 地點:同上
    (乙休飛向釣鼇磯上,與諸葛警我說了幾句話,一片紅光閃過,升空而去。
    (乙休一走,寶相夫人就要出來,大劫當前,陣內外夫妻姊妹三人,俱各謹慎從事,越
    (加不敢絲毫鬆懈。
    (不一會,忽聽岩洞以上嘩的一響,一團紫氣擁護著一個尺許高的嬰兒,周身俱有白色
    (輕煙圍繞,只露出頭足在外,彷彿身上蒙了一層輕絹霧縠。
    (離頭七八尺高下,懸著碧熒熒一點豆大光華,晶光射目。
    (初時飛行甚緩,一照面,紫玲姊妹早認出是寶相夫人劫後重生的元神和真體,不禁悲
    (喜交集,口中齊聲喊得一聲)
秦紫玲:娘!
    (早一同飛迎上去接住。
    (紫玲一展彌塵幡,化成一幢彩雲,擁護著往陣內飛去。
    (司徒平在死門上老遠望見,忙照乙休真傳,將陣法倒轉。
    (一眨眼彩雲飛至,因為時機緊迫,大家都顧不得說話。
    (紫玲一到,一面收幡,口中喊道)
秦紫玲:平哥看仔細,母親來了!
    (說罷,便將寶相夫人煉成的嬰兒捧送過去。
    (司徒平連忙伸手接住,緊抱懷內。
    (正待調息靜慮,運用玄功,忽聽懷中嬰兒小聲說道)
寶 相:司徒賢婿,快快將口張開,容我元神進去,遲便無及了。
    (司徒平剛將口一張,那團碧光倏地從嬰兒頂上飛起,往口內投去。
    (當時只覺口裏微微一涼,別無感應。
    (百忙中再看懷中嬰兒,手足交盤,二目緊閉,如入定一般。
    (時辰已至,情勢愈急,紫玲姊妹連忙左右分列,三人一齊盤膝坐定,運起功來。
    (當嬰兒出洞之時,便聽見西北天空中隱隱似有破空裂雲的怪聲,隆隆微響。
    (及至嬰兒入陣,司徒平吞了定相夫人那粒元丹,用本身三昧真火焚了靈符。
    (一切均已就緒,漸漸聽得怪聲由遠而近,由小而大。)
    
    
3**時間:接上 地點:釣鼇磯上空
    (那釣鼇磯上諸葛警我與空中巡遊的鄧八姑俱早聽到,先時用盡目力,並看不見遠處天
    (空有何痕跡。
    (陣中死門地位上,已不見三人形體,只見一團紫霞中,隱隱有三團星光光芒閃爍,中
    (間一個光華尤盛。
    (諸葛警我還不妨事,八姑究是旁門出身,未免也有些膽怯。
    (八姑往釣鼇磯上飛去。)
    
    
4**時間:接上 地點:釣鼇磯
    (八姑剛飛到釣鼇磯上。)
諸 葛:咦!
    (八姑回首一看,西北角上天空有一團紅影移動。
    (這時方交正午,烈日當空,睛天一碧。
    (那團紅影較火還赤,看上去分外顯得清明。
    (初見時只有茶杯大小,一會便如斗大,夾著呼呼隆隆風雷之聲,星飛電駛而來,轉眼
    (到了陣的上空。
    (光的範圍,大約畝許﹔中心實質不到一丈,通紅透明,光彩耀眼。
    (眼看快要落到陣上,離地七八丈高下,忽見陣裏冒起無數股彩煙,將那團火光擋住,
    (相持起來。
    (那團火光便彷彿曉日初出扶桑,海波幻影,無數金光跳動,時上時下,在陣地上空往
    (來飛舞,光華出沒彩煙之中,幻起千萬層雲霞麗影,五光十色,甚是美觀。
    (火光每起落一次,那彩煙便消滅一層。
    (諸葛警我與鄧八姑看出那彩煙雖是乙休陣法妙用,但至多不過延宕一些時間。
    (果然那火光越來越盛,緊緊下逼陣中彩煙,逐漸隨著火光照處,化成零絲斷紈,在日
    (光底下隨風消散。
    (頃刻之間,火光己飛離死門陣地上空不遠,忽然光華大盛,陣中殘餘彩煙全都消散。
    (砰的一聲大震,那團火光倏地中心爆散開來,化成千百個碗大火球,隕星墜雨一般,
    (往陣中三人坐處飛去。
    (到離三人頭頂丈許,那三顆青星連那一團紫氣,便飛上去將那火光托住。
    (兩下裏光華強弱不一,此盛彼衰,此衰彼盛,相持有個把時辰,不分高下。
    (突然,那一叢火光大減,同時那三顆青星除當中一粒光華更強盛外,其餘二顆都漸晦
    (暗。
    (當中那顆青星忽先往下一落,然後朝上衝起,直往火叢中一團較大的主光撞去。
    (才一碰上,那團主光便似石火星飛,電光雨逝,立刻消散。
    (主光一滅,所有空中千百團成群火光,像將滅的油燈一般,一亮一閃,即時化為烏有
    (。
    (八姑、諸葛警我見了,不由喜出望外。
    (再往陣中一望,陣法已是早被乾天真火破去。
    (三顆青星,一顆已離開紫氣圍擁,像人工製成的天燈,懸在空中,浮沉不定,並無主
    (宰。
    (料是受創已深,元神無力歸竅。
    (且喜第二關風雷之劫,要交申時才到,還有半個時辰空閒,連忙飛身過去救援。)
    
    
5**時間:接上 地點:釣鼇磯
    (飛臨切近,八姑將雪魂珠取出。
    (一片銀光,罩向那最高一顆青星上面,緩緩壓了下去,到離司徒平頭頂不遠才止。
    (紫氣圍繞中的三人,一個個閉目咬牙,面如金紙,渾身汗濕淋漓,盤膝坐在當地。
    (因四圍俱有紫氣圍繞,恐有妨害,不便近身。
    (正要商量離開,忽聽司徒平懷中的嬰兒開目細聲說道)
旁 白:(寶相夫人)他三人因救難女,已被乾天真火所傷。難女元丹原附在小婿身上,僥倖逃
    脫此劫,力盡神疲,幾乎不能歸竅。多蒙道友珠光一照,立時清醒。如今小婿雖然不致
    有害,兩個小女已是不可支持。望乞將此寶珠,向他們三人命門前後心滾上一遍,再請
    諸葛道友將令師預賜的靈丹給他們每人一粒便無害了。
    (二人聞言,便由八姑持珠,諸葛警我緊隨身後,一同上前。
    (果然雪魂珠光華照處,紫氣分而復合。
    (到了三人面前,八姑先用手向紫玲身上一摸,竟是火一般燙。
    (將雪魂珠持在手內,在紫玲身上滾轉了兩周,立時熱散,臉色逐漸還原。
    (諸葛警我也將玄真子預給的靈丹,塞了一粒在她口內,再按同樣方法救寒萼與司徒平
    (。
    (直到三人一齊復原,頭上元神依舊光明活潑,才行離去,一同往釣鼇磯上飛行。)
    
    
6**時間:接上 地點:上空
    (八姑,諸葛警我二人飛上雲端。)
諸 葛:想不到這乾天純陽真火這般厲害!如無道友的雪魂珠,三位道友不死也重傷了。
鄧八姑:昔年隨侍先師,曾經身遇其難。那火所燒之處,不但生物全滅,連那地方的岩谷洞壑,
    沙石泥土,皆化為灰燼,全都不顯一絲焦灼之痕。
    (諸葛警我聞言往四外一看,遠近林木山石仍然如舊,樹葉仍是青蔥蔥的,並無異狀。
    ()
諸 葛:看來無此嚴重。
鄧八姑:此時晴日無風,我們又是離地飛行,雖然附近樹木也有無故脫落的,看去還不甚顯。少
    時,巽地風雷一到,便看出那火的厲害了。
    (諸葛警我雖覺她言之稍過,也未再問。
    (到了巖頭上面,因第二關有用著自己之處,先將五雷真火葫蘆從身後摘下,持在手內
    (,靜候申時風雷一到,便即迎上前去下手。
    (〔第七十九回 龜策著靈 初呈妙算  蠻煙瘴雨 再作長征〕
    (先時乾天純陽之火來自西北,此時巽地風雷卻該來自東南。
    (那釣鼇磯恰好坐西南朝東北,與三人存身的陣地遙遙相對,看得一清二楚。
    (二人便站向東南方,一同注視。
    (這時離申初不遠,神駝乙休陣法已破,除了死門上三人仗著護身紫氣,盤膝坐定在那
    (一片平石上面,以及釣鼇磯上八姑、警我二人遙為防守外,藩籬盡撤。)
諸 葛:(笑說)翼道人耿鯤幸是先來,受了重傷而去,若在此時來犯,豈非大害?
    (一言未了,忽然狂風驟起,走石飛沙。
    (風頭才到,挨著適才天火飛揚之處的一片青蔥林木,全都紛紛摧斷散裂,彷彿浮沙薄
    (雪堆聚之物,一遇風日,便成摧枯拉朽,自然癱散一般,聲勢甚是駭人。
    (諸葛警我疑是風雷將至,忙作準備。)
鄧八姑:(運慧目四外一看)道友且慢。此風雖也從東南吹來,不特風勢並不甚烈,又無雷聲,
    而且遠處妖雲彌漫。那些林木裂散井非風力,乃是適才乾天之火所毀。
諸 葛:(驚道)果被道友說中了。
鄧八姑:現距申時還有刻許,只恐別的異派邪魔乘隙來犯,請道友仍在此磯上防守,以禦雷火。
    貧道此來,未出什力,且去少效微勞,給來犯邪魔一個厲害。
    (說罷,便往三人坐處飛去。
    (諸葛警我眼見八姑飛離三人里許之遙,將手一揚,一道青煙過去,司徒平等三人連那
    (紫氣青星,全都不見。
    (只剩八姑一人跌坐地上,手足並用,畫了幾下。
    (知她是用魔教中匿形藏真之法,將三人隱去。)
    
    
7**時間:接上 地點:同5
    (八姑佈置剛完,風勢愈大,浮雲蔽日,煙霞中飛來了許多奇形怪狀的鬼怪夜叉,個個
    (猙獰兇惡,口噴黑煙。
    (為首是一個赤面長須、滿身黑氣圍繞的妖道。
    (左手持著一面白麻長幡,長約兩丈,右手拿著一柄長劍,劍尖上發出無數三棱火星。
    (到時好似並未看見八姑在彼,領著許多鬼怪夜叉,一窩蜂似地直往寶相夫人以前所居
    (的岩沿中飛去。
    (那妖道同那一群鬼怪夜叉煙塵滾滾,剛剛飛入岩洞。
    (八姑將手一指,口中長嘯兩聲,那般高大的危岩,倏地像雪山溶化一般塌陷下去。
    (碎石如粉,激起千百丈高,滿空飛灑。
    (滿空中隱隱聽得鬼聲啾啾,甚是雜亂。
    (過了一會,才見那妖道帶領那一群鬼怪夜叉,從千丈沙塵中衝逃出來,頭臉儘是飛沙
    (,神態甚為狼狽。
    (妖道大怒,一擺手中長幡,幡上黑煙如帶,拋起數十百根,連同那些鬼怪夜叉,一起
    (向八姑包圍上去。)
鄧八姑:(罵道)不知進退死活的妖道!連這點障眼法兒都看不透。我僅略施小技,便將你這群
    妖孽差點沒有活埋在浮沙底下,怎還配覬覦寶相夫人的元丹?你吃了苦頭,可還認得當
    年的女殃神鄧八姑麼?
    (說時,將手一揚,先飛起一道青光,將那些黑煙鬼魅逼住,不得前進。
    (八姑先時無聲無息,坐在地上,生得矮瘦,形如骷髏,又穿著一身黑色道服,遠望與
    (一株矮的樹樁相似。
    (妖道名風梧,一見八姑高喝,迎面飛來。
    (待一聽來人自報姓名是女殃神鄧八姑,正是昔年的對頭冤家,越發又愧又怒,又驚又
    (恨。)
風 梧:(大罵道)你這賊潑賤!想當初我師父向你提親,原是好意,你卻戀著昆侖鍾賊道,執
    意不肯,以致引起許多仇怨。後來你師父遭了天劫,九劍困方岩,神火煉冷焰,將你與
    玉羅剎等一干潑賤困住,偏又被你兩個逃脫。
鄧八姑:(笑道)無知業障!你可知天高地低?
風 梧:這些年來,聽說你獨自逃往雪山潛伏,走火入魔,不死不活地苦受苦挨。今天狐不在,
    定然被你弄死,撿了便宜。趁早將那元丹獻出,免得死無葬身之地!
    (言還未了,八姑雖是近多年道心平靜,也禁不住他任意誣衊,勃然大怒道)
鄧八姑:風梧!你無非仗著一燈老鬼的勢力,到處為惡,欺壓良善。今日犯在我的手裏,如和前
    次一般,放你生還,休要夢想!我且先不殺你,讓你先嘗嘗活埋的滋味,再伏天誅。
    (說罷,將手一指。
    (妖道忽覺腳下一軟,知道不妙,方要騰空飛起,猛見頭上灰濛濛一片壓將下來。
    (待使循法逃避時,已被八姑早在暗中行法困住,地下似有絕大力量吸引,頭上又有數
    (千百萬斤東西壓下,身不由己,連人帶那些鬼怪夜叉,全都陷入地內。
    (這次更不比剛才,八姑存心與他為難,用魔教中最狠毒的禁法,暫時也不傷他性命,
    (只教他在地下無量灰沙中左衝右突,上下兩難。
    (八姑將妖道困住,一望日影,已入申初。
    (八姑收轉劍光,飛回釣鼇磯頂上。)
    
    
8**時間:接上 地點:釣鼇磯頂
諸 葛:道友手到妖除。
鄧八姑:那妖道是已伏天誅的一燈上人門徒,名叫風梧,人稱百魔道長。論貧道本領,只能將他
    趕走,要想除他,卻是萬難。幸是岩洞附近一片山地,盡被純陽真火化煉成了朽灰,趁
    機將他埋入。
諸 葛:如此朽灰,怎堪降敵?
鄧八姑:少時巽地風雷便到,等道友發動五火神雷以前,算準時分,將禁法一撤,恰好降下神雷
    ,這群妖道魔鬼不愁不化為灰煙了。
    (東南角上有一片黑雲,疾如奔馬,雲影中見有數十道細如遊絲的金光,亂閃亂竄。)
諸 葛:道友小心!
    (諸葛警我舉著手中葫蘆,口誦真言,準備下手。
    (八姑知那風雷來勢甚快,耳聽雲中轟轟發動之聲,越來越響。
    (不俟近前,便將手朝下一指,連禁法與陣中三人隱身匿形之法一齊撤去。
    (這時妖道陷身之處,已成一片灰海煙山,塵霧飛揚,直升天半。
    (那妖道在灰塵掩埋中,領了那一群鬼魔衝將上來。
    (恰巧巽地罡風疾雷同時飛到,一過妖道頭上,便要朝司徒平等三人打去,轟轟隆隆之
    (聲,驚天動地。
    (雷後狂飆,已吹得海水高湧,波濤怒嘯,漸漸由遠而近。
    (諸葛警我早已準備,用手一指,一道金光將那葫蘆托住,直向那團飛雲撞去,一面忙
    (將金光招了回來。
    (耳聽砰的一聲,二雷相遇,成團雷火四散飛射。
    (那妖道未離土前,還在想尋仇對敵,一眼看到前面三顆青星,貪心又起。
    (未及上前,猛見頭上一朵濃雲,金蛇亂竄,飛駛而至,大驚失色。
    (方要逃避,業已雷聲大震。
    (這一震之威,休說雷火下面的妖道與鬼怪夜叉之類要化為飛煙四散,連諸葛警我與鄧
    (八姑,俱覺耳鳴心怖,頭昏目眩。
    (海上許多大小魚介,被這一震震得身裂體散,成丈成尺成寸的魚屍,隨著海波滿空飛
    (舞。
    (迅雷甫過,罡風又來。
    (此時風勢,已吹得海水橫飛,山石崩裂,樹折木斷,塵覆障目了。
    (八姑見罡風略掃磯頭,磯身便覺搖晃,似要隨風吹去。
    (哪敢怠慢,忙將雪魂珠放出手去。
    (然後飛身上空,身與珠合,化成畝許大一團光華,罩在司徒平等三人頭上。
    (這萬年冰雪凝成的至寶,果然神妙非常,那麼大風力竟然不能搖動分毫。
    (風被珠光一阻,越發怒嘯施威,而且圍著不去,似旋風般團團飛轉起來。
    (轉來轉去,變成數十根風柱,所有附近數十里內的灰沙林木,全被吸起。
    (一根根高約百丈,粗有數畝,直向銀光撞來。
    (一撞上只聽轟隆一聲大震,化作怒嘯,悲喧而散。)
    
    
9**時間:接上 地點:釣鼇磯另一頭
    (諸葛警我在磯頭上當風而立,
    (耳中只聽一片山嶽崩頹,澎湃呼號之聲,駭目驚神,難以形容。
    (一會,銀光四圍的風柱散而復合,越聚越多,根根灰色,飆輪電轉。
    (倏地千百根飛柱好似蓄怒發威,同時往那團畝許大小的銀光擁撞上去。
    (光小,風柱太多,互相擁擠排蕩,反不得前,
    (發出一種極大極難聽的悲嘯之聲,震耳欲聾。
    (風勢正苦不前,那團銀光忽然脹大約有十倍。
    (那風似有知覺,疾若電飛,齊往中心撞去。
    (誰知銀光收得更快,並且比前愈小,大只丈許。
    (這千百根風柱上得太猛,伺時擠住不動,幾乎合成了一根,只聽摩擦之聲,軋軋不已
    (。
    (正在這時,銀光突又強盛脹大起來。
    (那風被這絕大脹力一震,叭的一聲,緊接著噓噓連響,
    (所有風柱全都爆裂,化成縷縷輕煙四散。
    (不一會,便風止雲開,清光大來,一輪斜日,遙浮於海際波心,紅若朱輪。
    (碧濤茫茫,與天半餘霞交相輝映,青麗壯闊,無與倫比。
    (那空中銀光,早隨了鄧八姑飛上磯來。
    (八姑已是累得力盡精疲,喘息不已了。)
    
    
10**時間:先前 地點:釣鼇磯 
    (苦孩兒司徒平與秦紫玲姊妹護著寶相夫人法體元神,抵禦乾天真火之災,身體元神俱
    (被真火侵灼,痛楚非凡,元神受損,幾乎不能歸竅。
    (巽地風雷又復降臨,遠遠便聽見雷霆巨響,震動天地,狂飆怒號,吹山欲倒。
    (那被第一次天火燒過的岩石林木,早已變成了劫灰。
    (風雷還未到達,便受了侵襲,成排古木森林和那附近高山峻嶺,全都像浪中雪崩一般
    (,向面前倒坍下來。
    (司徒平夫妻三人見了這般駭人聲勢會驚心悸魄。
    (寶相夫人早參玄悟,劫後重生,備歷艱苦磨煉,深明造化消長之機的人,也覺天威不
    (測,危機頃刻。
    (四人俱在強自鎮定,拼死應變之際,諸葛警我首先用玄真子的五火神雷與來的天雷相
    (擋。
    (以暴制暴,使仙家妙用與諸天真陽之火同歸於盡,那一震之威,也震得海沸魚飛,山
    (崩地陷。
    (雷聲甫息,狂飆又來,勢如萬馬奔騰之中,雜以萬千淒厲尖銳的鬼怪悲嘯。
    (眼看襲到面前,忽見雷火餘燼中飛起一團銀光,照得大地通明,
    (與萬千風柱相搏相撞,擠軋跳蕩。
    (經有半個時辰,竟為銀光所破,化成無量數灰黃風絲,四外飛散,
    (那銀光也往釣鼇磯上飛去。
    (這時,崖前一片山地,連受真火風雷重劫,除了司徒平四人存身的所在約周圍二三畝
    (方圓,因有紫氣罩護,巍然獨峙外。
    (其他俱已陷成沙海巨坑,月光之下,又是一番淒慘荒涼境界。)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