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稍早 地點:雲路
    (英瓊、若蘭,急急於凝碧崖出來,追趕寒萼、司徒平。
    (迎頭遇見金蟬、笑和尚等四人回山,攔住敘談。)
李英瓊:(首先搶問)來時路上可曾看見寒萼與司徒平二人去向?
齊金蟬:我未見人,有兩道青光,像是本門中人,由此往東南天際飛去。
李英瓊:(忙對若蘭道)你猜得對,他二人定是回轉紫玲谷去了。我們趕快追去。
齊金蟬:(急問道)是什麼事?
李英瓊:(急道)這沒你的事,只是她姊妹鬧點閒氣,我們要去追他們回來。
    (英瓊不俟金蟬答言,匆匆拉了若蘭,同駕劍光衝霄而去。)
申若蘭:你去過紫玲谷嗎?
李英瓊:小師兄不是說路遇兩道青光向東南飛去嗎?快追便是。
    
    
2**時間:接上 地點:雲路
    (二人直到黃山,正在盤空下視,未見二道青光蹤影。
    (猛覺身子被一種力量往側牽引。
    (英瓊眼快,往下面一看,只見雲海蒼茫,群峰盡被雲遮。
    (只那旁有一座高峰,形體不大,筆也似直。
    (下半截沒入雲中,一點也看不見﹔上半截孤立在雲海裏,像一個大海裏的中流砥柱,雲
    (濤起伏,隨著煙波起落,似要飛去。
    (峰頂站著一個老尼,手持拂塵,正向二人招手。
    (二人身不由己,飛了過去。)
    
    
3**時間:接上 地點:山峰
    (落下一看,只見那道姑年在五旬,氣宇沖和,舉止莊重,一身仙氣。
    (料是一位未見過的前輩仙人,不敢怠慢,上前拜見。)
申若蘭:弟子申若蘭、李英瓊,拜見仙長。
餐 霞:我是餐霞,你二人何往?
    (一問法號,才知那道姑便是黃山的餐霞大師,二人行了晚輩之禮。)
李英瓊:寒萼師妹私自離山,我二人奉命救援。
餐 霞:秦氏姊妹該有這七日劫數,爾等去了,有害無益。
    (英瓊、若蘭二人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4**時間:接上 地點:鼎湖
旁 白:(餐霞大師之言化為影像)上次霞兒在雁湖斬蛟,激醒了雁湖底下紅壑中潛伏的神鯀。
    幸有優曇大師同往,仗佛法將峰頂雁湖封鎖,以免洪水傷害生靈。
    本想當時將惡鯀除去,無奈那東西有數千年道行,除非有長眉真人遺留的紫郢、青索二劍
    之一,還須大師本人用自己所煉的九口天龍伏魔劍將它圍住,連煉一百零八日,才能奏功
    。
    昨日給我來了一封飛柬,說雁湖妖鯀,日內就要帶了湖底禹鼎逃遁,齊霞兒獨力難支。
    妖鯀逃時,將帶起百十丈洪水,所過之處,桑田盡成滄海。
    雖然妖鯀入海,水即平息,但這一路上,生靈田產之失,何止百萬。
    大師偏有要事,不能分身前去。
    我於靜中默算你二人將赴秦氏姊妹之難,霞兒現正勢孤,正好趁此數日空閒,趕往雁蕩山
    峰頂雁湖上面,相助霞兒一臂之力,同建此不世奇功。
    你二人見著霞兒,將柬帖與她看了,照此行事,自然明瞭。
    到了第五六日頭上,便是妖鯀逃遁之時。
    英瓊先不動手,等那惡鯀身旁放起萬丈紅光,才用你的紫郢劍,突破優曇大師飛劍光層,
    斬去妖首。
    妖首斬後,速將煉魔神針一齊放出,便有一團五色光華將鯨首圍住。
    妖物元靈,便在那妖首之中,不可大意。
    剩下半截屍身,連那禹鼎,霞兒、若蘭自有制它之法。
    若蘭代霞兒取得禹鼎後,謹持手中,抱在懷中,盤膝坐定。
    把生死置諸度外,如有怪異,不可理它。
    三個時辰過去,霞兒已能收用,仍用此鼎將洪水壓平,大功便告成了。
    
    
5**時間:接上 地點:同3
    (英瓊忙道。)
李英瓊:弟子領命。
    (大師取出一封柬帖和九九煉魔神針,交與二人道)
餐 霞:這是柬帖和九九煉魔神針,到時依法行事即可。
    (二人連忙拜謝,接過柬帖、神針,正要告辭,忽聽神雕在空中鳴叫。)
餐 霞:白眉座下神禽,於此行甚有用處。
    (說罷,神雕佛奴已盤空飛下,先朝大師點首長嗚示禮。)
餐 霞:(笑著摸牠的頭頂道)汝主不久成道,你也快完劫成正果了。
    (那雕又長鳴了幾聲,才走近英瓊身旁。
    (二人當著大師,不便就騎,先行拜辭,駕遁光飛起。)
    
    
6**時間:接上 地點:雲路
    (回望峰頂,霞光起處,大師不見,才同上雕背,往浙江雁蕩山峰頂雁湖飛去。
    (相隔還有十來里路,便見雁湖上空籠罩著一片紅色霞霧,遠望如南疆中山嵐瘴氣一般,
    (不時有幾十道金光亂竄。
    (尋常人眼目中望去,好似山頂密雲不雨,只見電閃,不聞雷聲。
    (二人身臨切近一看,半山以上全被濃雲封鎖,大小龍漱,只剩頂端半截,似兩條玉龍倒
    (掛,直往下面雲海裏鑽去。
    (其餘景物盡在雲層以下,俱都隱沒。
    (只有雁湖頂上,霞蔚雲蒸,無數金光,似龍蛇一般亂閃。
    (二人先不下去,雙雙離了雕背,駕起遁光,將手一指,那雕會意,逕自飛入青冥去了。
    (二人見那湖方圓數十頃,俱是水霧霞光籠罩。
    (正待仔細尋找齊霞兒下落,忽然一道紅光從腳底下衝起,現出一個數十丈高下的光柱。
    (二人定睛往下一看,只見下面光圍中,現出一片岩石,當中坐定一個紫絹少女。
    (她一手掐訣,一手往上連招,料是霞兒無疑,連忙一同飛身降下。)
    
    
7**時間:接上 地點:鼎湖
    (身才落地,便聽轟隆澎湃之聲大作,頃刻之間,聲息俱無。
    (那少女掐訣一收一放之間,一個大霹靂往光霧中打去,立刻前面光霧全消,現出湖面,
    (才看出存身之處正在湖岸。
    (那湖實大不過十頃,湖中波浪滾漩,百丈洪流正朝湖底退落,去勢甚疾。
    (雲霧中隱隱現出一個奇形怪狀的東西,轉瞬沒入湖中。
    (那數十道金光結成的光幕,也隨著怪物退卻,緊貼水面。
    (此外除了四周圍封山霞彩依舊濃密外,全湖景物俱都看得清清楚楚。)
齊霞兒:(停了法,站起身來說道)妹子齊霞兒。二位師姊敢莫是家師約來的麼?
李英瓊:妹子李英瓊、申若蘭,奉餐霞師叔之命來此。師姊乃同門先進,休得這等稱呼。
    (若蘭早把手中柬帖遞過道)
申若蘭:師叔柬帖及煉魔神針在此。
齊霞兒:這惡鯀真是厲害!
    
    
8**時間:早先 地點:湖邊
旁 白:(齊霞兒所言化為影像)愚姊拿了師父煉魔仙劍,仗著劍法道法,煉過它一百零八日。
    怎奈法力不夠,雖然將它困住,並不能損傷它分毫。
    湖底還有一件至寶,乃夏禹當年治水的十七件寶物之一,名為禹鼎。
    妖鯀也是為了此鼎,不曾拼命逃出。
    如今別的不愁,只怕它算出劫數,捨了禹鼎逃走歸海。
    不但關係千百萬生靈性命田廬,牠必用那鼎來抵敵家師仙劍,勢必鼎、劍兩傷,它卻乘機
    逃走。
    而且這東西靈警非凡,愚姊自到此間,不曾少息,元神稍懈,它必乘機衝出。
    若非素日略煉苦功,又有家師仙法仙劍,早遭它的毒手了。
    適才正和愚姊廝拼,二位師妹一到,忽然竄入湖底,想必知道厲害,回壑排氣蓄勢,以備
    再來無疑。
    它不出時,湖中的水有時能被它收得涓滴皆無,只剩一團妖霧籠罩在它存身的無底紅壑上
    面。
    一出水便帶起千百丈洪水。
    幸而家師早有防備,雙方支持了這麼多日,否則近山數百里生靈田廬早已化為烏有了。
    愚姊只恐功敗垂成,求榮反辱,每日提心吊膽,不敢對妖物過分用強,以防它情急作祟。
    
    
9**時間:接上 地點:同7
齊霞兒:幸二位師妹到來,更有餐霞大師預示仙機,妖物授首之期定不遠了。
李英瓊:妹子等末學後進,怎比師姊參修正果,業已多年。此番前來略效微勞,未必便能有益高深
    ,還請師姊指示才好。
齊霞兒:妖物既還有五六日才行逃遁,依愚姊之見,仍用前法,只防不攻。如見真個緊急,請申師
    妹暫助一臂。李師妹的紫郢劍,不到時節不可動手,以防妖物看透機密,毀了禹鼎至寶。
    就便請二位師妹看清那怪物形狀,也可增廣見聞。
    (二人點頭稱善。
    (英瓊、若蘭因聽霞兒說,那妖物生相奇特,巴不得早開眼界。
    (偏那妖鯀卻是一經潛伏,便不再現。)
    
    
10**時間:三天後 地點:同上
    (直到三天過去,連霞兒也覺奇怪起來)
齊霞兒:往日妖鯀雖有深藏不出之時,從沒經過三日之久。
李英瓊:是不是逃走了?
齊霞兒:不可能!紅壑是封鎖妖物的石庫,壑底有法術祭煉,堅逾精鋼,上有鎮妖禹鼎。除了雁湖
    ,並無第二條出路。
申若蘭:既是如此,妖物必在故弄玄虛。
齊霞兒:我看牠此番不出則已,出來必比以前來勢厲害得多。
    (正說之間,便聽湖底似起了一陣樂聲,其音悠揚,令人聽了心曠神怡。
    (三人俱甚驚異,不敢怠慢,一同聚精會神,注視湖心變化。
    (不多一會,湖底樂聲又起,這番響了一陣,忽起高亢之音。
    (霞兒偶然往上一看,雲幕上面,彷彿有大小黑點飛舞,半晌方止。
    (似這樣湖底樂聲時發時歇,每次不同。
    (有時八音齊奏,蕭韶娛耳﹔有時又變成黃鍾大呂之音,夾以龍吟虎嘯。
    (如聞鈞天廣樂,令人神往。
    (正在驚疑,湖底又細吹細打起來,其音靡靡,迥不似先時洪正。
    (過有半個時辰,戛然中斷。
    (接著聲如裂帛,一聲巨響,湖水似開了鍋一般,
    (當中鼓起數尺水泡,滾滾翻騰,向四面擴展。
    (一會左側突起一根四五尺粗、兩丈多高的水柱,停留水面﹔
    (不一會,右邊照樣也突起一根。
    (似這樣接連不斷,突起有數十餘根之多,高矮粗細雖不一樣,俱是紅生生裏外通明,映
    (著劍光彩影,越覺入目生輝,好似數十根透明赤晶寶柱,矗立水上,成為奇觀。
    (霞兒將飛劍光幕罩緊湖上,留神注視,一任那些水柱凌波耀彩,不去理它。
    (那些水柱也是適可而止,最高的幾根距湖岸光幕還有數尺,便即停止,不往上升。
    (又耗約一個時辰,嘩的一聲響過,幾十根水柱宛如雪山崩倒,冰川陷落,突地往下一收
    (,耳聽萬馬奔騰般一陣水響,湖水立時迅速退去。
    (只見離岸數十丈處,妖霧彌漫,石紅若火,哪有滴水寸流。
    (霞兒知道妖物快要出現,剛喊得一聲)
齊霞兒:妖鯀將出,二位師妹留意!
    (立見湖底妖霧中,隱隱有一團黑影緩緩升起,頃刻離岸不遠,現出全身。
    (〔第七十六回 燦爛金光 雁山誅鯀怪  霏飛玉雪 微雨賞龍湫〕
    (三人定晴一看。
    (一個九首蛇身,脅生多翼,約有十丈長的大怪物。
    (霞兒剛把飛劍光幕罩將下去,湖底妖雲湧處,又是一團黑影飛起。
    (不一會顯露原身,乃是一個女首龍身,腹下生著十八條長腿的怪物。
    (怪物一上來,竟然避開光層,飛向西面。
    (霞兒忙運玄功,將手一指,飛劍立刻金光交錯,布散開來,將湖口緊緊封閉。
    (就在這時,湖底妖雲邪霧滾滾飛騰,陸續飛上來的妖物也不知有多少。
    (有的大可十抱﹔有的小才數尺﹔有的三身兩首,鳩形虎面﹔有的九首雙身,獅形龍爪﹔
    (有的形如僵屍,獨足怪嘯﹔有的形如鼉蛟,八角歧生。
    (奇形怪相,不可方物。
    (幸而那些妖物飛離湖岸數尺,因有飛劍光幕阻隔,俱都自行停住。
    (身旁妖霧,口裏毒氛,雖然噴吐不息,並不再往上衝起。
    (末後湖底中心,忽然起了一聲怪響,妖雲中火光一亮,飛起一個其大無匹的妖物。
    (才一出現,所有先時飛出來的那些千百種奇形怪狀的妖物,全都紛紛避讓,退向四邊。
    (這東西更是生得長大嚇人,狼頭象鼻,龍睛鷹嘴,獠牙外露,長有丈許。
    (數十餘根上下森列,嘴一張動,便噴出十餘丈的火焰。
    (一顆頭約十丈,向上昂起,背上生著又闊又長的雙翼,翼的兩端平伸開來,約有十四五
    (丈長短。
    (自頭以下,越往下越覺粗大。
    (身上烏鱗閃閃,直發亮光,每片大約數尺,不時翕張。
    (由湖面到紅壑底,下有妖雲彌漫,但以湖水退濤估算,從上到下,也有七八十丈。
    (那東西挺立湖中,只能看到它大如崗嶽的腹部,其兇惡長大,真是無與倫比。
    (這長大的妖物也和別的妖物一樣,升離光幕數尺,便即停止。
    (霞兒仍是不敢絲毫怠慢,全神貫注湖中,把優曇大師九口天龍伏魔劍的妙用儘量施為。
    (光霞籠罩,密如天羅,一絲縫隙都無。
    (雙方耗有多時,英瓊忽然失驚道)
李英瓊:這些妖怪的眼睛,有的雖然大得出奇,怎麼卻都像呆的?
    (霞兒睜慧眼定睛一看,果然湖中妖物的眼睛,雖是閃閃放光,千形百態,卻都像嵌就的
    (寶玉明珠,並不流轉。)
齊霞兒:禹鼎包羅萬象,雷雨風雲,山林沼澤,龍蛇彪豸,魑魅魍魎之形無不畢具。這些妖物行動
    如一,彷彿有人暗中操縱,可能是禹鼎上所鑄山妖海怪之類。
    (湖底音樂又起,響未片刻,忽然一陣妖風,煙霧蒸騰。
    (湖中群妖隨著千百種怪嘯狂號,紛紛離湖升起。
    (一個個昂頭舒爪,飛舞攫拿,往那九口天龍伏魔飛劍的光網撲去。
    (為首那個最為長大的狼首妖物更是厲害,口裏噴著妖火,直衝中心。
    (當時霞兒正在沉思,略一分神,差點被它衝動。
    (霞兒功候深純,見勢不佳,忙運全神,將一口真氣噴將出去。
    (經此一來,九口飛劍平添了許多威力,居然將狼首妖物壓了下去。
    (那劍光緊緊追著許多妖物頭頂,電閃飆馳一般疾轉。
    (只見光層下面,光屑飄灑,猶如銀河星流,金雨飄空,紛紛飛射。
    (那妖物仍是拼命往上衝頂,好似不甚覺察。
    (眼看下面金屑飛灑,九口天龍飛劍卻沒絲毫傷損。
    (下面一陣奇亮,千百個金星從那些妖物頂上飛出,竟然衝過飛劍光層,破空而去。
    (霞兒疑是妖物乘機遁走,正在心驚,湖底樂聲又作,換了靡靡之音。
    (一片濃霧飛揚,將那些妖物籠住,一個個倏地撥頭往下投去。
    (接著水聲亂響,甚是嘈雜,轉眼沒入洪波,不知去向。
    (忽然在離岸數十丈處,湧出一湖紅水,金光罩處,其平若鏡。
    (霞兒提心吊膽,靜氣凝神一聽,隱隱仍聽見紅壑底下的妖鯀喘聲。)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