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至 第一〇

1**時間:多年前 地點:姑婆嶺一庵中 
    (金針聖母改邪向善多年,隱居姑婆嶺中,一意苦修。
    (金針聖母有一女施龍姑,年方十六,亭亭玉立。
    (金針聖母見其女龍姑神情逸蕩,知道將來難成正果。)
金針母:(對龍姑說道)古時修道的人,男子煉劍、女子煉針防身,惜飛針久已失傳。
施龍姑:媽,你不就是金針聖母嗎?
金針母:其實,自漢唐以來,女子也都煉劍。
施龍姑:那你為什麼煉針?
金針母:我早年未生你時,不該一時錯了腳步,身入旁門,結下許多孽緣。如今雖然改善行為,杜
    門思過,恐怕將來也絕無好果。
    
    
2**時間:50年前 地點:各地
旁 白:(金針聖母之言化為影像)五十年前,我在廣西勾牙山山寨深處得到一本道書,備載煉針
    之法。
    我晝夜苦修,九年之後,將九九八十一根玄女針煉成。
    尋找仇人報仇之後,又過了有十幾年,剛生你不滿三歲,你父便遭了天劫。
    自此我看破世情,隱居此山,一意潛修,不再去惹是非。
    近年悟透因果,知我生平作惡已多,多年挽蓋,也難於自贖。
    我的劍法並不足奇,惟有玄女針非比尋常。
    目前各派煉有飛針的人雖然不少,但是除了已遭劫的天狐寶相夫人自身眉毛煉的白眉針另
    有妙用外,餘人所用飛針皆非此針之比。
    本想將我平生本領傳你,偏偏你受了你父親遺傳,生具孽根。
    有了此針,反倒助你為惡,不但你無好收場,連我也牽連造孽受累。
    欲待不傳,我又無有傳人,太覺可惜。
    
    
3**時間:接第1場 地點:同1
施龍姑:(撒嬌)娘,我真那麼壞嗎?
金針母:現在有兩條道路,不知你願走哪一條,應得一條便可。
施龍姑:哪兩條道路?
金針母:第一條是要你從傳針起,立誓不妄傷一人,不妄取一物,只能在性命關頭取出應用﹔未傳
    之前,還得與我面壁一年,不起絲毫雜念。
施龍姑:我發誓做得到。
金針母:還有第二條哩!
施龍姑:我要學針,別的都不要。
金針母:你不要把此事看容易了,還得先面壁一年呢。
施龍姑:一年算什麼?
金針母:好(取出九粒藥),這是辟穀,服下就去面壁,一年後再傳針法。
    
    
4**時間:接上 地點:後洞
    (龍姑坐到三天上,各種幻象紛至遝來。
    (一時陷身火宅,渾身燃燒。
    (一會又沉溺深潭,冰冷徹骨。
    (有時如坐刀山,皮破血流。
    (有時又如蟻咬蟲鑽,渾身麻癢。
    (最難堪的,是一些英俊男子,引得龍姑神魂顛倒,坐立難安。
    (不消多日,業已坐得形消骸散,再也支持不住。)
金針母:(走來相喚道)癡孩子,這頭一條道路你是走不成的了。
施龍姑:我怎麼啦?乖乖的哪裡也沒去呀!
金針母:面壁不像日常打坐修內功,一點都不能著相。你如真能一年面壁,不起一念,你已成了道
    ,我還有什麼不放心處?
施龍姑:(滿面委曲)那娘不是折騰我嗎?
金針母:那日我話未說完,你滿腔僥倖之心,那樣心氣浮躁,便知這條路走不通了。這都怨我們作
    父母的不好,先給你留下孽根,不能怪你。
施龍姑:哪第二條路呢?
金針母:第二條路,是想叫你答應我屏絕世緣,學我閉門修道。
施龍姑:那和面壁有什麼分別?
金針母:這幾日一想,這還是不行。如今之計,只有趁你天真未鑿,給你覓一佳婿。你雖浮蕩,如
    果夫婿才貌雙全,樣樣合你心意,或能安份。
    (龍姑想起幻景中經歷,不禁面紅耳熱起來。)
施龍姑:(撒嬌)不管如何,反正得將飛針傳我。
    
    
5**時間:後來 地點:青海
    (金針聖母便帶了女兒趕到青海,向藏靈子登門求教。
    (藏靈子門下只有一個熊血兒,不但資稟特異,品貌超群,而且是個童身。
    (龍姑與熊血兒相處甚歡,在堂前談心。
    (藏靈子與金針聖母坐在堂上。)
金針母:(指著血兒對藏靈子說)不瞞道友,老身不久遭劫,來此原為小女招婿。
藏靈子:我教不禁婚嫁,血兒塵緣未了,若不嫌棄,可成此良緣。
金針母:(大喜)只恐小女難以高攀。
藏靈子:哪裡話來?但血兒學業未成,要三年之後,才能與龍姑正式結為夫婦。成婚以後,如要夫
    婦同居,只能住在孔雀河畔。
金針母:那麼姑婆嶺窩居如何處置?
藏靈子:若要回姑婆嶺,只能同住兩個月。其餘十個月,血兒要來孔雀河授業的。
    
    
6**時間:第三年 地點:孔雀河畔民宅中
    (到了第三年上,金針聖母送女兒到孔雀河畔,與熊血兒完姻。
    (龍姑生具孽根,婚後愉快,二人相親相愛。
    (二人在孔雀河畔遊玩,快樂無比。
    (龍姑心滿意足。)
    
    
7**時間:後來 地點:血兒宅
    (龍姑把床舖好,把花插進瓶中,喜孜孜地將室內佈置得美輪美奐。
    (熊血兒晚間回來。
    (龍姑裝作生氣,躺在床上等待。
    (血兒逕自走到內室,便打坐修煉。
    (龍姑久等不見血兒,起身往探,見血兒打坐。)
施龍姑:(詫問)你怎麼了?
熊血兒:煉功。
施龍姑:回家了還要煉?
熊血兒:別吵!
    (龍姑滿心不快,站在旁邊看了一會。
    (血兒坐著,紋風不動。
    (龍姑只好走開。)
    
    
8**時間:後來 地點:同上
    (連續數日,血兒打坐,龍姑生氣。〔換不同角度〕
    (龍姑故意搞怪、搗蛋,血兒一動也不動。
    (龍姑氣結,頹然坐在上,放聲大哭。)
    
9**時間:數日後 地點:同上
    (龍姑實實忍耐不住,當血兒回家時,便用法力逼住血兒。)
施龍姑:我每天苦苦等你回家,你難道看不見我這個人?
熊血兒:我師父是五百年童身,所修道行原可肉身成聖。誰知前些年往仙霞採藥,壞了道基,須經
    一次兵解,才成正果。師父想在兵解以前,將道法全數傳授於我。
施龍姑:我沒有妨害你修道呀!
熊血兒:我曾說過,每年只有八月底至十月初是歸藏時期,此外每天都得加緊苦修。
施龍姑:你煉你的,跟我親熱一下總可以吧!
熊血兒:我已破了色戒,再在煉法期中動了情感,一個走火入魔,連身子都化成飛灰了。
施龍姑:那樣嚴重?
熊血兒:當初師父和岳母說,每年只有兩個月與你同住姑婆嶺者,就是為此。
施龍姑:每年只能見你兩月,豈非生不如死?
熊血兒:人如同朝露一般,你如能暫時容忍,等我將道法學成,豈不天長地久,何計這片刻歡娛呢
    。
    
    
10**時間:後來 地點:孔雀河畔
    (孔雀河畔,風景貧乏。
    (龍姑一個人坐在河邊,思前想後,痛苦逾凡。)
    
    

© 2018 朱邦復工作室