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接15集18場次日晨 地點:太元後洞
    (第二日早起,燕兒和石奇關心李、申二人,從對崖飛到太元後洞。
    (袁星正輪值,燕兒道)
趙燕兒:我和石師兄因惦記著李、申二位的勝負,意欲入洞探望,請你回去稟報一聲如何?
袁 星:昨天申仙姑受傷了!
趙燕兒:(大驚)怎麼傷的?
袁 星:好像是被一個女賊用什麼金針傷的!
石 奇:金針?(對燕兒說)莫不是金針聖母?
趙燕兒:金針聖母已經兵解了,除非是她的傳人。(對袁星)讓我們進去看看。
    (芷仙從裡面出來,與二人見了禮,道,)
裘芷仙:兩位師兄大安,適才在裡間聽到師兄們的談話,由於申師妹病體未癒,而李師妹辛苦了一
    夜,現正入定中,不便招待。好在大師姊明日賦歸,到時將著人來請。
石 奇:好吧,我們先回去,有事千萬通知我們!
裘芷仙:謝謝二位師兄。
    (芷仙說罷,先行回去。)
趙燕兒:(見袁星佩有兩柄長劍,問)你可會劍法?
袁 星:(志得意滿狀)當然!(覺得不妥,把頭一低道)我新得此劍尚無傳授,只是平時看主人
    和各位仙姑練習,默記了一點。
    (二人將劍取出看了,知是兩口奇珍。
    (時神雕也飛了過來。燕兒便問神雕。)
趙燕兒:你可通人言?
    (神雕搖了搖頭。)
袁 星:我們猿猴猩猩本與人類同種,喉間橫骨一化,便通人言。我這位鋼羽大哥,本領道行比我
    要強百倍,只這一樣還非得脫胎換骨不可。
    (神雕聞言,長嘯了兩聲,好似表示受屈的神氣。)
趙燕兒:(對袁星說)你想學劍嗎?
袁 星:當然想學。
趙燕兒:那我們過來試試。
    (說罷,二人飛回對崖,袁星和神雕隨之而去。)
    
    
2**時間:接15集52場 地點:飛雷崖前
    (石、趙二人在飛雷崖前站定,燕兒說,)
趙燕兒:袁星,你練給我們看看。
袁 星:二位大仙指教。
    (便將兩柄長劍舞動起來。
    (劍一離劍匣,便是兩道二十來丈的青白光華,在微月繁星之下舞將起來,越顯得晶瑩耀
    (眼,疹人毛髮,比以前看時大不相同。
    (袁星雖然不能運動劍光飛出手去,舞劍本領竟比石、趙二人還強,喜得石、趙二人連連
    (拍手稱讚不置。
    (袁星一得誇讚,越發起勁,將平時所偷記的峨嵋劍法舞成了一團寒光雪影,疾如電閃,
    (在平崖上下翻滾。
    (石、趙二人好生驚奇。
    (正舞到酣處,神雕想是也有些技癢,一聲長嘯,舒展健融,衝霄飛起,睜開兩隻火眼金
    (睛,野鷹攫兔般覷定崖上那團寒光,盤空下視,倏地兩翼一收,水鳥啄魚般疾若飛星,
    (穿入劍光叢中。
    (只聽袁星一聲怪嘯過處,一團黑影,兩點金星,早帶了那兩道寒光騰空飛起。
    (那神雕好不促狹,從空飛瀉,用鋼爪從袁星手上奪去那兩柄長劍,兀自在空中盤桓飛舞
    (,也不遠去,不時低飛,離袁星頭上丈許高下,等到袁星縱身欲搶,牠又衝霄飛去。
    (只急得袁星在崖上連連頓足怪叫了好一陣,直露出哀求的神氣,才斂翼飛將下來。
    (袁星連忙縱過去,將劍搶到手中,歸入鞘內,才用人言說道)
袁 星:我想請石、趙二位大仙指點劍法,並非特意賣弄。你不怪你錯投了胎,既沒有長兩手,又
    不會人言。誰還不知你從白眉禪師聽經學道多年,能抓取人的飛劍?何苦氣不服我則甚?
    (言還未了,神雕延頸顧盼之間,一聲長鳴,又要飛起。
    (嚇得袁星往石、趙二人身後直躲。)
袁 星:鋼羽師兄!小弟不過是隻猴子,初學人言,請不要認真嘛!
    (引逗得石、趙二人哈哈大笑不止。
    (神雕延頸瞑目,偏著一個頭,大有不屑神氣。
    (又引逗得石、趙二人一陣大笑。
    (末後神雕叫了幾聲,袁星面帶喜色,對石、趙二人道)
袁 星:我們鋼羽大哥要帶我到空中去舞劍呢。
    (袁星拔出雙劍,將身一縱,上了雕背,神雕凌雲便起。
    (〔第四十八回 兩界等微塵 幻滅死生同泡影  靈嶽多異寶 金精霞彩耀雲衙〕
    (袁星騎在雕背上,舞動兩道劍光,穿雲掣電,上下青冥。
    (舞到疾處,好似千百條青白神龍圍裹著一團黑影,在星光之下亂竄,時而高出雲霄,時
    (而低翔岩谷,光華盤空,騰挪變幻。
    (霎時間風聲四起,草木蕭蕭作響,連那個崖上洪波巨瀑都聽不見響聲。
    (石、趙看得興起,也將劍光放出,迎上前去。
    (三人一雕,駕馭著四道青白劍光,滿空飛舞,出沒雲際。
    (神雕倏地束緊雙翼,流星飛瀉般直往側崖萬丈洪瀑之中穿了下去。
    (猛聽袁星一聲怪叫過處,神雕微一騰撲,便已翻身上崖。
    (等到二人收劍趕過來一看,袁星已經下了雕背,正在收劍入匣。
    (再看神雕,仍和剛才一樣,鋼爪抓地,穩如泰山般站在那裡。
    (牠慢條斯理地剔毛梳翎,黑羽上亮晶晶直泛烏光,金睛四射,顧盼威猛。
    (而袁星則是全身濕淋淋地,不住擦水。)
    
    
3**時間:接上 地點:太元洞
    (英瓊、若蘭、芷仙、南姑四人在洞中商議。)
李英瓊:還是派佛奴去青螺送信的好,說不定大師姊有救治之法。
申若蘭:(精神憔悴)不可以!髯仙師叔已經警告在先,佛奴守山責任甚重,萬萬不能離開!
裘芷仙:兩位姊姊放心,今天是端午,大師姊應該回來了。
    
    
4**時間:午後 地點:太元洞口
    (英瓊從寅初盼起,直盼到午後,仍未見眾人回來。
    (芷仙也急得走進走出,巴望著天上。)
李英瓊:(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不是說午前可破青螺的嗎?有秦家姊姊的彌塵幡,頃刻千里,怎
    麼現在還沒回來?
裘芷仙:快了!快了!
李英瓊:快了!我快要發瘋了!
    
    
5**時間:接上 地點:太元洞內
    (若蘭躺在床上,渾身火熱,傷處苦痛難忍﹔南姑關心胞弟,又不住悲泣。
    (英瓊走進來說)
李英瓊:青螺已經破了,他們怎麼還不回來?
申若蘭:(掙扎著笑道)看妳這急性子!他們哪能破了青螺,說聲再見,就走人的?
李英瓊:是呀!要依我的,早派佛奴去通知他們了?萬一又往別處去,又旁生枝節就糟了!
申若蘭:瓊妹,妳就別為我擔心了!修道人難免有三長兩短,真要有事,師長們能坐視嗎?
    (英瓊聽不下去,又跑出洞去向空凝盼。)
    
    
6**時間:接第二場後 地點:同2
袁 星:(迎頭過來說道)適才鋼羽飛翔空中,去捕生鹿回來醃臘,在姑婆嶺上空看見兩個異派女
    子和一個道姑駕了劍光,正往我們這裡飛來,半途又遇見一個異派中的道士,便落下去。
石 奇:是什麼人?
    (忽聽神雕連聲長嘯,兩道青黃色的劍光從側面孤峰頂上飛將下來。
    (石、趙二人不敢怠慢,忙將劍光飛出迎敵。
    (石奇抬頭一看,孤峰頂上站定一個道姑和兩個女子。
    (內中一個正是那日逃走的桃花仙子孫凌波,卻未動手,只在一旁高聲喝道)
孫凌波:兩個業障還不束手投降,隨仙姑們回去,少時便要死無葬身之地了!
    (袁星騎在神雕背上,舞動雙劍,衝霄而起,殺上前去。
    (孫凌波一見神雕來勢甚急。
    (雕背上坐著一個似人非人的東西,舞動兩道青白長虹,風馳電掣般飛來,不敢怠慢。
    (自己兩柄飛劍俱被敵人破去,便將陰素棠給她的一柄白骨飛叉祭起,化一道青灰光華迎
    (上前去。
    (那道姑識貨,知道神雕來歷,大吃一驚,忙喊)
道 姑:二位道友去擒那兩個小廝,待我來對付這個孽畜!
    (說罷,口中念念有詞,先噴出一團輕煙,籠罩著三人全身。
    (由孫凌波與另一女子迎敵石、趙二人,道姑準備單獨迎敵袁星。
    (神雕畢竟見多識廣,一見道姑身旁起了一股黑煙,口中連連鳴嘯,倏地撥頭飛下地去。
    (袁星正待上前立功,忽見神雕不戰而退,口中連連叫喚,知牠用意。
    (袁星下了雕背,忙跑近石、趙二人面前)
袁 星:鋼羽師兄說妖人厲害,二位大仙不可輕敵,可將申仙姑法寶祭起護著洞府,我回去請主人
    去。
    (說罷,撥頭往洞中便跑。
    (神雕放落袁星,二次仍又飛上前去。
    (石、趙二人本覺迎敵吃力,因為年少氣盛,不肯示怯,其勢又不能棄了洞府逃走,只得
    (將若蘭法寶護住兩邊洞府,以備緩急,奮力與敵人決一勝負。
    (那三個敵人當中,孫凌波首先不願傷害石奇。
    (還有一個正是施龍姑,一則有了孫凌波先人之言,再見燕兒也是一身仙骨,恨不得將這
    (兩個道童生擒回去,與孫凌波各分一個受用,兩不相擾。
    (兩人俱是一般心思,俱都不肯輕下毒手。
    (那道姑本是為尋峨嵋門下報仇而來,誰知一到此地,便見崖下飛起一隻火眼金睛的黑雕
    (,認得是白眉和尚座下神禽,不由大吃一驚。
    (以為神雕既然在此,白眉和尚也必定駐錫此問,如果遇上,決非敵手。
    (當著孫、施二人,又不便知難而退。
    (下面起了一陣彩煙,敵人劍光並未退去,兩邊山崖洞府連那兩個道童俱都失了蹤跡﹔同
    (時那只神雕重又衝霄飛起,直往劍光叢中撲去。)
道 姑:(向施、孫大喝)二位留神!
    (運用全神,將一道青灰的劍光迎敵。
    (神雕仗著白眉禪師用不壞金光護身法煉過全身,敵人劍光傷不了自己,只往劍光叢裡虛
    (張聲勢,撲了一下,便即破空直上,隱入青冥。
    (道姑見神雕飛走,以為牠害怕劍光,正暗忖白眉和尚座下神雕有名無實,想要幫助孫、
    (施二人先將敵人劍光破去,再作計較。
    (誰知那神雕並未遠走,忽從雲層裡直撲下來,往三人頭上抓去。
    (那道姑見日影裡彈丸飛墜般落下一點黑影,直往頭頂上罩來,將手一揚,黑青砂化成一
    (團黑煙,往上衝起。
    (神雕見難下手,一個轉側,捨了三人,又往劍光叢中飛去。
    (一任它鷹飛鶻落,上下翻騰,想盡出奇制勝之法,那道姑俱有防備,不能占得絲毫便宜
    (。
    (石奇、燕兒本非來人敵手,僅仗神雕相助,勉強支持個平手。
    (道姑明知敵人用的是隱形陣法,幾番想用黑青砂從敵人劍光起來之處打將下去,俱被孫
    (、施二人攔住。)
    
    
7**時間:接5 地點:太元洞口
    (英瓊正急得盼望,袁星如飛跑來)
袁 星:(急道)主人快去,飛雷洞出了事了!
    (英瓊聞言大驚,不及細問,知道若蘭不宜勞頓,得知警耗必定焦急。
    (正好芷仙出來,英瓊便對芷仙說,)
李英瓊:妳好好照顧她們,問起來只說我到崖頂上去迎接大師姊了。
    (一出太元洞,速往後洞趕去。)
    
    
8**時間:接上 地點:飛雷洞
    (石奇已將若蘭的法寶祭起護著太元洞門。
    (英瓊和袁星掐訣行法,穿陣而出。
    (外面高峰上一個道姑和孫凌波、施龍姑三人,正和神雕、石奇、趙燕兒鬥在一起。
    (袁星見主人上去,望空一聲長嘯。
    (神雕聽得袁星嘯聲,倏地由劍光影裡一個轉側,疾如投矢般飛下地來。
    (等袁星縱上雕背,二次凌雲又起。
    (袁星手舞兩柄長劍,發出十餘丈寒光,殺將上去。
    (英瓊更不怠慢,忙將紫郢劍放將出去。
    (施龍姑識得厲害,忙喊)
施龍姑:這丫頭用的是紫郢劍,二位留意。
    (道姑已將劍光迎上前去,與紫光相遇,只絞得一絞,便覺支援不住,心中大驚。
    (同時,神雕飛將下去,又背了袁星舞動兩道青黃色長虹飛將上來。)
孫凌波:(對施龍姑道)姊姊還不下手,等待何時?
    (孫凌波只管催促,龍姑仍是遲疑不決。
    (那道姑見飛劍光芒銳減,情勢不妙,想要用力收回。
    (英瓊紫郢劍一夾,便成了兩截,餘光青熒,似兩截斷了的火柴飛墜。
    (那紫光更不饒人,破了劍光,便直往道姑頭上飛去。
    (孫凌波見勢不佳,捨了石、趙二人,忙將飛叉迎上前去。
    (誰知又被紫光迎著一絞,化成無數斷光流螢四散。
    (袁星舞動玉虎劍,雖不能飛劍出手,可是騎在雕背上來往盤旋,竟不亞於飛劍活躍。
    (那兩道劍光又大又長,舞起來如黃龍離海,長虹貫日。
    (龍姑用盡方法,休想克動分毫,本就難於應付。
    (石、趙二人見英瓊帶著一雕一猿連連得勝,又喜又愧。
    (一見龍姑飛劍已被袁星兩道劍光絞住,石奇暗運真元,指著劍光,直往龍姑身上飛去。
    (那道姑飛劍被敵人破去,又驚又怒。
    (立取出一把黑青砂,一手拿著一個泥犁落魂幡,正在念咒施為。
    (英瓊紫郢劍已經絞斷孫凌波白骨飛叉,往三人站立的孤峰飛來。)
孫凌波:快放玄女針!
    (英瓊、石奇的飛劍雙雙飛到。
    (英瓊將手一指,紫郢劍捨了道姑,直取孫凌波。
    (只聽一聲慘呼,紫光過處,孫凌波已身首分為兩段。
    (龍姑嚇了一跳,所幸見機閃開,被劍光微微掃了頭頂一下,將青絲齊根寸許削落。
    (道姑將泥犁落魂幡展動,黑眚砂放了出去。
    (龍姑也把心一橫,索性也將玄女針放出,準備報仇雪恨。)
    
    
9**時間:同時 地點:雲空
    (靈雲等從青螺回來,行近峨嵋後山,紫玲忽聞著一股腥風,連說有異。
    (便將遁法升高,看見不遠處黑煙籠罩,連忙趕了過去,朱文首先將天遁鏡放出。
    (紫玲一見那八九道紅光,認得是金針聖母的玄女針,大吃一驚。)
秦紫玲:那是玄女針,只有彌塵幡能破,我去了。
    (紫玲連忙飛了下去。)
    
    
10**時間:接8 地點:同6
    (時山峰陰風大作,愁雲慘霧中夾雜畝許方圓一團黑影,鬼聲啾啾,直往下面英瓊立足崖
    (前罩下。
    (同時上空更有八九道紅光射將下來。
    (那神雕連連叫喚,展開雙翼,將身向前。
    (雕背上袁星也舞動劍光,護著全身迎了上去。
    (英瓊見敵人連施妖法,無力兼顧,只得捨了敵人,將劍收回,待要護住全身。
    (就在這一轉眼間,先是一道金光從天而降,接著便是一團五彩雲幢滾入黑氛濃霧之中。
    (同時,又見七八道各色劍光直往對面峰頭飛去,立時煙消霧散,滿眼清明。
    (靈雲姊弟率了紫玲姊妹、朱文、文琪、輕雲等飛身落地。
    (龍姑一見敵人聲勢大盛,連孫凌波屍首俱顧不得攜帶,連忙收了飛針逃走。
    (那道姑妖法被天遁鏡一破,早化黑煙逃走。
    (靈雲等擔心凝碧崖,又不見若蘭、芷仙等在側,忙問,)
齊靈雲:凝碧崖可曾出事?
李英瓊:太好了,大師姊回來,若蘭姊有救了!
齊靈雲:若蘭怎樣了?
李英瓊:被玄女針傷了。
齊靈雲:(見到石、趙二人)這兩位是誰?
李英瓊:是髯仙師叔的弟子,趙燕兒與石奇師兄。
    (石、趙二人見了禮。)
石 奇:參見師姊。
齊靈雲:不必客氣,現下事忙,容後再述吧!
李英瓊:話長呢,後洞現已打通,我們回家再說吧。
    (當下仍將乾坤轉變潛形旗交與石奇,匆匆別了石、趙二人,一同由後洞回去。)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