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白天 地點:飛雷洞上空
    (史南溪等妖人因迭有死傷,忿恨已極。
    (雖然多日攻打不生效用,只要一有空隙,仍用猛烈雷火攻打。
    (只有陰素棠旁觀者清,料到圍困多日,敵人首腦一個不歸,事先必有通盤籌算。)
陰素棠:既是烈火祖師一時難到,單用陣法圍困也難濟事。不如誘敵出戰,九天元陽尺只能抵擋一
    面,料這一群小孩子有何道行,好歹還可傷他幾個。
史南溪:我好幾次將陣勢撤退,故意露出破綻,對方不理不睬,我有什麼辦法?
鄭元規:不如一面用烈火風雷攻打,一面豁出損失一些法寶,大家去攻前山,給敵人來個措手不及
    。
史南溪:說得有理!哪些道友願意隨我到前洞看看?
    (立有長臂神魔鄭元規、香霧真人粉孩兒馮吾、陰陽臉子吳鳳、百靈女朱鳳仙,還有連日
    (新由許飛娘轉約來的青身玄女趙青娃、虎爪天王拿敗、天游羅漢邢題等一干妖人攘臂相
    (從。
    (史南溪大喜,率眾飛去。
    (這時紫玲持了彌塵幡,帶了英瓊、輕雲、人英三人與米、劉二矮飛來。
    (陰素棠見山那邊一幢彩雲飛起,疾如電逝,轉眼快到面前。)
陰素棠:這是寶相夫人的彌塵幡,大家小心。
施龍姑:來得好!
    (便要上前攔阻。
    (陰素棠立將施龍姑拉到一邊,悄悄說道)
陰素棠:妖狐此寶神妙無比,尋常法寶飛劍攻不進去,敵人卻可由內放出法寶飛劍應戰,有勝無敗
    。且彩雲中隱隱光華閃動,敵人來勢頗盛,此番不比上回,來者不善。
施龍姑:(不解)師叔打算怎樣?
陰素棠:這些人既非好相識,眼前形勢又決難討好。我是看在令堂面上,怕你難以自拔。
    (龍姑正待開言,猛覺後面一片紅光照來,未及回身,便聽腦後有人大喝道)
熊血兒:妖孽勢窮力竭,劫數已在眼前,你還在此等死麼?
    (那一片紅光已罩到龍姑頭上,也未看清來人是誰,便被來人用法寶攝去。
    (陰素棠先疑又有敵人暗使法寶,聞聲注視。
    (紅光中現出一個高大道童,手持紅袋,朝著自己微一躬身,便將龍姑攝走,轉眼沒入天
    (邊。
    (陰素棠知道史、鄭等人定然凶多吉少,也想退走。
    (畢竟此時勝負未分,還恐異日相見不好意思,猶豫難決。)
    
    
2**時間:接上 地點:雲空 
    (彌塵幡雖然神妙,畢竟不如九天元陽尺玄天至寶,又值雷火最烈之際,眾人〔英瓊、輕
    〔雲、紫玲、人英〕在彩雲擁護中,兀自覺得有些震撼。
    (四人知道厲害,不敢大意,便將飛劍紛紛放起,以備萬一。
    (這時四圍都是一片暗紅,罡飆怒號,火焰彌漫。
    (一團團的大雷火直往下面打去,山搖地動,聲勢委實有些驚人。
    (四人正行之間,忽地對面一個大霹靂,帶著十幾團栲栳大的烈火,疾如閃電,打將過來
    (。
    (眾人有彌塵幡護身,也禁不住晃了幾晃。
    (紫玲知是來了敵人,口誦真言,將手一指,四人全從彩雲中現出全身。
    (這時雷火過處,對面飛來一個妖嬈道姑〔李四姑〕,手裏拿著一面紅旗。
    (上繪風雲符籙,旗角上烈焰飛揚,火星滾滾,只一展動,便是震天價的霹靂烈火飛起打
    (來。
    (李四姑以為這旗經烈火祖師修煉多年,有無窮妙用,人一遇上,便成齏粉。
    (正在得意揚揚,儘量施展雷火威力,為一干妖人助威之際。
    (忽見對面陣門上風雷開處,煙氛滾滾,一幢彩雲,從火焰中似衝風破浪一般飛來。
    (李四姑將烈火風雷祭起,彩雲衝散了些,心中甚喜。
    (紫玲想俟二次風雷過去,再行下手。)
秦紫玲:那女子持的不是妖陣中的主旗嗎?
李英瓊:(忍耐不住,喊聲)周師姊還不動手,等待何時?
    (二人劍光原已放出,英瓊說畢,紫郢劍首先飛起,輕雲的青索劍也跟著出去。
    (兩條劍光才一離開雲幢,便如長虹亙天,神龍出海,一紫一青兩道光華,彙成一道異彩
    (,橫展開來,似電閃亂竄,迎著烈火風雷閃了兩下,立刻雷散煙消。
    (兩劍更不用人指揮,就勢撥轉頭,往前馳去,倏地光華大盛,燭地經天。
    (妖陣中,一道紫巍巍和一道青瑩瑩的光華妖嬌騰挪,正似兩條神龍彩虹一般,在陣中飛
    (躍,所到之處,妖氛盡散。
    (陰素棠定睛一看,不由大吃一驚。
    (陰素棠便不再入陣,逕自借遁光回轉棗花崖去了。
    (李四姑連看也未看清,只覺眼前紫青色光華一閃,登時連人帶手中拿的都天烈火神旗,
    (同時被青紫光華絞住,血肉殘焰,有如雨落星飛,一齊了帳。
    (眾人破了妖陣主旗,見陣中餘焰未消,先不下去,各人運用法寶飛劍,隨著青索、紫郢
    (青紫兩道劍光,驅散妖氛。
    (只見光霞瀲灩,所到之處如飄風之掃浮雲,立刻消逝。)
    
    
3**時間:接上 地點:前洞上空
    (那史南溪同了鄭元規、馮吾、吳鳳、朱鳳仙,趙青娃、拿敗、邢題等,來到上空。
    (眾人先用雷火攻打了一陣,一聲招呼,同時下落。
    (對面金花紫氣中,神行頭陀法勝被敵人用法術綁在後洞門首,神態甚是狼狽。)
史南溪:(對鄭元規怒道)這一干狗男女,捉了人去不殺,卻吊在洞門,羞辱我們。等我用雷火去
    對付那妖尺,諸位道友同時施展法力,去和敵人相拼。道兄可在旁乘隙將法勝搶回,以免
    給我們丟臉。
    (說時,眾妖人早已忍耐不住,紛紛各將劍光法寶祭起。)
    
    
4**時間:接上 地點:前洞口
    (靈雲帶了朱文、寒萼、文琪、若蘭、司徒平等,在前洞口外靜候。
    (每有雷火打下,仍用九天元陽尺往上一指,金花紫氣起處,妖焰盡散,雷火無功。
    (那風雷烈火儘管隨散隨消,仍是越來越盛。
    (靜候紫玲等前去破了妖陣主旗,裏應外合,一絲也不著急,安心謹守,以逸待勞。
    (忽然一陣紅雲紫霧中,現出十來個奇形怪狀的妖人,從烈火後面飛來。
    (為首是史南溪,遍體火焰,一身妖霧,兩手一搓一揚,便有震天價大霹靂打將過來。
    (靈雲見妖人勢盛,只管發揮天尺妙用,也不上前。
    (急得對面妖人在用許多法寶妖術,全被天尺的金花紫氣阻住,不得上前。
    (寒萼、若蘭更是淘氣,見敵人情態急躁,沒處奈何。)
秦寒萼:(指定妖人大罵)無知妖孽,轉眼伏誅授首,還敢在此猖狂!
    (對陣百靈女朱鳳仙忽然想了一個怪主意,對眾說道)
朱鳳仙:賤婢如此可惡,我們何不羞辱她一番,借此出出心頭惡氣。
    (一句話將眾妖孽提醒,一面仍舊攻打,口裏也罵將起來。
    (那陰陽臉子吳鳳、粉孩兒馮吾、虎爪天王拿敗與百靈女朱鳳仙,幾個異教中的下流妖孽
    (,更是骯髒不堪,罵了幾聲,索性做出許多惡形醜態,滿口污穢言語。
    (寒萼等人起初因為好容易盼到今日是解圍破敵的日子,見了眾妖孽這一陣穢罵醜態,都
    (惱怒起來,覺得這些妖孽萬不可任其存留在世,為禍人間。
    (旁邊惱了朱文,口稱)
朱 文:大師姊,妖人如此可惡,我等還不動手,豈容他等長此猖撅,汙人耳目?
    (靈雲未及還言,寒萼早萬分忍耐不住,口裏隨聲附和道)
秦寒萼:我們上!
    (寒萼用手左拉朱文,右拉若蘭,三人先後飛出陣去。)
    (靈雲恐防有失,忙喊)
齊靈雲:師妹們少等,容我同行,休得分開。
    (接著將手一指,將那九朵金花及紫氣分散開來,原想護著眾人迎敵,以防有失。
    (誰知寒萼因為開始辱罵是對陣那個妖女,恨她不過,一出陣,便朝百靈女朱鳳仙飛去。
    (若蘭、朱文討厭馮吾妖形怪狀,穢語淫聲,同那副不男不女的醜態,法寶齊出。
    (她三人怒氣頭上,各自行動正合了敵人的心意。
    (靈雲見三人不在一起,雖不定有礙,究非穩妥。
    (同時妖陣上面雷火來勢更急,靈雲既防雷火,又顧三人,不免心中一慌。
    (靈雲見三人盛怒之下仍未回頭,只得運用天尺飛上前去。
    (果然身才飛起,馮吾忽然放出一片五色粉霧,眼看若蘭、朱文似要暈倒,往下敗退。
    (靈雲一見不好,連忙飛上前去,金花紫氣照處,香消霧散,朱文、若蘭神志也立即清爽
    (。
    (就在這時,忽聽司徒平連聲大喝)
司徒平:小心有人偷那頭陀!
    (空中飛下一隻畝許方圓的大毛手,正要去抓那洞壁上倒吊著的頭陀。
    (吳文琪素來度德量力,見靈雲不願妄動,雖然一樣仇恨妖人,並未上前。
    (司徒平見三人同時離洞,靈雲也往前追去,惟恐隔離過遠,防守無人,也未上前。
    (見金花剛隨靈雲離開洞口不過丈許遠近,忽然一隻大毛手從空飛下,直取法勝。
    (司徒平急不暇擇,一面高聲報警,先將飛劍放了出去。
    (誰知劍光繞在大毛手上,敵人竟似沒有感覺。
    (同時靈雲、朱文、若蘭三人一見洞口有警,忙捨敵人飛回時,上面烈火風雷又同時打到
    (,只得仍用九天元陽尺抵禦。
    (文琪飛劍也難制敵,那只毛手竟將法勝搶起,就待飛走。
    (司徒平見飛劍要失,一著急,將神駝乙休所賜的烏龍剪放出。
    (才一離手,兩條蛟龍般東西,帶起一片烏光黑雲,疾如電閃,追上前去。
    (那毛手想已知道厲害,不顧再救法勝,將手一鬆,縮入上空不見。
    (司徒平的劍光還在空中懸繞,那法勝墜在空中,被烏龍剪趕上一絞,立時腰斬墜地。
    (司徒平也不窮追,忙將劍光收起。
    (當寒萼、朱文、若蘭三人分頭出戰之際,眾妖人原想將敵人引得離開洞口遠一些。
    (寒萼怒在心裏,與朱鳳仙一照面,飛劍剛放出去,左手一揚,白眉針連續而出。
    (一線細如遊絲的光華只閃得兩閃,朱鳳仙躲避不及,竟將雙目打中,敗退下去。
    (那針順血攻心,敗退不遠,登時墜地身死。
    (拿敗一見朱鳳仙慘死,心中大怒,與趙青娃雙雙飛劍出戰。
    (寒萼心辣手快,一面飛劍抵禦,白眉針接連發出,拿敗虎爪上早中了一針。
    (趙青娃未及施展妖法,被陰陽臉子吳鳳看出那針厲害,忙喊)
吳 鳳:仙姊留神,這是天狐白眉針!
    (趙青娃聞言大驚,忙取一個飛囊往空一擲,一朵妖雲將身護住。
    (馮吾貪看來的二女美貌,正要行法擒拿,忽被靈雲破了迷人香霧救去。
    (再一眼瞥見寒萼正在大顯白眉針威力,豐神美麗,也不亞於適才二女,連忙轉身飛來。
    (邢題也看出便宜,趕來合圍。
    (靈雲返身回去,重施九天元陽尺,護住洞口。
    (寒萼將朱鳳仙用針刺死,連著又傷虎爪天王拿敗。
    (上面雷火忽然停止,有兩道青紫光華,似游龍一般滿空飛舞,所到之處,煙火齊消。
    (妖陣中心,天光已是照下。
    (史南溪知道妖陣已破,主旗定然被毀,這一驚非同小可。
    (同時對面敵人青紫光業已飛到。
    (史南溪惱怒到了極處,大喝一聲。
    (連同那幾個殘餘妖人,各將法寶飛劍紛紛祭起,分頭接住廝殺,準備決一死戰。
    (齊靈雲見眾同門業已分開應戰,便持著一柄九天元陽尺飛行空中,往來接應,專破妖法
    (。
    (拿敗的虎爪中了一白眉針,自知不妙,連忙自行斷去,重又飛劍上前助戰。
    (馮吾看出今日形勢凶多吉少,無奈為色所迷,只管戀戀不走。
    (先見寒萼勢單,想找便宜。
    (及見妖陣一破,眾妖人不顧得合圍寒萼,分開應敵。
    (只有一個與青身玄女對敵的青衣女子〔申若蘭〕,劍光不似峨嵋嫡派,以為好欺。
    (忙用遁光飛將過去,乘那女子全神貫注飛劍之際,便想趁機下手。
    (申若蘭與趙青娃對敵,急切不能取勝。
    (猛見馮吾鬼鬼祟祟,正朝自己身後飛來,便知來意不善。
    (一面指揮飛劍應付前面敵人,暗從法寶囊內取出丙靈梭。
    (倏地回身將手一揚,便是數十溜尺許長像梭一般的紅光,直朝馮吾打去。
    (馮吾眼看飛臨切近,那女子絲毫也未覺察,剛在心喜,將手一指。
    (一片五色香霧才飛出去,忽見那子女回身將手一揚,數十溜紅光隕星一般飛到。
    (當下一面放出飛劍,想將那紅光敵住﹔一面仍指揮香霧過去迷人。
    (正打著如意算盤,就在那片香霧快要飛向若蘭頭上,馮吾劍光也與丙靈梭剛剛接觸之際
    (,倏地眼前一亮,九朵金花和一團紫氣如電駛雲飛般直捲過來,光華一照,粉霧全消。
    (馮吾方悔功敗垂成,猛見一道紫虹從空飛射,相離數十丈外,已覺寒光耀眼,冷氣森森
    (。
    (忙用脫體分身之法,咬緊牙關,把心一橫,將一條左臂平伸出去。
    (紫光掃處,斷了下來,同時馮吾也借血光行使妖法遁走。
    (拿敗獨戰女空空吳文琪,被嚴人英用飛劍追殺,只見銀光一閃,登時廢命。
    (邢題劍光甚是靈活,寒萼連放飛針,俱被邢題用妖法防身,未能奏效。
    (寒萼一著急,便將寶相夫人金丹放出,一團栲栳大的紅光,直朝邢題打去。
    (邢題料難抵敵,想要收劍逃走,正遇司徒平傷了竹山七子中的金剛爪戚文化,飛身過來
    (。
    (司徒平一指烏龍剪,一片烏光中現出兩條蛟龍,交頭剪尾飛來。
    (邢題忙著收劍,慢了一些,將雙足齊膝絞斷。
    (還算他玄功奧妙,怪叫一聲,負痛破空逃走。
    (鄭元規、吳鳳、趙青娃與史南溪四人,還在死命支持。
    (史、鄭二人最為厲害,若論本領,峨嵋一班小同門原非敵手。
    (偏遇見英、雲會合,紫郢、青索雙劍出世,又有那一柄九天元陽尺,縱有妖術邪法也無
    (處施用,才有這場慘敗。
    (那吳鳳原與邢題、趙青娃等人合敵寒萼,一見敵人紛紛出戰,正要迎上前去。
    (猛見妖陣被破,從空中先後飛墜下六個人來,一眼看到那最後落下的兩個矮子甚是臉熟
    (。
    (不及細看,對陣女神童朱文已經飛到,只得迎著交起手來。
    (兩人恰是勁敵,劍光絞在一起,殺了個難解難分。
    (這時妖焰己散,陽光透下,恢復了清明景象。
    (吳鳳詭計多端,看見下面飛雷洞口光影裏,橫臥著那日初來時所見的兩個道童。
    (護身金光被多日烈火風雷轟打,已經稀得似一團光霧。
    (吳鳳暗運玄功,將手一招,空中劍光倏地飛回,與身相合,重又朝著朱文飛去。
    (朱文以為敵人身劍合一來拼死活,也將身飛起,與劍相合,迎上前去。
    (誰知吳鳳暗使狡猾,早已隱身往下飛墜。
    (剛剛飛近兩個道童身旁,正待行法破去那殘餘金光,施展毒手。
    (〔第七十三回 滌汙掩穢 雲姑施妙法 仙境長新
    〔       任性循私 萼女出下策 情思永駐〕 
    (吳鳳腳才沾地,猛被兩隻怪手將他擒住,心中大驚。
    (還未及行法抵禦,倏地迎面飛來一道黑煙,立時一陣頭暈,不省人事。
    (正在這時,恰值英瓊飛來,一眼看到朱文獲勝,對陣妖人只剩三個。
    (趙青娃獨敵靈雲,連施邪法異寶,都被九天元陽尺破去,智窮力竭,勢將逃遁。
    (英瓊哪裡容得,嬌叱一聲,紫虹電閃般飛出。
    (趙青娃剛駕遁光飛起,被英瓊紫光橫掃過來,只一繞,身首異處。
    (那史南溪與長臂神魔鄭元規先戰輕雲、紫玲,一個有彌塵幡,一個有青索劍,神妙無窮
    (。
    (又有靈雲往來策應,妖法雷火全然無效。
    (鄭元規一見大怒,忙運玄功,元神幻化大手,從空往輕雲頭上抓來。
    (輕雲飛劍是峨嵋至寶,鄭元規所用飛劍原不是它敵手。
    (無奈妖人邪法厲害,更番變化。
    (輕雲久經大敵,不求有功,先求無過,防衛時候較多。
    (及至鬥了一會,見妖人飛劍光芒大減,心中大喜。
    (正盼成功,忽見頭上烏煙瘴氣中,隱現一隻大手抓來,不由吃了一驚。
    (正好嚴人英斬了拿敗,飛身過來助戰。
    (見輕雲危急,銀光疾如電閃,飛將出去,與那大手鬥在一起。
    (偏偏這時靈雲又回身去救護若蘭,身子被趙青娃絆住,急切不能奏功。
    (史、鄭二人一見金花紫氣飛走,雙雙一打招呼,各將全身妖法本領一齊施為。
    (長臂神魔鄭元規料知自己飛劍不是敵人對手,索性收了回來,只用元神變化應戰。
    (鄭元規已是勁敵,再加上史南溪雙手雷火猛烈,妖法厲害。
    (紫玲、輕雲和人英三人見勢不佳,只得用彌塵幡護身,勉強應戰,以免有失。
    (輕雲飛劍雖然仍舊活躍、也難取勝。
    (雙方拼命惡鬥沒有半刻,眾妖人一齊伏誅逃散。
    (一於峨嵋同門先後包圍上來,滿天空都是法寶飛劍,光華燦爛。
    (史、鄭二人先時急怒攻心,存了有敵無我之念,此時也心慌起來。
    (鄭元規首先覺出金花紫氣二次飛來,再如戀戰,決無幸理,正想逃遁。
    (紫玲在彩雲掩護之下應戰,一見靈雲、英瓊先後飛到,忙喊)
秦紫玲:周師姊,還不將雙劍會合去除敵人?
    (說罷,便將寶幡收起。
    (輕雲聞言,一指青索劍,與英瓊紫光合而為一,便朝敵人飛去。
    (雙劍合壁,威力大增。
    (鄭元規剛要飛走,元神已快被金光罩住。
    (又遇青紫光華橫捲過來,百險中陡生急智,倏地將飛劍放將出去。
    (一陣黑煙一閃,一道綠光迎著青紫光華互相一絞,綠光便成粉碎,灑了一天的鬼火,紛
    (紛下落。
    (輕雲、英瓊鼻端只聞著一股子腥風,再找妖人,已經不見。
    (史南溪此時忽然見機,一見鄭元規快被金光罩住,放起飛劍,便知他準備棄劍逃走。
    (就趁眾人圍攻鄭元規之際,倏地兩手一揚,十數團大雷火朝紫玲、人英等打去。
    (紫玲剛把彌塵幡抵禦,史南溪已在雷火光中逃走。)
    
    
5**時間:接上 地點:飛雷洞口
    (靈雲知道追趕不上,便同眾人去救石、趙二人。
    (這時妖雲盡散,清光大來。
    (仙山風物,依舊清麗﹔嵐光水色,幽絕人間。
    (除了地下妖人的屍身和血跡外,宛然不像是經過了一番魔劫的氣象。
    (及至到了飛雷洞前一看,好好一座洞府,已被妖人雷火轟去半邊。
    (錦絡珠纓,金庭玉柱,多半震成碎段,散落了一地。
    (那石奇、趙燕兒二人護身金光業已消散,躺在洞前,奄奄一息。
    (靈雲見飛雷洞受了重劫,非一時半時所能整理。
    (又恐妖人去而復轉,須將他二人抬往太元洞內醫治,才為穩妥。
    (只是後洞仍須派人輪流防守。)
齊靈雲:何人願任這第一次值班。
    (紫玲方要開言,寒萼先拿眼一看司徒平,搶著說道)
秦寒萼:妹子願任首次值班,但恐道力不濟,平哥新回,不比眾姊妹已受多日勞累,他又有乙休真
    人賜烏龍剪,意欲請他相助妹子防守後洞,料可無礙。
    (靈雲因善後事多,又忙著要救石、趙二人和袁星,知道寒萼要借此和司徒平敘些闊別。
    ()
齊靈雲:(略一思考)也好,你們負責防守後洞。
    (對人英、英瓊道)
    你二人扶了石、趙二人,大家一齊回轉太元洞去,少時再來收拾餘燼。
    (司徒平知道寒萼有些拗性,雖覺她此舉有些不避形跡,面子上還不敢公然現出。
    (紫玲聞言,卻是大大不以為然。
    (紫玲本想攔阻,無奈靈雲已經隨口答應,只得走在後面,回頭對寒萼看了幾眼。
    (寒萼心裏明白紫玲用意,不禁又好氣,又好笑,裝作不知,把頭偏向一邊去了。)
    
    
6**時間:接上 地點:太元洞
    (靈雲帶了眾同門回轉太元洞,將石、趙二人放在石榻之上。
    (然後取出妙一夫人預賜的金丹,命人英塞入二人口內,再用九天元陽尺驅散邪氣。
    (二人被妖法雷火困住多日,身子疲憊不堪,經此一番救治,不多時,便行醒轉。)
齊靈雲:兩位師弟尚須慢慢調養,不要下榻。
石 奇:謝謝師姊。
    (趙燕兒也點頭致意。)
    
    
7**時間:同時 地點:飛雷洞口
    (寒萼、司徒平二人等眾人走後,便並肩坐在後洞門外石頭上面,敘說別後經過。
    (二人原有夙緣,久別重逢,分外顯得親密。
    (司徒平多經憂患,見寒萼舉動言語不稍顧忌,深恐誤犯教規,遭受重罰,卻又不敢說出
    (。
    (寒萼早看出他的心意,想起眾同門相待情節,顯有厚薄,不禁生氣,滿臉怒容對司徒平
    (道)
秦寒萼:我自到此間,原說既是同門一家,自然一體待遇﹔若論本領,我姊妹絕不後人,偏偏他們
    大半輕視我。尤其齊大師姊,心有偏見,對大姊尚可,把我卻不當人待。
司徒平:修道人最忌猜疑,寒妹不可如此設想,
秦寒萼:那次分七修劍,連不如我的人全有,只不給我一口,明明看我出身異教,不配得那仙家寶
    物。更有大姊與我骨肉,卻處處向著外人,你道氣人不氣!
司徒平:七修劍各有緣份,只是暫時保管一下而已。
秦寒萼:(嗔怪)我只說等你回來,訴些心裏委屈,誰知你也如此怕事?
司徒平:我以往的遭遇太苦,只是珍惜這難遇的仙緣,
秦寒萼:我也不貪什麼金仙正果,這裏拘束閒氣卻受它不慣。總有一天,把我逼回紫玲谷去才算了
    。
    (正說之間,忽見神雕抓著一個妖人屍首,同了米、劉二矮飛到崖前落下。
    (見寒萼、司徒平在那裏防守,米、劉二矮便上前參拜。)
劉裕安:參見二位師伯。這是妖人屍首,應如何處理?
秦寒萼:(懶得過問)讓神雕看著屍首,你們且去太元洞外候命。
    (二矮作禮自去。)
    
    
8**時間:同時 地點:石室
    (靈雲率英瓊、紫玲等人,拿著九天元陽尺去救袁星。
    (靈雲先給牠口裏塞了靈丹,誦罷真言,將尺一指。
    (那九朵金花和那一團紫氣,便圍著袁星滾轉起來。
    (不消片刻,袁星怪叫一聲,翻身縱起。
    (一見主人同眾仙姑一同在側,知是死裏逃生,忙又跳下榻來,跪倒叩謝。)
齊靈雲:你這次頗受了些辛苦,快出外歇息去吧,少時還有事要你做呢。
    (袁星叩了幾個頭,剛剛領命走出,英瓊忽然想起一事,「噯」了一聲,便往外走。)
齊靈雲:(靈雲忙問)瓊妹何事?
李英瓊:眾人都在,破了妖陣之後,獨不見米、劉二人,還有神雕佛奴。
齊靈雲:不是你提起,還以為二人是聽你吩咐,在洞外候命呢。
秦紫玲:適才我見有一個妖人用分身之法遁走,意在乘隙侵害石、趙二位師兄。曾見米、劉二人突
    然在飛雷洞前現身,與那妖人交手。
    (正說之間,袁星忽從洞外進來跪稟道)
袁 星:米、劉二人說他們追趕妖人,被佛奴追去擒來抓死,屍首已帶回飛雷崖,有佛奴看住,現
    在太元洞外候命。
齊靈雲:(略一尋思)反正還有事分配他們二人,命他們無須進洞,我等即時出去。
    (說罷,便命人英看護石、趙二人,大家一同出洞。)
    
    
9**時間:接上 地點:太元洞外 
    (米、劉二矮見眾人出洞,迎上前來拜見。)
劉裕安:拜見各位師伯師叔。
齊靈雲:(便問)你二人和妖人交戰經過如何?
劉裕安:(躬身答道)弟子二人幾乎抵敵不過,幸有黑白二神雕飛來,一爪將他抓死。
齊靈雲:你二人暗保石、趙二仙有功,先下去吧!
    (又向紫玲道)有勞紫妹帶他二人和袁星去往飛雷崖,借紫妹法力,汲取隔崖山泉,洗淨
    仙山,監率他三人等將殘留妖人屍身碎體,搬往遠處消化埋葬。
    (紫玲巴不得借此去相機勸化寒萼,欣然領命,帶了三人便走。)
    
    
10**時間:稍早 地點:飛雷洞口
    (司徒平見她翠黛含顰,滿臉嬌嗔,想起紫玲谷救自己時,許多深情密意,好生心中不忍
    (。)
司徒平:我司徒平百劫餘生,早分必死,多蒙大姊和你將我救活,慢說犧牲功行,同你回轉紫玲谷
    ,就是重墮泥犁,也所心甘。
秦寒萼:你說的可是真心話?
司徒平:寒妹還不相信我?無奈岳母轉劫在即,眼巴巴望我三人到時前去救她。目前縱有什麼不對
    之處,也須等見掌教師尊,自有公道。
秦寒萼:(冷笑道)你哪裡知道?聽大姊口氣,好像我不知如何淫賤似的。只她一人和你是名義上
    的夫妻,將來前途無量。似我非和你有那苟且私情不可,慢說正果,還須墮劫。
司徒平:她是姊姊,讓她說說有何關係?
秦寒萼:神仙中夫妻盡有的是,休說劉桓、葛鮑,就拿眼前的掌教師尊來說,竟連兒女都有三個,
    雖說已轉數劫,到底是他親生,還不是做著一教宗主。
司徒平:本來嘛,要不白師伯怎會替我們作伐?
秦寒萼:我早拿定主意,本是夫妻,親密依舊親密,怕什麼旁人議論?她既如此,我偏賭氣,和你
    回轉紫玲谷去,仍照往常修煉功課。
司徒平:寒妹不要生氣,師門規矩嚴謹,我們怎可離山修煉?
秦寒萼:等掌教師尊回山開府,再來參拜領訓,我同你好好努力前途,多立內外功行便是。
司徒平:要知道仙緣難遇,你我一朝失足,就將萬劫不復。
秦寒萼:只要我們腳跟立定,不犯教規,難道說因我得罪了掌教師尊的女兒,便將我二人逐出門牆
    ?
司徒平:你也該為岳母著想呀!
秦寒萼:怎能說到因此便誤母親大事,便壞自己功課呢?
司徒平:好了!好了!你有理,我們走吧!
秦寒萼:再過兩日看看,如果還和以前一樣,我寧受重譴,也是非走不可。
    (紫玲領命飛來,一眼看見二人並肩同坐,耳鬢廝磨,神態甚是親密。
    (紫玲知寒萼情魔已深,前途可慮,不禁又憐又恨。
    (因後面米、劉二矮就要跟來,只看了二人一眼。
    (寒萼笑著招呼了一聲,仍如無事。
    (司徒平卻看出紫玲不滿神色,臉漲通紅,連忙站起。)
秦紫玲:我來汲取隔崖山泉,洗淨仙山,並將殘留妖人屍體,搬往遠處消化埋葬。
    (米、劉、袁星也相次來到,紫玲當了外人,自是不便深說。
    (神雕還站在陰陽臉妖人的屍體旁邊,一爪還抓住不放,向紫玲連聲長鳴。
    (紫玲心中奇怪,走過去定睛一看,又問了袁星幾句,忙喊寒萼近前說道)
秦紫玲:寒妹,過來!你看這妖人,分明已將元神遁走。師姊命你二人在此防守,責任何等重大。
    休說妖人元神偷來復體,就是被妖黨前來盜走,也是異日之患。怎地這般粗心?
    (寒萼聞言,也低頭細看了看,冷笑道)
秦寒萼:大姊倒會責備人。你看妖人前腦後背,已被神雕抓穿,肚腸外露。我和平哥已是多日不見
    ,母親超劫在即,趁無事的時候商量商量,也不算有犯清規咧。
    (這一番話,當著米、劉兩矮,紫玲聽了甚是難過,略一尋思道)
秦紫玲:如此說來,不但我,連神雕守在這裏也是多事的了。
    (說罷,便對神雕道)這具妖屍,由我們三人處理。你去天空瞭望吧!
    (神雕聞命,睜著一雙金睛,對紫玲望了一望,展開雙翼,盤空而去。
    (紫玲便命二矮與袁星去將崖上所有殘屍碎體一齊提來,與吳鳳屍身放在一處,再用仙藥
    (消化,自己也隨在二矮後面指點。
    (寒萼搶白了紫玲一頓,見她無言可答,略覺消氣,索性仍喚司徒平到洞口石上坐談。
    (司徒平見他姊妹拌口,已是不安。
    (又見寒萼喚他,其勢不能不依。
    (跟著走沒幾步,正在心中為難,忽聽紫玲在身後大喝道)
秦紫玲:無知妖孽,竟敢漏網!
    (接著光華一閃,便是一幢彩雲飛起。
    (寒萼、司徒平連忙回身注視,吳鳳的屍身已經復活,從地下捲起一團黑煙正要飛走。
    (紫玲早有防備,未容吳鳳飛起,彌塵幡已化彩雲飛來,將他罩住。
    (神雕並未飛遠,一見妖人想逃,星流電閃般束翼下擊。
    (吳鳳元神剛與身合,駕遁飛起,彩雲照臨,上面神雕飛到,紫玲與袁星、二矮齊放飛劍
    (法寶,終於了帳。
    (寒萼因自己適才任性,看走了眼,氣得無話可說。
    (紫玲也不去理她,這才正經命二矮、袁星,將全崖妖人屍首殘肢收放一起。
    (再命袁星先在遠處擇好一個僻靜所在,掘下深坑等候。
    (二矮口誦咒語,施展旁門搬運之法,將所有屍體全都移到袁星所擇之處,拋入坑內。
    (紫玲取出化骨丹藥灑了下去,頃刻之間化成黃水。
    (才命袁星、二矮用土掩埋好了,回轉飛雷崖。
    (紫玲又從身旁取出四面小旗,分與袁星、二矮,自己也拿著一面,向隔崖一指,那水倏
    (地飛起四五尺粗細的四股飛泉,宛如四條銀龍,起自洪濤之中。
    (隨著四旗指處,滿崖飛舞衝射,不消頃刻,已將崖上妖跡血污,洗蕩得乾乾淨淨。
    (紫玲洗罷仙山,時已黃昏,斜陽從遠山嶺際射到,照在新洗過的林木山石上,越顯山光
    (清麗,不染塵氛,心中也覺快意。
    (回望寒萼,仍與司徒平並肩低語,喁喁不休,暗歎了一口氣,不忍再看。
    (這時神雕已經飛走,便帶了二矮、袁星回洞復命。
    (走時連司徒平也不願答理,略微招呼,就此走去。)
秦寒萼:你說乙休老前輩賜了三粒仙丹,一封柬帖,吩咐到日才許開看。是什麼時候?
司徒平:大約是十多天後。
秦寒萼:他也賜了我一封柬帖,是在十日之後。
司徒平:那份柬帖一定有關連,乙老前輩侍我不錯,還曾叫我替他入岷山辦件大事。
秦寒萼:什麼大事?
    (正談得高興,忽見若蘭、朱文飛來。)
朱 文:奉了大師姊之命,代你們接班防守,快回去吧!
    (寒萼見紫玲才去不久,便有人來接替,又起疑心,不便向外人發作,遲疑氣悶了一會。
    (寒萼正要轉身回洞,忽聽遙天一聲長嘯,甚似那只獨角神鷲。
    (寒萼連日都在惦記,飛身空中,循著嘯聲,迎上前去看個明白。
    (只見新月星光之下,彩羽翔飛,金眸電射,從西方穿雲馭風而來,轉眼便到了面前,正
    (是那只獨角神鴛,爪上還抓著一封書信。
    (寒萼心中大喜,便跨了上去。)
秦寒萼:平哥,你去太元洞相候,我騎了它由前洞下去。
    (說罷,騎了神鷲逕飛前洞,在凝碧崖前降落。)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