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白晝 地點:妖穴 
    (〔第六十回 斬妖屍 得寶返仙山  逢巨惡 無心留隱患〕
    (由米、劉二矮前導,金蟬、笑和尚、人英、英瓊、輕雲同駕劍光,直飛妖穴。
    (到了一看,到處都是黑煙妖霧籠罩,哪裡看得出山崖洞府。
    (眾人端詳了地位,按照前定,首由周、李二人雙劍當前開路。
    (餘人由金蟬手持彌塵幡護身,跟蹤下去。
    (英瓊、輕雲二人剛一落地,注目環顧。
    (庭院之內,景象陰森,滿院雲煙籠罩,到處獸嗥鬼哭。
    (數十面大小妖幡,發出黃綠煙光,奇腥刺鼻。
    (二人不約而同,放出飛劍。
    (劍光到處,黑煙隨分隨聚,雖然不為妖法所傷,只看不清妖屍、妖人與袁星所在。)
齊金蟬:(高叫道)周師姊,那西邊古樹前面,不是袁星麼?你們還不趕快上前救它!
    (英瓊聞言,忙和輕雲駕劍光往西飛去。
    (身臨切近,青紫兩道光華照處,才看見袁星綁在一面長幡之下。
    (英瓊劍光過去,數十縷黑絲,化為飛煙四散。
    (袁星脫了羈困,看見紫光在黑煙中飛翔,方要趕過。
    (忽然一隻枯如蠟人的怪手伸將過來,一把將袁星抓去,接著群幡齊隱,不見蹤跡。
    (英瓊聞聲追上,那怪手已隱入黑煙之中。
    (嚴人英、莊易、笑和尚、金蟬與米、劉二矮,借彌塵幡掩護,各人指揮劍光,將青羊老
    (祖圍住。
    (周、李二人見黑煙越來越盛,看不見妖屍所在,袁星又被妖屍搶去。
    (情知危險,又恐妖屍逃脫,焦急萬狀。
    (一會工夫,青羊老祖的飛劍連被人英等劍光絞斷,自知不敵,一同沒入黑煙以內。
    (眾人益發冥搜無著,只得由人英等六人將劍光在空中交織,以防妖屍遁走。
    (正在無計可施,劉裕安忽對笑和尚道)
劉裕安:滿天都是黑煞絲,大仙那粒乾天火靈珠,精光上燭重霄,是純陽之寶,何妨取出一試?
笑和尚:我自得此珠,因未奉師命,不知用法來歷,從未試過。(對金蟬道)你二人可為我護法。
    (金蟬、人英應了,雙雙走到笑和尚前後。
    (金蟬用彌塵幡護身,盤膝坐地,口誦真言。
    (金蟬剛剛將寶囊取到手中,便覺地皮震動,同時一團紅光透起。
    (照徹天地,妖氣盡掃,闔院通明。
    (這才看出妖屍已將滿院妖幡全數移在隱僻之處。
    (袁星又被綁在一根幡腳之下,青羊老祖守護在側。
    (妖屍閉目兀坐,口誦手搖,五指上發出五道黑氣,指著袁星。
    (英瓊、輕雲一見袁星情勢危急、雙雙飛出劍去,一取妖屍,一取青羊老祖。
    (紫光過處,青羊老祖應聲而倒,斬為兩截。
    (猛聽地底砰的一聲大震,立刻地覆天低。
    (當院陷下一個無底的深坑,坑內罡風夾著烈焰,如怒濤一般往上湧起。
    (就趁眾人驚心駭顧之間,妖屍倏地化成一股黑氣,比電閃還疾,衝到英瓊身邊。
    (英瓊日前吃過苦頭,微一顧忌卻步,被妖屍就地上又將袁星搶起。
    (妖屍也不和眾人為敵,滿院亂飛,所到之處,將地上豎立的數十百面大小妖幡逐一拔起
    (。
    (劉裕安知道妖屍就要收幡夾了袁星逃遁,連忙高叫)
劉裕安:諸位大仙!妖屍就要拔幡遁走,溫玉在他胸前黑煞絲結成的囊內,非有生血,不能點破,
    快快下手!
    (眾人聞言,早將劍光紛紛飛上前去。
    (但是妖屍非常厲害,一條黑氣,宛如烏龍出海,在七八道劍光叢中閃來避去。
    (妖屍怪聲啾啾,並沒有受著一些傷害,得便就將妖幡收去。
    (轉眼工夫,妖幡剩了不到十面。
    (英瓊既恐袁星喪命,又恐妖屍帶了溫玉逃走,著急萬分。
    (笑和尚觸動靈機,叫道)
笑和尚:妖屍如此重視那些妖幡,到了這般田地,還想帶了逃走,快斬妖幡!
    (說到這裏,逕將劍光直往那妖幡上面飛去。
    (這些妖幡,共是八十一面,妖屍如何肯捨,打算收一面是一面。
    (妖屍一見眾人只顧追敵,不曾顧到妖幡,益發得志。
    (妖屍存心避開紫郢、青索,所以眾人困他不住。)
笑和尚:師妹快快合璧!
    (英瓊、輕雲猛被提醒,一個在東,一個在南,雙雙不約而同,各將劍光直朝一面幡前飛
    (去。
    (妖屍一見笑和尚已將妖幡連連斬去兩面,情急匆忙,回顧紫光追來,只圖避讓,直往幡
    (前飛去。
    (妖屍正要用收訣取幡,猛見輕雲青索劍迎面飛來,一時亂了步數。
    (英瓊紫郢劍也同時飛到,青、紫兩道光華無心合壁,幻成一道異彩,繞著黑氣只一絞。
    (只聽「吱哇」兩聲慘叫,黑氣四散,一朵黃星疾如星飛,衝霄而去。
    (這時上面妖霧未散,地下烈焰猶在飛騰。
    (金蟬眼快,一眼看見黑煙散處,兩團黑影正往火坑中墜落。
    (想起袁星在那黑煙之中,忙將彌塵幡展動,往下一沉,伸出兩手,一把一個,抓個正著
    (。)
嚴人英:(叫道)此處快要地震,我們飛身出去再說吧。
    (眾人見金蟬一手提著妖屍軀殼,一手提著袁星,還帶著一團紅紫光華。
    (知道袁星遇救,妖屍除去,溫玉已得,心中大喜。
    (聞言紛紛各駕劍光飛起,到了遠處峰頭落下。)
    
    
2**時間:接上 地點:峰頭 
    (袁星滿口血跡,兩手緊持那塊溫玉,業已死去。
    (英瓊見了,不由悲慟起來。)
劉裕安:主人不必難受。袁道友趁妖屍疏於防範之際,咬碎舌尖,破了妖法,將玉搶到手中。正值
    妖屍在遭劫之時,沒顧得下手將袁道友弄死。如回仙府,必能設法起死回生。
    (眾人連用丹藥施救無效,縱得溫玉,也覺得不償失,個個戚然無歡。
    (惱得英瓊、輕雲性起,各將飛劍放出,指著妖屍枯骨,青紫光華連連繞轉,只聽碎骨沙
    (沙之聲,頃刻粉碎。
    (忽聽山崩地裂一聲大震,連眾人站立的峰頭都搖搖欲墜。
    (眼望妖洞那邊沙石紛飛,揚塵百丈,把一座大好靈山仙洞,震塌了一個深坑。
    (金蟬眼快,看見塵沙之中,似有兩道光華衝起,正隨著許多殘枝碎木,由上往下飛落。
    (知是寶物,忙將彌塵幡一晃,一幢彩雲直往塵沙之中飛去。
    (少時飛回,撈了許多東西回來。
    (內中正有袁星兩口寶劍,只是劍鞘全失。
    (還有一柄拂塵,兩個鐵鈴,一柄烏金小劍。
    (二矮一見大喜,米矮道)
米 鼉:此兩件是我二人多年辛苦煉成,餘下還有幾件東西,且等隨了諸位大仙回轉靈山,認明仙
    府,再來尋取吧。
    (說罷,拿眼望著輕雲。
    (輕雲知他二人志在尋回故物,又恐後返峨嵋事有變局。)
周輕雲:你們隨我們同返,或是後去,俱不妨事。如有仙緣,早晚俱是一樣,莫如你二人還去尋你
    們的法寶,就便尋取袁星失落的劍鞘,以免落入外人之手。
    (金蟬早將所得之物交還二矮。
    (二矮聞言,正合心意,行禮謝了金蟬)
劉裕安:既承周仙姑體諒微衷,還望主人開恩成全。萬一袁道友難於回生,我二人情願深入北海,
    盜取返魂香,救它活轉,以報收容之恩。
    (英瓊點了點頭。
    (這時神雕健羽摩雲,從西南方面盤空而來,轉眼到眾人頭上,鋼爪鬆處,擲下一封柬帖
    (。
    (英瓊打開柬帖一看。)
李英瓊:(唸道)這是青囊仙子華瑤崧交神雕帶回來的。
旁 白:(英瓊唸著柬帖,所言化為影像)因各位去得稍早,致妖屍兵解而去。
    但所煉妖屍、邪寶,俱已失去,解卻異日兇焰不少。
    乾天火靈珠同這塊溫玉,俱是純陽至寶,未有師承,不可妄用。
    袁星被妖屍邪氣所中,昏迷不醒,回轉仙山後,用九天元陽尺驅走邪氣,再用靈丹調治,
    即可回生。
    袁星劍匣與米、劉二矮失去的寶物,俱被埋藏地底,業已告知神雕,自會取去。
    還有妖屍遺下的數十面聚獸妖幡,也在地下埋藏。
    妖屍元神雖然遁走,對他心血祭煉而成之物必然不捨。
    一將元神凝煉成形,或借軀還形,定要回來收取。
    那幡已與妖屍心靈相通,無論藏在何方,都能跟蹤尋覓。
    尤其那幡上許多無辜猩、熊生魂,永受妖屍禁制,也覺可憐。
    我將尋一位道行高深的同輩,設下法壇,將幡上邪法破去,解了猩、熊生魂羈縛,以便轉
    輪化生。
    等神雕將妖幡搜出以後,可做一堆放好,自會來拿﹔並命眾人不可私自攜走,無益有損。
    莊易可隨笑和尚、金蟬同往百蠻山先立外功,自有復音良機。
    餘人回轉峨嵋,雙劍合壁,解困退敵之期已至。
    不久便是妙一真人夫婦回山,開闢峨嵋五府,眾弟子分寶修真,出世濟人之時,各人好自
    為之。
    (英瓊讀罷,眾人望空拜謝一陣。
    (尤其是啞少年莊易,受恩深重,臨別竟未得向青囊仙子當面叩辭,心中更為難過。)
齊金蟬:笑師兄,我們此去百蠻山,又得一個好幫手了。
    (莊易聞言,連忙搖手遜謝不迭。)
    
    
3**時間:接上 地點:地穴上
    (神雕一經飛落靈玉崖妖屍地穴之上,鋼爪起處,沙石翻飛。
    (頃刻之間,便掘深下去有三數十丈。
    (米、劉二矮又幫著用徹地玄功,一同尋找。
    (不多一會,將七十餘面妖幡、兩個劍匣,連米、劉二人失去的寶物,全都搜掘出來。
    (妖屍主幡共是大小九面,還有兩面最小的才只七寸多長短。
    (劉裕安估量是個厲害法寶,恰巧尋時首先被他自己發現,便悄悄取來藏在寶囊以內。
    (一陣破空聲音,一道黃光自東方飛來,落地現出一個黃冠草履、身容威猛的長髯道者,
    (直奔那一堆妖幡,伸手便要拾取。
    (莊易看出來人是異教之士,打算上前攔阻。
    (忽然一道光華一閃,比電還疾,光華斂處,現出一個年老道姑。
    (來人是青囊仙子華瑤崧,業已搶在道人前面,將幡取在手中,對那道人道)
華瑤崧:吳道友,飛升在即,還要此物何用?讓貧道拿去,解卻這些沉淪的冤魂吧。
    (那道人沒有得手,見是華瑤崧,不由厲聲喝道)
吳 立:老虔婆,自從那年青城一遇之後,以為你死多年,不料你卻在此興妖作怪。你不露面,還
    可饒你,你既敢現身出來,如不將靈玉崖那塊溫玉獻出,我叫你難逃公道!
    (青囊仙子聞言,一絲也不冒火,含笑說道)
華瑤崧:當年道友誤聽惡徒蠱惑,擅起兵戎,以致被矮叟朱道友奪去金鞭崖。貧道曾為道友再三緩
    頰,才得免遭飛劍殞身之難。怎麼不去尋朱道友報仇,倒怪起貧道來了?
吳 立:老虔婆休得油嘴!如今在此倒轉地肺,又有何話說?
華瑤崧:倒轉地肺,破壞靈玉崖仙景,乃是妖屍谷辰所為。貧道只為妖幡上附著千百野獸生魂,意
    欲解除異類冤孽。向峨嵋諸道友要了,還未取走,便遇道友駕臨,不得不現身出來相見。
    (那道人聞言,轉身往左右一看。
    (見英瓊、輕雲、金蟬、笑和尚、莊易、嚴人英等個個仙風道骨,不比尋常,俱都環立在
    (側,怒目相視,不由又驚又怒道)
吳 立:原來仗著峨嵋小輩人多,故爾口出狂言。盜玉之事,決非這幾個小輩所能辦到,必定是你
    主持無疑。快將幡、玉獻出,免我動手。
    (金蟬見道人出言不遜,一個忍耐不住,用手一拉笑和尚,先喝一聲)
齊金蟬:無知妖道,擅敢在此倡狂!
    (接著各將霹靂雙劍飛出手去。
    (那道人紅紫兩道光華,夾著風雷之聲,迎頭飛來。
    (道人認得是峨嵋掌教的霹靂雙劍,才知這些小孩並非易與。
    (忙將手一張,先飛出兩道黃光,分頭敵住。
    (輕雲見青囊仙子一任來人出言冒犯,並不發怒動手,猜那道人必非弱者。
    (英瓊本來早想動手,輕雲用眼色止住。
    (英瓊一見金蟬和笑和尚動手,莊易、嚴人英也跟著將劍光放出,如何能耐,也將紫郢劍
    (放起。
    (輕雲見大家動手,戰端已開,道人既非易與,自然是相助為佳了。
    (吳立分出兩道黃光,敵住了金蟬、笑和尚。
    (因為對面強敵青囊仙子尚未動手,不敢怠慢。
    (正待另使法術、飛劍取勝時,側面又飛來一道銀光、一道烏光。)
吳 立:(喊一聲)來得好!少時讓爾等這一干小妖孽知道祖師爺的厲害。
    (隨說將手一揮,又飛起七八道黃光。
    (打算一半迎敵,一半乘隙飛將過去,乘敵人措手不及,另用一口主劍,去敵青囊仙子。
    (誰知這些少年年紀雖輕,劍光卻如游龍一般,神化無窮。
    (黃光雖然較多,休說飛越過去傷人,竟被這四道光華阻止,休想上前一步。
    (方在失驚之際,倏地又聽兩聲嬌叱,對面兩個少女,各人又飛出一道紫光、一道青光,
    (比電閃還疾,直往劍光叢裏穿去。
    (吳立還來不及反應,後來這兩道青紫光華與自己黃光接觸,只繞得一繞,倏又合攏。
    (再盤繞著三四道黃光,似毒龍互鬥,絞結掙命一般,微一屈伸,便見黃光四碎,往下飛
    (落。
    (宛如明月天香,灑了一天桂子。
    (有四道劍光被敵人銀光、烏光及霹靂劍盤住,急切間一道也收不回來。
    (剩下還有兩道,又被這後兩道青紫光華二次盤住,光華漸斂,眼看又要步適才兩道後塵
    (。
    (再看青囊仙子,仍是含笑旁立,始終不曾動手。
    (吳立才知今日輕敵,上了大當,不由又痛又惜,又悔又恨,急出一身熱汗,無計可施。
    (雖不捨多年心血煉就的飛劍,把心一橫,用手一拍頂門,先披散了頭髮,口中念念有詞
    (。
    (吳立正要將舌尖咬碎,行法向敵人噴去。
    (忽見滿天黃雨,紛紛落下,空中六道黃光,同時又被敵人破去四道。
    (下餘兩道也在危急,敵人更不容情,立刻如隕星一般,墜落塵埃。)
華瑤崧:峨嵋諸道友雖然年輕,已受本門心法,內有紫郢、青索兩口仙劍。道友一再執迷,莫非還
    要待斃麼?
    (吳立一聽那青紫光華,竟是長眉真人當年煉魔之寶,久已聞名,不想今日在此遇上,眼
    (看大禍臨頭,危機一發,再不見機遁走,定要身敗名裂。)
    
    
4**時間:數年前 地點:嶗山
    (吳立自前些年和矮叟朱梅鬥劍,失去金鞭崖後,懷恨在心,立志報仇。
    (煉成了二十六口黃精劍,準備約好當年同住金鞭崖的同門伴侶麻冠道人司太虛。
    (吳立到了嶗山,司太虛勸他道)
司太虛:你我二人超劫在即,以前原是自己錯誤,難怪旁人,何苦又動無明,自尋魔障,耽誤飛升
    ?
吳 立:司太虛!你虎頭蛇尾!難道我非要你幫不可?
    (吳立一怒而去。)
    
    
5**時間:稍早 地點:雲空
    (這次吳立剛越過莽蒼山,迎面飛來一朵黃星,疾如電駛,知是異派中人的元神破空出遊
    (。
    (因想看看是誰,給他開個玩笑,忙用玄門先天一氣大擒拿法,想將那黃星收住。
    (那黃星並不躲閃,眼看近前,倏地黃光一閃,自動飛入吳立袍袖之內。)
吳 立:(驚問)適才我沒留神,今見道友這般行徑,莫非是我的熟朋友麼?
旁 白:(谷辰尖聲答道)吳道友,時機緊迫,沒工夫多說。我被人所害,驅殼已失,須要借你法
    體隱身。我在地肺之內採地下萬年玄陰之氣,用黑煞絲凝煉成了數十面玄陰聚獸幡,也一
    同失去。
吳 立:玄陰聚獸幡?
旁 白:(谷辰)我走後,為恐敵人將它破壞,現在情願送給道友。你可速往前面靈玉崖,如見有
    人,想他們必然還在尋找,可來個迅雷不及掩耳,搶了就走,省得肥水便宜仇人。
吳 立:聞說玄陰聚獸幡是當初玄陰教祖谷辰慣煉聚獸之寶,可是真的?
旁 白:(谷辰)吳道友頗有見識,正是此寶。
吳 立:果真?如得在手中,再知用法,我大仇得報矣!
旁 白:(谷辰)時機稍縱即逝,快走!
    
    
6**時間:接3 地點:同3
    (轉瞬之間,吳立放出去的飛劍全數消滅,敵人飛劍紛紛往自己頭上飛來。
    (吳立先放起四道黃光迎住,接著又放起兩道黃光去敵霹靂雙劍。
    (事已至此,多延一刻,多遭一點殃。
    (微一躊躇,第二次放出去的劍光又有消滅之勢。
    (吳立急切之間,將腳一頓,也不再收那六口飛劍,逕駕劍光破空逃走。)
華瑤崧:吳立雖是異教,除了性情剛愎外,並無多大過惡。不想遇見你們,雖是入門不久,各人仙
    劍俱非尋常。我始終不出手者,就是想使他敗在你們手內,讓他知難而退,兔遭兵解之苦
    。
笑和尚:他來時只撿那幡,似有預謀。
華瑤崧:他身上帶著一身妖氣,假使是妖屍元神,得了指示,他本人異日慘禍,恐怕還不止于兵解
    呢。
    (英瓊、莊易上前向仙子叩謝了解救之德。)
李英瓊:謝謝仙子搭救。
華瑤崧:袁星現雖昏迷,回山之後,有了元陽尺,解去邪毒,自然會醒。爾等事已辦完,可以速返
    峨嵋,去解圍退敵了。
    (米、劉二矮也雙雙過來,跪叩道。)
劉裕安:大恩大德容後再報,尚請指示仙機,並代向師長說項。
華瑤崧:(對英瓊道)你應劫運而生,光大峨嵋門戶,與別人不同。雖然殺氣太重,然降魔除妖非
    此不可。米、劉二人雖然出身邪教,現已悔悟回頭,向道真誠,你盡可收錄,決不受責。
    不過他們所煉法寶、飛劍,均屬旁門左道,暫時又不能使他們丟棄,務須用之於正,以免
    耽誤正果罷了。
    (說罷,拿眼看了劉裕安一眼。
    (劉裕安原本心中有病,適才向青囊仙子求情時,語帶雙關,惟恐青囊仙子向他索取妖幡
    (。
    (一聞此言,又喜又愧,首先起誓明心)
劉裕安:弟子如將那寶去行錯事,必遭慘禍,永久沉淪!
    (青囊仙子早明白他言中之意,微笑說道)
華瑤崧:你二人苦修也非容易,既能如此,再好沒有。我索性成全你們,你二人到了峨嵋,等候教
    祖回山。入門聽訓之後,可仍回此地。我當再到奧區仙府,傳你二人用幡之法,以備異日
    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何如?
    (米、劉二矮聞言驚喜,尤其劉裕安更是喜出望外,形於顏色。)
劉裕安:謝謝仙子。
    (青囊仙子當時微微皺了皺眉頭,眾人俱未覺察。
    (笑和尚看在心裏。)
華瑤崧:莊易自赴百蠻山相助除去文蛛,不久便可復音還原。現在髯仙李道友飛雷洞被毀,除妖之
    後,他門下弟子移居凝碧,人英前去,也不愁起居寂寞了。
    (說罷,向眾人一舉手)各自珍重前途!
    (一道光華閃過,破空而去,轉眼沒入雲中不見。)
李英瓊:(對笑和尚說)那我們先回凝碧崖了!
    (輕雲、人英三人,帶了袁星屍體,與米、劉二矮用彌塵幡同回凝碧仙府。)
    
    
7**時間:接上 地點:雲空
    (笑和尚、金蟬、莊易仍往奧區,共商二上百蠻山之策。)
笑和尚:都是蟬弟心急,如不是米、劉二人提醒我,取出乾天火靈珠,後來妖屍又不捨棄幡逃走時
    ,險些功敗垂成。此番到了百蠻山,再心急不得了。
齊金蟬:我是怕時間稍縱即逝,誰知妖屍竟那般厲害,此珠真也神異。你雖吃了許多辛苦,壞了無
    形飛劍,得此也足以自豪了。
笑和尚:休說那劍經我多年苦修,而且出諸師父,豈能與珠去比得失?
齊金蟬:事已過去,悔也無益。你得此珠,總可算是慰情聊勝於無。
笑和尚:此珠再好,還是不如原劍。
齊金蟬:聞說此山頗多奇跡,莊道兄先來多日,定然知道,我們去玩一玩,好麼?
    
    
8**時間:接上 地點:兔兒崖洞中
    (〔第六十一回 絕巘立天風 朗月疏星白雲入抱  幽岩尋劍氣 攀蘿附葛銀雨流天〕
    (三人到了兔兒崖,見崖上洞府甚是清幽雅淨。)
齊金蟬:奧區黑暗,人英又將各室懸的星光收走,這些日不如移居玄霜洞內。
    (三人俱無長物,移居之後,因見星月交輝,又往別外遊了一會,才行回洞打坐。
    (笑和尚運用玄功,將真氣轉透三關,連坐完了兩個來復,覺得身心異常舒泰。
    (見洞外月朗星明,景物幽靜,想到外面崖前練上一回。
    (回看金蟬、莊易,俱在瞑目入定,便不去驚動他二人,逕自起身,走出洞外。)
    
    
9**時間:夜 地點:洞外
    (笑和尚見月雖不圓,因為立身最高之處,雲霧都在腳下,碧空如拭,上下光明。
    (近身樹林,繁蔭鋪地,因風閃爍。
    (遠近峰巒岩岫,都回映成了紫色。
    (下面又是白雲舒捲,繞山如帶,自在升沉。
    (月光照在上面,如泛銀霞。
    (時有孤峰刺雲直上,蓊莽起伏,無殊銀海中的島嶼,一任浪駭濤驚,兀立不動。
    (忽然一陣天風吹過,將山腰白雲倏地吹成團片,化為滿天銀絮,上下翻揚。
    (俄頃雲隨風靜,緩緩往一處挨攏,又似雪峰崩裂,墜入海洋。
    (大小銀山,隨著微風移動,懸在空中,緩緩來去。
    (似這樣隨分隨聚,端的是造物雄奇,幻化無窮,景物明淑,清澈人間。
    (笑和尚振衣絕頂,迎著天風,領略煙雲,心參變化,耳得目遇,無非奇絕。
    (頓覺吾身渺小,天地皆寬,把連日煩襟法除淨盡,連練劍都忘卻了。
    (倏見下面崖腰雲層較稀之處,似有極細碎的白光,似銀花一般,噴雪灑珠般閃了兩下。
    (笑和尚幼隨名師,見聞廣博,何等機警,一見便知有異。
    (更不怠慢,急駕劍光,刺雲而下。)
    
    
10**時間:接上 地點:崖腳
    (笑和尚到了崖腳一看,這一面竟是一個離上面百餘丈高的枯竭潭底,密雲遮蔽崖腰。
    (雖不似上面到處光明如晝,時有月光從雲隙裏照將下來,景物也至幽清。
    (滿崖雜花盛開,藤蔓四垂,鼻端時聞異香。
    (矮松怪樹,從山左縫隙裏伸出,所在皆是。
    (月光下崖壁綠油油的,別的並無異狀。
    (再往銀光發現之所仔細找尋,什麼跡兆都無。
    (悄悄潛伏在側,靜候了好一會,始終不曾再現。
    (又一會,雲層越密,霧氣濕衣,景物也由明轉暗,漸漸疑是自己眼花。
    (還想再候一會,忽然下起雨來。
    (又聞得上面金蟬相喚之聲,覺著無可留戀,便駕劍光飛身直上。
    (行近崖腰雲層,劈面一陣狂風驟雨,幸是身劍相合,沒有沾濕僧衣。)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